当前在线人数11485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俗 [小说]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09-08-22
更新时间:2009-08-22
浏览:413次
评论:0篇
地址:70.
::: 栏目 :::

俗 [小说]
作者:平静幸福[劳柯]
淼走了,在法院判决他们离婚以后就带着孩子回国了,留下了一座空空的房子;惠也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她出现的时候就象一颗炸弹丢在平静的水面上,去的时候连点水纹都没有。谭越失业了。老板告诉他被解雇说的很客气,说这是因为公司经营困难,说等这些困难解决,如果他愿意回来还可以回来。谭越没有辩解,他知道公司的经营并不困难,他被解雇的真实原因是这六个月来的工作业绩太差。

谭越喝了口酒,喉咙有些发热,他努力地闭上了眼睛,想回忆什么或者忘却什么,可是他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又似乎什么都忘不掉。三年来发生的事情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翻来覆去,他的人生好像只有这三年:闪电结婚,生孩子,认识惠,离婚。‘三年以前我在干什么?’他在心里问自己,他正要回忆自己三年前都做过些什么,脑海又突然计算自己的孩子应该有八个月了吧。‘是的,是八个月。’他想:‘应该比走的时候大多了。’他拿出了手机,找到自己儿子刚刚出生时的照片,对着昏黄的灯过看,他突然听到自己儿子第一声啼哭,看到了自己听到那声哭时的笑容。

“先生,我可以为你跳舞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

谭越抬起了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被紧身的裙子裹凸凹不平的身体,他知道这个女人在裙子的里面什么都穿,只要他点头,不出三十秒女人就会脱去裙子,毫不保留的展现自己的身体。谭越朝不远处看了一下,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围着一个钢管不断地变换自己的姿势用身体最为敏感的地方去磨那细细的钢管。钢管下的男人个个西装革履,张嘴瞪眼,灯光照在他们雪白的牙齿上,反射出森人白光,象饿急狼狗。

谭越转过头看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等待自己答应的女人,金发碧眼,年龄也很小,长相也还不错。“可以出去吗?”谭越低低问,“我要找个宾馆,让你单独给我跳。”

“可以啊!我愿意为你提供任何服务。”那个女人高兴地说。还没有等谭越说话,她就对站在旁边的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这位先生要带我出去,你去帮我们办一下手续吧。”

那个汉子就问谭越:“你要让我们用车送吗?”

谭越摆摆手说:“我自己有车,不过晚两个小时你们去接这位小姐就可以了。”

那汉子说:“不用车就不需要办什么手续,你们到门口登记就可以了。”说他指了指出口。谭越站了起来朝门口走,那个女人乖乖地跟在他后面,谭越这是才发现,这个女人至少高出他半头。

出口处也是一个大汉,看看那个女人,又看看谭越说:“你要几个小时?我们是按小时收钱。”谭越说:“两个小时就行,现在就交钱吗?”那个大汉说:“不是,我们的收费和服务的项目有关,这是价格表。”说着他递给谭越一张卡片。谭越没有看卡片,直接把它装在兜里,走了出来。

虽然按季节算已经到了晚秋,可是拉斯维加斯依然热的厉害,一走出来,谭越就感到阵阵热浪袭面,汗也就顺着额头留了出来。路上不停地又车驶过,谭越的脸也就一亮一暗。那个女人跟上来想挽住谭越的手,谭越推她一把说:“你干什么,离我远点。”那女的也就远远地跟着。

等谭越找到了车,他对那女的说:“你做在后面,就到前面的汽车旅馆里找一个房间。”刚想上车,谭越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汽车旅馆写着有房间,心想这么近就不要开车了吧,想到这里,他就对那女的说:“那里有个旅馆,我们走过去就行了。”说着,谭越就锁了车,也没有等女人说话就朝旅馆走去。

谭越要了最高层的房间,房间还不错。一进门,谭越就坐在了沙发上,他突然不知所措,虽然在拉斯维加斯已经生活了很多年,可是这是他第一次叫跳舞女郎。那女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把手放在他的腿上,说:“先生要什么服务?”

“我….”灯光把他的脸照得象成熟了的茄子,“我,我其实…..你就先给我跳个舞吧。”

那个女人就站了起来,示意谭越躺到床上去。谭越说:“我就坐这儿就行了,你跳吧。”女人没有说什么就开始跳了起来,先解去裙子上面的扣子,用她白嫩的胸部去蹭谭越的脸,谭越努力的闭住眼睛,女人蹭了一会就停了下来。谭越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她已经脱去了所有的衣服,正不停地扭动着腰肢,用她的臀部不停蹭自己的大腿。谭越感到一股热气从尾骨一下子到了头皮。

他想到了和惠的第一次,他也是坐在沙发上,惠也想这个女人脱光了衣服,他有了作为一个男人从没有过激情。就在那一天,他忘了淼,忘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惠….”谭越用手扶住了女人的腰部,轻声地叫。

女人没有停止她运动,做着各种难以置信的动作,嘴里夸张地发出诱人的声音,她娇滴滴地说:“先生,还要什么服务吗?我什么服务都可以提供。”

“惠,我想要你!”谭越说。

“那,那我要去洗个澡。你先躺到床上去吧。”说着,女人恋恋不舍地离开谭越,哧溜溜地走进了浴室。

谭越没有躺到床上去,而是继续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他的脑子里不停转换着两个人的名字:淼和惠。他从惠身上得到了也许和淼过一辈子都不能够得到的东西,但激情过后惠给他带来了什么呢?他开始想念淼,那个做了他三年妻子的女人,那个和他一起生了儿子的女人。‘我的儿子怎么样了?我应该给淼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里,问问她和谁在一起。’

谭越刚刚拿出电话的时候,那个女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象刚刚洗过的芋艿。她走到谭越面前,摆了个姿势说:“亲爱的,我们上床吧!”

“什么?”拿着手机的谭越对眼前的女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你没有看到我要打电话吗?”

“给谁打啊?”

“你管不着,给我老婆。”谭越说。停了停,他又说:“你走吧。”

“走!”那女人吃了一惊,“我已经洗好澡了,怎么能走?”

“我跟所有的服务费,你走吧。”说着谭越拿出两百块钱递了过去。女人接过了钱,迅速地套上了自己的裙子,扭着屁股走了出去,“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谭越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淼的电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号码无效。”谭越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那个拨打千万遍的号码怎么可能会错呢?他又拨打了一遍,电话里又传出一遍‘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无效’的声音。

当谭越正要拨打第三遍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拨打的淼在美国的号码,淼已经回国快两个月了。谭越把手机放在腿上,一动不动,他突然寂寞地象那颗最遥远的星球。

他就那样坐着,过了很大一会。他还是决定给惠打个电话,‘也许惠也很寂寞,正在等我的电话呢。’他心里这样想着,就拨打惠的号码。

电话通了,谭越的手有些抖,他在想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可是一直到留言,也没有人接。‘也许惠没有听到,停一会再打吧。’

过了五分钟,谭越又拨打惠的电话,电话依然是通的,可是还是没有人接。当谭越再次拨打惠的电话的时候,电话没有通,直接转到了留言信箱,谭越就留言说:“惠,听到这个留言给我打个电话,我等你电话。”

谭越等了一个小时,又等了半个小时,他再次惠的电话,电话通了,不过还是没有人接。他感到眼睛有些发酸,摸了一下脸颊,发现那里有滚烫的泪。

停了一会,谭越突然象狮子一样跳了起来,大声地骂:“真他妈俗……”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