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191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中国就医二三事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20-03-17
更新时间:2020-03-17
浏览:184次
评论:0篇
地址:2607:b400:6:1000:6d9.
::: 栏目 :::

中国就医二三事


我在国内的时候基本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我本人和我家人都没有得过什么大病,在我出国以前和正规的医院没有打过交道。我在这儿说的都是我出国以后家人和我本人在国内看病的事。另外我还要说明一下,在美国看病即便有很好的医疗保险也是非常昂贵的,所以很多人还是喜欢回国看病的。

第一件事是关于我父亲看病的事。我父亲是前年去世的,去世的时候八十九岁,最后几年身体一直都不好,成了医院的常客,无论住院还是看病都是我姐姐们陪他。他最后一次住院期间我和他主治医生通了电话,他说情况不容乐观,建议我立刻回国,我当天就买的机票,隔一天早上到达医院,我父亲正在重病监护室,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我进去看他的时候他清醒了。他问我他在病房里待了多长时间了,他说病房里白天晚上都不关灯,他根本就睡不着,所以他分不清几天了。我告诉他说有七八天了,他说从住进病房他还没有大便过,让我告诉医生这个情况。我出来就把这个情况告诉医生了,而且我问他能不能把病房里灯晚上关了,一个正常的人几天不睡觉都受不了何况一个虚弱的病人。医生说大便的事他会处理,重病监护室晚上是不关灯的,因为可能有其他病人需要抢救。我说能不能搬到普通病房或者单间,因为我父亲说他根本睡不者,医生说普通病房没有这个设备,让我自己承担责任。

这是我父亲第二次进这家医院的重病监护室,第一次是几个月前。当时靠我一个同学的面子,医院里给安排的单间监护室,晚上可以关灯,我姐姐也可以陪着。那一次我父亲无论休息和心情都很好,没有住几天就出院了。这一次我就没有把我同学抬出来,我只是问如果有单间的话,我们可以多出钱,因为老人家确实睡不着。医生当时就拒绝我,说没有单间。我大姐就指给我看说那个单间闲着呢,上次我父亲就住在那里。医生既然拒绝了,我也没有说啥。

到下午的时候我父亲又要给我说话,这次他又说他几天都没有大便了,又说晚上睡不者。我就问医生大便的事,因为我早上已经给他反映了老先生关心大便。医生直接告诉我说他早上已经做了灌肠,大便都拉出来了,他还说老先生可能不知道。我就信了他的话,我父亲说他有点饿,我就去买了豆浆,这次医生没有让我进去,护士说我父亲在再睡觉,等他醒来再让他吃豆浆。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就去问豆浆的事,护士有点不耐烦说喂他吃了,吃了全吐出来了。我只能相信她的话。

晚上的时候主治医生把我同学也找来了,当着我同学面他说老先生不可能治好了,让我现在就出院,我说要不明天吧,明天一早我们出院。

当天晚上十二点我父亲就去世了,办离院手续的把所以治疗记录都打了出来,里面没有灌肠这一项也没有进食记录,也就是说医生给我说了谎。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灌肠帮我父亲大便,为啥他要说他做了这一项。大便这事我父亲至少在白天给我说两次。

第二件事情是我大姐夫。我大姐夫也是前年去世的,去世的时候55岁。他检查出来的时候是肺癌晚期,已经是不治之症,但是家里人还是希望他能治好,就到济南一家大医院给他治病。医生会诊以后说要进行手术,我知道即便进行手术治好的概率也很小。但医生说割掉就没有事了,这样全家都看到希望。我姐夫就办了的入院手续,一个星期以后又检查说他有冠心病,不能做正规的手术,要做微创手术,我大姐夫就在医院里等,等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消息。

这个时候我打听到我一位同学的妻子是那家医院的护士长,我就找我那同学,我同学的爱人就去病房里看我姐夫,和主治医生聊了一会,我们才知道微创手术也可能不能,因为我姐夫有高血压又有冠心病。我不明白主治医生为啥不告诉我们。后来病房里有人建议说可能要送红包,既然治病,送就送吧。

我外甥女和我一样一直读书,从来也没有送过红包,也不知道送多少,问我送多少,我说我也不知道。后来就用纸包了几千块钱,医生查房的时候给他,他默不作声地就把钱收了。这里我没有指责他的意思,我一直认为他的收入和工作性质不符,收点也人之常情,况且我们传统就是人情社会。

不过我姐夫一直没有做手术,两个月后去世了。我不知道当时的医生是不是已经知道他已经不治了,既然已经不治了,为啥还要收别人的红包呢。人的有些行为是永远无法让人理解的。

第三件事情发生我自己身上。2010年夏天我在国内犯了牙疼病,当时孩子的外公在一家民营医院上班,他要带我到他所在的医院看看,他说看牙医很难,只有认识的人才会给你好好看。孩子的妈妈说上次在那家医院看牙折腾好久都没有看好,要我到已经非常出名的公立去看,不过那家医院我们不认识人。我一大早就去,排队挂号等门诊,一直到中午才轮到我看,我等了一个上午,医生一分钟就把我打发了,说我的牙没有毛病,我说他老疼,他就说你如果想做彻底检查的话我们就约 个时间吧。我问再约时间还要不要排队,他说不要。他就给我约了两个星期后的一个上午,我看着他的助手把这个时间写下来。

原本我在老家两个星期,现在两个星期以后要看牙,我就得赶紧回老家,当天下午我就回山东老家了,待了一个多星期,怕误了看牙的时间,我就又回到了上海。在这期间我的牙一直疼,每次疼得厉害的时候我就得安慰自己说:过两天就可以看了。

我按约定好的时间准时到达那家医院。我把上次约时间的时候医生给我字条拿出来给挂号的人看,工作人员说那个医生今天不上班。我大吃一惊,约好的时间怎么不上班啊。她说:就是不上班。然后问我还看不看,她问我的时候,我的牙疼得更厉害了。

我说:“要看,要看。”她就给我挂号,让我去等。

我一直等到下午才轮到我,我一进去就想给新医生解释一下我上次来过,不过他没有时间听我解释,就一分钟又把我打发了。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我又做错了啥。

我要讲的第四件事情发生我一位朋友身上。去年的一天一位北京的朋友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认识不认识北京大医院的人,我就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妈妈可能得了直肠癌,现在正在一家医院里接受治疗,她感觉医生不是很在意,想转院而又找不到认识的人。听她这么说我就想到了我岳父事消化内科的医生,他正好在我们家。我就告诉我的朋友把她妈妈的X光照片和医生的诊断书发过来让我岳父看看。我岳父一看就说无论是不是直肠癌都得快点开刀,因为肠道已经堵塞,病人很痛苦。朋友说医院里现在不给开,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定要转院。我想来想去也没有认识的人,就打电话问我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同学,问他有没有认识人,他也没有认识的人,就打电话找别人,就这样找来找去,最后终于找到一位可以帮助转院的人。

后来那位朋友的妈妈没有转院,因为很快就确诊不是癌症,也很快做了手术疏通了肠道。 不过这件事情让我想到了很多。我和这位朋友并不是很熟,虽热认识十几年了,总共在一起吃过一次饭,平时联系也很少,她之所以能够想到我,我估计当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可是一个出国二十多年的山东人,在北京的医院里怎么会认识人,她只是在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和我联系的。要到好医院里治病,第一件事是要找熟人,而不是按部就班按规定入院治疗,这种想法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人生病了,要看有没有熟人来决定能否得到合理的治疗,当然这是病人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似乎深入每一个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内心。我们不仅要问病人的这种想法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呢,也许是听信了各种传言,也许是根据自己或者家人的经历。当大部分人都有这种想法的时候,这医患矛盾其实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不过是从一名患者或患者的亲属角度来看,难免偏颇。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你如果要我提供什么证据,我却无法提供。我没有指责任何人的意思。

医患矛盾表面上看是医患缺乏互信引起的,不过深层来说应该是某种制度的问题或者是主管单位的问题。另外,我个人觉得我们的宣传单位的宣传也有问问题,自古就把医生宣传成白衣天使,这有意无意间就对医生进行的道德绑架,也是普通患者对医生的期望超过对一般人的期望,一旦期望于事实不符时矛盾就会激化。医生不过是一份职业,它和其他职业一样,医生也其他普通人一样,没有必要一定要有高于别人的道德,只要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就无愧于人,无愧于社会。

有些宣传把医生医生这个职业塑造成非常辛苦的职业,我也觉得没有必要。试问我们活在世上那种职业不辛苦,农民工人辛苦,老师辛苦,领导干部辛苦,作家辛苦,记者也很辛苦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辛苦的职业。医生和其他职业一样,是个谋生的手段。

还有我觉得有种观点必须改变,那就是去医院就要找熟人,觉得没有熟人医院就随便可以把人打发了。这个观点是非常可怕的,特别在现在医患互信非常脆弱的时候。

社会是在发展的,有些问题出现是必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制度的完善,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01/04/2020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