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713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劳柯|我的一天(03/26/22,星期六)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22-03-27
更新时间:2022-03-27
浏览:208次
评论:0篇
地址:73.
::: 栏目 :::

我的一天(03/26/22,星期六)

坚持做一件事情很难。来美都二十几年了,每年都制定锻炼身体的计划,可是从来没有坚持下来过,大多是虎头蛇尾,但还是有两件事情我坚持下来了,一件就是写作,一天不写我就难受,我也说不上来为啥会难受,这第二件事情就是自制咸鸡蛋,一轮接着一轮地腌制咸鸡蛋,大多数时候腌制的咸蛋是好的,但偶尔也会出错。

昨天煮了十几个我已经腌制几个月咸鸡蛋,吃的时候发现有些已经成了臭鸡蛋了,虽然我觉得臭鸡蛋也挺好吃,但孩子的妈妈不吃臭的,只吃蛋黄出油的那种,于是我就仔细研究这次煮出来的鸡蛋想把臭的和好的在没有打破以前就分开,我发现鸡蛋的颜色有点不同,凡是臭的颜色要深一点,我把腌鸡蛋的大缸搬出来看,颜色深一点的鸡蛋都漂着,可能是因为没有盐水的保护,这些鸡蛋都氧化了。

昨天我就对孩子的妈妈说要挑颜色浅的吃,今天早上我吃饭的时候就专挑颜色深的,第一个打开发现是好的,没舍得吃就留下来给孩子妈妈,第二个颜色更深,打开以后发现也是好的,我就吃了,第三个我就挑了一个颜色浅的,打开以后发现是臭的,我也把它吃了。

小时候我妈做咸鸡蛋,臭的比好的多,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吃臭鸡蛋。

咸鸡蛋无论臭与否都很好吃,但孩子们不吃。昨天煮好以后我问月宝要不要吃,她说又不是星期六干嘛吃咸鸡蛋。今天是星期六,我还煮了稀饭,月宝和亮宝都还是没有吃咸鸡蛋。

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不但风很大而且雪也很大,大风把大雪吹得一层一层的在窗前飞舞,院子里已经发芽的树被风雪冻得瑟瑟发抖,远处的山也笼罩在寒冷中。看着三月底的风雪天,孩子妈妈说:“都快四月了还下大雪。”我说:“这里每年四月份都下大雪。前年这个时候我菜地里的苗苗们都长出来了,结果一场大雪都给冻死了。去年也下了大雪,为了保护长出来的苗苗,我把家里的碗都拿出去盖苗苗们了。今年等天气彻底暖和了再种。”

毕竟已经三月底了,早上九点多的时候雪停了,太阳出来了,但风依然很大。我说:“有没有人跟我出去走路?”其实我知道我这是废问,没有会跟我出去走路,别说这样的天气,就是艳阳高照她们也不会去。两个孩子没有一个回答我的问话,孩子妈妈问:“这天你还出去走路?”我说:“我出去走路其实不是走路,是思考问题。”她说:“那你就出去吧!”

我穿上大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出去走路,刚走了三四分钟就想上厕所,只能返回,孩子妈妈见我回来了,就问:“就走这么一会,估计小区门口都没有出去吧!”我就告诉她我是回来上厕所的,上完厕所还是要出去的。

我每次出去走路基本都是走同一条路线,总会路过一户人家,那家前院有块空地,每年都种西瓜。春天路过那家的时候西瓜刚刚破土,夏天的时候西瓜苗长成了西瓜秧,西瓜秧把那片空地铺得满满的,到了秋天,秧上就会结满西瓜,冬天又变成一片空地。

因为那片空地没有变过,春夏秋冬都和去年一样,也和前年一样,和大前年也也一样,路过的时候我总觉得时间是停滞的。今天路过,又是一番感慨时间流逝,无痕无迹,人只是在变老罢了。

回到家孩子妈妈带孩子们正要出门上课,我问她们中午吃啥,孩子妈妈说她已经买好了牛肉饼和汉堡坯,让我把牛肉饼煎一下中午就吃汉堡。一个半小时一晃即逝,她们回来的时候我正在煎牛肉饼。我对孩子妈妈说:“就四个牛肉饼,不够吃啊!”她说:“月宝吃两个,你和亮宝各吃一个,我吃昨天的剩菜。”

月宝看着牛肉饼,用非常蹩脚的中文说:“今天中午我们吃美国中餐。我喜欢!”我说:“就是因为你喜欢才做的,你自己吃两个。”

一个大汉堡下肚,把我和亮宝撑得直揉肚子,月宝吃两个竟然一点事没有。能吃真好,那是有口福。

下午我去办公室了,刚坐下孩子妈妈就发来信息说楼上烟雾报警器也开始响了,家里现在是二重唱,我说我回去就把它卸下来。楼下的上个星期六就开始叫了,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是该换报警器了,我买了一个回来发现型号不一样就没再去管它,看上去所有的报警器都该换了。

我五点半准时到家,孩子妈妈说我真准时因为就要吃饭了。

不知道为啥,今天孩子的问题特别多,吃饭的时候一个接一个问,每次问还都要叫一声妈妈。问的问题也五花八门,什么下雪的时候为啥有太阳,麦克风是谁发明,电是谁发现的,我爷爷是干什么的。

当她们问她爷爷是干啥的时候,我说:“你爷爷是农民,不过你老爷爷是军官。”她们就追着问是哪里的军官,我就说是国民党的军官,她们就很惊讶地问我为啥是台湾人,我努力地想给她们解释,解释半天她们也没有听懂,后来她们又问西藏是不是独立的国家。

她妈妈说:“你们三个能不能让我清净一会,五分钟不叫妈妈,好不好?真是不明白小时候为啥担心你们不会说话。”大概过了一分钟,亮宝就问:“妈妈..”还没有等她说完,她妈妈说:“你还有爸爸,有问题问你爸爸。”亮宝就转头向我,刚要开口,她姐姐把话抢过去,问:“爸爸,你的博士是什么专业?”我说:“流体力学。”她一脸错愕,继续问:“什么专业?”我又说了一遍,她又问:“你给我拼一下吧!”于是我就把流体拼了出来,听我拼写完,她说:“爸爸,你还是给我说中文吧,你的英文口音太大了。”

孩子妈妈说:“不能用‘太大’,要用‘太重’。你爸爸给你说中文你也听不懂,她说的中文没有几个字在调上。”

月宝说:“爸爸的中文我还是能听懂的。”

我说:“等我老了,只会说山东话,你们谁还能听得懂。”我原来一位同事的妈妈,解放前来的美国,那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年纪大了竟然只会说上海话,全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听懂。

也许这位老太太就是我的将来,也许不是,因为我可能活不到只会说山东话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