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343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人以何堪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菜鸟修车记
作者:texasredneck
发表时间:2018-05-17
更新时间:2018-05-17
浏览:229次
评论:0篇
地址:2600:1700:6530:ae50:.
::: 栏目 :::

菜鸟修车记

不久前我从商店出来,发现车前一滩液体,赶紧祈祷,上帝保佑我,是前一台车留下的。但是,不知是不是我遇难才祈祷,上帝决定不搭理我,于是我肯定就是自己的车。首先,不是机油,它应该发黑;也不是变速箱油,那应该发红。
现在的车就是好,把车一发动,显示器就告诉我:ABC出了问题,谨慎驾驶。老实说,除了这个ABC肯定不是字母表以外,我一无所知。但我想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还可以开,回家到网上去查,什么都有。
然后我就知道了,ABC是active body control. 简单的说,类似于空气减震,不过是用液体。就是说用计算机控制每个减震的压力,使车辆在行驶的的时候更安全和舒适,当然也可以调整车的离地高度。而且我还知道了:这东西比空气减震高级。因为首先,它比空气减震贵,除了在CL系列以外,只有S600是标准配置,另外得自己加8000美元;其次,空气减震是使用很久了而且成熟,而ABC却是奔驰十几年前才独家使用的技术。
当然也看到了许多吹捧,说奔驰就凭这个东西就甩其它豪华车几条大街。但是,这种舒适和安全恐怕很难量化,到底怎样也就是只能听奔驰说。就我来说,我当然觉得这个车(CL500)平稳,但是如果给我一辆没有这玩意的S500,我恐怕也是说不出差别来的。我个人观点,在很高的速度,比如超过了140迈,也许能感觉出差别,但是虽然这个车能开那么快,我肯定不会,害怕警察抓也在乎自己的老命,再说那个时候我肯定紧张得要命,什么感觉都不会有了。所以说,那一下我想自己的车没有这个东西该多好。
现在我敢肯定它的某个地方漏了,该来的就躲不脱,我买这个车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自己修,估计到外面修不起,现在履行诺言的时候到了。叹了一口气以后,换上工作服,开始拆。一边拆一边骂,因为奔驰这种车什么东西都是盖得严严实实的,自己又从来没有修过这种车,不知道怎么弄,最后连保险杠都下下来了(后来发现根本不需要),总算那些管道都能够看到了。然后去买那种特殊的油加上,因为它已经漏光了。
我担心漏得太快,就让太太发动车,我钻到底下看,结果更催悲的事情发生了,漏的地方正在头顶,大家可以想得到什么会发生。我只好要冲进屋里洗澡,太太还不让我进门,非要她把我身上擦了足足半小时。但是我还是比较高兴,因为我发现漏的地方在铜管和软管交界的地方,地方小了,必须得用软管,而且漏的并不大,那么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漏堵住,这个我在行。因为家里的水管都是我修,没有我堵不住的水管,我估计压力最多也就是上十个大气压。
接下来的两天,我进进出出home depot N 次,想尽了一切办法,就是堵不住。奔驰真是高级,要用液压,但是空气不要钱,这种液压油却不便宜,试一次就要加一次,于是就在我的TMD的伴随下,一百多没有了,事情还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个时候我开始感得事情不对头了,就再到网上找ABC的压力是多少,接下来就傻眼了,因为这个系统的压力在150个大气压左右,最高可以达到200,那么当然是堵不住。
一般人对这种压力根本不会有概念,因为除了在枪膛里,你不会知道什么地方有这种高压,比气缸工作时的压力大多了。我当然能知道为什么要用这么高的压力,那是为了要缩短反应的时间。所以说奔驰的工程师为了追求性能,真是有些变态,这种压力还有铜管和软管的接口,能保证耐久吗?所以奔驰这一类车保值差,不是没有理由的。
骂是不解决问题的,现在必须得换掉这一根管,虽然实在是太麻烦,我开始想凑合,到头来还是逃不掉。其实也不能全怪别人,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弄清楚压力再动手呢,这就是教训。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买一根管换上,这个不难,因为虽然是十几年的车了,零件编号仍然清清楚楚。这还是不多见的,很多车旧了,在高温下什么都没有了。然后我想骂人了,那帮家伙如果把保持编号的力气用在接口上面,根本就没有人要知道那个鬼编号的。
接下来到奔驰一问,又要骂人了,因为这个大约3尺的管子,居然要400块,而且还要从德国运过来,得两个星期。我就下定决心到旧车厂去买,我的运气难道总是不好?再说下一次轻车熟路,半天就够了。我打了两个电话,就找到了,100块,两个小时就到手了。
但是,但是,道路总是曲折的,我上这个管子的时候,把螺口上坏了。这时我已经没有力气骂人了,有点想哭,因为在意味着我要拆掉很多很多东西,还要买另一根管。我实在不想干下去了,现在只有用上我的秘密武器了。我的秘密武器是有一个朋友,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机械师。

我这个朋友的经历极为坎坷,一般人听了恐怕要掉眼泪,但我不能说,因为他可能会知道。他很早就来了美国,开始以跟人修车为生,当然没有修车厂,到人家里去修。我们这一拨人不像现在的小留,开始都是开破车的,经常要修。我有两点比较特殊,一是从不还他的价,因为那个价格非常公道,我懂一些车,所以知道,他非常讨厌与别人讲价;二是正因为我懂一些车,所以他来的时候不用找故障,而且都是一些我已经对付不了的情况。所以他觉得跟我讲什么大家都明白,容易沟通。
就这样我们就成了不错的朋友,说实话,我敢买这种车的原因之一就是知道他会帮我的。但是人无完人,他的缺点就是喜欢吹。吹牛并不伤害别人,听听无所谓,把问题解决了就行。再说我今年回国,学到了一句至理名言:女人不jiao有点sao;男人不吹有些呸(这里面有些方言),所以这不是缺点,不吹才是毛病。我去年学的一句更精彩,叫做:防火防盗防教授。
下面我来讲他在美国的奋斗经历,这不涉及他的私生活,而且是他非常得意的地方,说说无妨,你能知道他的水平。我只说大致自己能确定的地方,吹牛大家都听得太多了。
有一回他到一个农场给工人修车,正好这时候农场主的农业机器坏了。这种东西能修的人非常少,一般只有厂家的修理工。那老兄却说修不好,必须得换掉一个很贵的零件,关键是得等十天,厂家才能把东西送到,而农活是一个不能等的事情,农场主烦得要死。朋友看了一下,对农场主说自己能干好,结果他真的弄好了。然后这个农场主有事情就找他,还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到后来他根本不愿意修车了,显然那工作更赚钱,只有我们这些朋友找,他才客串一下。
就这样有一天那个农场主对他说: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我农场的房子原来是为我女儿建的,她喜欢骑马。从她上大学走了就基本没有回来住过,我太太不愿意住在乡下,女儿又不让我们卖,于是一直空着。你住到里面去,然后免费为我维护,修理机器,好不好?
朋友当然说好,机器并不多,而且一年用得也不多,平均下来一个星期不过一天,而且他最欢喜的就是乡村生活。就这样几年以后,农场主又对他说:我前些时候大病了一场,医生说我不能这样干活了,我决定把农场租出去,但那人不愿意种地,人工要得多,自己累得很赚不到什么钱,他只想养牛。这样我的机器就都要处理了。
我的孩子们是绝对不会回来继承这一份产业了,他们在大城市生活惯了。如果我哪一天死了,所有的东西就得卖掉,这块地在我们家族超过了150年,就这样结束,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我想以一个公道的价钱把房子和地卖给你,地要多大你自己定,钱你不要急,慢慢的付可以。
就这样朋友成为了一个有上十亩地的小农场主,不过钱到是一次付清了,农场主大吃一惊,对他佩服不已。他那里就是乡村了,可以打枪,我就带人到那里玩过。

我曾经看过他修一台拖拉机的液压接口,用他的话来说前一个笨蛋把丝口全部毁了,他只好重新攻。我说你重新攻丝,那么就变大了,你怎么办?他非常得意对我说,这你就知道我的绝技之一(以下省略15分钟)。然后他拿出一块薄薄的铜片,在台钳上锤得更薄,然后台钳上有一个像角的东西,在上面锤成圆圈,用剪刀一剪,正好放到攻好的丝口里,然后就上紧了螺丝。
我曾经看过人做类似的事情,但是像他这样熟练,完全凭眼力不用东西测量,这就非常,非常的难得了。就像人说蛋糕只要一口就知道好坏,你看做这一件事情就知道他的功力。现在我面临的问题就是一样的,所以我知道有办法不继续折腾,他搞定没有问题。
在我给他带一大堆高帽子,觉得他应该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他照单全收,同意来帮我。他来了一看,然后我就等着他的奚落,不过还好,他只是说:你还不算很笨,知道收手,只是前面几个丝口坏了,后面上十个还能用,用不着整个重新攻。
我说怎么办?他回答说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笨办法,把前面的丝口想办法打掉,直接上到好的;另一个就是把前面攻一下,接到后面去,俗称洗一下。我说那你肯定用后一个,他得意地笑了,那是当然,但你得知道这是多么的困难,必须得和后面的接好,不然就不行。
我说,前面的已经完全错位了,那你怎么知道一定能接上后面的?他更得意了,说:这就是人的悟性,感觉,教都没有办法教的(在下省略20分钟),当然我相信他能够做到,而且他就那样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完成了。有些他讲的话,我以为对想修车的人还是有些帮助的,我写下来告诉大家。
他一边把旁边的东西统统下掉,说:修车一定得这样,你在那么小的空间里上螺丝出问题是大概率的事情,这种螺丝开始时一定得松着上,上一个半圈就得有空间用手把螺丝摇一摇,松的继续,一紧就是要错位,螺丝只有上到最后才应该是摇不动的。于是我知道自己真的只是菜鸟,连螺丝都不会上。
他问: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上不好?我说不是没有空间吗。他说: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关键是这种螺丝的female一端非常软,如果上轮胎你是永远不会错位的。你知道为什么它非常软吗?我当然不知道。
他说,这是因为这个管子里是高压,我一看那一根坏的露出了的钢丝就知道了,高压必然就是高温。当车刚启动的时候,管子里面温度非常高,但是female一头还是冷的,里面膨胀外面没有,这时这里就得要软,不然硬碰硬会有很大的应力,多次就会出问题。
他把几个关键的地方上好以后,就说:你接下来没有问题了吧。然后我说,你是以这为生,我必须得付钱,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了,你能来帮忙我就是非常感谢了。
他说:50吧。可我知道他开车到我这里来回就超过了50哩,这实在不算钱,我想说,但是他没有等我开口,就说,你是知道我是最不愿意讲价钱的。
这就是这个朋友让人钦佩的地方,他不想让朋友感觉欠了他的帐。但是我的确还是感觉欠了他的,我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帮他的,要是听他吹牛可以抵账,那他就要欠我的了。

通过这次修车,我觉得奔驰的质量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不堪,其工艺水平是菜车根本不能比的。比如说,但凡要力气下的螺丝,强度都非常高,用不着担心给弄圆了,有一个反而把我的套筒弄坏了。我下了不少螺丝,没有一个出问题。我原来修菜车,有时会遇到把螺丝弄圆了,那是最头大的事情。它的管道3尺左右必定有一个接口,我曾经换过一台本田的刹车管,居然是从头到尾的,麻烦得很。
这个车已经有16年了,不漏油,也不烧机油,机舱里面干干净净,到现在油耗仍然比说明书的数据要好。问题在于这种豪华车附加的各种装备太多,这些东西不是发动机,变速器,批量小,时常翻新,所以容易出问题。如果要奔驰来造简单的菜车,一定不会差,但是估计便宜不了,人们都爱便宜,接受不了的。
但是,不要说什么豪华车各方面都不如菜车,那无疑是酸葡萄的味道。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utomobil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texasredneck写信]  [人以何堪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