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18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女工受辱自卫,关抑郁症何事? (南方都市报)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5-26
更新时间:2009-05-26
浏览:737次
评论:1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女工受辱自卫,关抑郁症何事? (南方都市报)



日前,湖北巴东县女子邓玉娇在工作的娱乐城遭遇欺凌。三名当地镇政府干部先要求她提供“特殊服务”,被拒后又用一沓钱击打邓的头部。不止是言语的羞辱和威胁,邓玉娇随即受到暴力攻击,被两次按倒在沙发上。情急羞愤之下,邓挥刀自卫,杀死一人重伤一人,当晚自首。警方在侦办时确认了暴力攻击的事实,并对邓做了检查,认为她有抑郁症倾向,详情需要等待鉴定。

对于这桩发生在鄂西偏僻小镇的事件,媒体给予了强调和重视,始终占据着门户网站新闻页面的重要位置,跟帖高达十多万条。舆论立场鲜明,毫不犹豫地支持邓玉娇的举动,对她自卫反击的情节予以压倒性的赞赏。一时间,网络民意风起云涌,痛斥死伤干部是咎由自取,力挺邓玉娇无罪,认为抗暴行为不应承担任何刑责。显然,舆论的态度与警方办案的方向有了分歧。

这确实有些令人费解:警方并没有对邓玉娇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作出判断,却将着力点放在邓是否患有抑郁症上。无论是施暴的一方,还是警方现场调查,都确立了施暴与抗暴的清晰关系,案情简单,本身并不复杂。有论者认为,邓针对强奸实施进行了正当防卫,甚至不适用防卫过当。邓玉娇行使权利与是否抑郁无关,公正执行刑法中关于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足矣。

面对如此魔幻的情境,舆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假设邓玉娇被鉴定为抑郁症患者,那对案件的定性或会造成影响,为人为设置某些法律的模糊地带提供条件,比如可以将她的自卫行为解释成带有主观故意,或发病状态下的客观过失,混淆事实与责任的清楚界限。

除了上述评价和推理,还出现了另一种对动机的猜测,针锋相对也颇具代表性。它认为,警方之所以要鉴定邓玉娇的抑郁与否,是因为万一证明她精神有问题,即使法院最终判定她防卫过当,也可以有凭据为她脱罪。这就属于警方的未雨绸缪,目的是在官场利益丛生的规则下保护邓玉娇,真可谓用心良苦。背景若是这般复杂,警方差不多成了潜伏中的正义。

受辱女工奋起自卫,究竟关抑郁症何事?舆论百思不得其解,进而设计出各种看似合理的解释。舆论的这番表现耐人寻味。无论是坚定地支持邓玉娇,坚决地贬斥施暴的干部,还是对所谓抑郁症的说辞寻找各式理据,都体现出一贯的焦虑感:罪与非罪不再那么泾渭分明,乃至于法律本身也不可靠,民众对司法机构抱有不安的心态,无法远离它们却又主动拒斥它们。

抑郁症本是邓玉娇案中的细枝末节,却被当作焦点放大,直至演绎成现今的情势,着实叫人莫名其妙。但这也并非全然没有价值。至少从一致反对的舆论声浪中,显现了比“抑郁说”更有依据的社情民意。从跨省追捕的王帅案,到70码的杭州飙车案,舆论在诸多案例中都凸显出拟人化的情绪,或愤怒,或失望,或惊恐,或暴烈。既然现实荒诞,舆论也在左冲右突。

邓玉娇手刃侵犯她的乡镇小吏,过程黑白分明,而欲将她置换成病人的举动,不管目的何在,都让人遗憾。因为这样做等于否认了法律至高无上的裁决地位。舆论汹涌奔腾,人心期望一个惩恶扶善的清平世界。可现实往往如此不堪,舆论所见的是压抑,所得的是郁闷,长此以往,早有抑郁症状。舆论抑郁,若求令现世静美的良方,则要扣问社会了。问题是,谁会真的在意?

□ 南方都市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9-06-16 16:07:23 提到] [FROM: 140.]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免除处罚 恢复自由身

--------------------------------------------------------------------------------

新华网 2009-06-16 05:36:00

核心提示:6月16日上午11时,“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法院一审结束。法院当庭宣判,邓玉娇行为属防卫过当,且邓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16日上午,巴东人民法院庭审现场,邓玉娇坐在被告席上。(人民网记者田豆豆摄影)




恢复自由的邓玉娇走出法庭,与母亲一起回家。(人民网 记者田豆豆摄影报道)



恢复自由的邓玉娇走出法庭,与母亲一起回家。(人民网 记者田豆豆摄影报道)

新华网6月16日电 据人民网报道,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今日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法院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予处罚。

律师说法 防卫过当依法应负刑事责任,但应减轻或者免除刑事处罚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刘海律师向新华网法治频道记者介绍,防卫过当是指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给不法侵害人造成重大损害的行为。防卫过当是从正当防卫这个概念衍生过来的,具有以下主要特征:(1)必须是明显超过必要限度。这里所说的“必要限度”是指为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防卫强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是指一般人都能够认识到其防卫强度已经超过了正当防卫所必需的强度,也就是应当以防卫行为是否能制止住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为限度。(2)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重大损害。这里说的“重大损害”是指由于防卫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人身伤亡等严重后果。总之 ,在面临不法侵害时,如果用较缓和的手段能制止侵害时,就不要用激烈的防卫手段;当侵害行为已经被制止时,就不要再继续对侵害者进行伤害。否则,就可能超过正当防卫限度,变为防卫过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