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30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李昶:原始暴力正义与现代文明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3-06
更新时间:2009-03-06
浏览:785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李昶:原始暴力正义与现代文明


                          

2008年,中国大陆多事之秋。除雪暴、藏独问题、四川大地震、毒奶粉以外,还有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就是中国公民杨佳在上海杀死六位警察,最后抓住被执行了死刑。

本人一直留意杨佳案,因为它揭示出中国大陆司法上的问题,民怨问题,还有制度上的许多问题。同时这也是一个心理问题。

在大陆,官商勾结,腐败贪污,司法听党的,弱势群体的被忽略,民众的积怨,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

杨佳案,其核心是:“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这是典型的原始暴力正义。正因为它是使用了残酷的暴力,最后当局认为必须对杨佳执行死刑。同时因为这一行为含有原始正义,它才感召了无数中国人同情杨佳的处境。

杨佳案出现后,我也一直在反思:这种“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的心理机制倒底是什么?

我反思的问题很多,包括因为工作原因,本人多年在加拿大与司法改造系统打交道,与惹上法律官司的人或关进监狱的犯人谈话。过激犯案、过激杀人,原始暴力正义,的确是东西方都存在的一种现象。

也就是说,原始暴力正义,当当事人觉得被欺凌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就可能采取极端的暴力,来回应本来的施暴者、凌辱者。

又比如说,在北美,在美国加拿大的女犯监狱中,大部分因重罪、杀人罪入狱的女犯(约90%),是在遭受多年的家庭暴力,被殴打、受欺凌,最后忍无可忍使用了暴力杀人伤人。

另外,许多的国家、民族、种族、地区、宗教、团体之间的暴力冲突,也可以归结于原始暴力正义。双方各自有说法,都认为自己有理由使用暴力或极端手段,最典型的就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

我本人从来反对暴力,反对滥杀无辜。911事件过去快八年了,我相信人们在多年以后可以更冷静、更理性、更客观地来看待911事件及其涵义。我同时认为如果美国政府和民众不彻底反思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态度和行为,将来说不定还有个什么别的11的事件。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这种原始暴力正义的思想,有其产生的特定环境和条件。暴力,尤其是对无辜人们施加的,是永远不能为文明社会所认可,也应该受到批评谴责。但从施暴者来看,那是他们最后的手段,来让有权势的人们或忽视他们权益和存在的人们,或长期欺负凌辱他们的人听到他们的委屈和心声。他们错误地认为:以暴施暴是解决问题的最后手段,但实质上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

实施原始暴力正义的人们,多半是受到过伤害,但他们所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方案,一般是开始的哀求恳求,被拒绝后的忿怒,如果对方再加以相逼或嘲讽,就会恶向胆边生,反过来使用暴力(往往是极端的),来打击甚至摧毁对方。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也导致自己的入狱或毁灭。

这里就有一个泄愤的问题。因为当事人内心极度的忿怒,在这种心态下,已经不再是寻求答案和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而是要报复对方,要让对方尝到我所经历的痛苦,并要加倍让对方承担这一切的苦难和后果。

原始暴力正义,在中国的土地改革时滥杀人,文革中迫害人,在许许多多的民族和种族之间的冲突中,施暴的一方,总是认为他自己是有理由的,他是讨公正的,是讨个说法的,他是要求正义的,他是被逼得没办法才如此的。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虽然有一定逻辑上的道理,但这种思维是单一的、原始的、幼稚的。是认为因为我占一定道理,我就可以做我愿意做的,即便是违法和伤人。

原始正义,还可以有许多变形形态。这里可以不一定涉及暴力,但其幼稚可笑、盲目胡闹、利用他人和被人利用,表面一腔热血之下的极度自私,都可以以原始正义的方式出现。最典型的就是所谓的爱国愤青、愤中、愤老们苍白的口号和文字,表面愤慨下的虚伪,在爱国口号下给国人脸上的抹黑。

原始暴力正义,提倡的是讨个说法,但不择手段。同时,当事人只想到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却忘记了他向其施暴的人许多本身也是无辜的,尤其是那些家人要经历蒙受的巨大心理上的创伤和苦痛,如被杨佳所杀害的警察,如土改时大批受迫害的地主富农及家人,如911的无辜受害者们。

向制度、体制、国家政权、另一种文化宗教讨个说法,也可以是原始暴力正义的一种现象。当事人可能会觉得一种制度或体制或文化对自己和所属的群体压榨、欺凌、迫害太厉害,想论理又没人听,结果就可以出现向无辜平民下手的事件,来迫使对方正视自己的存在或意见。

原始暴力正义,不应该被提倡赞同,是因为其一它使用了暴力,其二是因为受害者大多是无辜的平民。

在撰写此文时,笔者想到了大陆目前的状况:由于金融风暴,大量农民工和工人失业。西方目前也有不少人失业。但本质不同的是:西方有比较健全的社会失业、社会救济的保障体系,而中国的还很不健全,许多地区还没有。另外,西方没有中国的那些贪污腐败。在西方,由于政党要拉民意选票,所以议员们做样子,也会回应申诉信件的。而在中国,官官相护,老百姓如受欺负,你可以就是投诉无门。我在农村当过几年知青,知道一个生产队长、一个支书,可以把一个人或一家人管死,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一辈子。可以让你无处投诉申冤,否则你就等着被报复吧。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就逼出原始暴力正义来。

原始暴力正义违背了现代文明社会共同遵守的普世价值,以及现代人能接受的道德底线和伦理原则。但我同时又觉得可以理解它,因为当事人多半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和不公正。它的出现,是当事人在心理、精神状态上走了极端。况且,如果从人品上来说,这些使用原始暴力正义的人多半在本质上并不是坏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他的处境,从原始动机及起因来看,还可能值的人同情。原始暴力正义还涉及到从不同角度看问题。

总之,我个人觉得:原始暴力正义,是值得让人们好好反思反省的问题,因为这里涉及到心理、行为、制度、道德、伦理上许许多多深刻层面上的东西。

□ 寄自加拿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