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550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王其学: 呜呼哀哉,赖医吹破牛皮了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2-11
更新时间:2009-02-11
浏览:1823次
评论:1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呜呼哀哉,赖医吹破牛皮了

  作者:王其学

  本文,特为近年来几位英年早逝的中医药名人所做,算不上祭文,更不是檄
文,但对于英年早逝者来说,本文有哀悼的意思,对最善吹牛的赖医来说,有奉
劝的导向。这些英年早逝的中医药界名人是:张生瑜先生、李国伟先生、何绍奇
先生、向天清先生……

  由于现代医学的科学技术和可靠的治疗效果以摧枯拉朽之势、雷霆万钧之力
霹雳了、摧毁了传统医学的陈旧观念、封建理论和迂腐模式,传统中医就被逼进
了一个死胡同,走向了消亡。可是,因了官员们的力挺和传统文化的惯性力量,
也因了一些既得利益者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广告与宣传,传统中医还是以赖医
的身份保留了下来。可惜,赖医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只不过是瞥了一眼《黄
帝内经》,摘了几段《伤寒论》上的章节,就敢于自吹自擂的一些吹牛匠。

  对于吹牛匠,似乎也不能一概而论。客观地说,他们大多是作为一种职业、
谋生的手段来养家糊口的,对这一类人士,理应寄予“就业”方面的怜悯,生硬
的毁坏他们的生计,心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里面却也不乏唯利是图
的野心家、阴谋家。他们用陈旧的,甚至是胡乱编造的“中医理论”,冠以“科
学”“博大精深”“治未病”“治本”云云,来欺骗政府、忽悠百姓,于是,堕
落成了中医骗子加政治骗子。骗子的手段可有多种多样,不断翻新,但目的只有
一个,那就是“利益”。只要能攫取利益,什么都可以不做计较。

  巨大的利益关系是可以改变人的观念的。在赖医和骗子们看来,只要“我”
能踩着“中医”这个“梯子”爬上去,对中医到底能不能治好病的问题,就与
“我”没有关系了!至于草民们和其他人的死活问题,何必“斤斤计较”?于是,
在力挺中医的人群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风,已经逐渐演化成社会医疗
的常态。不幸而悲哀的是,有人就连自己的生命也“不计较”,也不重视,也当
儿戏,居然把宝贵的生命搭进去,作茧自缚,自食苦果,做了“力挺中医运动”
的牺牲品,酿成人生的悲哀。这么一来,就显得特别离谱了!一个蔑视科学、极
力反对和拒绝现代医学的所谓中医,在笃信、痴迷中医中药、力挺中医中药、大
肆宣传中医中药的过程中,如果突然猝死、以身殉职,而且是英年早逝,那就忒
让人难于接受。在频频地为他们足顿胸捶、扼腕叹息,抱怨“天不假年”的时候,
在大呼愚昧无知害死人的时候,在呼吁国人告别害人的中医中药的时候,也会产
生出许多别样的思考。这些思考的主题,当然是对于赖医们缺乏实事求是的科学
态度很不理解。诸如“治未病”一类谎言,归结起来,其“理论”无非是一个
“吹”字。有些赖医吹牛皮吹过了头,把牛皮吹破了,于是,有一些倒霉的,就
前仆后继的提前若干年告别了人世,走进了阴森恐怖的阴曹地府,变成了“阴间
廊坊”里,挂着中医招牌的屈鬼冤魂。这样的屈鬼冤魂在中医界有多少?在全国
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是,做这样的统计是犯忌讳的。

  赖医们力挺的“中医事业”戕害了多少人的健康暂且免谈,仅说把自己的小
命搭进去,就实在不应该、不划算。赖医的队伍也是一些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没
有三头六臂,同其他人一样,只有一条宝贵的生命,这条宝贵生命只有一次,不
会再来。君不见,海南三亚一座寺院的门楣上,用“不二”两个大字,做了寺院
的名称么!在这里,笔者宁可冒望文生义、牵强附会之风险,误释说:生命,是
不会有第二次的!

  不管是赖医还是从事现代医学的人士,也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高级官员,生
命应该一样的宝贵。呵护宝贵生命的最有效方法是用现代医学治病。每一个人,
只要不生病、及时的治好病,他就不会“英年早逝”(除非玩起艾滋病晚期癌症
以及战争、自然灾害和意外伤害)。现代医学以无与伦比的科学理论和手段呵护
着人类的生命,它辉煌的疗效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的验证。凡是中医能治的病,
现代医学都能治好,凡是现代医学治不好的病,中医中药绝对治不好。现代医学
的可靠疗效,正是中国人平均寿命延长的主要原因,绝对与中医无关,与赖医更
扯不上。所以,我们对现代医学科学的预防、治疗手段,应该坚信不移、毫不动
摇。对于中医解剖的糊涂,对于中医理论的谬误,对于中医治疗效果的不确定性,
对于中医中药造成的某些恶劣后果,包括赖医在内的所有现代国人,都是应该有
一个正确认识的,不然,定会上当!我们都是21世纪的现代人,厚今薄古本应该
是认识社会的起码常识,现代人决不应该重复古人的迂腐和无能,决不可以做愚
昧无知的附庸,决不可以做伪科学的俘虏。当然,每一个人都是终归要死去的,
如果死于现代医学治不了的疾病,死而无憾,如果死于愚昧和无知,如果死于赖
医之手,那就会酿成永恒的悲哀,而且使周围尚还活着的人们追悔莫及。然而,
世上从来没有卖后悔药的。

  由是,笔者建议,赖医不要忽悠百姓的钱财,那都是身外之物。要知道,生
命比钱财重要。如果在忽悠别人的同时,把自己的小命也“忽悠”进去,一切都
会变成零的。赖医不要吹牛皮,更不要把牛皮吹破,吹破了,就有可能失去判断
力,痴迷伪科学,拒绝现代医学,成为中医教门的信徒,就有可能损命折寿、英
年早逝,成为力挺中医中药的牺牲品!为了赖医们的生命安全,笔者强烈呼吁:
摆脱传统医学的桎梏,崇尚现代医学科学,是医疗卫生工作者生命自保的最佳选
择!医学是自然科学,疗效不能靠吹。死于愚昧不应该,无味的牺牲要不得!中
医的疗效是靠不住的,治不了“未病”的!吹破了牛皮一定是悲哀的!

  不过,还是要客观地看。尽管中医的疗效不可靠,但在没有现代医学的中国
古代,中医毕竟是本土的一种治病学问,即使效果很差,常常治死人,也因为它
是“在书本的学问”,是中国医学之唯一,是除了“抗病”“求神”之外的、独
立的“凡间治疗”手段,故其医学地位,在古代是不可动摇的。问题是,科学的
现代医学来到中国已逾百年,它在21世纪的中国,几乎已经从主流医学上升为
“全部医学”,纯正的中医已经消亡了,就连中医教育也被现代医学所吞噬,只
有中药、针灸之类的一些小技短术还赖在医疗市场上,玩弄着欺愚诈庸的把戏。
在官方不适当的支持下,居然还能营造出了一个虚假的、回光返照一般的“中医
繁荣”;同时,中医中药、中药西制、中药注射剂,作为一种产业,支撑着某一
个方面的经济大厦,靠欺瞒政府、忽悠百姓大发横财。靠胡搅蛮缠、吹牛放炮、
吹胡子瞪眼攫取巨额利益或官爵。从而,保证和促进了那一股股用百姓血汗染成
红利的丰厚薪水,向着自己的仓廪源源不断地长期流淌。于是,“忽悠”“卖拐”
那样小品一级的赖医伎俩,大有压倒现代医学的势头。在网络上,居然会有人
“讨伐西医”,试图“消灭现代医学”。

  颠倒了!赖医把愚昧和科学搞颠倒了。

  颠倒,也许不要紧,那可得分什么东西。如果是红糖与白糖的颠倒,因为都
是甜食,真的无所谓。如果是西服与中山服的颠倒,因为都要穿在身上遮体,不
一定会伤大雅。但是,一些中医中药的著名人士,他们颠倒的不是白糖红糖,不
是西服与中山服,颠倒的是愚昧的中医中药和科学的现代医学,这种颠倒直接关
乎人的宝贵生命。这样的颠倒,已经颠倒出人命来了:

  1、张生瑜,原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
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08 年7 月
22 日凌晨,张生瑜在家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仅仅39岁。这个
古老而著名的中医药老字号,这个被誉为“药中茅台”的同仁堂,居然痛失了
“少壮派”的年轻掌门人。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2、李国伟,中国中医药报社电子网络部主任、中国中医药论坛总坛主,他
作为宣传中医中药的主要喉舌之一,因为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医治无效,于2008
年6月26日16时09分不幸逝世,年近42岁。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3、何绍奇,四川梓潼县人,中医大家,我国知名中医学者。据说,何先生
独有超人之智,立言临证每能自发机抒,创获屡屡,人谓其“中医界散打之王”。
很不幸,何先生在答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访问中,突发心脏病,于2005年7
月7日在香港逝世,终年60岁。可惜,先生没能活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没能长
寿,亦当称英年早逝。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4、向天清,自学成才的一代青年中医奇才,中医民间“火神派”传人。向
天清本是学农的,1998年,被一位坐堂老中医用18剂“草药”“治好了”他的关
节痛病,从此笃信中医,痴迷有加,遍访民间中医。向天清的网名是“一源”,
博客是“老式中医”。他的名片正反面都有一首诗,背面是天清致友人:“没有
生命的硬度,哪有生命的闪光,没有生命的健康,哪有生命的质量......人在征
途,要经历多少雨雪风霜?细细品味我的牵挂,每一字都是我献上的衷肠。”正
面则写道:“中医文化根植于华夏,中国民间传统的精华,炎黄子孙的体质,最
需要她。民间的老中医,未曾重视的领域,如今的许多疑难杂疾,最需要他来
医”。 1999年秋,向天清有幸结识了有“唐火神”之称的四川民间老中医唐步
祺,两人遂成师徒。2008年12月初,一个黑色的夜晚,向先生突然猝死,享年仅
仅35岁,太年轻了呀!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笔者觉得,以上四位亡灵生前在中国中医界很有代表性。他们中,既有中医
大家,也有中医学徒,既有全心全意地中医药宣传者,也有最著名的中药行当的
“泰斗”。年龄最大的才60岁,不及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年龄最小的仅有35岁,
实在太年轻了。对于以上四位的其他一些情况,比如他们是否接触过现代医学知
识,是否拒绝过现代医学的查体和预防性治疗,比如他们为什么没有尽早的用中
药治疗自己的“未病”,再比如他们在发病后是靠中医抢救还是靠西医抢救?笔
者是不了解的,所以不敢妄谈。只是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不相信现代医学的,
很有可能属于中医中药的痴迷者。他们的猝死,都是死于心脑血管病。而许多心
脑血管病患者在没有出现自觉症状的情况下,大都属于中医所说的“未病”。据
说,中医是专治“未病”的。在悼念四位亡灵的同时,不得不说一句,“中医治
未病”纯是自欺欺人的谎言!此类谎言,纯属吹牛皮!以上四位所患的心脑血管
疾病,假若用现代医学进行早期诊断和预防性治疗,完全可能防止猝死,完全可
以继续生活下去。如果加上流行病学和预防接种,就会进一步表明,现代医学才
是真正“治未病”的学问,这不是“吹”出来的!

  笔者希望上面四位亡灵生前不属于本文所说的“吹牛匠”,并祝愿他们驾鹤
西去、一路走好。同时,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但是,这几年中医界吹牛皮越吹越大,越吹越离谱,不仅把中医中药吹到了
遥远的美国,还把“太空养心丸”吹到了高高的太空。可以这样认为,上面四位
亡灵,是“中医力挺运动”的牺牲品,他们一个个英年早逝,是中医界吹牛放炮
声浪中的一曲挽歌!

  当然,“亡人路上无老少”。英年早逝的人们不光中医界会有,现代医学队
伍中的人们,如果懈怠于科学的检查诊断和预防治疗,同样会出现此种悲剧,但
那不是现代医学的过错,而是因为“懈怠”。当然,在医疗卫生队伍以外的浩人
群中,更会有许许多多的此种案例;中医药队伍中出现几个英年早逝的人,不能
说明更深刻的问题,原因是笔者没有条件做出科学的统计进行比较。于是感到十
分困惑:其一,一个全国知名度颇高的中医大家英年早逝,他的生前本应是中医
信徒们最好的楷模之一,但他却早早地走了。如此楷模尚不能“独善其身”“自
保长寿”,是不是可以说明,你的中医理论无论学得多么好,都是无用呢?其二,
有人提议让中医回归民间,提倡中医带徒弟,似乎有些道理。可是民间的这一位
很有造诣的中医学徒,一位中医“火神派”年轻传人,仅仅活了35岁就撒手人寰
了。是不是可以说明,让中医回归民间、走中医带徒弟的路子,也应该受到质疑
呢?其三,中华老字号同仁堂的老总,居然也能英年早逝,他身边应该有取之不
尽的名贵中药,什么人参耶、黄芪耶、鹿茸耶、燕窝耶、鱼翅耶、牛黄耶、狗宝
耶、珍珠耶、犀角耶、羚羊耶、牛黄安宫丸耶、局方至宝丹耶、犀黄丸耶……当
然,他更会拥有中药针剂、胶囊剂、颗粒剂和滴丸之类,那都该是应有尽有的。
他这么匆匆一走,是不是可以说明中药的疗效靠不住呢?其四,更有一些力挺中
医中药的“喉舌人物”“宣传机器”“舆论首领”,42岁就中年夭折,一去不返,
把他麾下的人们闪得胆战心惊、不知所措,还怎么让人相信中医呢?当然,赖医
队伍不会因为区区几个人的英年早逝就偃旗息鼓、罢兵休战,仍然厚着脸皮、恬
不知耻的大吹特吹“治未病”!真是不好办了呀!这种既不要脸、也不要命的
“勇敢精神”,实在令人惊愕不定、无话可说!

  赖医赖药该不该驱逐出医疗市场耶?

  存者犟红脸,死者长已矣。呜呼哀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9-02-11 17:52:18 提到] [FROM: 10.]
再次发现挺针麻的假网讯

  作者:奥卡姆剃刀



  昨天,另一位中医挺挺又转贴了一条挺针麻的网讯,称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
曙光医院的医生在黄老伯的3组穴位上扎下6根银针,使之进入无痛的浅睡眠状
态,并顺利完成心脏手术[1],而且文中根本没有提及到使用过其它的镇痛麻醉
手段。很显然,患者进入浅睡眠状态完全是针灸的功劳。这令我感到很吃惊,国
内外失眠患者人数众多,安眠药又有副作用,如果针灸可以催眠,那岂不是全世
界失眠患者的一个福音吗?但为什么至今还没有轰动全世界呢?

  于是,我到中国学术文献网络出版总库里查阅了一下近年来有关针灸麻醉的
文献,发现当前的所谓针麻与70年代风光一时的针麻有了本质的不同,70年代的
针麻强调的是患者在清醒状态下的麻醉,而如今却是患者在浅睡眠状态下完成手
术,今天所指的针刺麻醉,指的是针刺药物复合麻醉[2],即必须要使用麻醉药
物,而不是针灸独立起作用。

  那针刺可以节省多少麻药用量呢?研究表明针药结合可以节省麻药用量约45%
~54%[3],而不是有些新闻所称的麻药量减少了10倍。而且针麻对象一定要选择
对疼痛不敏感的人,为黄老伯主刀的心外科主任周嘉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选择病人时,他都会在患者腿部突然拧一下,如果患者反应很大,通常就不选择
针麻了。

  那黄老伯的麻醉是针灸独立完成的吗?根据文献[2]表明,手术使用了不止
一只酚太尼。前面提到的挺针麻的网讯,又是一条假网讯。

  参考文献:

  [1]上海成功为一近七旬老人针刺麻醉进行心脏手术,网址: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04/22/content_8029077.htm
  [2]针刺麻醉:尘封多年焕发新生,文汇报,2008年8月29日第6版
  [3]针刺麻醉发展沿革探要,史宏轶,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8年8月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