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4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田文华上法庭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1-02
更新时间:2009-01-02
浏览:842次
评论:3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三鹿前董事长认罪 承认隐瞒问题 记者: 何宗安
北京
Dec 31, 2008



田文华被押上法庭
中国受污染牛奶丑闻的中心人物、前三鹿公司领导人已经认罪,承认犯有生产并销售低于质量标准产品的罪行。

中国的电视节目星期三播放了有关审讯三鹿乳制品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及另外三名高级主管的画面。

*奥运召开前才汇报*

新闻报导说,田文华告诉法庭,她5月中就知道顾客对污染的三鹿奶粉的不满,但是直到八月北京奥运召开的几天前才向地方当局汇报有关情况。

检察人员说,这家公司早在2007年12月就开始收到消费者对公司产品的抱怨了。

三鹿的配方牛奶被发现有工业化学品三聚氰胺的污染,三聚氰胺通常被用来制造塑料制品和家具。如果在用水冲淡的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牛奶就会看来含有较高的蛋白质成分。

*三十万婴儿患病 巨额赔偿*

过多食用三聚氰胺会导致肾结石。饮用被三聚氰胺污染的配方牛奶的婴儿受到的影响最多。

人们指责这些受污染的乳制品在中国至少导致六名婴儿死亡,三十万婴儿患病。

总共有22家中国公司被发现销售受污染的牛奶。中国政府上周命令他们付给这些死去或者患病婴儿的家庭一亿六千万美元作为赔偿。

*示威者:付不起医药费*

法新社报导说,在石家庄法庭外有一小群直言无讳的抗议者。报导援引四十五岁的抗议者华联的话说,当局应当重判这些罪人,以给他人一个教训。

另一名抗议者说,他儿子因为喝了污染的牛奶而得了病,但他付不起给儿子治疗的医药费。

上星期,三鹿宣布破产。三鹿丑闻不仅毁了这家公司的名誉,也损坏了中国的信誉。三鹿丑闻之前也出现了一系列中国食品和产品不安全的问题,它们导致世界各地召回中国生产的各种乳制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9-02-05 09:13:58 提到] [FROM: 10.]
透视中国:三鹿已死,乳难未已



                            林贡钦

三鹿"毒奶粉"造成中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引起世人的震惊和愤怒。"毒奶粉"不仅使近30万婴幼儿父母的心在流血,而且使中国社会的良心也在流血,如果还有社会良心的话。受伤害的近30万婴幼儿,是活生生的人,这些中国未来的建设者和保卫者,却可能成为未来社会的累赘。

虎毒不食子。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头顶上的光环,"毒奶粉"事件的肇事者可以牺牲30万婴幼儿的未来。牺牲下一代的民族,没有光明的未来。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的成语,比喻不清除制造内乱的罪魁祸首,社会就得不到安宁。"三鹿已死,乳难未已"的现状,表明三鹿集团虽进入破产程序,但对受害者造成的危害和补偿,还未结束;表明中国乳品安全仍岌岌可危,食品安全的防护网仍未健全。

仅石家庄一地,近年接二连三发生食品安全事故:2005年的"红心蛋"﹑2006年的"黑心肉"﹑2007年的"毒饺子"﹑2008年的"毒奶粉"﹐2009年不知将会是哪个食品出问题?

这表明造成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深层次原因,不仅仅是企业经营者的素质问题和各级官员的作风问题,而涉及到现行的政府管治体制仍是人治,无法从制度上保证普通百姓餐桌上一杯放心的牛奶、一枚安全的鸡蛋。

当"毒奶粉"事件的当事人受法律制裁和三鹿集团遭破产清盘后,人们最关心的是:受伤害的近30万婴幼儿如何救治和康复?食品安全的下一个危机将出现在哪里?政府的监管部门都干什么去了?

受伤害的近30万婴幼儿如何救治和康复?

据媒体透露,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愿意向30万名患儿赔偿,赔偿标准是死亡病例赔偿20万元,重症病例赔偿3万元,普通症状赔偿2000元,并建立2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负责患儿在18岁前相关疾病的医疗费用。

部分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认为赔偿金额太低,赔偿方案是单方面的、封闭性,没有咨询受害人的意见,也没有公开听证。据报,一些患儿者家长由于不满赔偿方案希望举行记者会表达诉求而遭警方短暂扣押。

如果你的孩子是受害者,你将如何维护自身的权益?患儿住院、医疗、康复等费用,远超过赔偿费用;如果患儿不幸病逝,造成的各种伤害,更远超过赔偿费用,赔不胜赔。

可行的办法,受害方和加害方上法庭诉讼,由法官在双方提出的赔偿金额中裁定一个妥协点,并将三鹿破产清盘所得资金优先偿付患儿赔偿金。

下一个危机将出现在哪里?

"毒奶粉"一方面向下游产品漫延,以其为原料的大白兔奶糖等产品陆续发现有"三聚氰胺";另一方面,输港的鸡蛋中发现"三聚氰胺",并追溯到饲养蛋鸡的饲料中被掺"毒"。

可推论:凡饲养鸡、鸭、鹅、牛、羊、猪、鱼等禽畜和水产的饲料中可能都有"三聚氰胺",并通过食物链向人类传递,就象早两年出口到美加等国的宠物饲料中发现"三聚氰胺"。

在饲料中加入"三聚氰胺",以提高蛋白质含量来应付营养检查指标,早已是业内的潜规则。

近年来,由于改良和引进的食品种类增多,而假冒伪劣产品和不安全食品也逐年增多。从国外的如疯牛病、转基因食品、生物恐怖等问题,到国内的蔬菜、水果使用的农药超标,家禽家畜饲养中的瘦肉精、激素、氯霉素的滥用,食品添加剂中的糖精、色素、防腐剂的超量,越来越多的例如三聚氰胺、氯霉素、雪卡毒素等化学、生物学名词进入百姓的餐桌和口中。

食品危险,防不胜防,我们除了加大力度建立健全各级食品安全质检机构,尽可能的围堵和发现不安全食品外,要建立第一时间在媒体公开向国民通报不安全食品的制度,就象地震、洪涝等自然灾害和矿难、车祸、爆炸等人为灾难及时向公众公布那样,不受长官意志和政治诉求所左右。

如果2007年12月三鹿集团收到消费者的"毒奶粉"投诉能及时自查并向社会大众坦诚公布,立即停产并召回产品,三鹿也许有救,然而拖了8个月,到2008年9月,三鹿等22家企业的产品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造成近30万名患儿致病。三鹿"毒奶粉"事发后,我曾致电石家庄的朋友查询,回答是:我们不喝三鹿牛奶一年多了。三鹿死矣。

"三鹿"被永久的钉在耻辱柱上,向近30万名患儿赔罪,以儆效尤,就象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既悼念遇难的30万中国人,也把大和民族钉在耻辱柱上。

"毒奶粉"事件后,蒙牛、伊利、光明等乳制品企业发布质量诚信宣言,我反复看了几遍,冠冕堂皇的宣言中唯独缺少一个不可或缺的信息:如果再出现对人体有害的乳制品时,何时公布,如何赔偿?是否还是威权遮天,重金堵口?

下一个食品危机将出现在哪里?没有答案。但平民百姓至少要知道,下一个食品危机出现时要如何动作。

三鹿企业已为社会付出了沉重的代偿和学费。中国人突然发现,刚解决了温饱,又要为食品的安全、空气和水的干眶而艰难的奋斗。

政府的监管部门都干什么去了?

从三鹿毒奶粉造成的第一例病例到整个事件爆发,厂方、行业协会、媒体、医院、各级政府、各级质检等有关部门,无一警觉,无一采取预警措施,任由毒奶粉流淌。现在回头看,不是不知不觉不作为,而是有知有觉不作为。无非是离三鹿集团所在地不远的地方在开奥运会,头等大事,一切让位。

当时如果披露出"毒奶粉"事件,可能会引发对奥运的干扰。所以,以人为本让位给国家荣誉等头等重要大事。喊以人为本的口号容易,真正做到真难。不管算经济账还是政治账,三鹿毒奶粉使北京奥运会的社会成本大为增加,当然,收益也大打折扣。

"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应用行政手段,全力挽回的影响。例如: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三鹿集团所在地的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主要党政官员问责下台。又如: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10月15日批准发布了《原料乳中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液相色谱法》国家标准,标准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再如:9月24日,蒙牛、伊利、光明等乳制品企业发布质量诚信宣言,决心视质量为生命、以诚信为根本,切实承担起产品质量安全第一责任人的使命,履行社会责任。

然而,这能够防止再次出现大规模的食品安全危机吗?食品安全网够牢靠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魔高一尺,道未高一丈。

当政府的管治能力被官本位笼罩和被利益集团绑架之日,势必唯上、唯官、唯权、唯钱,就是民本、民权、民生被抛弃和食品安全不设防之时,尽管有1100道质检门。

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传出中国的三元、娃哈哈、完达山等食品企业竞相购并三鹿企业,它们看中的是三鹿这个中国最大乳制品产销企业的市埸份额。不论这些企业的真实意图,是扩大企业版图,还是乘机炒作,都对企业的社会形象带来极大的伤害。

经营50多年、年销售额100亿元以上、奶粉产销量连续15年全国第一、执中国乳业产销牛耳的三鹿集团破产清盘瞬间倒下的结局,警示天下:

其一,任何忽视民众生命安全和健康的企业,最终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管是国企、民企或"三资"企业,不管过去的经历有多么辉煌。

其二,食品安全,不仅仅靠质检部门严格把关,还要靠每一个普通百姓的公民意识,守护餐桌上的每一件食品的安全;靠每一家医院和每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从患者的异常状态中发现食品的不安全因素,象上报疫情一样及时处置;靠媒体的社会良心,及时向公众披露不安全食品的信息,象披露地震、事故等灾难一样快速不断地传递讯息。

其三,食品安全的最大责任者是各级政府,食品不安全造成的最大受害者也是各级政府,不仅赔了金钱,还赔了税基,更赔了信誉。

欧州文明史中,从神权至上到人权至上,经过文艺复兴的几百年的不懈努力。

中华文明史中,要从官本位过渡到以人为本,仍需漫长的岁月。构建和谐社会,仅是一个起步。

"毒奶粉"事件再一次证明:"以人为本",说易行难。中国政府平时对人权维护不彰,遇到危机来临的关键时刻,难以人为本。"以人为本"是个时髦的口号,如果不落实在具体行动上,仍是个口号。

□ BBC

 
2   [dokknife 于 2009-01-04 18:46:17 提到] [FROM: 10.]
三鹿事件真相大曝光(组图)
2009年01月03日21:34:13 [新闻大杂烩]

2008年的最后一天,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人头攒动。一大早,警察就在法院外拉起了警戒线,严格审查旁听者资格。 Mitbbs.com


上午8时,庭审开始。从田文华的答问中,可以描述出她的成长轨迹:她出生于石家庄,1966年8月毕业于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1968年开始从事奶业工作,并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逐渐发展成为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三鹿集团。 Mitbbs.com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在法庭上受审Mitbbs.com






被告人田文华、王玉良、杭志奇、吴聚生(左起)在法庭上受审Mitbbs.com


而其余3名被告,也是在三鹿集团工作了多年的老员工,他们见证了三鹿的成长与辉煌,但三鹿也毁在了他们手中。随着庭审的持续进行,“三鹿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 Mitbbs.com



为保密,他们将三聚氰胺称为“A物质” Mitbbs.com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7年12月以来,被告单位三鹿集团陆续收到消费者投诉,反映有部分婴幼儿食用该集团生产的婴幼儿系列奶粉后尿液中出现红色沉淀物等症状。 Mitbbs.com


被告王玉良供认,2008年3月,接到问题奶粉的投诉后,他向奶事业部汇报,让其查一下原因,他这边也查了一下,他给田文华汇报过,田文华当时说让技术部监测、检测,看是不是孩子上火了等其他原因造成的。当时的确没有引起我们重视,一直到4月底,消费者投诉奶粉质量问题增多,当时可以认定是奶粉质量出了问题,田文华决定当即成立质量小组,他负责技术小组、攻关小组的领导、协调。田文华在庭审中供认,她是在今年5月中旬才获知三鹿奶粉出现问题的,这也是下面的人报告给她的。 Mitbbs.com


田文华说,当她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组织成立了由副总经理王玉良负责的技术攻关小组。通过技术小组的排查,确认该集团所生产的婴幼儿系列奶粉中的“非乳蛋白态氮”含量是国内外同类产品的1.5至6倍。 Mitbbs.com


但由于当时对三聚氰胺这一物质不太熟悉,所以不敢肯定里面含有什么东西。王玉良说,由于去年我国曾发生过出口宠物食品致动物死亡的事件,有证据显示宠物食品中含有三聚氰胺,她当时也怀疑是三聚氰胺。田文华说,三鹿集团将系列样品送往多家检测机构检测,但都没检测出问题,都声称产品正常。7月24日,三鹿将16批次婴幼儿系列奶粉送往河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测,当时考虑到产品的声誉问题,三鹿并没有向该中心说明是自己的成品,而仅表示是原料或其他东西。在送审过程中,三鹿集团还想方设法予以保密。 Mitbbs.com





来自湖南的张先生到达法院门口,为自己食用三鹿问题奶粉患病的孩子讨公道Mitbbs.com


当时,全国有许多婴幼儿因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出现泌尿系统结石等严重疾患,部分婴幼儿住院手术治疗,甘肃等地还出现多例婴幼儿死亡事件。 Mitbbs.com


公诉方当庭出具的证据显示,河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有关人员对三鹿送检的产品颇为吃惊,表示这种产品即使牲畜食用都会导致严重后果。田文华说,8月1日下午5时许,她得到检测报告:送检的16个批次奶粉样品中,15批次检出了三聚氰胺。于是,她紧急召开了集团经营班子扩大会进行商议,会议由当日下午6时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4时。 Mitbbs.com


然而,正是由于这次会议错判了形势,并通过了一系列错误决议,让三鹿集团走上了绝路。 Mitbbs.com


田文华说,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在三鹿集团的董事要求召回产品,但参加会议的许多高管认为,召回产品会造成声誉受损,于是决定以悄悄换回的方式取代召回。“当我们说了这一建议后,新西兰方代表没有反对,所以这个提议就通过了”。 Mitbbs.com


杭志奇则在法庭上供述,在这次会议上,大家研讨形势认为,当时正处于奥运前夕,且消息泄露后将极大影响三鹿的声誉,所以决定对奶制品中含三聚氰胺一事在扩大会议的范围内严格予以保密,对外将三聚氰胺称为“A物质”。 Mitbbs.com


王玉良供认:“我们在化验单上发现有“A物质”,“A物质”是什么,“A物质”实际上就是三聚氰胺,为什么这样写?我公司在检验时,发现奶粉中有三聚氰胺后,2008年8月1日,当晚召开了会议,会上,企业考虑到品牌的影响,田文华总经理要求已经知道的部门和人员不要再传播了,所以在以后的化验单上就出现了“A物质”或者不写名称只写含量的现象,这也很正常。谁规定的三聚氰胺写成“A物质”?集团公司没有具体规定,可能是分层的实验室或质检部门自己规定的……” Mitbbs.com



问题奶被调转入液态奶,知毒卖毒 Mitbbs.com


作为公司中层管理人员的被告人吴聚生也声称,杭志奇在其后打电话把他叫进办公室,要他将因“非乳蛋白态氮”检测不合格而被加工三厂拒收的原奶转送他处时,杭志奇也仅仅告知他原奶中含的是“A物质”,并表示这个物质属于“非乳蛋白态氮”,对人体有害,但掺杂在液态奶中问题不大。 Mitbbs.com


随后几天,三鹿集团的质检中心研制出了检测三聚氰胺的方法,但为了保密,三鹿集团还委托杭志奇的妻子代买相关设备,并在杭志奇妻子的公司由设备提供方培训三鹿集团员工。 Mitbbs.com


然而,由于当时临近中秋节和国庆节,市场上对于奶制品的需求异常大,田文华说,即使开足马力生产,三鹿集团也无法用不含三聚氰胺的奶换回已销售出去的含三聚氰胺的奶。 Mitbbs.com


在此情况下,8月13日,三鹿集团班子开会时,她拿出一份从新西兰恒天然公司获得的资料(原件是英文,但关键点已经被翻译成中文),这是欧盟关于食品中含三聚氰胺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一个人,按体重来衡量,每公斤每天耐受三聚氰胺的量是0.5毫克,如果将其换算成奶粉,那么,每公斤中含20毫克三聚氰胺不会有影响。王玉良说,他在会议上表达了不同意见,认为欧盟的标准是20毫克的话,为慎重起见,还应该在这个标准上打个5折,于是班子决定,对已经被封存的奶粉,三聚氰胺含量在10毫克以下的予以放行。但到了后来,由于市场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这一标准又被放大到了15毫克。会议还决定:调集三聚氰胺含量20mg/kg左右的产品换回三聚氰胺含量更大的产品,并逐步将含三聚氰胺的产品通过调换撤出市场。Mitbbs.com


经检测和审计,2008年8月2日至9月12日,被告单位三鹿集团共生产含有三聚氰胺婴幼儿奶粉72个批次,总量904.2432吨;销售含有三聚氰胺婴幼儿奶粉69个批次,总量813.737吨,销售金额4756万多元。 Mitbbs.com


“如果不收,我们就将从此丧失这部分奶源”不能不说,三鹿集团出事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恶性竞争。田文华说,蒙牛、伊利等巨头涌进河北省市场以后,奶源市场就越来越紧张了,尤其是从2003年下半年以后,她感觉公司奶源形势日益严峻。 Mitbbs.com


据了解,河北省是产值仅次于内蒙古的奶业大省,然而,由于奶源竞争激烈,恶性抢奶事件频发,导致奶价一直高企不下。河北省食品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第一季度,因为原奶收购价争抢严重,导致今年一季度河北省液体乳及乳制品利润总额同比下降49.02%,全行业64个企业中有23个出现亏损,亏损总额达4471万元。 Mitbbs.com





喝下三鹿奶粉后的患病婴儿Mitbbs.com


而三鹿高管这次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提起公诉,公诉方所提供的一个重要证据就是:在三鹿查出原奶有问题后,仍将原奶收购加工并销售到市场上。 Mitbbs.com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三鹿加工三厂主要生产婴幼儿奶粉,毒奶粉事件出来后,加工三厂加大了对原奶的检测力度,并在随后的检测中检测出多批原奶含三聚氰胺,然而,虽然查出问题后,三鹿加工三厂主要产婴幼儿奶粉拒收了这些奶站提供的原奶,但是,随后,杭志奇却授意吴聚生将这些奶转至其他奶厂。就这样,先是有因“非乳蛋白态氮”检测不合格而被加工三厂拒收的29吨多原奶被转往行唐配送中心和新乐闵镇配送中心,这两个配送中心又先后向保定三鹿、加工二厂和三鹿乐时奶制品公司配送原奶 180.89吨。这些原奶与其他原奶混合后,进入了加工程序,分别生产出原味酸奶、益生菌酸奶、草莓酸酸乳等含有三聚氰胺的液态奶269吨多,且全部铺向市场并且销售完毕。 Mitbbs.com


当被公诉方问及为什么明知这些原奶有问题,三鹿公司仍然要收奶时,杭志奇说,没有办法,竞争实在太厉害了,如果我们不收,我们就将从此丧失这部分奶源。吴聚生也说,如果三鹿拒收,这些原奶仍然会流到别的地方去。 Mitbbs.com


王玉良也说,虽然在8月4日他们就研制出了三聚氰胺的检测方法,但是该设备在各个分公司的配备并不均衡,主要生产婴幼儿奶粉的加工三厂最早配备,其余的地方,对奶源的控制并没有那样严格,同样是基于市场压力大:奶制品销路好,原奶的供应却时时感到紧迫。 Mitbbs.com


吴聚生说,发现问题奶后,三鹿公司采取了“人盯奶厅”的办法,就是每个奶站派驻工作人员进驻,监督产奶、收奶的全过程,以保证质量,公司甚至还直接租赁了几个奶站,以控制奶源。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打的是奥运的招牌,声称是为了奥运考虑要加强食品的监督。然而到了此时,事情已经无法弥补。 Mitbbs.com



沉重的思考 Mitbbs.com


田文华称,8月1日,在她获知三鹿送检的16个批次奶粉样品中有15批次检出三聚氰胺后,于8月2日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向当地政府部门作了汇报。8月29日,她再次以书面报告形式上报市政府。然而,市政府对此事却迟迟未能作出反映。 Mitbbs.com


在今天的庭审中,三鹿集团的辩护人也多次提出,田文华及时向政府部门汇报信息,说明三鹿集团在此事的反应上是迅速的,当地政府部门难辞其咎。据媒体报道,此前,石家庄市一位王姓秘书长说,之所以石家庄市政府向上级迟报信息,以致酿成事态扩大到全国,该市市政府对此事很不敏感,另外更多地考虑了对企业的信任和支持。当时只是向媒体做了一些简单说明。 Mitbbs.com


据了解,三鹿是石家庄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其税收占到了该市财政收入的相当比例,所以当地政府部门在此事的处理出现了问题。 Mitbbs.com


而事实上,企业和政府部门出现的问题也给当地造成了重大损害。12月31日晚,记者从庭审现场回住地途中,正好赶上出租车司机邵松超带着妻儿回家。途中,他告诉记者,他6岁的儿子从1岁半就开始喝三鹿液态奶,“我儿子不爱喝水,就爱喝奶,他每天能喝1公斤奶,而且,他从1岁半就开始这样喝,结果在三鹿出事后,去医院检查,查出了肾积水。” Mitbbs.com


邵松超说,这还是最近几次的检查结果,医院要求他们过10多天以后再去检查。“这些人太邪恶了,连小孩子吃的东西都敢掺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也不知道他们的心是怎么长的。”邵松超的妻子气愤地说。 Mitbbs.com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