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226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VOA: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1-02
更新时间:2009-01-02
浏览:1045次
评论:3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记者: 杜林
华盛顿
Jan 2, 2009


中国三鹿毒奶粉案件审理进行的同时,北京警方采取行动,扣押5名原计划2号举行记者会的毒奶粉受害者家长。12名家长被迫在北京街头召开记者会,宣示家长们的诉求。

三鹿毒奶粉案件在石家庄市审理的同时,北京警察元旦晚间采取行动,扣押了赵连海、杨勇、马红彬、张平和周雄这5名原订2号在北京召开记者会的受害者家长,并将他们带往北京郊区大兴县劳教所。


深圳儿童今年9月在体检前使用三鹿奶瓶
*严寒中苦等放人*

其他受害者家长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5人被关押的劳教所附近的团河会议中心,要求当局放人。家长们从上午等到下午,没有丝毫的音讯。直到美国之音截稿时,他们还冒着严寒苦苦地守候。来自贵州的受害者家长蒋亚林在采访中对美国之音透露说,赵连海等人是元旦晚间临时出门办事就失踪的:

“10点钟出去嘛,然后我们就一直都失去联系了,一直到今天开会的时候才收到赵连海先生的短讯,说让我们到团河会议中心这里来。”

另一名守候的家长兰鹃仙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试图冲进会议中心,但受到保安人员的阻拦,根本冲不进去,只好在门外苦苦守候,可谓饥寒交迫:

“我们想闯进去,闯不过,我们闯不进去。我们进不去,他们也还没出来,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着,我们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马路边上的记者会*

家长们介绍说,他们原订2号下午在北京广安路附近的悍马俱乐部旁边一家酒店的茶楼召开记者会,并通知了记者。谁知赶到时,租用的会议室是“铁将军把门”。蒋亚林说,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马路边上召开了记者会:

“出来以后在马路边开的,就是在悍马俱乐部左手边的马路上。”

兰鹃仙说,虽然有5人被关押,但还是有12名家长向记者们提出了她们的诉求,而且现场的便衣警察没有干涉记者会的进行:

“我们去开成的有12个,有5个被押了,加老赵。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一个说法,能帮我们的孩子建立一个健康档案,成立一个基金会,让孩子以后的治疗有保障。”

*律师批当局不让受害者参与*

与此同时,三鹿毒奶粉案件的审判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进行,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个人委托律师表示,按照检方指控的罪名没有死刑,田文华最多可被判处无期徒刑。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也旁听了审判。他在法庭接受采访时对有关方面拒绝让受害者家长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感到遗憾:

“刑事案件的过程就没有受害者一方参与,这是剥夺了受害者的权利,从法律上来说我们当然有这样的权利参与其中。我们感到很遗憾,不仅是刑事诉讼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连赔偿方案的制定也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这是非常不公正的。”

媒体报道说,尽管22家奶粉生产责任企业同意向受害患儿进行一次性赔偿,也为此成立了受害基金,但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现金赔偿的金额,也没有公布赔偿标准。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指出,受害者完全有权利参与赔偿方案的制定,否则就失去了公正性:

“他这个完全是反过来了,不是让受害者来提诉求,而是他单方面来制定,他说了算,这是非常错误的一种做法。”

陆军还指出,有些媒体透露的赔偿金额如果属实,那么这个额度过低,无法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9-01-06 14:47:26 提到] [FROM: 10.]
毒奶粉受害婴儿父母记者会引起中外震惊



新年期间,德语媒体中有关中国的报道较少,但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三鹿集团毒奶粉一案及中国官方阻挠毒奶粉受害婴儿的父母举行记者会一事引起了此间新闻界的关注。世界报关注中国庆祝60周年时将延长外国新闻采访规定。德国之声摘译如下。

"三聚氰胺丑闻在中国和外国引起了震惊,它不仅暴露了中国在消费者保护方面的巨大漏洞和公众监督的缺乏,也反映了许多商家不负责任的做法,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是最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飞跃的特征。

"法庭审理只允许挑选出的中国媒体出席旁听,被告的辩护人是谁,律师们如何辩护,均不为人知。……对这样棘手的案子,法官不能严格按法律做出判决、司法人员也不能独立做出决定,这是中国司法的特点。相反,党组织的一个委员会将定定夺如何判决。不能排除共产党杀一儆百、判处三鹿集团总裁田文华死刑的可能性,但她认罪的态度也许可以使她得到从宽判刑的处理。

"为了防止中国政府的声誉再次受到损害,当局继续控制有关掺假牛奶后果问题的报道。许多中国人认为,牛奶丑闻表明,由干部和企业结为团伙、共同腐败的中国社会已经深陷困境。"

曼海姆晨报认为,受害婴儿的父母要面向公众讨回公道,这出乎当局预料。对法庭审理三鹿毒奶粉一案,该报接着写道:

"甚至在法庭在对贪婪追求利润的企业进行审理时,中国的国家也要把一切牢牢控制在手中。对待牛奶掺假问题的这种做法反映了中国对丑闻的信息政策,即禁止它们报道这类禁忌话题。那些梦想通过奥运改变中国基本路线的人至今什么都没有耽误,这样的梦可以继续做下去。"

世界报报道说,在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中国将兑现一项诺言:延长奥运期间放宽外国记者在中国采访的规定,外国记者可以享有更多的自由:

"就外国记者抱怨他们在下面省市工作时受到阻挠的说法,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回答说,许多官员还需要学习如何与记者打交道,一些地方干部害怕媒体。他宣布,今年记者又可以前往西藏,但他又表示,自治区地方政府可以在自己有关规定的基础上对记者的采访做出决定。

"自去年三月西藏动乱以来,中国安全部门只允许少数记者前往拉萨和西藏其它地区。即使在北京,记者往往也很难开展工作。例如直到今天,当局仍然阻止记者会晤被判刑三年半的民权人士胡佳的妻子。"

□ 德国之声


 
2   [dokknife 于 2009-01-04 16:02:41 提到] [FROM: 10.]
中国的食品安全与美中合作 记者: 袁野
华盛顿
Jan 4, 2009


和2006年以及2007年相比,2008年中国的食品和产品安全事件在数量上有所下降,但仍在中国国内和海外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专家说,中国产品安全问题屡禁不止,除了暴露出管理体制的缺陷外,也说明中国不仅需要从内部作出改善,同时需要来自国际的监督和合作。

*毒奶事件食品安全再受关注*

2008年的最后一天,中国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等四位高管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提起公诉。至此,中国最严重的一起食品产品安全案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毒奶事件不仅把“三聚氰胺”从一个生涩难懂的化学名词变成中国消费者闻之色变的常用语,同时也把中国最弱小、最无辜的人群--婴幼儿变成问题食品的最新受害者。

2008年9月,一连串的婴儿因食用奶粉患上肾结石的报导陆续在中国媒体中出现,三鹿奶粉成为众矢之的。已经在担心毒米、毒油、毒蔬菜、毒海鲜等各种问题食品的中国消费者不得不再次以极为苦涩的方式上了一堂化学课:牛奶中加入三聚氰胺可以使其在检测过程中显示出更高的蛋白质含量。

三鹿毒奶粉披露后,包括伊利、蒙牛、光明等著名品牌的总共22家491批次的奶制品也陆续检测出三聚氰胺。截至2008年底,毒奶粉在中国已经造成将近30万名儿童患病,并导致至少四名儿童死亡。

毒奶粉海外扩散不仅彻底打乱了中国奶制品行业,同时也沿着供应链向其它产品辐射,并波及海外市场。大白兔奶糖、亨氏米粉、必胜客奶酪粉、吉百利巧克力、士力架糖果等很多中外著名食品品牌先后检测出三聚氰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9月发布公告,禁止中国制造的奶粉在境内出售,同时警告说,部分受污染的奶粉可能已经非法流入市场,供应给华人消费者。截至年末,总共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禁止进口或宣布召回中国生产的奶制品。

和2006年以及2007年的被频繁禁止和召回的宠物食品、含铅玩具、毒牙膏、缺陷轮胎等各种问题产品相比,2008年中国产品安全在中国国内和海外均产生重大后果的食品和产品安全问题在数量上有所下降。比较突出的只有2008年年初的输日“毒饺子事件”和下半年的“毒奶粉事件”。

*管理机构存在缺陷?*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研究员方国栋说,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在食品和产品安全管理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问题仍然层出不穷,这体现出管理机构设置方面存在缺陷。

他说:“比如说,中国政府里面究竟由哪一个部门来主要牵头来管理食品安全的问题呢?到底是卫生部、商业部、还是一些其它食品和卫生有关的监管机构?我觉得这个问题,大概中国高层还在进一步的磋商当中。”

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牵涉的三鹿、蒙牛、伊利等企业的产品都享有“国家免检”产品的称号。而作为一种制度设计,“国家免检”在执行过程中难免成为暗箱操作和滋生腐败的温床。9月18日,中国质检总局发布公告,废止了实施8年之久的免检制度。9月底,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需要国际监督合作*

在经历了毒奶粉风波之后,中国政府在12月中旬正式宣布禁止十七种违法添加剂。卫生部发布的非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名单中包括中国百姓所熟悉的吊白块、苏丹红等。三聚氰胺也榜上有名。

舆论认为,中国的食品和产品安全问题屡禁不止,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常态。其中的原因包括商贩利欲熏心、企业诚信淡薄、政府监管乏力、媒体监督缺失等多种因素。

美国西东大学管理系主任尹尊声说,接连不断的食品安全事故表明,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来自国内的改善,同时也需要国际社会的监督和合作。

“增加国际透明度,增加国际合作,对于中国食品和其它产品的安全和质量来说都有很大帮助。这一点和外国政府和比较成熟的企业对中国的压力和合作都有很大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这是中国因祸得福。中国公民的生活质量在因此得到改进,中国企业的信誉也正是在这种不断的危机中走向成熟。”

*美中加强合作*

在12月初进行的第五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上,食品和产品安全继前两次对话后再度成为焦点议题。双方在重申了要加强合作、改善信息共享、组织技术培训之外,还首次把“共同应对突发事件”列入合作范畴。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11月宣布,在中国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办公室,希望从源头保护美国消费者的食品和产品安全。这也是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首次设立海外办公室。该局的食品安全问题专家方国栋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外国食品当中,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检测比例仅为1%,进入实验室检测的进口食品比例不足0.5%。方国栋说,在帮助中国提高产品质量问题上,外界应该对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华设立办公室保持一种合理的预期。

他说:“我觉得更多的是增加和中国的合作,使中国最为美国很大的进口国在进出口环节杜绝一些问题。但如果参与每个细节的监督和管理,我觉得这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在应对来自中国的问题产品方面,美国在2008年也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8月中旬,布什总统签署了《消费品安全改进法案》,授予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更多职责,确保消费品,尤其是儿童产品的安全性。该法案对儿童产品的铅含量提出严格要求,并规定进口美国的儿童产品必须经过第三方测试。业内人士说,对于已经占据美国80%的儿童用品市场的中国企业来说,这个法案大大提高了市场准入门槛。

 
3   [dokknife 于 2009-01-04 16:01:29 提到] [FROM: 10.]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获释 透露内情 记者: 杜林
华盛顿
Jan 3, 2009


中国当局释放了被扣押一天的五名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并同意与他们展开对话。“结石宝宝”之家论坛发起人赵连海说,民众的声音无法阻挡。


9月里石家庄人带孩子体检
*绝食抗议*

5名被扣押家长的代表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说,当局是2号晚间将他们从北京团河农场劳教所会议中心释放的,当时“天已经很黑了”。他之前对当局的拘押行为表示了抗议,要求恢复人身自由。他本人也开始绝食,抗议当局的无理扣押行为,要求立即放人:

“要立刻恢复我们的人身自由,要无条件地将我们释放,如果不无条件地将我释放,我的绝食将是无限期地进行。”

赵连海等5人虽然没有参加其他受害者家长1月2号在北京街头举行的记者会,但对记者会在艰难的情况下,依然能向外界传达受害者家人的心声而感到欣慰,因为“民众的心声无法阻挡”。他同时对有关方面对记者会进行重重阻挠表示遗憾:

“我们的这个发布会是一个非常善意的发布会。即便这样善意的发布会(当局)仍然是以多种的方式来干涉我们,干预我们,只能感到很遗憾。但是昨天这个发布会还是进行了,民众的声音是无法阻挡的,即便是在马路边,也是无法阻挡的。”

*他人救援 挨冻一天*

5名家长被释放之前,其他闻讯赶到的家长在劳教所团河会议中心外面冒着严寒,苦苦守候了一天。赵连海要求警方妥善对待这些家长,结果直到放人前10分钟,警察才允许外面的家长们进入会议中心避寒。来自广西的受害者家长兰鹃仙透露说,她们进入会议中心后没有受到虐待,只是赶紧使用洗手间。来北京的任务基本完成之后,不少家长今天踏上了返乡之路:

“没有发生什么,一切都很好。现在我已经上了火车啦。”

*防民之口 将人带走*

赵连海证实,他们5人确实是在元旦晚间出门办事时被警方拘留的,而且是他本人所在的北京大兴区的警察。警方虽然没有解释拘留的理由,但是5人都相信,是当局不希望他们在2号举行记者会,向外界披露受害者家长们的要求:

“1号的晚上,大约有10点多吧,我们就说出去做这些工作,也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突然被两辆警察拦截了,然后就给我们带到了团河劳教所的会议中心。”

*沉默阶段和对话机制*

赵连海同时透露,当局2号派出代表,同他们5人进行了谈话。双方同意,元月4到15号是有关赔偿方案的推行阶段。在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家人不得对赔偿方案公开表示反对。当局承诺元月15号以后同受害者家长们建立对话沟通机制,听取家长们提出的要求:

“我们希望政府帮助我们去协调这些事情,即便不协调,我们希望政府不要再过多地干涉我们。我们保留我们的反对意见。在15号以后,我们希望他们遵守他们的承诺,尽快地、主动地、积极地与我们进行沟通。”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代理律师许志永称赞当局的对话承诺是个积极的进展,有助于受害者家长就赔偿方案提出参与和索赔的要求,应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下一步就看政府是否遵守诺言了:

“至于对话参与机制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进步。我希望能够真正开展对话,妥善解决这个事情。”

*赔偿,还是施舍?*

星期五,三鹿毒奶粉案件的审判正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进行,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旁听了审判。他星期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有关方面拒绝让受害者家长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感到遗憾。

中国官方媒体说,22家奶粉生产责任企业将向受害者赔偿1亿6千万美元。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认为,如果媒体透露的赔偿金额如果属实,那么这个额度过低,无法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代理律师许志永批评有关方面制定赔偿方案时不征求受害者家人的意见是完全错误的,让人感到这不像是赔偿,好像是施舍一般。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