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0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三鹿造假过程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12-27
更新时间:2008-12-27
浏览:912次
评论:3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图文)三鹿奶粉案疑犯 全面透露造假过程
燕赵都市报 2008-12-26 19:14:35

  12月26日上午8时,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两名制售含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者被检察机关指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同日,无极、赵县、行唐法院也分别开庭审理四名销售商,他们因被查出向原奶中添加含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销售给三鹿集团,受到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的指控。

  “蛋白粉”制造秘密

  40岁的曲周县农民张玉军被指控制造和销售“蛋白粉”。庭审中透露,2007年初,张玉军获知制造“蛋白粉”可以获高额利润,遂开始进行试验。他先是用尿素,后又用三聚氰胺废料加入葡萄糖,均因颜色不好、有沉淀而告失败。去年7月,在曲周县河南疃镇第二疃村,张玉军利用纯三聚氰胺和麦芽糊精为原料,终于研制出专供在原奶中添加、以提高原奶蛋白检测含量的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两个月后,为规避查处,张玉军将生产场所转移至济南市市中区党家庄村,购买了生产工具,雇佣工人大批量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此后的10个月间,张玉军累计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 ”)775.6吨,并以每吨8000元至12000元不等的价格销售给其他销售商,累计销售600余吨,销售金额达到6832120元。

  在这个过程中,张玉军为逃避追查,化名“张海涛”进行交易,他的一个重要下线就是同庭受审的张彦章。

  “销售大王”张彦章

  当法警把张彦章押上法庭时,在旁听席上,他24岁的妻子紧张地挺直了身子,泪水盈眶。她告诉记者,丈夫以前做过服装等很多销售工作,推销得都很好,没想到最后推销了这个东西。她说,他们刚刚结婚一年多,儿子才7个月。

  张彦章是张玉军的曲周老乡,对高额利润的共同追求把他们牵在一起。在张玉军制造“蛋白粉”成功之后,第一个做推销的就是张彦章。他把张玉军这些 “蛋白粉”称作“植物蛋白粉”,说含蛋白质95%,品质好,销路也好,在每吨加价500元至2000元后,他将它们销售给高俊杰(另案处理)、薛建忠(另案处理)、赵怀玉(另案处理)、黄瑞康(另案处理)、裴建柱(另案处理)等下线,累计销售230余吨,销售金额3481840元。

  指控与辩护:是否知情

  公诉机关指控:张玉军和张彦章在明知三聚氰胺是化工产品,人不能食用,人一旦食用必然会对身体健康、生命安全造成严重损害的情况下,通过其他经销商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分销到石家庄、唐山、邢台、张家口等地的奶厅(站),被某些奶厅(站)经营者添加到原奶中,销售给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奶制品生产企业。三鹿集团等奶制品生产企业使用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的原奶生产的婴幼儿奶粉等奶制品流入全国市场后,对广大消费者特别是婴幼儿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影响。国家投入巨额资金用于患病婴幼儿的检查和医疗救治,众多奶制品企业和奶农的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经济损失巨大。

  按照刑法规定,公诉机关指定的罪名如果成立,他们的刑事责任将是10年以上。

  张玉军聘请了河北著名刑辩律师张金龙为自己做辩护。张金龙力辩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个罪名不合适。他提出,张玉军确实犯罪了,但主观上并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客观上,也与此罪名不具有相当性。张金龙律师提出,张玉军生产的“蛋白粉”只有15%进入石家庄周边,并流入三鹿。因此,他认为公诉机关认定的危害后果与张玉军应承担的责任不相对应。

  张彦章的辩护律师也做了相似辩护,张彦章为自己辩解说,在销售时并不知道这些“蛋白粉”是有害的。

  他们对生产和销售的数量以及危害性都没有做辩解。

  最后陈述中,张玉军和张彦章都表示忏悔,张玉军对法庭说,他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庭审进行了6个小时。法庭将择日宣判。

  另外,据了解,三鹿问题奶粉刑事系列的其他案件将陆续在近日内开庭审理。

  无极、赵县、行唐三地同审问题奶粉案

  12月26日,三起涉嫌向原奶中添加含三聚氰胺混合物销售给三鹿集团的案件分别在无极、赵县和行唐县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上述三案被告人犯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

  张合社、张太珍案

  张合社、张太珍案在无极县法院开庭。检察机关指控:2008年1月,张合社、张太珍在无极县东侯坊乡东朱村村北收牛奶站购买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 蛋白粉”)3袋共计60公斤。2008年2月至8月间,他们在明知该混合物为非食品原料、人不能食用的情况下,将该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约 35公斤添加到其收购的约70吨原牛奶中,销售给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金额约175000元。

  杨京敏案

  赵州银海奶牛养殖小区负责人杨京敏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在赵县法院受审。据指控,2008年5月至7月间,杨京敏从栾城县安利食品添加门市部苏守彪(另案处理)处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2袋共40公斤,在明知有害的情况下,将24公斤混合物添加到其收购的约40吨原牛奶中,销售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金额约9.6万余元。

  谷国平案

  谷国平案在行唐法院开庭。检察机关指控:2008年3月,谷国平开办奶厅。2008年4月,谷国平购买了含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20 公斤。2008年4月至8月间,谷国平将该混合物累计16.7公斤添加到约120吨原牛奶中,销售到石家庄市三鹿太行乳业有限公司行唐奶源配送中心,销售金额约24万元。

  几起制售添加“蛋白粉”案件回放

  案件1:我省非法制售“蛋白粉”最大源头被警方铲除

  记者从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获悉,我省警方经过艰苦奋战,10月4日在邯郸市抓获了涉嫌非法制售含有三聚氰胺的“蛋白粉”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犯罪嫌疑人张玉军,成功铲除了非法制售含有三聚氰胺“蛋白粉”的最大源头。警方初步查明,从2007年9月至今年8月,张玉军在其地下窝点总共生产“ 蛋白粉 ”600多吨,非法获利约50多万元。

  警方围绕“三鹿奶粉”事件中三聚氰胺的非法生产、销售等环节加大工作力度。在犯罪嫌疑人张玉军落网后,顺藤摸瓜,至10月8日,相继在保定、唐山、张家口、邢台等地将这一犯罪网络的8名“下线”人员抓获归案,并依法采取了强制措施。

  案件2:从17家奶厅场站获取铁证

  三鹿牌奶粉事件发生后,警方经过对石家庄区域约300余户牧场、养殖小区、奶厅站进行调查,发现有41户涉嫌在原奶中掺加三聚氰胺,涉及13个县市。经进一步侦查,警方在17家奶厅场站获取了向原奶中添加三聚氰胺的确凿证据。

  犯罪嫌疑人耿某将三聚氰胺、麦芽糊精、脂肪油、柠檬酸钠等四种物质混合,加50公斤温水搅拌成糊状,加入一吨奶中。犯罪嫌疑人赵某自今年4、5 月份至8月份,先后购买每袋重20公斤的三聚氰胺4袋,多次掺加在该公司生产的牛奶中,供应给三鹿集团。犯罪嫌疑人马某从2007年11月开始,先后购买了200公斤左右含有三聚氰胺成分的非食用化学物质,分多次掺加在收购的鲜奶中,销售给三鹿集团。

  案件3:警方摧毁蛋白粉产销链条

  9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高俊杰、肖玉和其他相关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一个涉嫌非法生产、销售、经营、向原奶中添加三聚氰胺的犯罪链条被警方彻底摧毁,缴获6吨剩余“蛋白粉”。

  高俊杰,男,32岁,原籍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现住河北省正定县。肖玉,女,32岁,河北省正定县正定镇人。警方查明,2007年下半年以来,为了牟取暴利,高俊杰、肖玉夫妻二人在正定的一家地下工厂内,非法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蛋白粉”达70余吨,大都销售给了牛奶养殖小区及奶站、场、厅的不法经营者,案发时,警方在其地下工厂内缴获了剩余的6吨“蛋白粉”。

  案件4:“蛋白粉”销售店主投案自首

  9月18日上午,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史贵中向新闻媒体通报:警方摧毁了一个涉及多人的松散型非法购销使用三聚氰胺的违法犯罪体系,并将其中多数成员抓获,部分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史贵中说,17日,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对一重要犯罪嫌疑人薛建忠进行通缉。

  三鹿奶粉事件曝光之后,做贼心虚的薛建忠胆战心惊。9月11晚,他从电视中看到全部召回奶粉的新闻,感到问题严重,连夜从行唐逃到正定一个储煤场躲藏。

  在正定躲藏一夜后,次日凌晨,他又忐忑不安地折到石家庄探听风声,然后又逃至新乐等地。因害怕受到公安机关追捕,他不敢走大路,也不敢住店。9月21日晚,他逃到新乐和行唐的交界处时,正遇下雨,走投无路之下,于22日凌晨到行唐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9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薛建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12-27 23:58:15 提到] [FROM: 10.]
三鹿等22家企业将对30万患儿一次性赔偿

(2008-12-27 5.00pm)


  (北京讯)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重大食品安全事故发生的三个多月后,中国媒体报道,三鹿等22家将对受影响、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不过,截至目前为止,报道并没有透露对个别患儿赔偿的数目,以及参与这次赔偿22家企业的名称。

  新华网报道,从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获悉,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22家责任企业愿意向患儿主动赔偿,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

  据医学专家指出,患儿治愈后发生后遗症的可能性极小,但本着对患儿高度负责的精神,22家企业还共同出资建立了医疗赔偿基金,患儿今后一旦出现相关后遗症,发生的医疗费由该基金给予报销。

  22家企业愿通过主动承担赔偿责任,以取得患儿家庭和社会的谅解。目前,赔偿资金已全部筹集到位,近日将通过多种渠道发放到患儿监护人手中。

《联合早报网
 
2   [USMedEdu 于 2008-12-27 09:05:11 提到] [FROM: 10.]
传田文华跳楼自杀未遂 威胁要"挤破脓包"(图) 中评社

  中评社香港12月27日电/原三鹿掌门田文华将于12月31日上午8时在河北省石家庄中级法院大审判庭受审,得知消息的媒体蜂拥赶到石家庄,但据知旁听审讯须持旁听证出席,目前是一证难求。有消息指,田文华在看守所内曾跳楼自杀未遂,还有消息称田文华坚持说自己对三聚氰胺事件毫不知情,还威胁政府要把“ 脓包”挤破。

  《大公报》报道,三鹿集团从一家街道小厂发展成为中国奶粉业巨头,田文华居功至伟,这也为她带来了数不尽的荣誉,她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女企业家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待遇。此外,她还曾担任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不过,她的家长制作风也为三鹿的危机埋下伏笔。一位三鹿的中层主管说,田文华在三鹿集团就像“女皇”一样,大事小事全得她说了算。田文华也曾在多数场合说过“我就是三鹿、三鹿就是我 ”、“以厂为家,以家为厂”之类的豪言壮语。
田文华(右)

  三鹿出事前,田文华已经为原是石家庄某个街道办事处主任的女婿办了手续,安排他在自己退休以后接班出任三鹿集团的董事长。三鹿事件东窗事发后,检查组组长周强也曾表示,田文华一方面坚持说自己(对奶粉中掺三聚氰胺的情况)不知情,一面威胁政府说:“如果你们拿我开刀,我就把这个脓包挤破,我要向全世界报道问题。”

  田文华生于1942年,1966年8月毕业于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1968年开始从事奶业工作至今,先后担任石家庄市牛奶厂副厂长,石家庄乳业公司党总支书记、党委书记、总经理等职务。毒奶事件后,今年9月18日,石家庄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决定,罢免田文华河北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职务。三鹿集团董事罢免了田文华担任的董事长职务,并解聘其总经理职务。
 
3   [USMedEdu 于 2008-12-27 09:03:15 提到] [FROM: 10.]
三鹿事件首案庭审直击:"毒枭"、忏悔与眼泪(图) 中新网

二十六日,三鹿问题奶粉事件系列刑案在河北开庭,六名“毒老大”分别在石家庄中级法院和无极、赵县、行唐县法院首批受审。

记者在石家庄中级法院旁听了对犯罪嫌疑人张玉军、张彦章案件长达六小时的审理。

  由于二张被视为三鹿事件最大“元凶”,首审引起此间媒体高度关注。一大早,已有大批媒体守候在法院门口。记者在现场看到,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多名警员现场维持秩序、审查证件,明示严禁将手机、相机等设备带入法庭。由于不同于一般案件,所有进入法庭人员均要通过安检关。

  上午八点,张玉军、张彦章涉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开庭,在对嫌犯首先进行身份确认后,石家庄市检察院对其进行了公诉指控。

  公诉人指控,张玉军在河北省曲周县河南疃镇第二疃村,研制出专供在原奶中添加、以提高原奶蛋白检测含量的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后转至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党家庄村,加工生产。二00七年十月至二00八年八月,张累计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七百七十五点六吨,并以每吨八千元至一万两千元人民币不等的价格销售给被告人张彦章等人,累计销售六百余吨,销售金额六百八十余万元。

  12月26日,曾引起中国乳业“地震”的三鹿系列案在河北省陆续开庭。当日,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张彦章、张玉军非法制售三聚氰胺一案。二人因被视为三鹿问题奶粉事件的最大“源凶”而备受关注。图为庭审结束后警车押解两名“毒老大”离开法庭。法庭将择日宣判。中新社发翟羽佳 摄

  而被告人张彦章在明知张玉军生产的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属“三无”产品、人不能食用的情况下,二00七年七月至二00八年八月,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每吨加价五百元至两千元进行销售,累计销售二百三十余吨,销售金额超过三百四十余万元。

  在进行了证据指正等一系列司法程序后,控辩双方针对案件的定性进行了激烈辩论。

  记者留意到,两嫌疑人始终神色凝重。张彦章当庭表示:“如果能以自己的生命换回受害婴儿的生命,我宁愿去死。”张玉军也希望给他一个悔过的机会,以回报社会。

  庭审中,嫌犯家人均悉心聆听。庭审间隙记者看到,张彦章家人与律师沟通期间不停拭泪,心情十分低落。

  庭审结束,张彦章的姐姐抱着张七个月大的孩子一直守候法院外,焦急地等待消息。她告诉中新社记者,自从九月份案发以来,弟弟一直羁押在看守所,家人都在等待最终的判决。

  此案从上午八点一直审理至下午两点,中间仅休庭十分钟,持续六个小时。法院表示,案件将择日宣判。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