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415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doublehelix: 中医(药) 与西医(药) 漫谈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10-01
更新时间:2008-10-01
浏览:2272次
评论:4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医(药) 与西医(药) 漫谈

作者:doublehelix


近来看到网上及新闻媒体上有大量的有关中医西医之争,作为一名研究药物药理学的科技工作者,总觉着有必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认为有义务写出自己的观点供大家参考,特别是供老百姓参考,以期达到一定的指导作用。首先我想表明本人毕业于国内一个较有名气的药学学府,本科学习的是中药药理 (有幸成为我国的第一届中药药理学专业毕业生,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后来读了药理学博士,现在美国一家制药公司从事药物研发(西药)工作。中药药理,顾名思义就是研究中药的作用原理,也就是用现代医学科学原理来解释及进一步发展中药。因此我们本科五年一半时间学习中医(药) 理论,一半时间学习西医(药) 理论及实践,课程还是相当紧张的。实话说,虽然当时学习中医(药) 基础理论也没有偷懒,老师也很用心教,但感觉自己对中医药理论及实践还是门外汉,学过后似乎都还给了老师。西医理论因为系统性强,今后的实践中应用也多,掌握的较好。但并不是说我的中医药学的不好或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正是因为我两方面都有涉猎,我的观点应有一定的价值。相反,一些真正的中医大家,观点却可能有所偏颇,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或者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之嫌。

下面我想重点阐述一下我对中西医(药)的认识。正确的讲,中医(药) 指的是我国的传统医药,西医药指的是现代医药。

首先,无论西医还是中医,都仅仅是人们诊断及治疗疾病的手段。老人家说的好,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因此,无论中医西医,只要在诊断治疗疾病的实践中证明是有效的,就有存在的合理性。真正的医学,如果能够治病救人,是应该没有中西之分。但是,是否真正的医学,这需要科学及专业的判断,切忌迷信,盲目,武断,坐井观天。

其次,继承及发展问题。其实这是现代医学区别于中医的最大的地方。现代医学之所以这么发达,是因为它可以吸收现代数学,物理学,化学,及生物学的一切进展。例如历史上显微镜及核磁成像技术的运用,现代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的应用,使得医学技术获得了突破性的进步。另外,由于它的系统性,理论性强,现代医学的进步可以累积,前人的进步是后人的阶梯,后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稍微的进步产生的威力有时是巨大的。例如前人发现了胰岛素及脱氧核糖核酸的双螺旋结构,后人已不必再为糖尿病特别是I型糖尿病的病理及治疗或脱氧核糖核酸的结构大费脑筋。青霉素的问世开辟了抗菌素治疗的新时代,在此基础上的各类现代抗生素使得人们告别了惧怕细菌感染的时代。当代生物信息学的发展及大量基因序列的测定,使得人们非常容易得从细菌或植物的基因序列推断出人类具有同等或相似功能的基因的序列 (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万物同源的进化论,可另文讨论)。如果人们想了解更多的情况,可以去看一下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或美国拉什克奖 (Lasker Awards) 的获奖历史,每一个获奖者的成就代表了医学生物学上的最大突破,如果把现代医学比作一个枝繁叶茂的大树,这些成就及一些虽没获奖但依旧杰出的成就将代表树的枝干,一般的科学研究的成果代表枝叶,而这棵大树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生长。因此,受现代科学培训的一般的医生及科学家,他(她) 的学识水平应远高于其前一辈最优秀的医生及科学家。相反,中医及所有的传统医学在这方面却有麻烦。中医的许多理论类似于玄学,如阴阳五行,寒证热证等,难于传承。在诊治疾病的实践中更是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搭脉,看舌苔等,师傅难教,徒弟也难学,弟子高于师傅的情况不多见。因此可以讲,当代最优秀的中医学泰斗的水平可能比不了几百或千年前的古人中医大家。再来讲一下中药及西药。中医里讲的中药一般是复方,一味药方包含几种至数十种药材,辨证下药,例如活血化淤,滋阴补气等等,无法用科学的语言表达。化学成分可以讲是成千上万,不可能分辨出是哪一种或几种成分起作用。也许有人说我们不需要将有效成分或药理作用搞清楚,只要有效就好。本人十分赞同这种观点,但是如果用现代科学的标准来衡量这些药物的疗效,我看大部分不会过关,疗效不确切,因为大部分中药(包括复方) 没有经过科学的临床验证(双盲,重复,统计差异) 。可能有的中成药治疗有些疾病确有疗效,如速效救心丸,云南白药,六味地黄丸等等,但这些中成药的机理不明,阻碍了进一步的发展,而且疗效不如西药确切。而反过来,西药的成分单一明确,药理作用及靶点清晰,每一种药物的面世都经历了严格的评价,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不断推陈出新。

第三,中医(药) 与西医(药)地位问题。我认为首先应平等对待。两者都是人们诊治疾病的手段。现代医学是既发达又落后,发达到可以克隆人类,消灭了许许多多不可一世的疾病;落后到连小小的病毒及感冒也对付不了,在威胁人类健康的许多疾病如癌症,心血管病,糖尿病,关节炎,失眠症,甚至肥胖面前皆束手无策。美国的药品销售每年是大约4000亿美金,但是大多数药物 (除了抗菌素及激素替代疗法外) 治疗疾病仅仅是提供了一种治疗手段(treatment) ,而不是治愈(cure) 。但是,不可否认,这些治疗手段很多情况下非常有效,许多癌症(特别未转移到生命器官的癌症)已经可以治愈或预防(如MERCK的最新产品子宫颈癌疫苗 Gardasil有效率达100%),因此癌症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贻务诊断及治疗;再例如,如果二十年或十年前有人患了艾滋病,必死无疑,但现代药物提供的治疗已可以完全控制病情,死亡率大大下降;有史以来年销售额最高的降血脂(胆固醇) 药物Liptor (2006年销售额达130亿美金) 可大大降低心脏病(特别是心肌梗塞) 的危险性。此类例子,不胜枚举。现代的药物已不仅仅是治病救人,而是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如果中医(药) 也能提供这样的有效治疗手段,我们还是应该欢欣鼓舞的。其中一个例子是针灸,它在治疗慢性疼痛上面还是独树一帜的。美国这个社会是典型的实用主义社会,它具有接纳包容外来事物的优点,因此针灸在美国的市场越来越广泛。

第四,药物监管机构,舆论导向及科学界的态度问题。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进化论的问世。我想中国人特别是科学界的人几乎没有人不相信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本人也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理论。但是我一直认为它的伟大之处不仅仅在于解释了物种的起源及进化,它的伟大之处在于解放思想。它把人们从神创论的桎锆中解放出来,激励更多的优秀人才去思考自然的本来面目,这样才有了现代遗传学的萌芽,在此基础上催生了现代医学及分子生物学的进展。希望在我们的国家真正懂科学,可以独立思考的科学家在引导药物监管及舆论导向。我的基本观点是推崇现代医学,希望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现代医学研究及实践,不希望这些优秀人才浪费宝贵的时间去研究中医的玄学;另外,不希望国家投资于巨大的人力物力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例如中西医结合,我敢打赌说大部分此类研究到最后都走向了纯粹的现代医学研究。但是,如果你确实对它(中医)感兴趣,把它当作毕生的追求,倒也无妨。其实,现代医学研究也有许许多多的死胡同,许多所谓的专家教授毕生研究的东西到最后是一堆垃圾。但是,现代的医学研究特别是药物的开发是受监管最多最大的人类活动,至少在美国如此。美国每一种新药的问世平均需要十年时间,花费数十亿美金,最后运往美国医药管理局(FDA)的资料往往装满一卡车。医药诊治的有效及安全性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不应该允许无效的,贻务治疗的,甚至是有害的医疗方法或药物在市场上。在这个问题上,普通老百姓与医学专业人员的信息不对称是非常明显的,国家及社会需要有效的监管机构及政策来调节。

第五,我这篇文章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能有益于普通老百姓,也就是当你或你的亲人不幸需要就医该怎么办。中医(药)还是西医(药)?在这个问题上,毫无疑问是首先应该选择西医(药) ,应该利用现代医学的手段明确诊断,一般来说,病情诊断明确后,西医(药) 的治疗方法往往是标准的,有例可寻的,可以预后的,只是对老百姓而言有一个去哪个医院以及治疗费用问题,但是至少病人及家属是可以选择的。中医(药) 应是现代医学的有效补充,当现代医学束手无策或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时,可选择看中医。切不可本末倒置。在这里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一个是乙肝问题,我国有多于一亿人乙肝表面抗原阳性,其中大部分人是健康带菌者(也就是说感染了乙肝病毒但不发病) ,但仍有一两千万人会患病(病毒复制猖獗后造成肝损伤) ,病毒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大量复制后引起的反复肝损伤会导致肝硬化及癌变。因此,非常明确,抑制杀灭病毒是对付此类疾病的最有效手段。因为在美国及西方社会乙肝疫苗的早期有效应用,感染人群已控制在0.1%以下,开发此类药物变得无利可图,制药公司并不积极。但是,一些本来治疗艾滋病的药物用于病毒性肝炎的治疗上取得了显著疗效(因为同是抗病毒) 。但是,中医在治疗乙肝的问题上疗效不确定,可以讲没有任何的方剂比现代抗病毒药物更有效,相反,许许多多的方子可能会加重肝脏负担(因为成分众多而且不清楚),使病情加重。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有病乱投医,应重点考虑西医,但是,药费负担过重可能是个问题。另一是不孕症,现代医学对于人类的生殖生理学已经了解得非常清晰,可以讲有众多的非常有效的手段治疗不孕症,不必也不应该首先寻求中医。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已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希望人们能以科技知识来武装自己,树立独立思考的能力,杜绝愚昧与偏见,愚昧与偏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它的存在。中医与西医并不是对立的,我们应该吸收人类积累下来的所有优秀成果,但是健康的社会应该有能力去辨别精华与糟粕的差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4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10-07 12:27:48 提到] [FROM: 10.]
黑心八宝散 汞量超400倍

  罗文明/台北报导

  八宝牛黄散是国人常用的“育婴秘方”,当宝宝哭闹、不舒服时,喂食八宝
散是常用方式。但消基会最近对大台北地区部分中药行进行抽样检测发现,八宝
牛黄散内含过量的铅、汞等重金属问题并未改善,婴儿服用可能产生急性或慢性
中毒,轻则体重减轻,智力或身体受损,重则会因此命丧黄泉,简直是黑心货。

  民国72年发生婴儿吃八宝牛黄散意外死亡事件发生后,婴儿中毒案件仍然层
出不穷。消基会于民国80年与行政院卫生署药物食品检验局合作,接受消费者委
托检验市售八宝牛黄散,结果发现,许多市售八宝牛黄散含有重金属(铅、铜、
镉),其含量超过卫生署规定“中药之总重金属含量不得高于100ppm(1ppm为百万
分之一)”的上限。

  事隔多年,最近消基会到大台北地区再针对市售八宝牛黄散进行抽验,结果
有样品其含汞量竟是超过4万ppm之谱!

  在铅含量部分,结果结果不合格的样品为:长春堂参药行、大元参药行和益
安堂参药行。消基会指出,中药方剂铅的主要来源,系药材受到环境污染,或是
以铅丹(黄丹)为药材,来调配药剂。由于重金属“铅”对人体的危害甚大,自民
国80年起,卫生署已明令禁止使用铅丹做为中药药材。

  而汞含量不合格的样品为:裕荣参药行、陈庆安国药号等10家。消基会指出,
中药方剂中,汞的主要来源为朱砂。朱砂又名辰砂,主要成分为硫化汞,其药理
作用有镇静、安神及解毒等功效。自古需以炮制过程,将朱砂原有的毒性与刺激
性减低,但飞泡过程中,若炮制不完全,容易导致汞中毒。日本厚生省早根据临
床实验结果,发现朱砂不具疗效,因此将其自日本汉方中排除。国内则因服用含
有朱砂的中药而导致慢性汞中毒的案例增多,所以,卫生署已禁止药商使用朱砂
调制口服药品。

  由于卫生署并无制定中药方剂单一重金属的含量限制,而是以100ppm做为中
药方剂中的总重金属含量为上限,因此,消基会将此次将每件样品个别测出的铅
及汞含量加总,结果发现,裕荣参药行、陈庆安国药号等10家中药行均超过重金
属限量标准。
 
2   [dokknife 于 2008-10-06 13:01:47 提到] [FROM: 10.]
常用中成药的真相——板蓝根颗粒

·方舟子·

【标明的成分】

板蓝根。

【声称的功效】

清热解毒,凉血利咽。用于防治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流行性乙型脑炎、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扁桃体炎、慢性喉炎、流行性腮腺炎、单纯疱疹口炎、非
典型肺炎、传染性肝炎、暴发性红眼、白喉、水痘、扁平疣等疾病。

【真相】

板蓝根一般指十字花科植物菘蓝的根,但在南方也以另一个科的植物——
爵床科的马蓝的根做为板蓝根。

现代医学对病毒性疾病仍缺乏特效药。因为碰巧用“病毒”来翻译virus,
带了个“毒”字,于是“清热解毒”的中药就被中医用来治疗各种病毒性疾病,
似乎“解毒”就是用来解决病毒的,其实不过是望文生义,中医所说的“毒”
泛指各种致病因素,与病毒本不是一回事。在这类中药中,没有哪一种比得上
板蓝根那么神通广大,那么声名显赫,几乎被认为能防治一切病毒性疾病乃至
细菌性疾病,甚至能对付萨斯这种新兴传染病。但是板蓝根被用以治疗的那些
病毒性疾病,多是能自愈的自限性疾病。并无确切的药理研究和严密的临床试
验证明板蓝根对哪一种病毒性、细菌性疾病有疗效。虽然有一些简陋的体外实
验表明板蓝根能够抑制许多种病毒、病菌的活性,但是这种实验不足为凭,因
为病毒、病菌在体外并不难被灭活,用类似的实验可以证明几乎所有中药都能
抗病毒、抗菌。

因为板蓝根是“解毒”药,所以许多人就以为它本身没有毒性,长期服用
它来预防疾病。这可能是最被滥用的中成药。《神农本草经》也将“蓝实”
(菘蓝的别名)列为“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的上品药。

板蓝根对消化道有刺激作用,有的患者口服板蓝根后有较明显的消化道粘
膜刺激症状,表现为胃肠绞痛和消化道出血[1]。有的因服用板蓝根而发生急
性溶血性反应,出现黄疸、急性肾功能不全[2]。也有服用板蓝根出现药疹的
报道[3]。

另外,使用板蓝根注射液导致的后果会更加严重,过敏性休克较常见,并
有因此致死的报道[4][5][6]。板蓝根注射液也能导致肾损害[7][8]。

【文献】

[1]张冰等,中药不良反应概论,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5:95
[2]张英从,陕西中医,1997, 18( 11):522
[3]吴波等,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11(1):4
[4]曹静康等,江苏医药,1997,23(4):229
[5]孙志红等。苏州医学院学报,1997,17(1):76
[6]袁菊生,现代应用药学,1991(2):34
[7]于晓东等,实用儿科临床杂志,1989,4(2):109
[8]郭越光,甘肃医药,1986,5(4):50
 
3   [me123 于 2008-10-03 16:39:10 提到] [FROM: 10.]
我在国内时学医得还读了硕士,当了一年内科学大夫。在美国master in biotechnology.
先后在三个很好的lab 作 research associate.
以荒十二年过去了觉得很蹉跎,请教各位,我还有别的职业可走马
 
4   [USMedEdu 于 2008-10-01 11:04:44 提到] [FROM: 10.]
“名医”的故事

廖育群



  某日,同事王女士闲聊道:“前些时候儿子病了,将B中医医院的教授、专家号挂了一
遍也没看好。一生气,花一角钱挂了个小大夫的号,却药到病除。你说怪不怪?”
  看官,你觉得这事怪吗?以其为“怪”者,自然有“怪”的道理,因为照理说,老专家
的经验必定丰富、教授的水平自然应该比“嘴上尚且无毛”的小大夫高,何以沙场老将反不
如初出茅庐者?——真是没道理!认为“毫不奇怪”者,一定是生活经验丰富的长者,因为
“我们这个社会中,不符合理性的事情难道还少吗?”——然而这毕竟只是一般生活经验的
演绎,个中原委还得听业内人士为你细细道来。
  我也曾在这家B医院学习、工作过两年。当时分管的住院病人中有位患类风湿关节炎
的漂亮小姐Z,虽说是我分管的住院病人,但每日却只负责查房、写病历,用不着开方、下
医嘱——因为Z小姐的漂亮不仅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深刻印象,而且也迷倒了两位号
称专治此病的老专家。他们每周都会不顾鞍马劳顿,以七十多岁的专家之躯亲临榻前为Z小
姐把脉处方。
  类风湿关节炎属于中医所说“痹证”,《黄帝内经》教导我们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
而为痹。”本着如此“经训”,老专家的处方自然是温经散寒、除风祛湿——一派燥热之药。
光阴荏苒,关节疼痛折磨得Z小姐寝食难安、血沉指标居高不下,而且不时鼻血横流。于是
老专家便在“恪守经训”的基础上加入“牛黄2克”,以制其热。日渐消瘦的Z小姐终于对
老专家失去了崇拜与信任,抱着“一试”的态度与我签定了为期一月的“治疗合同”,条件
是不许吃任何其他的药(因为此类病人通常靠激素控制症状)。很快,Z小姐的血沉降到了
“19”(正常值为“20”),我在美人面前也出尽了风头。
  Z小姐在这一个月间吃的药方,不过是治疗感冒与肺炎的最常用方剂“麻杏石甘汤”,
加点银花、连翘之类清热解毒之品而已。如果要问何以会用治肺炎的方子去治关节炎,回答
有三:
  1、 因为病人舌红、脉快,是“热证”。
  2、 因为父亲告诉我:这类疾病以及小儿肾炎都先要把嗓子(扁桃腺)“整”好。
  3、 因为这是链球菌感染引起的躯体免疫(过敏)反映。
  第一种回答是真正的“中医”——根据实际的临床表现,作出疾病属性(“证”)的判断,
据此施以治疗,而不必管它是“什么病”。所谓“辨证施治”,即是此意。“老专家”的错误
恰恰在于没有遵循这条基本的原则,而是按图索骥地套用《黄帝内经》的“经言”。
  第二种回答是“家传”,所谓“家传一张纸,师传万卷书”的区别即在于此——当然这
里所说的“师传”是指那种学院式的教育。因为这种知识的本质是“经验”,而且未必一定
要“家传”,真正会治病的老师同样可以传授这样的经验。再者,有“悟性”的医生即便没
有任何传授渠道,也一定可以在临床实际中,沿着“辨证施治”的路径、在治疗成功的基础
上总结出这样的经验。这种“悟性”,就是本书标题“医者意也”的内涵解释。
  第三种回答是“现代医学”,这类疾病和小儿急性肾炎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源于咽喉部的
慢性炎症所引发的躯体免疫反映,这就是“先要把嗓子整好”经验之谈、以及何以不该墨守
教条、何以可用治肺炎感冒之药治疗关节炎的“所以然”。在本书的序言中曾经谈到“只有
现代医学知识才能够使你弄明白中医何以能够治病,何以要如此治病”,而此处所言不过是
给出一个具体的案例。
  事后,我曾将这一病例的全过程呈送该院院长大人,并就“名医不明”大发牢骚。老成
的院长默然一笑道:“我不捧这些老家伙,又该捧谁呢?只有他们才是医院的招牌。”是啊,
没有老专家的医院,就像没有几名“院士”的研究所——缺少招牌;更何况病人永远都会相
信“老专家”的魅力,所以人们才会说中医这门职业是“养老不养小”。

  B医院是名老中医云集之处,随便再给你介绍几位:
  J教授长得天庭饱满、地角方圆,气度不凡。号称专治“男性不育”,于是护士在分诊的
时候自然就会将所有要看此类疾病的患者统统发派到J教授的诊室。天长日久,“男性不育
专家”的名声也就越来越大了。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老百姓的格言:“不怕招招会,就
怕一招鲜”;“坚持就是胜利”。J教授桌上的玻璃板下,真的压着一张婴儿的照片——“看,
这是吃了我的药才有的!”但许多年中,我只见过这一张照片。想来或许是其他患者在妻子
怀孕生产后,过于高兴而忘了与J教授分享这一喜悦吧。J教授经常对进修大夫、实习学生、
乃至漂洋过海去讲授如何治疗“男性不育”,道理很简单:“不育源于精液不足,故必须补阴;
若妄用助阳之品,必至性欲亢进,更损其阴”;治疗的方子也很简单:“六味地黄丸”。你能
说这不是中国古代哲学与传统医学的完美结合吗?你能说医学与“易学”没有关系吗?
  J教授的隔壁是一瘸一拐的Z教授,对所有的人都和蔼可亲;对我们这些实习的大夫会
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嘱咐说:“在病人面前不要叫我老师,彼此皆以‘大夫’相称;拿得准的
事不必问我,拿不准的病可一起商量。”沉默寡言的Z教授每天总是最后才去吃饭,因为有
很多病人专门在等着他。Z教授的父亲也是一代名医,但爱财,所以导致宝贝儿子在读医科
大学时得了脊髓灰质炎,成了小儿麻痹后遗症。据说Z教授的医德与为人,与他的经历有很
大的关系。医学固然是一种职业,但却是一种特殊的职业,靠病人发财会遭报应的说法,也
许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但我还是希望这种精神约束、对于“天遣”的恐惧,能够起到约
束医、药从业人员行为的作用,因为患者已经亲切地将身着白大褂的医务工作者称之为“白
狼”了。
  当代名医G的经历更有意思。据他的老朋友Y讲,当年二人同在一家药店中坐堂应诊,
G大哥在楼上,Y小弟居楼下。一日,G大哥对Y小弟说:“你在楼下,可谓近水楼台,把
病人都挡住了,所以楼上难免寂寞。”Y小弟一听,忙与大哥调换位置,但从此又呈现出病
人舍近求远的景象。五十年代初,政府号召这些私人开业的医生“走社会主义大道”进医院
工作,半天上班,月薪72元。许多人觉得赚钱太少,陆续退出;G先生却寻思:我回家开
业还挣不到这些钱,便留了下来。后来,“号召”变成了“必须”,重新进医院的大夫们改成
整天上班,月薪仍然是72元;而“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G先生却因工作时间延长,工
资也翻了一番。G先生一生不但会把病人的脉,还特别善于“把时代的脉”,抗美援朝战争
爆发时,G先生身着长衫上街演讲,并报名参加志愿军;在我还是刚刚听说个人电脑的时候,
G先生已然建立了个人的“专家诊治系统”。所以他一直在中医界挂“头牌”也就十分自然
了。而他的老朋友Y先生的日子,亦过得别有一番滋味:虽然换了皮鞋,但却从不系鞋带、
不穿袜子;吃遍京城的大饭馆,总说“太便宜”,因为认识他的饭店老板最多只收两块钱。

  长年担任中医学会负责人的某位前辈感叹,真会治病的医生,也许会饿死;能出名的医
生,一定有出名的办法:
  享誉京城的名医S,靠的是多年办教育、与政客文人有密切的交往。我曾见这位名医为
身患心脏病的文联主席王某处方“虎睛一对”。虽说是文联主席,但也无法寻得这味药——
所以不是我治不好你的病,而是你搞不到治病的药。
  与之齐名的W先生,出身江浙,靠着一口乡音在“八大胡同”找到了无数的知己。你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青楼知己的社会力量,她们绝对可以让W先生闻名遐迩。
  情商一定很高的K先生,打出了慈善济世的招牌:每日的1—10号免费,于是无数的
穷苦百姓为了求得这免费之号,不得不头天夜里就去排队等候。然而开门应诊时,却不为这
1—10号先看,必须坐在门口的两排木桩上恭候,因为一旦叫到某号而人不在,即告作废。
  怀揣锦囊妙计的H先生,向朋友拆借了一百块钱,进了京城。三十块钱包了辆汽车,
可以用一个月;三十块钱租了房,挂上“HYP医师到京应诊”的大牌子;三十块钱置办了
家具行头,打扮得足够体面;还有十块钱留着吃饭。开张伊始,便时不时坐上汽车出去遛一
圈,谓之“出诊”。这派头着实令世人瞠目结舌,很快就获得了预期的宣传效果。
  这些发生在六七十年前的事情,对于我来说,真的只是故事,或许纯属恶意编造亦未可
知。就“名医”而言,我还有一点感受,即最终都变得只会开一张方子:

  据说从太医后裔ZH教授诊室出来的病人,会在相互交流中“诧异”地发现,所有病人
手中的药方都差不多。我在跟随八十高龄的妇科专家L教授实习时,也发现了同样的现象,
而且亲耳听到了原因的说明:“如果想了解我的学问,就去读读我年轻时的医案。现在脑子
已经不转了,再看我治病没什么意思。”应该说这是发自肺腑的“自白”,只可怜那些不明此
理的患者偏要根据胡子的长短来判定医生水平的高地。从某种意义上讲“返老还童”乃是客
观真理,因为青壮年时期全面发育起来的大脑皮层——这个人类智慧的中枢,在夕阳西下的
时候已然渐渐失去了活力;他们通常会像孩子一样吃了饭就想更衣,因为大脑皮层对低级中
枢的控制作用在不断减弱——作为基本生理活动的“胃肠反射”重新得以表现。记得有一本
书名叫《病夫治国》,说的是老年人不该再玩政治;同样,如果你懂得类比,那么就不要再
将自己的“至贵之躯”托付给性格、智力都和儿童差不多的“老玩童”去治理。
  许多并非“老年痴呆”的医生治病时也会出现用药、处方越来越单一化的倾向。这是由
于学问在头脑中不断被加工、形成了一个“由博返约”的结果。例如自称“赵子龙”的某位
儿科专家中年以后即只开一张方子,谓之“赵子龙一条枪”——不管敌人的兵器如何变化,
我赵子龙只用一条枪就全能对付。这是因为一些中医归纳小儿之病皆属“二太”,即“太阳
病”(外感)与“太阴病”(伤食)两方面。所以由解表药与消食导滞之品组成的“赵子龙一
条枪”确实可以招架儿科门诊的大部分病人。
  这种情况与号称“金元四大家”的刘河间、张子和、李东垣、朱丹溪分别将疾病的属性
与原因归结为“火热”、“邪气”、“脾胃损伤”、“阴虚”可谓十分相似。也很像宋明理学
家用理、气、太极、阴阳的概念去表述宇宙的终极真理。不同之处在于,理学家可以空谈终极
真理;而医学家却必须解决实际问题。中医学到一定的火候,出现“由博返约”(异病同治)
的现象的确十分自然,因为临床症状固然千变万化,但疾病的原因也许相同。但同时也不要
忘记:相同的症状,有可能源于不同的原因,因此“同病异治”也是家常便饭。两者基于一
个同样的道理:根据症状,辨别疾病的属性(证)。这就叫作“辨证施治”。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