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89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王皮皮: 中毒记——新《狂人日记》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9-26
更新时间:2008-09-26
浏览:1016次
评论:1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毒记——新《狂人日记》



                            王皮皮

  一

  稀薄的阳光,天还没亮透。

  洗把脸,对着镜前的瓶子看,许多膏脂闪着光,凉飕飕的,我知那里面配好了铅和铬。

  我怕得有理。

  他们会害人,未必不会害我。

  二

  今天全没日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市场里摊着面目可疑的东西,却是瘟猪做的肉松,硫磺熏的木耳,粪水里腌的臭豆腐,DDT的青菜。水箱里的鲶鱼朝我吐了几只泡泡,分明是等我上当。他们用避孕药喂肥黄鳝,难道就不能喂鱼吗?

  想起来,从头冷到脚跟。

  前几天听到商店里的几个人说,他们邻居的一个孩子,中毒死了。我插了一句嘴,那几人便都笑眯眯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他们中也有因家里装修的涂料而生白血病的,也有喝了工厂附近的河水生了怪胎的,也有吃了变质大米伤了肝肠的.. 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暧昧。

  他们早已谋划好了。

  三

  大哥拿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谋害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毒药,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晚上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我翻开邮箱里花花绿绿的广告,每叶上都有笑嘻嘻的脸,歪歪斜斜的写着“幸福生活”,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谋财害命”四个字。

  广告上写着这许多字,店铺里的人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四

  灰蒙蒙的天,不知是日是夜。

  电视里又播着笑嘻嘻的脸。

  甜蜜的笑容,邪恶的心,施毒的手...

  五

  眼周渐有一圈青黑的影。这是身体积累的汞--他们早就下手了。

  大哥拖我去医院,一个穿白褂子的人看了看我的舌头,便开出药方,说“不要乱想,放心的吃”。

  我知他是和药房、药厂还有店铺里的那些人都密谋好的。放心的吃,是让我不要饿死,他们好谋更多的钱财。

  他们这群人,又想谋财害命,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白大褂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白大褂低声对大哥说道,“让他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害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害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害人的人的妹子!

  六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一下毒死,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患。只慢慢地下毒,好有一口气吊着,以谋骗更多的钱财。

  超市里将丑而瘦的菜贴了“无公害”标签,竟都清货,还卖出几倍的价钱。

  不要乱想,放心的吃!多吃,他们自然可以多捞钱;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

  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害我呢?还是人人都如此,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害人的人,先从他起头……劝转害人的人,先从他下手。

  七

  黑漆漆的夜。

  在这暗夜里,无数双手正配制着毒药,供应明天的幸福生活。

  疯了的牛,苏丹红喂的鸭子,地沟里滤出的油...

  周围的一切似一片海,将我困住。我无法呼吸。桌椅,衣服,饮水机,锅子,冰箱,台灯,酒瓶...,它们竟都张着猩红的嘴,甜蜜地笑,说:“幸福生活...”

  害人的人不呼吸这空气,不喝这水吗?

  这样得了钱,便幸福了么?

 “你们这是自杀!你们也在中毒!”

  八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害人的终要被人害,或者害了自己。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我便问他,“谋财害命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太平盛世,怎么会谋财害命。”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谋财害命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天气很好。”

  天气是好,太阳也亮了些。可是我要问你,“对么?”

  他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他们何以竟用毒?!”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邻居的孩子刚死!”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现在都如此……”

  “都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狡猾的看我。
 
  九

  自己想害人,又怕被别人害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老板雇员主顾朋友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揣摩,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十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阳台上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害过一点人。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害人了,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有的却还害,——也同虫子一样,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虫子。这害人的人比不害人的人,何等惭愧。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远。

  “他们要害我,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害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害我,也会害你,一伙里面,也会互害。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虽然人人都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游离起来,一到说破他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甜蜜地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害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人人都如此,应该害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害人,可是仍然要害,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惶张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神经病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神经病的名目罩上我。将来毒死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这是他们的老谱!

  我偏要对这伙人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害人的人,活在世上。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中毒。即使生得多,也会给毒灭了——同虫子一样!”

  街道上全是黑沉沉的。高楼大厦广告牌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上。

  万分沉重,动弹不得;他的意思是要我闭嘴。我晓得他的沉重是真的,但挣扎出来,偏要说,

  “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害人的人,……”

  十一

  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

  我拿起药盒,便想起我大哥;晓得父亲死掉的缘故,也全在他。那时我父亲卧病在床,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母亲哭个不住,他却劝母亲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害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父亲是被大哥毒死了,母亲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母亲想也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但是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十二

  不能想了。

  处处害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齐齐药厂的采购,父亲恰恰死了,他未必不把假的药拿给父亲吃。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给别人毒物吃,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十三

  听说汞会随着母乳传给婴儿的,怪不得现在都喂孩子奶粉了。可是奶粉便可靠吗?安徽的奶粉能吃成大头娃娃,甚而死掉的。西洋的也不能信,美臣不就因为金属颗粒过量被禁止进口了吗?退一步想,就算洋奶粉里没有下毒,他们仍旧是害人的人,他们的祖上就是拿着鸦片骗银子的,他们还能说没有谋财害命吗。再说那生产的场所有没有含铅油漆?奶牛有没有吃抗生素?包装物里有没有甲醛、双酚?谁知道。

  没有中毒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2006.11.15
纪念鲁迅逝世七十周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09-26 09:51:23 提到] [FROM: 10.]
坏到根子了,可怎么办呢?

                ·陈向阳·

  中国的毒奶粉事件最可悲之处在于它的草根性。“作案的”很多都是普普通通的劳动人民。当然也少不了比较高层的人物,他们发明“技术”,进行组织指导,疏通各个环节。但肯定少不了大批的普通劳动者直接动手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还心安理得:收奶的想要高蛋白,那咱就加点“高蛋白”呗,用什么“高蛋白“呢?什么便宜用什么,有毒的、一吃就死的当然不敢用。吃上一年才死呢?那就没关系了,谁知道是不是吃牛奶吃的?这跟几年前的红心鸭蛋一样。城里人喜欢红心鸭蛋,鸭农就往饲料里添“红粉”,弄得鸭子拉屎都是红的,鸭蛋当然个个红心。至于那“红粉”是苏丹红还是什么红,那有什么关系?只要便宜,吃下去没事就行,几个月几年以后有事呢?不管。

  笋干、粉丝想要白的,就使硫磺熏,黄花菜想要黄的,就用染料染,……这类的事多的说不过来。而且这种假冒伪劣哪行哪业没有呀?只不过食品行业的作假会直接伤人,毒奶粉又伤到了最宝贝的孩子,所以才闹得那么大。其它行业和更高的社会阶层造起假来比每天辛勤劳作的农民更加贪心,常常牟取到更多的不义之财,从“经济收益”上看,农民的造假不过是小打小闹。

  唯利是图、弄虚作假的现象全世界哪都有,只是在中国太多太普遍了。高到官僚阶层,低到平民百姓,“浊”到商人老板,“清”到教师学生,有哪个社会群体里没有大量的为金钱和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事例?这种广泛的全社会的道德沦丧实在让人悲观气馁:中国人怎么了?真是像王小波说的社会学的“熵增加”定律?人人被私欲驱向道德的洼地,都成了柏杨说的中华大酱缸里的蛆虫?还好,事情看来没有那么坏。仅从汶川地震后的救灾人员还有奥运志愿者身上就知道,还是有许多的中国人向着道德高地走呢,金钱和利益并没有俘虏住所有的中国人。

  实际上,广泛的道德沦丧可以是一种假象。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排队上车。大家本来都排得好好的,可是来了一两个不排队的人,挤上去了,接着又来了三四个,越来越多,于是突然队就散了,大家都一窝蜂的往前挤,因为都觉得:再规规矩矩的排队永远也上不了车。这个比方是说:当缺少公德的人超过了一定的数量、或某个临界值,全社会讲公德的信念就垮了。此时看上去已经没有人还讲公德,但实际上大多数的人内心并非如此,他们眼下的行为是一种“被迫的防御”,怕自己太老实了要吃亏。只要公正公平再次确立起来,就能发现还是守规矩的好人多。

  本文不想多说破坏社会公平正义信念的罪魁祸首,那是明摆着的事。这里只想说说,事情已经如此糟糕,有什么出路呢?有人抬出宗教,说中国人需要信仰需要敬畏些什么,比如“作恶要下地狱”的信念也许能产生好的效果。更有人指向政治体制,说只有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民主法制才能根本解决问题。这些当然有道理,属于“治本之策”的内容。但想从根本上一下子解决问题未免阻力太大,政治改革嚷嚷了几十年如今还停留在嚷嚷。此处只想说说更具操作性的办法。

  对于毒食品,谁都知道的治标之策是加强检验、严查严办。但面对天文数字的各种食品,大大小小食品生产者的“游击队”,还有官商勾结的掩盖手段,再查再办也只能是有毒食品层出不穷,政府部门疲于奔命。

  比治标更高一筹的是在食品(也适用于其他商品)监督上的公众参与、民间维权。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主意,早有许多人在干了,直接受到伤害的民众从来就有维护自己权利的积极性。但是他们常常受到各级权力机构的打压,因为他们的矛头所指绝不限于假冒伪劣产品,而是三弄两弄就指向了官商勾结、贪污腐败,也就是各级的权力机构。如今猖獗的有毒食品是最好的切入点来松动权力机构的封杀,使公众参与和民间维权取得某种程度的合法性。

  公众参与、民间维权又具有极大的扩展潜力。最低层次是公众监督举报,高一点呢,媒体曝光,诉之社会舆论,再进一步就会延伸到要求新闻自由,要求取消互联网管制,要求各种各样的知情权,要求有关部门对公众事务的决策管理过程公开,如此等等。反正一旦公众的参与意识强大起来、成了气候,就必然会把目光投向越来越高层次的社会公平和公正。

  普遍的公众参与也必然带来草根阶层的自我道德净化。实际上,许多有过违反社会公德行为的人并非“真心伤人”,只是在面对恶劣的社会大环境感到无能为力的状态下,为了自己“损失最小”而采取的“防御行为”。就像前面“排队上车”的例子里,有人只是不得不跟着别人乱挤。当别人造假降低了成本,你不造假就竞争不过。只有在广大的草根阶级有了改变“游戏规则”的可能和能力之后,他们的良心和良知才会“醒过来”。

  总之,广大民众对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社会舆论的日益独立和强大,是解决假冒伪劣商品和恢复社会正义公平的有效途径,同时也是培养民主法制的土壤。再说远一点,以正义和公平为核心的公民意识的成长和普及,也会最终打破低素质的民众和专制的政治体制互相依存互相增强的怪圈。

□ 寄自澳大利亚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