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15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深圳又见"黑心棉":含菌医疗垃圾 供四川灾民使用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9-22
更新时间:2008-09-22
浏览:908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深圳又见"黑心棉":含菌医疗垃圾 供四川灾民使用


文章来源: 太阳报 于 2008-09-22 15:32:10 给 太阳报 发送悄悄话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深圳又见"黑心棉":含菌医疗垃圾 供四川灾民使用 太阳报

内地劣质产品禁之不绝,继毒奶品之后,可致病的黑心棉又涌现市场。深圳市执法部门近日破获一个利用医疗垃圾生产棉被的黑心棉工场,检获二千多张黑心棉被。而这些黑心棉含有大量细菌,执法人员指出若盖这些黑心棉被,可引发哮喘、皮肤病等,危害健康。

黑心棉工场位于深圳宝安区福永镇一个出租单位内。执法人员指出,该黑心棉工场堆满了生产棉被的物料,发出浓烈的刺鼻气味,这些物料有工厂的碎料、工业海绵、布碎甚至塑料胶袋等,无良奸商为了牟利,甚至从医院回收医疗废料。

据了解,该黑心棉工场所生产的棉被,主要在附近出租屋和农贸市场出售,每张约十至三十元人民币,客仔都是一些外来民工等低收入阶层。

该黑心棉工场是当局福永流动人口和出租屋综管所管理员在例行巡查时发现的。日前两名管理员在巡查区内的出租屋单位时,发现一个平时没有开门的地舖,传出机器运转声。管理员觉得可疑,于是以查户口为名,敲门查看。当舖内人员打开卷闸时,管理员发现舖内有一部机器,数名赤膊的工人正忙尠加工棉被,舖内棉絮四起,充满阵阵刺鼻气味。

检逾2000张黑货

由于舖内未见存放黑心棉,管理员于是在外埋伏观察。约一小时后,一名工人推尠一辆装满棉被的三轮车离开,管理员尾随,发现该工人将三轮车推到附近一幢出租屋,将棉被搬入一楼的单位。

管理员随后通知有关当局,并于日前採取行动,查封有关棉被加工场和仓库,拘留数名工人,查获的棉被共有二千多张。而目前有关部门正调查,全市各地有否其他商舖购入该工场生产的黑心棉被。据执法人员称,黑心棉带有大量病菌粉尘,严重的会导致呼吸道疾病或是皮肤病。

另外,每年开学期间都是黑心棉的销售黄金期,因为大批寄宿学生都要添置住宿用品和寝具等。为打击无良奸商的劣行,山东济南市由上月十八日起,便展开为期一个月的寄宿学校床上用品专项监督抽查,期间在一间大学的超市发现三十多张黑心棉被,全部已被没收。

内地近期发现的「黑心」产品2008年9月山东烟台市质检人员在一个批发市场查获四百多黑心棉被和三吨多材料。

2008年5月数百张运往四川地震灾区,供医院灾民使用的棉被,发现是黑心棉。

2007年11月湖南长沙市在棉被中发现有女性使用过的泎生巾。

2007年11月广州市揭发市面出售的部分扎髮橡筋,是使用废弃的避孕套製成的。

2007年10月广东中山市捣破三个「黑心棉」工场,揭发工场廉价僱用童工,而且工时长达十七小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09-23 17:37:32 提到] [FROM: 10.]
四川88名地震孤儿认养纪实:残疾孤儿无人问津



  八千里尴尬寻孤路

  8月22日,四川省民政厅对外宣布,汶川地震中,88名地震孤儿符合社会收养条件,收养人士需年满30周岁以上、无子女、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最好具备心理抚慰能力。此外,孤儿亲属可优先收养,外国人士、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不在申请收养之列。

  截至本报发稿前,公开报道中仅两例地震孤儿被成功收养,但残疾孤儿无人问津,其中六十多名残疾孤儿家属甚至临时取消了送养意愿。

  9月3日,在不分昼夜数十次拨打四川省民政厅热线电话未果后,哈尔滨市民张澜和老伴田刚决定飞赴灾区。

  他们不是去旅行,而是决意亲手创造一个奇迹。自8月25日,四川省正式启动88名地震孤儿的社会认养工作后,已经第10天了,还没有传来成功收养的例子。

  这让人期待,临行前,年逾五旬的夫妇信心满满,反复讨论,究竟在自家的别墅还是洋房里,给将来的孩子准备一个房间?

  次日,刚上飞机,张澜立即向空姐要了一份四川的报纸,仔细翻了一遍后,放心地告诉老伴,“11天了,还是没成一对。”这是一段跨越八千里路的漫长之旅。

  意 外

  “把一个孩子培养好,都要花好大功夫,又不是养20条小金鱼。”

  张澜夫妇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8月25日,星期一,四川省民政系统接受孤儿登记认养首日。

  9点刚过,从四川省民政厅到地方民政局,每间办公室的每部电话,都像除夕夜零时的鞭炮般响个没完,为了不误工作,一些人干脆把话筒搁在桌上。

  北川、绵竹等重灾区的民政局门口甚至排起了长龙,这阵势把上班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还以为拐进菜市场了”。

  数十位比张澜夫妇更未雨绸缪的人们,已经第一时间自全国各地而来,聚集在省厅收养登记处门口,“孩子在哪?”一名双臂文身的长沙籍男子情绪最激动,“我们已经打的到绵阳、德阳、都江堰找,民政局都说没有!”

  等待说法的间隙,大家摆起“龙门阵”,才发现彼此“同病相怜”——他们大多都三四十岁,家境富裕,无生育能力,渴望有个孩子,年龄最好在三四岁,脑瓜聪明、样子乖。

  一位陪女儿从天津飞来的老妇人显得忧心忡忡,“按收养条件,咱闺女女婿经济条件、抚慰能力啥的都不错,就看有没缘分了。”长沙籍男子则挥舞着他那条引人注目的胳膊,“我家房子、店铺、车子都有,孤儿到我家,还不是掉进福窝了!”

  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张澜与老伴直到9月1日才看到社会认养的新闻,他们立即赶往黑龙江省民政厅。地震发生后,他们曾去咨询过,被告知“孤儿可能会达千名,在救灾工作告一段落后,可能会分配到全国各地接受收养”。老两口和当时数以万计热情的人们一样,立即通过民政或组织,登记了收养意愿。

  他们清楚“竞争激烈”。听说有个女明星一口气说要收养20个孤儿,田刚撇撇嘴,“把一个孩子培养好,都要花好大功夫,又不是养20条小金鱼。”张澜点点头,“我们只要一个,八九岁大,太小像带孙孙,太大不容易培养感情。最好是个女孩,跟妈妈贴心。”

  黑龙江省民政厅已经无能为力,“接受认养的孤儿太少,不分给外地了,赶紧准备材料,自己上四川找去!”张澜一听急了。

  其实早到四川也没太大作用。守在四川省民政厅门口的人们,没一个人清楚孤儿分布在哪些地方。8月25日下午,他们终于等来了主管官员,也等到了一个意外的细节:“绝大多数孤儿的亲属都不愿送养,且这88名孤儿基本都有残疾或先天性疾病,伤残最轻的也断了一条胳膊”。

  大家脸上充满期待的容光开始褪去,来自天津的老妇人叹了口气,“让我捐钱没问题,可养一个残疾孩子,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一个年轻的成都女孩说,“残疾孩子也需要爱心啊,是我会考虑。不过,”她望了望大家,“这次我只是来帮广东的朋友咨询的。”“怎么可能考虑?!”长沙籍男子火了,“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人群不欢而散。天津母女当天就订了回程机票。怒气未消的长沙籍男子则联系上当地媒体,诉说不公,“老子这次亏大了,花了将近一万块,那么奔波,不就想让家里留个后么?”

  碰 壁

  “我们不是挑三拣四的人,哪怕是断了两个指头,手脚折了的,也成。”

  即便得知88名孤儿“绝大多数有残疾”。张澜还是决定和老伴赴川一趟,他们1981年生的女儿,7年前死于一场事故,此后,两人从没让自己闲下来,承包钻井队,租赁工厂,养藏獒,“人越来越忙,头发也越来越白,只是心里一直空荡荡的。”张澜说。

  这是他们难得的机会。毕竟,收养一个八九岁的孤儿,只有在巨大自然灾害发生后才有较大的可行性,张澜执拗地相信,“绝大多数又不是全部,哪怕只有三四个健康孩子,也是个盼头。”

  9月5日,赶到四川省民政厅时,夫妇俩发现,至少在现场,他们已没了一个“竞争对手”。

  工作人员告诉两位,他们无法提供孤儿详细资料,截至目前共有8万人次向他们提出收养意愿,但至今没成功一对,“如果我们把孤儿的信息公布出去,让8万人挑三拣四,拣完又不要,谁受得了?”

  年迈的夫妇连声辩解,“我们不是挑三拣四的人,哪怕是断了两个指头,手脚折了的,也成。”但善心的底线也是明显的,“如果伤残太重,对我们是拖累,如果哪天我们反悔了,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

  他俩当即决定驱车直奔重灾区民政局,挨个去找孩子,“既然都花五六千块飞过来了,还在乎这点钱和时间么?”老伴田刚说。

  绵阳市民政局、平武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像布谷鸟一样答复夫妇俩,没有,没有,没有。

  绵竹市倒有6名孤儿愿意送养,且都是健全的,但其中3名已经和三个家庭磨合得差不多;剩下3名孤儿的亲属已经反悔,“一是舍不得,二是除了政府的补贴,绵竹孤儿还得到社会各界大量的助养金,平均每人一年八九千元。”“像我,每个月也就六百多块钱。”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李柏汕笑着说。

  张澜坚持在各民政局留下联系方式,听说“即使有消息,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她又写上家庭电话,并认真嘱咐工作人员,“白天打固话都能找到我,不行就打我手机。”

  那三天,夫妇俩马不停蹄地赶往绵阳、德阳、北川、绵竹,来到绵阳平武县时,他们无意间看到路标,“距九寨沟还有118公里”。同行人建议他们,干脆去九寨沟玩一趟吧,现在已近全年最美的时节。张澜望一眼老伴,两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辗转八百多公里后,惟一的进展是,得知绵阳有10名孤儿接受认养,但都有残疾,目前收养在市梓潼儿童福利院。“你们考虑清楚了,可以去看看。”北川县民政局股长李成龙像背书一样重复上述的话,在他印象中,没人真的过去看看。

  张澜和田刚又立即驱车赶赴梓潼。在车上,这对夫妇会主动向司机介绍哈尔滨的繁华与创业的艰辛;沉默时,两人脸上却总挂着淡淡的悲伤,他们已经预感前景暗淡。

  来到这座封闭式管理的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对不速之客一脸的不耐烦,“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里的孤儿,你们肯定不会要。”老两口一下子懵了,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年轻的司机帮忙打抱不平,“人家从哈尔滨千里迢迢来,光是坐飞机就坐了四五个小时,那么有诚意,你就不能给他们个机会看看孩子么?”

  回过神来的田刚从布兜里摸出一包材料,隔着铁门递进去,“这是我们的所有证明,请你看看,我们都是很好很老实的人。”

  最终磨不过这对有着罕见执著的收养者,工作组终于开了门。“我不会让你们上楼看孩子,”她坚持,“曾有无数人打来电话要领养孩子,听说是残疾,就挂了;只有少数人像你们会开车过来,看了也走了。我们都受不了这种被挑拣的感觉,何况孤儿?他们又不是商品!”

  这位说话急促的年轻人告诉张澜夫妇,事实上,这10名孤儿已经经历了一次挑选。地震后,共有41名孩子被送到这儿,随后,家长和亲属纷纷找上门来,31名健康的孩子陆续被带走,最后剩下这10名患有脑瘫、癫痫或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其中6个来自北川,福利院无法核实他们原来的名字,只好按谐音让他们都姓“白”。

  她抱出一个叫“白梅”,正吮着大拇指的三个月大女孩,“她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病,是10个孩子中问题最轻的。”她把孩子递到张澜跟前,“不过,这女娃娃哭起来嘴唇会发乌,严重时会闭气,且只能等到三四岁,才知道能不能动手术。”

  张澜把白梅接在怀里,摸了摸女孩浮肿的脸蛋,轻声叹了口气,“才刚出生,真遭罪哟。”她回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一言未发的老伴,扭头朝年轻人为难地一笑,“麻烦你了,我们……”年轻的工作人员迅速把孩子收回怀里,“其实我们早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指望有人收养,他们会由国家照顾到终老。”“我们只希望,不要再来人打搅他们了。”

  田刚陪着笑脸,把工作人员递给他们的两瓶矿泉水放回原处,张澜则追上去,把白梅的小袄子拢了拢。“对不起了。”她连声道歉。

  多数收养人希望领养健康孩子

  挣 扎

  “都是失去过孩子的人,我现在太能理解他们了,他们肯定不愿再放弃孩子。”

  9月9日,张澜夫妇来川第5天,逾8万人登记收养孤儿第15天。一直在路上奔波的两口子看到报纸时,奇迹已经过去了三四天,但显然不属于他们,9月5日、8日,绵竹、北川各有一名10岁、13岁的男孩被成功收养,据说,孩子都健康、聪明、讨人喜欢,更关键的是,两个孩子都不是在当地民政局寻找到的。

  夫妇俩终于停下到各重灾区民政局盲目踩点的计划,他们慢慢看出门道,成功收养孤儿的家庭,都是在四川省民政厅新闻发布会之前,已经开始与孤儿及亲属沟通与磨合了。像他们等开完发布会后才赶来的,基本没戏。

  张澜来川后第一次着急了。在哈尔滨,他们好歹有个民政系统的朋友,答应他们“一有孤儿,就先给他们介绍”,但等了两年多也没结果,朋友也无奈,“太多人想要孩子了,关系比你们硬的多得是”。如今可好,在四川人生地不熟,“当地人说话快了,基本听不懂,哪去认识孤儿家庭?”田刚安慰老伴,别急别急,急了也白急。

  在成都,夫妇俩偶然认识了在媒体做管理的李燕,证实了他们的猜测。汶川地震后,这个热心肠的中年女子一口答应下同龄好友的求助,为她找一个“7岁左右,小点更好”的女孩。李燕立即动用所有高端人脉,从省级某厅厅长,到市某局局长,再到某重灾区中学校长。两个多月后,各方的回馈均是,托关系想收养孤儿的人太多,身体健康且愿意送养的孤儿基本没有。“别说一个7岁左右的女孩,就是一个健全的孤儿,只能遇,不可求。”

  李燕建议张澜夫妇,找一些孤儿亲属,或熟悉当地情况的人直接聊聊,“不定双方特别投缘,或许有戏”。

  绵竹民政局工作人员拒绝了两口子的请求,“我们不能提供孤儿的任何信息。”负责接待的李柏汕介绍,当地一个11岁女孩在地震中失去双亲,家里只剩一个六十多岁吃低保的老奶奶。很多家庭想收养她,一对成都夫妇甚至提出不会让她改姓,且接奶奶到成都一起生活,也都被女孩坚决拒绝。“你们不要再去打扰他们,”李说,“这阵子还有人找上门,跟她奶奶谈判,老人烦得很,刚平静下来的生活都被打乱了。”

  两口子不甘心。他们甚至跑去绵竹武都板房小学打听,得知学校近十名孤儿,有的被对口支援省山东接到日照复课,有的被亲属送到条件更好的学校读书了。在平武县响岩镇镇政府门口,夫妇俩打听到当地最有名的孤儿——温总理为她让路的三岁女孩宋馨懿,女孩左腿已高位截肢,今后得靠假肢行走。得知本报记者要回访女孩家庭,张澜和田刚提出前往,“去看看也好”。

  馨懿不在家。地震后,54岁的宋开荣更多时候,是通过电视上看到孙女。如今,宋馨懿一百多万的假肢安装与更换,以及成年以前的全部开销,分别由南京一家医院和以她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承担。

  宋开荣清楚,地震残疾孤儿“多了去了”,但没人像自己孙女得到如此宠爱。“很多人想认养馨懿,北京、武汉、上海,还有香港的。”他都一口回绝,“要是孙女让别人引走(收养),乡亲怎么看我,全国人民怎么看我,走了的儿子儿媳怎么看我?!”

  老人边陪客人说话,边来回摩挲过世的儿子和儿媳的身份证,眼泪不停地流,同样失去女儿的张澜也跟着掉泪。两个年龄相仿且同病相怜的家庭开始相互抚慰。“你们最好还是引一个健康的娃娃。”宋开荣叹口气,告诉夫妇俩,北川有个10岁的女娃,父母也在地震中走了,家庭条件很撇(差),他先帮打听打听。

  临别前,田刚往宋开荣手上硬塞了100块钱。下山的车上,老两口第一次出现分歧,重新看到希望的田刚提议回成都等两天,张澜却想回家了,“都是失去过孩子的人,我现在太能理解他们了,他们肯定不愿再放弃孩子。”

  告 别

  “只是我们这次运气不好,不定哪天就撞上了。”

  9月12日,成都。夫妇俩在宾馆里坐了一天,仍然没等到消息。田刚提议,回家前转道云南昆明散散心。

  出发去昆明前,夫妇俩终于吃了一回四川火锅,此前,他们甚至没时间来好好打望这座天府之国。尽管上的是微辣鸳鸯锅,这对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还是被呛出一脸的眼泪。田刚趁机开导,“如果还真收养了一个四川妹子,我们这辈子都得跟着她吃火锅,那就完了。”张澜笑了,脸上表情又有些像哭。

  这几天,她一闲下来就掏出手机看看,还叮嘱家里人,留心电话,有消息马上通知她。“收养小孩得讲缘分,”她跟老伴说,也是安慰自己,“不定哪天就撞上了。收养成功的那两个家庭,不也是有缘撞上的么?只是我们这次运气不好。”

  两口子计划,到了昆明,顺便去当地儿童福利院看看。

  张澜夫妇离川当天,一个来自河南的中年男子到四川省民政厅问“还有没有孤儿可以领养,最好是健康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没那么好的事情”。

  那天是中秋小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一些地方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盼着放假。尽管始终没向前来问讯的人透露孤儿的信息,他们仍然不断接到孤儿亲属的抱怨电话。许多人还是想到法子找上门来,看过孩子,摇摇头,或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太伤孩子自尊”。

  在四川省厅,相关工作人员在忙着整理各地报上来的最新数据,结果显示,88名孤儿中,已有六十多个取消了送养意愿。

  (樊真海对本文亦有贡献,文中张澜、田刚为化名)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实习生 李家宇 发自成都、德阳、绵阳)

□ 南方周末

 
2   [USMedEdu 于 2008-09-22 23:15:37 提到] [FROM: 10.]
席越:做中国人,抵制中国货
牛博网 作者: 席越 2008-09-22 16:50:51

  前两天我收到一个朋友发来的群发EMAIL:抵制韩国,我们的亲人我们的朋友都不要去韩国旅游,不买韩国货。邮件内容是一条文学城的链接:韩国官员说不欢迎中国游客。

  
我收到并且随之转发过很多这类邮件,去年抵制过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今年到德国国家电视台网站“抵制奥运”的投票中投过反对票;转发过抵制法国家乐福的邮件;签名抗议CNN;抵制过BBC造假新闻……每一次我都热血沸腾,不遗余力,不光发给我的中国朋友,还发给我的那些喜欢中国的外国同事。每一次,我的朋友们总是说:作为海外的华人,我们更加心向祖国。

直到收到这封抵制韩国的邮件的时候,我突然有点愤怒,愤怒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心向祖国的我们,到底要抵制多少东西?反日、反韩、反对对奥运不友好的法国,反对一切说中国不好的媒体。我突然想起大家笑话韩国“棒子”,说韩国人看什么好就说成是自己家的,连人家祖宗牌位都要搬回去,我们那些自视清高的中国知识分子管他们叫:极端民族主义。很好,那么我们呢?毕竟比棒子有底气,是谁说咱们不好,谁瞧不起俺们就一棒子打上去,我们人多,在家乐福一站就几百上千人,写封抗议信可以有上百万签名……

  前一段时间,看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Global Attitudes Survey) 关于中国的数据调查“The Chinese Celebrate Their Roaring Economy, As They Struggle With Its Costs”数据表明,86%的中国人满意中国的发展方向,而美国在这个数据上只有48%,也就是说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满意度全球第一,认为自己国家经济良好的满意度也是全球第一。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接近90%的成员之一?

  每一次在电梯间里听到那些同事们吹牛般讲述他们在中国的度假经历,甚至每一次听到周围的人讨论中国在加拿大买油砂如何刺激了阿尔伯塔经济的腾飞,我总是心怀自豪。

  而每一次我听到我的台湾朋友说:我妈妈告诉我不要买超市里的中国柑桔,即使它们很便宜。听到那个在中国生活过几年,声称是第二国籍是“中国人” 的加拿大朋友说,如果我准备去亚洲长驻,我会选择新加坡。因为中国没有规范,还不够健康。我总是有些伤心,因为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实情。

  甚至作为中国人的自己,我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每年回家,总是选择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甚至天真的认为自己是在为中国的GDP作贡献。经历了几次极其恶劣的国航服务以后,我从2004年起只选择作加拿大航空公司。当加拿大同事和我聊天,小心翼翼的提到他们不信任国航,只坐加航的时候,我会回答:我也一样,虽然我是中国人。

  中国出口美国和加拿大的猫粮狗粮毒死了上百只的宠物猫和狗。中国出口美国的大批玩具订单有大批不符合健康标准的小配件和油漆,被退回。中国运输到美国港口的海鲜含有有毒物质……这些新闻有没有真正到达过我们——作为中国人的头脑中?有没有打击过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呢?

  直到三鹿奶粉制造出让人心痛的“结石宝宝”,继而查出多少个奶制品品牌均含有有毒物。最让人不可以理解的是,这些品牌的出口产品居然质量都过关。而像雀巢奶粉这样的国际知名品牌在国外有极好的声誉,在中国的产品也同样含有有害物质呢?难道中国人,就应该比其他的国家的人民享受更劣等的产品?而我们的孩子就应该被慢性投毒?

  我们总是抗议抵制一切反对我们的外来声音,但我们是否真是在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尊重自己孩子的健康,乃至其他人的健康和权益?

  我听说过100年前,加拿大白人曾用兑了水的工业酒精卖给土著印地安人,因为他们低劣的族群。而这样的故事在今天的中国还在继续,把兑了水的工业酒精卖给自己的同胞。

我们的菜农,明明知道泡豆芽的水有毒,但抱着只是把豆芽卖到邻省去的心态,就心安理得地继续投毒。但他们知道市场上的菜有毒,所以从不买来吃,也不吃市场其他菜农的菜,而自己单辟自己菜园。我们的鱼农,会用激素喂养蟹、泥鳅、黄鳝,我们的养猪场场主会给猪喂高致癌的瘦肉精,因为十多年前,香港曾爆发过一轮抵制大陆瘦肉精猪的运动,所以香港人可以吃到安全猪肉,而中国人则继续吃污染谈猪。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态,我的菜卖到集市上,卖给别人,但我们不吃,我们的低端产品有毒,但我们自己可以买高端产品或买进口产品。——甲给乙投毒,乙给丙投毒,都以自己的利益至上,卖着有毒的食物,同时共享着着别人卖出的有毒的食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敢这样对待自己对待别人,只有中国人,无论是“大头娃娃”还是“结石宝宝”,都是中国人给中国自己投的毒。

  在今天,网上有无数的人攻击无良的三鹿奶粉生产厂家,攻击压制新闻的政府,为什么没有人扪心自问,作为中国人,我们难道不是其中的一份子?除了三鹿厂的领导,难道没有其他的技术人员知道奶粉的含有有毒成分?为什么没有一个厂家的工作人员揭发没有人反对?你如果看到有人把有毒的菜买到市场上,把有毒的污染源投入到大江大河里去,你会不会站出来反对?你自己作为一个个体,有没有良心,有没有正义感,不去给“邻省”给和自己“无关的人群”投毒?

  中国人,我们可以集体游行抗议美国炸毁了我们的领馆,炸死了我们的同胞;
  可以因为历史的旧恨今天的新怨,砸了日本的小店铺,让日本啤酒下架;
  可以因为法国对我们奥运火炬的不友善,而集体抵制“家乐福”;
  可以因为别人对我们言语上的污辱和轻视,集体抗议;

  我们为什么不因为那些毒害下一代人的奶制品,乃至每天都有可能摄入的有害的食物而集体抵制“中国货”和中国的这种没有社会公德,只知道利益的“有毒的中国心理”呢?

  为什么没有看到一个人站在中国的某家超市前面,胸前挂一块牌子,上书:“抵制中国货”呢?为什么没有看到一个人发起一个万言签名的活动,抵制那些没有社会良心的“中国商人”呢?

  下一次我会很谨慎的购买中国货,如果价格差距在合理范围内,我一定会购买国外生产的同类产品。同样,假如有外国朋友问我,我一定会告诉他们,你们不要以体验中国文化去小餐馆吃饭,同样,能够不购买中国的生产的食物比如奶制品,熟食就不买。

  在选择做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和一个有正直之心的世界公民之间,你愿意做什么人? 我会抵制中国货,直到它们符合健康标准。

  无论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有多迅速,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有多么的自豪,如果每个人都没有公德,没有对他人的生命负责的态度,没有一颗对自己行为审视的正直之心,我们就依然没有起码个人的安全感,没有基本的个人幸福感可言。

  一个只有“自大”没有“自醒”的民族是个没有光明的民族。
  在反日,反韩,抵抗家乐福之后,我们最应该抵制的是“中国货”。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