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7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毒奶祸5万婴儿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9-22
更新时间:2008-09-22
浏览:1182次
评论:12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图文)中国卫生部承认:毒奶祸及5.3万婴儿

--------------------------------------------------------------------------------

BBC 2008-09-22 09:01:16



中国各地家长继续带孩子到医院检查


中国卫生部证实,全国因食用含有三聚氰胺奶粉而患病的婴幼儿数目已经迫近5.3万人。


卫生部表示,全国共有52857名婴幼儿被送到医院接受诊治,其中12892人需要住院。

确诊患病的5.2万余人当中,82%年龄低于2周岁;在住院婴幼儿当中,104人情况属严重。

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数字比此前大幅增加。此前当局公布的患病婴幼儿数字为6244人,另4人已经死亡。

全国各地家长继续带着孩子涌往医院接受检查。BBC驻北京记者雷杰鸣报道说,接受采访的家长们都感到很愤怒,而且失去了信心。

最先被揭发奶粉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集团,其新西兰主要股东恒天然集团被总理克拉克批评反应过慢。

克拉克星期一(9月22日)在接受当地电台采访时说,恒天然似乎等了很长时间才公布时间,她认为这样并不理想。

“走捷径”

中国奶制品含有三聚氰胺事件震惊国内外,多个主要品牌的奶粉和乳制品先后被撤架,当中不乏“中国名牌”或“国家免检产品”。

正在广州出席产品安全标准会议的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代主席诺得评论说,事件反映在生产环节中消除一切捷径的必要性。

诺得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这显示出你必须能肯定清楚明白送进来车间的东西是什么,它们的原料是什么。”

虽然食用奶粉和奶制品在美国并非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管辖范围,而是属于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但诺得指出,作为安全监管部门必须清楚表明不会容许厂家走捷径。

中国总理温家宝星期天(21日)巡视北京医院治疗情况时强调要做好整顿工作,表示要要认真总结和反思。

温家宝说:“出了这样一起特大食品卫生事件,做父母的痛心,我们也很痛心。虽然老百姓很理解,但是作为政府,我们感到很内疚。”

新华网:严防趁火打劫

就在毒奶粉事件仍在发酵之际,中国网络上再次出现了回击外国舆论和指控外资奶品商趁机抬价的呼声。

官方新华社主办的新华网星期一发表不具名文章,点明指责路透社等境外媒体,“借题发挥,借‘三鹿事件’开展针对中国的负面报道。”

文章说:“虽然我国政府已经迅速的启动了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级响应机制,并做出了快速妥善的善后工作,但仍有一些境外利益机构集体发挥,趁火打劫。”

文章引述消息人士称:“国内奶比进口奶便宜,各乳品生产商便在中国展开了一场奶源争夺大战。”

“甚至有部分国外奶源供应商利用资金实力,在取得优先订购权后,收进来的中国奶源,进行分级,不含抗生素、化学物质的优等品出口至国外,把劣品则留在国内,卖给国内乳品公司。”

文章称,中国国内进口奶粉的售价在三鹿事件爆发后上涨,指责“洋奶粉借此机会大搞促销活动,国外乳品企业亦有在中国市场联合涨价的计划。”

文章最后称:“我国须时刻关注境外相关利益机构的动态,警惕有别有用心人士利用这一机会搞小动作,防止其借此煽风点火并趁火打劫,使国内乳品行业继续蒙受巨大的损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09-28 20:33:42 提到] [FROM: 10.]
三鹿原女董事长可能被重判 最高判死刑
大公报 2008-09-28 14:38:41

河北省政府新闻办从14日到19日频频召开发布会通报三鹿事件,一天有时开三个发布会。时间进入到20日后便平静了许多。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三鹿集团近期彻底暴露许多问题,多个高管被抓,三鹿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有可能被判重刑。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资料图片)

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史贵中在17日下午省政府新闻办举行发布会上通报,公安机关通过对三鹿集团婴幼儿奶粉污染事件的深入调查,依据《刑法》第144、 150条和《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三鹿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刑事拘留。刑法第144条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刑法》第144条规定,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50%以上、两倍以下罚金;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50%以上、两倍以下罚金;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依照《刑事诉讼法》第141条的规定,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50%以上、两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50%以上、两倍以下罚金;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销售金额 50%以上、两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条所称假药,是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属于假药和按假药处理的药品、非药品。
 
2   [dokknife 于 2008-09-23 17:12:16 提到] [FROM: 10.]
季吴:马后炮与警钟——就三鹿奶粉说几句



                            ·季 吴·

近来,我国发生一连串引起世界注目的事件,且不说西藏3.14和新疆东突制造的恐怖事件,也不说南方雪灾和汶川地震那样的大自然灾害。仅从上海杨佳杀警察到山西襄汾溃坝,从白兔奶糖到毒饺子案,从有毒宠物食品到洗衣粉油条,还有那不断发生的矿难,以及前几天深圳某娱乐厅的大火死人,就让人眼花缭乱,有些喘不过气来。正当奥运会和残奥会成功举办,在国际上赢得大片赞扬声,人们还沉浸在欢乐之中时,又来出了个震惊世界的三鹿奶粉事件,及其引发的整个奶制品和衍生产品的风波,更让人惊慌不已。这些事件大都不是天灾,而是地地道道的人祸呵。

凭心而论,比起过去,政府对这些事件的反映还算迅速,向社会公众暴光也算及时的,并较快地并采取了一些必要的对策和措施,连最高领导人都发了批示或亲自到场指导,不能说不重视吧。但让人不解的是,既然有关当局一再表示要严厉查处,嫌疑犯抓了,多个官员撤了、款也罚了。为什么还是有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问题食品接二连三出现,矿难事故仍频频发生?

静心一想,总觉得有关当局那些应对措施是在放“马后炮”,其作用虽说不小,但用民间的话来说“补起也是个疤”。当然喽,马后炮放得好,并在马后炮之后,让警钟长鸣,也会使事故减少,甚至杜绝的。然而人为的灾害竟然一再重复,就不能不问个为什么了。

唐朝的程咬金会使斧,但三板斧一过,敌手就知道他就只有这点本事,再也不怕了。下相棋也是一样,“马后炮”用得太多,搏弈就很难取胜。处理恶性的人为事故也是一种多主体搏弈,政府搏弈的对象是事故的当事人和普通百姓。事故当事人搏弈的对象是政府和消费者。而老百姓的搏弈对象主要是事故制造者,他们总是自觉地把政府视为自己的保护者。

对于制造事故当事者即厂商来说,他们本因政府。但是如果政府总是用“马后炮”进行搏弈,厂商们见这招多了不仅不怕,而且会想出新的招数来对付。而他们对老百姓他们是不怕的,因为老百姓在这场搏弈中始终处于弱势地位;对老百姓来说,多次见到马后炮就会产生“政府不作为”的错觉。请看,现在人们对矿难事故已经达到麻木的程度,每次发生,最多问问究竟死了多少人,而没想打听事故的具体情节,更没想问为什么又发生这样的事件,除非有自己的亲人被困在矿井下;同样,对有毒或不合格的食品,人们也已经见怪不怪,只要价格合理,口感不差,也就沉默地接受了。大有“不干不净,吃了不病”的“英雄气慨”。你想,中央台的《质量万里行》,“行”了多年都搞不定,普通老百姓有什么高招能把那些谋财害命的商人扳倒?所以很少有人想到要兴师问罪。这样一来,厂商们就更胆大妄为了。这次三鹿奶粉之所以爆发,并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和恐慌,因为其主要受害者是婴儿。

如果我们孤立地看每个事件,似乎都有它自身的原因。从而可以就事论事地处理。比如,下道死命令,抓几个嫌疑犯,撤几个官员,领导看望受害的群众等等,事件就能平息下去。但如果把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看,就很容易发现他们不是一些孤立的事件,而有着更深刻的社会背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中国社会的矛盾所在。

比如山西襄汾溃坝事故与连续不断的矿难,性质何其相似。这些灾难大都是一些利欲熏心的企业老板或地方当政者为了获取暴利而不顾工人或人民的生命安全所造成的恶果;杨佳杀六名警察罪当该殊,但他为什么独独杀警察,而不杀其他人?这与类似的警民冲突又为何其相似?许霆恶意提款有错,为什么得到许多网民的支持,而迫使法院不得从无期徒刑改判为五年刑期?有毒食物一连串发生,是商家谋财害命可恶嘴脸的暴露。如果以为只要处理该事件的几个案犯或当事人,撤换当地主管领导的职务,再派大批质量检测人员到驻进工厂就能解决问题,那未免想得太天真了。

要知道,在市场经济下,赚钱是一些人的根本目的,服务是在有钱可赚的前提下付出的成本代价。只要有利可图,就会有人为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敢上断头台,这就是唯利是图的商人的搏弈哲学观。所以他们就会施展百般手段去规避检查和监督,逃避法律的制裁。

问题还在于,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件,有关方面并未警钟长鸣,用最有力的法规去限制和杜绝恶性案件的发生,相反有时还有意遮掩事实或粉饰太平。比如去年美国发现中国生产的宠物食品中含有三聚氰胺导致宠物死亡后,中国质监部门开始否认,后来虽然承认了,但又宣布:中国已经杜绝了三聚氰胺在食品中的应用。然而这次暴发的三鹿奶粉事件,表明三聚氰胺不仅仅在三鹿奶粉中使用,而是在许多奶制品中普遍使用。这说明质监部门和卫生部门连马后炮都没有放,既没有从有毒宠物食品事件中吸取教训,引起警惕,向全国所有食品制造厂商敲响警钟,更没有制定相关条例严厉规范奶粉生产。而是放任自流地任其泛滥,从而引发成灾。所以严重失职的是这些主管部门,他们犯的不只是官僚主义错误,而是渎职罪。难道不应当首先追究这些部门的责任吗?

这个事件不仅仅影响的是奶制品,而是影响整个中国产品在世界的形象。如果说汇源果汁被可口可乐收购,是民族工业在与发达国家竞争中的失败。那么三鹿奶粉事件告诉人们,我们自己不严格管理,不严格执法,并失去了公信力,才会毁掉我们的民族工业,打垮我们的正是我们自己。

□ 寄自中国


 
3   [dokknife 于 2008-09-23 01:12:35 提到] [FROM: 10.]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星期日(21日)批评中国当局未在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毒奶粉丑闻。

自三鹿牌奶粉发现被人添加有毒化学物"三聚氰胺"以来,中国毒奶粉事件象滚雪球般牵涉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奶品制造商和更多的奶制品。

世卫组织西太平洋总监尾身茂在马尼拉批评中国当局在处理这起事件时缺乏透明。

他暗示,在毒奶粉危机爆发前,有人就已经知道存在有关的问题。

尾身茂说,"内部沟通显然有问题,有人已经知道问题一段时间,却没有分享信息。"

但他表示,世卫组织相信北京现在已经在认真看待问题并着手处理,世卫专家正在协助中国发展其检验能力和改善其食品质量监管。

尾身茂说,北京在9月11日通报世卫,表示发现6,244个食用了受三聚氰胺污染奶粉的病例。

他说:"这当然是起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

尾身茂表示:"近日的发展显示了中国食品监管体制的弱点,政府机构、卫生部、农业部与质检总局之间的协调,看来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目前据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有近13,000名婴幼儿因为食用有毒奶粉被迫住院接受治疗。

卫生部说,截至到9月21日,各地因为使用婴幼儿奶粉接受门诊治疗咨询并已经基本康复的婴幼儿累计为39,965人。

12,892人需要住院,其中较重症状的婴幼儿有104人。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在中国已经造成4名婴幼儿死亡。
 
4   [dokknife 于 2008-09-23 01:03:06 提到] [FROM: 10.]
Melamine-contaminated powdered infant formula in China - update

22 September 2008 -- China’s Ministry of Health reported over the weekend that nearly 40,000 children have sought medical treatment related to the consumption of melamine-contaminated powdered infant formula. Almost 12,900 are currently hospitalized.

Three deaths have been confirmed as being related to contamination of infant formula. One is under further investigation.

Authorities of Singapore and Hong Kong SAR reported finding melamine in dairy products manufactured in China. A three-year old girl received treatment in Hong Kong due to consumption of the contaminated milk.

WHO will continue to share information through its International Food Safety Authorities Network (INFOSAN) to help national authorities to be better informed and enable them to better target their monitoring.
 
5   [dokknife 于 2008-09-23 01:00:24 提到] [FROM: 10.]

★ 九月二十日报道,中国毒性研究和奶制品检测手段卫生部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协助提供国际上三聚氰胺方面的经验。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卫生部国际合作司司长任明辉向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韩卓升介绍了中国政府在处理三鹿牌奶粉事件中采取的措施和进展。韩卓升表示世界卫生组织愿意提供一切必要的技术协助。另外,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和食品安全研究所已启动临床病例调查,专家将对此次受问题奶粉影响的患儿的实际用奶量和治病情况进行调研,并写成报告递交世界卫生组织。

★ 九月二十日报道,黑龙江鹤岗市富华煤矿发生事故,已经证实五人死亡,仍有20多人被困井下,生死不明。据中国国家安监总局网站消息,今天凌晨3时30分,黑龙江鹤岗市兴山区富华煤矿井下发生一起火灾事故,当班入井44人,事故发生后12人升井,32人被困。

★  九月二十日报道,新加坡在检测出中国的牛奶制品含有三聚氰胺之后,暂停了从中国进口和销售一切牛奶和乳制品。与此同时,中国的商店和超市在发现鲜奶和奶粉受到污染之后也纷纷开始撤架。中国政府的质量监督机构说在最近几天所抽查的主要品牌中有将近10%的奶制品含有三聚氰胺。此外,香港的两家超市惠康和百佳星期五也把货架上的蒙牛奶制品拿下。而在一天前,在发现伊利牌的牛奶、雪糕和酸奶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之后,香港政府还召回了伊利牌乳制品。

★ 九月二十日报道,澳门政府表示,由于向当地学校供应的中国伊利牌牛奶经检测发现含有三聚氰胺,当局将安排7千名可能受影响的学童抽样检查身体。此外,一些学校已经停止供应伊利牛奶,并等候教青局召回存货。
 
6   [dokknife 于 2008-09-23 00:56:39 提到] [FROM: 10.]
"毒奶风暴"升级: 香港全城恐慌 市民排队验肾


文章来源: 苹果日报 于 2008-09-22 14:43:34 给 苹果日报 发送悄悄话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毒奶风暴"升级: 香港全城恐慌 市民排队验肾 苹果日报

毒奶风暴掀起全城恐慌,导致公立医院逼爆,查询热线瘫痪。伊利、蒙牛及雀巢产品连日被验出含有引致肾结石的三聚氰胺,加上专治肾石婴的玛嘉烈医院肾科中心前日休息,300多人昨日蜂拥到玛嘉烈医院轮候检验,小孩的哭叫声和家长的抱怨声响遍整个急症室。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承认错误评估需求,向受影响家长道歉。

卫生防护中心昨日再确诊一名4岁男童饮用有问题奶品后患上肾结石,令毒奶风暴进一步升级。大批家长为求心安,昨日带同子女四出找公、私立医院检查。记者所见,玛嘉烈医院昨日有逾300人逼爆急症室,家长带同子女饮用的奶产品,等候转往儿童肾科及泌尿科。由于全部个案均被列作「非急症」,指示牌标明须轮候四小时,抱哭哭啼啼子女的家长只有在急症室苦候。有家长等得不耐烦,向记者大吐苦水,院方随即找来大批保安员,驱赶记者及家长。医院管理局九龙西医院联网总监赵莉莉曾一度在急症室出现,观察一会即离去。

家长抱怨医生态度差

不少前日已到急症室登记的家长,昨带同子女到玛嘉烈K座八楼的儿童肾科及泌尿科,以为很快可见医生接受检查,却获职员告知须轮候重新登记。院方中午才开始把已登记和未登记个案分流处理。

带两岁半儿子求诊的锺先生抱怨,轮候了大半天,医生只是轻按儿子肚皮,促他用胶樽自行替子女取尿液样本化验,安排明日才进行超声波检查。叶先生则说:「医生态度好差,建议我先登记第日再过。我话打工仔唔可以再请假,佢话:『咁你慢慢等喇。』」

承认低估了市民反应

家住九龙湾的彭太怀孕时长期饮用蒙牛、雀巢和子母奶类产品,其五岁长女现时如厕时经常不畅顺,最初以为她「热气」。她前日带女儿到联合医院求诊,验尿发现血糖偏高,获院方转介到玛嘉烈诊治。她昨投诉缴付登记费安排混乱,「唔知点解,我急症室已畀100蚊登记费,上到K8又再收多100蚊。中午之后,有家长又唔使畀。」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昨午与医院管理局及食物环境卫生署官员召开记者会时,向昨日受影响的家长致歉,「我认为今日安排唔得理想。」他解释,最初毒奶事件爆出时只针对内地品牌奶粉,岂料其他品牌产品也陆续爆出含毒,「当然有少少低估市民反应」。

玛嘉烈医院证实昨日为63名声称曾饮用受污染奶类产品的人士诊治,年龄介乎两个月至17岁,全部毋须留院。周一岳道歉后,玛嘉烈医院随即安排家长到放射诊断科,为其子女进行超声波检查,疏导人潮。不少原来愁眉苦脸的家长,眼见子女没患肾结石,均重现欢颜。家长张太说,「其实政府应该集体替幼稚园小朋友检查,唔应该要家长咁频扑。」

热线接不通留言爆满

医管局质素及安全总监梁贤也承认,早前向家长发放讯息混乱及不清晰。医管局今日将增设18间诊所为12岁以下小童免费评估,有需要会转介到评估中心进一步诊治。评估中心也会增至七间,公众假期也会开放。玛嘉烈医院儿童及青少年科顾问医生周镇邦表示,若子女长期饮用受污染产品,或出现肾病病徵,应接受检验。

本报记者昨致电卫生防护中心及食环署的查询热线,前者长期未获接通,后者只转驳至已爆满的留言信箱。卫生防护中心表示,至今接获955名市民查询,当中80人声称出现肾病病徵,例如小便刺痛。食环署署长卓永兴则回应,至今接获800多个市民查询,大部份留言可即日处理。
 
7   [USMedEdu 于 2008-09-22 23:21:24 提到] [FROM: 10.]
韩咏红:三鹿门在中国仅是第1个被挤破的脓包
联合早报 2008-09-19 15:58:40

失速的增长与缺失的诚信


 在至今造成6000多婴儿患病与4名婴儿死亡的中国毒牛奶事件中,集体沦陷的不只是中国的22家牛奶企业,还有地方政府的诚信。

  至今,这起事件中最让中国难堪的地方,是由一个外国政府来揭出地方部门隐瞒真相。持有三鹿集团43%股份的纽西兰恒天然集团,在一个月前要求河北当局召回奶粉,但地方部门试图掩盖真相,最终由纽西兰政府出面,绕过地方直接与中央政府交涉,才迫使三鹿承认奶粉受污染,并由此暴露出涉及整个中国乳业的大丑闻。

  随着调查的深入以及更多报告的问世,外界发现,在原奶中掺水、植物蛋白、三聚氰胺等物质赫然是中国乳业的“潜规则”,属于业内皆知的秘密。这一恶劣现象背后原因,是奶业过去几年里超负荷过快扩张。

  发改委官员管理农村经济的副司长方言昨天上午说,2000年,中国牛奶产量800多万吨,随后乳业在7年间快速发展,奶产量的增速是25%。根据9月初中国奶业协会年会上的数字,2008年上半年中国奶类产量已达到1915万吨。

  然而,整个奶业生产的链条,其实无法支撑如此飞速的扩展。相较于发达国家的规模化奶牛饲养方式,在中国,20头以上的规模饲养比例仅占 28.9%,5头以上的占76%。中国奶牛饲养方式普遍落后,还有奶牛将奶牛当肉牛养,结果产出的牛奶蛋白质含量不达标,于是就有奶牛、奶站等在鲜奶中添加假蛋白。据说这个做法从2005年即出现,但是乳业企业顾着跑马圈地粗放扩张,打广告占领消费市场,没有顾及奶源建设。

  今年初,全球粮价与饲料价格上涨,鲜奶的收购价与市场价却未被允许相应提高,结果更多处于生产链条下端群体铤而走险。

  美国《基督教箴言报》在其报道中称,毒奶事件暴露了中国社会的深层的弊病:当国家在急于建立市场经济体时,一个已超过政府监管的市场经济被创造出来,对私人利润的追求,往往胜过对公益的关注。

  2005年,我曾经在内蒙古采访中国最大的乳业企业,伊利总公司,记得负责人提到中国奶业的主要问题是奶源不足、利润难提升。中国有10亿人口才刚刚开始喝牛奶,新富裕起来的城市人对于优质营养品的消费能力与欲望增长迅猛,奶业市场巨大,但是企业一没有那么多奶可卖;二卖奶的盈利增长空间有限。当时我没想到上述结构性矛盾,原来是行业集体沦陷的诱因。

  不过,“结石门”放在整个中国环境里,也仅是又一个被挤破的脓包。

  超速、超承载力、罔顾安全的扩张,岂止存在于中国乳业?只要市场需求旺盛、监管缺失的领域,总是不断爆发安全事故或行业丑闻。其中,市场经营者集体性无意识的贪婪,官员监管迟钝,认为能“捂住”事实的侥幸心理,以及官商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都是问题难以遏制的主要原因。政府对媒体的管制,显然也是为失职官员提供了保护伞,助长侥幸心理。

  一种同情中国的说法是,它所处的早期工业化阶段,也是矛盾多发期。但成功举办奥运以后,这种表面现代化,内里隐患重重的吊诡会让人越来越难接受。“结石门”估计不会全盘抹掉中国通过奥运建立起来的国际形象,但它恐怕还是需要反思发展的合理速度,加速政治体制改革,以向国内外说明,那场光彩夺目的盛会不只是涂脂抹粉而已。
 
8   [USMedEdu 于 2008-09-22 22:51:07 提到] [FROM: 10.]
各国谈"中国奶"色变 海外华人超市受连累


文章来源: 香港文汇报 于 2008-09-22 15:26:31 给 香港文汇报 发送悄悄话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各国谈"中国奶"色变 海外华人超市受连累 香港文汇报

 内地毒奶事件愈演愈烈,更吹袭到周边国家和地区。韩国、日本、新加坡及加拿大,都发现有内地出口毒奶的身影,不少国家因此谈「中国奶」色变。另据中新社消息,对于因食品安全引发的「中国製造」信任危机,商务部22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尽快成立出口产品质量工作小组,对生产、出口奶製品、食品、药品、玩具、家具等关系人身安全的企业实行严格排查,坚决杜绝存在质量安全隐患的产品出口。

 目前,亚洲的马来西亚、汶莱、缅甸以及非洲的一些国家,也都开始禁止中国大陆的牛奶和乳製品进口。

韩国:停售中国朱古力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部分在线购物商城开始停止出售原产地为中国的朱古力、饼乾类产品。其他在线购物中心和店舖也在等待食品药品安全厅的成分检查结果,暂停了相关产品的出售。

 经营乐天电视购物的「乐天imall」22日称,该公司将从当天上午开始在电视购物网站上停止出售中国产士力架、Kit Kat朱古力威化、奥利奥、德芙等4个品牌的朱古力及饼乾类产品。公开商城Interpark等,也正在考虑停止出售中国产朱古力棒和饼乾等。

 此外,网上购物商城Dnshop、公开商城Auction、Gmarket等将在食药厅调查结果出炉后决定是否继续出售中国产朱古力。另一方面,中国产品的进口企业表示在食药厅得出结果以前将不採取任何措施。

日本:医院曾供毒点心

 共同社报道称,日本丸大食品公司正在主动召回疑含有害物质三聚氰胺的5种点心,该公司表示商品售出总数已达353,657袋。目前召回工作进展缓慢,大部分点心可能已被食用。目前已召回约5,250袋业务用点心,家庭用部分仅召回554袋。

 长崎市医院局22日宣佈,长崎市立市民医院曾向9名住院儿童提供了总计12袋可能混入「三聚氰胺」的丸大食品厂点心「奶油熊猫包」。目前尚未接到健康受害报告。

新加坡:中国奶被召回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农粮与兽医局查验发现,在中国生产的「子母牌」草莓口味牛奶,也含有三聚氰胺成分。菲仕兰食品新加坡分公司,20日主动回收在新加坡销售、产自中国的子母牌牛奶,菲仕兰食品新加坡分公司晚上声明,虽然初步检测显示,只有部分塑胶瓶装的草莓口味牛奶含有过量的三聚氰胺,为了安全起见,公司还是决定,无论口味和包装大小,所有生产于中国的塑胶瓶装牛奶一律回收。

加拿大:华人超市受连累

 另据加拿大华文媒体报道,加拿大华人超级市场大统华宣佈採取行动,在加拿大16家超市回收两种奶酪饮品,并决定在全国范围停止出售蒙牛及伊利两种牌子的奶酪饮品,买入这两种乳製品的消费者,可以拿回超市退款。

 目前,加拿大食品检查局已在加拿大全国展开调查,抽查了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近300家商店。加拿大食品检查局发言人表示,鉴于中方已经公佈22家企业的部分产品含有三聚氰胺,加拿大食检局正在与中方加紧联繫,要求中国提供含有三聚氰胺的产品资料,以及这些问题产品是否出口到加拿大。 ■本报上海新闻中心记者毕方方22日电
 
9   [dokknife 于 2008-09-22 21:54:45 提到] [FROM: 10.]
隐瞒迟报毒奶粉事件是为奥运吗?

已经造成三例死亡、数千名中国各地婴儿患泌尿系统结石的三鹿奶粉事件持续受到广泛质疑。尽管官方承认石家庄市政府要对未能及时就毒奶粉问题作出公告负重大责任,但是拖延通报究竟是出于地方的政治需要或经济利益,还是为了中国想要在奥运期间展示的"太平盛世",目前仍然扑朔迷离。有评论指出,孩子的生命和健康比奥运会更重要,而且如果因为奥运会的原因隐瞒真相,就是与奥林匹克宗旨背道而驰。

*官方一再改口*

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以后,有关究竟是什么人、哪个部门拖延了向公众通报有关讯息的责任问题,中国官方一再改口。

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星期三在北京表示,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8月2号向石家庄市政府报告奶粉质量存在问题的情况后,市政府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直到9月9号才向省政府报告,应承担重大责任。  

这位副省长还宣布,石家庄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张发旺已被免职,进一步的调查也在进行中。他说,"现在我们已经派出警方进行调查,看三鹿公司在生产和销售环节,有没有有意图地掺进三聚氰胺,还有就是有没有和市政府进行官商勾结"。

从媒体这些天来的报导来看,在此之前,中国各级官员都把缓报的责任推到三鹿集团身上,而三鹿集团负责人则声称,8月初得知产品中含有害化学成分三聚氰胺以后,随即向有关部门报告。

上星期六,在中国卫生部举行的记者会上,杨崇勇副省长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河北省政府是9月8号才收到石家庄市政府的有关报告。与此同时,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表示,该局在9月9号才获悉此事。

*和奥运没有必然联系?*

而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在回答同一名记者提问时则表示,从政府接到相关信息,到做出反应,他觉得是迅速的。他还指出,政府当时处理有关问题的作法"和奥运会的召开没有必然的联系"。

在毒奶粉事件爆发之初,三鹿集团9月11号下午5点多还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三鹿产品经检验符合国家标准,婴儿患结石病与喝三鹿奶粉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当晚8点左右,三鹿通过卫生部发出的公告宣布,召回8月6号以前生产的三鹿奶粉,并指责不法奶农在他们提供的鲜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从最新的报导来看,国际上的压力对于这一丑闻的曝光似乎起了关键作用。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她是在9月5号从三鹿的合资夥伴、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方面知道这个事件的,并在3天后召集高层官员开会,下令他们绕过阻挠召回问题产品的河北官员,直接向北京政府交涉。

媒体报导说,直到新西兰政府跟北京官员联络以后,河北省的地方官员才开始采取行动。

目前,虽然有石家庄市一级的官员因为瞒报这次食品安全事故而下台,但是与瞒报有关的内幕以及为什么要对公众隐瞒关系到婴幼儿和消费者生命安全和健康的重要信息,外界仍不得而知。

热心民族公益事业的北京消费者刘先生表示,从这起事件当中,不难看出,政府在遇到重大危机时想要瞒天过海已经不像以往那样容易了。

他说:"现在这个互联网,包括舆论监督,真不像以前了。过去一些事情隐瞒也就隐瞒了,但是现在很难,包括国内看不到的消息可以国外(网站)看。所以说,要是想让别人看不到什么,除非你没做。"

*不能为奥运牺牲孩子生命*

至于官员瞒报讯息的动机和当时问题发生的时机,独立评论人士刘晓波表示,权力部门在8月初决定拖延不报重大食品安全事故令人怀疑是怕影响奥运盛会的气氛。

他说:"这个权力部门作出来的决定,这么大的事,使人不能不怀疑它当时就要举办奥运开幕,它不想叫负面消息传出,使奥运会,就是党国盛会,出现一种负面消息,杂音。如果说,它8月1号就报导了,那么肯定是奥运前关于中国新闻与奥运联系在一起的热点。"

刘晓波强调说,人命关天,即使是奥运会也不能以牺牲孩子的生命为代价:"奥运会怎么能比孩子的生命更重要呢?你这么做本身,它与奥运本身的宗旨也是相违背的。"

□ 美国之音
 
10   [dokknife 于 2008-09-22 21:52:54 提到] [FROM: 10.]
“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刘晓波



当中国媒体全力报道北京奥运、大肆宣传金牌第一、“奥出一个崛起大国”之时,一条人命关天的信息却被“平安奥运”和谐掉了,而且,被荼毒的还是嗷嗷待哺的孩子。早在一个多月前的8 月1日,也就是距党国盛宴开幕还有一周时间,三鹿集团公司已经检查出其产品加了三聚氰氨,而且,三鹿集团的外资方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曾多次要求三鹿全面回收毒奶粉。但,这个致命的信息,不但被隐瞒下来,而且该公司未采取任何措施,继续销售其有毒奶粉。这种知情不报且继续销售的行为,不啻于“故意投毒”。

直到京奥闭幕将近半个月的9月8日,虽然《兰州晨报》等国内媒体率先以“某奶粉品牌”为名爆料毒奶粉事件,但如果不是恒天然集团和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对“毒奶粉”的穷追不舍,中共高层大概还不会采取行动。9月9日中国质检局和商务部都接到来自新西兰的有关三鹿毒奶粉的通报,中国政府才启动应急机制。

正是来自新西兰总理的压力,才让“毒奶粉”风暴越刮越猛,国内外的公众舆论铺天盖地,中共有关部门开始采取行动。据媒体报道,已经有22家企业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包括北京奥运赞助商蒙牛和伊利、光明等知名品牌。目前肾结石患儿已有四人死亡,病例已高达6244。

可以肯定,此次毒奶粉之害蔓延全国,责任人之一是三鹿集团生产毒奶粉并隐瞒真相,责任人之二是石家庄市和河北省官权的庇护,责任人之三是国家质检局为三鹿品牌开了免检绿灯,责任人之四是国务院疏于督查,特别是国家质监局和国务院应该负有更大的责任。

在监管缺失、官员腐败和商德沦陷的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可谓比比皆是。仅近年而论,就有“石蜡大米”、“敌敌畏火腿”、“苏丹红咸鸭蛋辣椒酱”、“福尔马林火锅”、“硫磺银耳蜜枣”、“硫酸铜木耳”等,更有轰动世界的出口“毒猫粮”和“毒饺子”。

如此众所周知的恶劣环境下,中国的食品安全凭什么免检?2004年的“大头娃事件”已经凸显毒奶粉问题极端严重,但国家质检总局居然为许多食品企业发放“免检证”,难道没有黑幕中的权钱交易?国务院对滥发“免检证”不闻不问,难道就真的对中国造食品拥有免检的信心?

据四川著名学者冉云飞发表的《毒奶粉编年史》的统计:毒奶粉问题时间链早已显露,但从未得到过真正有效的治理。从2001年到2008年,每年都有不止一起 “问题奶粉”出现,仅大陆媒体曝光的就高达30多起,其中有多处涉及三鹿集团的问题。但国家质监局和顶级喉舌却把“三鹿集团”树为质量标兵。早在2002 年,三鹿集团就被吹捧为承担“十五”重大科技专项的优质企业,称其积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科技攻关,多项技术得到应用,整体研究水平得到提高。从奶牛品种改良、饲草饲料、饲养管理、疾病防治、乳品加工、乳品质量控制、养殖模式等方面对奶业完整产业链开展先进技术研究。建立了全程绿色、无污染原料奶生产技术及监控体系。2007年9月12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推三鹿;2008年三鹿集团“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夺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早在9月8日三鹿毒奶粉曝光前,毒奶粉却被长时间隐瞒下来。起码从2008年6月起,国家质检总局网站已有消费者投诉婴儿吃三鹿奶粉后患肾结石。7月16日甘肃省卫生厅报告三鹿奶粉致婴儿生病几十例。7月22日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发现奶粉中有三聚氰氨;8月1日三鹿集团检查出奶粉中的三聚氰氨。8月2日恒天然公司要求召问题产品。8月6日三鹿集团发现奶粉污染,但并未上报或上报被压下。9月1 日卫生部回复甘肃省卫生厅的报告,经专家检验系奶粉致病。

如果说,人命关天乃人类文明的最基本常识,那么,孩子的生命就应该是“天上之天 ”。而在中国频发的天灾和更频发的人祸中,受害最大的总是孩子。1995年的“克拉玛依大火”,在“让领导先走”的命令下, 288名学生、36名教师被大火吞没;2001年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潭埠镇芳林村小学一栋两层教学楼发生爆炸,造成42名学生死亡;2004年安徽阜阳毒奶粉造成“大头娃”,13婴儿死亡,病死率高达7.6%;2005年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因洪水灾害,造成87名学生死亡;2008年汶川大地震,大量豆腐渣校舍倒塌,官方公布的遇难师生为9000多人,而网民统计的死亡孩子高达13000多人。

对于必须重大安全事故负责的各级政府来说,在其治下出现震惊全社会的严重安全事故,没有任何理由不作为头等大事处理;对于负有向公众提供真相的媒体来说,面对如此重大的命案,也没有理由不作为头条新闻进行同步追踪报道,更没有任何理由向社会隐瞒真相。

但在没有权力制衡与独立媒体的中国,凡是出现类似的重大事故,中共官员首先想到的,绝非“人命关天”和“孩子第一”,而是“党权关天”和“面子第一”。所以,每有伤亡惨重的公共安全事故发生,相关官员的第一反应就是“隐瞒真相”和“封锁媒体”,让其消失于无声无息。如果隐瞒无效,相关责任人的第一反应是“ 百般狡辩”和“推卸责任”,直到惊动了最高层之后,相关官员才会出面承错。然而,无论高层官员做出多么严厉的指示,也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关切姿态,皆是为了尽量减少对党权的负面影响。

所以,当事件爆光后,中共官权就会马上采取如下措施。1,不允许任何媒体上头条,而要放在新闻中的次要位置,往往是最后一条国内新闻。2,突出报道最高领导人的重视,党和政府的关怀以及救治措施(胡温关于毒奶粉的指示都要置于头条)。3,所有媒体务必统一口径,只发表经过高层审查的信息。4,报道要尽量删繁就简和避重就轻,甚至继续隐瞒深层真相。5,不允许惨烈场面的出现,不允许同步的连续跟踪报道。6,加大报喜力度,以冲淡报忧所引起的社会情绪(这几天官方媒体加大报道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的救市行动)。7,对事故的调查取证完全是黑箱作业,有选择地或歪曲地公布调查结果,务必从重从速地处罚当局宣称的罪犯。8,对有关官员的处分以及处分的力度,全视其与高层的亲疏关系而定。

正是在党权为重而人命为轻的独裁制度下,多少无辜受难的生命被独裁制度两次扼杀——第一次是人祸对生命的毁灭,第二次是谎言对亡灵的亵渎。

在中国,死于人祸的无辜者太多了,但在对生命的制度性轻蔑中,生命得不到尊重和爱护,亡灵也得不到起码的尊重;在制度性谎言的黑牢中,亡灵们见不到真实的阳光,只能默默地死去发霉腐烂。在此意义上,“结石儿”之死,与其说是死于毒奶粉,不如说是死于制度之癌。

如果毒奶粉事件的问责仍然仅止于让地方官充当替罪羊,那么其背后的高层渎职和制度之弊就无法得到追究;如果胡温从毒奶粉事件中汲取的教训就是“加强公民道德、职业道德、企业道德、社会道德建设”,而不敢触碰深层的制度缺陷,那么中国食品安全问题也就无法得到真正的解决。

□ 《观察》
 
11   [dokknife 于 2008-09-22 21:52:05 提到] [FROM: 10.]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记者:张楠

三鹿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河北等地的奶农损失惨重。有关当局正在采取措施,力图避免奶农“杀牛倒奶”。

中国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往往把资本家在经济危机中把过剩牛奶倒入大海作为批判西方资本主义的素材之一。然而最近,中国奶农也开始倒奶了。

座落在河北石家庄的三鹿集团,由于其婴幼儿配方奶粉中发现了三聚氰胺,正在停产整顿。牛奶收购工作的停顿,导致奶农不得不倒掉无法储存的鲜奶。

*奶农无奈大喊SOS*

中国媒体说,无奈的奶农用牛奶浇树、浇菜、有些奶农甚至把奶直接泼在马路上。石家庄一位姓张的奶农说,这些天,他们把无法卖出的牛奶用来喂猪,真是“挺着急的”。

李莎莎是河北省正定县的奶农。她说,大多数奶农快顶不住了:“现在全都是赔本,现在是5毛钱1斤,卖得出去卖不出去还两说呢,因为所有的奶农全都出去卖奶了。像我们家一天也就是产7、800斤吧,可能也就是能卖200块钱左右;像我们家那个奶还得倒掉一部分。政府一天一头牛补助10块钱嘛,但是远远不够我们日常的奶牛的开销呗。每天都在赔4、500块钱左右。”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乳品乳业高级分析师陈连芳说,三鹿集团原料奶的日处理量达5000多吨,大批跟三鹿有供奶关系的奶农受到影响:“原料奶的生产不会因为工厂的停顿就停止生产牛奶。它是动物的一种本能。一旦说让它不再生产牛奶的话,那么它可能就很长时间不能挤奶了。所以挤奶、原料奶的生产还在进行。这些原料奶的销路就决定了奶农的命运。”

三聚氰胺是一种工业原料,主要作为粘合剂用于装饰板的生产。据报道,一些人为了多卖钱,在牛奶中搀水,再加入三聚氰铵胺提高其蛋白质含量,以达到收购标准。

长期饮用这种牛奶或者这种牛奶制成的奶粉,可以造成泌尿系统结石。三鹿问题奶粉已经导致四名婴儿死亡,数万名婴幼儿患病,目前仍有上万人住院治疗。

涉嫌作案的虽然只是少数奶农和奶贩子,但是受到伤害的却是大多数奶农。中新社说,据初步统计,从9月14号到9月16号,河北全省损失生鲜奶5936吨。平均3000元一吨的牛奶,除少量以200元一吨贱卖外,绝大多数都被奶农忍痛倒掉。目前,这种情况仍在蔓延。

李莎莎家有38头牛,有的奶牛是靠贷款买下来的。她说,借的钱还没还清,就开始往里赔钱了:“你说着急不着急。前两天我公公都急得都发烧了,急得都没办法了,只能是天天找那些奶农商量商量的,最后也没商量出个结果。现在只能挺着。”

*急盼政府出台救济措施*

有报道说,三鹿的供奶商已经跟蒙牛、伊利签了协议,奶农的奶总算有了去处。不过,“北京东方艾格”的高级分析师陈连芳表示,现在,伊利、蒙牛的产品也发现有问题。

陈连芳说:“现在它们自己的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都受了很大的冲击,所以它的加工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把这么大规模的原料奶一下子转给那几家企业来分担的话,现在看来是很困难。所以至少在到年末几个月期间,河北的这些奶农他们确确实实是非常地困难。”

一些地方出现了奶农杀牛卖牛的现象。第一财经日报说,在石家庄市行唐县,把奶牛当作肉牛卖的渐渐多起来。可是,产奶的奶牛没有多少肉,一头牛也就卖4000元。而在三鹿出事前,由于今年奶价较高,一头好奶牛能卖到1万多元。

面对严峻形势,陈连芳认为,政府不会坐视不管,放任市场的力量决定奶农的命运:“政府还有一种思路是什么呢?现在还没有定。我个人认为,可能会,政府出财政拨款,拨个几十亿,把这些奶农的奶全部买下来,然后让乳品加工企业加工成奶粉,再卖给政府,由政府财政来分担这个困难。政府还在进一步调查,哪一种方案更可行,现在还没有定。”

人民日报的报道说,农业部推出五大措施,维护奶农的合法利益、保护奶农的生产积极性,确保少倒奶、坚决不杀牛。

中国研究生入学考试中曾有一道试题这样问,2005年陕西发生的奶农倒奶事件跟经济危机中资本家把奶倒入大海有何本质区别。参考答案是,中国的“倒奶事件”并非是全社会性的生产过剩,而是由企业与奶农信息不对称等造成的个别现象,是可以避免的。

问题是,可以避免的再次发生了。人们期待中国政府找到根本的解决之道,真正避免奶农倒奶事件。

□ 美国之音
 
12   [dokknife 于 2008-09-22 17:26:04 提到] [FROM: 10.]
朱健国:“毒奶风暴”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议报 作者: 朱健国 2008-09-22 09:31:56

从2003年开始的"胡温新政",主要是打着"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的旗帜做了三件事,一是"京奥七年工程",二是"十七大工程",三是"神五神七飞天工程"。这三大形象工程结果让各级政府疲惫不堪,财力人力耗尽在"丢西瓜捡芝麻",根本无力切实解决民生问题。而今面对"中国毒奶风暴",谁好意思说中国是"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

胡锦涛主席,从面相上看,您文质彬彬,一派温良恭俭让,有点"奶油小生",但不像是个恶人;从学历上看,您一直出入名校,擅长辅导,可谓天资不低;从中共总书记职务要求来说,您"永远忠于党",极合乎党文化;但是,以一个现代法治国家的国家主席标准对照,您却涉嫌不作为与渎职。先不说远的,就说面对眼下的"中国毒奶风暴",您竟然迟迟不向全国民众作一点公开道歉与解释,"一切错误归下级"。这种鸵鸟蒙面的策略,能应付危机,蒙混过关?

我注意到,在残奥会闭幕式上,你除了在几个必须露出笑容的时间强作欢颜,一直眉头微锁,怔怔发呆,忧心忡忡。甚至电视镜头一直没有出现你夫人的身影,而是多次展现江泽民和夫人的老态。这可能并非政敌的小动作而是你示意下的敬老,顺便表达你因"中国毒奶风暴"暗暗羞愧地自责与自罚?你或许在犹豫不决,不知是否应该就"中国毒奶风暴"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

民歌中常常唱"哪个来推我一把",我愿接唱:"我来推你一把"--"中国毒奶风暴"需要国家主席公开道歉,理由很明显,至少有五条--

其一,2008年中国出现六大人祸,灾难此伏彼起连绵不断,国家主席责无旁贷。

由"三鹿婴幼儿毒奶粉"引发的国产奶食品多有毒的"中国毒奶风暴",是京奥之年"中国第一灾"。"春运雪灾"只影响南方与一个春节,拉萨"藏独冲突",多是关乎西藏稳定,"汶川地震"虽然死亡九万伤二十万,也还是西南一区之灾,十来年可以平息;京奥纵然奢侈了一万多亿元,制造新鲜谎十多个,软禁全国人一个月,也仍然可算是短期灾难;至于股灾、房灾,都限于经济性局域灾,至于那些死伤几百人的矿难等安全事故,更是相形见小,排不上号了。独有这"中国毒奶风暴",暂时看来只有万来个"结石宝宝",只死了几个小BB,可它动摇国种之本,动摇政府信誉底线,是可能让中国人重返"东亚病夫"的百年大灾--从2004年出现的安徽阜阳"大头婴"曝出"45家问题奶业企业"起,中国的婴幼儿就多沦为"大头婴"与"结石儿","大头婴"将导致大脑智力严重受损,"结石儿"将致使肾功能和生殖力严重衰退!二十年后,中国将遍布"大头人"与"结石人"!在这些低智商低生殖力的中国人主导下,中国将因人口锐减或痴呆猛增至绝种亡国!

记得"春运雪灾"时,总理温家宝曾到灾区当面向灾民低头致歉,此次如此危及中外、震惊全球的"中国毒奶风暴",难道不需要有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其二,08年六大人祸,祸起五年三大形象工程,"胡温新政"实为浮夸老调。

回顾起来,从2003年开始的"胡温新政",主要是打着"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的动人旗帜做了三件"花架子"工程,一是"京奥七年工程",二是"十七大工程",三是"神五神七飞天工程"。这三大形象工程结果让各级政府疲惫不堪,财力人力耗尽在"丢西瓜捡芝麻",根本无力切实解决民生问题。而今面对"中国毒奶风暴",谁好意思说中国是"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

"京奥"无非是想向世界显示"中国盛世",并没有推动中国人的健身运动:"神五神七"无非是要显示中国有了太空技术,与提高百姓生活安全科技水平毫不相关:"十七大"无非是为了让"科学发展观"写入党章,让"胡温"再空唱几年"和谐",不但未能促进民间和谐,反而紧缩了民主言路,增加了社会的群体冲突。如此图虚名得实祸的三大形象工程,皆可不办或缓办--中国一百年不办"京奥",照样在发展,"八大"后十三年才开"九大",毛泽东照样发"最高指示",北欧从无"神五神七",人民生活却全球羡慕。

可以设想,如若以办"京奥"的财力,投入一万多亿元建立国家质量安检体系,以召开"十七大"的严肃认真来抓食品安全,以让"神五神七"上天的科学力量攻克食品安全难关,无论多么狡猾的三聚氰氨毒也一定及时被查出来了!

也许"胡温新政"眼里,毒死人事小,"放卫星"炫耀事大。就像当年"大跃进"时一样,哪怕是用人祸引来"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四千万人,也必定要继续大吼"亩产万斤粮",向世界证明"七年赶英十年超美"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毛泽东当年以"拍大腿,唱小调,共产主义就来到"误导人们"大跃进",今日"胡温新政"是以"科学发展"、"和谐社会"催眠人们进入"盛世中国",口号词不同,浮夸实质一模一样。以毛泽东之"秦皇汉武,略输文采"的霸道,尚且在"七千人大会"含糊地"自我批评"几句,"胡温新政"纵然千般好心,也是好心办坏事,难道不该公开道歉,以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下一"罪己诏"?

其三,"中国毒奶风暴"清晰地暴露出"胡温新政"一再重复悲剧,重复低级错误,以至于"洋人逼宫"。

以"京奥工程"对"中国毒奶风暴"的加剧为例--此次"结石儿"只是"大头婴"悲剧的继续、重演与放大。从"结石儿"到"大头婴",整整有四年时间!这四年里,不说可以全面地建立中国食品安全保障体系,至少可以建立一个安全的奶业保证系统。可"胡温新政"只是心系于党,无视民瘼,一无所为!

2004年出现安徽阜阳"大头婴",就曝出"45家问题奶企业",就查出"三鹿有问题"。然而"胡温新政"并未能将此放在心里,不但不悬崖勒马,亡羊补牢,放弃超级形象工程,通过举一反三,彻查全国食品安全监控体系;反而快马加鞭推进三大形象工程,造成百废待举,致使各地政府毫不担心"大头婴"再现,以至于2007年又有出口美国的狗粮、猫粮含三聚氰氨,毒死许多美国宠物;尔后又出现出口日本毒水饺事件......如此四面楚歌,"胡温新政"仍然是就事论事,匆匆忙忙敷衍了事,依然重兵于三大形象工程。直到2008年3月,多家权威医院和"结石儿"家庭投诉"三鹿婴幼儿毒奶粉",国家质检总局仍然漫不经心;六月网上呼声四起,政府仍然稳坐钓鱼台!八月初连"三鹿集团"都坐不住了,但有关部门却大讲政治,以"京奥"期间不得有食品安全问题为由,再次压制!最后,是新西兰总理救了中国人--据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2008年9月18日晚)透露,因新西兰一奶品企业与"三鹿"有合作关系,害怕"三鹿毒奶"殃及新西兰名誉,新西兰总理遂向中国国务院领导人直接报告了"三鹿毒奶"事件,这般洋人逼宫的"通天",才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在残奥会未结束时勉强公布了"三鹿毒奶"。

从2008年9月12日中国喉舌正式公布"三鹿毒奶"事件,一个星期以来,虽然撤职了石家庄的市长、副市长,抓了几个"不法者",却一直没有更高级别的领导人为此负责。特别是当查明不仅有"三鹿毒奶",而且连"北京奥运会特别指定的专用奶品"伊利、蒙牛等等几十家国产奶品也全部有毒后,对如此全国性的"中国毒奶风暴",仍无任何国家领导人出面解释与道歉!一向勇于到灾难现场低头流泪的温总理,此次竟然反常地不见人了!

同一个品牌的奶品,成为"北京奥运会特别指定的专用奶品"时,无毒!离开奥运到普通百姓口里就有毒,这是为什么?是轻百姓重奥运,还是重洋人轻中国人?是不是有意不让因享受外国来宾与中国精英的卫生安全?!这不应该解释说清楚?

也许连温家宝也认为,"中国毒奶风暴"太复杂,后果太惨,此事非国家主席道歉不可?

其四,皇上面对重大灾情出面下"罪己诏"是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

据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今日介绍,手机上现在广泛流传一个段子--

"国家把责任推给三鹿,三鹿把责任推给奶农,奶农把责任推给奶牛,警方正全力抓捕不法奶牛。最新消息:责任奶牛已携二奶潜逃,现已捕猎一群不明真相的牛群,目前蒙牛们情绪稳定,水牛们不堪其扰,通过半岛电视台发表严正声明......"

这分明是草民们在抗议国家领导不负责任,在期待国家主席道歉!

五千年中华文明,无论怎么黑暗腐朽的王朝,遇到大灾大难,责无旁贷地要由皇上出面向臣民下"罪己诏"。比如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几次因全国饥荒匪患而下"罪己诏"。

这些"罪己诏"虽然不一定是真话,不一定能解决根本问题,但于国多少能缓解一下民情,于己多少可以表明一些心迹。所以崇祯帝后来虽然亡国了,但历史也公正评价其"君非亡国之君"。毛泽东对大跃进的罪责举世侧目,但毛泽东当年曾小作自我批评,停食猪肉,多少还让人见得其残留一丁点人性。

知错改错是为仁。知错是改错的第一步,道歉下"罪己诏"是知错的第一步。连这一步都不愿走或不敢走,妄谈什么"科学"与"和谐"?

而今"中国特色"自称提倡"政治文明",那么,何不从国家主席勇于公开向民众道歉做起?

其五,胡主席你近日一个"重要讲话"又犯大忌。

2008年9月19日,你胡主席在在中央党校举行的"全党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动员大会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谈到"中国毒奶风暴"等重大事故时,说,"一些干部对群众生命安全麻木不仁","安全事故反映干部对群众疾苦置若罔闻",这话看似正确,实则"主语错位缺位"!自古"君昏臣奸","上梁不正下梁歪",尔将今年以来的"安全事故"责任全部推给地方干部,这不是在找替罪羊?你是中国元首,集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党政军大权于一身,中国出现任何灾难,你都难逃首责--即便不负有直接责任,至少也有领导不力、监督不力之责任,你怎么可以将2008年六大人祸的责任全部推给省市地方政府?省市领导有冤!省市领导若是效法你这种"一切错误归下级"的方法,层层寻找替罪羊,势必放过病根,这"中国毒奶风暴"又何日能止?

你看人家日本,刚刚出现"毒大米"事件,立马就有农林水产省正副大臣双双落马,要知道,人家的首相可是刚刚新换。可是咱们中国,"毒奶风暴"比"毒大米"严重万倍,中央机关国家政府却无一人承担领导不力之责,总理"宝宝"忙着去联合国吹嘘中国繁荣富强,主席"涛涛"忙着组织"神七"登月增强国人自信心......这是怎么了?难道一个"神七"能阻止毒奶,挽回"中国毒奶风暴"的惨重损失?

如此危机关头还想借花拳绣腿过关?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可胡主席你的思维还似乎停留在"辅导员思维"上,总是将一切人当学生,永远想着指导别人,却从不想想自己要反思什么,该承担什么责任!难道胡主席还停留在"团中央书记工作方式"上,整天只想着做一些花架子鼓舞人心,以"学雷锋"治国,以报喜安邦?

须知,你胡锦涛不是"辅导员"了,不是"团中央书记"了,是国家元首!毛泽东曾说过:地方的一切问题,中央都要负责;出了问题,我这个中央主席,知道的要负责,不知道的也要负责。你可以不论古代的"罪己诏"传统,你可以不管西方现代法治国家"辞职规则",但你是喜欢常常到西柏坡的,毛泽东的祖制对你也没有启示?

不要犹豫了,"中国毒奶风暴"再怎么遮掩,抓再多替罪羊,国家主席的责任也无人可替,绝不可回避。回避应负责任只会带来更大被动。

十七大三中全会召开在即,若应对失误,三十年前十一大三中全会的"失控局面",可能再现。

如想争取主动,建议你一面紧急停发"神七"警示国人,一面在电视上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也许,如此"精诚所至",险滩可渡。

一孔之见,何去何从,谨请胡主席三思!

2008年9月19日于深圳早叫庐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