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13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王其学: 小技短术营造的“中医繁荣”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9-12
更新时间:2008-09-12
浏览:1995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小技短术营造的“中医繁荣”

  作者:王其学

  中医基本消亡了。所谓“基本消亡”,是说它的核心理论,完全失去了对临
床的指导作用,它的辨证论治退出了医疗实践,它的绝大多数从业人员变成了
“二流西医”;同时,传统中医在整个医疗卫生战线所占比例,微乎其微、不成
比例了;还有,中医教育的基本消亡,使它后继无人,难以再生和复生;所以,
我们说中医基本消亡了。但是,消亡不是灭亡,因为物质不灭。当今,“中医”
这个概念,已经被一些小技短术所取代,于是,支离破碎、残缺不全。

  如果把中医学看作是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已经连根拔起,倾倒在地,基本上
寿终正寝了。但它的枯枝败叶还有一定残存。针灸、推拿、拔火罐、刮痧、贴膏
药等,这些中医原有的小技短术,还有一定的市场。它们虽然不是真正的中医,
只是中医的小技短术,但却倔强的代表着中医,给人以“中医还在”的假象,说
中医“不会消亡”云云。

  针灸、推拿、拔火罐、刮痧、贴膏药等中医的这些小技短术,是否具有科学
性,效果如何,暂不讨论,我们要着重强调的是它们不能代表中医!千年中医,
既然放弃了“风寒暑湿燥火”“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淫七情”等病因病理,放
弃了阴阳五行、辩证施治的核心理论,仅仅固守在这些残缺不全的小技短术中,
焉能以枝当根、以叶代本?焉能撑起中医的半壁江山?焉能扭转中医消亡的大趋
势?

  百姓不懂医学,不懂中医西医的区别,更不知道这些小技短术不能代表中医,
是有情可原的。有些小技短术的从业者,为了不丢掉那份养家糊口的职业,只要
他心存良知,不肆意夸大其微弱作用,似乎也无需过多责怪。但是,那些所谓的
“中医泰斗”们,睁着大眼说瞎话,硬是把这些小技短术说做“中医”,在中医
基本消亡了的事实面前,用这些小技短术营造出一个中医“十分繁荣”、“很受
青睐”的假象,并厚颜无耻的向全世界推销。一旦治好某国某地某人的一例伤病,
就在国内大吹特吹起来,说是“洋人都喜欢中医”“中医走向世界了”云云。此
种咄咄怪事,真可谓:欲加之“功”,何患无辞!

  现在,小技短术泛起的重重迷雾,正在掩盖着中医消亡的真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09-12 23:23:44 提到] [FROM: 10.]
凉茶背后的蒙昧

  作者:太蔟

  我曾在《小心中医药在饮食和日常用品中的渗透》一文中,谈及我与田七茶
及八宝茶的遭遇战。几日前,我又与号称想成为中国可口可乐的王老吉撞了个正
着。

  阴差阳错间,一个红衣黑领的易拉罐被当成特殊待遇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定
睛一瞧,见那黑领红衣上用毫无想象力的楷体写着大大小小的黄字:“王老吉”。
定睛二瞧,黑领下白白黄黄地写着“人民大会堂宴会用凉茶饮品”、“CCTV
2007-2008 体育赛事直播合作伙伴”。激灵灵,我打了个“凉”战:政治正确,
来头不小!定睛三瞧,见那竖排的“王老吉”三个大字两厢王朝马汉般立着两列
黑字。右侧立着 “凉茶始祖王老吉,创于清朝道光年,已逾百年历史”,左厢
站着“王老吉凉茶,采用本草植物材料配制”。

  叮叮叮叮,我脑子里的警报开始响个不停——中医中药,中医中药,中医中
药……

  揉揉眼睛,我定睛四瞧,见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庇护着四行黑字:“配料:
水、白砂糖、仙草、蛋花、布渣叶、菊花、金银花、夏枯草、甘草”。中文配料
下,有英文成分名。洋鬼子的罐子、文字、生产日期、保质期和条形码,始祖屈
尊了!

  中医中药所到之处,必有四字鬼——噢不,“真”——言。清热祛火、辛甘
寒凉、滋阴补阳、开胃健脾……统统地哪里去了?我定睛五、六、七八瞧,上穷
碧落下黄泉,罐面茫茫都不见。

  “礼失求诸野”。鬼话失,求诸古狗。果不其然,“……一杯凉茶入口,顿
时生津止渴、清凉舒坦。而一碗甘甘苦苦的‘王老吉’凉茶,更能消暑解困、除
湿清热,专治湿热积滞、口干尿赤、喉痛发烧、四时感冒,难怪被称为‘广东凉
茶王’。”

  这些四字鬼言的主角配角君臣佐使,当然是那些花啊草呀叶的,很刺激人们
的文学想象力,言情武侠得很。金庸金大侠把这些用笔头子一组合,便赚取眼球
银子荣誉无数。王老吉往里面加些糖水——呃,是许多许多糖水,创建个民族品
牌,走向全球,专治世界各族人民的“湿热积滞、口干尿赤、喉痛发烧、四时感
冒”,那是何等的功德。

  金庸讨巧,人家搞的是精神文明。受了他的毒害,难过的是脑子,肝肾基本
无虞,官司都没处打去。王老吉搞的是物质文明。那些花草叶渣加糖水,是要和
不懂精神文明的胃脾肝肠肾打交道的。胃脾肝肠肾们,不认什么阴阳寒热甘辛金
木水火土等鬼话,也不认花草这些容易引起文学少女少男情思的东东。你怀着民
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把含有一堆暧昧成分、毒副作用未明的液体倒进喉咙,胃脾肝
肠肾们往往就开始抗议。

  据《上海星期三》2007年8月3日报道,

  “2005年5月,职业打假人刘殿林将‘王老吉’告上法庭。他称,‘王老吉’
凉茶的批准文号为粤卫食证字批号,只算是普通食品,但其中添加的夏枯草却是
一味纯中药,不在卫生部《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列出的
‘可作为食品的药材’之列。据《食品卫生法》第十条规定,‘食品中不得加入
药物’, ‘王老吉’明显违规。

  今年年初,曾状告过‘高露洁’、‘脑白金’等名牌企业的法律工作者况力
彬也加入到声讨‘王老吉’的行列中。他称,自己花63.6元买了两箱‘王老吉
’,喝过8盒后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因此还产生了64元的医疗费用。他将生
产商、销售商告上法庭,要求两被告赔偿货款及医疗费,同时赔偿精神抚慰金
7000元。”

  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是那么轻信和好愚弄的。

  王老吉(严格说是生产王老吉的公司)似乎并未吸取教训。在中国大陆,受
政治力量的保护,上面刘殿林和况力彬等搅起的波澜很容易摆平。到了不认中医
中药、科学昌盛、法制健全、人人敢讼善讼的发达国家,“创于清朝道光年,已
逾百年历史”、“采用本草植物材料配制”、“人民大会堂宴会用凉茶饮品”、
“CCTV 2007-2008 体育赛事直播合作伙伴”这些唬人的字眼,是坚持不了几个
回合的。

  然而,王老吉如飞蛾扑火似地远涉重洋,来到了美国。据新浪网报道,

  “美国时间7月7日,纽约哈德逊河,红罐王老吉举行活动,邀请国外友人在
北京奥运期间光临北京,共同见证中国的发展,了解中国社会文化。

  据美国《侨报》报道,一艘特殊的游船游弋在纽约哈德逊河上,与远处的自
由女神像遥遥相望,船头矗立的巨型红色王老吉罐体以及‘2008, Welcome to
Beijing,China’的硕大标志似乎表明了它的身份和来意,一个有着180年历史
的中国品牌,正在通过它特有的方式,向美国友人展示中华民族的热情友好。

  据加多宝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是世界人民了解新兴中
国的一个绝佳机会。作为民族企业,王老吉有责任为国出一份力,邀请外宾造访
北京观看奥运并了解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及中国现代的社会文化,改变世界人民
对中国落后的、甚至被歪曲的印象。

  王老吉在活动当天向美国当地民众派发了《北京旅游指南》,介绍北京的名
胜古迹、交通等资讯,邀请外国友人一起品尝中国凉茶——王老吉,讲述博大精
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

  当那些懵懵懂懂中喝了王老吉的外国友人知道了“仙草、蛋花、布渣叶、菊
花、金银花、夏枯草、甘草”背后那历史悠久的谬误和博大精深的蒙昧后,我们
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

  我很为王老吉捏把汗。我永远不会喝它来“消暑解困、除湿清热”。希望当
洋官司上门时,王老吉的传人们也不用喝它来化解烦恼。要喝,就喝糖水吧。
 
2   [USMedEdu 于 2008-09-12 23:20:38 提到] [FROM: 10.]
华佗无奈小虫何

作者:王其学

  本人写过一篇散文《中国的经验医学》,曾经提到“种人痘”问题。据史书
记载,从唐宋时期,在中国的极少数地区,民间就秘密流传着“种人痘、防天花”
的技术。到了康熙年间,“种人痘”传进了皇宫,却没有在民间普及,而是传到
了西方。经过西方人的大量试验,最终发展成了效果更理想、应用更广泛的种牛
痘。

  试想,“种人痘”这种土生土长的土医技术,可以被西方人发展、改造成种
牛痘,可以走进中国的皇宫,可以写进中国的史书,却不能写进中国中医的医书。
中医为什么不重视、不接纳、不研究、不应用“种人痘”技术?就因为不符合中
医关于阴阳五行、营卫气血、脏腑经络等核心理论。所以,就把“种人痘”技术
拒之门外了。于是,我们有理由说,在预防天花这种传染病方面,中国的中医学,
不如中国的经验医学,不如中国不入流的土医。

  传染病,包括天花在内的、以儿童为主要传播对象的各种传染病,在中国和
世界流行了数千年,除了“瘟”“疫”二字,中医的医学典籍中没有留下关于传
染源、传播途径、传播媒介、如何防治的可用理论,甚至中医不懂得讲究卫生,
不懂得什么叫做传染。

  以至,古代中国、旧中国,没有什么“爱国卫生运动”,卫生条件极差,苍
蝇、蚊子、老鼠、跳蚤、孑孓等,成为传播疾病的媒介。人身上招虱子,那是再
普遍不过的事情。前些年出土的保存完好的尸体身上,还残存着虱子的虫尸,证
明着虱子这种寄生虫的历史很悠久。红军长征、解放军参加“三大战役”期间,
甚至解放以后的一段时间,战士、百姓身上招虱子,仍然时有发生,属于正常情
况,不足为怪。

  面对这些害人虫的肆虐,中医的“四大经典”,没有做出任何阐释。所以,
古代的大批人群,忍任鼠疫、天花、霍乱,三大烈性传染病的侵染之害,忍任结
核病、伤寒、副伤寒、麻疹等传染病广泛肆虐,中医始终没拿出大面积预防、治
疗的有力措施来。这种历史的真实,是中医理论过分注重宏观、轻视微观存在所
决定的。在它的宏观理论中,不可能有“微生物”“病菌”“病毒”之类的任何
发现,不可能对疾病的传播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分析描述。这一点,凡是阅读过中
医医籍的人们,都明白。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因为生了肺结核(从曹雪芹的描述来看,林黛玉咳
嗽、咯血、发热,那就是肺结核症状),看过多少中医先生,喝了多少中药苦水,
误不了被肺结核病夺走性命,折磨而殇。而曹雪芹笔下的中医、名医们,对治疗
林黛玉等裙钗的结核病,一个个都是夸夸其谈,无力回天。我们假设(当然不可
能),如果贾宝玉把中医先生们赶走,请西医来打一段时间的链霉素,大观园里
的结核病患者们,很快就会得到有效控制,把“林妹妹们”从死亡线上拯救过来。
至于说链霉素存在致人耳聋的副作用,后来当然是有的,但它比起挽救生命的
“正作用”来,孰重孰轻,不言而喻。

  天花,比林黛玉患的肺结核病更厉害。天花、鼠疫、霍乱,三大烈性传染病
只要一肆虐,就会大片大片的死人,仅仅几天、十几天、几十天之内,就可以灭
绝一个村庄、一个乡镇、一个县份,甚至会使半个省份罹难。在古代、在旧中国,
中医对这三大烈性传染病,预防上不曾有可行之措施,治疗上无非是伤寒、温病
的汤头,病人死了,就用“天灾”、“瘟人”来搪塞。直到现在,我们还能看到
因生天花幸存下来的“麻子脸”老人,证明着天花曾经在中国人群中肆虐。在防
止传染病方面,无数事实一再表明,中医阴阳五行、脏腑经络的核心理论,说起
来是“博大精深”,一来到传染病面前,立刻变成假大空和马后炮。

  1958年,毛主席在《七律二首·送瘟神》中,对余江县用西医的理念,搞群
众运动,消灭了血吸虫病的报道,非常动情,十分深情地抒发了的他的感受。他
说:“读6月30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
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看,这位中国当代最伟大的政治
家、思想家、军事家和人民领袖,对新中国运用现代医学手段,消灭了千年存在
的传染病,是受到了极大震撼的。于是他写道:“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
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中国历朝历代的中医们,包括神医华佗在内,面对“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
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只能是“无可奈何”,望“疫”兴叹。而余江县消灭
血吸虫,却不是中医的能耐,而是根据现代医学流行病学的理论,消灭病原体、
铲除钉螺、切断传播途径的巨大成果。我们知道,毛主席(大概是为了政治需要)
一贯支持中医。可是,在这种明摆着的事实面前,他还是狠狠地批评了一回中医,
指出了“华佗无奈小虫何”。华佗?何许人?最神奇的中医。既然最神奇的中医
华佗“无奈”,那么其他的中医呢?能奈何得了传染病?

  自从建国之初,特别是1958年,我们国家开展了以“除四害、讲卫生、消灭
传染病、提高健康水平”为主要内容的爱国卫生运动,虽然开始阶段有些“冒
进”,但他在提高中国人的卫生意识方面、在消灭各种传染病方面所取得的巨大
成就,是不能抹煞的。为防治传染病,国家坚持用现代医学、流行病学的卫生观
念和卫生措施,长期的、不间断地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改善环境卫生、饮食品
卫生、妇幼卫生、学校卫生、工业卫生等卫生条件,大规模进行现代卫生知识的
宣传教育,大面积、全民性的实行预防接种。持续性的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很快
就把所有的烈性传染病控制住,以致全面绝迹。在这些工作中,中医的阴阳五行、
辨证论治理论,都发挥了些什么作用?

  后来,预防接种形成了制度,婴儿生下来,24小时内注射乙肝、结核疫苗,
三个月开始服用糖丸预防婴儿瘫。白百破、甲肝、流脑、乙脑、流行性出血热等
疫苗,按时注射,一直打到大学毕业。使每一个新生命都免去了患传染病的可能,
真正实现了防患于未然。 上世纪90年代研制出了麻风腮疫苗、流感疫苗。最近
又研制出肺炎疫苗、轮状病毒疫苗,以预防秋季腹泻。又研制出水痘疫苗。由于
H型流感嗜血杆菌可引起肺炎、脑膜炎和喉炎,故新研制出了流感嗜血杆菌疫苗,
有效的防止了嗜血杆菌性肺炎、脑膜炎和喉炎。于是,一些具有传染性质的病,
都得到了及时有效的预防,使中国人民远离了传染病的威胁。对此,传统中医,
大量中医院里的“中医”,在传染病的理论上,实践上,都做了些什么工作?

  在预防传染病的漫长历程中,中国人从西医那里学到了讲究卫生、消灭四害、
喷洒消毒、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进行大批次预防接种、提高人群免疫力
等先进预防知识和措施,避免了“老病”再发,控制了新病疫情。从西医那里,
我们知道了各种传染病的病原体、症状、体征、诊断办法、病程、有效药物和预
后,于是,避免了疫情的发生,保障了数以亿计的人口的安全。从中医那里,我
们只是得到了害怕受“风”、受“气”、上“火”之类的思想禁锢,得到了不着
边际的虚幻迷惘。于是,从西医那里,我们学得了很多很多,从中医那里,我们
却得到了思想的束缚,这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大量的事实,表明了中医对传
染病,除了无奈,就是玄之又玄的头脑禁锢。

  应当说明的是,中医并不是在防治传染病方面“退出”阵地的,而是它本来
就没有这样的阵地。在它的经典著作中,没有传染病这片领土,没有流行病学这
样的理论,没有对看得见、摸得着的病原微生物作出描述。中国的传染病领域,
一直是一片“没有医学”的空白,当西医来到中国后,很自然的充实起了这片空
白区。

  有人说中医是国粹、是国宝、说中医博大精深。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云
云。一个人这样说,都跟着这样说。可是,嘴上说的中医天花乱坠,到了给孩子
预防接种的时候,却是趋之若鹜去找西医打防疫针。既然中医能治本,何必去打
防疫针?既然西医光能治标,去打那些仅仅“治标”的防疫针又有何用?

  这二年,社会上流行“中医热”的怪圈,无限夸大中医中药的作用,谁要是
批评中医,就给谁扣上一顶“数典忘祖”的大帽子。我们只好烦请那些扣帽子的
人们,挽起你的袖子,露出你的胳膊,看一看小时候打防疫针留下来的种种瘢痕,
就应该知道是谁在治标,谁在治本了。如果看了自己胳膊上的防疫针瘢痕,还咬
紧牙关,硬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硬说中医“博大精深”,那才叫做真正
的数典忘祖!岂止是数典忘祖?应该是蛮横无理的流氓理论!

  中国有句俗话,“醉煞不认半壶酒钱”。说的是,某人到一个酒馆里,喝了
人家半壶老烧酒,喝醉了,睁着大眼说瞎话、说醉话,不承认喝过人家的酒,拒
绝给人家付酒钱!这算那一道?假若这也算得一种“文化”,那就宁可把这种
“无赖文化”彻底砸碎!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