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039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丁启阵V.S.洪晃 | 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肾移植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5-01-02
更新时间:2015-01-02
浏览:1573次
评论:0篇
地址:209.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丁启阵V.S.洪晃 | 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肾移植
2015-01-02 丁启阵+洪晃 大家
--- Tips:点击上方蓝色【大家】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


提要ID:ipress
聂树斌案引起的争议尚在继续,涉及司法公正,也涉及
核准死刑者基本权利。洪晃女士与丁启阵先生先后就此
撰文,角度各异,却都与我们生活相关:
——洪晃:去追寻聂树斌的肾移植到谁的身上没有意
义,去追究聂树斌错案的原因来完善中国的司法制度则
是有意义的。
——丁启阵:公众质疑权贵,一点儿都不无知,不愚
蠢。

洪晃:母亲肾移植与聂树斌冤案无关


作者:洪晃
《ILOOK》杂志出版人。

2014年12月16日,我正开车去参加一个活动,接到一
记者的电话,跟我讲述了网络上狂传聂树斌被匆忙枪毙
是为了取肾给我母亲做肾移植。我浑身顿时木了,勉强
把车停在路边,问清楚状况。这种事情是令人发指、毛
骨悚然的,更何况当谣言把罪恶栽赃到亲人身上。我没
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真的有点懵了。

镇静下来,我决定还是回答这个记者。因为不仅她需要
答案,我也需要答案。这是我回复记者的短信:

“我母亲的确换过两次肾,她是1995年得肾炎,透析一
年多以后换肾。第一次换肾是在北京朝阳医院,第二次
是7年以后在上海长征医院。两个医院没有透露肾源。
我作为个人一直非常关注聂树斌的案件,期待案件有公
正的结果,期待一个依法治国的中国。”

因为我妈妈是1996年换肾,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回答,我
妈妈换肾所采用的器官与1995年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无
关。然而这并不说明我不用反思整个器官移植的过程。
妈妈两次换肾,我们都不知道肾源是哪里,更不要说是
谁的。作为病人和家属,我们只是庆幸在需要移植的时
候,能够及时找到匹配的器官。我们从来没有参与寻找
匹配的器官,也没有打听过器官的来源。这一切都是医
生安排的。而我们为什么不参与、不打听,是因为我们
有一种感觉,这个过程可能我们不想知道,可能很恐
怖。所以虽然我肯定我妈妈的肾移植与聂案无关,但是
我不能肯定她的肾移植跟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
无关。我们都得了选择性道德麻木症。

如果我们要谈器官移植,那我们必须谈一下中国刑法下
死囚的权利。哪怕这个死囚不是错案,是一个血债累累
的杀人犯,那这个犯人有权利吗?死囚的器官使用有规
定吗?需要家属同意吗?还是毙了就可以器官随便用?
死囚对自己的器官如果没有任何权益,那又有哪些法律
条款能够保证中国的死牢不是器官移植的提取库?

质疑器官移植的病人是愚蠢的,因为我相信中国不可能
只有一个章含之作了器官移植。质疑医生也是愚蠢的,
中国只有280万名医生,除了已经被病人家属在走廊里
杀死杀伤的之外,我们真的还要质疑这些中国健康最稀
有的资源吗?那我们质疑谁?

去追寻聂树斌的肾移植到谁的身上没有意义,去追究聂
树斌错案的原因来完善中国的司法制度则是有意义的,
是唯一能防止更多冤案的措施。如果聂树斌的器官真的
被移植采用,那么其他犯人呢 ?固然聂可能是冤案,那
如果不是冤案的死囚的器官被任意采用呢?我们要不要
保护死囚的人权以及他们的器官?

这是我当年作为病人家属不敢面对的问题,这里面涉及
到太多道德问题、利益问题、亲人的生死问题,这些问
题的沉重有时候是难以接受的,所以当社会的“恶”给我
们带来利益和方便,我们选择合十,说一声阿弥陀佛,
感谢老天爷的厚待。而对于“恶”,我们假装看不见。我
妈妈换肾的过程中,这的确是我们的行为。

我对散布谣言的人不感兴趣,因为他们的目的我永远不
可能知道,也许跟章含之和我根本没有关系,这些也不
值得我浪费时间去揣摩,更不值得去起诉。

但公众和媒体对这件事情的态度让我吃惊。没有人去探
讨中国司法问题,没有人询问中国医疗制度中器官移植
的细节,所有人像当年除四害、打麻雀一样冲到我的微
博上,敲锣打鼓地高喊:“肾哪?”

对我来说,这是中国社会最无知、愚蠢和恐怖的一面,
这比暴君、不公正的司法等都恐怖,这是中国社会永远
不能进化到公民社会的原因。

因为有这种群氓,法治的公民社会总是跟中国社会擦肩
而过。群氓的社会对公正不敢兴趣,他们对所谓公正的
关心是伪的,是一种发泄和自我安慰。群氓的社会是自
私的,愚蠢的。在承受了长时间的不公之后,这种群体
只需要找几个“罪魁祸首”出来,让大家发泄一下,批斗
鞭尸,这种群众运动实际上是一群长期受虐者的变态的
狂欢。

这种狂欢在中国有随时爆发的可能。狂欢后,这个社会
可以立刻回到打酱油的状态,沉默地忍耐着下一轮的暴
力和不公,一直到下一个“罪魁祸首”的诞生。中国要依
法治国,每个人必须从受虐者变成公民,这不是单靠政
府就能完成的,而是这个社会每一个人都要自我完成的
——我们作为社会的一员都必须开始关注我们的权益,
包括死囚的权益。

这个权益,好像叫人权。

(注:本文选自南都周刊第838期,经作者授权转载;
原标题为《受虐者的狂欢》)

丁启阵:司法杀人与器官移植


作者:丁启阵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

最近媒体上有一则新爆出的旧闻:说的是,1995年,年
龄未满21岁的石家庄青年聂树斌奸杀一名女性的案件,
因为犯罪证据不够充分,石家庄法院准备疑罪从轻,判
他死缓。但是,由于聂树斌的肾脏跟因病需要换肾的外
交部前官员章含之相匹配,被高官下令,执行死刑(以
便摘取肾脏)。十年之后,有个叫王书金的“性犯罪惯
犯”在一审被判死刑后,提出上诉的理由竟然是,他的
另一桩奸杀妇女案没有得到审理,他不愿意他人受到冤
枉。这一桩奸杀案,很可能就是聂树斌因其丧命的那一
桩。换言之,聂树斌可能是冤案苦主,是屈死的冤魂。

很自然,这则旧闻引起了轩然大波,以至于章含之(已
故)的女儿洪晃女士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洪晃女士发表
的文章称,有一位记者打电话给她求证此事,使正开车
去参加一个活动的她,“浑身顿时木了”;公众和媒体“所
有人像当年除四害、打麻雀一样冲到我的微博上,敲锣
打鼓地高喊:‘肾哪?’”

洪晃女士的这篇文章,我是从一位大V朋友的微信上读
到的。这位朋友在转播时摘引了洪晃女士文中的这样一
番话:“对我来说,这是中国社会最无知、愚蠢和恐怖
的一面,这比暴君、不公正的司法等都恐怖,这是中国
社会永远不能进化到公民社会的原因。”按照微信通
例,这位朋友应该是赞同洪晃女士说法的。

我无法认同洪晃女士的观点,也无法认同这位朋友的态
度。撇开洪晃女士显而易见的夸大其词(“所有人”云
云)不说,我认为,她的观点也过于情绪化——实际上
就是情绪的简单宣泄。公众质疑权贵,一点儿都不无
知,不愚蠢。因为,没有权贵阶层的存在,就没有这样
粗暴的取肾。倘若公众全体(洪晃女士口中的“群氓”)
都敢于挺身而出,向权贵发出质疑声,说明公民化社会
已经实现了。

按照洪晃女士的说法,她母亲章含之一生两次换肾,一
次是1996年,一次是2003年,而聂树斌被枪毙的时间
是1995年,肾源都不可能来自聂树斌。如果这是事实,
面对公众(我敢肯定,人数其实相当有限)的质疑,作
为章含之的女儿,洪晃女士只需要简单声明一下该事实
即可。如果认真一点,不妨出示一下能证明其母做换肾
手术时间的病历之类材料。

但是,洪晃女士显然是个有道德观念和逻辑能力的人,
她认为,“这种事情是令人发指、毛骨悚然的”,她可以
肯定她母亲的肾脏移植跟聂树斌无关,但不能肯定“跟
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犯无关”。洪晃女士坦
言,自己也“得了选择性道德麻木症”。

遗憾的是,有道德观念和逻辑能力的洪晃女士,并未因
此对“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犯”群体表示歉意,
对特权的罪恶进行审视。她作文的目的只有一个:为自
己母亲及其所代表的群体开脱。

洪晃女士开脱的方法有三个:一是无视事实,二是模糊
视线,三是反戈一击。

洪晃女士认为,如果要谈器官移植,“那我们必须谈一
下中国刑法下死囚的权利”;洪晃女士提出一个建议,
想要防止出现更多聂树斌那样的冤案,“去追究聂树斌
错案的原因来完善中国的司法制度则是有意义的,是唯
一能防止更多冤案的措施”。这其实根本不劳洪晃女士
来提醒。就我所知,早在聂树斌的被枪毙可能跟为权贵
取肾脏有关的说法遭披露前,已经有不少法律界人士在
讨论刑法中的死刑犯权利(包括身体器官)问题了。聂
树斌案被重提后,我的多位法律界朋友,也在思考、讨
论这个问题。“完善中国的司法制度”,实际上根本不在
公众的职责和权利范围。让公众去完善司法制度,无异
于痴人说梦。洪晃女士“所有人”都跑到她的微博上质问
她“肾哪”,“没有人去探讨中国司法问题”等说法,显然
是无视事实的以偏概全,危言耸听。

洪晃女士感到很委屈,因为“中国不可能只有一个章含
之作了器官移植”。公众之所以质问章含之的后人洪晃
女士,原因很简单,那便是:章含之是地位与知名度兼
而有之的人,洪晃女士是著名的时事评论人。跟章含之
一样受益于死囚器官的别的权贵,公众不知其名,知道
了也难以成为新闻话题,无法引起公众的关注和议论。
难以置信,身为媒体、时评界达人,洪晃女士会不懂这
个道理。

我不得不承认,洪晃女士是个非常自信、勇敢的人。证
据是,她敢于公开地把“所有人”都视为敌人,加以还
击,将他们悉数扣上“无知”“愚蠢”等帽子,表明自己藐
视他们的态度,“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去揣摩,更不值得
去起诉”云云。

洪晃女士文章中,唯一称得上坦诚、有人情味的段落
是:“当社会的‘恶’给我们带来利益和方便,我们选择合
十,说一声阿弥陀佛,感谢老天爷的厚待。而对
于‘恶’,我们假装看不见。我妈妈换肾的过程中,这的
确是我们的行为。”如果是一位普通女性,这样的态
度,已经可以赢得许多人的谅解和宽容了。但是,洪晃
女士不是一位普通的女性,她是一位解剖他人时文辞犀
利、思想深刻的作家。这样的一个人,事关自身时,却
如此轻描淡写,宽以待己,严以律人。

原本不太关心此事的笔者,现在倒有了浓厚的好奇心,
想要知道:章含之两次肾脏移植的肾源,是否来自两个
死囚,这两个死囚是否有冤情;像章含之这样做过器官
移植手术的权贵有多少,相关的死囚有多少,有冤情的
占什么比例。


(资料图:聂树斌母亲张焕枝)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
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点击↙↙↙【阅读原文】看交锋更多内容
Read morePageview 16954158 Report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