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199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陈明: 读《〈四部医典〉考源》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3-20
更新时间:2008-03-20
浏览:1453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四部医典〉考源》,蔡景峰、洪武娌著
2001年第2期
郑州:大象出版社,1999年3月第1版,2+210页。

陈明

--------------------------------------------------------------------------------

  作为雪域高原藏医学的奠基性著作,《四部医典》(rGyud bzhi)一直是学习与研究藏医学不可或缺的经典,其地位相当于中医的《黄帝内经》。它是公元8世纪末由宇陀宁玛著成的,12世纪中叶宇陀萨玛对之重新作了修订和疏解,基本定型后流传至今。

  虽然藏医学史在二十世纪中国学坛一直就是冷门,但《四部医典》由于其不言而喻的重要性,还是占据了一定的学术话语份额,在三十来年的时间里,就有了三种汉译本,即1957年孙景风的上海市卫生局内部节译本、1983年李永年的偈颂体译本、1992年马世林等的白话体译本。不过,《四部医典》的起源问题仍然是冷门中的冷门,然而在藏医学史中以及国际藏学界,它却是经久不衰的热点话题。西方学者已经讨论了一个多世纪。《〈四部医典〉考源》一书则反映了中国学者在这一问题上的最新努力,可以说,这是一部具有国际学术对话意义的论著。

  《四部医典》是印度吠陀医典梵本的翻译,还是西藏的本土医著?它是佛陀教诲所传的佛经,还是西藏医者的俗世著作?这就是长期以来对《四部医典》来源何方进行争论的焦点所在。从1835年匈牙利学者Csoma de Koros初次向西方介绍《四部医典》开始,苏联学者Б.Д.Питров、С.М.Николаеь、法国学者P.Huard、英国学者R.E.Emmerick、德国学者E.L.Finckh、日本学者芳村修基、还有Todd Fenner等等,都研究过《四部医典》,大部分还直接讨论它的来源问题。所持的观点也从最初一边倒认为《四部医典》就是印度吠陀医典的传本,到逐渐认为它是吸收了外来医学文化的西藏本土医著。《〈四部医典〉考源》主要解决的也是这些问题,虽然该书的基本观点实际上早在1982年由作者之一蔡景峰先生,在《四部医典》李永年汉译本的“序”中就已经阐明了(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年,5-10页)。

  《〈四部医典〉考源》共有七章,外加四个附录和一则跋语。本书首先简要讨论了《四部医典》的书名,指出其全名《八支甘露心要秘密教授续》(Am??ah?dayàù?a?gaguhyopade÷a Tantra)正是引发其来源之争的原因。其次,本书讨论了《四部医典》的著成时间,论证其初成于8世纪末宇陀宁玛之手,定型于12世纪中叶的宇陀萨玛。本书接着讨论了关于《四部医典》的佛经说与著作说之争,梳理藏医史上南、北方学派对《四部医典》性质的不同认定,说明佛诲说的由来及其五条理由,并列举了非佛诲说的几条旁证。

  《〈四部医典〉考源》的重点是第四章所作的比较文献学研究,从结构框架、医学起源、医疗器械、医德规定、死亡征兆、日常起居、胚胎学说、脉学等八个方面,将《四部医典》与印度“生命吠陀”医典以及中医典籍进行细致的对比。作者指出《四部医典》有156章,与吠陀医学著作120章的框架惯例不符,主要增加了论述脉诊、尿诊、脏腑学说等吠陀医学不具备的内容。通过比较,作者证明《四部医典》关于人间医学起源的论述、有关医用器械的内容、身体恶兆与疾病梦相、迎医的信使与医生途中的见闻等预卜疾病吉凶的隐喻、抑制生理欲望的内容,都与印度“生命吠陀”医典大同小异,有些甚至完全雷同。而《四部医典》关于脉诊的准备工作、脉诊的部位、冲甘恰三部候脉的手法、脉诊与四季和五行的关系,这些内容则又渊源于中医。《四部医典》在医德标准上超出了中医和印医,以七日为周期的胚胎学说则是古代医学体系中最先进的。为了进一步阐明《四部医典》与中医、藏医的关系,作者又对其“根本医典”第三章进行了逐句的研究。然后,作者比较了《四部医典》的两个版本(德格版与塔尔寺版),指出各自的优劣。作者的最后结论是:《四部医典》是藏族先民的优秀创作,在创造独特的民族医疗体系的过程中,汲取了古印度寿命吠陀医学、汉族中医学中的一些成就,并改造融合为一个有机的整体。С.М.Николаеь、Todd Fenner等学者也得出了相近的观点,Todd Fenner还认为《四部医典》中含有希腊医学的因子。

  与以往的研究比较,《〈四部医典〉考源》一书的主要贡献在于将《四部医典》与吠陀医学、中医学进行多种医学体系的比较文献学研究,突破了以往集中将《四部医典》与吠陀医学进行单一性比较的局限,比较的范围更广了,相比较的主题也更多了,因此,建立在梵藏汉文献学基础上的结论平实可靠。

  《〈四部医典〉考源》在将《四部医典》与印度医学文献比较时,主要利用了内科的《阇罗迦全集》(Caraka-saühità)、外科的《妙闻全集》(Su÷ruta-saühità)和Vàgbha?a写的《八支心要集》(Aù?à?gah?dya-saühità)。R.E.Emmerick也曾认为,《四部医典》是通过《八支心要集》来参考和借用了印度生命吠陀医学知识。由于篇幅的关系,本书没有过多利用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中所收的另一部印度医典《医理精华》(Siddhasàra,简称为Si.)。《医理精华》大约成书于七世纪中期,作者是拉维笈多(Ravigupta),有梵文本、藏文本、于阗文本、回鹘文本残片、阿拉伯文本残片存世。它的藏文译本非常完整,译名为“sman-dpyad gces-pa grub-pa zes bya-ba”,共有三个版本。藏译本最后有题记,意为“印度学者胜友(Jinamitra)和日铠(adityavarman)、以及翻译家月光(Candra)尊者,翻译和编排了它(《医理精华》)”。胜友是一位有名的翻译家,他在九世纪初期就参加了编纂《翻译名义大集》(Mahàvyutpatti)。张广达先生曾指出,胜友是赤祖德赞时代的梵学权威,可从《彰所知论》中得到证实。《医理精华》传入西藏的时候,《四部医典》还没有定型,有可能对后者产生过一些影响。在《四部医典》中,有一个很短的药方与《医理精华》中的极为相似。其第三卷“秘诀医典”中的第九十一章“壮阳之法”:“另外公山羊睾牛奶煮,/白糖芝麻调服功亦同。”(李永年汉译本,397页)。《医理精华》中的一个药方:“公山羊的睾丸在牛奶中煮好后,[加入]芝麻多次研磨,谁服食之后,再喝牛奶,就能使他壮阳。”(Si.28.22)这两个药方的主药是公山羊的睾丸,附加药物是牛奶、芝麻,Si.28.22缺一味白糖,而多出了“再喝牛奶”这一环节。白糖和蜜在《医理精华》中亦用于春药方(Si.28.19、28.20、28.21、28.23)。因此,《四部医典》的这个药方很可能来自Si.28.22,或者说二者有相同的印度来源,但它比Si.28.22无疑有所改进。这就是医学交流中所体现出的进步之一。在医理方面,《医理精华》与《四部医典》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比如,“按照年龄的顺序,痰液、胆汁和内风被说成是依次成为主要成分。”(Si.1.38)年龄的顺序是指童年、中年到老年。《四部医典》则有“老年属隆中年赤,/幼年人属培根症。”(李永年汉译本,9页)隆、赤、培根,分别即内风、胆汁和痰液。可见二者是一致的。《医理精华》与《四部医典》的关系还有待深入的研究。

  藏医学的妊娠学说,有自己的特色。一方面,在藏译的一些印度梵语医典中,是以十月胎象为主的。如藏译的《八支心要集》第二部分“人体学处”第一节“住胎品”,就如此。另一方面,在《四部医典》等藏医典籍中,主要有“七日系胎象”学说。《〈四部医典〉考源》专门讨论了《四部医典》中“论说医典”第二章“身体的形成”描述胚胎的发育过程的学说。在与中医学、印度吠陀医学相关文献比较的基础上,作者认为,“从文献学的角度来看,藏医对胚胎的发育以周为单位,逐周进行分析、观察和记载,在几个古代医疗体系中是最先进的。”(113页)而对印度佛典中的“七日为周期”的妊娠理论,作者认为是大食文化的影响而产生的,藏医以周为单位的胚胎学内容与佛典则无关系。我们赞同藏医的胚胎学内容的先进性,但它并不是无源之水,它的源头应该是印度佛典。因为在《四部医典》之前,没有任何藏医文献提到以周为单位的胚胎学内容,《四部医典》中却有大量的佛教和印度医学内容,而记载“七日为周期”胎象学说的《佛说胎胞经》和《修行道地经》,在西晋时(公元265-316年)就已由竺法护译出,这说明在公元三、四世纪或之前,印度佛教界就流行了这一学说,从这些佛典的译出到《四部医典》的形成,期间又有数百年时间,这一学说完全有可能从印度或者汉地传播到西藏。

  本书中有几处不太明确的地方。第33页,“毕竟全书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内容是与传统吠陀藏医不相同的,甚至有矛盾的地方。”其中的“传统吠陀藏医”,意义不明,可能是“传统吠陀医学”的误植。第76页,“吠陀寿命医学”,应倒为“寿命吠陀医学”,即ayurveda,也译作“生命吠陀”。在汉译佛典中,曾译为“寿吠陀”(《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阿输论”(《百论疏》)等。

  本书是中国科学史著作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反映了大象出版社对科技史研究的大力支持。如果本书中的梵文、藏文的转写字符,没有这么多的误植和不规范的排印,那就功德圆满了。

                                        (陈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