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115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吴东: 《中国宫殿里的西方医学》译后感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4-07-31
更新时间:2014-07-31
浏览:1328次
评论:0篇
地址:7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国宫殿里的西方医学》译后感/
2014-07-29 医学论坛网 吴东


忙活了一年,这本《中国宫殿里的西方医学》(Western
Medicine in a Chinese Palace)终于译完并正式出版
了。回味翻译带来的点滴感悟,协和先贤们筚路蓝缕,
艰难创业的种种情形,仿佛又出现在眼前。前尘往事,
依稀如昨,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故不揣浅陋写下自己
的体会,就教于读者诸君。

这是一本讲述协和前世今生的史书。在华夏文明的坐标
里,史书有着特殊的地位。孰曰不然,试看五千年来中
国虽迭经战乱,却完整保存了自身全部的历史文献,并
传诸后世,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奇迹。仅历代官方编
纂的二十四史就有3213卷,约4000万字的规模。传统
典籍的集大成者“四库全书”分为经、史、子、集四部,
史部毋需论,其余三部之中“六经皆史”,子部和集部亦
可作史料观。因此也可以说,史学是中国传统学术的核
心。

话虽如此,要将历史写好却殊为不易。太史公有
云,“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方能“成一家之言”。
作者才力稍有不逮,就只能写出有事实、无思想的“断
烂朝报”,再不然就是凭空想象、随意编排的“戏说”文
学。反之,要求一本历史著作既有春秋大义,又要引人
入胜,史料、史识和史笔缺一不可。由鲍尔斯(John Z.
Bowers)执笔的这部协和史,就是一部材料扎实、体例
谨严,而又持论公允、流畅可读的佳构。本书时间横跨
整个二十世纪,记述了协和的由来、诞生、兴盛、挫折
和复兴的历程,体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欲以西方医学变
革中国,最终“促进人类福祉”(toward the well-being of
mankind)的努力。

西医输入中国其实很早,源头可上溯至汉代。汉朝
与“大秦”(罗马帝国)经西亚地区的交流中,就有欧洲药
物流入中国。《医方类聚》所引《五藏论》中提到
的“底野迦”,就是由西方传入的一种鸦片制剂。不过,
真正意义上的西医学大规模进入中国,还是16世纪之后
的事。明朝末年以来,梵蒂冈相继派遣传教士到中国,
包括利玛窦、熊三拔、邓玉函、罗雅谷、艾儒略、汤若
望诸人,均通过行医为传教服务。鸦片战争以来,中国
门户洞开,西方医学输入日趋活跃。作者鲍君以西医在
中国的传播为主线,大处着眼,小处着墨,既有欧风美
雨笼罩九州的宏大视野,也有对古老中华文明饱含深情
的细腻笔触,为我们呈现了一幅20世纪上半叶西医东渐
的长轴画卷。

为了写作本书,作者发掘史料用力甚勤,不仅查阅了洛
氏档案馆(the Rockfeller Archive Center)的大量资料,
还访谈了亲历协和黄金岁月的诸多学人。通过掌握第一
手材料,作者提出了很多并不为人熟知的史实。例如,
在洛氏正式接手之前,英国人科龄(Thomas Cochrane)
创办的协和医学堂(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of
Peking)早已于1906年问世。其前身京施医院(Peking
Hospital of 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就位于今天
的东单大街附近。科龄在创业阶段,为能在北京站住
脚,曾与包括慈禧在内的满清统治者及亲贵们过从甚
密。为了给筹划中的协和医学堂争取经费,他还与当时
的大内总管李莲英相周旋。

诞生的机缘

可贵的是,这本书不仅史料翔实,持之有故,而且作者
行文生动,见解透彻。例如,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困惑,
当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不惜重金,在中国的古都北京建
造“亚洲最好的医学院”,其动机究竟是什么?位于纽约第
五大道420号的洛氏基金会,和北京校尉胡同的豫王府
之间暌违万里,到底是什么力量将这两座伟大的城市联
系在一起?作者从20世纪初美国的宗教复兴风潮开始讲
起,通过介绍美国人民在那个时代的普遍信仰,解析了
洛氏这一举措背后的原因。

老洛克菲勒是一位呼风唤雨、纵横捭阖的石油巨子,但
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也是一名虔诚的新教徒。韦伯
(Max Weber)在其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
指出,崇尚节俭、诚实劳动、努力赚钱的新教精神,是
近代西欧资本主义兴起的关键因素。在新教徒看来,通
过个人奋斗获得财富,是上帝恩宠最有力的证明。但追
本溯源,财富源于上帝和公众,并不属于任何个人。作
为上帝的优秀子民,个人发家致富后,应当毫不犹豫地
将财富捐献出来,帮助他人,并增进全社会的福祉,这
才符合信教的教义。因此,新教伦理既强调白手创业、
发家致富的奋斗精神,更赞赏千金散尽、来去无牵挂的
豁达态度。用洛氏同时代钢铁大亨卡耐基的话来
说:“死时家财万贯,就是死得耻辱”(The man who dies
thus rich dies disgraced)。老洛克菲勒出身贫苦,虽日
后显达,但始终不忘幼时母亲的教导:“人的一生只有
三件事:工作、攒钱、散财”。在他看来,新教教义、
资本主义和慈善精神原本就是一回事。一方面,他对待
竞争对手冷酷无情,赚钱不择手段;而另一方面,他积极
投身慈善事业,初衷从未改变。在洛氏看来,若能帮
助“天下生灵之四分之一”的中国人走上科学进步的道
路,将是自己对人类的莫大贡献。而要想实现这一目
的,超越文化差异的医疗卫生事业无疑是最佳切入点。

美国的民族气质也为协和诞生创造了条件。自南北战争
结束以来,美国版图快速扩张,国家实力不断提升,大
大激发了美利坚民族的自豪感。根深蒂固的天定命运
(Manifest Destiny)观使美国人民深信,蒙上帝恩典发
现新世界(The New World)之后,自己应当继续向旧世
界(The Old World)传播福音,这里的旧世界不仅指老欧
洲,也包括了广大的亚非拉地区。二十世纪初的美国空
前繁荣,而同时期的中国却是一个封闭落后、缺少活
力、亟待振兴的古老大国。有鉴于此,美国医学界的一
批顶尖人物,立志要为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开拓道路。他
们中有的人是被中国神秘的“东方之美”所吸引,有的是
受宗教热忱的感召,还有的则是在探险精神驱使下来到
中国。当时,在西方已经销声匿迹的一些疾病却仍然在
中国肆虐,也为医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源泉。因此,洛
氏基金会和美国知识界精英对改造古老中国抱有极大热
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洛氏基金会的灵魂人物,最早
提出中国项目的格池(Frederick T. Gates)对中国的看法
最具代表性:“对于我,中国是一个有趣的国家,有悠
久的历史,在一些方面很可爱。她的人民热爱和平、勤
劳,并且顺从。然而他们却死抱着一个停滞的残缺文
明,不熟悉西方科学,对自身富饶的地下资源全无开
发,对世界唤其觉醒和进步的呼喊麻木不仁,被祖先崇
拜缚住手脚。频发的饥荒几乎是其人口过剩的唯一缓
解。他们对于现代医学一无所知,在无尽的疾病和饥饿
中颠沛流离。”

成功的奥秘

或许读者还想知道,当年西医在中国传播的阵地很多,
但北京协和医院的起点却最高,问世之初即执医界牛
耳,其声名至今不坠,原因又何在?

读完本书之后,答案呼之欲出:一是雄厚的财力支持,
二是彻底的科学精神。先说说财力支持。自协和筹建至
1951年收归国有,洛氏基金会共计投入了4465万美元
的巨额资金,至今仍是该基金会单个项目之最,被誉
为“皇冠上的明珠”。当年的4465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呢?
让我们来做个计算:在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
前,美元和黄金挂钩,以1937年为例,当时1盎司黄金
约合35美元,而如今1盎司黄金却值1600美元。按这一
比例估算,三十年间协和获得了相当于今天20亿美元的
经费。若再考虑到物价上涨的因素,实际资助额还远远
不止这个数字。可见,协和背后站立的是当时美国强大
的现代工业体系,这是很多势单力孤的教会组织不能望
其项背的。同时期在中国各地兴办了很多教会医院,但
都无法达到协和的高度,也就不难理解了。在这样巨大
的支持下,协和可以按最高标准购置硬件设备,引进最
优秀的教职人员,其水准不仅在亚洲遥遥领先,即使放
在美国本土,与约翰•霍普金斯等名牌学府相比也不遑
多让。

科学精神是另一个重要话题。本书中,作者尽量以相对
客观的笔法描述了西方人对中医的看法,但并不认为中
医(乃至整个中国学术)属于科学范畴。这是习见的西方
式傲慢。不过,平心而论,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医学
确实取得了一系列伟大成就,知识和技术不断更
新,“科学医学”体系得以建立。早在古希腊时期,亚里
士多德、德谟克利特、毕达哥拉斯诸贤就主张周密地观
察世界,用数学来描述运动,用逻辑来刻画事物之间的
关联,用实验来证实或推翻理论,这些都成为西方科学
的代表思想,也是近代西医学高歌猛进的源泉。

然而,自然科学的思维方式却未在中国生根发芽。与小
国林立,犬牙交错的古希腊不同,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
远古时代,中国人就建立起了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庞大
帝国。此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一统的帝国体系成
为中国历史的主旋律。这种政治上的“早熟”,反过来限
制了华夏民族的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我们曾是诗文鼎
盛、教化昌明、艺术修养极高的民族。但五千年来,治
国安邦的巨大需求始终是第一要务,中国思想资源的重
心始终在伦理和政治领域,而对自然科学关注甚少。这
就造成古代中国虽有技术,但无科学;虽能修建万里长
城,却不知微积分为何物;虽历代能工巧匠层出不穷,却
从未出过一个牛顿。这也解释了为何在中世纪以前的一
千年里,中国一直领跑世界,但却在近代一落千丈,沦
为西方的模仿者和追赶者(李约瑟问题)。

协和没有传统的包袱。作为科学医学在中国的先行者,
协和自诞生之日起,就有完备的实验室和浓厚的研究风
气。更重要的是,当年的协和人树立了超越功利目标、
为科学而科学的献身精神。那是一个群星璀璨的年代,
大师级人物层出不穷。无论是放弃校长职务、回归实验
室的麦可林(Franklin C. McLean),还是专注研究、对
实验一丝不苟的刘士豪;无论是在抗战的枪林弹雨中仍不
忘教学的林可胜,还是抱病工作、不幸殉职的“北京
人”发现者步达生(Davidson Black),协和先贤们用实际
行动阐述了什么是真正的科学精神。两相对照,我们必
须承认,时至今日,中国的科学精神仍未普及,国人的
科学素养仍有待提高。也可以说,只有补上这一课,才
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今世界,科学进步
的潮流无可阻挡,我们理应为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

国家的命运

实际上,以西方为标尺,中国所缺的还不止科学精神这
一堂课。晚清的严复、杨度、梁启超和孙中山都发现西
方兴盛的背后,有富强和文明两个秘密,于是鼓舞民
众,奋起赶超。然而,国家积贫积弱,倍受欺凌,怎样
才能“救中国”?这个巨大的问号始终横亘在中国人(特别
是作为民众喉舌的知识分子)的心头。在国难日蹙的残
酷现实面前,富强是头等大事,而文明只能缓行一步。
救亡的需求极为迫切,如何开启民智,丰富民族心灵,
塑造有现代意识的合格公民,变成远水难解近渴的次要
选项。最终,救亡压倒了启蒙,富强压倒了文明。中国
人对西方的关注,更多的是器物、技术、秩序和逐利精
神,而不是权利、自由、法治和民主传统。

更令人扼腕的是,在近代中国百年的迷茫中,传统文化
不幸成为“替罪羊”。

“五四”运动以来,越来越多的国人认为,中国之所以落
后,根源在于文化落后,两千年前的孔夫子需要为今日
中国的问题埋单。文化自信丧失殆尽,客观冷静的研究
不敌轰轰烈烈的运动,旧世界打碎了,新体系却不知在
何方。反复折腾了几次,中国人数千年来安身立命的精
神命脉被悉数摧毁。《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
(Ezra Feivel Vogel)教授尖锐地指出,现代中国主动斩
断了自己绵延千年的文化传统,这是一场真正的悲剧,
其直接后果,是造成了今日中国巨大的价值真空。

平心而论,经过一个多世纪的苦难和奋斗,中国已是今
非昔比。然而,今天的我们物质丰富了,精神却迷茫了;
财富迅速积累,人们却并不感到幸福;知识和信息不断增
长,但社会的非理性情绪却仍然高涨;法律和规范日益完
备,但中国人的暴戾之气却有增无减。文化是国家的巧
实力(smart power)。

民族的生命力取决于其文化的感召力。从这个角度来
看,文化的危机关乎民族的存亡,这绝非危言耸听。明
末大儒顾炎武曾在《日知录》中提出著名的“亡国”与“忘
天下”之辨:“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
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
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在中国传统价值符号里,“亡
国”与“亡天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亡国”不过是改
朝易代,但中国文明尚在,社会根基尚在;而一旦礼崩乐
坏,道德沦丧,仁义无法发扬,人民纷争不断,即
为“天下”将亡。

为了不当“亡国”奴,中国千千万万的仁人志士曾前仆后
继,断头流血,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牺牲,为民族争取到
了生存的权利。然而,起顾炎武老先生于地下,他一定
会感慨,今日中国无亡国之忧,却出现了“亡天下”的危
机。这是历史和我们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但也从反面
提醒我们,文化重建的任务是何其艰巨。现代国家之间
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是文化的竞争。一个人
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一个民族同样也无法选择自己的
历史。一旦切断了自己的根脉,我们就什么都不是。如
何重建承续传统、面向未来的中国文化,怎样塑造心灵
丰富、克己守礼、知行合一、精诚专注的现代中国人,
这是一个关系到民族命运的重大课题,需要我们几代人
的孜孜努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当下的思考

掩卷而思,早年协和的兴衰起伏,或者在更宽泛的意义
上,一个世纪以来东西方较量、交流、融合的风云变
幻,能够为当下提供何种思想资源?

圣经《创世纪》(Genesis)第十一章有一段记述,说得是
在洪水以后,人类想在一个叫巴别的地方建造一座通天
塔。最初大家都用一种语言,沟通顺畅,齐心协力,工
程进度很快。上帝发现了人类的企图,担心人类真的将
塔修到天庭,危及上帝的权威,就搞乱了人们的语言,
使大家听不懂彼此的话,最终工地上的人们四分五裂,
巴别塔也成了“烂尾楼”,轰然倒塌。这个故事强调了上
帝的尊严,警告了人类的骄傲,而深意是要指出,不同
文化背景的人们要实现有效沟通,需克服巨大的障碍。

“一根筋”的西方文化秉承“己之所欲,施之于人”的理
念,自己认为的好东西一定要和别人分享,上帝福音必
须传播到世界。这和中国儒家的“忠恕之道”截然不同。
儒家讲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首先是尊重他者,有
了尊重才能承认差异,才能互相学习和交流。因此,较
之强调对抗和征服的西方文化,兼容并蓄的儒家“恕
道”,为不同文明的对话提供了更好的基础。

鲍君此书随处可见中西交流的印记,其中两个故事更是
颇可玩味。

第一个慈禧太后的侄媳妇——德福晋延请科龄医治的故
事。德福晋的病情需要做手术,但“男女授受不亲”却是
当时不可逾越的红线,更何况对方还是个金发碧眼的洋
人,实在有失观瞻。不过,能够嫁入皇室的德福晋毕竟
不是寻常女子,她很快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术前德
福晋先举行仪式,与科龄结为异姓兄妹。有了这一层铺
垫,“兄长”再给“胞妹”施治也就无碍礼法了。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协和前身——京施医院的建设经过。
为了给京施医院腾出地方,需要拆除当地一座火神庙。
而在中国民间看来,拆庙是大逆不道的渎神行径,必遭
天谴。火神庙的主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同意拆
庙。不巧的是,在拆运过程中神像不慎受损,这下犯了
众怒,寺庙周围的居民都诅咒住持得一场大病。最后,
作者笔锋一转点明了结局:“最终神灵并没有应验,这
位住持一直很健康,还掌管了附近胡同的另一座寺
庙。”

两个故事最终都皆大欢喜,但却引人深思。作者轻松的
语气,却更加凸显了东西方文化激烈冲突的时代背景。
西方人为彰显上帝的荣耀,挟坚船利炮的余威而来,一
厢情愿地要“拯救”不信仰上帝的古老中国,但却激起了
中国人民的愤怒和抵制。这似乎印证了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的观点,不同文明的相互理解和接受,
真的非常困难。

非常困难并不等于毫无可能。在第一个故事中,强势的
西方文明为了实现“本土化”,展现了入乡随俗的灵活
性。而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住持最终与英国教会合作,
及其个人的美好结局,似乎喻示着向西方文化皈依
(conversion)是一条正路。其实,这样看问题都未免片
面。百川东流归大海,长时段的历史观告诉我们,不同
国家和民族之间的交流是必然的,不以这种方式发生,
就以那种方式发生,表面的困境却孕育着未来的机缘。
当年,先进的京施医院起来了,传统的火神庙消失了;人
们不再对神灵祈祷,却转向新的神坻——科学索求福祉;
中国人放弃了“天朝上国”的虚妄骄傲,但也不再将西方
人看作不可理喻的洪水猛兽。这些,都是时代进步的标
志。作者钩沉辑佚的苦心,是想告诉我们,只有理解那
个年代,才能理解协和的来之不易,才更懂得欣赏中国
宫殿里西方医学的这颗璀璨明珠。

慎终追远,以史鉴今,作为东西方文明交融孕育的时代
精品,协和的故事告诉我们,东西方的未来是敞开的,
存在多样的可能性。参考纳什(John Forbes Nash,Jr.)的
论证,只要不同的个体(国家)以理性的态度和方式互相
交往,在有限的策略选择中,最终总能达成一定的平衡
状态,即任何个体都不能通过单方面行动增加自己的利
益(纳什均衡)。是以故,在今天这个动荡纷扰的世界
上,东西方仍然需扩大交流,增进了解,求同存异,才
能避免零和游戏,在新的基础上构建未来。

对当代中国来说,既要努力增加物质财富,更要专注于
文化建设,“两手都要硬”,才能为世界作出我们应有的
贡献。不应忘记,中国文化始终有着心怀天下的世界情
怀。我们的祖先曾反复强调,“仁者赞天地之化育”,“人
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和“独与天地精神往来”都是值得
尊敬的生活态度。在中国人看来,“天下无外”。在这样
的“天下”体系中,国家不分大小都是平等成员,不存在
无法同化的“他者”,也不存在不共戴天的仇敌,任何外
在的个体都是“化”的对象而不是“征服”的对象。有了这
样的胸怀,我们将为东西方的交流打开一扇新的门户。
我们当然不再追求“万国来朝”的虚名,但如果不能针对
性地批判西方文明的缺陷和错误,如果不能改造三百年
来主宰世界的盎格鲁-萨克逊资本主义体系,如果不能再
造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那我们充其量只能像近代日本
一样,成为西方文明的“优等生”,而且是严重偏科的优
等生。

因此,我们也可以自豪地说,协和的故事是一个缩影,
浓缩了翻天覆地的二十世纪。作为百年来东西方文明交
流的见证者,协和承载的时代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医学
本身。行文至此,心潮起伏,不由得想起了毛泽东主席
《念奴娇•昆仑》中的名句:“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
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将汝裁为三截,一
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寰球同此
凉热”。斯人已去,言犹在耳,此情此景,定能实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