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79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withheld: 在美国读医学院做医生(II)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7-12-17
更新时间:2007-12-17
浏览:2901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withheld (保留),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在美国读医学院做医生(II)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Dec 17 14:52:51 2007)

[几天前很意外地看到我的旧作以”华人在美国读医学院做医生” 为题在MITBBS/
Medicalcareer被翻出来. 那是以我的大学同学与我的弟弟报考就读医学院的一些经历
为根据写成, 2003年夏天时发出. 在2004年因为话题再次出现,
修改了一些, 就成了这里的这篇. 原文题目中没有”华人”两字, 因为大家也看到文
中没有提到任何对华人有别之处. 我本人没有把它转载到其他任何地方, 包括MITBBS;
我个人也不来Medicalcareer版, 是因为它上了首页才看到.]

那篇(和这篇)贴子受到一些严厉的责骂, 是很自然的, 我无意也无力一一反驳. 那么
长的文字, 试图描述很复杂很漫长, 几乎近十年的一个过程, 无疑有片面失误之处, 实
在是无心之作. 但里面提到的都是真人真事, 包括那个Anesthesiologist被称为”
Surgeon’s bitch”的典故; (事实就是事实, 再怎么义愤填膺或横眉冷笑也无法改变)
. Anesthesiology的准确翻译应该是"麻醉医师"吧, 如果前文里的这个误称伤害了某
位的职业尊严, 我很愿意赔不是.

这篇贴子, (发在MITBBS/medicalcareer), 补充几个2004 - 2007间
的进展, 大家自己做评判好了. 宏观总结性的数据是很容易查得到的, 但如那句名言
所说:“死一个人, 是悲剧; 死一百万人, 就只是统计了”. 所以网络上刊物上那些关
于医生职业的报道与统计也是太遥不可及, 没有什么感觉; 讲些细微的实例, 比较局
限与片面, 但也更真实. 当然各位很可能有更详尽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资料, (如果你本
人就是医生就最好了); 与其只是回简单的一句话来嘲笑我 -- 那于他人无益, 也于我
无损 -- 不如请把你自己的看法/经历也叙述出来, 那才是对想从医的人更有帮助, 那
才是我的本意.

(以下公开的这些事实都得到我弟弟的同意).

(0) 他在读医学院时的成绩大多是”pass”, 有一些”high pass” & ”honor”, 不
记得他Step-I考试的水平了. 毕业的时候, 申请了27家医院, 9家看不上他, 其余的给
了面试. 他去了其中的16家, 然后按自己的意愿排了14家送上去. 前三个志愿都在纽
约市, 第四/第五志愿分别是Yale/U-Penn的医院. 最后被分到的是第三志愿.(当然,
因为matching的规矩, 得了第三并不一定也能得到所有第三之后的).

根本看不上他的有6个是在加州. 好一些的医院/专科, 不是加州居民就比较难, 即使
是私立医院. 现在回过来看面谈了但是没要他的前两个志愿, 他认为有一个确实是比
较好, 另一个则名过其实, 不值得惋惜.

(1) 做Matching的时候选择去什么样的专科, 自然是很多因素起作用: 现在的爱好,
以后的取舍, 自己所在的医学院在这一科的强弱, 全国有多少位置, 有多少竞争者, 等
等. 譬如比较大众化(因为每个医院都会有而且是最多人数)的internal medicine, 申
请10-12间, 会得到8-10间的面试, 最后一般能拿到前几个志愿中的一个. 在另一个极
端的皮肤科, 普遍的战术就要申请40+间, 然后指望得到10-15个面试了. 面试也受到
时间地理上的很多限制: 有一个医院的骨科, 只有三个位置, 在两天内全部见完他们
想见的20来个申请者. 被挑中的学生如果在那两天没有办法前去, 就没戏了. 总之医
学院第四年上半年为去matching的面试是很头痛的事.

不是有太多紧急手术, 不与病人很亲密接触(所以有较好的工作时间)的专科,
radiology等等, 都有很多人想去, 也都去得成, 不过医院的所在地和质量就不保证了.
例外的是pathology比较冷门, 即使大家都知道其实出来以后工作时间与报酬都很好.
他那一届没有一个人去, 而前一届中有一个是在matching已经接近尾声时才改变注意
要入这行, 最后还去了Massachusetts Generals, 背后是哈佛撑腰的那间医院. 只是
一个人的例子, 但偶然中有必然罢.

(2) 最多人想去但最少人能去的, 也不是脑/骨/癌/神经这些刺刀见红的专科. 皮肤
科和眼科都少见生死攸关的情景, 但都是大热门, 因为hour + salary实在太太太好了;
而最高不可攀的, 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救死扶伤成份的整容手术科, 好像是全国也只有
不到100(?)个名额; 他那一届近150个毕业生, 只有一个申请并进入了这一行. 说穿了
, 还是钱和(与名流为伍的)虚荣心要紧罢, 医生也不能免俗.

(他们公布matching结果的方式也很特别; 在美国很少这么在公众场合里现场告知个人
去向的, 而每个人志愿中的首选和末选当然都是差了很多个档次. 学生们教授们都在
一个大厅里, 很多人的配偶/伴侣也在场. 叫到名字, 上去拿信封, 里面就是指定要去
的那个医院了. 不少人都是走出去找个地方看了结果, 再回到集体中(或者就不回来了
). 每人上去时都扔一元钱到盒子里, 最后才被叫到的那个, 下来时就把钱也全拿走了
, 作为对他忍受了最长的等待的补偿.)

(3) 做实习医生真是很辛苦啊:

** 他就要完成了, 在曼哈顿, 最后大家的统一工资也就是$五万左右, 只租得起一个
没有客卧之分的studio. 不用付医疗保险, 可以存没有雇主matching的403(b).

** 一年有两段各两个星期的假期, 剩下的时间就没有甚么节假日甚至周末之分了.
如果那两个星期刚好是在节日其间就是走运.

** 节假日因为事故多, 还特别忙. 我父母家在纽约市外, 很多次感恩节/圣诞节/新
年回家去也只能是大家晚上去他的医院, 等一阵, 他跑下来和家人说十几分钟话, 或带
我们转一圈, 就告别了. 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 他有一年的安排是每四个星期换一个科, 也就是每四个星期换一次日程. 一年下
来最轻松的一个科, 是每星期会有四个12小时的工作日, 每次总共在医院呆的时间前后
大约是连续14小时; 另外有两个讲座.

也就是每周六十个小时, 这是那一年中最轻松的一轮.

(4) 好了, 关于以后做医生的收入:

** 他们这个专科, 因为供求关系, 去大都市的反而只能得到更低的工资. 他那个医
院今年出道的两位师兄, 都在南方得到$300K+再加上一些分红的职位, 去Texas的最高
有$380K; 都是在小城市, 不是Houston/Atlanta一类的,. 而留下来在繁华的东北部,
平均却只有$230K. (这样的收入在mid-lower Manhattan, 实在只能算是中等阶层罢).

很奇怪的行情, 但他说就是这样, 不是反常.

** 如果是为了钱, 又确有本事, 就千万不要做医生了. 毕竟医生不是真正用钱去赚
钱, 而是用人去提供服务的职业, 这与做技术做文职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他们出来的时候, (至少)已经年近三十了. 医学院一年的费用是五万五, 绝大部份是
借没有联邦政府担保的贷款, 利息马上就开始算那种. 他的不少大学同学, 毕业后就
开始在街上工作, 都是同龄人, 离他的医院也就是几个道口. 现在每年的bonus-week
过后见面交谈, 他们都会由衷地发出”我的分红只有$250K, 公理何在!”的抱怨 -- 这
还是没有MBA的那些. 他曾受邀去过几次那些同学常去的高级场所一起相聚, 都是由别
人请客. (在那里还碰上了传说中那种视医生律师如草芥, 非fund managers免谈的淘
金女, 身材相貌都是”like straight out of the center-fold.”)

他的性格比我坚强, 名利心比我淡薄, 从医之路最终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但是, 呵呵,
在那种情景下还是很惆怅很不平衡的.

(钱还是可以衡量所以次要的, 最大的而且无可追回的损失还是几乎完全消失了的生活
质量: 从大二暑假开始准备MCAT/做社会服务, 到完成实习医生出来, 很艰难很平淡地
度过生命中最好的十年, 有些专科的实习期还更长. 绝大多数的节假日或长周末的晚
上, 他都必须推掉朋友们近在咫尺的聚会, 更无法见到不远处的家人; 等那两个星期假
到了, 又经常很不是时候, 别人未必有假可以一起去玩 -- 有一次给他的假期正好是在
感恩节之后圣诞节之前, 鸡肋一样, 令人哭笑不得. 他一再说想从医的人真的要先考
虑清楚了是否愿意承受这样的代价, 想来他自己一定也有过后悔的时候吧. 或者反过
来说, 我自己在读书工作时遇到困难, 以前也常想到是不是当初应该去学医; 现在知道
其中的辛苦, 已经不再有这种念头了).

** 他的专科倒是有个好处, 是规定出来后的本薪只能要求医生每周工作~36小时(前面
提到的那两个工资数都是基于一年工作1700小时而算), 所以其他时间就可以另外做第
二份职业, 再领一份工资. 每周再加10-12小时, 还是完全做得来划得来的, 医院也确
实需要人. 很多人刚一出来的时候, 为了还债, 都会这么做. 为了还债他们也会考虑
先去小地方工作几年.

** 最令人眩目的钱程, 是他有大学同学在街上投资医疗器械/药物的, 说过可能拉他
入伙做基金顾问. 那就真正是用钱去赚钱了: 他认识做这行的一位医生, 年收入逾七
位数. 不过现在也不提这种机会了. 想来当初是太乐观了, 这么好的事, 可遇而不可
求, 可望而不可及, (近期内)也轮不到他罢.

(5) 医生职业最大的好处, 还是可以自己开业, 而病人是源源不绝的顾客. 他的专科
是必须在医院里工作, 或至少要几个人合伙才能开个小医治中心的. 我们都觉得这是
不是没抓住从医的最大优势, 但他说不能只看自己做老板的好处: 跟着医院, 就没有
了自己买器材,买保险, 雇人, 租地方, 寻找病人, 保持病人等等的麻烦. (不过家里
人都怀疑他这种分析.)

(6) 他的工作不会像radiologist/pathologist一样可能被送到海外去做, 对自己的能
力也很有信心, 但他和很多同事们担心而且无能为力的, 是现在政客们大义凛然呼吁的
”医疗改革”会有什么结局. 如果真的和中等教育一样, 大家一锅饭全民保健了, 他
们所提供的服务性质 -- 和所得到收入水平 -- 也就向教师看齐了. 这似乎是他们最
关注的.

另外, 接下来十几年中有几千万婴儿潮出生的人, 都要从企业提供的医疗保险转入到质
量低劣的medicaid, 也会有很大影响, 也是医生们无能为力的.

(7) 前面有一篇贴子, 作者评论他所知道的中美医生. 我也据我所知, 对美国医生那
部分作个同意/反对/补充吧:

** “他们有美好的前程,圈子外面的人对他们都是赞美,仰慕“ --

很多自己是医生的家长, 就不会再(很费力地)驱使孩子再去从医.

** “他们永远穿着名牌衬衣,打着领带,虚伪的微笑,大笔的讹钱,没有病人敢对他
们抱怨“--

很刻薄的概况, 我的医生们似乎就都是这样, 除了有一个不打领带. 但”虚伪”和”
讹”, 还是很多主观成份的罢.

我和不少医生聊过公众们对他们的这种印象, 他们说如果要提供速度快, 质量高的服务
, 需要两个根本不可能具备的条件:

(a) 病人一进来就当场支付全额费用. “Insurance does not mean much to the
hospitals.” 因为即使是最好的医疗保险, 都会对每一个医院送来的每一张帐单不满
, 最后按照一个双方谈判好的妥协结果来支付.

费用还是次要的, 因为只有前台会问有没有或有什么样的保险. 医生们更需要的:

(b) 病人事前就签好一份不会起诉医院/医生的文件, 因为医生的大部分时间与精力,
都是花在charting上面了: 记下Q’s & A’s, tests ordered, test results,
diagnosis reasoning, what you judge it to be, not to be, why, treatment
considerations, 等等; 而详尽记录这些,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将来可能的官司做准备.

即使开始诊断治疗了, 这种心态也有很大影响. 譬如有一个他们经常要某种病人做,
病人们也唯命是从地去做的测试, 是医生们自己在那情况下不会做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
所要排除的那种病因其实是微乎其微. 但事后病人们当然是不会坦然接受自己就是那
个微乎其微的例外, 十有八九就会告上法院. 要求病人们去做这种测试 -- 即使病人
自己拒绝做 -- 则可以宣称”I followed the procedures!!”, 而在法庭上辩方如果
能说这句话, 就有一大半胜算了.

显然如果没有这种顾虑, 大可将有限的资源作其他更合理的使用来为病人服务. 但于
现在这种体制下, 医生们根本没有精力和资本详尽地去解释各种方法的好坏得失, 更没
有可能像商场购物一样, 等病人权衡利弊之后让他们自己选择最合理的一种治疗方案,
只是耍猴子一样的叫病人们统统都去做就是了.

“What, you don’t even tell your patients the truth!?” I pressed my
brother.

他惊奇我的惊奇, 毫无歉意地证实:
“We tell them the truth;
we tell them nothing but the truth;
but it’s almost always impossible to tell them the WHOLE truth.”

他很坦然说过如果是治我们, 会比治其他病人的结果好很多: 不只是因为是自己家里人
有偏向, 而是无须担心我们会事后告他或他的医院, 反而可以提供最真诚最贴切的医治.

简而言之, “tell your audiences: 顾客们如果自己不能做到像在其他行业时那样付
全款, 不告人, 那也就没有理由反过来还苛求得到像其他行业那样的服务啦 …”

** “他们从此进入上流社会“--

准确来说是进入主流社会罢, 与上流社会则只是沾了边, 进入就说不上了. 比财富,
比名气, 比影响力, 他们都远逊于商界, 政界, 体育界, 娱乐界: 谁说得出美国最出
色的几个医生?

他们同行之间倒是很有江湖义气的. 去看病人的时候, 即使不是我弟弟那家医院, 他
亮一亮牌子, 即使只是实习医生的牌子, 也很快得到了很多圈外人得不到的安排和资料
. 家里真有人病重住院了, 很管用的, 至少会得到”the WHOLE truth”.

** “在医院,他们有自己的停车位,有专用的餐厅“--

对, 他们甚至和护士们也分开来. 医生与护士间的浪漫似乎只是编剧们的幻想 -- 他
还没有见过一对这样的夫妇.

** “这样的条件,他们必须自信,自己的直觉永远是对的“ --

对, 我在第一篇文字里提到过他们做code(紧急诊断)时的作风:”No thinking, just
read and react.”

** “无数的病人被他们折腾入痛苦的泥沼 “ --

呵呵, 我曾经很直接地问过他, 面对垂危的病人, 他的救活率是多少? 他说如果在ER,
大部分病情是医生无能为力的: 送来的时候已经是没有医生也不会死, 或有了也没法
活的了. 再追问那么在真的救活的病例中, 有多少确实是需要专业医学知识,其他人做
不来的? 他说那倒几乎是百分之百, 因为至少医生们身边有装备, 而平常人则很有可
能会帮了倒忙. 最后我干脆问死在他手术台面上的病人中, 有多少其实是(更好的医术
或更好的条件)可以救活的? 他沉默片刻, 承认有两三个病例当时可以试一试另外的方
法, 但那也不能就保证成功; 然后总结说即使是最优秀的人才执行最简单的任务, 做多
了都会有失误, 那医生们做诊治自然也不例外.

总之, 他的救死扶伤的责任感依然非常强烈, 远胜于对个人功利的欲望. 但与几年前
比, 显然也是遇见了医疗体制中不少合情合理不合法(或反过来)的现象, 更意识到这都
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所以现实了很多, 明白并且遵守游戏规则, 没有做学生时那么流氓
无产者式的理想主义了. 看着面前的病人, 意识到他们中每一个 -- EVERYONE of
them! -- 如果事后不满意, 即使是只有Medicare/Medicaid叫医院亏损了很多钱那些,
都可能会毫不迟疑地撕破脸皮将医院/医生告上法院的, 他也很难与他们建立起亲近的
个人感觉, 尽力做好自己份内能做的就是了, 与其他行业无异.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3.164.]

※ 修改:·mitbbs 于 Dec 17 18:56:16 修改本文·[FROM: 67.1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