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82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xiaomaguohe: 2011MATCH 面经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1-03-02
更新时间:2011-03-02
浏览:1370次
评论:0篇
地址:17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xiaomaguohe (麦地小马),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2011MATCH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2 16:39:51 2011, 美东)

写了面经,本来想等MATCH结束后再决定发不发。去年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呢。

发文为了感谢现任版主,也为了支持下届版主,更为了抛砖引玉,希望广大ID回归麦地。认识我的朋友请不要给我电话,毕竟我还在hopefully but fearfully等待MATCH结果。发文以后我会继续戒网。


过去的三年,最辛苦的是考STEP1。准备STEP1时孩子小,没有去学校。妹
妹又一直拒绝 奶瓶,母乳喂养一直到两岁。将近一年白天带孩子,只能晚上
孩子睡觉后看书,常规2-4am睡觉。现在想想都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不过
当时一直不觉得辛苦。最不能控制进展的是找OB,几个月的努力没有丝毫效
果,却在无知无觉中突然收到来自上面的礼物。得以在一周后怀着平安的心
参加STEP3考试并顺利通过。最惊奇的是在今年面试过程中让我每一步走得
放心踏实。

一.申请前

2010MATCH失利后,我本能地意识到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我在第二次申请前完成,而准备
STEP3是很重要却又是最浪费时间的一件事。如果我当时不考,这之前的备考就算是浪
费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最终能坚持考完试,只有感谢神,而
事后证明我当时去考试是最正确的决定。(我申请精神科,据说STEP3成绩不太重要。
申请内科的同学恐怕还是在最佳状态去考试比较好。)

考完试后,我可以安静下来考虑下面每一步该具体怎样安排。LD鼓励我应当回一次国:
去吧,不丢人。难道卖不出去就再也不回国了?也给大家一个安慰你的机会嘛。开始我
还觉得不可思议,没有把他的建议放在心里。最后却发现回国是当时最合理的选择。回
国前打听好办理CA letter的细节,也安排好回来以后在医院里全时间做两个月的
externship。带我的主治在我进医院前三个星期开始工作,要不是他愿意学中文,我也
进不去。可是作为新人,再加上生性保守,之前他只肯让我看,从不让我单独接触病人
。失败以后我去找他帮忙,他当即答应给我更多的机会。(顺便说一下,我曾经跟这个
主治提到等我离开了,如果他还想学中文,我可以找人来像我一样帮他。他婉转地把我
拒绝了。抱歉我不能帮任何人到我的见习医院做OB,不过大家可能会通过其它的机缘进
去也未可知。)又找到另一个主治,以前跟她看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病例,又跟她非常谈
得来,我们每周会固定在一起吃一次午饭。谈话间她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可以跟她一起
在Grand Rounds 上present那个案例。我问她需要跟谁去申请,她说她就是Grand
Rounds committee member之一。于是回国前我连这样一个日期也定好了。

回国一个多月,有幸把孩子放在我曾经成长的幼儿园,于是我可以分身到国内的医院里
参观、学习两个星期。两个孩子居然出奇地合作,早上奶奶送,下午妈妈接,从来没有
哭哭闹闹。每天接他们回家的路上,我会给他们买一点好吃的作为奖赏,大家兴高采烈
。在医院我告诉大家我失败了,需要帮助,于是得到了许多意外的收获。回美国前,我
告诉每个人:当不上医生我就不回来了。大家都说:别着,该回来还得回来。我没吱声
,心想:后路准备好了,以后不回来不是因为胆怯羞愧,回来则是为了顺应民意。

回来后在这边的医院里重新给自己定位。以前只是看,觉得事情很简单。当我自己去做
的时候,才发现丢三落四太容易了。带我的主治真真是破例让我hands-on。允许我像
intern一样管一个自己的病人。但是我写的病程和出入院记录他都逐字逐句地帮我改正
。主治都是随机安排病人给住院,学生,和我,分配病人的时候还不知道病人是什么情
况。我的一个病人出院,才可以接另一个新病人。病房里经常遇到严重病人需要长期住
院。我们组的一个医学生,手里两三个病人,一个月连一个出院都没有机会办。而那两
个月我的病人最多两周就出院了,有几次第二天就走了,让我有机会见了好些有意思的
病例。面试的时候我可以随手捡起一个病人跟面试官说我都学到了什么。对主治的感激
之情自不必说。最开始我犯过各种各样的错误,主治倒是自始至终温文尔雅,不过我也
曾一度不好意思向他要推荐信 — 我自己都不满意自己的表现。好在后来进步明显,那
个case presentation也做得很成功 -- 有的我不认识的老医生结束后还上来跟我握手
,说是很好。我自己也相当满意,只是不住提醒自己:我比别人更重视这个机会,也花
了更多的时间,做得好是分内的。不过我知道我的两封推荐信是没有问题了。


二.申请

9月1号递出了36份申请,包括所有的加州Program,还有Harvard,Yale一类顶级学校。
后来想想,所有的加州单位都是有名的难进,再加上若干名校,感情我今年几乎就没申
请。其实申请top单位 只是想看看自己的package有多大分量。我原本是全心放在加州
的,尤其是自己见习的地方。在这里我拥有不同渠道的connection。当大家焦急等IV时
,我正在不紧不慢地翻译一篇手稿,作者是program的一个重要人物。我又找到机会和
program的另外好几个人物单独见面,谈话。总之,一切迹象让我再次大胆推测 — 这
就是神为我的安排。既然认定这是神的礼物,每一个巧合就更坚定我的信念,于是结论
就是我一定可以进入这个program。九月中才收到第一个IV,不过我并不着急 — 如果
我已经有了归宿,又何必花钱花精力去一堆面试?当时两个孩子被查出一嘴虫牙,保险
扣掉后还要交好几百。少递一些申请,补牙就是免费了,以后省下的机票旅馆费用都是
额外收入。到20几号的时候有一点按捺不住了,想来想去又投了10个申请。然后告诉自
己,我这就不算arrogant了。其实这10个申请纯粹是安慰剂,除了其中一个早早地给我
寄来据信,其它的都石沉大海。倒是最初的36个单位大多给了我回复,即便是据信多于
IV。寄出那10 个申请后我又可以安心地考虑如何挤进见习单位。十月中收到一个来自
Ivy League的第二个IV的时侯,我虽然激动一下,但是很理性地对自己说,这个IV是告
诉我“be confident”。

九月到十一月耐心等待见习单位的IV的时候,看了很多电影和DVD。In Treatment是一
个医学生推荐的,看了第一集就很感兴趣,一口气看完了Season 1 和2,并认真记了笔
记。既是学英语,又是学心理治疗。后来面试的时候问的很多问题,都是在看DVD时联
想到身边的案例想起来的。许多面试官都夸我问的问题好。

十一月初的时候终于收到见习单位PD的来信,告诉我我被放在了wait list上了。短短
一封email还没读完,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过去的两三个月,我可以算是搜肠刮肚,
削尖了脑袋往见习单位钻,给椅子写信(mentor们都说那是“a great letter”),跟
前椅子见面长谈1个小时,为program里一个大牛翻译,创造机会跟PD“偶遇”,……
我的“顾问团”(一路走来交到好些mentor级的朋友,需要建议和帮助的时候我可以随
时跟他们联系) 都说我把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都做了。最终却连一个IV都没有拿到。
失望了五分钟后,我又释然了 — 如果program轻易给我IV,那只是一个虚假的盼望。
有了这样一个IV,所有其他的面试我都会无法全心投入,就好像去年,遇到了心目中的
No1,所有后面的面试都成为过场子。理智上我意识到需要认真对待每一个机会,可是
我确实不善于掩饰自己。如果任何一个面试的program问起我其它的IV, 我只能从实招
来,告诉他们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如果不幸被甩了,我愿意拿你做back-up — 还没开
始,我的失败已经可以预见了。反过来说,如果我的见习单位真的是神的带领,没有面
试我也进得去。想清楚后,我的最后一搏是请两位program外的师长直接给PD发了推荐
信,告诉PD这个想过河的小马是个颇有潜力的average Jane,说不定哪天就长成千里马
了。然后我终于可以实实在在地从心里把见习单位暂时放在脑后。十一月中收到第三个
也是今年最后一个IV。


三.面试

第一个面试在十二月初。虽然是今年的第一个面试,可是我有去年的经验,而且我一直
在努力向见习单位进军,每一次进攻都是自我挑战,自我完善的过程,都是最好的mock
interview。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拿到IV,我对自己的信心却有增无减,而且客观上做好
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去面试并不觉得紧张,只是想看一看哪一个伯乐愿意接受我这匹爱
游泳的小马。一天的面试下来,从面试官的反应,尤其是PD的面部表情,我自认为表现
不错。最重要的是,面试结束后我深深地认识到去年的自己有多么浅薄,不上不下飘在
空中,还颇为自以为是。后来跟几个去年同样落榜的战友聊天,大家也都觉得今年的面
试比起去年来不是一个等级。可见得失败是成功的妈妈一点儿不假。其实我很喜欢这个
program,PD也是一个IMG。面试以后我曾想,如果现在见习单位发给我IV,我还真不一
定把他排第一。毕竟,我们就是求个“fit”不是?Thank you letter后没有任何回音
,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自认为面试的时候该说的都说了,该问的也都问了,没有什
么可以后悔的。Ready to move on。

第二个面试也算是不错的program,是一个university based program, 学校里还出过
两个诺奖获得者。跟面试官的应对也都自然而然。本身不配对program挑来挑去,可是
一天下来我心里沉甸甸的 — 如果进了这个program,我不会太高兴;如果进不了,我
会更伤心。确实不是program的错,我不愿意去,只是觉得那里不是养孩子的好地方。
晚上回到朋友家里,分享了我的低落。无意打开在手机里装的一个叫做“Bible
Promises”的软件。这个软件装了不久,当时觉得自己不常读经,而这个软件里面有一
个“Daily verse”,每天会跳出来一两句圣经的话语,很方便随时得到鼓励和安慰。
原本还没有养成每天读经的习惯,那天实在觉得需要安慰。打开Daily verse,读到的
尽然是“Wait for the LORD; be strong and take the heart and wait for the
LORD.”当时就觉得有一股暖流把自己化了,心里的负担被挪开了。两天以后我会去那
个Ivy League Program面试,心里第一次燃起了真正的希望。

从那天以后我每天第一件事就是读Daily verse。第二天读到:即便是死亡也不能叫我
们与神的爱隔绝。我安安静静拖着箱子,早早地到了要面试的地方。原本想到医院边上
转转,可是打开存在电脑里的椅子和PD的文章,越看越有兴趣,读完后也该准备去参加
晚餐了。那天晚上我两点就醒了,旅馆的条件很好,可我就是睡不着。起来又打开
Daily verse,上面写着:你就大胆地向前走吧,我必与你同在。这后来我也没能睡着
,只是躺在床上静静地闭目养神。六点起来去吃了自助早餐。Program 是提供早餐的,
不过我既然没睡好,就必需吃一顿热乎丰盛的早餐,也许这一天会决定我的后半生呢。

早上面了四个面试官,每个人30分钟。其实每次面试我最喜欢跟面试官聊天了。我只愿
意做精神科,原本没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而且从每一个人身上我都可以学到一些东西
(不知什么时候练成了吸星大法,不过我只利己,不伤人,偶尔还让对方有反弹),对
方越有名气,我越高兴。过去一年的时间,我常常反省自己:我的弱点是什么,应该如
何改正?自己的强项又是什么,如何在一堆人中让自己脱颖而出?我想面试和写PS是一
样的,非常的个性化,一定要让对方看到你的与众不同。本着这个原则,见谁我都不怕
。果真一切顺利。最后一个面试官上来就说,面试快结束了,可以放松一下了。然后就
跟我说些不痛不痒的话题。附和几句后我心里一急,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想冒犯你啊。
可是你不问我问题,以后怎么给我写好的评语啊?面试官脸色一变,开始正经问我问题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一开始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想好了,我千里迢迢来面试是有任
务的。你好我好的瞎聊天街上随便拉一个就好了,何必来这里?这个面试官后来问到我
的见习单位,我很诚恳地告诉他:我对那个program充满感激之情,毕竟他们为我破例
才让我有机会进门;可是我也有一点迷惑,过去的两三个月我一心一意想申请他们,可
是最终被放在wait list上了。其实,我申请了所有的加州program,但是只有一个地方
给了我IV。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脑子里飞快地转了一下:要不要坦白?会不会让他
觉得我desperate? 可是又一想,我心里蛮踏实,说不定他会觉得我自信也未可知。结
果面试官接茬说:那是他们的损失。我们不会根据别人的评价做决定。我们面向全世界
召集人才。这个反应比我想象的好,我猜我一定是浅浅地微笑一下并感谢了。

跟PD的面试最是重要。感谢神安排这个PD,我最大的的兴趣正好是他的专业兴趣之一。
跟他交换了许多想法之后他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告诉他我要向他学的东西太多了,希望
能以后慢慢学。在有限的时间里面,我希望他能对我有更多的了解。话锋一转,我说:
首先我想谈谈我的弱点,我最大的顾虑是语言。(大家都不愿意在面试的时候谈
weakness。去年的我也是想方设法把自己包好,藏好。可是现在我的理解是,与其藏起
来,不如当面说清楚解决办法。就好像你想把一棵大树藏在背后,结果唯一看不到它的
只有你自己。)说到这里,PD充满疑惑地看着我。我赶紧说,咱们这样的交流固然不成
问题,可是我们这行对语言的要求远远高于平均水平,无论多努力,我的英语恐怕总是
无法和母语是英文的人比。但是,1,2,3… …。PD 微笑点头。接下来我又问:如果
我能卖进来,你能不能帮我安排提前在内科义务轮转?虽然我通过了STEP3,但是分数
不高。(这个问题有点tricky。我的STEP3确实不高,不过见习的时候有一个resident
告诉我他的STEP3考了两次。所以我提到STEP3的时候并不气短。)PD翻翻我的材料,说
:都是first attempt。我接过话题说,是一次过了,可是分数不高。不过这个考试是
我迄今为止最难忘的考试了。我是在去年match失败后一周去考试的。刚刚经历打击,
能够参加这么重要的两天的考试对我来说实在是不容易,而且后来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
历和体验帮助一个朋友度过了他的危机。(我也考虑过要不要自揭家丑,强调自己落榜
的既往史。可是这些信息都摆在那里,你不说不代表人家不知道,但是你不解释一下,
别人一定不知道。)说到这里,PD又看了看我的材料,对我说:没问题,我们可以提前
安排轮转。谢过之后,我这口气松下来,等PD继续问问题。没想到PD站起来,把我带到
PC那里,让她联系一个resident尽量过来跟申请人一起吃中饭。然后转头对我说:你应
该跟她聊聊,那样可以对我们program有更多的了解。于是这个面试就结束了。比预期
的时间短一些。

午饭的时候嘴巴用于说话比用于吃饭多,再次庆幸那顿丰盛的早餐。

Tour结束后就是跟椅子group meeting了。之前刚读了他的文章,写下了一串问题,准
备见机行事。最开始大家自我介绍并提问题,一圈下来椅子只对我的问题(不是针对文
章的)淡淡地说了句“It’s a good question”。椅子对大家的谈话却让我联想到他
的文章,一个问题油然而生(不在提前准备的list上)。得到许可后我就问了那个问题
。话音刚落,椅子大叫一声:“Excellent question”。倒是吓了我一跳。毕竟前一天
晚上没睡好,那时候已经很累了,不小心问了一个“excellent”问题。椅子给大家介
绍我提到的那篇文章的时候,我的脑子几乎不能运转了。好在所剩时间不多,PD已经进
来等待跟大家的下一个group meeting了。椅子最后说欢迎大家跟他保持联系。本来是
想回来后继续问问题的,可是又害怕画蛇添足。回来后开始一直纠缠该怎么跟PD沟通,
接下来孩子学校又放假两周,就没再跟椅子联系,连thank you letter 都没写。

跟PD group meeting的时候大家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而我还有一个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在前两三个月努力跟见习单位靠拢的过程中问过。通过对方的反馈我知道这
是一个不错的问题,而且不同的人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见解。举手后我说,我有一个没来
得及问的问题,不过别的同学可能不一定感兴趣。PD说:问吧,让他们也学学。很高兴
问了那个问题,后来给PD写thank you letter的时候还提到了他的回答。

一天的面试结束后,用精疲力尽来描述毫不为过。一切进行得比我想象的要好,可是在
回家的路上我却莫名地恐惧。我猜我是太喜欢这个program了,如果进不去我会很伤心
很伤心。而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地方,我没有办法不担心自己的实力。半夜醒来还是满
脑子对面试当天的回顾。起身给PD写了长长一篇thank you letter,却不敢发出,害怕
让人觉得我太desperate。于是又打开Daily verse,这回是说:“For I know the
plans I have for you,’ declares the LORD, ‘plans to prosper you and not to
harm you, plans to give you hope and a future.”感恩之后发出了那封信,回到
床上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PD回信,说是所有面试过我的faculty都很enjoy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他们明
明白白地知道明明白白我的心。最后很生硬地说,我们不提供prematch。这封回信我读
了很多很多遍,有强迫症迹象。考虑了好几天以后,终于决定不向其他任何program要
prematch了。于是我简单回信给PD说,那我就等Match Day了。你要是对我的能力有怀
疑,请一定告诉我。第二天PD回信说:你要是有其它的prematch offers就考虑从了吧
,毕竟match的结果从来都不确定。我又拿出Daily verse,上面写到:“He will wipe
every tear from their eyes. There will be no more death or mourning or
crying or pain, for the old order of things has passed away.” 当时就想起了
去年match失败以后的无声的眼泪。感恩之后当时就给PD回信说,我想了好几天了,舍
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我还是决定跟着感觉走,不向任何其他program要prematch了。PD
回信说“Terrific! ……”。

四.等待

从面试结束到出结果需要整整3个月。大多数时间我是平安的。可是心情也会
有上上下下的波动。信心满满时担心是不是自己又自以为是了,惴惴不安时
又担心是不是对神的信心不够了。

今年没有plan B,因为任何一个想象得到的plan B都让我无以忍受。不过我相
信万一又失败了,神一定会把我接住。索性闭着眼睛take a leap of faith,暂
时不去考虑plan B。

--

※ 修改:·xiaomaguohe 於 Mar 2 16:53:40 2011 修改本文·[FROM: 174.6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