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977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中国患者抗议医生肖传国的危险手术/美联社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10-20
更新时间:2010-10-20
浏览:1751次
评论:14篇
地址:14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国患者抗议医生肖传国的危险手术

  美联社记者黄敬龄 2010年10月19日北京

  (羽矢翻译)

  就在不久前,肖传国这位中国泌尿科医生还看起来像是登上了职业生涯的顶
峰:他发明了帮助病人克服尿失禁的外科手术,并且正在培训美国和各国的医生。
随后却手铐加身,坦白他雇凶袭击两位持续批评他、称其欺诈的人。

  此丑闻令公众震惊,并激起了要求完善中国医疗研究规范的呼吁。虽然科研
欺诈及不端行为在中国四处泛滥,肖传国却并非一般的江湖庸医。这位美国受过
训的医生上月被捕后,还有30多名美国、加拿大、法国、印度等国家的泌尿科医
生发信支持他。

  中国几位患者控诉手术导致了包括运动功能恶化在内的严重副作用。著名的
《南方周末》在一篇分析报道中称,法规不健全导致肖传国“把病人当作了自愿
跑来的实验室小白鼠”。

  上星期,北京一家法院因肖传国在袭击案中的角色判处这位54岁的医生5个
半月的拘役。肖传国因被警方监禁而无法采访到。

  一些美国医生认为,肖的手术是试验性的、但还是有希望的,两家美国医院
正在进行有少量志愿者(多为儿童)参加的临床试验。而另一些美国医生则持怀
疑态度,特别是针对肖所声称的百分之85的成功率。这项手术意在帮助那些因事
故截瘫或先天缺陷脊柱裂而不能控制小便者。

  “美国大多数小儿泌尿科医生对肖的报告嗤之以鼻,”加州大学戴维斯儿童
医院小儿泌尿科主任Eric Kurzrock说,“你知道,从来没有人相信他那85%的成
功率。而且你看看他那些报告,非常缺乏详细数据。”【译注:针对美国
Beaumont医院试验结果论文,Eric Kurzrock在美国《泌尿学杂志》发表编辑评
论,认为“该手术的临床疗效与(肖传国)此前所报告的截然不同”】

  据媒体报道,肖传国在中国对数百名患者贸然实施了其手术。目前,一些患
者称肖夸大了成功率,而且手术令他们的病情恶化。

  不管肖是否真的欺诈或违反伦理,此案仍凸显中国医疗研究缺乏规范、患者
几无保护的现状。

  “中国医疗界是狂野西部,这不是什么秘密,”纽约州立大学研究人员曹聪
说。他写过两本有关中国科技创新的书。

  方是民(方舟子)以非官方执法者的身份出现了。他揭露学术欺诈事例,并
公布在他的网站上。

  他揭露了肖,两人最终陷入长期争斗。作调查报道的记者方玄昌(与方是民
无亲属关系)则另外撰写了有关肖的批评报道。

  肖所付出的代价高昂。他曾告诉记者们他的手术能获诺贝尔奖,而且他说成
为两“方”目标的代价是使他没能入选享有盛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6月份,两个人用金属管袭击了方记者,在他头上流下了又深又长的伤口。
两个月后,方是民被人用化学喷剂和铁锤袭击后逃脱,留下轻微伤。

  警方在肖培训完阿根廷医生回国时将其逮捕。审讯录像上,肖说他付给了远
房亲戚10万元人民币雇佣了两人,“想把他们打个鼻青脸肿……别给打残了。”

  肖说:“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方法来解决,真想打他一顿。”他指的是揭露他
的方是民。

  7名患者或患者家属在审判肖传国的法庭外抗议,声称他们代表了受肖欺骗
的200名患者,以为这项需花费3万元的手术的成功率真的是85%。

  患者璩彬彬说:“我们需要解释,我们要求正义。”坐在轮椅上的29岁的他
说,3年前未做手术时他还能依靠拐杖来回走动。

  支持肖的患者也露面了。19岁的大学生郭玉岭(Guo Yuling)称,他做肖氏
手术前的13年间裤子一直是湿的。【译注:在现场的患者家长发现,此人“排尿
外器官和一个正常发育成熟的男人同大(通常情况下,这种病孩儿的外排尿器官
是不发育的)”】

  人权律师彭剑说,两名患者正以虚假宣传起诉肖,更多的诉讼正在计划中。
彭剑说,他已经准备好150件案例的材料,这些案例手术没有效果或患者情况恶
化。

  到目前为止,这件丑闻还没有使美国继续进行临床试验的计划脱轨。

  密歇根州William Beaumont医院的研究者们报告了好坏混杂、有些有副作用
的9名脊柱裂患者的初步试验结果。明年年初之前,他们计划开展一项为期5年、
由国立卫生院资助230万美元的临床试验,

  该医院泌尿科主任Kenneth Peters医生说,他保证患者能完全知悉该手术是
试验性的,而且具有严重危险。

  “按我们的经历,肖医生完完全全是一位超乎想象的绅士、科学家和很好的
同事,”Peters说。他是支持肖的信件的签署者之一。

  佛罗里达州St. Petersburg的儿童医院也另外在进行着有8名儿童参加的试
验研究。

  美联社调查员Xi Yue对此文有贡献。

  【译注:
  1. Beaumont医院回复患者问询时多次提供虚假信息,称肖氏手术是中国的
“常规手术”、“中国各个医院每天都在做这个手术”,并建议和介绍病人去中
国找肖传国做手术。
  2. 2006年12月,Kenneth Peters曾对美联社记者说:“有一些风险,包括
全身麻醉和伤口感染。对于能行走的脊柱裂儿童来说,腿部神经重建导致一些足
无力的小风险。”
  3. 2008年4月,该医院在其新闻发布会上声称此手术副作用“包括轻微的术
后脊液外漏、下肢无力和头疼,最近的技术发展已戏剧性地降低了这些并发症的
发生率”。
  详见: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qlNsld4U63UJ:spinabifidaconnection.com/showthread.php%3Fp%3D3209
http://www.msnbc.msn.com/id/16270675/
https://www.beaumonthospitals.com/news-story-beaumont-results-urinary-nerve-rewiring-surgeries-spina-bifida-patients
  】

http://news.yahoo.com/s/ap/20101019/ap_on_he_me/as_china_risky_medicine

  Patients protest Chinese doctor's risky surgery

  By GILLIAN WONG, Associated Press Writer – Tue Oct 19, 5:53 am ET

  BEIJING – At one moment, the Chinese urologist seemed to be at
the height of his career: He had invented a surgical procedure to help
patients overcome incontinence and was training doctors in America and
elsewhere. The next, Dr. Xiao Chuanguo was in handcuffs, confessing
that he'd hired thugs to attack two persistent critics who called him
a fraud.

  The scandal has shocked the public and prompted calls for better
regul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research. And while research fraud and
misconduct is widespread in China, Xiao is no run-of-the-mill charlatan.
More than 30 urologist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France, India
and other countries issued a letter in support of the U.S.-trained
surgeon after his arrest late last month.

  In China, several former patients have complained about severe
side effects, including a worsening of their mobility. The respected
Southern Weekly newspaper said in an analysis that poor regulation led
to Xiao "treating patients as if they were voluntary lab mice."

  Last week, a Beijing court sentenced the 54-year-old doctor to
five and a half months in detention for his role in the attacks. Xiao,
in police custody, could not be reached for comment.

  Some American doctors consider his technique experimental but
promising, and two U.S. hospitals are carrying out trials on a small
number of volunteers, mostly children. Others, though, are skeptical,
particularly of his claims of an 85 percent success rate. The surgery
is meant to help people who cannot control their bladders because of a
paralyzing accident or a birth defect known as spina bifida.

  "Most of the pediatric urolog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were very
cynical about his reports," said Dr. Eric Kurzrock, chief of pediatric
urology at the UC Davis Children's Hospital in Sacramento, California.
"Nobody ever believed there was an 85 percent success rate, you know,
and when you looked at his reports they were very short on details."

  In China, Xiao forged ahead with the surgery on hundreds of
patients, according to media reports. Now, some are saying he
exaggerated the chance of success and that the surgery left them worse
off.

  Whether or not he is guilty of fraud or an ethical lapse, his case
highlights the unregulated nature of research in China, with few
protections for patients.

  "It's no secret that the Chinese medical space is the Wild West,"
said Cong Cao, a researcher at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who
has written two books on China's science and innovation.

  One man, Fang Shimin, has emerged as an unofficial sheriff,
unearthing examples of scientific fraud and posting them on his website.

  He took on Xiao, and the two ended up in a long-running feud.
Separately,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no relation to
the other Fang, also started writing critical pieces about Xiao.

  The stakes are high for Xiao, who once told reporters his
procedure should win him a Nobel Prize and has said that becoming a
target of the two Fangs cost him a seat in the prestigiou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In June, two men attacked the journalist Fang with metal pipes,
leaving a deep gash on his head. Two months later, the other Fang was
attacked with a chemical spray and a hammer, escaping with minor
injuries.

  Police arrested Xiao after he returned from training doctors in
Argentina. In a videotaped interrogation, the doctor said he paid a
distant relative 100,000 yuan ($15,000) to hire two men "just to give
them black eyes and swollen faces ... but not to do any permanent
damage.

  "Nothing else would solve the problem except beating him up," he
said, referring to Fang Shimin, the muckraker.

  Half a dozen patients and family members protested outside his
trial, saying they represented 200 patients who were duped by Xiao
into thinking the 30,000 yuan ($4,500) procedure had an 85 percent
success rate.

  "We need an explanation. We need justice," said Qu Binbin, a
29-year-old man in a wheelchair who said he was able to get around
without crutches before having the surgery three years ago.

  Supporters of the doctor also showed up. Guo Yuling, a 19-year-old
college student, said he constantly wet his pants for the first 13
years of his life before Xiao's surgery.

  Two former patients are suing Xiao for false advertisement, and
more lawsuits are planned, said Peng Jian, a human rights lawyer who
said he has documented 150 cases in which the surgery had no benefit
or left patients worse off.

  So far, the scandal has not derailed plans to continue studies in
the U.S.

  Researchers at 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in Royal Oak, Michigan,
reported mixed results — and some side effects — from a pilot study
of nine spina bifida patients. By early next year, they plan to begin
a 5-year clinical trial funded by $2.3 million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Dr. Kenneth Peters, the hospital's head of urology, said he
ensures that patients are fully aware the surgery is experimental and
carries serious risks.

  "Dr. Xiao has been nothing but in our experience an incredible
gentleman, scientist and a very good colleague," said Peters, one of
those who signed the letter in Xiao's support.

  A separate 3-year study on eight children is under way at All
Children's Hospital in St. Petersburg, Florida.

  Associated Press researcher Xi Yue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4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21 14:57:46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Viky 于 2010-11-12 09:42:23 提到][删除] [FROM: 152.11.]
劝lz别跟那个老250浪费时间了。。
 
2   [DrNewbie 于 2010-11-21 02:17:10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Viky 于 2010-11-12 09:42:23 提到][删除] [FROM: 152.11.]
劝 lz别跟那个老250浪费时间了。。
 
3   [DrNewbie 于 2010-11-21 02:16:45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Viky 于 2010-11-12 09:42:23 提到][删除] [FROM: 152.11.]
劝 lz别跟那个老250浪费时间了。。
 
4   [DrNewbie 于 2010-11-20 02:06:05 提到] [FROM: 98.]


发信人: JNeuron (JJ),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CMG, Step1 244/99, 感谢宝坛信息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2:30:12 2010, 美东)

去年5月开始有考板意向. 当时真的是一无所知, 不知从何下手. LG听说有个医学论坛,
于是开始来宝坛潜水,获得很多宝贵信息.7月3日考试,不到3周得到结果.

感谢 神一路保守. 由于各种原因,我准备地较仓促. Kaplan notes (2001版) 1遍, FA
4遍, UW 2遍. 没作NBME或其它题库. 能得到这个成绩, 非常感谢各位过来人的无私分
享.


因为第一次发帖, 很费劲. My writing skill is poor. 大家将就着看吧.

感谢大家的回帖. 大家想知道详细经验, 不是我谦虚, 我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其实
对USMLE 了解不多. Kaplan notes 是很早以前朋友考完送给我的. 因为来宝坛, 才知
道了FA 和 UW.

最近改题, 从48/section减为46/section. 我对改题以前的题型have no idea. 就说说
我考的题吧. 比预料的简单. 或者说比UW的题简单. FA和 UW基本cover ~90%. 所以说
将FA 和 UW尽量掌握熟练, 到真实考试应该没有问题. 题干很长的不多, 短的只有两行
. 所以如果UW作习惯了, 真实考试就没问题了.

当然, 我的运气不错, 考了好几道neurology 方面的题, which is my area. 我想这也
帮助了一些.

还有我认为很重要的: 心理因素. 如果压力过大, 考前睡眠不足, 临场状态不好, 将会
影响正常发挥. 我要感谢 神的是一直有喜乐平安, 考前在hotel睡的很香, 所以考试当
天精力充沛.

还有朋友问是full-time study or part-time? 我有个2岁男孩, 我是边带孩子边学习,
考前2月送孩子去Daycare. 也是考前2月开始作UW. LG曾经劝我延期, 但我不想拖了,
早考早放松.

唠叨一堆, 不知对大家问题是否有帮助.

愿 神祝福大家.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0.]
 
5   [DrNewbie 于 2010-11-20 02:05:54 提到] [FROM: 98.]


发信人: JNeuron (JJ),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CMG, Step1 244/99, 感谢宝坛信息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2:30:12 2010, 美东)

去年5月开始有考板意向. 当时真的是一无所知, 不知从何下手. LG听说有个医学论坛,
于是开始来宝坛潜水,获得很多宝贵信息.7月3日考试,不到3周得到结果.

感谢 神一路保守. 由于各种原因,我准备地较仓促. Kaplan notes (2001版) 1遍, FA
4遍, UW 2遍. 没作NBME或其它题库. 能得到这个成绩, 非常感谢各位过来人的无私分
享.


因为第一次发帖, 很费劲. My writing skill is poor. 大家将就着看吧.

感谢大家的回帖. 大家想知道详细经验, 不是我谦虚, 我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其实
对USMLE 了解不多. Kaplan notes 是很早以前朋友考完送给我的. 因为来宝坛, 才知
道了FA 和 UW.

最近改题, 从48/section减为46/section. 我对改题以前的题型have no idea. 就说说
我考的题吧. 比预料的简单. 或者说比UW的题简单. FA和 UW基本cover ~90%. 所以说
将FA 和 UW尽量掌握熟练, 到真实考试应该没有问题. 题干很长的不多, 短的只有两行
. 所以如果UW作习惯了, 真实考试就没问题了.

当然, 我的运气不错, 考了好几道neurology 方面的题, which is my area. 我想这也
帮助了一些.

还有我认为很重要的: 心理因素. 如果压力过大, 考前睡眠不足, 临场状态不好, 将会
影响正常发挥. 我要感谢 神的是一直有喜乐平安, 考前在hotel睡的很香, 所以考试当
天精力充沛.

还有朋友问是full-time study or part-time? 我有个2岁男孩, 我是边带孩子边学习,
考前2月送孩子去Daycare. 也是考前2月开始作UW. LG曾经劝我延期, 但我不想拖了,
早考早放松.

唠叨一堆, 不知对大家问题是否有帮助.

愿 神祝福大家.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0.]
 
6   [USMedEdu 于 2010-10-24 20:07:40 提到] [FROM: 24.]
为什么我相信方舟子

  作者:虹口老吴

  我一直是方舟子的忠实读者。他的科普及打假文章不仅让我增长了见识,也
让我和家人少花了许多冤枉钱。

  但是,当我试图将方舟子的文章推荐给亲朋好友时,却经常遭到这样的诘问:
  你为啥这么相信这个人? 有时候,“相信”这个词还会被“迷信”代替。

  没错,要让群众去相信一个素不相识且从未获评省级以上劳模的人物,确实
需作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所以,我决定先理清自己的思路——我为什么会相信
方舟子呢?

  首先,这与我的知识背景无关。作为一名文科生,我没有足够的知识为方舟
子的科普背书——事实上,如果我可以的话也就无需接受科普了。

  其次,这与方舟子的学历关系也不大——肖传国那一望无垠的头衔岂不是更
加吓人?

  思来想去,我之所以觉得方舟子可信,最重要的理由就在于:从逻辑上说—
—注意,仅仅是从逻辑上说——方舟子说的话往往可以用简单的事实来驳倒。
  例如,当方舟子道出“肖氏手术的成功率为0”时,肖氏阵营只要找出一个
治愈病例即可让方认栽。

  又如,当方舟子列举常用中药所含有毒有害成分时,中医粉丝只要证明其所
本文献有误,亦有釜底抽薪之效。

  还有,方舟子曾反复说,“美国人吃转基因玉米已经十几年,而且美国市场
上的转基因食品没有标注”。这时,绿色和平组织的积极分子只要到美国政府的
网站上逛一圈,搜集一下“事实并非如此”的证据,便可收全功。

  类似的事例不胜枚举。也就是说,方舟子在逻辑上给他的对手提供了无数能
够轻易将他击倒的机会。
  然而事实如何呢?

  肖派找出手术成功案例了吗? 各路中医指出过方舟子哪处文献错误?“绿
党”又何曾证明过“美国只把转基因食品卖给别国”?

  能轻易证伪某命题的简单事实迟迟不出现,便只能说明这一命题正确的可能
性很高。如果事实论据缺位,谩骂、威胁甚至辣椒水和羊角锤相继出现,那么命
题正确的可能性简直就高得无以复加了。

  所以,“肖氏反射弧”手术是个骗局。中药确实存在未明示的毒副作用。转
基因“阴谋论”只是哗众取宠的谎言。因此,不妨这么说,方舟子的言说方式及
其对立阵营的反击举措共同坚定着我对他的信任。

  说起方舟子,许多网友都对他为人处世的方式颇有微词。怨其狭隘有之,斥
之偏执有之。哪怕在他的仰慕者中,也有不少人认为他“不会交朋友”。他与罗
永浩的交恶便是一例——在旁人看来,他们有一万个理由应当求同存异。观其微
博,我们也可以发现,方舟子论事从来不顾及他人——哪怕是熟人的面子。许多
人甚至会产生“方舟子不需要朋友”的感觉。

  方舟子的社交能力固然与我无关。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方舟子树敌越多,
他的论述就越是可靠。因为他说出不实之词的成本将非常之高——许多人会等着
抓他把柄以逞报复之快。最后,只有真相才是他唯一的盟友。

  至此,我的思路基本上算是理顺了。日后亲友若相问,也不至于支吾而有欠
说服力。作为方舟子的读者,高效的传播其所致力普及的知识也应当算是种责任。
希望他能更多的体会到吾道不孤的感觉——毕竟孤独感作为一种负面情绪总不会
有利健康吧。

 
7   [USMedEdu 于 2010-10-24 20:03:03 提到] [FROM: 24.]
方玄昌&医学界:到底谁对不起谁?

  作者:白衣咸饭

  本文曾首发于医学网站《丁香园》
http://happy.dxy.cn/bbs/topic/18523826?tpg=2&age=0

  白衣咸饭的文章在《丁香园》被转过多次,但“自投罗网”原发于此的,这
是第一次。最近十分繁忙,根本没有时间谈论工作以外的事情,但肖传国教授与
方舟子博士之间的事情发生后,尤其是后来的判决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想不得
不说几句。在方舟子被袭案侦破之前,我还写过一点东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f4c1250100kt1z.html),表示极大的愤
怒。后来案子破了,很多人很高兴,但我却无论如何笑不出声来,也写不出东西
来。原因很简单:肖传国教授做出这等事,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作为同行,
肖教授真的是利令智昏,作奸犯傻。另外,因为专业上的不同,所谓隔行如隔山,
我对肖氏反射弧从无研究,也没有时间去阅读他们之间长达十年之久的恩怨情仇,
不想在这件事上搅混水。但是对于案件中的另外一“方”,我却不得不说几句。
另外一方当然是指方玄昌先生,也就是被肖教授“修理”的第一个人。

  方玄昌是谁?这个人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是因为此人被肖
传国教授伤害之后,与方舟子一起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被全国人民所知晓。说
“小”,是因为除了关注国内医学界现状、有关医改话题的小部分医务人员和媒
体从业人员外,其他领域的人可能很少听说过这个名字。

  到现在为止,我与方玄昌先生连君子之交都算不上,但我们神交已久。07年
底轰动全国的“丈夫拒签导致李丽云母子双亡”案后,我在《新语丝》上对这个
案子中患者的病情做出了比较准确的推测,后来就医疗界的很多问题,发表了一
些个人的肤浅之间。没想到被一个媒体人所注视,这个人就是时任《中国新闻周
刊》编辑的方玄昌先生。其实,方先生对医疗界的事情关注已经很久了,此前他
主持调查了哈尔滨“天价医疗费”案,发现其中很多内幕与当时所有媒体报道的
不一致。为了澄清大众对医疗界的误解,方先生组织人员多次实地调查、走访当
事医务人员,写出了数万字的文章(一组五篇),本来可以为万夫所指的医疗界
洗冤刷侮,但是由于“戈宣部”的干预,这组文章发梓前被迫压下,医疗界至今
还背负着哈尔滨“天价医疗费”案的黑锅。只要“戈宣部”的禁令不废,医疗界
的许多黑锅就不得不继续背下去,但是,在众多的媒体对医疗界颠倒黑白时,还
是有极少数媒体人,秉持着自己的良心,客观、公正地的审视、报道着医疗界的
现状,方玄昌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08年元月,方先生提出要来采访我,想了解医务人员到底是委屈有加,还是
心黑无度?我当时提出的唯一采访条件,就是要在采访之前,必须实地体验一下
医生的劳动强度,也就是跟随医生值个班,否则就不接受采访。这项条件的确难
住了方先生。由于专业的关系,方先生只好放弃,改派他手下的一位女记者严冬
雪来采访。我也没有对值班医生说出实情,只是说“有位朋友的孩子大四读完了,
想考妇产科的研究生,我叫她到科里体验一下妇产科医生的辛苦,也可以把我们
的实际收入、奖金、红包、回扣等等都讲给她听”。这样,记者严冬雪就直接到
科室去体验了一天。我记得那是2008年1月26日,星期六,那天本地气温突然下
降,这位严记者还真的体验了一天(其实只有23小时)。本来约好周日9点采访,
但直到下午4点多钟,这位严记者才给我打来电话。原来她整夜没睡,跟随我们
的值班医师跑上跑下。早上回旅馆之后,一直睡到下午4点多才醒。正是有了这
样一次切身的体验,才有了后来《中国新闻周刊》的为医务人员的劳动强度与收
入“翻案”的文章(严冬雪、方玄昌:再审医患关系:医护行业风险高,收入低
http://happy.dxy.cn/bbs/topic/18419945?tpg=21&age=0,),我的印象中,
这是严肃媒体第一次正面报道医疗界的文章。这篇文章前几天还被人翻出来放在
《丁香园》里,点击率颇高。我刚才上网查了一下,这篇文章不仅被100多家主
流网络媒体转发过,也被很多人评价过(如:北京工商大学党委宣传部赵璐:新
闻作品分析 ——浅析《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之《再审医患关系》
http://home.cyol.com/?uid-10012218-action-viewspace-itemid-79631),至
少在部分人员的印象中,改变了大众对医务人员的看法。 《丁香园》为此还采
访过他(背后的故事——丁香园独家专访《再审医患关系》作者方玄昌:
http://www.dxy.cn/portal/article/440/445/6285.html)我看了后直笑:为什
么不采访我?我也是当事人之一(::)。那是我与方先生的第一次接触。

  后来方玄昌先生又做了几起有关医疗方面的文章,只要我们秉持中性的立场
看问题,就可以发现他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为医疗界说话。他也约我写过稿,但
我不善于被人命题作文,所以我们的关系渐行渐远,直到这次在新闻上看到他被
打。。。。。。

  作为一个医生,我当时断定他的伤情应该不轻,生怕他有颅内血肿什么的,
发短信提醒他注意。那是他受伤后的第2天,他说他身体很好,医疗的也很及时,
反而要我“不必担心”。在伤情鉴定是“轻微伤”之后,才觉得这个鉴定有些不
靠谱,没有客观实际地反应他受伤的实际情况。我虽然与他有联系,但也是在他
前天把病历资料发给我之后,才发现我们医疗界,尤其是急诊科的医师是多么的
马虎!描述生命体征的四大指标,没有一项记录在案;脉搏、血压、出血量的估
计等,全部缺乏;伤口的描述,简单的惊人!无论是根据卫生部的病历书写规范,
还是根据“海军总医院”这个响当当的名字,我觉得这位同行都对不起自己的病
人。如果方玄昌在法庭上的描述是准确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fac6ff0100lfrp.html),一个大约5cm
的伤口在清创过程中要出血达200mL之多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很客观的肯定,要
么当时方先生的伤口的确伤及了小动脉,出血很多,很可能在1000mL以上,否则
根本无法解释他为什么有口渴、大量饮水、意识模糊(对JC的问话爱理不理等);
要么这位老兄手艺太差,连个清创缝合都不大会做,一个5cm 的伤口,缝合一下,
术中出血达200mL以上,今后谁还敢到海军总医院去看病?这样的手艺,我觉得
还是转业去卖药比较好。缝合时不会先用止血钳把血管夹住啊?这点知识和脑筋
都没有,做什么急诊科医师,不是害人吗?

  令我更惊讶的是法医鉴定。我虽然不是法医,但与法医也打过多次交道。法
医的伤情鉴定,如果仅仅限于量量疤痕长度,仅仅限于鉴定一下医生在医疗损害
中有无过错,有无医疗事故的话,我建议法医在中国还是消失了好,免得继续害
人。本来法医在涉及临床医学时,应该邀请临床医师参与鉴定,我本人就多次参
与过法医鉴定中涉及女性患者的一些刑事案件的鉴定。在方玄昌被害案中,疤痕
长度在被害2月多之后量得的长度为5 .5cm,就鉴定为轻微伤,那么我建议,以
后遇到类似的伤害案,把鉴定的时间再推后一点,等疤痕再缩小一些后,个个都
是轻微伤!伤情鉴定本来是应该在伤后不久就进行的,如果以后鉴定,难道不要
考虑疤痕在恢复的过程中会缩短吗?外行人或许看不懂,恕我打个很简单的比方:
回家量量太太做了剖腹产的疤痕长度,哪一个有13cm长?但胎儿出生时,足月胎
儿要从肚子上娩出来,没有这个长度是很困难的,以后的疤痕怎么缩小了呢?因
为伤口时间越久,会缩得越短!如果仅以方玄昌头上的疤痕不足6cm,不考虑疤
痕在生长过程中的挛缩,这样的法医当得也太轻松了!对于这类临床上很明显合
并有失血性休克的伤情鉴定,难道不需要相关临床专业的医师参与吗?

  作为一个媒体人,方玄昌先生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对医疗界做了多次报道。
抛开他作为一个媒体人客观报道医疗界立场不说,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患者,我们
在他受伤时,没有为他提供有效的服务,应该说医疗界的服务观念还有很大的提
升空间。当今医疗界的问题成堆,我们平时总是在抱怨没有“好”记者在向大众
客观报道医疗界,但当13亿中仅有的那么几个记者在客观报道医疗界真相,在为
“弱势的医疗界”说话时,我们的医学教授肖传国先生却仅因他的报道就给了这
位媒体人一次赤裸裸的人身伤害,我们海军总医院急诊科的同行还无意中给了方
玄昌先生第二次心灵上的伤害。对此,我真的无语!我仅祈祷,方先生不会因这
样的伤害,而改变自己的对医疗界的立场和观点。我更希望,医生不仅要仁心仁
术,更要秉持自己的良心,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出具医疗文书,做好医疗
鉴定,这样才对得起我们自己,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全国人民的置疑声中,
洗刷我们的名声,活出我们的尊严!

(XYS20101024)

 
8   [USMedEdu 于 2010-10-23 00:47:41 提到] [FROM: 24.]
方玄昌只是轻微伤?请用证据说服我!

  作者:白衣咸饭

  我没有时间去追寻“肖-方”(舟子)之间长达十年之久的恩怨情仇,也没
有兴趣去学习、研究肖教授的反射弧。我这里仅仅只问一句:肖-方案中的另外一
“方”——记者方玄昌先生在肖传国教授故意伤害案中是“轻微伤”吗?

  根据媒体上报道的有关方玄昌的伤情,以我的专业知识和认知,我觉得方先
生的伤情不仅不是轻微伤,也不是轻伤,而是重伤!因为他当时出现了“失血性
休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伤情鉴
定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无论什么样的伤害,一旦出现了“失血性休克”,就属于
“重伤”!

  但北京市有关方面在给方玄昌的鉴定中,白纸黑字的结论就是“轻微伤”。
我不是法医,也不是法官,既不能影响案情,又不能鉴定伤情,但我作为一个公
民和医生,只是想弱弱地问一句:方玄昌真的是轻微伤吗?如果是,请你给我一
个轻微伤的理由,请用证据和事实说服我!

  方玄昌先生受伤后,固然得到了医生的及时处理与治疗,但海军总医院的医
生可能是太忙,也可能是太年轻,还可能是疏忽,总之,他没有记录方玄昌的血
压、脉搏、体温、呼吸这四大生命体征,也没有叫护士抽点血,做个最基本的血
常规检查。但是,没有这些条件时,就无法诊断“失血性休克”了吗?作为一个
临床医师,作为一个经常与“失血”打交道的医生,我对此深表怀疑。无论是北
京市专政机关的法医,还是其他单位的法医,还是任何临床医师,你如果想否定
这一点,请你用医学的语言与证据,来说服我!!!

  第一,方玄昌被人打击了头部,血流不止。根据检方调查当事医师的记录,
缝合手术中出血达200mL以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方玄昌当时血流不止,是医
生经过处理之后才制止的。因此,方玄昌有受伤后出血史。这个问题还要回答吗?
方自己说了,又有无数的旁证——《京华时报》6月26日的报道中,描述当事人
“衣服尽湿”,案发地一百多米长的人行便道上洒落着血迹,估计警察也记录在
案了。大家都承认这一点吧?好!这在医学上叫“现病史”。

  第二,方玄昌在术中、术后感到“极度口渴”。为什么会口渴?不是就出了
点血吗?如果出血很少的话,会感到极度口渴吗?医学常识当然是否定的。医生
在给方玄昌补液1300mL的前提下,还叫别人给他买了几瓶饮料喝下。如果没有大
量失血,会在受伤后如此大量饮水吗?他当时受伤后自己又不能出去买东西。买
水喝就有人跑腿,有人证,这点没有人不承认吧?好,承认了就好。这在医学上
叫什么?叫“症状”,是失血性休克的典型症状之一,是不是?

  第三,方玄昌在就诊的过程中,医师怕他有颅内出血,由护士陪他去做了个
头颅CT。在做头颅 CT 的过程中,他感到四肢极度冰冷,并对医务人员抱怨有加。
6月的北京并不寒冷,为什么会感到四肢冰冷呢?这不是体内失血过多,身体的
自身调节机制把四肢的血液调往脑、心等重要脏器,使四肢血液供应减少,导致
四肢冰冷吗?这不是失血性休克的典型表现之一,还能是什么?

  第四,警察在向方玄昌调查事情经过时,方玄昌对警察都显得不耐烦,说他
“想休息,没力气回答”。什么东西?对警察都这德行。但在医学上这个现象叫
什么?不是叫“神志淡漠”吗?“神志淡漠”在医学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是
大量出血后脑部血流减少造成的吗?这不是失血性休克的表现(体征)是什么?

  第五,方玄昌说自己“四肢乏力”,还对周围的人表示抱怨。为什么会四肢
乏力?不就是失血过多,产生了失血性休克吗?如果不是失血性休克,他会感到
四肢乏力吗?

  第六,医生在事情发生的次日,曾经对记者说方玄昌曾经有过“休克晕阙”。
我宁可不相信他是医学上的术语“休克”,反而相信他只是出现了一过性的失去
感觉、知觉,也就是“晕阙”了。在失血性患者,晕阙不是典型的出血过多,不
是典型的失血性休克的体征,那是什么?

  够了!够了!!我不想再列举和啰嗦了!!!以上这位患者方玄昌先生既有
病史,又有临床表现(症状+体征),唯一缺乏的就是实验室检查如血压、脉搏、
血色素等等。但是,当一个失血性休克的患者出现了这些典型的失血性休克的表
现时,难道你还想否定“失血性休克(早期)”的诊断吗?如果你一定要否定,
请你用证据否定我!轻微伤会有失血性休克的早期表现吗?无论你是威权机关的
专业人士,还是我的同行、朋友、同事,请你用证据反驳我,否定我,请你用证
据说服我!

(XYS20101022)


肖锤子不知道锤子及肖锤子智商

  作者:Yiqi

  肖传国律师称肖传国不知道锤子,即肖传国不知道凶手携带凶器,这种说法
不值一辩。这还是律师呢,简直是在提醒大家注意锤子啊!那肖传国该知道那10
万RMB可是真金白银啊!方舟子断了肖传国的财路,毁了肖传国院士地位和诺贝
尔大奖,所以要花10万处置方舟子。

  这10万元是多少呢?凶手都是农民亲戚,一方面可以打折,另一方面这肥水
不流外人田嘛。肖传国不知道锤子,那他怎么在博客上锤子锤子乱喊?即使不知
锤子,也该知道这10万元的分量啊!普通农民兄弟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公安部A
级通缉令的奖金是多少?这一比我想谁都明白,这10万大洋,可不是教训一下那
么简单吧。肖传国可是博导啊,我也不想低估这博导的智商和运算能力。

  说道肖传国智商,其实我也很矛盾。肖传国买凶伤人(甚至杀人)虽然目的
明确,但实施计划明显缺乏科学性,毫无可行性,实施步骤不完善,经费使用上
自私自利,参考文献不周详。也不知这首席科学家973标书是怎么写的。

  再往前说,当时给方舟子送恐吓信时,上述特点就有所体现,哪有送恐吓信
的还要和方舟子海阔天空聊上几句,大打出手之前蹲点守候大方跟踪,明显不符
合保密原则嘛。也难怪农民兄弟不懂那么多,不专业嘛所以价码低啊。这更说明,
肖传国使用的是最低价原则,如果雇佣职业杀手,那就远远不是10万元了,大家
清楚肖传国到底要干什么了吧。

  肖传国的智商之高还体现在方舟子被打之后,一方面指控方舟子报假警,另
一方面在自己博客里锤子锤子乱侃,好像要昭示天下唯我锤子英雄(隐形锤子,
打了你都不知道),简直是自相矛盾。再说了,此时还是有补救办法,赶快告诉
凶手,你们家人我养了,你们就坚贞不屈吧,说打错人了,或来个打死我也不说。
可肖锤子不知是舍不得钱,还是根本想不到。唉,这博导脑子里不知是什么?解
剖一下看看一定是灰质白质纤维乱窜,关键部位是豆腐渣,要不然怎么会这样逻
辑错乱呢?

  肖传国平时是拿手术刀的,不拿锤子,这样的豆腐渣脑袋谁敢让他来做手术
啊?

  那个什么律师也别瞎折腾了,我给肖锤子指一条出路,肖锤子可以向方舟子
道歉,向无辜患者道歉,向全社会道歉!全部捐出自己不义之财,补偿无故患者。
钱乃身外之物,去了还来——将自己的成长之路写成一本书,一定畅销,并且能
赚很多钱。书名我也替你想好了,就叫做《毒蘑菇是怎么长大的》或者《狗尿苔
是怎么长成的》。 估计这样很难做到,肖锤子个人的做不到,围绕在肖锤子周
围的恶势力也不允许。

  那些法官大爷们,你们扪心自问,有无有勇气凭良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
律对罪犯做出恰当的宣判!轻判意味着对罪犯的纵容。昨天拿起了拿起来锤子,
明天就会拿起屠刀!

(XYS20101022)


要把肖传国同凶手分开思考定罪

  作者:水耕

  从目前看到的材料,还得不出肖传国要取“二方”性命的结论,而应该是以
故意伤害为目的,因此你如果要定肖故意杀人罪,许多人会觉得勉强。

  但是凶手(这里专指两个实施者)接受了“任务”以后,从实施的手段来看,
就并不仅仅是以故意伤害为目的而避免取人性命了。从犯罪情节看,二凶手的动
机、使用的凶器、采取的手段以及放任死亡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等,都说明凶手
对自己的这些暴力行为是否会给他人造成死亡,是抱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即对于
受伤害者来说,没有死可以,死了也无所谓,这正符合刑法中“间接故意”的特
征,是谓间接故意杀人。

  就肖同凶手的关系看,因为肖是决定者和计划者,但不是实施者,如果实施
者超出决定者的决定范围而造成更严重的罪行,二者在确定罪名上应该是有区别
的。对超出部分,主要应该由实施者承担刑事责任,但考虑到他们之间的指使与
被指使关系和形成了“团伙”作案(众所周知,“团伙作案”同“非团伙作案”
对社会危害性大不一样),对肖的量刑则应该在法定罪名的量刑幅度内从重。对
于由此导致的全部民事责任,决定者应该同实施者共同承担。

  就目前看到的许多分析材料,包括“二方”自己及代理律师的认识,由于没
有区别肖同凶手在犯罪构成上的不同,把他们做为一个整体看待,“二方”及其
支持者强调凶手的犯罪构成而形成故意杀人罪,反对方则强调肖的犯罪构成而不
形成故意杀人罪,因此结论都会有失偏颇,这也给了反方一些矛盾和漏洞,为故
意混淆是非者提供了“浑水”,以达到减轻肖罪的目的。

  至于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肖传国等人罪名,则不值一驳了,如果最后真要
如此判决,则涉及的公检法律等支持者将在历史上留下永远的耻辱。

  因为忙于打工,没有多少时间进行详细分析,但看了许多评论觉得没有说到
要害,又觉得不吐不快,略述己见,还期盼刑法大家们进行深入分析。

  参考:

  为什么肖传国等人应以故意杀人(未遂)罪起诉?方舟子(XYS20101007)
  肖传国团伙犯罪案量刑过轻作者:公正裁判(XYS20101010)
  肖传国被判5个半月拘役 方玄昌将向检方申请抗诉京华时报 2010年10月11
日(XYS20101010)
  方舟子被袭案判决引热议 轻判只怪方舟子跑得快?2010年10月12日北京晚
报(XYS20101012)
  肖传国表示上诉 方舟子不满判决申请抗诉2010年10月12日新京报
  吴丹红:肖传国判拘役症结何在?2010年10月12日财新网(XYS20101012)
  抗诉申请书申请人:方是民方玄昌2010年10月14日(XYS20101015)

(XYS20101022)

建议方舟子方玄昌就被袭案司法不公问题向人大求助

  作者:张仁达

  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起诉、简易程序审理和畸轻
量刑,在数天内草草了结肖传国买凶报复伤害方舟子、方玄昌这一桩全国关注的
刑事案,激起了社会极大反响,媒体上纷纷出现置疑和抨击,受害人方舟子、方
玄昌也依法向石景山区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然而,石景山区检察院不公正地拒
绝了受害人的抗诉申请,石景山区检、法两院面对社会的置疑和批评,也置若罔
闻,连起码的释法工作都不做,俨然高高在上、惟我独尊。

  难道受害人方舟子、方玄昌就再没有法律途径抵制石景山区检法两院司法不
公、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了吗?非也!方舟子、方玄昌可以而且应该依法向石景
山区人大常委会提出申诉,请求石景山区人大常委会对检、法两院的工作予以监
督。

  人大出面监督此案,是否与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的
规定相抵触呢?一点都没有,因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第四
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九条的规定,均指“不受(其他)
行政机关、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并不包括不受人大的监督。事实上,全国人大
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第五条,
明确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
察院的工作实施监督,促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

  那么,受害人方舟子、方玄昌就被袭案的司法不公问题向石景山区人大常委
会求助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这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四十四条第六款关于县级
以上各级人大常委会履行“监督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工作,
联系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受理人民群众对上述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申诉和
意见”职责的规定。

  千万牢记,宪法前几条就开宗明义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
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和各级地方人大;全国和各级地方人大都对
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政府)、审判机关(法院)、检察机关
(检察院)都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

  事实证明:随着我国法制建设不断推进,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优越性和人大
的权威性越来越得到彰显。不少案例表明,好多在“一府两院”圈子里的难题,
摆到人大层面就迎刃而解了,人大决不只是“橡皮图章”。故此,建议受害人方
舟子、方玄昌就被袭案的司法不公问题向石景山区人大常委会求助,二君不妨一
试。

(XYS20101022)


方舟子若“逃跑”,我很欣慰

  作者:刘艾

  在人民法院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轻刑判决,变相鼓励造假者们拿起羊角锤勇于
报复打假者之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劝方舟子“逃跑”,离开中国,到法律还管用
的美国去。网络无国界,他可以同样(甚至说更好地)坚守对真相与真理的信仰,
在揭露造假者的同时,不必担心被跟踪被屏蔽被袭击。尤其是凶手们竟然也有其
妻子相片的情况下。下次被袭击还能好运跑掉吗?这概率太低了。方舟子妻子写
了帖子,愤怒于权力对恶徒的暖昧,亦忧虑于丈夫在酱缸中的没顶之虞,她最后
说“那么,阿民,我们还是逃跑吧!”

  或许,方舟子不会再“轴”到底,开始考虑“逃跑”了。对此,我很欣慰。

  他可以健康地多活几十年,让我更清楚地认识这个现实的萎大,而不是早早
他成为让人激愤一时,最终沦为人情世故反面教材的烈士,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
外科门诊患者。

  坦率地说,让我欣慰更主要的原因是:籍此,我可以原谅自己的怯懦。

  当精神、气质、敏锐、勇气、文才等各方面都酷似鲁迅的方舟子仓皇逃跑,
连他都跑了,我岂不可以心安理得于意识深处的麻木、叹息、无奈和胆怯?

  那些目睹丑行理直气壮时的愤怒焦虑不甘,可以少些了吧?

  那些拍案而起的意气用事,可以少些了吧?

  为什么要苛求一个可敬的人成为一个勇士,再怂恿他当一个烈士?这值得一
大堆面对现实心有不甘却止于嗫嚅的人去反思。“虽千万人吾往矣”,这不是进
军号令,而只是夫子自道,更鲜活的教诲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道行则显,
道失则隐”“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在一个思想上的英雄被嘲讽被曲解被扭曲被诬蔑被组团收拾的年代里,方舟
子的坚持让我钦佩,如果他逃跑,也是青山仍在的希望所在,我支持你逃。

  何况,我知道穷人们的人身安全捐款难以确保你的安全。

  何况,你逃跑了,我面对自己的怯懦,会有点儿欣慰。

(XYS20101022)


莫忘“仰望星空”

  2010-10-22泉州晚报

  学界被誉为江湖,以前只当作戏言。及至肖传国被拘,终于明白学界即江湖
绝不仅仅是个传说,而是一种真实存在。不过,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说得形象一
点,江湖也有江湖的“法治”,谁触犯了法,同样要受到江湖上同道的惩罚。

  学界如果是江湖,那么其规则又是什么?学术造假不许出声,谁声张就用铁
锤敲谁的脑袋?在这方面,肖传国做到了。对于自己的选择,他的解释同样让人
咋舌。肖传国在看守所内交代殴打方舟子视频公布,称打人是“忍无可忍”。肖
承认没想到事态严重性,曾嘱咐“打个鼻青脸肿就行”。他表示了悔意:“当时
没有认识到有这么重的严重性,以为就是平时打架,你欺负了我,我家的人出面
打你两下……”

  落马的贪官,喜欢用法律观念淡薄来替自己开脱。堂堂的知名学者,身陷囹
圄后也说自己法制意识淡薄,才两番雇凶伤人。这样的解释,除了暴露自己作为
学者缺乏坦诚和悔意外,别无更好的效果。

  肖传国事件,对学者的警示意义在于,名气再大的学者,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法制社会里的公民,法制观念淡薄,动辄喜欢以江湖手段报复自己看得不顺眼的
人,受牵连的将不是你自己,也损害了学术界的声誉。学者的人格魅力和知识素
养,应该居于社会大众平均水平以上。低于了这个平均水平,学界的风气坏了,
纵然学术研究成果显赫,其所受到的社会尊重度也必然不尽如人意。这就需要每
个学术界的人士脑际时常回荡康德的名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
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
是我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准则。”

  仰望星空的人,能够借此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怀有道德律的人,可以及时制
止自己成为名利的努力。就肖传国来说,以自己的江湖方式来惩罚阻挠他“进步”
的方舟子们,是道德律被抛到九霄云外的写照,也是只盯住眼前私利而忘记了公
利的写照。

  学界的肖传国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群体,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一个学者抛弃了
道德律不可怕,一个学者不习惯仰望星空也不可怕,倘若有一群学者视道德律如
粪土,那才是最大的悲剧。

 
9   [USMedEdu 于 2010-10-23 00:45:55 提到] [FROM: 24.]
肖传国的诺贝尔奖和常理

作者:流浪汉

  肖传国语录: “诺贝尔奖暂时不想,此仇不可不报。”

按说,此话从一个做学问的人口里说出来,就算私底下悄悄地说说,泄泄愤,
也够让人惊讶的,更何况是明目张胆,甚至堂堂正正。不过,神州大地可是化腐
朽为神奇、变神话为现实的地方。这不,南京的彭宇案和北京的二方案不让传说
中葫芦僧乱断的葫芦案黯然失色了吗?

肖传国语录: “按常理来说,凶手拿着两个铁锤和辣椒水袭击他,他不可
能全身而退。”

凶手已经招摇过市地把袭击的性质宣扬的昭然若是。此案的判决可谓确定、
一定、肯定、以及天定神了!

但是,此文不谈肖传国改行--弃救人命之小刀而抡毙人命之大锤--之滑
稽,也不为二方抱不平,更不颂扬判决之神奇,而只是借肖传国之语引出个话题:
肖传国之肖氏反射弧手术与诺贝尔奖和常理之间的关系。

话还得从学术圈的常理说起。这里所说的学术圈是指靠老百姓的税金养着的、
不因涉及国家安全而需保密的、需要靠发表成果获取更多经费的那部分。

研究本身就是尝试。有了一个想法,做一些初步的尝试,如若结果表明值得
做更进一步的尝试,那就写一个项目申请,倘若幸运得到同行评议的肯定而获得
资助,那就再做更多、更细致的尝试。但是,有几点要说明:(1) 参与评议的同
行通常会无条件地相信,申请书中初步尝试的结果是真实的;(2) 获得资助,只
表明参与评议的同行赞成针对这一想法做更多、更细致的尝试,并非为想法的正
确性背书;(3) 有些申请书并未得到评议同行的首肯,但如果基金的项目主管强
烈认为,就算冒险拿贫苦大众的税金打水漂,也值得试试,那也可以立项资助。
当然,美国也罢,中国也好,评审中都会有些猫腻的,只是分量不同,不过,在
美国有攀亲托熟的、有拉帮结派的,但没有人敢做桌下交易,那是因为没有人承
担得起穿帮的代价。肖传国获得的资助项目中,有没有在申请书中造假只有他自
己知道--也许,还有和他很密切的共同受益者知道,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猫腻,
核心圈之外的人是无从知晓的。其实,这些评论不是针对肖传国的,只是为了方
便造句而捻来其名用一用而已。

学术成果就是尝试的结果。对于肖氏反射弧手术这类实用型成果来说,其价
值取决于有多大用。但是,结果对不对最终不是一个人及有关受益者说了算。通
常,如果一个研究人员觉得,所得的结果可以告一段落,那会写篇文章,根据自
己所判断的重要性,投稿到一个合适的杂志。多数杂志会为文章指定一位责任编
辑,原则上是副编辑中最内行的那位,责任编辑会请两位同行评审。如果一位评
审人在某种程度上同意发表,另一位反对,有的责任编辑会自作主张,有的会请
第三位同行评审。一般来说,只要有两位不明确反对发表,文章最终是能够发表
的,也许此前需要作数次修改。责任编辑和评审人都有匿名的权利。还需要说明
的是,杂志不能够要求评审人重复作者的工作,评审人只能根据经验主观地判断
结果是否可信,是否值得发表,当然还是无条件地相信结果是真实的。真实的结
果也可能弄错。所以,发表的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对的结果。对于会议文章,即使
有审核,也要宽松的多的多,不管会是哪家庙,哪个神召开的的,更不能把其中
的结果当真。那么,结果对不对到底是谁说了算呢?是作者的志同道合者。

学术成果在杂志上印出来后,可能会引起另外一些同行进一步研究的兴趣,
尤其是那些认为结果正确而且有价值的同行。进一步研究的第一步便是独立地重
做文章里的结果--造假的文章就是这样被挖出来的。如果文章里的结果真复制
了出来,那就证明是正确的,便会有进一步的工作,甚至再进一步的工作和再再
进一步的工作。开创性的重要工作被很多文章引用就是这样发生的。

其实,肖传国很容易证明自己是国际上有影响的学者。只要把自己的国际文
章和那些以自己的文章为基础的国际文章亮出来,方舟子就会因为他质疑肖传国
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而羞得无地自容。

不过,像肖氏反射弧之类的大医疗手术有一点特别。不能单凭文章说事。只
要手术能救人,管它什么文不文章的?再说,写文章有屁用?严肃的医生哪里敢
照着先行者的文章在病人身上动如此大的刀?刀下可是人啊!通常的做法是第一
人手把手带一批人出来,这批人分散到其它医院,再一批批手把手带下去。看来,
肖氏反射弧手术倒是遵循了这个常理。

所以,肖传国以文章证明自己是国际上有影响的学者,方舟子以文章质疑肖
传国是否真是国际上有影响的学者,甚至还因此打了几场官司,其实都是伪命题。
肖传国是否是国际上有影响的学者,根本不需要文章证明,只要手术能救人于水
火,哪怕他一个英文字都不认识,甚至连一个中文字也不认识,那也迟早会是。
这也是常理。

那么,肖传国因什么想到了诺贝尔奖哪?根据肖传国公布的效果数据,这一
手术无疑将在全世界推广,无疑将年年、月月、日日地造福于百百、千千、万万
之人。难道,诺贝尔奖委员会能够掩耳不闻,闭目不视?

肖传国想诺贝尔奖是有道理的。

既然肖传国本人都想到了诺贝尔奖,那如此大的成就必然会引起同行学者,
乃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新闻界的兴趣。是的,新闻宣传似乎已经把肖传国扶到了
诺贝尔的身边,只差伸手接过奖状了。但同行学者们哪里去了?根据网上零零星
星的信息,还确实有一些欧、美国家的医生们做了尝试,不知是对小白鼠,还是
甘愿做小白鼠的病人,但效果都远差与肖传国所公布的。可以理解,没有肖医生
亲自指点,达到肖医生的效果水平谈何容易?这毕竟是个新玩意儿,哪里就那么
容易地蒙对了?我相信,如果上帝承诺,实现这些医生们三个心愿,他们第一就
会选择到肖医生那里学习肖氏术。至于肖传国的国内的同行们,那将在后面一点
儿道来。

看来,肖传国的下一步就是全世界推广他的手术,著名的阿根廷手术已经表
明他在行动,然后悠然自得地等待诺贝尔奖这一囊中之物。

这时候,狗逮耗子的二方跳的太高太远了。这二方,他们是国人,却是非主
流的、另类的、为许多国人所不齿的国人。这是为什么呢?现在的国人,上至天
子、诸侯,到七品芝麻官,下达专家学者,但还没到只顾乞求温饱的黎民百姓,
都在朝思暮想地拍拍脑袋就生出个奇迹,以炫耀政绩、功绩,哪里还管什么真真
假假,甚至害不害人?你二位爷却不识时务,上蹿不了却下跳地,虽不能叫叫嚷
嚷,却还嘟嘟囔囔:“这是假的,那也是假的。” 专坏人家好事,不是找打么?

这二人为什么真的挨了打呢?甚至,按肖传国的常理,这方舟子(恐怕方玄
昌亦然)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意思大概就是说,就算不死,也至少要残掉吧。
遭此报应,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一伸手便不巧地抓到了肖传国的七寸--那可
是比要人命还厉害啊!

对于那些追随肖传国的外国同行医生们来说,按常理,公布出来的就是真的,
他们不太可能怀疑肖传国的数据,做不来只好怪自己笨。国内的同行们,虽然有
的可能知道其中的猫腻,但自己还得混饭活命啊--别人是真是假、坑不坑人、
伤不伤天、害不害理与自己何干?也许,这些人都读过网上一篇题为《兔子的论
文》的文章,如果不巧这个刚刚归国,毫无背景的肖传国这只小兔子做手术的山
洞里,真的有那么一头狮子坐镇,那谁还敢像那只狐狸和那匹狼一样,傻乎乎地
按人类的常理--见死不救遭雷劈--行事?

但是,这二位方爷却明知故犯地做了那道破皇帝新衣的小孩。他们质疑的不
是肖氏反射弧对不对,值不值得进一步研究,将来能不能得诺贝尔奖,以让国人
风光一把;他们质疑的,是接受肖氏手术那数百人中85%的治愈率--这85%的治
愈率当时还在召来更多的患者。他们是认真的,他们走访了数十乃至上百接受了
肖氏手术的患者,他们调查的结果却是让人大吃一惊、大跌眼镜--治愈率接近
于零,留下后遗症的倒是不少!千万不要问,他们不是医生,怎么能够知晓什么
叫治愈?不脑残,不会这样问。常理是,只要神智还算正常,没有太重的神经病,
意思就是说,也包括两百五在内,都可以判断一个人在一次手术之后,尿裤子多
了还是少了,腿是不是变得不能动了,甚至得砍掉了。所以,按常理,两位方爷
调查的结果和肖传国公布的结果至少一样可信,甚至更可信,这是因为,肖传国
可以从那85% 的数字中得益,二两位方爷纯粹是狗逮耗子。两位方爷当然更相信
自己所见。在这惊世骇俗的事实面前,两位方爷坐不住了,他们决定帮助那些手
术无效、甚至于致残的受害者,试着为他们讨个公道,其实主要还是为了断绝更
多的患者慕名而来肖传国的庙,倾家荡产地求个让自己的病再雪上加霜。这两位
方爷很显然没有那些虽然知道真相,但读过《兔子的论文》的学者、专家们精明。
他们傻乎乎地按照人类的常理--见死不救遭雷劈--行事了。这不,他们有幸
保住性命,多亏他们比那只狐狸和那匹狼跑得快。

既然肖传国雇人行凶了,既然又碰巧在两位方爷协助手术受害者控告他开庭
之前,那么,按常理,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人相信,肖传国那 85%是假的,两位方
爷那接近于零和不少留下后遗症却不幸是真的,肖传国雇人行凶的真实目的是灭
口,以阻止他们再狗逮耗子。为什么必须得灭口呢?按常理,如果那 85%是假的,
数百人每人三万的手术费加起来是多少?恐怕超过千万了。所以,按常理,这肖
传国案已经是一个或许上千万的诈骗案。按常理,这可比那陈希同才三十来万的
贪污案严重多了。按常理,如果那 85%是假的,那么,手术每给一位已经不幸的
病人造成残疾,肖传国就犯了一桩故意致残罪。有多少病人被致残,别人不知道,
肖传国作为医生,凭常识是不难推断的。这开庭日期越来越近,一旦真相暴露,
一桩千万级的诈骗案,还不知多少桩的故意致残案,按常理,在一个建国已有六
十载,有完整法律体系的国度,这肖传国恐怕在大狱里呆上两辈子都不够。在这
些心中有数的事实面前,按常理,肖传国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的。对他这样一
位有崇高身份和地位,又极度好胜和极端(看看他在美国都为些什么鸡毛蒜皮打
的官司吧!)的牛人,坐穿牢底岂不比死更难受?所以,他决定并非铤而走险地
行凶了。按常理,这是他摆脱坐穿牢底的唯一一搏,就算杀害二方的案子被破了,
搭上自己一条命,比起坐穿牢底,也不少什么。既然肖传国能够坦坦荡荡地用手
术刀致残那么多本来已经很可怜的人,那么,按常理,再坦坦荡荡地杀两个人,
也没什么特别。

两位方爷,按常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可以更放心大胆地狗逮耗子
了!

不过,说完就后悔了。

在这神州大地,什么样的腐朽都能化为神奇。想当年,神州大地上,农民种
的田亩产万斤,你二位爷要是胆敢按常理说不可能,那二位爷就是美国特务,说
不准就被崩了;看如今,神州大地上,科学家工作的实验室每平方米年产N 项国
际领先水平的成果,你二位爷要是胆敢再按常理说不可能,那二位爷就会被骂是
美国走狗,专门捣蛋,搞得中国科学家得不了诺贝尔奖,虽然不会被崩了,但那
向上人头还是看紧一点好,前车之鉴,被羊角锤砸个窟窿也不好玩,恐怕和被崩
了结果是一样的。

在这神州大地,还有另外一类常理。当年,一位老太太倒在了地上,一旦二
位爷狗逮耗子般的扶起来,那就是二位爷撞倒的,因为,按常理,不是二位爷撞
的,二位爷为什么要扶?如今,二位爷要狗逮耗子般地为那些肖氏术的受害者讨
公道,按常理,二位爷一定是从中得到不少好处的,这么多好处,那些割残就割
残,就算为中国医生得诺贝尔奖铺路的,不少还穷困潦倒,为了三万块手术费倾
家荡产的黎民百姓是付不起的,二位爷一定是美国付钱,来搞夸中国科学的。这
不,已经有人自告奋勇刺杀方舟子,好让肖传国专心做研究,奔向诺贝尔奖了。

在这神州大地,常理常常不再是常理,事实常常不再是事实,荒言常常不再
是谎言,正义常常不再是正义,甚至,人命也常常不再是人命,“权”和“利”
的鬼火倒是越烧越旺,看看卫生部专家组会诊肖氏术那鬼话般的结论吧!难道这
些人不知道,结症所在是肖传国的85% 还是二方的几乎零?难道这些人不知道,
要得出真有说服力的结论,首先要做的,是回访所有接受过肖氏手术的患者?难
道这些人不知道,万一不信被二方言中,那些肖氏术的受害者需要一个说法?难
道这些人不知道,万一不信被二方言中,肖传国的行为比图财害命有过之而无不
及?在如此大是大非面前,这些如此高贵而体面的、在医院治病救人、在实验室
探究真相的人,却令人失望地,表现得如此避重就轻,对可能的罪犯如此宽容,
对本来已经很可怜,还又被残害一次的受害者如此冷漠,不禁要问,他们的人性
呢?难道,为了不得罪个把人,就可以置自己的良心于不顾,置天理于不顾?

看来,这神州大地已经是耗子的天下了。二位方爷,狗逮耗子的毛病是很难
改的,以后就狗逮耗子几只小耗子玩玩算了。

要不,学学我,自我流放异乡。悠闲自在地工作一天之后,回到家还可以柔
情地亲亲那虽已黄脸,但依然风情的老婆,慈爱地抱抱那虽调皮捣蛋,但聪明可
爱的孩子。享乐之际,也许那狗逮耗子的毛病就改了。

(XYS20101022)


7岁女孩接受肖氏手术后下肢萎缩

010年10月22日重庆晨报

  认为舆论左右了司法,备受社会关注的方舟子遇袭案幕后推手肖传国,于本
周二正式委托律师向法院提交上诉状,再次引来社会各界的关注。

  在肖、方二人的官司背后,还有一群人值得大家关注。昨天,我们通过方舟
子的律师彭剑,辗转找到了重庆地区唯一登记在案的接受过“肖氏反射弧”手术
(又称“肖氏术”)的7岁患者小静,她和多个患者一样,在术后出现了下肢萎缩
现象。

  她要妈妈帮助才能排便

  2003年,小静呱呱坠地,父母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发现女儿有些不对
劲。小静的母亲何芳发现了女儿大小便失禁,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女儿患上了
少见的脊髓栓系综合症。

  小静出生40多天后,家人东拼西凑到2万多元,让她接受了手术治疗,但小
静仍需要在妈妈或奶奶的帮助下才能排大便。

  何芳为了照顾女儿,放弃了工作,家庭重担落在了丈夫张强一人身上。当时,
张强一月的收入,支付房贷和小静的医药费后,所剩无几,还不时出现揭不开锅
的困窘。

  看了广告千里迢迢求医

  家里虽然困难,何芳和丈夫仍打算到大医院再给孩子做一次手术,让女儿将
来能健健康康地上学。

  2007年,张强夫妇俩带着借来的3万元,抱着莫大希望来到北京儿童医院,
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医生说,该院不能为小静做相应手术。

  心灰意冷的何芳一家回到宾馆,偶然看到一个电视广告:郑州神源泌尿外科
医院,是国内首家应用和推广“肖氏反射弧”的医院。那一瞬间,何芳似乎看到
了女儿正常生活的希望。

  第二天,何芳带着女儿来到该医院,只见一栋楼都是和女儿同病相怜的孩子。
听到医生信誓旦旦的承诺,何芳当天就付了医药费,让女儿接受“人工建立体神
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手术。

  希望变成失望好痛苦

  手术后的第十天,医生让小静下床走动走动。但是小静却像一个初生婴儿,
无法独自站立。何芳最先还自我安慰,可能是刚做手术的一些症状。但是,回到
重庆半年后,小静还是必须靠人搀扶才能勉强走一两步。何芳的心都碎了,她开
始怀疑女儿在郑州做的手术有问题。

  做手术3年后,小静的大小便问题没有丝毫缓解,原本健康的腿也开始萎缩。
为此,何芳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带着女儿去医院做高压氧、针灸等治疗。经过
半年多的治疗,小静能独立站立起来,但是落下了一瘸一拐的后遗症。

  如今,小静到了上学的年龄,但每天仍会因大小便弄脏五六条裤子,何芳每
天中午都得专门去学校给女儿换尿不湿。由于长期大小便问题,小静还患上了尿
道炎。

  何芳说,以前在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做过手术的孩子的家长,建立了网群,
对于肖传国这个案子,大家都很关心,“我们只希望法院能够公正判决。” (以
上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链接》》

  “肖氏反射弧”手术

  肖氏反射弧(人工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又称“肖氏术”,多用于
治疗因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小便失禁的患者,其中大部分为儿童。由肖传国最早提
出。通俗地说,就是截取腿部三条神经中的一条或两条神经嫁接于内脏,从而治
疗患者的排尿问题。

  本报记者 林祺 实习生 王婷婷


肖传国的辩护律师的辩护自相矛盾

·方舟子·

  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在人民网接受采访,一开始声称:“因为作为伤害
罪,他的伤害的后果是轻微伤的话,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是不构成犯罪的,……”
且不说中国刑法和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从来就没有规定过故意伤害只造成轻微伤
的不构成犯罪,在这里高律师完全是以伤害的结果来认定是否构成犯罪,也就是
不承认故意伤害罪存在未遂。在张燕生律师指出“故意伤害罪案件不是完全以结
果论的,因为可能有一个犯罪的未遂”之后,高律师改口说:“法律本身没有说
故意伤害罪作为结果,只要没有达到轻伤以上的犯罪后果就一定不构成犯罪,不
是这样的,这是一个误区。”这相当于承认他此前多次表示过的以“伤害的结果
没有达到轻伤以上所以不构成犯罪”为由为肖传国做的无罪辩护是“一个误区”
了。

  然后高律师改口说肖传国没有致人重伤的故意,唯一的依据就是肖传国自称
向中间人交代过“限定几个嘴巴,鼻青脸肿”。张律师反驳说:“如果仅仅是打
一个鼻青脸肿的话,拳脚相加就足以鼻青脸肿了,但这个案件的凶器还是非常残
忍的,毕竟有那么长的铁管,而且使用了铁锤,你伤害一个人可以拿一个水瓶子,
可以拿一个木板去打,但是你事先准备了这样一个凶器,铁锤很可怕的,铁锤要
打到脑袋上是很严重的。”高律师声称:“用凶器去打两位方先生,这是肖传国
所不知道的,因为肖传国并不参与打人的过程,他也没有策划打人的过程。”好
吧,就算肖传国没有直接授意采用什么凶器,在方玄昌遇袭之后,媒体报道是遭
到钢筋的袭击,且被打得头破血流、失血性休克,肖传国总该知道用了钢筋这种
致命的凶器而且不只是打个“鼻青脸肿”,那么在戴建湘向其汇报时,肖传国怎
么没有怪其打重了,反而称赞其打得好(戴的供述)、付了5万元报酬(肖的供
述),而且还通过戴交代凶手对“石景山的那个(指我)要打得重一些”,为此
凶手才把凶器升级成了羊角锤、钢管和辣椒水(凶手许立春的供述)?请问高律
师,这又如何解释?

  可见肖传国故意重伤(如果不是故意杀人的话)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而高
律师现在已改口承认故意重伤未遂也构成犯罪,那么肖传国至少应该以此被定罪。

高子程、张燕生谈方舟子遇袭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法治视点。最近一段时间方舟子
案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尤其在一审判决以后,双方对判决结果都产生了一些争
议。今天我们很有幸请到了肖传国的辩护律师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子
程律师、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燕生律师。二位律师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14:04]

[高子程]:大家好。 [14:04]

[张燕生]:大家好。 [14:05]

[主持人]:一审判决后,有报告称肖传国已经确认上诉,请问高律师,是否正式
递交了上诉状?上诉的理由是什么? [14:05]

[高子程]:上诉状今天已经递交了。据我所知,他本人也递交了上诉状,在宣判
的当天他就表示要上诉,他也希望我尽快见他,就上诉的事实和理由商量。我们
提出上诉的理由大概有四点:第一、本案一审判决的程序存在错误,此案被认为
具有重大影响,实际上是被舆论广泛关注或者炒作的一个案件,不应该适用这一
程序。其次,这个案件无论是肖传国,还是辩护人,还是其他被告人的辩护人,
所作的辩护都是无罪辩护。因为作为伤害罪,他的伤害的后果是轻微伤的话,按
照目前的法律规定是不构成犯罪的,正常程序应当在鉴定结论出台,鉴定结果是
轻微伤之后由公安机关启动行政处罚程序,法律依据是《治安处罚法》。辩护人
以及被告人都作无罪辩护,继续适用简易程序已经不再符合刑诉法的规定。
[14:07]

[高子程]:第二、认定事实存在错误。用当事人的家属的话说这是一个张冠李戴
的认定或者判决,因为庭审查明的全部事实以及公诉机关向法院递交的全部证据,
都一致地证明了肖传国有故意伤害两位方先生的故意,肖传国也确实实施了同意
他的表弟对两位方先生实施伤害的行为。肖传国的表弟确实实施了对两位方先生
的加害行为,伤害的结果是轻微伤,这是有鉴定结论作为根据的。这样一个事实,
就目前的法律规定,或者说依照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来界定本案的
性质,应当认定这是一个故意伤害的法律事实,伤害的后果没有达到犯罪的程度,
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由公安机关执照《治安处罚法》进行行政处罚。 [14:08]

[高子程]:但是,是否因为这是一个被舆论广泛关注或者被舆论广泛炒作的案件,
因此就改变事实,或者无视这样一个法律事实,而刻意要把这样一个故意伤害的
法律事实认定为寻衅滋事,给他认定为寻衅滋事罪,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但
有一点,这样一个法律事实是有争议的,为什么又认定为寻衅滋事?而法律事实
又完全不具备寻衅滋事的特征。主观上作为肖传国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客观上
没有寻衅滋事的行为,后果也没有造成社会秩序破坏的后果,所以,寻衅滋事跟
本案的后果实在没有任何的关联,所以,我认为是错误。 [14:10]

[高子程]:其实,不光是辩护人这么看,公安机关立案的理由是故意伤害,而不
是寻衅滋事,公诉机关批捕的理由也是故意伤害,而不是寻衅滋事,一直到这个
鉴定的结论出台了,轻微伤,不构成追究刑事责任的后果,罪名改变了。这个罪
名的改变很显然不是基于本案的事实,不是基于后面的调查发现了新的证据。后
续的证据完全没有否定从前的错误,后续的证据极少,后续的证据和从前取得的
证据是一致的。这种情况下,将办案事实认定为寻衅滋事,很显然是没有根据的,
所以,认定事实是错误的。而且这个对事实的认定和侦查机关,公诉机关从前的
认定是矛盾的,这种起诉等于说从前立案的理由错了,从前公安机关拘留的理由
错了,从前公诉机关批捕的理由错了。批捕的条件是什么?犯罪事实基本清楚,
证据基本充分,公诉机关在批捕的时候就考虑了这些因素,考察了侦查机关提交
的申请批捕的全部的材料,认为本案的事实是故意伤害,而不是寻衅滋事,所以
以故意伤害这个罪名批捕肖传国。突然间在轻微伤的鉴定结论出台之后,又把这
样一个法律事实认定为寻衅滋事,显然这种对事实的认定是自相矛盾的。
[14:13]

[高子程]:第三、适用法律错误。既然本案的事实经过侦查机关侦查,经过批捕
机关审查,经过庭审调查,证明了这就是一个故意伤害的法律事实,你把这样一
个事实认定为寻衅滋事,或者为了达到一定要对肖传国刑罚这样一个目的,或者
迫于舆论的压力一定要把这样一个故意伤害的事实认定为寻衅滋事,那是没有法
律依据的,而且和现行法律是对抗的。这样一个判决的结果所造成的社会后果也
是非常负面的。首先,一审判决宣判之后,被害人是不满意的,被告人是不满意
的,据我所知,学界对这个罪名的认定相当多的看法也是否定的。 [14:15]

[高子程]:我个人认为,这样一个判决是基于舆论的胁迫,或者误导而形成的,
换句话说,这样一个判决因为舆论的胁迫和引导,改变了原本的事实性质。那就
等于说在本案当中,事实不再是根据,法律也不再是准绳,舆论是决定本案性质,
以及是否对被告人刻意刑罚的根据。如果这样一个案例成为生效的案例,它对于
执法造成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我不想否定舆论,作为舆论本身所代表的是参与
舆论关注和炒作人的意志,无论舆论的力量有多大,这些人是否代表了全体的民
意,或者是否代表了多数的民意,没有人考证过。如果没有这样的依据,仅仅认
为舆论是怎么炒作的,或者舆论多数是导向哪一边的,就以它作为根据来作出判
决,这个做法本身是违反法制原则的,也是和现行的法律规定矛盾的。 [14:16]

[高子程]:但是,如果说舆论确实代表了多数人的意志,我认为它的作用在于引
导立法,或者引导立法机关修改现行的法律。比如就本案而言,如果认为肖传国
这样的行为,或者这种故意伤害行为,虽然没有造成法定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
伤害后果,但是基于本案的性质,或者说情节,或者说社会影响,依然要追究刑
事责任,可以由最高法院作出司法解释,这些规定出台之后,对以后发生的类似
的案件可以依照这样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这样才符合罪刑法定的原则,在立法
没有修改,作为执法机关屈从于舆论的压力而做这样的判决,或者说执法机关无
视法律的明确规定,无视本案事实,只是为了迎合舆论的引导,而做这样的判决,
从各个层面都是不恰当的。 [14:17]

[主持人]:您谈到了几点都值得我们今天深入探讨,包括您谈到舆论的引导作用,
包括对法律的建议,一会儿我们还可以深入探讨。现在我想问一下张律师,刚才
高律师已经做了一个分析。从您来看,您对一审的判决,您认为它适用的法律是
不是正确的?您个人有什么观点? [14:17]

[张燕生]:这个案件我还是比较关注的。我感觉从法院现在的判决结果看,我认
为这里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两个方面的问题都是存在的:从实体上和程序上都存
在着问题。首先,程序上。这个案子从媒体报道上来说,在庭审当中适用了简易
审理程序,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审定,这个前提条件是被告人一定要认罪的,一般
情况是由公诉机关提出来进行简化审的申请,然后由法院根据被告人的态度,再
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来做出这样一个决定。但是,这个案件我很注意到在庭审当
中,被告人本人还有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做的是无罪辩护,很显然是不应当要适用
被告人认罪这样一个程序来。所以,我一直很关心是不是法院又重新审理了呢,
据了解,现在是没有重新审理,就是在法定审理做了一个简易审理。 [14:19]

[高子程]:没有。到辩护阶段,我是第一被告人的第一辩护人,我先发表我的辩
护意见,我的辩护意见显然是说寻衅滋事罪是不成立的,故意伤害没有达到犯罪
的后果,基本也是不成立的。这时候审判员感觉到继续走简易程序存在问题了,
他敲了锤子休庭,我认为他是想恢复普通程序了。等我们快到家里的时候,又接
到电话继续开庭,依然是简易程序。 [14:20]

[张燕生]:所以,这个案件在程序上还是存在很严重问题的。另外,在实体的判
决上,这个案件我没有看实际的材料,但是从媒体上反映出来的,包括辩护人和
受害人所提供的一些资料,我感觉这个案件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故
意伤害案件。比如说从开始他们让这两个打手,跟他们说是打人,这肯定是非常
明确的,打到什么程度先不说,首先是打。另外这两个凶手是准备的有凶器的,
有铁管、锤子,这个东西从犯罪的角度,它是一个犯罪的预备,而且这些作案的
工具很显然是可以致人伤害的,也是用于伤害他人的。从这些行为来说,它属于
典型的有伤害的故意的,而且这个伤害的故意是有着非常明确目标的,寻衅滋事
是没有目标的,随意性很强的,比如今天你撞了我一下,我跟你没完。寻衅滋事
也会造成他人身体的损害,故意伤害也有损伤,但是它们两个有非常典型的区分,
寻衅滋事随意性特别强,我今天出去撞着我的有可能是张三,也可能是李四,我
打的时候不管是谁,只要你碰上了,就可能成为被袭击的对象。但是故意伤害是
有着非常明确目标的,这个案件我都注意到,不管是对方玄昌还是对方舟子都是
有一个蹲守,你看过往了这么多人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我最关注的那个人,这
叫蹲守,一直等着你把人都送走了,你独立的时候,我有适当的机会我这个时候
就可以冲上去袭击,这是针对性特别强的,目标非常明确的一个。所以,从这个
角度应该是一个故意伤害,而不应当是一个寻衅滋事。 [14:22]

[张燕生]:这个案件从法律上来说,对法官来说,是一个不难解决的问题,包括
检察官,在认定它的问题上,没有特别大的法律上的值得争议的难点、疑点,这
应该是非常清晰的。但是检察院为什么提起了这样一个罪名,我现在不是特别清
楚。但是,我特别注意到了,检察院是用了公诉审查程序4天,超神速的,我认
为这个行为很反常,因为正常情况下,检察院的审限是一个月,甚至还可以延期
审理,而且一般来说案件很少这么短时间内移送了。所以,我想这么短的时间,
这个案件值得挖掘,值得申诉思考,值得研究的地方是很多的,但是如果用这么
神速的时间必定会是很粗的,我觉得他准备的不够充分。我觉得检察官在审理这
个案件的时候过于匆忙,他们并没有特别仔细地对这个案件进行深入地研究,所
以,导致在起诉的罪名上出现了问题。 [14:23]

[主持人]:现在还有一个争议。即使是说故意伤害罪来起诉,就不构成犯罪,但
是这是不是也存在一个争议? [14:23]

[张燕生]:我觉得这可能是多种因素具备的,一个是时间段,因为我没有看到这
个案卷实际是什么情况,也不能排除是检察官在起诉这个案件的时候,他认为定
伤害罪这个结果还是显著轻微,可能提这个罪名不好提,因此就换了一个罪名,
是不是想这个案件无论如何也得要定罪的,或者怎么考虑,就把这个案件换了一
个罪名来起诉。我认为应该实事求是,作为法院来说,包括公诉机关,还是应该
非常客观地去看待一个事物,不管舆论怎么样,这不管这个人有多坏,因为毕竟
刑事案件哪个都可能涉嫌有罪的,可能哪个案件都让你看起来非常可恶。但是,
作为一个司法机关,他跟老百姓的心理是不一样的,你是专业的法律工作者,应
该要从法律的角度去看问题,你要用法律的准绳衡量这个罪够还是不够,如果这
个罪名不够,其它的罪名是不是够?如果都不够,你该怎么处理。我觉得在这一
点上,可能研究的不是特别充分,就是他们在起诉的时候。 [14:27]

[张燕生]:当然从我个人讲,我跟高律师的观点还有所不同,我认为这个案件预
备应该是已经完成了,作为买凶伤人,后果没有达到这么严重的程度,像这种故
意伤害罪案件不是完全以结果论的,因为可能有一个犯罪的未遂,因为他预备都
已经完成了,而且已经开始着手实施了。但是,由于他们意志以外的原因,毕竟
这两个人不是专业的行凶的人,也是普通的老百姓,而且两个受害人也是年富力
强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就跑了,没有导致一个很严重的后果。当然,从法
律的角度,也可能它是一个未遂,如果要是一个未遂,它可能会按照法律规定应
该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也不排除两个罪名,今天判的是5个半月,也不排除这
个结果以后,跟他的刑期是相匹配的。但是,这个过程一定是要考虑的,结果可
能一样,但是它的过程是完全不同的。 [14:28]

[张燕生]:所以,好多人说这个案子怎么判的这么轻,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法律
工作者不能考虑结果的问题,量刑是第二位的,第一位一定要定性,首先要确认
他够不构成犯罪,如果构成犯罪他到底适用哪一种罪,性一定要定准了,性没有
定准,谈不到量刑的问题。至于说你性定准了,后面的量刑该判多少就判多少,
也可能一个刑也没有,也可能是免刑。 [14:28]

[主持人]:刚才高律师也说为肖传国做无罪辩护,网友反映也很强烈,为什么对
这么恶劣的犯罪行为做无罪辩护呢,这些观点对你会带来压力吗? [14:29]

[高子程]:对我而言这些观点是没有任何压力的,但是我的压力来自于对于舆论
引导判决以及因此造成后果的恐惧,或者顾虑。因为这个后果不仅仅是对肖传国,
实际上包括广大的网民也必将造成一种伤害,而且这种伤害的后果可能是难以预
料的。你想一个案件发生了,谁也很难保证说许多的网民不会受到伤害,不会有
类似于这样的行为,当这样的行为发生的时候,或者类似的案件发生的时候,网
民的观点是什么样的?网民的观点是否有这样的期盼?司法机关严格依照法律作
出判定,而不要被舆论所引导。回到本案当中来,好多网上评论这件事情的人他
们对案件事实知道多少,他们没有看过案卷,都是听说,听说的东西有多少成份
是真实的,我想没有一个网友对于本案事实的了解会比侦查员更清楚,会比公安
机关更清楚,会比公诉机关更清楚,还是会比辩护律师更清楚,当你对犯罪事实
不是很清楚的时候,你只是根据传说来评价这件事情,很显然你评价的依据和前
提是错的,结论就很难说是正确的。这是其一。 [14:30]

[高子程]:其二,我注意过舆论的一些说法,包括开庭过程中,两位被害人的代
理人,包括被害人方玄昌先生一直提出这样的观点,认为肖传国应该定性为故意
杀人未遂,或者故意重伤未遂,这个提法和舆论上的说法是有些吻合的。关键在
于公诉机关向法院提供的全部案卷材料,庭审调查证明的全部事实,没有一份证
据证明肖传国有故意杀人的行为,相反侦查机关调取的全部材料,庭审调查证明
的一些事实,都无一例外地否定了这样一个事实,肖传国完全没有要杀两位被害
人的动机,包括实施加害行为的四个被告人,他们也明确表示,他们没有故意杀
两位被害人,也没有给两位被害人造成重伤这样的故意。侦查机关取得笔录证实
肖传国明确对他的表弟讲,不要出事,给两个嘴巴,打的鼻青脸肿,教训教训,
这就是他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完全没有说要致人死命,或者致人重伤,我相信,
如果卷中有这样的证据,也不需要如此费尽心机去改变罪名。 [14:35]

[高子程]:所以说,舆论也好,还是有关的观点也好,说肖传国有杀人的故意,
或者杀人灭口的故意,都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没有事实证明的事实是不能作为
定罪根据的。同时这些提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我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讲,卷中
没有一份证据证明肖传国有杀人的故意,他不希望出事,不希望造成伤害的后果。
[14:36]

[主持人]:高律师也谈到一个核心的观点,网友的这些态度和观点往往是受到舆
论的引导和舆论报道上的引导,而这些舆论报道有的时候并不掌握真实的信息就
妄下结论。请问一下张律师,舆论这种引导或者舆论的一些报道,对于法官来说
会不会也产生一定的压力和影响? [14:37]

[张燕生]:这个问题提的还是挺好的。现在舆论很强大,尤其是网络影响非常深,
现在跟过去是有很大区别的。应该说舆论对司法机关是有着很深刻的影响的,大
家都在这个社会里生存,大家都是普通人的,你说一点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但
是,我想舆论去关注社会上的一些热点也是正常的,本来社会上就会发生很多的
问题,这些问题通过舆论来进行监督,进行宣传,进行引导,很多东西也是很必
要的,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 [14:38]

[张燕生]:第一,因为现在人心很浮躁的,从舆论来说,应该更加严谨,踏踏实
实的,要有客观凭据和依据的严谨地说每一句话,作为舆论来说,能够非常严谨
地做事对整个社会来说也能产生非常好的影响,抑制这种浮躁的东西,应该实事
求是,作为媒体工作者客观求实应该是一个基本的宗旨。第二,作为法官来说,
我总是在说法官本身应该是很超脱的,是超然的,中立的,作为法官来说应该还
是有点我行我素的精神,任你们外面说什么说什么,但是我该怎么做还要怎么做,
我作为法官说我该说的话,做我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法官没主心骨,别人说东你
就说东,别人说西你就说西,法官什么声音都可以听,包括在法庭上,控方的也
要听,辩方的也要听,这才真正是法官,但是法官应该做的事情是要兼听则明,
对待舆论也是一样的,泰然处之就可以了,不需要受到别人的干扰,你只需要冷
静的用自己的眼睛客观地看待事物,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用法律衡量它够
还是不够,只要客观就可以了。舆论永远都会有,是不是有了舆论法律永远坐不
正了?那就失去法官的意义了。 [14:40]

[主持人]:两位律师谈到了舆论引导的作用。我想问一个问题,在法治事件的报
道当中,作为一个媒体来讲,应该坚守哪些职责?为了客观公正的报道事件,而
不是说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就去抢先发表观点。 [14:43]

[高子程]:这个问题在以前其他的案件出现的时候,舆论总是反应最快的,好多
的信息也是从舆论那里得到。我是这么看的,目前我们的舆论存在两个极端的问
题,第一个极端就是一些舆论,或者一些媒体是带有“一言堂”的性质。另一个
极端是,又有相当多的媒体走向另一个极端,完全的自由化,它的行为是不负责
任的,随意性的。比如曾经有一个记者造假新闻,“纸包子”事件,那个问题严
重了,被揭露了,他受到处罚了,还有多少媒体人因为不负责任的报道,甚至故
意的虚假报道,造成的社会影响有没有人追究,我个人觉得目前在这块是缺少制
度制约的。也就是说作为另一个极端,应当从立法的角度,对于所有媒体的行为
作出一个规范,就是你可以做什么,你不可以做什么,你触犯了什么法律,应该
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底线是什么,自己不应该做什么,这一
块是个欠缺的。当很多新闻人认为新闻不自由的时候,他们忽视了另一个极端,
就是过度的自由导致了没有节制,导致了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相应的制裁和制约。
我认为这两个极端都不好。 [14:44]

[高子程]:就本案而言,舆论对于审判人员有没有影响?我个人认为肯定是有影
响的,理想状态下,严格依照现行的法律,白纸黑字的明文的规定,审判机关人
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机关,任何团体,任何个人的干涉,当然也就
不应该受舆论的引导和干涉,但是在现实过程中,一个法官是否可以做到绝对的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根据自己的良心作出判决,客观地说,就今天的
审判员而言,很难说所有的人都能做得到。 [14:45]

[张燕生]:很不容易的。 [14:46]

[高子程]:当然有好多因素的影响,但是媒体的影响,对于法官而言是否可以按
照法律人的精神,按照法律的规定把它排除在外,也不是百分之百能做到的。
[14:47]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的两位极端也确实存在,还有一个问题您没有注意到,有
很多记者可能对法制新闻的报道并不熟悉,并不了解,甚至他连一审、二审、终
审判决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您可以给一些记者有一些建议,让他们去把握舆论
的公正和客观,这方面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14:47]

[高子程]:我认为作为一个媒体人,如果你对某一个事件表示关注,应该在充分
调查基础上,提出你的看法,提出你的观点。我认为一个媒体人,应当说有引领
社会走向高尚的社会责任。即使你不能完全尽到这样的责任,至少你不要误导公
众,你应当确保你所报道的内容是有客观真实的证据作为支撑的,是在尊重事实
的基础上作出的评判和报道,在这之前,如果你还不了解,或者你还不确认你所
知道的事实就是客观事实的时候,不要做出一些武断的评判。我觉得媒体人的素
质提升之快我注意到了,但是一个法治案件,就侦查过程而言,别说记者,就是
我们辩护律师,对于相当多的侦查过程当中的一些事实也是不知道的。 [14:49]

[高子程]:涉及到本案而言,肖传国先生究竟有没有雇凶杀人,或者雇凶重伤,
就目前而言,事实不是这样的,本案的事实是肖传国和两位方先生有10年的纠纷,
本案是事出有因的,而不是肖传国无事生非,所以说他不是寻衅滋事。但是这个
事出有因,肖传国的表弟也是清楚的,肖传国的表弟到肖传国家来吃饭,肖传国
肯定表达了自己的不爽,他也表示说自己和两位方先生的民事纠纷,穷尽了所有
的诉讼程序,得不到解决,也很不爽。他的表弟说我去教训教训他,肖传国表示
别出事,表示同意,他的表弟对他说,他找自己的弟弟,两个人去殴打两位方先
生,或者教训两位方先生,肖传国表示同意了,肖传国还明确告知不要出事,可
以打两个嘴巴,可以打的鼻青脸肿。 [14:49]

[主持人]:您想说的是这些细节应该去关注,作为媒体来说,当你了解这些细节
之后才可以做判断。 [14:50]

[高子程]:作为这样一个事实,媒体和广大的网友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些东西
只有在卷中才有。在这之前,媒体上对于这个事件有了很多的判断,这样的引导
一定程度上到了误导的程度。 [14:51]

[主持人]:张律师,您对媒体的记者有什么样的建议? [14:51]

[张燕生]:其实一言堂肯定是不可取的,在一个民主的国家当中,会有各种思想,
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声音发出来,我觉得都是正常的,而且也是应该的。尤
其是媒体还承担着揭露社会的一些黑暗的东西的责任,社会进步总是要发现问题
的,媒体还是承载了很多的使命的。但是,不管你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你要想谈
什么样的问题,我觉得有一个最大的前提,就是客观,这是作为一个媒体工作者
的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14:52]

[张燕生]:当然,你说怎么才叫公正,因为每个人站在自己不同的角度,谈出来
的东西,他认为公正,也许并不公正,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但是
尽可能要公正。最重要的是有依据,到底公正不公正,也许很难判断,最重要的
是说话要有根据,别哗众取宠,我觉得最不可取的和现在我们存在最大的问题是
哗众取宠,比如用一个特别偏激的字眼把标题耸人听闻,一下有了特别高的点击
率,其实标题很恐怖,但进去一看没什么东西,这明显的记者是眼球经济。现在
到处这样做的话,就会引起整个社会非常浮躁,包括对年轻人,大家都认为说话
可以随便说,这样民族的非常好的一些东西都丧失掉了。尤其是年轻人,从一出
来见到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大家说话都不负责任的,对整个社会都会产生很
不好的影响。 [14:52]

[主持人]:所以,我们还是呼吁媒体,保持客观中立的报道事件。 [14:53]

[张燕生]:对,要客观冷静,这是很重要的。在社会浮躁的情况下,尽可能要保
持冷静。 [14:53]

[主持人]:这个案件现在已经二审了,或者还有一种情况,您刚刚说事实认定不
清楚,会不会发回重审? [14:54]

[高子程]:作为上诉案件,二审法院有三种选择,维持、改判、重审,究竟哪一
种选择还不确定。 [14:54]

[主持人]:上诉肯定是不加刑,如果发回重审,会不会存在刑罚加重的情况?
[14:56]

[高子程]:就本案而言,我认为这个罪名是不成立的,当然就不存在加重刑罚的
问题,但如果发回重审之后,一审法院依然认为他构成犯罪,他的量刑不受上诉
不加刑的限制,因为他得恢复一审。一审法院可以根据自己的认识,比如他坚决
认识罪名是成立的,尽管辩护人认为这个行为的对象是针对特定人,两位方先生,
行为的程度是特定的,说打到鼻青脸肿,两个嘴巴,行为目的是固定的,不是随
意的,就是出出气。但是,如果针对这样一个事实发回重审以后,一审合议庭依
然认为就是寻衅滋事,或者他认定为故意伤害未遂,这个判决毕竟是法院独立行
使审判权的范围。作为寻衅滋事案件,量刑幅度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
管制。作为伤害案件也是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说未遂,可以
减轻处罚,如何量刑首先取决于如何定性。 [15:01]

[主持人]:明白,就是在程序上还是有这种可能。近年来,雇凶伤人的事件是层
出不穷,也有很多很恶劣,很严重的,包括大家很关注的今年6月份有一位导演
鄢颇被雇凶伤害。这种雇凶伤害的行为,如果仅以后果来认定,不追究刑事责任
的话,是否说应该在立法上对这个行为有一种追究或者怎么样去认定,二位有什
么看法? [15:03]

[高子程]:网友对这个问题的关心是有道理的,事实上不需要完善立法,或者做
司法解释,现行的法律规定就已经回答了网友关心的这个问题,因为现行法律明
确规定,说故意伤害造成轻伤的,构成故意伤害罪,造成重伤的,量刑变了,造
成重伤致其死亡的最高刑罚可以达到死刑。法律明确规定,说犯罪构成要根据你
案件事实的性质,你的行为特征,你的主观故意,有四个要素来衡量。换句话说,
如果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是有杀人的故意的,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了杀人的行为,
或者实施了杀人行为未遂,或者预备了杀人的行为,只是没有达到杀人的后果,
甚至他有杀人的故意,有杀人的动机,有杀人的行为,只是造成了轻微伤,对这
个案件的定性依然是杀人未遂,而不是说无罪,也不是说伤害罪未遂。同样,如
果说被告人主观上有致人重伤的故意,实施了致人重伤的行为,客观上或者主观
上没有造成致人重伤的后果,哪怕只是轻微伤,那么,他的罪名依然是故意伤害
未遂,因为他的目标是重伤。 [15:04]

[高子程]:所以,法律本身没有说故意伤害罪作为结果,只要没有达到轻伤以上
的犯罪后果就一定不构成犯罪,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误区。就本案而言,法律
本身没有空档,不存在说有一个地方立法不完善,我说的是就本案而言,由于没
有证据证明他有杀人的故意,没有证据证明他有致人重伤的故意,他的行为后果
只造成了轻微伤,而且他在表示放任这种行为发生的时候,他有限定几个嘴巴,
鼻青脸肿,这样的后果本身就是轻微伤。这里有什么问题呢?他使用的凶器,锤
子、铁管容易给人造成误会,界定一个行为的性质,不能简单地根据他使用的凶
器来评判,如果一个人致另一个人死命,赤手空拳也可以把这个人杀死。
[15:04]

[张燕生]:因为在这个问题上,高律师已经说了好几次,提到了他到底是个什么
故意问题。我认为是这样的,一个人主观上的故意,是在他们自己脑子里的,他
怎么想的,他可以随便想,别人是很难判断的。你根据什么来判断一个人在主观
上有什么样的一个故意,他的想法是什么呢?是可以通过他的一些行为来判断他
的主观的一些想法,这是一种主观想法的客观上的一种表现,这应该是可以识别
的。在法院法官常年做案子,他们还是可以识别出来的。我跟子程看法可能不完
全一样,我觉得这个案件,如果仅仅是打一个鼻青脸肿的话,拳脚相加就足以鼻
青脸肿了,但这个案件的凶器还是非常残忍的,毕竟有那么长的铁管,而且使用
了铁锤,你伤害一个人可以拿一个水瓶子,可以拿一个木板去打,但是你事先准
备了这样一个凶器,铁锤很可怕的,铁锤要打到脑袋上是很严重的。 [15:05]

[张燕生]:所以,作为法官来说,判断一个人的行为究竟是构成什么的话,还是
要看他们事先的预谋,要综合来考虑,不能仅仅光看一个结果,因为多种因素可
能导致不同的结果。就这个案件来说,他故意伤害的倾向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他
是非常愤怒,在这之前有很多表现出他很愤恨方舟子对他的攻击或者揭露等等,
他首先产生了这样一个主观的故意。另外,他也说出来恨他的这种想法,所以才
有他的表弟说替他出气,把他打一顿。结果他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打是确认了,
后面还给了钱,这个凶手准备了挺残忍的凶器,由于多种原因没有造成很严重的
后果,都跑掉了,还导致人的身体受伤,虽然伤很轻,但是这个行为还是挺严重
的,我感觉很像一个未遂。 [15:06]

[高子程]:我想补充一个事实,案件事实不是诉讼参与人以外的人所能够详尽知
道的,这里头有一个什么问题呢,肖传国本人在他自己家里面,对他表弟的想法
表示默许或者同意,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肖传国的表弟可没有向他说要拿铁棍
去打,甚至他表弟也没有告诉他到社会上找人去打两位方先生,作为肖传国当时
的心态,你两个就是赤手空拳去揍两位方先生,出出气,这是同意了。肖传国的
表弟得到肖传国的默许或者同意之后,他准备了凶器,找了社会上的人,对两位
方先生实施了加害行为,他们准备凶器,用凶器去打两位方先生,这是肖传国所
不知道的,因为肖传国并不参与打人的过程,他也没有策划打人的过程。所以,
这些实施加害行为的四个人,他们的故意不能代替肖传国本人的故意。 [15:08]

[张燕生]:这个地方还是比较值得研究的,也就是说你去雇了凶,你究竟跟他说
了些什么,或者你的授意到底是什么?还是需要研究的。但是,非常明确的,你
千万不要使用凶器,你千万不要怎么怎么样,而凶手超出了范围,直接勒死了,
可能两个人是不同的罪名。 [15:09]

[主持人]:宏观上来说,这种买凶伤人,需不需要在立法上予以完善? [15:09]

[张燕生]:我想是这样的,法律永远都是滞后的,根据我们现行的法律,这种买
凶去对他人进行报复,咱还不能说是伤人。因为买凶有很多行为,比如绑架、诽
谤,买凶可以做很多的行为,根据我们现行的法律,就是实施了什么行为就定什
么罪,可能实施了不同的行为根据不同的罪名处理。而从现行的实践当中来看,
这么处理的方式也基本能满足我们目前所出现的各种犯罪事件,说你雇人把他给
圈起来,一下关了好几天,这个非法拘禁构成了,它都能找到不同的出口解决了,
单独去定一个新的罪名可能就没有那么急迫。 [15:12]

[张燕生]:当然,我们现在社会发展,犯罪手段会不断翻新,已经到了非常严重
的社会危害,不独立这个罪名不行的时候,也许就到了要独立一个罪名的时候。
我感觉从目前来说,基本上可以满足对犯罪进行处理的,如果发展到一定的程度,
不排除单独立出一个项来。 [15:13]

[高子程]:我个人看,我们理解,或者我们给法律的定义,它是一个规范化的政
策,是相对稳定的政策,政策是法律的灵魂。它是稳定的政策,就是说在相当长
的一段时间之内,要维持它的稳定性,从而保证它的权威性。社会是发展的,特
别是我们这个社会,政治的、文化的、经济的,它是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就导
致法律可能存在着,或者在某一方面存在着过于落后的情形,这种情形通常是修
改法律的根据和理由,我强调的是什么呢?它是修改法律的根据和理由,或者完
善法律的根据和理由,包括舆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他都代表了民意,他可以引
导立法。如果舆论影响了执法是非常悲凉的,因为法律不在是法律了,法律不再
是根据了,法律不再是准绳了,舆论成为根据的时候,秩序就乱了。 [15:13]

[张燕生]:所以,作为法律人要有自己的东西,而不是跟着别人去跑。 [15:14]

[高子程]:买凶伤人和买凶杀人是不一样的,买凶杀人即使你没有实施杀人的行
为,买你凶了,你有了这样的故意,有了特定的目标,可以给你认定为犯罪或者
犯罪的预备阶段。由于你主观上的原因,主动中止了犯罪,可以认定为犯罪中止。
你实施了没达到目的,可以认定为故意杀人未遂。从这个意义上说,现行的法律
没有滞后,可以满足追究类似于犯罪行为的立法要求。我说的是什么呢?就本案
而言,类似这样的,它的目的是要对他进行轻微伤,实施了造成轻微伤的行为,
造成了致人轻微伤的后果,这种行为如果说现在社会现象很普遍,这类案件特别
多,过去都作为行政案件处理的,如果把它作为行政案件,给予行政处罚,不足
以遏制这种势头,消除这种影响,稳定社会自序,认为有必要对这种行为可以进
行刑罚,我认为可以通过最高法院做出司法解释。说对这一类行为虽然只是造成
了轻微伤或者轻伤以下的后果,但是你有故意伤人的行为,就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会通过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然后有了法律依据,有了法律依据以后,对以后发生
的类似案件才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这样才符合法制的精神,才符合罪行法定。
[15:15]

[主持人]:高律师谈到一点非常好,作为媒体应该引导立法,促进立法,而不应
该干涉执法和施法。非常感谢二位今天光临法制视点,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访
谈就到这里。谢谢二位嘉宾,也谢谢各位网友。 [15:16]

(XYS20101022)

 
10   [USMedEdu 于 2010-10-23 00:44:00 提到] [FROM: 24.]
美国开始调查肖氏手术临床试验,停止招募病人参与临床研究

新语丝志愿者

  新语丝网友中的一些志愿者通过其代表程鹗,于2010年3月2日向美国卫生与
人类服务部(HHS)下属的科研诚信办公室(ORI)和人类研究保护办公室(OHRP)
分别举报肖传国的学术造假问题、以及肖氏手术在中国的推广应用和在美国的临
床试验所存在的医学伦理问题。

  ORI于2010年3月15日回复:因为超出其管辖范围(指肖传国被指控的学术造
假问题发生在中国)和举报人未提供针对美国临床试验实施者的具体指控事项,
ORI无法启动调查。

  OHRP于2010年10月22日回复:“OHRP已经开始调查评估举报信所列举的主要
事项。我们已经将你们的举报通知了研究资助机构。他们已经停止招募病人参与
临床研究。”

  OHRP在其回复中指出:“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制定法规保护人类研究对象。
OHRP的职责是监督这些法规的实施情况。为实施该职责,对于HHS主导的、或HHS
提供资助的、或其他受这些法规管辖的以人类为对象的研究项目所受到的有根有
据的违规举报,OHRP有权决定进行调查评估。”

  新语丝志愿者将继续向有关机构提供新发现的肖氏手术违反医学伦理的证据。

From: Borror, Kristina C (HHS/OASH)
To: Eddie Cheng
CC: Menikoff, Jerry (HHS/OASH)
Subject: “Xiao Procedure”
Dear Mr. Cheng:
The Office of Human Research Protections (OHRP) has received your
letter concerning research conducted at 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I
apologize for the delay in responding you.
OHRP has responsibility for oversight of compliance with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 regulations for the
protections of human research subjects (see 45 CFR Part 46 at
http://www.dhhs.gov/ohrp/humansubjects/guidance/45cfr46.htm). In
carrying out this responsibility, OHRP evaluations, at OHRP’s
discretion, substantive allegations of noncompliance involving human
subject research projects conducted or supported by HHS or that are
otherwise subject to the regulations (see OHRP memorandum dated
October 14, 2009 at http://www.hhs.gov/ohrp/compliance/ohrpcomp.pdf
for an explanation of OHRP’s jurisdiction).
OHRP has initiated an evaluation of the matter reference in your letter.
We notified the funding agency of your allegations and they have
stopped enrollment into the study. We will advise you when the
evaluation has been completed.
OHRP appreciates your concern about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esearch
subjects.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at any time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wish to provide additional information.
Sincerely
Kristina C. Borror, Ph.D.
Director
Division of Compliance Oversight
Office of Human Research Protections
1101 Wooton Parkway, Suite 200
The Tower Building
Rockville, MD 20852

(XYS20101022)


锤子砸向全中国伦理

英国《自然》社论 2010年10月21日

(羽矢翻译)

  中国需要对更广泛的科研失败采取行动,而不只是简单地谴责一个孤立案件

  星期天,中国泌尿医生肖传国组织殴打两位批评者一案开庭审理。星期一前,
北京那家地方法院的法官判处他入狱5个半月,其他涉案人员则获相同或较短刑
期。受害人之一是自任的科学监督者、用笔名方舟子在其新语丝网站调查不端行
为的方是民。他说,这个惩罚太轻了。不过,这个判决已经使肖传国在中国成为
“不受欢迎的人”。

  袭击使用了锤子、钢管和辣椒水(见《自然》:中国科研人员的批评者遭到
袭击)。肖的支持者辩称,涉及方是民的这次事件发生前,两人曾有过长久争吵。
中国的科技部门谴责肖的犯罪行为是正确的,但是,这些机构不应当借此案例而
从更广泛的科技界的失败上转移视线。

  宣判后,科技部在网站上发表声明指出,肖传国“行为十分恶劣,自身道德
修养严重缺失,应予强烈谴责”。科技部不想与肖扯上关系,煞费苦心地否认肖
所声称的在科技部项目中担任的首席科学家身份。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最大非
政府组织、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也同样对判决结果表示欢迎。与此同时,范围广大、
不断恶化的中国科技界的失败则仍然基本未受关注,尽管科技界的失败为这场丑
剧的发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缺乏监督和规范意味着中国的虚假简历和科研不端在四处泛滥。对此放任不
管则导致使人无法辨清什么是可接受的、什么是不可接受的科研行为,特别是对
年轻的研究人员来说。举报学术不端的渠道是存在的,但是,惧怕身份泄露和怀
疑举报效果迫使很多人发起非官方、经常是匿名的抨击。对事实和申辩的理性调
查让位于尖刻的言辞和畏惧。

  此事件会影响广泛。因肖传国发明的意在恢复脊柱裂或脊髓损伤患者大小便
功能的外科手术据称不起作用,超过250名患者正威胁起诉有关医院或肖传国本
人。这项手术遭到了批评。批评者说,此手术应当被视作试验性的(见K. M.
Peters等人发表的美国试验结果论文)。另一些人则支持此手术。上个月,有31
名科学家(其中22名来自美国)在主要讨论最新脊柱疗法的 CareCure网站发布
一份支持肖传国的信件。信件由很多做肖氏手术的医生签署。信里要求考虑肖的
“科学和人道贡献”。肖被定罪后,他的技术能得到公正的审判吗?【译注:此
段所指肖氏手术的“批评者”和支持肖传国信件的发起者(K. M. Peters等)是
同一组人】

  中国政府官员经常允诺要处理科研不端行为。这次,他们不仅应当只惩罚挥
舞铁锤的恶棍,更应当采取进一步措施,建立科技监督体制,以正确监督欺诈和
剽窃、核实有理有据的指控、起诉诽谤者、保护揭发者。科学家们的事业、患者
们的健康、以及这个国家的科技未来,现在是危如累卵。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67/n7318/full/467884a.html

A hammer blow to national ethics
Nature 467, 884 (21 October 2010) doi:10.1038/467884a
Published online 20 October 2010

China needs to act on broader science failures, not simply condemn an
isolated case.

The trial of Chinese urologist Xiao Chuanguo for organizing beatings
of two of his critics started on a Sunday. By Monday, the Beijing
district judge had handed him a five-and-a-half- month sentence, and
lesser or equal terms to other men involved. One of the victims, Fang
Shimin, a self-styled science watchdog who investigates misconduct
claims under the name Fang Zhouzi on his New Threads website, says the
penalty is too light. But the judgment has already made Xiao persona
non grata in China.

The attacks involved a hammer, steel rods and pepper spray (see Nature
467, 511; 2010). Xiao's supporters argue that the incident involving
Fang Shimin followed a long-standing feud between the two men. The
Chinese scientific establishment is right to condemn Xiao for his crime,
but the authorities should not use this case to divert attention from
wider failings in the research community.

The science ministry issued an online statement after the verdict,
saying that Xiao “should be condemned for his vicious misconduct and
lack of integrity”. The ministry wants nothing to do with Xiao,
taking pains to disavow claims that he was chief scientist on a
ministry-sponsored science project. The China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AST), the country's larges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of scientists and engineers, likewise welcomed the
judgment. Meanwhile, the widespread and debilitating failures in
China's scientific community go on largely uncontested, even though
they have created fertile ground for this ugly episode.

Lack of monitoring and regulation in China means false CVs and
scientific misconduct are rife there. The laxity can lead to a
blurring of the lines between what is considered acceptable and
unacceptable scientific behaviour, especially among young researchers.
Channels of complaint about misconduct exist, but fear of
identification and doubts over effectiveness drive many to launch
unofficial, often anonymous attacks. Reasoned examination of facts and
allegations gives way to vitriol and fear.

The impacts can be widespread. More than 250 patients in China are now
threatening to sue hospitals, or Xiao directly, because they claim a
surgical procedure he pioneered — which aims to restore bladder and
bowel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spina bifida or spinal-cord injuries
— doesn't work. The procedure has its critics, who say it should be
considered experimental (K. M. Peters et al. J. Urol. 184, 702–708;
2010). But others back it, and last month 31 scientists (including 22
from the United States) posted a letter of support on the CareCure
Community website, which is largely devoted to discussions of
cutting-edge spinal therapies. The letter, signed by many who use
Xiao's method, asks that his “scientific and humanitarian
contributions to the world” are considered. With Xiao's conviction,
will his technique get a fair trial?

Chinese government officials often promise to deal with scientific
misconduct. This time they should do more than just punish
hammer-wielding thugs and take steps to create a system that properly
monitors fraud and plagiarism, checks reasonable allegations,
prosecutes libellous ones and protects whistleblowers. The careers of
scientists, the health of patients and the scientific future of the
nation are at stake.

(XYS20101022)

 
11   [USMedEdu 于 2010-10-21 15:38:44 提到] [FROM: 142.]
视频:方玄昌忆被打细节 方舟子律师解读申诉理由

http://tv.people.com.cn/GB/14644/13005783.html


2010年10月20日16:59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12   [USMedEdu 于 2010-10-20 11:26:44 提到] [FROM: 142.]
谁来惩戒学术鉴定部门

作者:阿哲
2010年10月15日河南日报

  据10月12日《京华时报》报道,10月11日,一些患者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他们以接受肖传国手术的切身经历,说明该手术非但不能治愈疾病,反而带来副
作用,使一些患者不得不接受截肢,上百名受害患者将起诉肖传国。

  只因方舟子撰文质疑其手术的科学性,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便买凶伤害
方舟子,成为国内学术界弄虚作假不择手段的“经典”一幕。众多受害患者,也
以付出的惨重代价说明“肖氏术”是“伪科学”。

  据媒体披露:所谓“肖氏反射弧”这种理论在国外仅处于动物试验阶段;更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1999年、2004年,卫生部门曾两次对“肖氏反射弧”进行科
技成果鉴定,结果分别为“国际领先”和“国际先进”,建议推广应用。据参与
2004年卫生部门鉴定的一位专家披露,当时鉴定的时间只有一个下午,鉴定组里
有肖的老师裘某,一开始就大讲“这是国际领先”。

  现在真相浮出水面,如说肖传国是学术弄虚作假的“经典写照”,对“肖氏
术”的肯定性鉴定则是学术甄别鉴定体系异化的“立此存照”,而一些学术研究、
科研开发弄虚作假,显然与这种鉴定体系和机制的漏洞大有干系。现肖传国已被
判拘役,谁来管管这个体系和机制的事呢?


方舟子申请抗诉被驳 律师望二审能发回重审

  正义网10月20日电(见习记者 杨柳)10月19日,肖传国通过辩护律师向法
院递交了上诉状,同一天,方舟子、方玄昌也获悉抗诉申请未获支持。今天上午,
方舟子律师彭剑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回应,犯罪事实认定、审判程序适用两方面
的问题是引起三方争议的主要原因。同时他表示希望二审能够发回重审,但这种
可能性较小。

  事实认定不清 三方均有分歧

  方舟子被袭案一审宣判之后,多数人对肖传国等人的罪名表示不认可。而彭
剑律师认为罪名认定的关键争议点在于三方是否承认故意伤害。

  检察院没有承认肖传国是故意伤害,而方舟子等人认为这起案件是典型的故
意伤害未遂,肖传国却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故意伤害行为,但并不构成犯罪。

  彭剑说:“我们认为肖传国的犯罪目的是要杀人灭口,他蓄谋已久、雇凶伤
人、使用可致命铁器、袭击脑部要害等等表现都能说明他有杀人的故意,但是办
案机关并没有取得有关故意杀人的供述,那么定故意杀人罪就会勉强。退而求其
次,也应当以故意伤害罪(未遂)追究刑事责任,而并非寻衅滋事罪。”

  而肖传国自己也不认同自己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他承认有伤害的故意,
也实施了同意针对特定人的故意伤害行为,但是因为被害人的伤情不构成轻伤,
因此他的故意伤害行为不构成犯罪,不应追究刑责。

  审判程序违法 希望发回重审

  “我们提出的抗诉申请,检察院不予支持,那么肖传国提出上诉,法院肯定
也不会对他判重刑。”彭剑说。“因为被告方上诉,二审法院不得以任何理由加
重被告人的刑罚。”

  “所以现在的预期要么是维持原判;要么改判,如果改判,就不会超过一审
刑期;再者就是发回重审,我们期望发回重审,因为一审判决是违反法定程序的,
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彭剑说。

  据媒体报道,方舟子和肖传国都认为一审适用简易程序是错误的。

  方舟子在抗诉申请书中表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后,一审法院仍
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
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二十二条中“辩护人作无罪辩护的”不应当适用
简易程序的规定是相违背的。

  而肖传国的上诉理由,也有一项是“被告人不认罪,辩护人作无罪辩护,就
不能以简易程序审理。”

  轻刑快审 重审可能较小

  彭剑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得到公正的处理。但是,他也没有对发回重审抱有完
全的希望,“二审极有可能不开庭审理,只是书面审理。如果继续本着轻刑快审
的原则,那么发回重审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同时,彭剑律师也表示,如果二审真是维持原判,方舟子一方就将继续申诉,
继续向更高级别的法院申诉,向更高级别的检察院申请抗诉。

(XYS20101020)

方舟子遇袭案追踪 方玄昌:检方回复“不予抗诉”

北京晨报2010-10-20

  方玄昌、方舟子遇袭案有了新进展。昨天晚上,受害人方玄昌告诉记者,
“当天下午5点多,我接到石景山检察院的回复,‘不予抗诉’。”

  在肖传国等人被判刑后,方玄昌、方舟子均表示“判得太轻了”。后来,方
玄昌与律师到石景山检察院递交了申请检方对一审判决抗诉的材料。对于检方不
予抗诉的原因,方玄昌对记者说,“我们提出的程序违法、部分事实不清、适用
法律有误、量刑畸轻等几项理由,检方认为并不成立。”

  昨天下午,有媒体报道,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表示,当天上午,他已经
代表肖传国递交了上诉状。昨天下午直到截稿时,记者反复拨打高子程律师的手
机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据石景山法院人员介绍,在方玄昌、方舟子遇袭案中,只要有一名被告人提
出上诉,那么案件就启动二审程序。该名工作人员没有向记者透露是否收到肖传
国的上诉状。

  肖传国事件余波未了。昨天,记者从市卫生局获悉,根据卫生部的要求,在
此类事件背景下,本市将开展一场长达三个月之久的卫生系统内部关于“科研诚
信”的宣教培训。

  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加强科研诚信建设,营造自
主创新良好氛围,提升医药卫生科研人员科学道德素养。凡是参与承担医疗、教
学任务的医疗卫生机构均要参与。 (记者 武新 徐晶晶)



 
13   [USMedEdu 于 2010-10-20 11:25:40 提到] [FROM: 142.]
让人瞧不起

  作者:古平

  肖传国伸手被戴上铐子的视屏可是全国都放了的,他画押之前对外承认的犯
罪原因可是:因方舟子的打假使其未能选上院士所以要报复方舟子。

  这段话不仅在国内的新闻媒体上,甚至在国外报道这一事件时也是被采用的。

  其实,肖传国一开始就在撒谎,方舟子让他当不成院士,你让流氓去打方玄
昌干什么?可见这个人毫无诚信可言,在那种场合都敢谎话连篇,他说的话还能
让人再相信吗?

  现在,一个也许是在名律师的指导下后凑成的理由变为:打方舟子是因为方
舟子侮辱了他的太太和导师。

  形象挺男子汉不是?但是这理由还是没法说明:为什么你要让流氓去打方玄
昌。方玄昌也侮辱了肖传国的太太和导师?出这馊主意的不知是肖传国本人还是
他的律师,反正这个说法是他被拘留之后才作为主要理由提出来的,才想起来?
这就不那么男子汉了。

  好像网络贴子是不能作为法庭呈堂证据的,要是可以,可千万记住日期别搞
错了。到时候出现打人是因为后来在网上出现侮辱肖传国太太的文章,那就笑话
了。

  假如方舟子(又是没方玄昌的事)要对网络上别人写的侮辱了肖传国的太太
及导师的文章负责,那么,在几个挺肖传国的网络论坛上更多的侮辱方舟子太太
的文字是不是也该肖传国负责呢?

  想这样的借口,就是让人瞧不起。

(XYS20101020)

肖传国教授就敢叫板

  作者:克己明德

  人华中科技大学肖传国教授就敢叫板说我就是有预谋地想故意伤害方玄昌和
方舟子,现在方舟子命大没受什么伤,方玄昌还被鉴定轻微伤,所以我没有罪。

  一个坏人敢毫不掩饰自己邪恶目的地挑衅社会正义,目的竟然是为了逃脱法
律制裁。这不是个笑话是什么?我们的法律连个正常的逻辑都没有。遭刑法处罚
的罪犯依然如此嚣张,我们的法律竟然于这个对社会依然构成威胁对其他守法公
民的安全来说非常危险的罪犯束手无策,这不是社会主义法律的悲哀是什么?肖
教授都受到刑法制裁,依然有守法公民害怕遭到他的报复,这难道不是肖依然威
胁到其他人的证据吗?难道不是社会主义法律在和犯罪分子较量时的失败吗?真
滑稽,人们害怕被刑法制裁的罪犯本人报复而不是他逍遥法外的同党的报复。这
说明了什么?说明法律纵容犯罪,保护不了守法公民的人身安全。

(XYS20101020)

此消彼长,正不压邪!肖传国案的诠释肖抽了中国几大领域的耳光

  作者:zhaows

  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19日对方舟子和方玄昌下达抗诉请求答复书,“经审查,
本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符合法律规定,量刑适
当,决定不予抗诉。同天肖传国的律师提起上诉。这就是中国目前的法律。

  法律是用来干什么的?惩恶扬善!现在恶没惩善没扬。总说邪不压正,这种
说法一直说了大概有千百年了。但到现在要被颠覆了,叫正不压邪。这样的事情
发生在当今社会发生在有5千年文明的中国是怎么也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不能服
众的。是在鼓励犯罪。是在毁灭社会最后一点能够自清自净的能力。

  如果这个案子按这样执行,或者说肖们上诉后得到更轻的处罚,那以后全社
会是没有人再相信法律了,起码在中国现在的社会是这样了。也在没有人敢站出
来替公众说话,主持公道。因为法律不能保护他(她)。法制建设30年,居然连
一个简单的故意伤害案都无法定案。都不能给罪犯以应有的惩罚,对一个社会名
人尚且如此,对一般民众又当如何。我们的众多法学家们那,你们在这个时候在
干什么,你们难道不能以法律的力量来惩罚如此明显的犯罪吗,你们饱学终日,
你们建立起来的中国的法律却连一个光天化日之下蓄意行凶的人都不能得到应有
惩罚。肖传国的锤子是打在二方的身上,但同时也是抽在你们脸上,肖以他的目
无法纪且不受惩罚(拘役5个半月不算惩罚)抽了你们一记耳光。抽了整个中国
法律界一个耳光。

  肖同时还抽了中国教育界的耳光,肖教授雇凶开了孔子以来为人师表的读书
人的先河。抽了科技界的耳光,科技界让此等靠造假的货色混入其中而且被推荐
为院士候选人,貌似差点当选。肖还抽了医疗卫生界的耳光,卫生部10年不作为,
到现在肖的手术是理论,是研究课题,还是成熟技术,能不能应用于临床,效果
如何,危险如何,通通没有说法。既然不能人治,法制又是正不压邪,那么后果
只能是各种造假,贪污,行贿,受贿,黄赌毒,都会肆意泛滥。因为没人敢管,
没人揭发。一个正不压邪的社会是没有希望的。

(XYS20101020)


肖某人理应受到从严制裁!

  作者:董笑言

  报载,指使凶手对两位方先生行凶的著名的医学专家肖传国教授,前些日子
被抓捕,并轻判。后来方先生们以量刑过轻抗诉,日前被法院驳回. 同时,肖教
授也提起抗诉,认为受害者受伤很轻,所以对 自己量刑过重。

  本人不是学法律的,可以说是不懂法,但是对于此案,我们应该本着法制的
精神,进行分析,才能辨明如何才是合理地判决。

  首先,肖教授雇佣杀手对两位方先生实施暴力袭击,是恶性的刑事犯罪,应
属于从严打击的范畴,否则今后,没法威慑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其次,被害人受伤很轻,可以是量刑的考虑要素,但并不是唯一要素。 我
们可以这样设想,当一个人开着一车炸药,要强行开上三峡大坝,该做如何量刑?
我们不能看到,三峡大坝毫发无损,就认为那个人罪责轻微。同样,两位方先生
如果不是跑得快,防得好,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如果法官或那个法
律专家认为此论不对,那么自己敢不敢站在两个手拿铁锤的歹徒面前。实际上,
即使歹徒不打算袭击任何人,也可能会按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处罚;如果对人举起
铁锤威胁,就可以适用刑法;如果铁锤落下,并伤到人,那就是可以适用于较严
厉地制裁;如果袭击一人后,继续作案,接着又伤害一人,这显然是恶性暴力案
件,当然适用于从严范畴;

  第三,法律的作用是要使得被制裁者,不会或较少机会再次实施同样的犯罪。
这就是为什么过失杀人不适用于重判和从严的原因。因为,被制裁者,刑满出狱
后,没有任何动机再次实施杀人犯罪;而对于肖某人,轻判显然不符合这个精神。
因为,肖某人雇凶杀人的动机还在。这是明摆着的,昨天是方舟子,方玄昌揭发
其造假;明天可能是园舟子,园玄昌等也揭发其手术无效。这些都会影响肖教授
的声誉,进而影响到他增选院士,那么肖当然还有可能对这些人都实施同样的泄
愤暴力犯罪。这并不是说要关肖教授无期或杀掉他,但是,至少也要一定的判刑
年数,对其和其他有同样动机的人产生威慑作用,这才是法律要达到的目的。

  第四,法律本来都是要保护广大人民群众这个弱势群体。当歹徒举起屠刀,
人民群众并不知道他要砍向谁,造成的社会不安和付出的社会成本是非常巨大的,
如果对这些举起屠刀者、特别是真的一再实施暴力者及其指使者,不实施从严制
裁,那么只能是让老百姓生活在没有安全感的社会中。设想一下,假如我们整天
看到一个或几个歹徒,拿着刀枪剑戟、铁锤大棒,对着路人比划,没有人来管理,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情况。

(XYS20101020)


对肖传国从轻也不能少于“9”年有期徒刑

  作者:科大校友

  蒸锅把“随意”的“寻衅滋事与“故意”的故意伤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但是3-10之间的从轻处罚,还是有许多文章可做。判4年与判9年是大大不同的。

  已经实施犯罪行为的犯罪动机+作案手段-被害人的防范能力=犯罪结果

  肖的犯罪动机主要在于掩盖他对社会普通公民犯下的医疗事故罪,不是个人
的恩怨,所以其犯罪动机尤其恶劣。肖对方采取行动,与肖氏手术受害人的起诉
有很大关系。

  在方舟子揭露的其他教授文章抄袭,学历造假事件中,并没人使用打人行为
进行报复,只有肖动手了。是什么导致他下这么大的决心。。。。。我认为他所
真正惧怕的还是越来越多的肖氏手术受害者将知道他们不是那15%不成功的,而
是被欺骗,被轻易地利用成为人体实验的对象。。。。。。这种事件的恶劣程度
远远大于学历,文章造假,因为他已经在“伤害很多人的生命”。

  作案手段=锤子,辣椒水,先置对方以无知觉的状态,再行凶。。。。。

  作案手段已具置人死地的能力。。。。。。

  对肖传国从轻也不能少于“9”年。


 
14   [USMedEdu 于 2010-10-20 11:18:20 提到] [FROM: 142.]
方舟子遇袭案有待拉直的问号

作者:李国民 李曙明 锁楠
《检察日报》2010年10月20日

话题背景

10月15日,方舟子和方玄昌向检察机关申请对肖传国寻衅滋事一案提出抗诉;
同一天,第二被告戴建湘通过律师向一审法院递交上诉状。10月19日,肖传国也
通过辩护律师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一审判决后,围绕罪名是否准确、程序是否合法等问题的争议不少。到目前
为止,这些争议尚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它们,很可能要留待二审程序解决。

争议,不证明一定有问题。但作为一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如果它最终在
争议甚至公众疑惑中收场,显然也不是理想的结果。如果实体和程序没有任何问
题,司法机关自当坚持正确的认定,但应就公众疑惑之处进行释明;如果办案确
有瑕疵,相信司法机关会有错必纠。

今天的述评,在综合各方意见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作为一家之言,希望
它能够对司法机关准确办案提供参考。

问号一:定寻衅滋事罪,准确吗?

对于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肖传国等人刑事责任,局外人争议颇多,被告和被害
双方也都不认可。方舟子一方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未遂)追究,定寻衅滋事罪
有纵容犯罪之嫌。而被告方也认为,这个罪名难以接受。戴建湘的辩护律师张永
红表示,戴建湘的行为属故意伤害,由于方玄昌的伤情被鉴定为轻微伤,戴建湘
只应受治安处罚。

一位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介绍,有关部门之所以认定寻衅滋事罪,是有事实
和法律依据的:在网络上反对和攻击肖传国的,不仅仅是方舟子和方玄昌两个人,
而是一个群体,这其中包括手术失败的患者、持有不同意见的专家等等。根据肖
传国供述,之所以选择向“二方”下手,不单纯是为了让方舟子、方玄昌两人身
体受到伤害,也不是为了打死或者打伤某个人,只是为了吓唬人,起到震慑的作
用,其本意是想让反对他的人在公共场所出出丑,唬住其他人也不敢攻击他了。
所以,本案形式上看是两个被害人的人身权受到不法侵害,但是从实质上说,侵
害的是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

不知这样的解释,能否让公众信服。“不是为了打死或者打伤某个人,只是
为了吓唬人,起到震慑的作用”,没有反证证实肖传国这么说只是为了减轻罪责,
姑且认可这样的说法。然而,即使这样的说法符合事实,定寻衅滋事罪仍有疑问。

“犯罪是孤立个人反抗社会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种犯罪,都表
现为对社会管理秩序的侵犯,但显然不能将所有犯罪都归入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
罪。有关部门认为打伤“二方”是为了让其他人闭嘴,因而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
对于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能否这样认定,笔者不无疑问,但也不想纠缠它。我们想
说的是,认定犯罪构成,仅有犯罪客体符合是不够的。

寻衅滋事罪是1997年刑法修订时从流氓罪中分离出来的,规定于第二百九十
三条:

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
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肖传国等人的行为,只和“(一)”沾边。请注意其中的两个字:“随意”。

由于这一罪名是从流氓罪中分离出来的,所以,寻衅滋事罪的本质特征,就
应该从流氓罪的本质特征中去寻找。流氓罪的本质特征是什么?是公然藐视国家
法纪和社会公德,寻求精神刺激、发泄不良情绪、耍威风、取乐等流氓动机。反
映到寻衅滋事罪上,就应该是用寻衅滋事寻求精神刺激,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如
果破坏社会管理秩序不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是为了其他目的,就难以认定为
寻衅滋事罪。

正是这样的原因,立法强调了“随意”。既是“随意”,那么,想打人了,
碰到谁算谁,因而打谁,打到什么程度,都是不确定的。专找方舟子、方玄昌下
手,甚至不惜几天蹲守,哪有半点“随意”可言?定寻衅滋事罪,是不是有点牵强?

问号二:轻微伤,能让肖传国逍遥法外吗?

如果故意伤害罪能“套住”肖传国等人,有关部门恐怕用不着找个寻衅滋事
罪为人诟病。这是一种未经证实的猜测。不过,看了有关部门对寻衅滋事罪不乏
牵强的解释,我们更倾向于相信,这种猜测未必不是事实。

“二方”对目前轻微伤的鉴定结论并不认可。问题是,如果不能重新启动鉴
定程序,或者再次鉴定还是轻微伤,是不是就真的无法以故意伤害罪追究?

从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来分析,肖传国等5人的行为,无疑更符合故意伤害
罪的特征。就连肖传国本人,在法庭上也直言不讳地宣称:“我就是故意伤害,
不是寻衅滋事,我根本没想通过殴打两人,来让全国的质疑者闭嘴。我明明是要
报复他们两个人才实施的故意伤害。”

那有关部门为何要有意无意地绕开故意伤害罪呢?这与司法实践中一些办案
人员对“故意伤害罪”的理解有关。在他们看来,故意伤害罪属于“结果犯”,
只有在伤害后果达到轻伤以上时,才能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反之,如果伤害
后果是轻微伤或者没有明显伤害,不管行为人的主观恶性有多深、追求的是何等
严重的犯罪后果,都不能构成本罪。举例来说:甲跟乙有仇,遂蓄谋报复,甲的
本意,是想“卸乙一条腿”,但乙身手敏捷,数次躲过了甲砍向其腿部的大刀,
全身而退。甲的行为应如何定性?一般人会说,这是故意伤害未遂啊。从理论上
说,这样的判断显然合情合理合法;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却很难找到以故意伤
害罪(未遂)定罪处罚的案例,类似甲的行为,多是治安处罚了事。

本案中,方玄昌和方舟子的伤情鉴定结论均为“轻微伤”。基于“轻伤以上
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认识,检察院不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法院不以故意伤害罪
定罪,也就毫不奇怪了。

事实上,上述认识只是司法实践中一种约定俗成的“成见”,找不到任何法
律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
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没有要求构成故意伤害罪必须达到什么样的具体
后果,现有司法解释中也没有构成故意伤害罪必须达到轻伤以上后果的规定。对
此,有人可能会搬出刑法第十三条“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的规定来进行辩解。可是,“后果”是衡量情节轻重、危害大小的唯一尺度吗?
犯罪动机、目的、方法、手段等等统统不需要考量?蓄谋报复、买凶伤人、长期
蹲点、使用可致命铁器、打击要害部位还能算“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吗?退
一步说,假定不管动机多么卑劣、目的多么险恶、方法多么危险、手段多么残忍,
只要伤害后果达不到轻伤,就认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那实行上述行为
就不仅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同时也不能认定构成其他任何犯罪——寻衅滋事罪
又从何而来呢?

正如王作富教授所说:“区分故意伤害罪与非罪的界限,不能只看危害结果
的轻重,而是应当坚持主观与客观相统一的原则,深入调查、分析案情,实事求
是地作出结论。”而认为故意伤害必须以达到轻伤标准才构成犯罪,无异于否定
了造成轻微伤害亦可构成本罪的可能,也等于在事实上排除了故意伤害罪存在未
遂形态的可能,这必然使意图致人重伤而未遂的行为得不到刑事追究,从而让犯
罪分子逍遥法外。

回到肖传国案。按照刑法的规定,该案属共同犯罪,而肖传国作为犯意制造
者、买凶伤人者,当属教唆犯无疑。刑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如果被教唆
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请注意,是
“可以从轻或者减轻”而非“免除”处罚——如此,问题就来了:假如戴建湘等
人没有实施肖传国授意的伤害行为,肖传国倒要被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只不过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现在戴建湘等人实施了肖传国授意的伤害行为,
只是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造成轻伤以上后果,肖传国却可以因此逃避故意
伤害罪的追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悖论。

对于故意伤害罪的认定标准以及该罪是否存在未遂形态等问题,法学理论界
与司法实务界的分歧由来已久。这一次,肖传国案再次将这一纷争推到了前台。
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对此作出立法或司法解释,以廓清人们认识上的迷雾。

问号三:适用简易程序,到底有没有问题?

对一审程序,质疑集中在:该不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对此,方舟子、肖传国
也都提出了异议。

据上面提到的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介绍,有关部门在程序上充分保障了被害
人的合法权益,也保障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对于“闪电审判”的说法并不认同。
“为了防止有拖延办案的现象,我们国家法律规定了最长的时限,没有规定最短
的时限。”

让我们援引法律规定,看看对这样一起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
理,到底有没有问题?

对于何种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刑事诉讼法》作了原则性规定:

第一百七十四条 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一
人独任审判:

(一)对依法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的公诉案件,
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人民检察院建议或者同意适用简易程序的;

(二)告诉才处理的案件;

(三)被害人起诉的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对
此进行了细化,并对哪些案件不适用简易程序作出了明确规定:

第二百二十二条 人民法院审理具有以

下情形之一的案件,不应当适用简易程序:

(一)公诉案件的被告人对于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否认的;

(二)比较复杂的共同犯罪案件;(三)被告人是盲、聋、哑人的;(四)辩护人作
无罪辩护的;

(五)其他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
的若干意见》也重申:

第一条 对于同时具有下列情形的公诉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

(一)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二)被告人及辩护人对所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三)依法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单处罚金。

第二条 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公诉案件,不适用简易程序审理:

(一)比较复杂的共同犯罪案件;

(二)被告人、辩护人作无罪辩护的;(三)被告人系盲、聋、哑人的;

(四)其他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情形。从本案来看,虽然5名被告人最终
均被判处拘役,但被告人及辩护人对所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并非“没有异议”,
而是异议很大;同时,本案还明显存在不应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情形,如:1.本案
是肖传国指使戴建湘作案,戴建湘再雇佣其他被告人行凶,且肖传国与戴建湘的
供述间存在重大矛盾,因此,本案当属“比较复杂的共同犯罪案件”;2.被告人
对于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否认,辩护人作无罪辩护。

可见,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明显不当。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及
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应当
决定中止审理,在三日内将全案卷宗和证据材料退回人民检察院,并按照普通程
序重新审理。遗憾的是,法院并未这样做,而是当天就匆匆宣判。

问号四:案件将走向哪里?

最后,从法律角度探究一下本案的走向。到目前为止,检察机关是否会应被
害人申请提出抗诉,尚未有说法。但由于戴建湘、肖传国已经上诉,根据刑事诉
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共同犯罪的案件只有部分被告人上诉的,应当对全
案进行审查,一并处理”的规定,该案的所有被告人,都将进入二审程序。

二审,有这么几种可能:

第一种,二审法院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将
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第二种,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
可以改判。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审判被告人或者他的
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所以,除
非检察机关同时抗诉,否则,包括肖传国在内,被告人二审刑期不会超过一审判
决。

第三种可能,发回重审。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最大。现在,被害人最不满意
的是伤情鉴定结论,而从报道来看,这种不满并非“无理取闹”。方玄昌6月24
日晚遭受不名歹徒袭击,6月26日《京华时报》这样描述:“海军总医院接诊的大
夫表示,伤者刚来时衣服前后已被血浸湿,并出现休克昏迷。经诊断,其头部创
口长约5厘米,深可见颅骨,背部和脚踝多处挫伤。”从方玄昌公开的病史资料
及其在博客中的描述,伤情鉴定是否准确,的确不无疑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
十九条规定“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
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一旦二审法院认为伤情有疑问,
可能发回重审。

如果只是伤情鉴定的原因,二审法院也“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我们之
所以倾向于判断将发回重审,更重要原因在于一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确实存在比
较大的问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对于一审违反法律规定的诉
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二审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
重新审判。

最后要说的是,无论最终是哪一种结果,有关部门都应该通过及时的信息披
露和释疑,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视频:方玄昌忆被打细节 方舟子律师解读申诉理由
http://tv.people.com.cn/GB/14644/13005783.html

彭剑律师:我们很期待二审开庭审理

  人民网北京10月20日电(记者杨孟辰)近日,肖传国雇凶伤人案一审判决,
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为了更好地解读该案的判决,分析事件的细节,人民网
法治法治频道分别邀请了该案的当事人之一方玄昌先生,以及原被告律师做客法
治视点栏目。

  方舟子和方玄昌(以下简称“二方”)的代理律师彭剑代认为肖传国是有故
意杀人的动机的。据彭剑讲,最近的一些新闻报道也反映出来,很多肖氏患者指
任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没有改善效果,反而会导致残疾,这个骗局“二方”
从2009年就开始揭发肖传国,2009年10月“二方”向郑州市二七区法院提交了民
事起诉状,2009年11月10日立案受理,直到现在这个案件还在继续推进当中。可
以说肖传国在下令袭击“二方”的时候,正是“二方”在催促法院加速此案的审
理,催促有关的司法鉴定机构加快鉴定的背景下。由此,彭剑认为肖传国绝对有
杀人的充分动机。

  据彭剑介绍,袭击方玄昌用的是钢筋,钢管,袭击方舟子的是锤子和钢管。
他分析说:“这些作案工具都是能够取人性命的,肖传国如果是为了教训一下,
根本就不用使用这样的铁器。几名打手都已经供认,是向被害人的头部进行袭击,
可想而知,持铁器向人头部袭击,这是什么样的意图,轻点说是致人重伤,严重
说这就是为了取人性命的袭击。”

  方舟子律师彭剑爆料“凶手都供认在袭击方舟子之前,肖传国授意打石景山
这个(指方舟子)要打的更重一点”。

  10月10日,北京市石景山人民法院对肖传国等5位涉案人员分别做出刑事判
决,以寻衅滋事罪判决主谋肖传国拘役5个半月,其他4位案犯做出拘役1个半月
至5个月半不等的刑罚。根据肖传国的供述,戴建湘(涉案人员之一,肖的表弟)
酒后来到肖传国的办公室,偶然间看到方舟子和方玄昌(以下简称“二方”)的
资料,戴建湘毛遂自荐说找人教训下“二方”。石景山区人民法院采纳了肖传国
的供词,认定为肖传国默认戴建香雇人对“二方”行凶。 彭剑认为这个所谓的
事实认定是很荒诞的,他说:“肖传国自己承认,包括其他的凶手都供认,肖传
国将“二方”的行踪告诉了凶手,这意味着肖传国不是简单的默许,而是直接的
指使,他这种意图应该定性为直接的犯罪故意。”

  据彭剑介绍,默许犯罪和故意犯罪在定罪和量刑上是有差别的。故意重伤罪
名的刑罚是3年到10年,寻衅滋事罪名的刑罚是拘役到有期徒刑5年。彭剑说:
“此案中,肖传国在交给戴建香的“二方”的照片打印件上,除了有照片还有住
址,在方舟子住址的文字后面还特别加注了‘电梯里有录像’,可见肖传国是在
默许这些凶手可以直接到方舟子的家里来行凶的,而且肖传国不仅提供了方舟子
的照片,还将方舟子妻子的照片和工作单位也都一并提供了,可见肖传国的主观
恶意是很大的。”

  10月10日“肖传国案”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宣判,方舟子一方当天即
表示对于判决结果不满。在访谈中,“二方”的代理律师彭剑表示在一审时准备
不充分,称“我们很期待二审能够开庭审理”。

  彭剑说:“现在案件还没有进入二审程序,因为一审法院没有将案卷移送给
上级法院,仅仅是有媒体报道曾有人递交了上诉状,但是此类信息我们没有从法
院方面得到证实。我们很高兴此案能进入二审,但是二审有可能仅仅是一个书面
审的程序,我们很期待二审能够开庭审理。因为一审的时候,我方准备不足,而
且我没有参加最重要的下午的庭审,我期待二审我们能充分阐述我方观点,充分
阐述事实。”

  方玄昌表示,他现在期望社会各界能够来关注这个案子,他说:“我认为对
我的伤情鉴定应该重新来做,有太多的证据证明我这个伤情鉴定为轻微伤是有失
公允的。如果伤情不能鉴定的话,‘轻微伤’这个词就会变成一个恐怖的名词。”
方玄昌和彭剑在访谈中都谈到,需要一个重新举证、重新阐述观点和事实的机会,
他们都表示期待二审能够开庭审理。

(XYS20101020)


肖传国案:请刑法学界不要沉默

  作者:陈荣泉

  石景山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肖传国可能是无奈的选择。如果真是无奈的结
果,原因在于:

  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判处,有违司法实践习惯,法院(法官)不敢
或者不愿意或者有压力或者基于其他考虑;但从肖等的行为方式上看,肖等应当
被处罚,这基于刑法的目的及生活常理,法院又不能不做有罪判决。为了解决这
个矛盾,利用寻衅滋事罪是最“合适”的。

  司法实践是法院实践出来的,法院在裁判案件中遵循司法实践有让人容忍的
理由(当然,这不意味着有正当性或者必须这么做)。但刑法学者呢?学者们不
是法官,遵循司法实践习惯不是学者们的职业伦理。相反,刑法学者们的职业伦
理恰恰是通过合理论证去除这些不合常理的实践习惯。

  至今,方舟子抗诉申请已被驳回。除非二审法院发回重审,否则,本案下一
步的走向似乎会离常理越来越远。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为刑法学界可惜。我一直认为,基于本案的社会影
响及案件的特殊案情,本案是所谓“理论指导实践”的最佳时机,是打开刑法理
论“实践大门的金钥匙”。

  请刑法学界不要沉默,因为,本案法官做出符合常理的判决需要“勇气”和
“心证”。当然,可能刑法学者们正在观望并酝酿着一场应该来临的……这样最
好。

  如果有个人拿着铁锤要砸你的头,你如果想让这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并避
免他再次拿着铁锤试图砸你的头或者拿着铁锤去砸别人的头,你就必须站在原地
让他砸。而这样的事情能被立法者、刑法学者乃至于戴着司法实践习惯紧箍咒的
法官所容忍?我不信,死都不信!

(XYS20101020)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