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2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智利矿工获救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10-14
更新时间:2010-10-14
浏览:2293次
评论:9篇
地址:14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图文)智利矿工全部获救 泪水感动全世界

--------------------------------------------------------------------------------

世界日报 2010-10-14 09:04:44



被困地下长达69天的33名智利矿工,13日夜晚终于全部重见天日,全世界无不为之欢呼。继32名矿工一一被救出后,最后一名被困矿工─54岁的领班鄂苏亚(Luis Urzua)也在全球瞩目的援救行动中,被特製救生舱「凤凰号」拉到地面。大难不死的矿工或跪地祈祷,或振臂欢呼,高喊:「我还活著!」


这批矿工被困的时间创下历来最久的纪录,但长达22个半小时的援救作业也堪称完美无缺。救生舱顺利起降,把被困矿工一一拉上地面。到13日夜幕深垂时分,33名矿工已被救出31人,包括身体最弱和有病的矿工。

倒数第二个被救出的矿工是亚尼兹(Ariel Ticona Yanez),他的遭遇极为戏剧化。当他在地下的黑暗中面对死亡阴影时,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女婴,生命中的巨变,导致他们把女儿取名「希望」。

长达69天的等待,对地底下的矿工和地面上的亲属都是煎熬。智利时间13日凌晨0时11分,受困矿工中体型最壮硕的31岁阿瓦洛斯(Florencio Avalos)首开纪录,微笑步出「凤凰号」救生舱,长期累积的集体焦虑瞬间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此起彼落的欢呼声与喜极而泣的泪水。

围观者一边鼓掌一边齐呼:「智利!智利!智利!」一一获救的矿工先与家人抱成一团,再和搜救人员与智利总统品尼拉拥抱。品尼拉对第11名获救的矿工加里桂洛斯(Jorge Galleguillos)说:「欢迎回到人间。」加里桂洛斯回答:「感谢您相信我们都还活著。」

矿业营收占智利国库岁入的四成。矿灾发生后,品尼拉指派矿业部长和最大国营矿业公司主管负责救援行动,坑洞附近一度出现巨幅智利国旗,意图技术性封杀现场转播,但后来撤掉。

品尼拉在阿瓦洛斯获救后召开记者会表示:「救援行动令人惊叹,有条不紊,让人热血沸腾,没有理由不让一直关注整起事件的世人目睹救援行动的进行。」

受困矿工的领班鄂苏亚被排在最后出坑。已获救的矿工塞哥维亚(Victor Segovia)的小姨子马琳说:「获救顺序不重要。除非所有人都获救,否则不算成功。」


智利救援奇迹是最好的国家形象宣传片

          连鹏

受困地底两个多月的智利矿工,终于重见天日。当地时间12日午夜,救援人员将开始解救他们。这些曾经绝望的矿工也展现了温暖的人性光辉,争相把首先获救的机会让给同伴,他们共患难培养出的情谊,让人感动。

对于中国人来说,智利是一个既遥远又陌生的国家,许多中国人对它的了解仅限于足球和独裁者匹诺切克。智利人曾长期处于黑暗专政统治之下,自从1989年的总统选举以来,他们很少获得外界关注。然而8月的矿难,却让不少人开始关注智利。

自8月5日矿难发生以来,33名矿工创造被困地底时间最长、且成功生还的世界纪录。目前,大约有1700多名电视台或者媒体记者聚集在圣何塞铜矿的“希望营地”。

全世界如此关注智利矿难,首先是因为该国今年2月发生了里氏8.8级大地震,大家对灾难频发的智利,充满着同情;其次,33名矿工被困在七百多米深的紧急避难所里,智利举国参与救援,让33名矿工有望奇迹般地活下来。智利人展现出团结、以及充满希望的精神,足以让世人感到振奋。

回顾智利此次的矿难救援,还是颇具戏剧性的:矿工们通过小型电视接收器,在黑暗的地下看到了智利队的足球比赛;一名矿工透过被送到地底下的摄影机,制作了一系列记录他与伙伴们每天求生存的故事,并在网络上造成轰动;一名受难矿工向交往十年的女友求了好几次婚,可总遭拒绝。在矿中受困几周后后,却意外获得女友的点头同意……

严重的矿难事故,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都是负面事件,但智利当局想尽办法,通过人性化的救援,将其变成了国家形象的宣传片,展现出应对危机的能力。此次矿难救援,让世界知道了智利这个国家,知道了智利人是如何团结在一起互相帮助的。智利政府的救灾表现,不仅提升了国民的凝聚力,宣传了智利,也将成为长期存在激烈领土纷争的智利和维多利亚关系解冻的契机。

智利当局为了有效救援,一方面向矿工提供食物、水等,以维持他们的生命;一方面对矿工进行着心理上辅助。他们向矿工们提供了掌上游戏和足球直播等,并鼓励亲人们与矿工积极对话,借以舒缓恐惧心情,避免受困者心理崩溃。

智利政府的营救方案也是力求“万无一失”,他们制定了多套营救预案应对不同情况,各方专家为矿工在生理和心理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做了充分准备。首先,一名资深工程师将利用救生舱下井,他将通报好消息,并评估整体情形后出坑。然后,一名军医将下坑,依据身心状况,将矿工分成3组,“有能力者”优先出坑,以协助后续救援,然后“体弱者”出坑,“最强健者”则殿后。

矿工们从上周日开始服用阿司匹林来预防血液凝固,防升井时出现血压骤升或骤降的状况,并穿上了保持体温的特质衣服,戴上了能监控心率和体温的生物测量腰带。出井后,矿工将先在矿区设立的野战医院接受医学检查,随后与家人短暂团聚,再由直升机送到附近的一家地方医院。检查后,矿工可以回家,恢复正常生活,会有一组医师与社工协助其度过约长达半年的调适期。

智利政府最终能把悲剧变成了喜剧,靠得并非是公关或作秀,而是科学的布局、专业的技术和人性化的救援。面对灾难,人们的确需要坚强的意志。不过,在救灾时总强调“人定胜天”,把救灾引向“抢救的奇迹”,而不是依靠专业技术和对细节的重视,是无法把挑战变为机遇的。

□ 黄河新闻网





从智利矿工救援说想到的

中山博



智利当地时间10月13日0点11分,被困井下69天的圣何塞铜金矿33名矿工中的第一位、31岁的工头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搭乘俗称“胶囊”的金属容器,从距离地面622米深的井底,踏上暌违已久的地面,他的同伴也随后陆续升井,标志着一个激动人心奇迹的诞生。目前,这33名受困矿工已经全部安全回到地面“重获新生”。

在场的两位总统,穿着Walmart能找到的衣服。没有讲稿,随便采访,人们可以从他们手上的瓶装水看到喜怒哀乐。矿工们得救了,他们和家属,记者们一齐洒泪。美国的晚间联播新闻里,ABC, NBC, CBS等电台罕见地用了近一半的时间报道......

这是闪烁着人性光辉的69天,这是歌颂民主政制的69天,这是见证新闻自由的69天。

美国前矿山安全与卫生管理局主任达维特.麦卡迪尔说,此次救援如果能获得圆满成功,意义将是历史性的,因为以前类似深度、规模和难度的救援尝试都失败了。这场营救之所以能够成功,原因来自多方面,但最重要,是营救一方本着专业精神第一的原则做事,营救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专业精神的胜利。

没有“重要指示”,“全力抢救”的最高指示。 让专家们,而不是“领导们”来作决定。

事故发生最初,人们对失踪矿工能否生存这么久普遍表示怀疑,矿业部长劳伦斯.戈尔本在矿难发生7天后的8月12日公开表示,33人凶多吉少,但负责营救的单位并未因政府最高矿业主官的“发话”而放弃努力,因为按照他们的科学计算,这些矿工还有一线生存的可能。33名矿工通过钻头带回“我们还活着”的纸条,已是戈尔本表态后的第10天,在与世隔绝状态中艰难维持了足足17天,若非有关方面“只唯实、不唯上”的专业精神,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当矿工们还活着的消息被人们所熟知后,一些政治人物曾试图将之渲染为一场庆典和胜利,曾有人要求救援单位在向地底递送食物和生活必需品时递送酒、国旗和摄像录音设备(中共大员们无疑会做的事),却被救援单位拒绝。正如心理学家所言,长期地底生存需要良好、健全的心态,类似的做法只能帮倒忙,救援单位的专业考量,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矿工们的心理健康,为最终坚持到得救奠定了基础。


虽然矿工被发现生存,但最初人们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现有技术均无法保证在短时间内安全地救出所有人,在各方面反复权衡,专业评估后,最终A、B、C三套计划齐头并进、互为保险,这个最费时费钱,却最有成功希望的方案被确定并落实,当速度最快的B计划推进迅猛时,最费时的A计划也在从容不迫地推进;当B计划因钻头出问题暂停推进时,C计划负责人表示,即使B计划遇阻,备份的C计划也最多再耽搁7天就能救出矿工。周密的部署和不惜工本的备份,将一切意外降到了最低点,从这点上讲,33名矿工幸运的背后,何尝不是严谨的专业精神在默默保证着?


尽管智利号称南美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且有着丰富的矿难救援经验,但为了确保这次空前难度营救的成功,智利政府仍然向全世界求援。此次升井,吊运“胶囊”的起重机来自中国上海某企业,作为最后备份的C计划核心——大口径钻机,来自加拿大某公司的紧急支援,而最初送到井下流质食品的一部分,和升井时为避免搭乘“胶囊”时因旋转而出现恶心、心悸和血液循环不畅等副作用所使用的特别药品,则是美国NASA特别提供的宇航员保障用品。可想而知,如果没有这种果断、专业化的“拿来主义”,实施如此规模、如此难度的营救,成功谈何容易。

由于媒体的介入,此次世纪大营救早已成为智利乃至全世界的大事和新闻热点,据法新社报道称,升井前后,聚集在矿井附近的各国记者多达2000以上,甚至平均每个被困矿工家属周围都围了5个以上的记者。如此场面,智利政府政要自然不能不亲临,智利总统皮涅拉夫妇、矿业部长戈尔本、卫生部长马纳里克都亲临现场“值班”,但最终“拍板”的却是专业人士——救援总指挥安德鲁.苏家雷,大到是否实施钻孔加宽,小到33人的升井顺序,都由苏家雷总指挥和专家们根据实际需要决断,行政命令并没有凌驾于专业精神之上。升井的刹那,第一位获救者阿瓦洛斯、第二位获救者塞普尔维达,最先拥抱的都是亲人(前者是7岁的儿子,后者则是妻子),总统则只能排在亲友的后面,据当地媒体《埃尔梅尔库里奥日报》报道称,这同样是专家们的意见,因为“这有助于升井者尽快恢复正常心理状态”。

智利矿难营救的奇迹,是所有人希望见到的结果,是智利和全世界的胜利,值得总结、借鉴之处很多,但首先应该肯定、应该支持的,是专业精神的胜利。

中共的达官贵人们,愿意学学吗?

评论(3) 引用 浏览(86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牛北村 留言时间:2010-10-14 09:23:48
谢谢详尽的介绍。这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作者:多思 留言时间:2010-10-14 10:20:54
昨天一整天都在关注智利营救矿工的电视实况转播。晚上九点多,看到最后一名矿工踏上地面时,我被现场的激动气氛所深深感染。那位最后得救的矿工是54岁的乌尔苏亚。他是事故发生时的工头,也是矿工们被困期间的领导者。在矿井遇灾之后的头十七天里,三十三名矿工与地面完全失去联系。在乌尔苏亚的指挥下,矿工们在七百米深的地下设立了休息区与便所,并严格限制每人享用的水与食物......这些举措帮助三十三名矿工度过最初的恐惧与慌乱。以下链接是智利矿工救援大事记

http://news.163.com/10/1013/11/6ISF7P7J00014JB5.html



世界奇迹:被困69天智利矿工全获救 中国汗颜

--------------------------------------------------------------------------------

中央社 2010-10-13 22:15:07


被困69天的33名智利矿工已全部获救。大陆民众感叹,智利这次的救难行动让中国汗颜,除了每年有这么多矿工死于矿灾,甚至还封锁息不让媒体采访。
  智利首名矿工被吊上地面的一幕,许多媒体都做现场直播与报导,包括中国中央电视台及新华社。对三不五时发生矿难的中国大陆来說,当地民众对智利这次成功营救矿工的经验感触最深。

  名叫「饮水私语」的网民在新华社论坛中說,「智利救难行动令中国汗颜,想想,已经有这多么中国矿工死于矿灾。每次矿难还封锁消息不让国内记者去,更別說国外记者啦。」

  中国矿场的危险程度可谓「声名狼借」。官方统计,去年共有2631名矿工丧命。独立劳工团体则說,真实死亡人数比官方统计多出许多。

  至于导致大陆矿场高死亡率的原因主要就是官商勾结及地方安全监管薄弱。

  大陆网民还提到,这次救援现场有两个很中国化的设备:一是救援舱取名意为凤凰涅槃的「凤凰号」,二是大型设备「神舟第一吊」起重机。

  网民质疑,「中国制造」在这次营救中担当了重要角色,这样好的设备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中国矿难的救援现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实况转播,最后1名智利矿工在台北时间今天上午8时56分脱困。距离第1人获救计22小时36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9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20 15:04:10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2   [USMedEdu 于 2010-10-21 09:52:49 提到] [FROM: 24.]
八天八夜:一个中国工程师目击的智利矿工大营救



 本报记者:夏晓柏 特约记者:彭立国


  “这才叫生命高于一切!”

  智利时间10月13日中午,在第一名矿工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于当天凌晨成功升井后,一直呆在井口附近的郝恒,在越洋电话中对本报记者感叹不已。

  8月5日,智利北部阿塔卡马沙漠中的圣何塞铜矿发生塌方事故,33名矿工被困于700米深的地下,在历时69天的紧张救援后,至10月14日上午9点,所有矿工成功获救。

  当智利矿工大营救的奇迹吸引了全球的聚光灯时,鲜有人注意的是,一双中国人的眼睛正在默默地观察,思考。

  郝恒,中国上市公司三一重工(600031.SH)智利分公司的经理。在这场创下人类井下被困时间最长历史记录的矿难中,他是唯一一位来自亚洲的救援人员。

  从10月6日进入救援现场到13日撤离,八天八夜,郝恒指挥三一重工的SCC4000型起重机对救援通道内壁进行铺设,实施救人搭载舱的起吊准备工作,为自己的公司和中国赢得了当地人的尊敬。

  但在八天八夜中,给他感慨最多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个细节——在救援最紧张的时点,智利政府请来美国宇航局的太空专家,让他们按照宇航员太空生存的经验,为井下的矿工们制订“井下食谱”。

  “整个(矿难救援)过程中,智利政府的救援方案周全完备,体现了对‘生命高于一切’价值观的尊崇,为中国矿难救援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的东西。”长期从事机械救援作业指挥的郝恒认为。

  中国起重机进场的一刻

  郝恒正好是在智利矿难发生的一年前——2009年8月被派往智利,负责拓展三一重工在这个以狭长版图著称的拉美国家的工程机械市场。

  8月5日圣何塞铜矿塌方刚发生时,中国公司没有得到立即介入救援的机会。郝恒后来得知,在事故发生后的头17天,由于矿工们在井下的准确位置未能确定,救援人员无法下井营救。

  至8月22日,通过临时凿通的一条直径10厘米的巷道,救援人员发现了矿工,他们全部在井下紧急避难所内,依靠事先准备的食物和水维生。此后的一个多月,救援人员利用自己发明的救援器材“白兰鸽”——一根五英尺长的空心圆柱(气动导管),穿梭于地上和地下,用升降设备通过一条直径四英寸的通风管为矿工运送食物和其他必需品,其中还包括三台微型投影仪等电子设备,以便矿工们看电影或是与家人视频。

  与此同时,井下救援的准备在争分夺秒地展开。8月中旬,郝恒的公司接到智利方面的通知。在通知中,智利政府向世界各国发出国际求援,在全球范围内征集井下救援施工机械。

  “下井救援,当时设计了两套方案。”郝恒回忆说,第一套方案是通过卷扬机放下救生舱下井救人;第二套方案是利用履带吊将一个24米长、5吨重的空心钢管救生舱顺着挖好的救援通道放下去,进入紧急避难所救人。

  而第二套方案中的履带吊,为郝恒的公司提供了机会。早在2008年,一家智利客户从三一重工购买了一台该公司自行研发的SCC4000型履带起重机。在后来的两年多使用中,这台设备的表现令人满意。由此留下不错的施工记录。这在征集营救方案的紧要关头引起智利政府的兴趣,再结合招标、考核等一系列筛选,三一重工的SCC4000型履带起重机终被确定为参与救援的机器之一。

  “事实上我们还准备了另外一台可吊装130吨货物的汽车吊,以配合履带吊的施工作业。”郝恒说。

  智利时间10月6日上午,郝恒随同三一重工的设备一道进驻救援现场。当时发生的一幕让他感动而难忘——当漆成红色的SCC4000和汽车吊鸣笛驶入现场时,已先行进场的其它国家的救援机器纷纷鸣笛回应。守候在旁的矿工家属纷纷围拢过来,抚摸着红色的吊车,落下兴奋激动的泪水,有家属操着生硬的中文大声喊“中国,谢谢!”

  矿难现场来了宇航专家

  进场后,郝恒他们立即使用SCC4000进行了施工演练。他看到,在智利政府向世界各国的积极求助下,参与救援的团队差不多成了一个“小联合国”。加拿大的钻井工程师带来了高强度的井钻设备。甚至连美国宇航局的专家也来了,他们按照宇航员太空生存的经验,为矿工们制定“井下食谱”。

  10月12日晚,下井救援正式开始,考虑到种种因素,救援人员最终决定采用第一套方案,用卷扬机救人:将卷扬机固定在一个粗大的水泥柱上,在井口上方安装一个带滑轮的5条腿支架,下面吊着“菲尼克斯”钢铁救生舱。

  郝恒在现场看到,救生舱外部高约3米,内部高约1.9米,直径约0.53米,表面是金属网,每个救援舱仅能容一人。一名救援人员乘坐救生舱顺着事先挖好的通道缓缓进入紧急避难所,换上一名身体状况较好的矿工,然后通过滑轮拉升救生舱升井。

  第一名矿工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在智利时间10月13日零时10分成功升井,在与家人拥抱后,守候在一旁的智利总统皮涅拉与阿瓦洛斯握手并给他一个熊抱。此后22小时内,33名矿工全部获救。

  由于救援时间是在凌晨,而智利政府方面的大多数探照灯都是指向井口,于是郝恒在SCC4000两个40米臂架的顶部分别挂上了一个100瓦的高亮度射灯,并在臂架漆上大红的“V”字,为救援现场提供了更好的照明条件。

  “其实只需要53万元”

  在参与救援的八天八夜中,智利的矿井防护设施齐备,政府在救援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给郝恒留下深刻印象。

  从智利同行那里,他得知,矿难发生后,矿工们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提前设置的井下紧急避难所,里面有提前准备的食物和水,以及照明设施。33名矿工还利用避难所预留的工具进行了清理碎石、找地下水、绘制地图等自救行动,而紧急避难所也成为矿工获救的主要“功臣”。

  事实上,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都立法要求煤矿必须在井下设置紧急避难所。美国甚至要求煤矿避难所配有食物、饮用水、通信设备和厕所等,每个避难所要为15人提供4天生存所需的物品。

  郝恒此前在中国国内曾长期从事机械救援作业指挥,到过不少矿山。“据我所知,国内目前还没有矿井设置紧急避难所。除了少数矿山给矿工配备有过滤一氧化碳的救生面具外,多数矿山特别是煤矿几乎没有任何避险设备,这是国内矿难事故死亡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为此,智利矿难发生后,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发出通知,要求建设完善煤矿井下安全避险“六大系统”,并于3年内完成。

  事实上,紧急避难所的造价相对于采矿业的巨额利润来讲其实微不足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一所使用期限为10年的煤矿避难所单价是8万美元(约合53万元人民币),算上安装、维护等费用,10年总费用不过34万美元上下(约合227万元人民币)。

  只是,无止境地追逐高利润的国内矿老板们是否乐意掏出这50多万元,郝恒不大有把握。

  相比之下,在生命这个最宝贵的价值面前,智利政府在救援投入上可谓不惜血本。郝恒在救援现场看到,大到造价昂贵的“菲尼克斯”救生舱和重型挖掘机,小到防脚气的灭菌铜纤维短袜和微型投影仪,智利政府都不惜重金,或租或买,竭尽全力满足矿工的生存和救援所需。

  一个现场细节也让郝恒感慨——在井上井下最为焦虑的时刻,救援人员将可以视频通话的微型电子设施等通过“白兰鸽”送到井下,让矿工可以与家人正面交流。政府还为矿工配备了远程心理医生,通过对话鼓舞矿工的信心,舒缓压力。

  “这些人性化的细节都想得这样周全,让在场的家属和国外救援人员都很感动。”郝恒说。

□ 21世纪经济报道

 
3   [USMedEdu 于 2010-10-18 10:25:49 提到] [FROM: 142.]
李承鹏博文: 无名


像我这么阴暗的人,一直怀疑,直播智利矿工依次升井时中国人按心情其实是分两拨的:一拨人数很多很多,希望33人悉数升井,好证明些什么;另一拨人人数很少很少,希望33人升着升着就卡住一两个,也好证明些什么……最好当场冲上来一披头散发的智利中年妇女跟总统皮涅拉撕打起来,还有飞鞋。于是,中国媒体就可以揶揄出《智利总统做秀不成反被愤怒家属抓扯,飞鞋掷中该国矿产腐败官商勾结》这样的标题。

可是没有,很不给面子,33人有名有姓69天无一死亡,那些没心没肺的矿工上来也不感谢党和政府,不是湿吻女人就是手捧圣经,还有踮球的,队长是最后一个升井的……这样没正形的场景让安监总局宣传处处长李豪文心情很复杂,脑子里一方面还有瓦斯,另一方面又不能忘了马克斯,马克斯和瓦斯混合作用,爆破出一句“智利队长最后一个升井与我国领导下井制吻合”。

然后,广西南宁一矿领导下井检查安全设备时就窒息而死了。

这多巧合,差不多是天作之合。上面情景很适合用蒙太奇表现,所以说中国没有好的悲喜剧是不对的,别人的喜剧反过来拍就是我们的悲剧,别人的悲剧反过来就是我们的喜剧,比如你要是把王家岭矿难大义凛然拍出来拿去戛纳,别人一定不会以为这是一部正剧,会以为这是一部搞笑片,放在跟憨豆先生一个组团参展的。

每回哪儿出现矿难我会想起李杨,那个拍过《盲井》的很有才华的导演。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和他天天坐路边吃涮羊肉,喝大酒,当时他有些郁闷,拍出了像《盲井》这样批判现实主义的电影,却不可以公映,而且也不给出不公映的理由,反正只能像A片一样被一些人偷偷摸摸的在家中放映,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手里传来传去。李杨是个天真的人,后来他就想拍部摧枯拉朽的爱情电影,还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写部摧枯拉朽爱情,可是我是写像李可乐寻人记这种市井小说的,写不出从来也不相信摧枯拉朽爱情……后来听说,后来他花了很长时间搞了《山楂树》连剧本跟项目计划都写出来了,可是临到头却换成另外一个著名的团体操导演了,这对他显然是个沉重打击。

李杨就是电影行业的煤黑子,一辈子升不了井,这个国家还有很多有才华的作家、音乐人、画家、学者甚至包括厨子,他们都是那个行业的煤黑子一辈子升不了井。不是因为技术原因或者设备原因,就像智利和王家岭不是因为技术或设备原因,而是因为真相原因。电影是不准公映的,名单是不准公布的,过程是不准公开的……整个社会成为一个不准公映的A片,人人就都是煤黑子,你不要以为今天早上来到中关村上班了,其实你是又下了一回井了,你们公司的电梯跟井道升降梯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不同的只是互问“上班了,下班了”/“上井了,下井了”。

升井那会儿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嫦二升空/矿工升井,二选一,哪个更伟大”的选择题,有一些老师很不高兴,我只有说“他们只是33人有名字,我们却在搞人口普查。他们花了69天的时间救人,我们花了一万年去宣传”,他们还是不高兴,让我最觉得挑战的一个专家观点是:那些矿工每人得到出书的几百万其实也是资本主义出版社的炒作,他们在井下井上都是分了三六九等的,是透支了一辈子的幸福。所以我不是当成智利问题而是当成智力问题来看的,我想包括作家李开云的表弟这样的中国矿工是很想拥抱资本主义出版社的:神啊,让你分三六九等来炒作我吧。

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国内外很多新闻时就想发笑,可笑的不是新闻本身,而是我们对于新闻拧巴的态度。这就像,别人院天天飘出肉香,而我们却被告诉那其实是屎味,可我即使没尝过肉香的好也知道屎味的坏,你老是把肉香说成是屎味,长期这样,我就有央求给我一次尝隔壁屎味的冲动。估计这种违反化学分子式的宣传方法也让有关部门不胜其累,最近就改成了忽然明白,比如说忽然明白井下是要有紧急避难所的,忽然明白学校钢筋是要有一定强度的,忽然明白强拆是损害人民利益的。我们的人民其实都是很乖的,在好多事情都变成忽然才明白的前提下,我们就只好忽然装不明白了,比如不明白别国的33人全是有名字的而我们的都是无名。一个叫“自来也也”的朋友告诉我:张艺谋《英雄》里无名曾说,人无名可以专心练剑,矿工无名可以专心开矿。

这时你就明白过去十年我国煤矿产量占世界四成以及死难人数占八成的原因了。

好的,OK,我是带着娱乐心态来看智力升井的,一个矿工居然还可以有情人驻守,这真丢脸,要是在中国妇联早就胁其走掉,矿工怎么可以有情人呢,这是只有官员才可以有的。这些都是我不明白的,我也不想搞明白了,在一个官员上去就下来不了,矿工下去就上来不了……的国家,探讨这些是没意思的。综合这个国家这几年互联网史的情景,我感觉是:一直在思考,从未想明白,一直在围观,从未有真相。

最后的无名是:这篇发上去两个小时后,平顶山又出事了,当场死亡20人,被困17人。屁民们都在叫嚣“矿长在井下否?”我认为肯定在井下的,即使不在,可就地穿越三年前任命一个,这次不幸英勇牺牲,无名,可大肆宣传使之有名,此事就和谐了。

别人在升井,我们在升天。是为真相。

□ 一读者推荐

 
4   [USMedEdu 于 2010-10-17 12:32:08 提到] [FROM: 142.]
河南禹州矿难21人遇难 16人生死未卜(图)
2010年10月16日20:14:29 [新闻大杂烩]

发生于16日清晨的河南省平禹煤电四矿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目前遇难人数已升至21人,井下尚有16人生死未卜。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张德江为此专门作出批示,要求全力以赴做好救援工作。Mitbbs.com


本社记者从16日下午的情况汇报会上获悉,温家宝批要求国家安监总局和地方全力以赴做好救援工作,妥善做好善后工作。Mitbbs.com


当日下午,河南省省长郭庚茂、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骆琳,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煤矿安监局局长赵铁锤等一行抵达矿难现场,听取有关情况汇报并就救援工作提出明确要求。Mitbbs.com


郭庚茂说,这个事故是一起重大、特重大事故,21人遇难、16人生死不明,尽管事故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但造成的损失是惨重的、教训是深刻的,特别是发生在十七届五中全会期间。他表示,当务之急,是要把救人工作放到最优先的位置、最核心的目标。Mitbbs.com




郭庚茂特别提到,新闻部门要及时、客观、公正的发布信息,避免不良炒作。Mitbbs.com


16日6时左右,位于河南禹州、隶属中平能化集团的平禹煤电公司四矿12190采面在施工防突钻孔时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井下当时共有276人作业,事故发生后239人安全撤至地面,初核工作面区域有37人被困。Mitbbs.com


现场指挥救援组组长、中平能化集团安监局长杨玉生表示,目前井下过高的瓦斯浓度,影响了救援进度。局部瓦斯浓度甚至超过60%。Mitbbs.com


值得关注的是,2008年8月1日,该矿曾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当时造成2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830万元人民币。本起事故与上次事故发生在同一矿井的同一个作业面。


共有 5 条留言:
jack79 于 2010-10-17 10:40:41 的留言:
这样的国家,还不如让日本美国占领的了

jack79 于 2010-10-17 10:39:33 的留言:
换句话说,矿工死的不是时候

FatCatPiggy 于 2010-10-17 09:12:57 的留言:
这是故意的摩?是不是大陆政府看了智利要挖坑阿?

Q87 于 2010-10-17 01:23:18 的留言:
没有矿领导?

newjackie 于 2010-10-17 00:33:20 的留言:
这句话有意思:特别是发生在十七届五中全会期间。


 
5   [USMedEdu 于 2010-10-14 20:50:26 提到] [FROM: 142.]
于珈
华夏大侠



注册日: 03-09-18
发表数: 255


Re: 智利被困矿工成功升井!
昨天晚上把两个孩子从学校接回来后,翻看她们的书包,竟然都在学校学习了智利矿工的事。

老二还不到三岁,在托儿所,不会画更不会写,书包里有一张纸,两个歪歪的圆,一个中向上的弧线,一个中向下的弧线,边上老师的英文字“智利的矿工”。

我拿着这张纸问孩子,“宝贝,这是什么?”
她回答说,“he is sad, but he is happy today".

老大五岁,在公立学校的幼儿园,书包里两张画,一张是几个人在上面,几个人在下面,中间一根线,另一张是所有的人都在上面。两张画都用英文写着“智利的矿工”, 是孩子自己的字迹。

我拿着这两张画问孩子,“宝宝,这是什么?”
她回答到:“Miners in Chile."
我问:“What happened to them?"
她回答到:”They fell to the bottom. People wanted to save them with stones, but stones might break and hurt them, so they decided to use rope. Rope pulled them up, and so they can see sunshine."

美国的教育方式还是很让人欣赏的。


 
6   [USMedEdu 于 2010-10-14 20:48:56 提到] [FROM: 142.]
拯救成功 智利矿工“凤凰重生”


【明报专讯】随绘有智利红蓝白三色国旗的“凤凰”号载人救援舱缓缓上升,智利圣何塞矿场33名被困矿工,昨起陆续重见天日,如同凤凰浴火一样获得了重生,迄至昨晚已有近半(共16人)获救。对于这次拯救奇迹,智利总统皮涅拉称赞在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


在被困矿工家属临时搭建起的小村落,10周来的焦虑和期待,终在首名矿工、31岁的阿瓦洛斯(Florencio Avalos)“破土而出”一刻终结,现场有人吹起口哨并热烈欢呼。被困69天后,阿瓦洛斯终可再次呼吸新鲜空气。他戴太阳眼镜以防阳光灼伤眼睛,踏出救援舱后亲吻了妻儿,并与总统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和部分矿友家属热烈拥抱。阿瓦洛斯的父母也拥抱起来,父亲老泪纵横地说:“真是天大的乐事。我真高兴。”


矿坑石头赠救援员


当第2名矿工、40岁的塞普尔维达(Mario Sepulveda)被救出时,庆祝气氛更加强烈。他的妻子在过程中一直在旁掩面等待,但也不禁满脸笑意。塞普尔维达打开舱门后先和妻子拥抱,接还贯彻其幽默本色,从随身的一个黄色小袋中,高兴地拿出几块矿坑石头作为“礼物”,送给现场救援员和总统,惹来哄堂大笑。他还带领全场高呼“智利万岁”。他在矿井常开玩笑鼓励众人乐观。


塞普尔维达之后认真地向记者说:“我曾与上帝和魔鬼同在。我在两者之间作斗争。我抓住了上帝的手,那是最好的一只手。我一直都知道上帝会带我们离开这里”。他表示,能够在700米地深获救,感觉很不可思议,“我想我极之幸运”。他说:“我请求媒体不要当我们是什么大明星,我只想你如实展示我是何许人--一名矿工。我还会继续当矿工。”


全体矿工料今晚获救


平均每隔个多小时,就有一名矿工从近700米地深,被运送到地面。第一批获救的,还有年龄最小、仅19岁的桑切斯(Jimmy Sanches)。年纪最大被困矿工戈梅兹(Mario Gomez)的女儿在等待时,称“感觉很复杂--紧张、焦虑、幸福……我要告诉他,我非常爱他”,其妻则担心已届63岁的他,日后还要常回矿坑工作。


总统皮涅拉赞扬救援行动“在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全国从矿工身上学到了“信仰和希望的价值、同志情谊和团结一致的价值”。若进展顺利,当地时间周四早上(本港时间今晚)可完成拯救所有人。


揭发丈夫外遇 妻拒相迎


为抢先对首批获救矿工采访,百计在场记者互相推挤、有人扯挡路者的头发、有人挥拳打人,还有人几乎将别人推倒在地,有受惊家属拥成一团退到红十字会运营的餐厅避开,成了这一庆祝时刻不光彩的一幕。但并非每名矿工都有大批家人迎接。例如排在后半段被救的巴里沃斯(Yonni Barrios)就恐怕无法见到与自己结发28年的妻子萨利纳斯(Marta Salinas),因为萨利纳斯发现丈夫原来有情妇,而且那女人还一直有参加矿坑外举行的守夜祈祷。她说:“我很高兴因为他做到了(生还),那是上帝的奇迹。但我不会去现场。他邀我去,但事实上他也邀请了另一女子,我是一个正经女人。事情很清楚,是她而不是我”。据称总统夫人也赞她拒绝到救援现场的决定不赖。


法新社/每日邮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引文:
--------------------------------------------------------------------------------


寒韩 写道:


智利的人均GDP是$15,000, 是中国人的三倍。


中国矿工羡慕:智利设施真好


【明报专讯】“我们都活,在庇护所,全部33人。”这是智利矿工给救援员的第一张纸条,不仅让人知道他们平安,更让人认识到井下庇护所对矿工安全的重要。曾在去年贵州晴隆矿难被困25天的获救中国矿工赵卫星感慨,电视播放智利营救矿工片段,他最常出现的念头是:智利出事矿场下面的安全设施真好,真叫人羡慕。


曾困井25天 只能吃树皮


赵卫星坦言“国情不同,国家不一样”,在中国通常“大矿井才可能有庇护所,小矿井很少有。我做矿工5、6年,之前只是听说,从没见过,只有国营矿场才可能有庇护所”。如今他在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做救援员,终见识过国企矿井的庇护所。他说该庇护所约能容纳十多人。


智利被困矿工食物无忧,有鱼有肉有奶有饭,还可看电视听歌玩牌打机,但树皮、渗透水却是赵卫星和战友被困25天中唯一能吃的东西,井内什么也没有,只能在黑暗中等候;获救出来时,皮下脂肪消耗殆尽,医生也称不死是奇迹。赵卫星认为智利今次矿难,胜在通讯设备保持完好,最少让救援员及时知道里面有人、在哪位置。 “智利这矿井是塌方,故通讯设备有的还好。我们那时是透水,所有通讯设备都被水走,唯一找到的一部电话也打不出”。


中国是全球矿难最多的国家,很多矿场都是违法经营,加上安全设施不足,去年就有2631名中国矿工殉难,是以智利今次营救吸引了不少中国民众关注,有内地网民质疑: “若事件发生在中国,矿工现在会否还活?”不过智利工会代表也曾抨击,肇事矿场安全有问题,否则也不会爆此一劫。

南方网


网民:矿工获救 中国汗颜 (11:28)
被困69天的33名智利矿工已全部获救。中国网民感叹,智利这次的救难行动让中国汗颜。
民众指出,除了每年有这么多矿工死于矿灾,甚至还封锁消息,不让媒体采访。


智利首名矿工被吊上地面的一幕,许多媒体都做现场直播与报道,包括中国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


对三不五时发生矿难的中国来说,当地民众对智利这次成功营救矿工的经验感触最深。


名叫“饮水私语”的网民在新华社论坛中说,“智利救难行动令中国汗颜,想想,已经有这多么中国矿工死于矿灾。每次矿难还封锁消息不让国内记者去,更别说国外记者啦。”


中国矿场的危险程度可谓“声名狼藉”。官方统计,去年共有2631名矿工丧命。独立劳工团体则说,真实死亡人数比官方统计多出许多。


至于导致中国矿场高死亡率的原因主要就是官商勾结及地方安全监管薄弱。


中国网民还提到,这次救援现场有两个很中国化的设备:一是救援舱取名意为凤凰涅槃的“凤凰号”,二是大型设备“神舟第一吊”起重机。


网民质疑,“中国制造”在这次营救中担当了重要角色,这样好的设备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中国矿难的救援现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实况转播,最后1名智利矿工在香港时间今天上午8时55分脱困。距离第1人获救计22小时35分。


(明报)

智利最后一名救援人员升井 (12:04)
智利矿井最后一名救援人员在香港时间上午11时半左右升井,2个月的救援工作正式结束。
当这名救援人员冈萨雷斯步出救生舱时,他向智利总统皮涅拉说:“我希望这种事永远不会再发生。”


智利总统皮涅拉则回应说:“我们对救援队伍感到骄傲。”


(法新社)






 
7   [USMedEdu 于 2010-10-14 20:41:51 提到] [FROM: 142.]
January 03, 2006
U.S. coal mining deaths: 1990-2009
Here are the number of coal mining death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1990 through 2009, and the fatality rate (deaths per 200,000 work hours).

1980: 133 deaths, .06 per 200,000 hours.

1990: 66 deaths, .04 per 200,000 hours.
1991: 61 deaths, .04.
1992: 55 deaths, .04.
1993: 47 deaths, .04.
1994: 45 deaths, .04.
1995: 47 deaths, .04.
1996: 39 deaths, .03.
1997: 30 deaths, .03.
1998: 29 deaths, .03.
1999: 35 deaths, .03.
2000: 38 deaths, .04.
2001: 42 deaths, .040.
2002: 27 deaths, .028.
2003: 30 deaths, .031.
2004: 28 deaths, .027.
2005: 23 deaths, .021.
2006: 47 deaths, .040.
2007: 28 deaths, .030.
2008: 30 deaths, .030.
2009: 18 deaths. .020.

For some comparison, check out China’s coal-mining death toll over the last several years:

2000: 5,300 deaths.
2001: 5,670 deaths.
2002: 5,791 deaths.
2003: 7,200 deaths.
2004: 6,027 deaths.
2005: 5,986 deaths.
2006: 4,746 deaths.
2007: 3,786 deaths.
2008: 3,215 deaths.
2009: 2,631 deaths.


Data on Chinese coal miners’ deaths per 200,000 hours of work aren’t available, but statistics on deaths per 1 million tons of coal indicate China’s miners are dying at a rate about 37 times America’s fatality rate. China’s fatality rate has declined since 2003, but it remains high.

In 2007: China: 1.485 deaths per 1 million tons of coal. U.S.: 0.04 deaths per 1 million tons of coal.

In 2009: China: 0.849 deaths per 1 million tons of coal. U.S.: 0.02 deaths per 1 million tons of coal.

Frank Warner

* * *

A few other statistics:

Average annual U.S. mining deaths (not only coal), in five-year periods:

1936-1940 ... 1,546

1941-1945 ... 1,592

1946-1950 ... 1,054

1951-1955 ... 690

1956-1960 ... 550

1961-1965 ... 449

1966-1970 ... 426

1971-1975 ... 322

1976-1980 ... 254

1981-1985 ... 174

1986-1990 ... 122

1991-1999 ... 93

2000-2004 ... 67

2005-2008 ... 61 (four-year average)

http://frankwarner.typepad.com/free_frank_warner/2006/01/us_coal_mining_.html


Coal power in China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Accidents and deaths

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er 100,000 inhabitants in 2004.[31]
no data

less than 110

110–220

220–330

330–440

440–550

550–660

660–770

770–880

880–990

990–1100

1100–1350

more than 1350While not directly attributable, many more deaths are resultant from dangerous emissions from coal plants.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 linked to exposure to fine particulates, SO2, and cigarette smoke among other factors, accounted for 26% of all deaths in China in 1988.[32] A report by the World Bank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und that about 750,000 people die prematurely in China each year from air pollution. Later, the government asked the researchers to soften the conclusions.[33]

Many direct deaths happen in coal mining and processing. In 2007, 1,084 out of the 3,770 workers who died were from gas blasts. Small mines (comprising 90% of all mines) are known to have far higher death rates, and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has banned new coal mines with a high gas danger and a capacity below 300,000 tons in an effort to reduce deaths a further 20% by 2010. The government has also vowed to close 4,000 small mines to improve industry safety.[34] A total of 2,657,230 people worked in state owned coal mines at the end of 2006.[35]

[edit] 2005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Chinese mine blast kills over 200
On February 14, 2005 Over 214 miners were killed in the 2005 Sunjiawan mine disaster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Explosion kills 42 miners in northern China; 27 missing
On March 19, 2005 an explosion at the Xishui Colliery and neighboring Kangjiayao coal mines killed 72.[36]
On July 11, 2005 an explosion at the Shenlong mine killed 83.[36]
On November 27, 2005 171 miners were killed by a blast in the Dongfeng Coal mine in Qitaihe city, Heilongjiang province. The mine owner (plus 5 others) was later tried in court for negligence and sentenced to 6 years in prison.[37]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Coal mine floods in northern China: 12,000 mines ordered to close
On December 8, 2005, a gas explosion kills 54 miners and traps 22 in the Liuguantun Mine, Tangshan Kaiping district.[38]
[edit] 2006
On February 1, 2006 the Sihe coal mine in Shanxi killed 23 miners.[36]
On May 18, 2006 an Induation disaster at the Xinjing coal mine in the Shanxi providence killed 56 miners.[36]
On April 29, 2006, 27 miners were killed in an explosion in the privately owned Wayaobao mine in Shaanxi province. Fires, floods and explosions claim about 5,000 deaths every year in Chinese coal mines.[39]
On July 15, 2006 at the Linjiazhuang coal mine in Shanxi an explosion killed 50 people with seven more missing.[36]
On November 5, 2006 at the Jiaojiazhai coal mine in Shanxi an explosion killed 40 with seven more missing.[36]
[edit] 2007
In March 2007, over 100 were killed in 8 tragedies.[40]
In August 2007, 181 miners died when heavy rains flooded two mines in eastern Shandong province.[41]
A coal mine gas leak on November 11, 2007 had at least 35 confirmed deaths.[42]
On December 6, 2007, 105 workers died in a mine blast in Shanxi province's Hongtong county.[6]
[edit] 2008
On April 11, 2008, a gas explosion killed at 14 miners and two are missing in the No. 3 Coal Mine in Huludao's Shaguotan village.[43]
On September 4, 2008, twenty-four miners were killed and six injured in Fuxin, Liaoning province.[44]
On September 28, 2008, 31 miners were killed and nine were missing in Dengfeng city, Henan province.[45]
On November 10, 2008, four were killed and thirteen injured Wannian Coal Mine of Jizhong Energy Group Co., Ltd. in Handan City, Hebei Province.[46]
3,000 workers were killed in Chinese coal mines during 2008.[47]

[edit] 2009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At least 73 dead after blast in Chinese coal mine
On February 22, 77 miners died and over 100 were injured in an explosion at the Tunlan coal mine in Shanxi.[48] The blast was China's worst industrial accident in a year, until the November, 2009,[49] Heilongjiang mine explosion.
On March 20, six miners were killed and four were missing at the Lianfa Coal Mine in Qinglong County, Qianxinan Buyei and Miao Autonomous Prefecture, Guizhou province[50]
On April 4, twelve miners died in the Jinli Coal Mine in Xingnong Township, Jidong County, Jixi City after water flowed in from an abandoned coal mine.[51]
On April 17, eighteen miners die in a dynamite explosion in a dynamite warehouse of a coal mine in Chenzhou city, Yongxing.[52]
On May 2, seven people died of gas poisoning at the Xinfeng Coal Mine, Dengfeng city [53]
On May 15, ten miners die in a mine blast in a licensed private Chashan Coal Mine in Zhaotong city, in Zhenxiong county, Yunnan province.[54]
On May 16, eleven miners die of asphyxiation in Shuozhou, Shaanxi province.[55]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Explosion in Chinese mine kills 25
On May 29, a gas explosion at the Tonghua coal mine associated with the Songzao Mining Bureau of Chongqing in Chongqing kills 30 and injures 59.[47]
On November 21, 104 people were reported dead and 4 others trapped underground at the Xinxing mine in Heilongjiang province.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reported the news, and said that the cause was a gas explosion. The mine is run by one of China's top 520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ccording to the Web site of its owner, the Hegang branch of the Heilongjiang Longmei Holding Mining Group. It says the Hegang branch has more than 88,000 employees. The mine is located near the border with Russia, about 250 miles (400 kilometers) northeast of the provincial capital, Harbin.[49] The reported death toll climbed near 90 by the next day.[56][57]
[edit] 2010
In January, at least 25 people are killed and at least three others are trapped in a mine fire in Xiangtan County in Hunan.[58]
On March 29, 153 people were trapped in a coal mine by a flood that occurred by breaking into a water-filled shaft in the Wangjialing coal mine in Shanxi.[59]
Wikinews has related news: At least 21 dead after coal mine explosion in Chinese mine
On May 13, at least 21 people were killed and at least five were wounded when an explosion occurred at the privately run Yuanyang colliery in Puding County, Anshun, Guizhou.[60]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cracking down on unregulated mining operations, which account for almost 80 percent of the country's 16,000 mines. The closure of about 1,000 dangerous small mines last year helped to cut in half the average number of miners killed, to about six a day, in the first six months of this year, the government has said. Major gas explosions in coal mines remain a problem, though the number of accidents and deaths have gradually declined year by year, the chief of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Work Safety, Luo Lin, told a national conference in September.[49]

In the first nine months of 2009, China's coal mines had 11 major accidents with 303 deaths, with gas explosions the leading cause, according to the central government. Most accidents are blamed on failures to follow safety rules, including a lack of required ventilation or fire control equipment.[49]

Unofficial estimates often estimate death tolls at twice the official number reported by the government.[61] Since 1949 over 250,000 coal mining deaths have been recorded.[7] However, since 2002, the death toll gradually decreases while the coal production nearly doubles in the same period.

[edit] By year

A Chinese coal miner at the Jin Hua Gong MineYear Number of accidents Deaths Death rate per
million tons of coal
2000 2,863 5,798 5.80
2001 3,082 5,670 5.11
2002 4,344 6,995 4.93
2003 4,143 6,434 4.00
2004 3,639 6,027 3.01
2005 3,341 5,986 2.73
2006 2,945 4,746 1.99
2007 3,770 1.44
2008 3,210 1.18
2009 1,616 2,631 0.89

Sourc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Work Safety[62]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al_power_in_China
 
8   [USMedEdu 于 2010-10-14 18:20:07 提到] [FROM: 142.]
他们这样活下来 智利矿工井下69天生活揭秘

--------------------------------------------------------------------------------

新京报 2010-10-14 08:46:23



  33名智利矿工,从最初的劫后余生,到最后的成功获救,漫长的69天,挑战人类极限,彰显人性光辉。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在8月5日塌方后的漫长黑暗中,矿工们身体和精神都经历了何种跌宕波折?


  对于智利圣·何塞铜矿的63岁老矿工马里奥·戈麦斯而言,8月5日原本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那天轮到他的小组下井采矿。经过曲折的地下隧道,戈麦斯和32名工友下到跑地面700米左右的深井,开始一天的工作。

  下午14时,头顶突然传来的巨大震动和轰鸣声令戈麦斯感到事情不妙。“塌方了,去找紧急逃生口!”这是戈麦斯的第一个反应。16岁就开始当矿工的他几乎经历过井下的各种危险。1979年的一次塌方事故中,滚落的岩石削去了戈麦斯的部分手指,给他留下了终生残疾。

  但这一次,情况要危急得多。还没等他喊出口,巨大的岩石从上方滚落,将矿工们下井的通道截断。塌方震落的浓密烟尘充满了矿井,矿工们几乎看不清周围任何东西,双眼也像被灼烧一样剧痛。但他们在黑暗中互相呼喊着排成队伍,摸索着寻找通风隧道。

  根据智利采矿安全条例,所有矿井的通风口都应当安装梯子,以便在紧急状况下逃生。但当戈麦斯和工友们赶到通风口时,发现这里并没有梯子,塌方导致的岩层变化也使得通风口几乎被完全堵塞。

  被困采矿小组的工头、54岁的路易斯·乌尔苏亚意识到,所有的逃生通道都已被切断,唯一可做的便是等待救援。但他们正位于距离井口700米的深处,即便是最先进的救援挖掘机器也不会立即找到他们。

  于是,乌尔苏亚召集了所有弟兄,根据记忆找到井下一处避难所,这里存储着紧急情况下使用的食物和水源,但只够两天。为让有限的食物维持得更久,矿工们开始实行食物配给制:每人每两天仅能分到两勺金枪鱼罐头,一口牛奶,再加上半块饼干。

  矿井中的各种设备也被派上了用场,在戈麦斯等老矿工的指挥下,大家用井下卡车的车灯照明,并为头盔探照灯和手机充电。虽然没有信号和外界联系,这至少能让矿工们知道时间日期。他们还用一台可钻破岩层的机械成功挖出了地下水,这大大提升了矿工们在井下存活的几率。

  有31年丰富采矿经验的乌尔苏亚不打算坐以待毙,他委派3名有经验的矿工出去打探周围环境,寻找任何可能求生的机会。

  最后矿工们绘制出一份周围地形的详细地图,这为后来的地面救援行动提供了很大便利。有医疗等特殊技能的矿工被指派不同的任务,确保所有人都能在获得救援前存活下去。

  乌尔苏亚和戈麦斯还将33名矿工分成11组,3人一组,所有的组都被委派了收集水源、打扫卫生、分配补给等工作任务,小组成员互相监督。这使得矿工们还像矿难前一样有严密的组织分工。

  当然,处于与外界完全隔绝,暗无天日封闭井下时,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于是宗教成为很多矿工的寄托,作为被困矿工中最年长的戈麦斯自然承担了精神领袖的责任,他组织矿工们祈祷,宽慰焦虑的年轻矿工,告诉他们:只要有信念,终将和家人团聚。

  矿工们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头顶,亲人们都日夜守候在矿井外,他们甚至在井口附近搭建了临时房屋,时刻都不肯离开。与此同时,救援人员正夜以继日开凿探井,希望找到失踪矿工幸存的任何迹象。

  但由于矿井地图错误和不稳定的岩层,连续7次的尝试全部以失败告终。直到8月20日左右,乌尔苏亚和工友们依稀听到了头上传来熟悉的钻井声,而且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们有希望了。”

  经过10多天的煎熬等来的希望曙光让所有人欣喜若狂,但他们很快冷静下来——他们必须让救援人员知道自己还活着。矿工们推举戈麦斯作为代表给地面传信。他用红色的笔迹在纸上写出几个大字:“我们33人都在避难所内,全部安好。”

  22日凌晨,距离避难所20米处隧道内的岩石开始剥落,来自地面的探井打通了!戈麦斯立即将求生字条用胶带绑在探杆上,同时还附上了一封给妻子的短信。上面写着:“亲爱的莱拉,即便我们要等数月才能和地面联系,我想告诉所有人我很好,而且确信我们能够生还。我们会有耐心和信心。”

  几小时后,当探杆回到地面,戈麦斯的信被智利总统皮涅拉在媒体前高声宣读,这个消息令智利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喜悦的心情稍稍平复后,地上地下的人们都意识到,即便探井已经打通,但要穿过近700米不稳定的岩层,把所有矿工安全救出将是一项艰巨而耗时的任务。与开凿救援井同等重要的是,确保已经奇迹般生存了17天的矿工们在接下来的日子继续保持身心健康。

  在探井旁边,救援人员又开凿了另一个直径8厘米的井,并将一个长约是2.5米的金属圆柱仓放入其中,输送矿工急需的援助物资。从食物、医疗到衣服、通讯器材,任何救援物资都必须通过这个洞从地面传来。

  虽然希望似乎就在眼前,工头乌尔苏亚明白,现在更需要团结冷静。于是当营养品经过细细的管道传到井底时,乌尔苏亚坚持要等所有33人的补给都到齐了之后再开始一起享用。

  和地面建立起通讯后,每位矿工可以和自己的家人传送一分钟的视频。但几名精神状态低迷的矿工不愿在视频上露面,不过经过乌尔苏亚的劝说,第二次视频通讯时所有人都在镜头前出现。

  获得救援后,矿工们的生活似乎“正规了些”。

  每天7点45分,装在金属圆柱舱里的早餐被送到井下,这个物资舱被称为“鸽子”。

  每班工人中有3到4人负责迎接“鸽子”,他们有5分钟的时间把货物取出。吃完蛋白奶昔或者果酱三明治这类高营养的早餐后,工人们就要像平时上班一样开始一天的工作。

  第一项任务是检查隧道内空气质量和瓦斯浓度,确保通风正常。如果发生任何变化,就必须通知地面救援人员,调整向井下输送氧气的浓度。

  与此同时,50岁的矿工约尼·巴里奥斯也开始给矿工们进行身体检查。他是矿井爆破专家,还接受过医疗培训,这一专长让他理所当然成为被困矿工们的医生,工友们都称呼他“豪斯医生”。巴里奥斯必须检查所有矿工的生命体征,如进行验血和验尿,检查是否有皮肤感染,并密切关注他们的体重。所有的检查结果都被送给地面的医务人员作详细分析。

  智利卫生部长还专门给巴里奥斯送去了一部拔牙指南的视频,半开玩笑的对他说:“告诉你的伙伴们,如果他们不肯每天刷牙,那么你就得在井底下给他们进行拔牙手术。”

  早上的主要工作还是清理碎石。当地面救援人员开凿救生井时,井下矿工们也必须自救,他们需要挖出700吨到1500吨的碎石。为此33名矿工被分成3班,轮流工作8小时,完成清理碎石等各种任务。每班都有一个工长,他们直接向乌尔苏亚报告。

  白班从早上8点至下午4点,夜班是下午4点持续到午夜,晚班则是半夜至清晨。当然,对于矿工们而言,白天和晚上的区别,仅仅是开关灯而已。每班工人除了8小时工作,还有8小时睡觉的时间,另外8小时可以玩游戏,给家人写信或者在隧道里散步。

  每天早上8点前,当新的一轮换班开始时,矿工们从睡觉的营地出发,前往更高处位置的隧道工作。矿工们最初找到的避难所的面积有50平方米左右,虽然这比北美等地矿井中6至9平方米的避难所宽敞得多,但要容纳全部33名矿工,拥挤程度可想而知。

  此外,井下温度几乎一直维持在32摄氏度,湿度极高。长期住在避难所中通风很成问题,于是他们搬到了更干燥凉爽一处隧道作为营地,温度只有15℃到18℃,而原来的避难所被作为洗浴的地方。地面用太阳能加热的水被送到地下,让矿工用于洗澡。多余的水流到矿井更深处,它们能起到降温和抑尘的作用。

  上午10点,工人们能短暂休息,同时享用送下井的水果和谷物奶昔。

  下午4时,第一班工人下班。矿工们最喜欢的休闲活动是掷骰子、玩纸牌和多米诺骨牌,一根连接地面的光缆能让他们观看电影或者足球比赛的录像。

  当然在“豪斯医生”和地面医务人员的敦促下,工人们每天都要运动健身。尤其是那些卡车司机,他们体重通常比其他矿工更重,因此,地面有专门的健身培训专家监督他们瘦身,确保救援井打通后,所有人都能挤进去。

  矿工几乎每天必做的另一项任务则是给家人写信,他们特别提醒救援人员一定要送笔和纸下来。每天写好的信会在中午之前送到地面。晚上8点10分,矿井外的家属们则送去回信。有时到半夜12点,矿工们还会给亲人们写封信,之后才肯进入梦乡。现年44岁的被困矿工埃斯塔万·罗亚与“女友”共同生活了25年,育有3个孩子,但却从未举行婚礼。他在致“女友”的信中说:“祈祷我们活着走出来吧。当我走出矿井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买礼服,嫁给我吧!深爱你的埃斯塔万·罗亚。”

  日子“有条不紊”地继续着。随着救援搭载舱准备就绪,救援人员开始草拟出井顺序。当矿工们得知将按次序被救出时,许多人都自愿提出最后升井。他们还商量好了,升井后一起出书,然后共享利益。

  参与救援的一位医疗专家感叹道,从被困的第一天开始,这些矿工就做好了等待漫长救援的准备,他们组织严谨,团结合作,“都不需要我们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9   [USMedEdu 于 2010-10-14 14:09:25 提到] [FROM: 142.]
措辞强烈 党报批官论“没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

万维读者网 2010-10-14 00:23:39

  万维读者网无痕综合合报道: 人民日报就宜黄官员强拆论发表评论说,与某些地方所看重的工程项目、城市面貌相比,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正当权益的维护更为重要。

  近日网上出现了一篇奇文,题为《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文中有对无奈“强拆”的表白,有对法律“本本主义”的反思,更有“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惊人论点。


  “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每个人其实都是强拆政策的受益者”……这种似是而非的表述,在文中随处可见。联系到此前不久,某地法制办主任曾以类似理由,致信北大教授反对新拆迁条例,不难看出,这种逻辑在一些基层干部那里颇有些市场,许多强拆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

  人民日报的评论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必然伴随着拆迁,但如果把所有“拆”字前面都加上一个“强”字,不仅与事实不符,也无助于将来的城市发展。在为了公共利益、经过合理补偿的前提下,拆迁并无不可。但假如以“没有强拆就没有城市化”来理解“公共利益”,理直气壮地称“谁影响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则显然是对公共利益的无知。

  文章说,应该尊重一些地方干部的发展愿望,也可以体谅他们面临的压力、遭受的误解和委屈。但这一切都不足以成为“强拆发展观”的理由。“只要地方要发展、只要城市化没有停止,强拆工作就依然要进行下去。”没错,中国的发展和城市化不会停止,但“强拆”显然是开错了药方。我们应该认真学习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的要义——任何发展,都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和尊严,离不开社会的公平正义,都不能容忍对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损害。

  “宜黄官员”网上谈拆迁称没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12日下午5时40分,一个网名“慧昌”的网友在新浪网建立了新博客,并发布博文《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而这篇文章在上午11时33分就已被财新网以“宜黄一官员投书本网”为题全文刊登。此后该网友在新浪微博将文章要点分段发出,新浪微博对其进行实名认证,认证信息写着:宜黄官员。

  为免职书记打抱不平

  “慧昌”这篇《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的文章,把宜黄事件定性为“一起普通的政府强拆工作,因为被拆迁当事人不慎烧伤,而成为全国关注的公共事件”,作者认为“这一事件对宜黄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如果因为这一事件导致正在进行中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建设停顿,那么宜黄的发展可能后退五年。”

  作者还为因此事被免职的前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打抱不平,称“宜黄县近年来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宜黄县这些年的发展变化,与近几任县领导的殚精竭虑和广大干部群众的群策群力是分不开的。尤其是县委书记邱建国,此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县级领导干部,宜黄县实现跨越式的发展,这个人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因为此,前几年传说他要调走,宜黄许多老干部联名上书市委,要求他继续留任宜黄。”

  该文作者还认为“强拆问题全国普遍存在”,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强拆政策的受益者,而“宜黄事件是我国城市化运动过程中的一个牺牲品”,最后作者还总结道:“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我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 ‘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认为记者报道主观臆断

  这篇文章还对宜黄事件中记者的报道表达了不满,“一些记者的报道显然与事实有出入,其中不少是记者的主观臆断。”

  写这篇文章的这位宜黄官员列举当时照片中从楼上扔下的着火被子被误传为受害者等细节,认为在对宜黄事件的报道中,媒体一边倒地指责当地政府和声援受害者有失偏颇,并称有传闻称强拆事件的发生发展是“某些人的阴谋”,最后该官员还说:“包括记者在内的围绕在钟家周围的一些人,也许没有人们想像得那么简单,他们也未必个个都是充满了正义的善人。这些人是不是造成钟家悲剧背后的另一只推手?他们除了‘扶弱抑强’的目的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一点目的?”

  发出讨论邀请但未回复

  这篇文章出现后,迅速成为网友的讨论焦点。

  网友ldsxszx评论说:“避重就轻,近五年来,宜黄除了卖地,真的有了什么大发展吗?那些东西除了给他们当官的长了政绩外,老百姓得到了什么好处?没有!相反,我们还得用十年都不见长的工资为当官的卖地财政而造成的高房价和面子工程买单1也有网友对“宜黄慧昌”亮明官员身份开微博主动提出与网友互动表示欣赏,跟帖说:“不管同不同意他的观点,都要支持一下。”

  在“宜黄慧昌”表示“今晚愿意和大家聊聊共同感兴趣的问题”后,两个小时内,网友评论达到160多条,但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专家:宜黄官员被问责原因没说清

  对于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抚州市决定,免去邱建国宜黄县委书记职务,免去苏建国宜黄县委副书记职务,提名免去其宜黄县长职务。这个决定有些地方语焉不详,也未提及将对邱苏二人如何处理。而9月17日以来,邱苏二人一直在主持宜黄县委和政府工作。

  对此事件,北大法学教授王锡锌认为,宜黄问责具有风向标意义。最近几年,因为征地拆迁引发的伤人,甚至致人死亡事件发生很多起,社会反响强烈,但许多负有责任的人员并没有受到责任追究。宜黄县级党政一把手因拆迁事件被免职,这是第一次,以后官员在拆迁时,可能要考虑这个问题。

  但是,宜黄问责前面的阶段还存在一些问题,基于什么样的事实对书记、县长进行问责,没有显示。而且,当地在9月17日立案调查,但9月20日抚州市委市政府的情况说明还称,宜黄县对钟如奎房屋的拆迁资料齐全、手续完备、程序合法,申请了强拆,全程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抚州市委市政府这样定性,就是说拆迁过程合法合规。那么,现在又免去他们的职务,理由是什么,事实是什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定性有没有改变。这个事实和理由如果拿不出来,公众会有很多疑惑,县委书记和县长可能也要问。

  整个拆迁事件至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发生在拆迁过程中,比如有没有暴力、胁迫等;另一部分是拆迁事件特别是自焚事件发生后,有没有发生女厕所围堵事件,有没有所谓抢尸事件。

  两位一把手被免职,是因为前段的拆迁行为违法违规,还是因为事后处理应对出现问题,不太清楚。

  处理决定里说到,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是行政问责阶段性的结果,公众要对此保持高度关注。所谓阶段性就是宜黄事件发生后,这种问责不是句号。现在只是对他们进行免职,后续怎么样还需要一个交代,现在只是阶段性的,不能免职以后就没下文或不说明理由了,那样就会变成保护性问责。

  ■宜黄拆迁自焚事件回放

  9月10日上午,江西宜黄发生拆迁自焚事件,31岁的钟如琴、59岁的罗志凤、79岁的叶忠诚当场被烧成重伤,几天后叶忠诚去世。

  9月16日清晨,钟如翠、钟如九姐妹要到北京接受采访,在南昌机场遭到以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为首的多人拦截,不得不躲进女厕所。

  9月17日晚,邱建国、苏建国被立案调查的决定刚刚宣布后,以宜黄县长苏建国为首的数十人在医院抢夺叶忠诚尸体。

  10月9日,宜黄县县委书记邱建国、宜黄县县长苏建国双双被免职。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