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86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bangbu1996: 从血是什么看中西医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01-20
更新时间:2010-01-20
浏览:1869次
评论:9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从血是什么看中西医  

bangbu1996  

血是什么?我问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是血管里的一种红色液体。血有什么作用?营养作用,没有血人就变成了干尸。哈哈,中医两千年对血的认识也大致如此,幼稚的小学生水平。  

中医认为血行脉中,是“食物中精华,通过气化作用而造成的一种赤色有形物质”。显然这指的是血液没错,但是中医关于血是什么组成的,血是怎么生成的,血有哪些功能等理论全部是臆想的,甚至根本就是错误的。自诩博大精深,实质幼稚之极。  

第五版《中医学》:“血,主要由营气和津液所组成。营气和津液,都来自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所以说脾胃是气血生化之源。血液的生成过程,是饮食物经胃的腐熟和脾的运化,转化为水谷精微,水谷精微经脾的运化上输于肺,与肺之清气结合,通过心肺的气化作用,注之于脉,化而为血 。”这一段关于血的生成的“理论”基本是古代中医的想当然和现代中医的胡说八道。营气和津液既然是“水谷精微”,“水谷精微”又是来自饮食物的消化,显然它就是经消化吸收后的营养物质的模糊说法,亦即蛋白质、糖类、脂肪、维生素、矿物质和水等物质,这一点现代科学已经研究得如此清楚明白,为什么中医还要固执“水谷精微”这样原始幼稚空洞模糊的说法?(为了显得“博大精深”?)

更重要的是血并非简单由营养物质和水液组成,现代医学已经确认,血由更复杂的细胞成分和血浆组成,细胞由红、白细胞和血小板组成;血浆由 水、低分子物质(电解质、营养物质、激素等等)、蛋白质(白蛋白、球蛋白、纤维蛋白等等)组成,其中每一种组成成分的结构和功能都有更广阔精深的研究,这次第,岂一个“水谷精微”了得!关于血的生成过程,中医描述为饮食物→水谷精微→脾的运化→上输于肺→与肺之清气结合→心肺的气化作用→注之于脉→血。这一过程没有任何实验的证据,全然的臆想而已!现代医学有如山铁证,血液在出生后主要在骨髓生成,并且从多能干细胞到各细胞系祖细胞、原始细胞、幼稚细胞最后到成熟细胞一步步描述得清清楚楚,这系列演变在神经内分泌免疫调控下完成。而血浆成分的生成和平衡则是人体内环境的一部分与更多的系统有关,如肝、内分泌、肾、肺、神经等等。现代医学关于血的生成的研究不光是“还原”的,更是联系的、动态的、整体的;而中医只有臆想而已。

还有一个悬案:中医描述的从“水谷精微”到“注之于脉”最后成“血”的中间过程显然不是在血管中进行的,那可荒唐之极了,“水谷精微”是通过什么途径到肺的呢?现代医学确认食物经消化吸收后,营养物质首先经门脉到肝进行各种代谢和解毒,然后由腔静脉到心到肺(而在肺里只有气体的交换,并无营养代谢),再回心,由动脉系统输布全身。这一过程不存在任何疑问,而中医的“水谷精微”是怎么走的呢?整个一笔糊涂账。《灵枢·营卫生会》说: “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此所受气者,泌糟粕,蒸津液,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乃化为血。”古人的想象力可谓美妙,也许把血液的生成过程当成酿酒了吧,哈哈。  

血的生理功能,中医认为主要是营养和滋润(“濡养”)。如前所说,小学生也“想”得到,这未免把血的功能“想”得太简单了。现代医学认为,血有1、运输功能:输送营养物(从消化道到全身组织)和氧气(从肺到全身组织),带走代谢废物(到肾)和二氧化碳(到肺);运输各种激素、功能蛋白、药物等。2、缓冲作用:血浆作为一重要的缓冲系统,在维持血浆本身及细胞外液的酸碱平衡,保持内环境的相对恒定中有重要作用。还可通过胶体渗透压调节体液平衡,血浆内的水分可以调节体温。3、调节机体的功能:机体功能的调节,固然主要有赖于中枢神经系统,但内分泌的激素和一般组织的代谢产物,也不断通过血液的传递而对机体的活动发生重要作用。4、防御和保护作用:血浆中多种免疫物质以及淋巴细胞,是免疫系统最重要的部分;嗜中性粒细胞对微生物与机体坏死组织,具有吞噬分解作用,是重要的防御功能;血小板与血浆凝血因子,在止血和凝血中扮演主角。此外单核细胞、嗜酸嗜碱粒细胞均是重要的免疫细胞。这只是简单一说,在遗传、移植、肿瘤等等领域,血液还有复杂得多的作用。关于血的功能,现代医学还要不断继续研究下去;而中医的认识虽然简单得几乎零!却已经到底了,中医无意也无能有新的进步。   

当然中医还说血是“神的主要物质基础”,“神”主要是指神志精神思维等(也有解成人体的基本生命活动,这就太“博大精深”了)。“神”的功能无疑是“脑”的,但脑功能的正常维持确实少不了血液的运输功能(营养物质和氧),营养物质和氧本身并无“神”。如果从这一角度理解,中医说“血是神的主要物质基础”并不错。问题是中医在这里撇开了脑而谈“神”,似乎“神”与脑不相干,而只要“心”和“血”和“气”就行了,这是荒唐的!我们姑且不谈理论,就临床实践看:诸多颅内疾病出现的“神”的异常都与“血”和“心”关系不大。一氧化碳中毒导致昏迷是因为血液不能输送氧气给脑所致,这也不是中医简单的“濡养”问题。如果照中医的说法,完全可以扩大化:水、电解质、酸碱等均是“神的主要物质基础”,因为缺了这些东西,人一样会失“神”。中医说“血是神的主要物质基础”基本是一句废话。  

现代医学研究血液,从宏观的红色液体到微观的红细胞,进而到红细胞膜上的血型分子,似乎是“还原”的方法,但从微观的分子发展而成的输血医学却是“宏观”的。在救人无数日新月异的输血医学领域,中医的理论竟然连一句话也插不上,这也说明那一套血液“理论”完全是无用的。至于白细胞抗原和器官移植更是远远超出了中医的“理解”能力。  

其实,今天所有的中医心里都清楚,中医关于血的理论是毫无用处的。不信请看全国的中医院,对贫血出血患者有哪个敢不查血常规?血常规检查的当然不是什么“水谷精微”;对白血病患者又有哪个敢不查骨髓细胞学?从骨髓片看到的当然也不是什么“脾的运化”。说的是玄之又玄的中医鬼话,做的是切实可靠的西医方法,这也是我说的中医的“死不认错和从善如流”。  

从血是什么看中西医:一个是基于科学实验,一个是基于玄想臆测;一个是博大精深,一个是简单幼稚;一个尚在不断进步,一个不容再有任何改进;一个广泛用于临床,一个基本只供耍嘴皮子。大致如此。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9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0-01-27 12:48:06 提到] [FROM: 140.]
从大叶肺炎看中医“神奇”  

张功耀  (中南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所,410083,长沙)  


我的几篇关于告别中医中药的文章发表以后,得到了最大多数人的理解,也引起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反对意见。其中,最主要的意见来自如何看待“中医有效”。这些反对意见的逻辑是,中医是有效的,有效的就是科学的。这种看法对不对呢?  

这个问题,对于科学医学来说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口舌来讨论。国际上已经有判断治疗是否有效的科学方法。这就是“黄金标准”(双盲随机临床实验)。可是,在我们中国,由于科学知识还不普及,科学精神还没有得到充分培养,许多人甚至拒绝国际通行的治疗是否有效的判断方法,这个问题居然莫名其妙地成了一个“高深的”科学问题。  

一个简简单单、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普及的医学科学常识,居然被折腾成一个“高深的”科学问题。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形,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是否还有第二处?如果没有,那么,中国游离于外部世界有多远,就可想而知了。这表明,尽管我们天天在高喊“改革开放”的口号,中国却依然是一个封闭的大帝国。这个封闭,看上去不是来自中央政府(这与晚清不同),而是来自受传袭已久的旧文化熏陶的遗老遗少。“老年之中国”固然迂腐,“少年之中国”也未必觉悟。这也是中国20世纪以来的中国文人(包括我本人),极力主张“要改革中国,必先改革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原因所在。  

一个病人接受治疗以后的康复,一般分为三种情形:  
·治疗之后的康复;  
·由于治疗而康复;  
·无关于治疗而康复。  

这告诉我们,不能把任何“治疗在前,康复在后”的过程,都看着是“由于治疗而康复”的过程。目前,国际上通行的判断治疗是否有效的方法是双盲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简称“双盲实验”或“双盲研究”)。这是20世纪医学科学界最重大的进步。而我国中医界判断“有效治疗”则至今停留在以“个案有效”为依据的水平上。这是中医至今拒不进步,并且依然不科学的表现。通过表面观察的“个案有效”,不能在疾病与施治之间建立可靠的因果关系。这个道理,革命导师恩格斯在130多年以前就说过了:"单凭观察是不能确定任何必然性的。"(意即,没有理论思维不可能建立任何可靠的因果关系。)  

为了说明恩格斯这个论断的正确性,使我们在判断治疗是否有效中摆脱狭隘经验主义的认识方法,本文以大叶肺炎为例来探讨一下事关“有效治疗”的医学观察问题。  

大叶肺炎(Lobar Pneumonia)是一种西医病名。它的主要症状包括突然发冷发热,咳嗽,痰里边有时带血,胸部的一边疼痛。  中医对这样的患者进行辨症时,估计多数会根据脏腑辨症把它辨为“热邪壅肺”。治则为清热宣肺,可用麻杏石甘汤主之。另外就是按津液辨症,把它辨为“痰盛有燥”。治则为润燥化痰,清燥救肺汤主之。当然,中医生还可以对这个病症进行“六淫辨症”、“脉象辨症”、“八纲辨症”、“阴阳辨症”,“四时辨症”,等等。辨症的角度不同,对它的判断就不同,因而施治的方法也会不同。这就是中医对相同的病症会做出不同的辨症施治的原因所在。在古代门户之见盛行的时候,各门各派中医的辨症施治是互相不能容忍的。这也是形成中医生都觉得自己正确,而别人则属于“不懂”的原因所在。为了相互排斥对方,中医界对病人流行的告诫是:“一口不吃两家的药”。  

最近20多年来,系统论和复杂性科学的某些观念引入了中国。有人对中医的上述辨症施治方法做了一些现代化的标榜,美其名曰“整体医学”或“系统医学”。实际上,这种被标榜为“整体医学”的基本认识方法,用我们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而对于相同的病症,如果不能正确地区别“眉毛”和“胡子”,是不可能进行真正有效而安全的施治的。  

其实,被中医辨症为“热邪壅肺”和“痰盛有燥”的疾病,可以与许多疾病相对应。除大叶肺炎外,还可能有上呼吸道炎,支气管炎,结核性肺炎,肺脓疡,结核性胸膜炎,肺癌继发性感染,都有可能被中医生做这样的辨症。如果被某位中医生辨症为“痰盛有燥”的病,碰巧正好是一位年轻人罹患的大叶肺炎,则他就很可能成为“非常灵”的名医。  为什么这么说呢?  

就大叶肺炎问题,美国的刘易斯·托马斯医生在他的《观察医学札记》一书中为我们做过这样的描写:  

当一位抵抗力强的年轻人罹患大叶肺炎时,大概可以做出这样的预测,急剧的病情大约持续10到14天,每天都有高烧,胸部疼痛,咳嗽加重。在这个时期末,可能会出现虚弱甚至衰竭的现象。这个时期过后的几个小时之内,则会出现突然好转的奇迹,病人会突然出许多汗,体温也会骤然降到正常,并且开始想吃东西,恢复饮食几天之后,病就好了。

根据这个描述,我们可以想像,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的前10或14天,患者的家属四处为这位患者寻医问药,都可能是“百药无效”的(包括诊治不当的西药)。如果这位患者在第13天(出现好转奇迹的前一天),服用了某位中医生开的方子,或喝了庙里的和尚划过的圣水,或喝了黄泥巴浸出的水,只要不当场产生副作用,奇迹都是会出现的。当你不了解这样的奇迹的真实过程时,你就会把创造这个奇迹的原因,归结为那位正好在奇迹出现之前给方子的中医生,或那位庙里的和尚,或那碗黄泥巴水。于是,那位中医生(或那位和尚)就成了“很灵”的名医了。  

经过观察医学研究,人们发现,这个过程其实与患者在第13天所服的药,或所喝的圣水或黄泥巴水,都没有任何关系。最初正确解释这个过程的理论出现在1937年,那是在发现了肺炎球菌的致病机理之后。我们可以把这个解释大致勾画如下:  

大叶肺炎的病源是肺炎球菌。这种菌的外面有一层膜,称为荚膜,里边含有一种多糖,这种多糖使这种细菌具有侵害正常机体和使自己免受白血球吞噬和杀灭的能力。已经被人们发现的肺炎球菌有40多种,每一种都有自己独特的荚膜多糖。当肺炎球菌侵入肺泡进行繁殖的时候,感染者会非常难受。如果这种肺炎球菌侵入人的血液,还会引起败血症。大约在第10天,人体中会通过某些生物化学过程自动形成一种抗体,并以循环生成的方式增加起来,他们不断地与肺炎球菌荚膜中的多糖化合,把多糖封固起来。这样,这些多糖就不能对抗白血球的杀灭作用了。在抗体封固荚膜多糖,和白血球杀灭肺炎球菌的时候,体温会升得很高。这个过程一结束,患者会出一身大汗,然后体温骤然下降到正常,食欲恢复,病人痊愈。  

可见,无论医生在第13天给的方子也好,还是和尚划的圣水也罢,甚或喝一碗黄泥巴水,所有类似的治疗与患者的康复,都明显属于“无关于治疗的康复”过程。  

理解这一点,对于理解中医“神奇”是非常关键的。  

其实,人体中的许多疾病都有类似的“自愈”(self-limiting)特性。也有一些疾病具有自发缓解的特性,简称“自缓”(spontaneous remission),和自发消退,简称“自消”(spontaneous regression)。要不然,一生拒绝任何药物的孔子,怎么可以活过72岁呢?(附记,科学医学界为了认识这些特征,已经形成了“观察医学”这个新的学科。)  

不过,中医生、患者和患者家属未必都能明白这个过程的奥秘。诸如此类多次施治之后的“个案有效”,都被中医痴迷者用来解释“中医很灵”了。可是,因为人们对这样的“个案有效”不能做出因果关系明确的解释,所以,中医生不能确切地把他们某些“很灵”的治病经验成功地推广运用于类似的病例中去。由于中医生在大部分治病场合,只知其“灵”,而不知其所以“灵”,当一个曾经“很灵”的中医疗法被推广运用于其它患者时,就无异于一种以患者的生命为代价所做的赌博了。这种蔑视科学,不尊重人的生命的赌博,不是任何意义上的“人文主义”。  

有了科学医学之后,人们对于疾病的认识增强了自觉性。西医治病,不仅知其“灵”,而且知其所以“灵”。如果不灵,西医主张努力探讨其“不灵”的原因。从不掩盖错误和不足。于是,有了西医,我们对于自己的生命安全,才摆脱了中医的盲目性。也用不着依据某些“个案有效”来对下一个患者进行赌博了。同样,我们也没有必要冒险,把疾病的好转寄托于人体的“自愈”或“自缓”。孔子不相信中医是因为当时世界上还没有科学医学。所以,他宁肯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也决不接受当时流行的巫和医。现在我们有了科学医学,我们也就完全没有必要把疾病的好转寄托于“自愈”或“自缓”了。  

现在我们知道,大叶肺炎是肺炎球菌引起的,肺炎球菌又有不同的类型。因此,合格的医生不仅要正确诊断出患者的疾病为大叶肺炎,而且还要实实在在地检测出肺炎球菌,不仅要检测出肺炎球菌,而且还要检测出体内的肺炎球菌属于哪些类型。然后,针对不同的细菌类型静脉注射不同的血清,就能像自身的抗体那样封固肺炎球菌的荚膜多糖,再由白血球去杀灭那些可恶的肺炎球菌,病就好了。这样,即使患者缺乏对大叶肺炎的抵抗力,也能战胜这种疾病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西医是一种自觉的医学,不是一种盲目的赌博。

显然,如果一个不是十分训练有素的西药医生,尽管他也能正确诊断出患者的疾病属于大叶肺炎,但如果他没有正确检测出肺炎球菌和进而检测出肺炎球菌的类型,加上施治措施不当,这样的施治过程当然就极有可能是无效的了。因此,西医施治无效不是西医科学无效,而是西药医生本人在某个诊疗环节上犯了错误。一般说来,凡是被西医公布已经战胜了的疾病,如果诊断准确,又采用了恰当的西医方法处置,它是充分有效的。  

但,正如科学不是万能的一样,西医也不是万能的。人类经常出现一些“新型”的疾病。如,冠心病是1912年以后才发现的;艾滋病的第一个病例出现于1959年,真正对这种疾病建立诊断标准则是在1984年;SARS曾经来得很汹,由于动员了全世界的医学力量,不到一年就有了这种疾病的诊断标准。对于这些人类尚未征服的疾病,西医才允许进行多种施治方法的尝试。但是,所有带尝试性的施治方案,都必须有实验基础。对施治效果的统计,必须遵守随机临床统计标准。这就是西医的科学精神。科学从来就不封闭通往真理的道路。这是科学的勇气和信心所在。科学允许探索。但科学的探索,从来都是拒绝盲目性的。这与中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抓两付药吃吃看”,具有截然不同的精神气质。  西医是科学医学,诊断标准明确,施治方法的运用上也非常严格,而且是“眉毛”和“胡子”分得清清楚楚的。因此,任何虚伪造作和装腔作势都不符合西医规范。这一点,恰恰是中医所望尘莫及的。至于是按照“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原则治病好,还是按照“把眉毛和胡子区别开来”的原则看病好,我想,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能做出自己的正确判断。
 
2   [USMedEdu 于 2010-01-27 12:45:18 提到] [FROM: 140.]
金针拨障术是中医的瑰宝还是应该淘汰的糟粕?

  作者:james_hussein_bond  

中医支持者们不断地拿唐由之用针拨白内障手术给毛泽东治白内障当成中医一个成功的例子。中共中央在文革后期选用中医的针拨法给毛治眼睛,恐怕政治原因仍然占了主导地位。针拨白内障手术是什么呢?是谁发明的?到底是不是有效呢?  

针拨白内障手术又叫“金针拨障术”,是治疗白内障的有效疗法。在中国公认的最早纪录是唐代王焘的《外台秘要》(公元752年),“当眼中央小珠子里,乃其有障,作青白色…….,名作脑流青盲眼……”“此宜用金篦决,一针之后,豁若开云而见白日。”很多人以此为依据证明中医有效,证明反中医的荒谬。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金针拨障术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并不符合中医的阴阳五行、辩证施治的哲学,而与中医历来看不起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西医哲学同流合污。原来,金针拨障术确实是舶来物,是一位印度医生发明的。  

这位公元前六世纪的印度医生,被称为外科手术和整形外科之父的苏胥如塔(Sushruta)发明了一百多件手术器械、三百多个手术程序,其中就包括针拨白内障手术。针拨白内障手术方法在古希腊时代就传到了欧洲。现代西医对白内障的手术治疗方法就是从它演化来的。针拨白内障术也传到了中国,成为中医中少数几个真正有疗效的方法之一。(见季羡林,《印度眼科医术传入中国考》,《国学研究》第2卷,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 及Ophthalmic Surgery: A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Sino-Indian Medical Contacts, Vijaya Deshpande,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ondon, Vol. 63, No. 3 (2000), pp. 370-388)。

挺中医人士所据的王焘《外台秘要》中就曾引用“天兰经论眼”。显然,那时的中医并没有因为针拨白内障术不是祖传的而拒绝接受它。应该庆幸我们有几个脑筋比较开放的祖先,中医才学到了这么一个有用的技术。现代中医的鼓吹者们没有我们老祖宗那么开放,对更先进的医学理论和实践采取全面排斥的态度。祖先们从外面学来的东西,今天却被子孙们当成拒绝进步的理由。祖先们若地下有知,恐怕也会哀叹不已。 

 更可悲的是,这项技术在欧洲早在十九世纪就被更先进的手术方法所取代了。而在中国,这项技术将近两千年没有任何改进。今天世界上除了中国以外,只有廖廖几个非洲国家和亚洲的也门仍然在施行这类手术。欧洲时报(http://www.escrs.org/Publications/Eurotimes/05September/pdf/couching.pdf)几年前报道对也门的针拨术进行的调查,带着同情的口气,讲的是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医疗条件现代化多么难,而骗人的巫医多么猖獗。报道里提到的做调查的也门医生没有对"也医"的针拨术表示什么自豪,只是就事论事地讲了针拨术的有效率多么低。  

和现代眼科手术的效果相比,针拨术的有效率低、并发症发生率高、价格更昂贵。全世界其它国家都已经淘汰了的落后技术,我们竟然还当成瑰宝。也门已经濒临一个"失败的国家"(failed state)。难道中国还不如一个失败的国家吗?
 
3   [USMedEdu 于 2010-01-27 12:42:47 提到] [FROM: 140.]
“杀人名医”平一指的真相

  bangbu1996  

平一指是江湖上传得最神奇的医生之一,由于年代久远,其医术已经失传,这自是祖国医学无数“重大损失”之一。江湖上众口相传,平一指的绝学《脉诊玄机秘要》一向随身携带,可惜尚未觅得传人就被无知的邪教圣姑以化尸粉化去,使得“一指诊脉神术”象广陵散一样“从此绝矣”。感慨一下!  

然而,其对医学究竟有何贡献?其医术究竟如何?医籍既不见记载,只有从野史小说中去探寻考证了。这种考证法可是治史(尤其中国科技史)学者的不传之秘,扁鹊华佗之类的医学大家就是被这样发现定位的,N多诸如“竹蜻蜓是直升飞机的前身”的大发明据说也是这样发现的。本人学识浅薄,古书读得少,不配有寻章摘句的考证资格。但是不自量力,学爱翁的“理想实验”法,意图以现代医学常识对“杀人名医”平一指的医术进行一番“理论考证”,这自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名医之腹了,不值方家一驳,看后一笑置之可也。  医生的头等大事自然是诊断,诊断的实质和任何科学研究一样,大略两个步骤:收集资料和分析判断。这两个步骤中处处都体现中西医的差异。现代医学收集病人资料唯恐有所遗漏,故不惜运用一切可能的手段。胃镜、X线、CT、B超、ECG、血生化、细胞学、微生物学、病理学等等现代手段就不说了,即使在询问病史和体检中也是巨细无遗的。询问病史比政审还要严格细致,连病人的隐私如性生活方式、冶游情况等都不会放过;体检则视触扣听嗅在病人身上从头摸到脚(这在平一指看来恐怕比“鲁东七个庸医”还要庸一万倍),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体征。中医则不同,搜集资料的过程越简单就被认为越高明。《难经·六十一难》:“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说的明白,不问不闻不切才是最高明的!把诊断手段神秘化是古来中医热中的癖好,平一指的“一指诊脉神术”不过是中医众多神话之一。传统中医的脉诊讲究三部九候,以食、中、无名三指置于患者手腕上桡骨茎突内侧桡动脉搏动处,分别诊按寸、关、尺三部脉象,想当然的和脏腑功能一一对应。古人不知桡动脉搏动不过人体众多浅表动脉搏动现象之一,“脉之搏动,与心脏跳跃相应,周身上下,非有异也”。一种非常简单的生理现象被中医神秘化不啻为“造物之玄机,生命之关键”,流毒几千年,“医者奉之,病人信之,呓语瞽说,牢不可破”。平一指看病一向只凭一指,其实不过做个样子,心里却在想怎样把病人忽悠过去。他名气大,武功也高(杀人只用一指),更有不少被骗患者自愿为他杀人,谁敢和他过不去!(很可能被他杀的一半都是不治之症,而治好的一半刚好是自限性疾病,嘿嘿,小人之心了。)诊脉不过“旧医诊病之假门面也”,这从中医老祖宗扁鹊的“特以诊脉为名耳”就开始了。不过平一指的悲剧在于他遇到了令狐冲,令狐冲是圣姑看中的人,而圣姑的来头和手段江湖上人人皆知。这回忽悠不过去了,平一指自知死是死定了,但一世“神医”之名不能毁,于是他破天荒的两手十个指头都用上了。哈哈,就算用一百个指头摸到的不还是动脉搏动吗?如此这般秀一回后无奈死去,指望着后人瞧在这是罕见的疑难杂症而保留他“神医”之名。其实令狐冲的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后不是被非正统的民间医学“化功大法”和“易筋经”治好了吗,嘿嘿。  

平一指传得最神奇的其实并不是诊脉,而是开胸手术。要知道中医史上除了传说中的华佗外,还没有记载有人开过腹更不要说开胸了。小说家言之凿凿:平一指在家里(“几间瓦屋”)设手术室;老婆是手术护士;手术刀是“一柄雪亮的短刀”;缝合线是一种“透明的粗线”;剖开了胸膛,伤口“九寸来长”;可能止血技术还不太完善,以至“一直流血不止”;但竟然能够“将经脉重行接过(后世不肖子孙竟然认为经络是无形的,数典忘祖啊!),医好之后,内外武功和未受伤时一模一样”;用高深内功进行麻醉(较之传说中的麻沸散似乎又胜过一筹了)和促醒,伸掌在桃实仙头顶“百会穴”上一拍,刚做完超大手术的病人立刻行动自如。这一手术过程虽然金大侠描写得栩栩如生,究竟见于哪部古籍,又是何人见来,已无可考证。然俺以现代医学观点进行理论分析后发现,这竟是个惊天谎言。  

众所周知,外科手术有一个前提,三个关键。一个前提是解剖学,道理想必小学生也明白,如果对人体的骨骼、肌肉、脏器、血管、神经等等缺乏基本的了解,作手术与杀人何异(除非是“杀人名医”)!中医的解剖知识简单得近乎零,而现代中医们更是“整体、黑箱”地看人体,五脏六腑经络穴位等等压根儿就全当成是没有解剖实体的“功能概念”。手术刀当然割不了“功能器官”,因此中医手术根本没有存在的前提。实际上除了传说中的华佗,中医确实并没有进行过手术的可靠记载。平一指的解剖知识不可能超过内经,是以断定他不具备做手术的前提。关键之一是麻醉,西方在麻醉术发明之前的手术和杀猪没什么两样,似乎也很少有关公这样有惊人意志力的。在中医,传说麻醉不成问题,当然仅仅是传说。平一指会内功,这又当别论。就算他突破了麻醉关,第二是感染关,消毒防腐剂发明之前的手术几乎无一例外的并发感染,死亡率极高。中医根本就不知道有细菌之一物,所以也根本不可能有无菌意识,平一指想必也不例外。所以经他手术的病人不并发感染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不是每个病人都有百邪不侵的神奇内功的。关键之三是输血技术,做手术不可避免要伴随出血,开胸更是要大量出血,如果没有输血技术的支持,几乎可以断定开一个死一个。中医对血的认识简单之极,就是一个“整体血”。既不知红白血球为何物,更难想象有血型和组织相容性抗原。所以自古以来就没有输血之一说,恐怕想都没人想过(“狗屁医理都不懂”的蓝凤凰的蚂蟥转血之法不用说是小说家的杜撰)。

综上所述,一个前提和三大关键都没有解决的平一指如果异想天开的想给人开刀的话,实质上就是“杀人”!这样看来,曹操真不愧火眼金睛,一眼就洞悉了华佗借“开颅”而杀人的巨大政治阴谋,呵呵。  

“杀人名医”四字,其实已揭示了名医“杀人”之真相,金大侠的种种“做作”和生动描述不过是障眼法,用意真是深远啊!
 
4   [USMedEdu 于 2010-01-24 18:03:57 提到] [FROM: 140.]
中医需要指南针

  作者:方玄昌
  《科学新闻》2010年2期社论

  在本刊今年第一期封面故事《抗击甲流,“金花”裸奔》刊出后,腾讯网上
反对声一片。

  网友争论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中医在中华民族繁衍中所起的作用。可以看出,
反对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受到了民族感情所左右。但医学用于治病救人,它首先
应该是一门科学,科学不应该以感情作为判断正误的依据。

  事实上,在现代医学产生并得到应用之前(18世纪以前),东西方人均可期
望寿命是没有太大差别的——略低于30岁,与仅有巫医存在的那些原始部落没有
明显差别。这一数据比一般人想象要低得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现代医学产
生之前婴幼儿出生时死亡率过高。而现代医学产生、并普遍得到应用之后(19世
纪以后),西方的人均可期望寿命立时大幅度提升。到了1949年,欧美国家人均
可期望寿命已经超过60岁,与之相比,现代医学得到一定程度的应用、但被中医
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却仅仅增长到35岁(对上海的统计)。今天,西方发达国家
平均寿命已经接近80岁,日本已经超过了80岁,中国也达到了75岁左右。

  统计的结果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中医在提高人类寿命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显然
并不比传统的西医强。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医,世界范围内各个民族的传统医学,
包括传统的西医(由比中医历史更悠久的古希腊医学发展而来),在严格的科学
检验面前,其放血疗法、顺势疗法也完全站不住脚,现代医学发展起来之后均已
经退出国家医疗体系。

  顺便说一句,现在大家一般所说的“西医”指的是现代医学,是建立在解剖
学、生物学以及化学、物理等学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医学,它已经是科学的一部
分。

  这么多种传统医学都没有能够经受住客观标准的检验,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
理论体系是非科学的,它们不以科学的研究方法循序渐进地发展。放血疗法也曾
经误打误撞“治好”过一些人的病,但由于其基本理论是荒谬的,终究靠不住,
结果把包括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在内的一些人给放血放死了。

  因此,中医要发展,就必须抛弃其错误的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理论,而
用科学来规范它;其疗效也必须接受现代医学的检验(即“废医验药”),不能
停留在寻找成功个案、“感觉有效”、“就是相信它有效”这样的阶段。对中医
给予高度评价的董光璧先生曾经谈到这个问题,他认为中医是迄今惟一存留的传
统学科(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当然,传统的西医也不是),但在未来医学
发展的历程上,中医如果能发挥一点作用、能保留一点治疗方法就很不错了。但
其前提是必须接受现代科学客观标准的检验。如果按照那些极端的中医维护者的
说法,中医不需要接受检验,那么,它就只能永远作为文化而不能走向科学。

  但可惜的是,中国的大多数民众、中医师,以及相当一部分学者和官员,均
没有清晰地认识这一点。一个世纪以前,孙中山曾经就中医与科学的对比问题说
过:“一只没有装罗盘的船也可能到达目的地,而一只装了罗盘的船有时反而不
能到达。但是我宁愿利用科学仪器来航行。”从整体上看,中医就如同没有指南
针的船,它能不能到达目的地是在凭借不总是靠得住的经验,甚至是在撞大运。

  今天的情况,则是有人要用指南针来指引、帮助中医这条船到达目的地,但
这上面的船长(一些政府决策者)、水手(中医师)和很大一部分乘客(病人、
中医拥护者)仍然心存芥蒂、甚至断然拒绝!

(XYS20100124)

 
5   [USMedEdu 于 2010-01-24 18:03:26 提到] [FROM: 140.]

  金花清感颗粒开始启用

  作者:微微

  中国新闻网文章报道,“金花清感颗粒”开始启用。六位中医药专家受表彰,
每人10万元。

  文章中提到,六位中医药专家代表也坦诚的说“也有很多西医、西药专家共
同参与”。看来“金花清感颗粒” 确实是掺了西药了。但我们至少要感谢这位
中医专家的老实。至于掺了什么药,他没有说,但愿不是激素一类西药。

  应该建议国家医药管理局,把激素一类药品也像毒麻类药品一样管理起来。

  北京御生堂中医药博物馆出资一亿元人民币,获得了“金花清感方”科技成
果的转让。前期北京市政府 投入一千万元人民币,北京市政府净赚九千万元。
一本十利。真值!

  看来北京市政府的下一步,一定是硬性推销“金花清感颗粒”了。例如,强
制规定在校学生,每人必须购买一份。

  呼吁北京市居民和在校学生,如果你们被强制“自愿购买”了“金花清感颗
粒”,不要吃,扔到下水道里。

  北京市副市长丁向阳在奖励大会上透露,受成功研制“金花清感方”的启发,
市政府决定,今后每年拨款两亿元人民币,针对当前十大危险性疾病,展开医疗
科技攻关。看来是得到甜头就不放手了。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在发国难财吗!

  一个地方政府能有这么大的动作,真令人吃惊。

  中医中药从有意或者无意的骗子,终于发展到明火执仗的“那个”了。

  以上消息来自中国新闻网 作者是 陈建 时间是 2010-1-22
 
6   [USMedEdu 于 2010-01-24 18:02:39 提到] [FROM: 140.]
中医骨科的三个来源

作者:老愚人

  中医骨科的三个来源:戏剧界的武行;武术界(打靶式卖艺);理发业。

  中医和骨科是有些分离的,坐堂诊脉的医生大都不看骨外伤,如骨髓炎,他
们不作为骨病,有另一种说法。对骨肿瘤和一些其他骨病就根本不知道。

  那时没有现代的环境,对孩子管束甚严,不论大人孩子,发生骨外伤的很少,
一旦发生,要到十几里之外去找人治,但这些人,大多并没有中医骨科的称谓,
只说XX接骨的,或说X村X人会接骨,也有说X处的接骨丹真好。

  戏剧界的武行翻跌,容易受伤,他们的教师中有人能治骨折/脱环(位)等。

  武术界(打靶式卖艺)与戏剧界类似,他们的教师中,也有人能治骨伤或脱
环(位)。卖艺人有一节目,是用力把肩关节弄脱位,收钱以后再复位,说明他
们对此处的解剖有大体的了解,这个节目表现很惨酷,上世纪五十年代,已被禁
演。

  理发师,以前称“待诏”,他们的服务项目,包括掏耳,按摩,他们的按摩
另是一派,与现行的按摩不同,是以头/颈/肩部为主,可能是由按摩引伸到拿环
(关节复位)。拿环不是经常服务,但周围的人都知道他们有此技能。如有人关
节脱位,有人会说找个“待诏”就拿上了。

  由于政府的提倡中医,也有不同原因的个人职业转换,这三部分人成为中医
骨科的主要来源。

  他们最拿手的是小关节复位,常见的是桡骨小头半脱位,也最为人称道。其
实对西医来说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至于大关节脱位,他们有的人也能复位,要
用大力气,病人痛苦很大。倒是西医用些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做关节复位,病
人不痛苦。

  中医治骨折除对位外,用内服药和外敷药,这一点很符合一般人的想法。西
医打石膏遭到反对,因为常造成关节强直,这是接骨中的一个矛盾。周总理的手
臂,就是这样,一直以来,都说是接坏了,其实不是,如肘关节能动,当然更好,
不能动,这是保持功能的最佳位。但是相传的“伤筋动骨一百天”,倒是符合骨
折的愈合规律。也证明只要保持断骨的稳定,在一定时间内骨头是会自己长好的。
但多数人是相信药的效力,不相信骨头自己长的生理规律,所以多数人相信中医
接骨。

  用小夹板或石膏固定,运用得当,两者差别不大,小夹板倒是西医进行完善
推广的。

  中医接骨并无突出的优点,没有X光的帮助对位不会理想,没有麻醉药的应
用,病人会痛苦,这仅是对闭合性骨折而言;如是开放骨折,不进行清创,而乱
用外敷接骨药,其后果是极为尴尬的,可能要截肢。

  有的宣扬,“糊上接骨丹三天就可以接好,并能听见骨头往一起长的响声”,
可是他仍然嘱咐你三个月不要下地。这也是一种骗法。

  西医现己多使用钢板内固定,内固定的好处就是对位好,又可以早期活动,
避免关节强直。

  腰背痛或腰腿痛是一个笼统概念,要查明病因,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如腰椎间盘突出,在三十年前,医生凭临床查体,和很难依据的X光平片,
只是:腰椎间盘突出?,这样的病人入疗养院(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用牵
引疗法,几个月后,出院时就:腰椎间盘突出,痊愈。有了C.T 后,这种混淆现
象才逐渐消失。椎间盘脱出,有的要进行手术,有的休息和按摩,也可以缓解症
状。要由临床医生决定。

  至于,其它骨病和骨瘤,中医更是缺乏认识,中医骨科不是一个完整意义的
骨科。所谓中医骨科方面的长处,是一种行政效应和宣传效应。

(XYS20100124)
 
7   [USMedEdu 于 2010-01-24 18:01:46 提到] [FROM: 140.]
若无三年粮,勿可做中医
  ——三劝年轻人不要学中医

  作者:张功耀

  中医这种东西,在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不受信任。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说过的
“学书费纸,学医费人”,就是建议年轻人不要学这种不受民众信任的东西。

  “若无三年粮,勿可做中医”是从明朝初年就开始在我国民间流行的一句俗
话。它的原话是“若无三年粮,勿可做医生”。因为当时没有“西医”和“中医”
的划分,所以,这里的“医生”实际上是指“中医”。为便于读者理解,我把原
话当中的“医生”改成了“中医”。

  中国古代的教育体制非常僵化。教学内容和教学目的都非常单一。它们都是
围绕“读书做官”展开的。在读书做官的教育体制下,读书人是非常痛苦的。一
个读书人,如果读了书又不能做官,便会成为一个被社会所不齿、四体不勤、五
谷不分的废人。这意味着,“读书做官”与“读书无用”是两极相通的。要么读
书做官,要么读书无用。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不为良相,即为良医”便成了
我国古代读书人无可奈何的一种选择。否则的话,就只好去干一些看风水、测字、
取名、占梦、算卦之类的勾当了。比较起来,“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还算是读
书人在读书之后不能做官一种较为理想的选择。

  可是,中医不是靠读书读出来的。不仅中国古代文盲行医的人不在少数,你
看现在那些被吹捧起来的“中医泰斗”,有几个不是文盲或半文盲?无论古代还
是现代,读书读得好的人未必能够做得好一个中医生。

  最近,我看到一些有关台湾中医状况的文献。我发现,台湾的中医生经常埋
怨台湾医卫当局制定的中医管理制度,尤其埋怨中医师执业资格考试制度当中有
关中医生识字水平的规定。按照台湾的中医生执业资格考试规定,在考试科目中,
只要有一门考试不及30分,其它各科纵然全部满分,也被视为不合格。可是,偏
偏就有一位自幼随父学习岐黄之术,在高雄颇有些名声的林姓考生,20岁丧父,
以后苦读医书,连续考了15年,也没有闯过台湾当局组织的中医行医资格考试关。
他的专门科目成绩从没有超过30分。他的国文考试成绩算是最好,最高也不过70
来分,最低一次只得了40几分。这位林先生,拥有中医祖业,却因15年7次中医
行医资格考试落败而一病不起。事情发生以后,台湾中医界借机闹事,找陈立夫
先生告御状,依然无果而终。可见,手眼通天,振振有词的中医生,不仅与科学
的发展格格不入,与人类文化的进步也是南辕北辙的。

  由于文盲也能行中医,甚至文盲比读书人具有更强的中医行医能力,所以,
台湾和大陆的中医生都不约而同地反对中医行医资格考试。既然文盲中医的行医
能力胜过读书人,政府花大价钱投资办中医药大学,无疑就是非常荒唐的。

  其实,中医根本就不是什么医。中医之所以能够苟延至今,除我国社会体制
建构方面的原因外,就是我国医学科学和医学哲学的长期落后。其中,被中医生
利用得最充分的,是中医当中那些根本经不起评价,而我国普通老百姓又每每表
现出瞠目结舌的“神奇疗效”。不过,稍微有点医学哲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以下
五种情形会给患者造成“治疗有效”的假象:

  一、“药物”对疾病症状的物理缓解或生理缓解作用。

  本来,缓解症状不等于治病。可是,偏偏中医生总是不厌其烦地把对症状的
缓解或掩盖也当“治疗有效”来渲染。比如说,中医生用“梁上尘”(房屋梁上
积累的灰尘),“血余炭”(头发烧成的灰烬),“荷叶炭”(荷叶焙烧而成的
炭灰)止血,无非就是一种掩盖出血的物理效果,可是,大陆中医界至今居然还
有人在研究荷叶炭的止血功能问题。

  除此之外,自然界的许多物质还会对人体产生一些生理后果。典型的例子是,
麻黄素具有扩张支气管的作用,对于一个呼吸困难的患者,给麻黄,可以对他起
到扩张支气管的作用,因而可以缓解哮喘、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但是,对于
诸如此类的“疗效”,现代医学必须给以重新认识方为安全。否则,某些缓解症
状的措施,不但无益,而且有害。比如,用鸦片提神取得的症状缓解就是有害的。

  二、安慰剂效应。

  一个医疗过程可能会在患者身上产生安慰剂效应。这是在19世纪80年代被揭
示为虚假的“疗效”。20世纪70年代以后,医学界已经找到了区分安慰剂效应和
真实治疗后果的方法。正因为我国医学界对安慰剂效应认识上的滞后,上世纪20
到30年代展开中医存废大讨论的时候,我国的废医派人士还不能正确回答中医生
提出的“你说中医不科学,中医为什么又如此有效”的诘难。现在,我国的医学
科学和医学哲学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只有中医,至今还没有找到进步的路径。
于是,倡导循证医学,努力排除“安慰剂效应”的治疗,对于中医骗子来说,简
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三、疾病的自愈性。

  人体是一个自组织系统。有一半多一点(也有人认为有90%)的疾病可以不
药自愈。事实上,对疾病的自愈性,远在战国时代,我国古代的先民就已经有了
一定的认识。《周礼注疏》关于“有病不治,恒得中医”的说法,就是我国古代
先民关于疾病的自愈性的历史记录。伴随着反中医斗争的逐步深入,我国公民将
会逐步加深对疾病的自愈性的理解。到那时,中医的许多“神奇疗效”就将由疾
病的自愈性去解释了。

  四、疾病自身的演化与治疗过程相偶合。

  众所周知,人体的生理过程具有某种节律性。困顿、兴奋、食欲、性欲,等
生理过程,都有这样的节律性。上个世纪30年代,观察医学在美国兴起。从那时
起,医学家们从对疾病自身的演化过程中,陆续发现了疾病的演化也有类似的节
律性。比如,疼痛就不是直线式地发生的,而通常是阵发性的,甚至周期性的。
毫无疑问,人体生理过程和疾病过程的节律性演化,如果与一个治疗过程正相偶
合,这个治疗过程,就会表现为一个有效治疗的过程。但是,在实际上,则是疾
病自身的演化决定了那个过程。

  五、观察偏见

  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在观察相应的治疗后果的时候,都会带一些观察偏见。
对于态度和蔼的医生,病人的观察偏见倾向于治疗有效。同样道理,在医生看来
那些“听话的”“好病人”(健壮、结实、乐观的病人),医生的观察通常也会
倾向于有效治疗。医生的态度越好,医生的医术也越高,奥秘也就在这里。不过,
为了确认疗效的真实性,避免医生和病人的观察偏见,循证医学倡导通过“双盲
研究”做出判断。这就把由于观察偏见而导致有效治疗误判道路给堵死了。在循
证医学面前,中医生平和藏拙本性便会露出他的尾巴来。

  以上五种原因会在医生或患者心目中留下“治疗有效”的印象。正是这些印
象,在我国公民中形成了“虽然中医不科学,但中医的确有效”的错误信念。这
个错误观念的存在和延续,造就了中医得以苟延的社会基础。但是,这个错误信
念要靠一些社会心理学因素来支撑。一旦遭遇实验生理学,逻辑学和循证医学之
类的科学,这些错误的信念就不可能继续造就社会心理学优势来维护中医虚假的
有效性了。中医之所以仇恨科学,就是因为科学经常不断地毁灭或纠正在我国公
民中长期存在的错误信念,这些错误观念恰恰就是中医安身立命的根本。

  正因为中医要靠由错误观念主导的社会心理因素来支撑,而不是像西医那样,
依靠有说服力的观察和实验证据来赢得民众的信赖,所以,在众多的中医生当中,
谁赢得社会心理优势最充分,谁就能成为最可信赖的中医生。

  哪些中医生最能在民众中取得社会心理优势呢?当然不是那些刚刚从中医药
大学毕业的青皮后生或黄毛丫头。“媳妇要巧,郎中要老”。不蓄几根白发和胡
须,年轻的中医药大学毕业生是不可能得到民众信赖的。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一位
先生曾经在《医学与哲学》杂志发表一个“调查数据”说,我国中医生的“平均
成熟年龄”为58岁。其实,这个58岁不是什么“成熟年龄”,而是不到这样的年
龄,中医生没有被中国公众接受的社会心理优势。正因为如此,中国古代的中医
师带徒弟,一般要教导徒弟“静守医业”,视“静守和坚忍为国医成功的不二法
门”。

  年轻的中医徒弟应该怎样“静守”和“坚忍”呢?师傅传下来的要诀是,在
未成名之前要坚持“以平稳之方,治半轻不重之疾”。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所
谓“以平稳之方,治半轻不重之疾”,实际上就是以表面诚恳而谦和的医疗态度,
加上温和的用药,争取以上五种最有可能的“疗效”。这样坚持数年、十数年或
数十年,慢慢就会成为有名气的“老中医”了。有了名气和年龄,中医生就有了
社会心理优势。到那时,这位熬成婆的中医生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得心应手地走
江湖、赚大钱了。“若无三年粮,勿可做医生”,就这样流行起来了。

  按照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某先生发表的“调查统计”数据,一个中医药医生要
到58岁才能“成熟”。可是,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58岁呢?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社
会大变革中,谁愿意从豆蔻年华静守到白发苍苍,去摘取那虚无缥缈的“成熟”
呢?

(XYS20100124)
 
8   [USMedEdu 于 2010-01-24 18:01:19 提到] [FROM: 140.]
中医药不能治愈尿毒症
  ——289名尿毒症患者的求医之路

  作者:周光达

  本人从2006年8月至2009年9月对289名尿毒症的求医过程进行了调查,重点
是他们在求医过程中所走过的弯路。

  一.患者的一般情况

  所调查的289名患者,分别来自天津市四所二级医院的血透室,大多是因慢性
肾衰尿毒症而行维持性血液透析治疗的病人。男170例,女119例,平均年龄
48.1(17-84)岁。原发病依次为:慢性肾炎122例,糖尿病46例,高血压37例,
病因不明发现时已是尿毒症31例,其它53例。平均血透时间 32.3个月,最长14
年。

  二.90%以上患者接受过中医药、偏方等治疗

  在这289名患者中,接受中医药、偏方等治疗者263名,占91%。其中189名是
在血液透析治疗前服用的,33名是透析开始后服用的。另有41名患者在透析治疗
前就服用过而透析开始后还进行过中医药等治疗。就是说有四分之一(74人)在
开始透析治疗后还进行过中医药、偏方等治疗。一直未行中医药、偏方等治疗者
29名,占9%。

  这263名患者共进行过659次中医药、偏方等首诊治疗。即平均每人到过2.5
处进行中医、偏方等首诊治疗。若加上复诊的次数就更多了。

  另外,这263名患者共到过200来处不同地方进行中医药等就诊,包括天津市
各中医院、各级综合医院的中医科,还有民营医院、私人诊所、民间游医等。还
有患者是根据电视广播报纸的广告,或邮寄或到外地去求医买药。范围涉及到塘
沽、大港、武清、宝坻等天津郊县,以及北京、东北、河北、山东、山西、河南、
安徽和云南昆明、陕西西安、新疆等地区。既有正规医院和媒体广告中的中医专
家、教授和主任(其中有两名是被天津市评为首批15名名中医之成员),及媒体
广告上的邵霞龄、郭宝叶等,也有社会上的游医甚至诬医等。

  治疗方法五花八门。有中药汤剂,丸药,胶囊,粉剂口服,也有中药灌肠、
中药制剂静脉输注及针灸、拔火罐等。更有所谓传统的自制丸药、贴膏药、祖传
秘方、偏方及气功、泡脚等。所谓现代疗法如自然疗法、全息疗法、离子渗透疗
法、介入疗法等。另外还有保健品,个别还服用带有传销性质的保健食品。

  这些患者所服用的药品鱼龙混杂、名目繁多,名称却何其相似。诸如肾炎片、
肾炎四味片、肾炎康、肾炎康复片、肾炎温阳解毒片、中美肾复康、肾衰康、肾
保康、河南肾宁散、山西肾衰宁片、尿毒清、石家庄肾毒清、欣清、长春肾安、
沈阳肾活胶囊、吉林肾复康、大宁补肾胶囊、清浊益肾胶囊、北京肾宝胶囊、山
东尿毒1 号、尿毒2号、肾病康汤......品种不下六、七十种。

  三. 中医药、偏方等治疗基本无效

  在这263名患者至少659次的诊治中,有43人次称曾有效,约占6.5%。所谓
“曾有效”是指:1.患者主观感觉在某处就诊“有效”。2.尿毒症毒素血肌酐可
稳定一段时间。3.血肌酐指标曾有一段时间下降,后又上升。4.此时患者多被要
求控制饮食。5.当时患者肾脏大小还接近正常。6.只是通过肠道排毒,并非恢复
肾功能。7.最终都需血液透析治疗。

  有93.5%的中医药等治疗被患者明确告知是无效的。而所有接受调查的经中
医药、偏方等治疗的263名尿毒症患者没有一例治愈的,也没有一例因服用中医
药、偏方等脱离了透析的。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中医专家宣称能根治尿毒症,这
和社会上的游医、巫医的对病人的欺骗并无区别。

  这263名患者共到过200来处乱求医,仅首诊就659次,遍布津京两地及九大
省市等地区,最终还得进行血液透析治疗,足见有病乱投医的盲目性。而这盲目
性正说明许多所谓治疗尿毒症的中药、偏方等是无效的。试想,如真能根治尿毒
症,还用到这么多地方,找这么多“医生、专家”,用这么多“疗法”,服这么
多种 “药物”吗?大家都去喝那一两种能根治尿毒症的中医药、偏方等即可,
何必去乱投医呢 ?

  四. 中医药、偏方等治疗的危害

  1.使尿毒症症状加重。

  慢性肾衰发展到尿毒症阶段患者多有恶心、呕吐等消化道症状。喝汤药、偏
方等使上述症状加重。不少患者向我述说:要是不吃中药,不至于这么快得尿毒
症;用大盆熬中药,一天三大碗,见了就哇哇吐;后来喝汤药都喷出来了;中药
多有大黄,可一闻大黄就吐;药面很难喝,喝完站着不动地儿就都吐出来了;喝
了中药就吐,后来就吐血;吃了就吐,都吐的不行了;住半年院喝汤药,喝完就
吐;越喝越恶心;喝药喝的吃不下饭,光吐;光喝药,吃不下嘛了。如此等等。
还有腹泻,有患者喝了8个月汤药就腹泻了8个月,最后不得不去透析。你能体会
病人这些痛苦的感受吗?

  另外,有的服用中药汤药偏方等还增加了肾脏的负担。尿毒症患者多数少尿
无尿,喝汤药增加了入水量,使浮肿、高血压等症状加重。因心衰、高血钾甚至
可危及生命。有的中药本身就有肾毒性,是导致尿毒症的主要原因。这些药对病
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2.延误治疗。

  一般不考虑其它因素,患者血肌酐到600umol/L就应该开始血液透析治疗。
可是,调查到181名尿毒症患者透析前平均血肌酐水平是1141umol /L。其中最高
达2600umol/L。只有26名患者(14%)是在700umol/L以下开始血透治疗的。也就
是说有86%的患者延误了治疗。此时,患者各器官并发症加重,严重影响血透患
者的生活质量及透析成活率。

  3.劳民伤财。

  有的服用中药汤药偏方等不仅无效,增加各种并发症,还给病人家属带来很
大麻烦。有的所谓名中医需要半夜去挂号,大包小包的买药,有的甚至得用麻袋
装。熬药就更费事了,一般药锅不行,有的甚至用脸盆、大桶熬。有的家属说,
一天到晚除了熬药什么也干不了了。结果怎么样?起码有55名患者主动反映还没
喝完就把药给扔了。

  在这263名中药汤药偏方等治疗的患者中,调查到228名患者中药汤药偏方等
用药的费用情况(有35人用药的费用记不清了)。不完全统计,这228人总共费
用为900.9万元,平均每人3.95万元。由此推算,在所调查的289名尿毒症患者的
求医过程中,平均每人用于中医药偏方等非正规的、无效治疗甚至是造成有害治
疗的费用就有3.54万元。这只是个保守的统计,因为许多病人是自费的,而且不
少有医保的病人也是只统计了自费的那部分。许多尿毒症患者本来生活就困难,
这无疑更增加了他们的负担。有的甚至卖房、借钱,倾家荡产去乱投医。当明白
过来要透析时已人财两空了。

  4.加大医保负担。

  保守地说尿毒症发病率为万分之一,天津市有1200万人口,每年就多1200名
尿毒症患者;按照台湾2300万人口有4万多透析患者,天津就应有2万多透析患者。
所以,实际上天津市现在需要透析的患者应远大于3000人。若姑且按天津市现有
3000名血液透析患者,那么用在非正规和无效治疗上的费用也多达 1.06亿元。
天津如此,其它省市地区、全国呢?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啊。医改向何处去?能否
成功?应该拿这些医保的治病钱救命钱为那些无效治疗所造成的浪费埋单吗?

  2009年美国肾病杂志有一篇“慢性肾病患者的患病经历与感受”中提到,
“研究发现:患病后,他们为了得到明确的诊断、合理的治疗和满意的疗效消耗
了大量的时间、体力、精力和财力。”在我调查、管理这些病人的过程中也深有
同感。为此,我们需要改变传统的治疗观念,并且有许多事情要做。

(XYS20100124)
 
9   [dokknife 于 2010-01-21 15:42:41 提到] [FROM: 140.]
中医真的那么神奇吗?

  作者:千万树梅花主人

  自从几家报纸刊登了《中药治甲流 钟南山“很服气”》的报道后,中医拥
护者如获至宝,仿佛一个穷困潦倒的人突然考证出自己的祖先也曾风光过,顿时
神气了许多。

  按这篇报道的说法,中医也能治疗甲流。这一重大成应该立即报告WHO,让
中国“传统医学”为人类健康作出应有的贡献。也许还能获得2010年诺贝尔医学
奖,为国争光。当然在某些“爱国人士”看来,诺贝尔医学奖不值一提,与我大
中华帝国的政府奖相比简直就是不入流。

  我在新华网上却看到这样一条消息:

  http://news.xinhuanet.com/employment/2009-12/28/content_12716097_1.htm

  在失业率最高的十大专业中,中医从2007的第三位跃居到了2008的第二位。

  中医的没落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中医拥护者看到这条消息时不会吃惊,只
会多一分黛玉葬花的伤感。又或许多了一份思考:既然中医那么神奇,中国政府
也一直在“大力振兴祖国传统医学”, “广大人民”又是那么地热爱中医,为
何中医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既然中医那么神奇,广大人民又如此相信,在中医院校数量远低于西医院校
的情况下,中医毕业生应该供不应求才是,为何就业无门?

  既然中医那么神奇,广大人民又如此相信,在中医院数量远低于西医院的情
况下,中医院应该人满为患才是,为何门可罗雀?

  既然中医那么神奇,何必和“西医”结合,整出个不伦不类的“中西医结合”
呢?可曾听说过西医和中医结合?

  既然中医如此神奇,为何发展了数千年却还是只在我大汉民族中流行?为何
只有百年历史的现代医学(广大人民通常称之为西医,虽然中国没有一家医院叫
西医院,没有一家医学院叫西医学院,也没有一个医生被称为“老西医”)却能
迅速为世界各国接受?

  世界两百多个国家,上千个民族,中医拥护者们还真以为佛祖或者上帝或者
真主或者其他什么的玩意,对我大汉民族特别眷顾,授我大汉民族以独门秘笈,
雄踞天下?

  钟南山对中药治甲流服不服气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中华文化糟粕的中医已
经万劫不复地没落了并将最终从历史舞台彻底消失。

(XYS20100120)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