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247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调查“肖氏反射弧”手术:谁来监管“灰医疗”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11-13
更新时间:2009-11-13
浏览:2547次
评论:8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调查“肖氏反射弧”手术:谁来监管“灰医疗”

2009年11月11日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2009042期封面

  谁来监管“灰医疗”

  一方面是“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的研究项目,另一方面是一家民营
专科医院市场营销式的推广;一方面是医院宣称的85%的手术成功率,另一方面
是多数患者对治疗无效的抱怨甚至诉讼;一方面是由多名院士组成的专家组得出
的“国际先进”的鉴定结果,另一方面是技术难以普遍推广的局面,和同行含糊
其辞的评判。作为一项新的医学理论和医疗技术,“肖氏反射弧”及其临床技术
多年来行走在医学的灰色地带,未能得到广泛的推广应用,它所面临的尴尬,折
射出在医学新技术快速商业化的今天,对我国探索性医疗技术的准入制定相关的
法律法规,已经成为非常紧迫的课题

  一根神经引发的官司

  一家已经宣告解散的民营专科医院被告上法庭,导致一个“要拿诺贝尔奖”
的手术遭到质疑

  本刊记者/蔡如鹏

  11月10日,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两位脊柱裂患儿的母亲对
河南神源泌尿外科医院(以下简称神源医院)的诉讼请求。诉状说,三年前,她们
的孩子在这家医院接受了治疗大小便失禁的手术,但病情至今没有好转。据她们
了解,和她们的孩子同期住院的病友中,没有一例治愈的,而根据医院的宣传,
这项治疗有“85%的手术成功率”。更让她们难以接受的是,手术给孩子留下了
严重的后遗症:左腿出现萎缩、变形。

  迄今,已有大约1500名患者在神源医院接受了这种手术。

  “不成功”病例属于剩下的15%?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河南见到了其中一位起诉神源医院的患儿母亲邹英
丽(化名)和她9岁的儿子郭资隆(化名)。记者看见郭资隆左腿瘸得很明显,走路
不稳。邹英丽说,孩子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为先天性脊柱裂,曾做过一次手术,
但大小便失禁的问题始终没解决,“去过很多家医院,都说没法治”。

  脊柱裂是一种常见的先天性疾病,全球新生儿平均发病率1‰,在中国北方
高达5‰。这种疾病是由于胎儿在发育过程中,脊柱闭合不全引起的。目前具体
的诱因仍不清楚,不过有专家认为可能与怀孕早期叶酸缺乏有关。

  脊柱裂患者的临床表现之一是大小便功能出现障碍,大便困难(便秘),小便
失禁。有的患者一直到20多岁,还离不开纸尿布。

  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纪小龙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解释说,这种症状主
要是由于支配膀胱的神经受损,导致膀胱无法正常收缩而引起的。

  “针对这类排尿功能障碍,医学界还没有满意的治疗手段。”纪小龙说,
“目前常见的解决办法主要有造瘘、人工导尿等,但都无法实现自控排尿。”而
两位母亲在诉状中说,神源医院向她们许诺说,手术可以“使患者实现自控排尿,
彻底解决大小便失禁问题”。

  家住河南焦作的邹英丽说,2006年她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郑州有家医院专
门治这个病,心里一下觉得机遇来了,赶紧就来了”。

  在神源医院,院长高晓群告诉她,这种手术叫“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吻合
术”,专门用于治疗脊柱裂导致的大小便失禁,“他说术后几个月症状就会改善,
一到两年孩子就能自主控制大小便,成功率在85%以上。我听了,很高兴。”邹
英丽说,她记得高晓群还特别举了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海南患儿小善善手术成功的
例子,“我想这么多电视台、报纸都报了,不会有假。”

  小善善的手术的确是吸引很多家长带自己的孩子前来神源医院治病的原因。
据《大河报》2006年8月14日报道:小善善的手术是河南首例“人工反射弧”手
术,而神源医院也创下全国第一——这是国内首家跨学科的神经泌尿外科医院,
是郑州大学科研、临床相结合的一个创举。

  2006年11月17日,郭资隆在神源医院接受了和小善善一样的手术治疗。

  手术后,郭资隆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邹英丽说,她多次打电话向医院询问,
“刚开始他们说,神经长得很慢,让我再等等。后来就让我带孩子去复查。复查
完,他们说不错不错,恢复得很好,神经已经长过去了,过几个月就好。可如今
三年过去了,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邹英丽说,她曾问过高晓群“为什么总是没效果”,高晓群回答“很多人都
治好了,你儿子没效果,我也很遗憾”。起初,她也相信“是自己儿子的运气不
好,属于不成功的那15%”,可当她联系的病友多了,才发现“没有一个好的”。

  记者在河南还找到了其他8名患儿的家长。他们的孩子都是2006年在神源医
院接受的手术,至今没一点效果。部分亲属还反映,孩子手术后腿出现了异常。
家在河南周口的刘纯虹(化名)说,她弟弟的腿以前很正常,手术后左腿开始萎缩,
如今明显比右腿细,“走路老远就看出一瘸一瘸的。原来跑路可快,现在不能跑,
一跑就瘸得特别厉害,同学都笑他”。

  一个“要获诺贝尔奖的”手术

  成立于2006年8月的神源医院是所民营专科医院,医院的网站上介绍说,该
院“主要进行‘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技术的推广和临床应用”。

  国庆节前,《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去神源医院进行了采访,但院内空无一人,
张贴在门口的告示写道“医院已于2009年8月17日宣布解散,不再接诊病人”。

  几经辗转,记者联系上了神源医院外联办主任吕少杰。他告诉记者,“医院
正在进行调整,手术本身没有任何问题。10月底,整个医院将并入郑州大学第四
附属医院,继续开展手术。”

  在吕少杰的联系下,记者见到了负责实施手术的医生何朝宏。据他介绍,他
们开展的这种手术是一种全新的神经显微手术,其依据是武汉协和医院泌尿外科
主任肖传国教授提出的“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以下简称人工反射弧)
理论。

  他解释说,手术是把患者一根正常的、支配下肢的体神经切断,与控制膀胱
的内脏神经连接起来,形成新的“反射弧”,“这样,患者以后只要挠一挠大腿,
通过刺激体神经,就能达到自控排尿的目的”。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创举。”何朝宏说,“因为,此前还没有人想到把体
神经与内脏神经融合在一起,解决这个难题。”据他说,还有专家预言,这项工
作“五六年后,是要获诺贝尔奖的”。

  体神经和内脏神经是人体内两种不同的神经,前者支配肌体的运动,后者控
制内脏器官的活动。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体神经受大脑的控制,而内脏神经则
不然。这也正是我们为什么可以自由支配肢体的运动和感觉,却无法让肠胃等内
脏停止活动的原因。

  “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临床应用,(人工反射弧)都被证明是有效的。”何朝
宏告诉记者,3年来,神源医院一共做了大约1500例人工反射弧手术 (其中2006
年约100例,2007年约300例,2008年约800例,2009年约300例),“效果非常好,
成功率85%”。

  “85%成功率”如何得到

  那么,这个成功率是怎么得到的呢?神源医院方面说有两个渠道,一是术后
打电话做随访,二是患者复查时做尿动力测试。

  随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医院专门负责随访的工作人员贾斌。他
告诉记者,现在的成功率主要来自于对2008年之前400多例手术效果的随访,因
为“手术一般要一年后才见效”。贾斌说,在这400名患者中,他们有效随访了
280多位,“原则上,我们对每个患者都要随访两年,但有些联系不上,就只能
算了”。

  采访贾斌时,记者提出看一看随访的统计资料。他说“现在医院正在搬家,
比较乱,不太好找”。记者又提出能否提供几位手术成功患者的联系方式,以便
采访。他回答说可以,不过要回去找一找,等找到给记者发短信,但此后他再没
跟记者联系。

  记者还特别提到,希望能与海南患儿小善善取得联系。在记者接触的家长中
不少都是因为看了有关他手术成功的报道,才来就诊的。而贾斌回答说:“他家
电话前两年还通呢,现在不知为什么,我也打不通”。

  一位来自洛阳、名叫董宏其(化名)的家长告诉记者,手术前,他曾要求医院
提供成功病例的电话,“想打听打听,看究竟啥样”,可得到的答复是“患者电
话是隐私,要保密,不能说”。董宏其说,他的孩子做这个手术,不算陪护期间
的伙食费、交通费,光医疗费就花了3万多元,“大部分都是借的”。

  “在2008年前接受手术的400名患者中,有220多名做过尿动力测试,”何朝
宏说,“成功率也是85%。”尿动力测试主要是检测膀胱的收缩功能。相对于随
访,何朝宏认为这更有说服力,“症状虽然是客观的,但总有些主观的东西在里
面。我们就看尿动力图,(病人)膀胱本来是不能收缩的,手术后能收缩了,我们
就认为是有效的。”

  神源医院、郑州大学与武汉协和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不论是在神源医院大门上,还是在它的宣传资料中,
都有另一个机构的名字——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那么,这到底是个
什么机构,神源医院又与郑州大学有什么关系呢?

  神源医院的网站上介绍说,医院“是经郑州大学批准成立的研究机构”。但
记者调查后发现,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

  郑州大学科研处副处长臧卫东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采访。他说,
2006年在该校基础学院教授高晓群的推荐下,“学校为了引进先进的技术和理念,
聘请肖传国为兼职教授,并批准成立了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肖传国担任中心
主任,高晓群任副主任。”

  “不过,学校没有授权任何中心在下面经营医院。”他说,神源医院是中心
几个负责人自己搞的,与郑州大学没有任何隶属关系。

  而很多患儿家长到神源医院治病,正是冲着“郑州大学”的招牌来的。邹英
丽说,在到郑州看病前,她专门请人查过,在得知高晓群确实是郑州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之后,才带着孩子来的。

  采访中,何朝宏、吕少杰、贾斌等人虽然不否认神源医院是家民营医院,但
均表示医院与郑州大学关系密切,“医院与研究中心实际上是两块牌子,一套人
马。医院的名誉院长就是中心主任肖传国,院长则是中心副主任高晓群。”

  据记者调查,神源医院有二十几个医务人员,多数都是医院成立后招聘的,
真正能做手术的只有肖传国、杜茂信、何朝宏等少数几个人。除肖传国是武汉协
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之外,杜茂信、何朝宏也分别是武汉协和医院和郑州大学第
二附属医院的全职医生。

  邹英丽回忆说,“当时,看见(神源)医院条件比较简陋,也有些担心,但他
们说,这只是个分点,正规医院在武汉。后来知道给孩子做手术的医生杜茂信,
的确是武汉协和医院的大夫,就决定做了。”

  需要手术时,医院通常把五六个患儿安排在同一天,“杜大夫从武汉过来,
与何大夫一起做,肖教授非常忙,很少来郑州。”贾斌说。

  之所以要聘请肖传国教授并成立研究中心,臧卫东坦言,主要考虑到肖传国
是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算是大科学家,谁都愿意与他们合作”。

  “973”计划即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是中国政府对基础研究领域资
助力度最大的一项研究计划,每个项目的支持经费都在千万元以上。

  神源医院为何解散

  在郑州,《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曾几次联系高晓群,希望能当面采访他,但
均被拒绝。不过,高晓群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今年6月他就不当神源医院院长了,
“肖传国不让我干了”。

  高晓群说,他与肖传国的分歧主要是“经营思路不同,我主张产学研与社会
服务相结合,我做社会服务太多,不适合老肖他们的口味”。他离开后,医院又
来了一位新院长,“他的思路就是搞营销,介绍一个患者给一笔提成,还招了一
批营销人员。”

  据吕少杰介绍,神源医院解散后,医院的主要人员将并入郑州大学第四附属
医院,成立一个新的科室。据一位知情者透露,“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目前正
准备申请三甲医院,神源医院的人员过去后,可以在那收治更多的病人”。

  在电话中,高晓群没有对手术的后遗症问题做答复。不过,邹英丽回忆说,
高晓群曾给她提过手术会动腿上的一根神经,“我当时就问,那会不会有影响,
他回答不会,还说,腿上的神经有很多,就像树枝上的分叉,少一根,照样很茂
盛。”她后悔说,“早知这个结果,我就不该让孩子去做什么反射弧手术。”

  据代理邹英丽和另一位母亲诉状的律师彭剑透露,在他们对已经取得联系的
74名患儿进行的调查中,74%的患儿在经过神源医院的手术治疗后没有效果,而
术后腿脚无力、肌肉萎缩,出现行走异常的患者则占39%。彭剑承认,他们的调
查、统计是由4位律师和两位实习生参与进行的,没有医学专业人员的参与。目
前,彭剑正在接受和整理另外10名患儿家长的诉讼材料,这些家长打算和邹英丽
一样,将对神源医院提起诉讼。【方舟子按:调查人员近日对2006年8月末至
2007年3月下旬在郑州神源医院做过“肖氏反射弧”手术的100多名患者进行电话
问卷调查,但仅拨通并成功访问了74位患者或患者家长,其中100%没有治愈
(指能控制大小便),86%没有任何明显效果,73%没有效果,39%术后致残
(指本来行走正常术后行走异常)。参与电话访问的律师、实习生(大学生)均
有电话访问记录备查,并愿接受司法机关、行政机关、网友代表的质询。又,据
研究,即使不做“肖氏手术”,先天性脊柱裂脊膜膨出的患儿发生尿失禁后12%
能恢复正常。】

“人工反射弧”,谁能说得清?

  “这么好的手术,为什么就推广不开呢?”

  “如果他认为好,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们要尊重事实。”

  本刊记者/蔡如鹏

  神源医院开展的手术,是建立在武汉协和医院教授肖传国提出的“人工体神
经-内脏神经反射弧”的理论基础上的。这一理论又根据其创建者肖传国的名字,
被称为“肖氏反射弧”。神源医院院长高晓群,以及手术主要的操作者杜茂信、
何朝宏也都称自己是这一理论的“实施者和推广者”。

  今年54岁的肖传国,1975年毕业于湖北医学院(现武汉大学医学院),后考入
同济医科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并于1981年获医学硕士学位。肖传
国上世纪80年代末出国,先后在英国伦敦大学、美国东弗吉尼亚医学院、美国纽
约州立大学工作。1997年回国,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
科主任至今。

  在肖传国的办公室,记者看到墙上挂满了获奖证书。这些奖项包括何梁何利
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2002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01年)和吴阶平泌
尿外科医学奖(2000年)。他说,这些奖都与他提出并证实“人工反射弧”理论有
关。

  “人工反射弧”理论的产生

  肖传国说,他最初有人工反射弧理论的想法,是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
“我当时是第一年住院医生,医院里挤满了送来的伤员。其中,最可怜的就是截
瘫患者,不仅不能动,而且大小便解不出来,非常遭罪。”

  排尿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但关键就是最后一个信号,膀胱排尿的信号。”
肖传国说,“截瘫患者由于脊髓断了,上面的信号下不来,所以没法自己控制排
尿。但他们下面的神经还是好的,比如仍有膝腱反射,一敲膝盖腿还是会翘。我
想,能不能用这些神经去控制小便呢,把它们引到膀胱上去,然后从外面给一个
刺激,不就有信号了?”

  “简单地说,我的想法就是把一根体神经与控制膀胱的内脏神经连接在一起,
形成一个人工建立的反射弧,达到患者自控排尿的目的。”

  1978年,肖传国考上了研究生。他回忆说:“当初选择泌尿外科专业,就是
想实现这个想法,解决截瘫病人的大小便问题。不过,那时科研条件很差,没办
法做。直到后来出国,我的想法才慢慢付诸实施。”

  在美国,肖传国利用那边的条件,“申请了基金,在老鼠、猫、狗身上做起
了试验。经过动物实验,初步证实了我的想法。1990年,我在美国泌尿学会上,
以大会论文的形式,首次报告了这项工作。”

  1995年,肖传国开始做临床应用研究。他选择的第一站是河南平顶山煤业集
团总医院,之所以没有首先在美国做,是因为“在美国申请基金非常慢,最快也
要等一年半到两年。而且美国对做临床研究审批很严,光是做个口服药都要(准备)
成卡车的文件,做人(的手术)就更难了,再加上我又是一个外国人,就不知道难
到哪里去了。”

  “当时,平顶山矿务局卫生局局长正好在美国访问,听说我在做这个工作,
就非要邀请我去。后来我就去看了一下,那儿有个最大的优点,病人都是矿上的
矿工,能够保证长期随访。”

  据肖传国介绍,在平顶山做临床研究“不需要卫生部批准,医院的伦理委员
会通过就可以”。

  第一次鉴定:治疗截瘫

  “在平顶山,手术做了两年,后来我们又随访了4年,直到2003年才发表第
一篇文章。”肖传国翻出那篇论文,指着其中一段对记者说,“你看,当时一共
做了15例截瘫患者。一年半之后,10人完全改善,排尿非常好;两人部分改善,
可以排尿,但需要很强的刺激或者排得不干净;一人失去随访;两人没有效果,
成功率80%。”

  论文发表前的1999年3月,卫生部组织专家对肖传国的这项临床研究进行了
鉴定。

  记者找到了当时的鉴定意见,发现其中对病例数目的描述与论文中并不一致。
鉴定意见中说,“(人工反射弧手术)1995年开始在国内初步应用于临床,治疗截
瘫病人14例,术后随访2.5~3.5年,除一例失访、两例失败外,11例病人均恢复
可控性排尿,各项尿流动力学参数基本恢复正常或显著改善。”

  鉴定会前,鉴定专家之一、同济医学院教授裘法祖(这位被称为“中国外科
学之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是肖传国的研究生导师,他已于2008年去世) 专门去
平顶山,对手术效果做了实地考察。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基金委)
生命科学部副主任叶鑫生也参加了此次考察,“当时,肖传国刚回国,想做人工
反射弧的研究,给我们写了一份申请书,但在审核讨论的时候,大家还是心存疑
虑,想要实地考察一下,这个任务就落到我身上。”叶鑫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除了他,参加考察的还有协和医院、同济医科大学的人,“都是陪裘老去
的”。

  “去了以后,他准备了4个病人。这些病人通过刺激腿上的皮肤,可以排
尿。”叶鑫生说,“当然,有的病人刺激后,也需要用手压一压他的腹部,帮助
一下,才能尿出来。裘老看了很满意。”

  最后,鉴定会给出了“国际领先”的评价。据一位鉴定专家回忆,他当时觉
得人工反射弧手术的确有创新之处,“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另外裘先生这么大
年纪,又亲自去看过病人,他是我很敬重的人,从来不会搞假。”

  听了叶鑫生的汇报,基金委也同意支持肖传国的人工反射弧研究。不久,他
又从基金委申请到一笔更大的资助,两次经费总额接近300万。叶鑫生说:“后
来,科技部也看中了他这个项目,又给予他973项目的支持。”

  第二次鉴定:治疗脊柱裂

  平顶山的临床研究通过鉴定后,肖传国一面在武汉协和医院截瘫患者中推广,
一面开始尝试把这种手术应用于另一类病人——脊柱裂患儿。

  “这两类患者排尿困难的病因,基本上是一样的。”肖传国说,“我们最初
先做了20个小孩。术后,每三个月随访一次。其中17人在一年内获得了自主排尿
功能,成功率85%。2004年,卫生部对这项临床研究也进行了鉴定。”

  2004年8月,由鉴定专家同济医学院裘法祖、北京大学医学部韩济生等7位院
士和一名教授组成的鉴定会,认定肖传国的成果对于解决先天性脊膜膨出患儿大
小便失控“具有重要意义和突出的创新性”。

  记者采访了参加那次鉴定会的几位专家。据鞠躬院士回忆,成果原先也是准
备被评为“国际领先”的,但大家讨论时提了很多问题,不过考虑到这是个创新,
国内外都还没人开展,又有临床效果,最后还是给了个“国际先进”。

  关于手术的成功率,一位参与那次鉴定的专家说,“肖传国的有些病例,参
与鉴定的专家们也看了,排尿的膀胱压力曲线,还是被认可的;但是,提供给鉴
定组的,只是部分资料,不是所有的病例资料都给大家看,他是有选择性的。他
也找了七八个病人,排尿给大家看。他说早期做了20个病例,但专家们没看到
20个人的资料。”

  这位专家提出,任何科研成果,必须是大、中型医院、多中心来进行试验,
比如20家、30家来做一二百病例。而且要看远期疗效,光看近期疗效是不行的。

  他建议,让那些经过手术的患者,去其他一些有尿动力检验设备的、有尿动
力学专家的医院检查,汇总这些病例,来给出一个客观的临床依据。

  在那份鉴定证书中,记者注意到,鉴定意见中还提到“这种患儿脊髓连续性
并没中断,要建立人工反射弧支配膀胱必须牺牲一支正常体神经运动支及其功能,
具有很大风险”。

  对于手术的这个隐患,肖传国的解释是“在最初的20例手术中,确实有四五
个小孩出现了些问题,你是拆东墙补西墙嘛,主要是对下肢有一点点影响,感觉
腿有些软。但现在,我们已经解决了,(手术)只用1/3根神经,最多1/2,一年后
它就能全部恢复。这已不是个问题了。”

  ——这一描述与记者见到的郭资隆等患者的状况不相吻合。

  “而且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我们也是写清楚的。”肖传国补充说,“有一
次在美国给一个家长介绍时,我说有这个问题。那个家长说,这个划得来啊!用
小的损失换回了大小便的功能。”

  手术为何难以普及?

  记者发现,全国仅武汉协和医院、神源医院等少数几家医院正在开展或开展
过人工反射弧手术,而中国有几百万截瘫、脊柱裂患者,既然这种手术有85%的
成功率,为什么在各大医院没有推广普及呢?

  对此,叶鑫生也很费解,“这么好的手术,为什么就推广不开呢?”

  就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多位泌尿外科专家。“我们也有这个疑问呀!”北
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泌尿外科学唯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
对记者说:“肖传国的这个手术在道理上也能讲得通,但不是所有的病人(的神经)
都能接得上的”,他以截瘫病人为例解释说,“截瘫也分不同的部位,但能接上
膀胱神经的只能是下面(位置的截瘫),而且你得能找得到神经才能接”,郭应禄
说,“所以,就算他说得对,能起作用也是有限制的。”郭表示,他并不了解这
种手术治疗脊柱裂的情况,对肖传国接触也不多。

  其他接受采访的泌尿外科专家也大多不愿多谈肖传国的神经反射弧手术,他
们普遍表示,这一技术需要时间的检验。“如果效果好,肯定会得到普及,因为
这方面患者的需求很强烈”。

  也有医生对人工反射弧手术提出质疑。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纪小龙说,神
经愈合至今仍是医学上的一个难题,“很难长在一起。打个比方,每根神经就像
电话线,里面有好多分支,只有每一根分支都对上了,它才能长好。

  而现有的任何显微手术都做不到这点,只能靠两根神经自己去找,存在偶然
因素。”

  对于推广难,肖传国自己认为,主要是因为手术过于复杂,“这个手术需要
打开脊髓腔,从一大把神经纤维中挑出一根做手术。泌尿外科医生没有任何人会
做,除了我培养的博士,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进到骨头中去挑神经。而神经
外科医生又不懂泌尿,不知道到底哪根神经是管膀胱的,也不知道病人术前膀胱
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办过培训班,也邀请国内的医生参加,但来的都是泌尿外科医生,没
有神经外科医生,不能形成一个团队,来了也做不了。

  现在,我们就打算多培养些博士生,毕业后分到各地,多建立几个中心,统
一做。”

  对于手术难度大造成不易推广的说法,郭应禄认为,如果不是技术本身有问
题、不是对技术保密得太厉害,那就应该通过多培养人来达到推广技术的目的。

  据肖传国介绍,神源医院的建立就和他的一个博士生有关。

  不过,他没有从神源医院拿过一分钱。“医院是股份制的,他们要我占股份,
我没要。最后大概给了我30%的股份,我说如果有分红,你们也不要给我,把这
个钱拿去滚动发展。我现在去那边开刀,火车票都是我自己出的。”

  (实习生李娜、《科学新闻》记者邸利会对本文亦有贡献)

  完善探索性医疗技术市场准入的法律规范

  编者按:近年来,国内医疗服务市场不断推出各种花样翻新的“高新技术”
项目,令求治心切的患者真假莫辨,无所适从。其中,一些技术在专业上并不成
熟,程序上也未经严格审评,却进入了医疗市场。本刊所报道的“肖氏神经吻合
术”,虽然经过了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也通过了有关的鉴定,但是,从病人的
反馈、和同行的意见来看,它所引出的问题,成为我们考察探索性医疗技术市场
准入和管理问题的新的样本。

  文/李大平

  随着生物医学科技的快速发展和后工业时代的到来,医疗服务的市场化和医
学新技术的商业化趋势大大加快,大量新技术和新成果涌入医疗市场,医疗机构
为了商业利益或名誉利益,任意开展一些所谓的高新技术医疗服务,这一方面极
大地侵犯了患者的权利,另一方面也导致诸多的社会伦理问题。因此,如果缺乏
对医疗高新技术的严格规范和管理,势必造成卫生事业本身和广大消费者利益的
双重损害。近年来,这样的例子已经越来越多地进入到公众视野。

  制定相关法规已是迫切课题

  从医疗技术发展的程度和应用的范围考虑,可以将医疗技术分为探索性医疗
技术和应用性医疗技术。探索性医疗技术是指医院引进或自主开发的、在国内尚
未使用的新技术;也包括限制使用的技术(高难、高新技术,这类技术难度大、
要求高,需要在限定范围和具备一定条件方可使用)。应用性医疗技术指已在国
内外使用的成熟技术, 在医院为常用的诊疗项目。

  实际上,探索性医疗技术在医疗市场上往往被包装为“医疗新技术”,这很
容易给人造成误解, 开展这些技术往往与评奖、评定职称、市场价值等挂钩,
客观上促使将探索性医疗技术与科研成果的等级对等看待,由此而形成的怪现象
是:越是对其缺乏了解的探索性医疗技术,越是容易受到各方的追捧, 这样反
而掩盖了探索性医疗技术安全性、有效性方面的潜在问题。

  目前,我国对探索性医疗技术的管理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在法律规范方面,
虽然卫生部在今年3月发布了《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但该办法规定
“医疗技术临床试验管理办法”将另行制定。因而,在卫生部已经发布的规章制
度中,唯一涉及了医疗技术临床试验管理的是于2007年1月11日起施行的《涉及
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试行)》,而该办法只对医疗技术临床试验的伦
理审查作了泛泛的规定。此外,在对临床医疗技术进行管理方面,我国还存在着
相关组织机构力量薄弱,以及伦理审查委员会运作不规范等问题。在此形势下,
建立我国探索性医疗技术准入的相关法律、法规,已经成为非常紧迫的课题。

  制定准入制度应遵循的原则

  医疗技术准入制度是国家为保护和促进人民群众的健康而制订的有一定强制
性、规范性的医疗技术评估和准入的规章制度。它主要包括应用循证医学的原理
和方法,对医疗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经济性和社会伦理适应性等方面进行系
统评估, 决定其是否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和从探索性医疗技术转变为临床应用
性技术。

  当前医学新技术的商业化趋势加快,功利主义的伦理学大行其道, 而强调
人的行为必须以道德原则为基础,并以意图与动机作为判断人类行为善恶为标准
的道义论却声势微弱。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的立法首先要遵循保障患者权利
的原则,在决定试验性的医疗技术以何种方式进入临床时,保证患者安全成为各
方在做出医疗技术准入决定时需考虑的首要因素。为了保证患者的权利得到有效
保护,医疗技术临床试验应遵循以下几个基本原则:知情同意原则、保密原则、
尊重原则、自主原则、有益原则和公正原则。

  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的立法也要着眼于控制医疗保健费用的过快上涨,
保障全民卫生保健计划落实,现代意义上的医疗技术评估还包括了对成本效益的
考虑。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研究的不断创新,也出现了滥用医疗新技术的现象。有
的医疗机构不顾自身技术力量和设备条件,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盲目开展医疗新
技术。有的医疗机构甚至将一些仍处于理论研究状态或尚不成熟的方法和技术应
用到病人身上, 不但得不到应有的疗效,还给病人造成了肉体上和心理上的创
伤。

  根据我国现有医疗收费定价管理办法, 新开展未定价的医疗技术由各医疗
单位自行报价,物价部门审批后实行。这种报价是依据报价时的物价计算出来的,
往往比政府定价偏高。其中许多项目属于不成熟的技术, 某些项目表面上属高
新技术,实质上却是在原有技术方法上稍加改进或重复他人的工作,并且增加了
病人的经济负担。实行准入制度能从源头上控制医疗费用的过快增长。

  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对传统的伦理观念造成重大的冲击,因而,对探索性
医疗技术的审查,必须维护公认的伦理价值。科学的发展不能唯科学主义,有必
要为其设立必要的伦理价值准则,医疗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也必须在人类道德可接
受的范围之内, 要避免给人类的道德、伦理带来重大挑战与危机。

  探索性医疗技术评估的可能结局

  完成了临床准入的医疗技术必须由申请人向伦理审查委员会和卫生行政部门
提交总结。卫生部行政部门根据评估结果可以作出以下决定:(1)不能在临床上
应用,即依然列入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管理,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试验结果
尚且无法确认该医疗技术的安全性与有效性或者对于社会适应性有较大争议时,
该医疗技术继续列入临床试验管制;(2)开放为限制性临床应用技术,探索性医
疗技术临床准入结果经评估认为该医疗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社会适应性已达
到一定水平,可以开放在临床上应用,但只有具备一定条件的医院或医师才能开
展;(3)开放为常规性医疗技术,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结果经评估认为该医
疗技术安全性、有效性和社会适应性已无疑虑,开放为常规医疗行为;(4)禁止
开展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试验,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结果证实该医疗技术无
医疗效能或其安全性有重大疑虑,或者社会适应性有巨大争议时,禁止该医疗技
术继续开展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试验。(作者为广东医学院副教授、律师,教育
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探索性医疗技术临床准入的法律规制”主持
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8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07 00:13:43 提到] [FROM: 98.]


力刀评注:

这是个很有趣的案例,在住院医生面试时时有发生和遇到或类似的场景。这种情况
的应对常常是面试者有意无意地从你反应回答、面部和BODY语言来考察你的反应能
力和个性特点及成熟的素质。表现得好和应答从容合适到位可以让面试者大为开心
或对你留下深刻良好印象,你就得了高分;而相反,应答错误或不当,轻的引起对
方不快或疑虑,严重的,可以说立即被面试者在心里判了死刑--你出局了!

这个CMG提出了个很好得问题,在我所印的下列讨论里,ChiUSMD和Dojo的发言非常
出色,值得大家认真思考和进一步充分讨论,学习提高自己的面试及对这样问题得
脑筋急转弯能力,以及自己的为人处事成熟能力培养。

值得指出的是:那个在麦地喋喋不休到处卖弄她的所谓“英语”并爱好给人改错的
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
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
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所以不惜大开杀戒痛砍此ID,得罪了麦地
版规和版主。

说来是坏事,但这也成就了俱乐部的诞生,这里不会再有这种苍蝇和垃圾的泛滥横
行而不受制止。

*****************************************************************************

发信人: kaye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埋底海豚~热爱游泳),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合集] 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Nov 2 02:42:11 2010, 美东)


☆─────────────────────────────────────☆

ZXCVBNMWUJI (无极) 于 (Sun Oct 31 22:38:21 2010, 美东) 提到:

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我的第一个面试的一个面试官是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老先生,进去后他一上来就笑眯眯
的问,你是怎么认识Dr.XXX的?Dr.XXX是我到美国后的第一个老板。我说,您认识他?
他微笑地点头,说Dr.XXX跟他一起在XXX做的resident。我于是精神为之一振,把我当初
出国如何联系Dr.XXX到他那儿做POSTDOC给绘声绘色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类似“He
is the nicest person I've ever met.”之类的评论。面试官耐心听我说完,然后仍
然笑眯眯地说:“Well, I was not getting along with him very well at that
time.”然后就是blah blah blah blah.我当场差点晕倒。

☆─────────────────────────────────────☆

DrNewbie (NN) 于 (Sun Oct 31 23:33:50 2010, 美东) 提到:

You could have said back, Ohh, he must have changed quite a bit.
Or he only gets along well with suck-ups. I jam him up real good.

【 在 ZXCVBNMWUJI (无极) 的大作中提到: 】

☆─────────────────────────────────────☆

fionaww (加州无鱼) 于 (Mon Nov 1 00:00:52 2010, 美东) 提到:

第一句还好,第二句就不行啦。万一人家说,感情你是suck-up阿,不然人家怎么看上
你,把你从国内招来呢?不更晕倒了?


【 在 DrNewbie (NN) 的大作中提到: 】
: You could have said, Ohh, he must have changed quite a bit.
: Or he only gets along well with suck-ups.

☆─────────────────────────────────────☆

DrNewbie (NN) 于 (Mon Nov 1 00:03:49 2010, 美东) 提到:

hehehehe.

Third one: Am I such a charming person that I get along so well with him? Or Am I personable that we get along so well.

Fourth one: You should be happy with my people skills now right? Since I can get along with this snob.

If you love my answers and you get my sick humor, please join my club: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

DrNewbie (NN) 于 (Mon Nov 1 01:25:54 2010, 美东) 提到:

The rest are for professionals only. No imitation by amateurs.
The 1st is witty. The 2nd is humor.


☆─────────────────────────────────────☆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于 (Mon Nov 1 20:34:37 2010, 美东) 提到:

楼上大哥,你是来搞笑的还是来做广告的?你的这些自以为幽默的答案不是too judgemental ("he must"...lol) 就是自我吹捧。

这个情况下,面试官故意不在开始的时候就说合不来,而是在等楼主说了一大堆以后才
说,其实就是想看楼主遇到尴尬时的反应。象楼上大哥这种回答,把球踢回去,反让面
试官尴尬,我以为不好。我的建议是回答"oh, sorry to hear about that" 就行了,
最多再加一句"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you and me differently",把这话题带
过就得了。Dr.XXX或者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跟所有人都合得来,这本是正常现象,
何须画蛇添足

☆─────────────────────────────────────☆

ChiUSMD (治病救热) 于 (Mon Nov 1 20:56:20 2010, 美东) 提到:

I agree. I assume you are a cute girl, and probably got a high remark from
him, otherwise he won't say this political incorrect thing. Go back ask your
boss whatever he said is true or not, then Send him a nice followup email
and make up something 拍一下马屁.

if your boss can send him a short email, 100% you are in or prematched.
My personal experience you will be ranked very high by that program. 美国人的尊师是骨子里的

☆─────────────────────────────────────☆

sfkitty (meow) 于 (Mon Nov 1 21:12:16 2010, 美东) 提到:

这真的是个需要脑筋急转弯的问题,我觉得理想的答案是结合NN和豆角的智慧。“sorry to hear that" ,加上适当的表情(让面试官觉得你的确 feel sorry about it, 而不是随口说说),再加上 “well,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a lot“, 然后以一个beautiful smile to wrap it up。



☆─────────────────────────────────────☆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于 (Mon Nov 1 21:28:20 2010, 美东) 提到:

对的,表情要搭上。但这个must就免了,我对NN第一个答案不满意的就是这个must,显
得好象你多知道Dr.XXX的过去似的。你用"I guess"就对了。

说到底,我觉得这个回马枪问题固然尴尬,但老实应对,或者就是尴尬在那儿傻笑没有
答案,也比表现出自大和judgmental要好,这些性格可是要命的。尤其在正式面试问答
的时候,玩幽默是玩火。

☆─────────────────────────────────────☆

kaye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埋底海豚~热爱游泳) 于 (Mon Nov 1 23:09:01 2010, 美东) 提到:


dojo(豆角)和chiusmd的分析都很有道理,谢谢!
个人认为是这个问题的正解吧。

☆─────────────────────────────────────☆

ChiUSMD (治病救热) 于 (Mon Nov 1 23:45:44 2010, 美东) 提到:

The old people always have some 童心,he tried to say "got you", just be his
way and do something satisfy his joke. Now matter how smart you are, just
pretend "he got you".

"oops" then smile, or slightly 夸张一下,any other words might turn the
table completely opposite.
American would anwer: "you are good" or "you got me".

在中国,就自罚杯酒。
中美情况差不多,就是不能充大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5条评论
---------------------------------------------------------------------
1 [DrNewbie 于 2010-11-02 14:27:31 提到][删除][修改]
============================================================
Does it matter whether he has changed or not? NO! The best way is to switch gears right away with a neutral, courteous comment. 'Sorry to hear that' is NOT nice at all. Either is 'u got me'. You really have no idea what happened between these two. Could be something nasty. Or his reply could be just a joke. Either way, it is best not to get involved. Along this line,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 'SINCERELY' sorry for it. The 'sorry' line can be interpreted in a bad way: 'You are sorry because I am an ass?'. Better say something neutral without offending either side. 'You got it' works only when he was really joking. What if he was serious? It would be even more awkward.

There isnt any good answer for this awkward situation. Only an immature person would give you a hard time like this. If a person reply in a courteous way, he wins votes. My answer shows integrity, honor and wit. It wins respects from others. The best dealing with this situation is a polite short answer and a quick switch to other topics.

The beauty of my reply is that it does NOT offend either party. Of course, the tone and your body language determines how the msg is delivered and how it will be received. It is saying I dont know his past. All I know he is the nicest person. If what you said about him is true that he was hard to get along, he is very nice now.

'"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you and me differently" could be taken as very offensive. Right? 'It is because I am an ass?'


2-4 are for laughs only. Hope everyone here knows when to chuckle on a joke. For the people who cant figure out when a joke is told. Here are some clues: suck-ups, jam-up, snob.

All you can brag is how other people drooling over your job. How pathetic.

------------------------------------------------------------------
4 [DrNewbie 于 2010-11-02 13:44:06 提到]
Ur foul mouth cost your job already. You just never learn. You will lose
your job again if you dont know when to hold back your filthy mouth.


You can only take pleasure in getting even by your bragging how the wife of
the boss who fired you left him. You are just plain sick.


BECAUSE YOU HAVE WRITTEN ABOUT THESE FACTS ON PUBLIC WEB SITES, YOU HAVE FORFEITED YOUR PRIVACY.

You are nobody compared with your peers.

Even a monkey can get a score of 50 by throwing darts on a board. So you
think you are smart with scores of 70s? You just got lucky. Period.
Nothing to be proud of.

Talk to anyone who got scores of 70s and ask them whether you just got lucky
or it just doesnt matter. Dont use one case to counter me. Lets talk
about trend or stats.

Your numerous scum filled posts have been deleted by BanZhu. You were so
out of line that even BanZhu was ashamed of you and deleted your mean post
about your ex-boss right after you posted it.

There are many precedents of accomplished people turning into monsters in
their senior years When you were biting every bystander on the street, I
suddenly realized its not me, it is you.

Yes, there are plenty of very smart yet generous, decent people here.

They shoot for much higher goal than you. With your lousy 70s score, no
wonder the best advice you gave to them is to take the less satisfying
prematch. Because you could only get lucky once.

So stop misleading people by using you as an example.

To exclude me from getting info on the medi board, you tried to drag
everyone into ur private club. It just shows how childish you are. Only a
sick person would devise such an evil plan. Even your buddies think you
have gone too far and opened ur private club for public viewing.

You are just a plain sick old man.

--------------------------------------------------------------------

4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他的英语很好。中国人特别是我们河南人一听就懂。 像“welcome u join my club" 和his is a very unique 8-gua I enjoy to read”还有“I'm sure there you will get more benefits=我坚信在这里你将得到更多的好处。”多么容易的“直”译呀
---------------------------------------------------------------------
5 [DrNewbie 于 2010-11-02 23:00:52 提到]

His best English is:

Bless the God. No wonder people call him the GodFath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06 04:15:20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This is taken from USMedEdu's blog, NOT from his private club. After USMedEdu had made the nasty comments, people consulted a few people and below are some answers confirming that DrNewbie's response is good. Others are NOT appropriate.

发信人: daisyy (Daisy),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R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5 11:38:39 2010, 美东)

我在英语论坛问了一下这个问题。 这是我得到的回复。看来说‘Oops, you got me.' ‘I'm
sorry to hear that.'都不是很好。

Dojo 曾经建议过加上 I guess 到 he must have changed 可能是比较好的。

BTW, I don't want to see my threads on this one to be appeared in the
MedicalCareer Board. Thanks.

Well, this is a bit tricky because it's not just a language question,
you're also asking how the situation should be interpreted (which is
difficult to do if you weren't present) and how to respond 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which can be awkward even in your native language).

Option 1) I would think the old gentleman rather strange if this was
what he was doing, but who knows? In any case, I wouldn't reply "oops,
you got me", as you probably don't really want to say to him "I think
you just tried to trap me in an awkward situation", even if that was in
fact what he was indeed trying to do. It also may sound as though you
were just pretending to like the advisor, whereas in fact you are now
acknowledging that he is unlikeable.

Option 2) Possible, but it sounds a bit strange. You're more likely to
say "I'm sorry to hear that" if you hear that someone has died, or some
other unfortunate event has occurred.

Option 3)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Probably the best of your
suggestions, in my opinion - you are sticking by your original opinion
of the advisor, whilst acknowledging that the old man might have had a
different experience. It is a good, diplomatic response.




发信人: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R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5 13:11:12 2010, 美东)

这样,我早上发信给我的consultant问了。她以前是某著名医学院招生委员会成员,也
曾面人无数,现在提供收费咨询服务。她的答案应该算权威了。的确 sorry to hear
that 虽然不只是用在死了人的时候,但有点负面,她的这句话应该是最合适的。

> I have another random question. During interviews, sometimes the
> >interviewer came up with a follow-up question that put me in an awkward
> >position, and I'm not exactly sure what's the best way to answer. For
> >example, one interviewer would ask with a smile "How did you meet Dr. X
> >(one of my advisers)? I knew him because we cooperated many years ago."
> >I'm of course happy that there is a connection, so I would describe my
> >encounter with Dr. X in great detail, and say something like Dr. X is
> >the nicest person I've ever met. But then the interviewer would
> >follow-up, still with a smile, and say "actually, I was not getting
> >along with him very well at that time." What shall I say in this awkward
> >situation? Shall I try to sympathize with him and say "sorry to hear
> >that, I don't why he treated you and me differently"? Or shall I
> >reaffirm my position and say "he must have changed a lot"? Or shall I
> >just downplay and say "you got me"?

I think the best way to deal with it is to just say something like "I'm
sorry you had that experience." Nothing more is indicated. But, it's
very odd for an interviewer to put you on the spot like that. Shows poor
interviewing skills on his/her part.

===========================
If you ask you your consultant that you want to reaffirm your position, of course it is not very appropriate. But if you say it in a way that it serves only as a topic switching comment and in a non-confrontational fashion, it is actually a better choice. The 'changed' line is not intended to argue about his boss' character. It is not relevant to his IV, and not worth debating about.

See below from someone else:
"Option 3)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Probably the best of your
suggestions, in my opinion - you are sticking by your original opinion
of the advisor, whilst acknowledging that the old man might have had a
different experience. It is a good, diplomatic response.".
-----DrNewbie.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1.]


发信人: fionaww (加州无鱼),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R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5 23:46:18 2010, 美东)

hehe, actually I just talked with my attendings today too and got the same comment.

Just simply say:" I am sorry to hear that. I didn't know you had that
experience with him." Because the interviewee already pushed himself to the
corner, don't say more except simply acknowledging the fact.

2 [DrNewbie 于 2010-11-03 23:04:34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REPLY TO THE ATTACHED COMMENT.

"Must" is perfect here. "May" is NOT.

Would anyone use suck-ups, jam-up in a formal interview as in Joke #2? Would this be a clue that it is a joke? Would anyone use snob in Joke #4? A good joke teller does not start with Hey, I am telling you a joke?

The 'Sorry' line could be interpreted in the wrong way. It is Not like you say sorry when some1 is sick.

Your '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us differently' is clearly very OFFENSIVE. It insinuated that the interviewer is an ass cause the Boss is the nicest person in the whole world, right? It is so pathetic that your answer is so appreciated by the MadDoc and put on the front page for people to spit at. Have u noticed that Not a single person responded to the MadDoc's comment? Why? So many people hate me to their guts. Why nobody jumped out and LOLed like you? Simple! Cause your answer is offensive.

Read my reply please before you comment. MadDoc initially made the club private. Only under the protests from some righteous people who think he has gone too far, he made it public a few days later.

Because I use 'real world' examples for English writing practice, a private English club is best suited for this purpose. If you didnt know, a couple of thugs on medi routinely harassed me for correcting their English. Btw, your English is superb. Thats why I thought you would want to help us. But you refused. I am truly sorry for this.

Some people get dark humors. Some dont. It is just a matter of personal tastes. Yes, many did think it was funny.

Clearly, you have got the bad influence from MadDoc. You had a very lousy attitude with your LOLs towards my posts. You are smart enough to have got into a medical school. But your lack of manners will hurt your personal and professional life. Doc is a prime example. Hope you dont follow his path.
-------------------------------------------------------------------
-------------------------------------------------------------------
2 [dojo 于 2010-11-03 22:31:32 提到][删除] [FROM: 71.163.]
Okay, now you say #2-4 are for laughs only, why didn't you say that in your originial post? You could see that fionaww challenged your #2 answer, but you did not tell her you were kidding. Instead you gave two more answers "for laughs", but did any one actually laugh in that thread, before I responded? Your humor is really sick.

I made it clear that your #1 answer is fine except that you shall not say "must". "Maybe he has changed a lot" is an okay answer, but how could you use "must"?

Your comment on my "sorry to hear that" shows that you don't even understand what "sorry" means here. It is a very common, sympathetic response to any kind of misfortune. If you ever tried to describe something unfortunate in your life to an American, you should have heard this sentence before. The sympathetic American saying this would never ever think that he is sorry because you are an ass. Your thinking is ridiculous.

Finally, your conspiracy theory "To exclude me ... you tried to drag everyone into ur private club" really makes me sick, even though I was never a fan of Lao Dao. Lao Dao's club is PUBLIC, everyone in the world can read it, and I joined it on my own without Lao Dao's any email. YOUR club is PRIVATE, and YOU sent me email twice to try to drag me into ur club.
 
2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56:47 提到] [FROM: 140.]
谁来评定肖传国?

2009年10月27日《科学新闻》杂志

  ■记者 邸利会

  在父母的搀扶下,小芳(化名)蹒跚着推门进来,面色平静,身体柔弱。

  这是经过“肖氏反射弧”手术治疗的患者。她在一年半之前接受了肖传国的
手术,在不见好的情况下,从家里来到北京,寻求进一步的治疗——确切地说,
她手术后不是不见好,而是情况变得更坏了。

  小芳并非唯一一个接受此类手术的患儿。10月16日,另两位脊柱裂患儿的母
亲同时将河南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告上了法庭。诉状说,三年前她们的孩子在这家
医院接受了治疗大小便失禁的手术,但病情至今仍没好转。而且,和她们孩子同
期住院的病友中,没有一例治愈的,与医院宣传的“85%的手术成功率”相差甚
远。更为严重的是,术后孩子左腿出现萎缩、变形,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患者之殇

  现在为小芳治疗的医生说,他不便对他的同行进行评价,但可以听听患者是
怎么说的。

  2007年底,小芳的母亲第一次注意到了电视播出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及
其治疗效果的片子。而在此之前,罹患脊膜膨出的小芳已经进行了五次手术,但
收效甚微。小芳的母亲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试一下。

  “当时,我也咨询了医生。”小芳的父亲告诉《科学新闻》,“他们和我说,
最好不要做,可是她母亲太心急了,想着有一线希望,也要尝试一下。”

  从电视和网络上了解到,郑州也在做类似的手术,小芳的父亲就赶到了郑州。
但亲眼所见医疗环境的低劣让他不相信这就可以做成手术。随后,在多次询问下,
才知道这一手术的创立者肖传国是在武汉的协和医院。

  2008年3月,心急如焚连夜赶车到达武汉的一家人,赶上了肖传国正在举办
的国际研讨会。“当时有外国记者来,也有外国学者来,我们家属全部在里面听
他讲。还有从越南、台湾来的病人。病人家属我们都有联系,当时做了十几个人,
现在最起码七八个人都有联系,没有听说一个好的。当时说的是,至少有 60%的
治愈率。”

  据小芳的父亲说,按照当时的承诺,小芳在术后半年到一年时间就可以有起
色,但现在一年半都过去了,情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善。当初,左脚因脊膜膨出而
有些内翻,为了做肖氏反射弧,必须用一只脚的神经去接膀胱。而医生说,用有
毛病的左脚的神经去接,效果不好,于是便切下正常的右脚的神经接了过去。医
生说,右脚暂时会迟钝一点,过三四个月会慢慢恢复过来,最多半年。但到现在
都一年多了,双脚没有一只见好,同时膀胱的排尿并没有恢复正常。

  “尤其我到郑州看的时候,觉得那些农民,辛辛苦苦,这里借钱,那里借钱,
东借西凑的两三万块钱,在那里做手术,要成这样,就真的是惨了。经济基础不
好的,搞的是家破人亡。”小芳的父亲说。

  如今,小芳读完初中后就辍学在家了,父亲觉得读了也没用。他说:“要去
打官司,也不重要了,只要小孩能康复起来,像正常人一样,其他都无所谓了。”

  “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们还会不惜任何代价进行医治。”小芳的母亲说。

  一场鉴定会

  小芳接受的这一手术,其基础是人工反射弧理论,创立者是武汉协和医院的
肖传国教授。

  在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纪小龙看来,肖传国之所以能够大肆宣传其理论,
并在部分医院开展其手术,很大程度上归功于2004年的一场鉴定会。

  2004年8月,由鉴定专家同济医学院裘法祖、北京大学医学部韩济生等7位院
士和一名教授组成的鉴定会,认定肖传国的成果对于解决先天性脊膜膨出患儿大
小便失控“具有重要意义和突出的创新性”。

  据当时参与鉴定的第三军医大学王正国院士回忆,该项目最早由时任国家自
然科学基金委生命科学部副主任叶鑫生推荐。而看一些材料的介绍,该成果在国
外也有很好的反响,国际上有关专业会议都作了介绍,在国外有着很高的评价。

  但这样的鉴定会在专家组成上却存在着缺陷。组长韩济生、西安第四军医大
学的鞠躬等人长于基础神经的研究,对于临床并不擅长。而在所有的专家中,只
有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金锡御教授是泌尿外科的专家。而当时,中国泌尿外科的
唯一一个院士郭应禄并不在邀请之列。其实,在肖氏的该项成果参加国家科技进
步奖的评奖以及肖氏参与申报院士时,郭应禄就曾提出一些意见:效果并不是想
象的那么确实。

  “我不是专门搞泌尿外科的,当时,基金委的专家推荐他。另外,裘法祖对
他也比较赞赏。我非常尊重裘教授,他平常是一个科学精神很强的人,医德、医
风都是典范。所以没有接触情况之前,我对这个成果就有好感。”王正国说。

  这次鉴定会上,肖传国专门找了几个病人,当面来看效果。从外行角度看,
略微施加点压力在腹部,就可以正常排尿了。但作为尿动力专家的金锡御提出,
这可能表明目前的排尿主要是压力造成的,而不是神经功能恢复造成的。

  “当时有基金委的专家推荐,裘法祖强烈推荐,一个年轻人,特别是国外评
价很高,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中国原创的、国外欣赏的成果不是太多,我抱
着鼓励和学习的态度,当时觉得还是不错的,我也没太多说话,因为我临床做得
很少。”王正国坦言。

  同时,专家们也提出,该成果虽被认为解决了临床上的实际问题,但其原理
分析尚需完善;此外,这项研究的相关学术论文也应充实。当时请的专家大多是
搞基础的,临床医生极少,但专家们仍然将成果确定为“先进”。

  “这可能有一些情感因素。金锡御论资历、论权威性,都不如别人,别人是
院士,年龄也大,尤其是中国的传统,要做到不管别人再大的名气,不同意就能
提出来,常常是做不到的。”王正国告诉《科学新闻》。

  鉴于肖传国“手术做得很漂亮,效果也很好”,加之裘法祖的推荐,西安第
四军医大学的鞠躬院士不会相信结果是“假”的。“因为,裘老师是很认真的,
很严格的,裘老师还到平顶山去看了的。我相信裘老师。”鞠躬承认肖的工作在
临床上还是有价值的,虽然在理论上还需要完善。

  竞选院士惹的祸?

  鉴定会上成果获得通过,似乎为肖传国竞选院士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2005
年9月14日,搜狐公司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邀请方舟子在搜狐健康频道在
线谈《生物医学的规范》,对于“肖氏反射弧”的学术地位提出质疑;2005年9
月21日,方舟子在搜狐新闻频道发表文章《脚踏两只船,中国院士越选越滥》中,
进一步指出肖传国在国际上毫无影响,而“肖氏反射弧”在国内医学界也没有得
到认可。

  肖传国认为,这些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报道和污蔑,特别是对他的学术工作和
所获国际认可的各项指控均完全背离事实,严重损害了他的名誉权。由此,肖传
国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从2005年10月8日,肖传国向武汉江汉区法院正式递交诉状算起,直到2007
年11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为止,基于大致相同的诉求,肖
传国先后在武汉、美国、北京提起诉讼近十次,状告核心人物方舟子侵权。

  2006年7月25日,武汉江汉区法院一审宣判,方舟子败诉。不久,先后有600
多人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上签名,抗议法院判
决不公。信中称,方舟子撰写评论文章对院士候选人肖传国进行质疑,是正当的
学术批评与舆论监督,完全符合中国科学院公布院士候选人名单以加强社会各界
对院士增选工作的监督的目的,同时也是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

  “我觉得打官司也没意思。”鞠躬说,“人家在网上爱怎么说你,你是什么
就是什么,你要较真,没必要。大概没人能陪得起他打官司。打官司很贵,拖下
去,别人陪都陪不起。”

  2007年11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从法律的角度说明了双方在
肖传国本人的学术水平以及“肖氏反射弧”的国际影响方面存在较大争议。法院
认为:“上述争议均属学术领域范围内的争议,应局限于学术领域依靠学术自治
妥善解决,法院不应更没有能力对此做出法律评判。”

  同行的尴尬

  既然法律上不能解决学术争端,那么究竟该由谁来评价肖传国和他的“肖氏
反射弧”?但令人略感沮丧的是,在官司过后,迄今没有哪一个泌尿外科同行愿
意再对此项成果进行评价。

  北京一家医院的泌尿外科专家告诉《科学新闻》:“依靠同行评议目前是不
可能的,我敢保证没有哪一位专家愿意进行评论。如果同行评议的话,我说什么,
他(肖传国)总有很多理由说我的不对。”他同时认为,肖传国的方法还是一个
值得肯定的研究方向,只是如何由动物实验到临床,需要更多考虑。而对于肖本
人,还是尽量“不招惹”为好,“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他说。

  从事神经基础研究的鞠躬则坦言肖传国一开始所做的基础研究,如运用电子
显微镜所做的组织切片不够令人信服;另外,他画了个反射图,从神经解剖来讲,
中间是不正确的。“因为通过挠皮肤引起的神经反应,不能直接到运动神经元形
成反射弧,他是这么画的。这种反射弧,是直接到肌肉的,不可能皮肤感觉就能
达得到,是经过中间神经元才能到前脚去的。他缺了个环节,但他就画,他也不
听人家意见,就认为这是很对的。”鞠躬说,“我不喜欢这种事情。”

  2003年,在北京召开的第42届国际脊髓大会上,上海同济医院的张世民曾与
肖传国先后作了此方面的学术报告。“肖传国的这些文章,我以前都仔细读过。
我们也作过这方面的实验研究,我在我的报告中,末尾用了1张幻灯片提出了这
个反射弧尚有许多问题没有搞清,需要进一步研究。会后我们也与肖教授当面交
流过这些有待解决的问题。”张世民告诉《科学新闻》。

  此后,张世民写成针对“人工反射弧”的大约500个单词的评论,发表在
2004年的美国《泌尿学杂志》上。

  而作为同行的北京朝阳医院泌尿科主任杨勇拒绝发表任何评论,此领域唯一
的院士郭应禄也因“身体不好”的原因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由于临床的权威检验并没有进行,有关这一手术具体的治愈率并没有一个来
自第三方的统计结果出现——而郑州的这家医院已经停止做此项手术。

  据悉,卫生部于2009年3月2日颁布,于5月1日实施的《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
理办法》,对于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的医疗技
术,按照医疗技术分类分级管理,第三类医疗技术,需要卫生行政部门加以严格
控制管理;而对于医疗技术临床应用能力审核、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的监督管理也
将获得可依据的规则。

评肖传国等人《一种用于脊髓损伤后可控排尿的人工躯体—中枢神经系统自主反
射途径∶15名患者的初步研究结果》

  要在脊髓损伤后重建可控排尿,至今仍然是医学上的一大挑战。肖传国等人
先在动物、后在临床病人中进行了一项有趣的研究,建立了“皮肤—中枢神经系
统—膀胱”人工反射途径以引发膀胱收缩。根据我们的理解和对脊髓损伤病人治
疗膀胱的临床经验,我们想要对该人工“躯体—中枢神经系统—膀胱”反射途径
做几点评论。

  首先是关于自然引发的排尿和人工引发的排尿之间的关系。在上骶骨脊髓损
伤的病人中,通常会出现一个或更多个自然引发点能够引发排尿。做该手术的病
人是否还保留着自然引发排尿的能力呢?而且,我们认为人工反射弧不能“控制”
排尿。

  其次,哪一条神经根应该被选用做为接受器?

  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如何促使轴突到骨盆神经而不是到外生殖器神经的再生。
该手术的目标是让膀胱而不是括约肌获得更多的神经再分布。我们怎么能够抑制
到躯体神经末梢的轴突再生而增强到自主神经的轴突再生呢?

  还有一个问题是,皮肤传入和腱传入哪一种是更有效的引发方式?在“皮肤
—中枢神经系统—膀胱”和“腱—中枢神经系统—膀胱”反射途径之间,会有任
何不同吗?哪一种能有更好的结果呢?

  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是否要进行传入神经阻滞。临床试验已经证明,牺牲4
条甚至5条骶骨神经根对排尿或排便都没有效果。有选择地切除上骶骨脊髓损伤
病人的骶骨神经根,通常一开始似乎有效,但是长期效果却令人失望。我们的意
见是,“躯体—中枢神经系统—膀胱”反射弧只不过是建立了一个新的躯体引发
点来引发排尿。它很少影响到膀胱的顺应性和储存功能。因此,没有进行恰当的
传入神经阻滞就去建立“躯体—中枢神经系统—膀胱”反射弧最终将会导致膀胱
的反射过度和痉挛。传入神经阻滞会起什么样的作用?它是否会使躯体引发排尿
失效呢?

  总之,在得出结论之前,还需要有更多的实验和临床研究,并且要有长期的
跟踪调查。

  (摘译自美国《泌尿学杂志》2004年6月号第171期第2387-2388页。原文作
者系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整形外科张世民)

(XYS20091027)

 
3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47:46 提到] [FROM: 140.]
对话肖传国

  ■记者 邸利会
  《科学新闻》杂志

  10月23日,肖传国接受了《科学新闻》记者的电话采访。他在电话里反复强
调:由于国内记者不专业,他不愿意接受采访,并一再建议记者不要做这个话题
的报道。

  科学新闻:对于诉讼以及你的手术方法,泌尿外科的同行——比如张世民—
—之间也有不一样的意见,你怎么看待这些意见?

  肖传国:张世民,他就不是我的同行。他当年是博士后,是骨科的,根本不
懂泌尿外科。北京的同行多得很,泌尿科主任教授才是同行。张世民的老师侯春
林,按照我们的方法做的,很多也都成功了。他写评论的意思,如果你英文好的
话,是能看得懂的,是想帮他的老师吹嘘一下。

  我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中国新闻周刊》来呢,是因为叶鑫生,我以
为是报道基金委对我们这些人的支持,所以就很爽快地接受了。国际上包括CNN,
美联社的采访,纽约时报的采访我也接受,但是我对国内的采访不接受。第一,
因为你们不懂专业;第二,你们的报道实际上抱着所谓矛盾和冲突,中国的记者
总是想勾引人家的眼球,不是非常严肃认真地报道一个事。

  科学新闻:我们也主要是想澄清一些问题。

  肖传国:有什么事实可以澄清的,我要有问题,是国际泌尿学界、中国泌尿
学界会关注的,他们有什么想法,会到我这里来。

  这个工作在国际上的影响,比如说,12月份,我又要到印度去施个刀,印度
医学会请去开个刀,讲课授徒,我今年跑到七八个国家,做的是为中国人争光的
事情。刚刚美国政府给了我230万美元,我是PI,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专
门推广肖氏手术,因为前期手术做完了。

  说老实话,你们怎么报我也不在乎,就是有点烦,因为你们并不懂这个专业,
你们总是围绕着方舟子的那点玩意儿。你们并不是我的同行,我也并不需要向外
行澄清什么。我的同行们,他们有什么不懂,那是他的问题。

  科学新闻:你谈一下,当年的鉴定会,对于手术,有些专家质疑在理论上需
要完善?

  肖传国:所有的鉴定都是肯定之后,再提出新的希望,理论是已经在全世界
到处都证明了,我们刚刚9月份到美国开了一个国际会议回来。所有人都围绕着
我们来做,都证实我们的工作,包括临床、包括科研。

  我今天刚刚给外国人在我这做了手术,下个礼拜又要来一个,现在每年到我
这里学手术的外国大学教授,每年一二十个,明天后天,我又要到郑州去。国际
尿控学会的主席专门到郑州来跟我学手术。

  科学新闻:提到郑州,那家郑州的医院是不是你授权的?是不是和你没关系?

  肖传国:郑州医院?没有授权。也不是没关系。我支持他们做起来。他们非
要聘请我当院长,我说院长不当,你们可以宣传推广这个手术,这不是好事嘛。
后来停了?不是,因为后来我们要转到郑州大学的附属医院去了,因为这里有个
问题,条件还是太简陋,当时我跟他们建立这个医院的初衷就是要把科研做起来,
我拨了100多万元给他们做科研,结果他们对科研不感兴趣。

  科学新闻:那关于你手术的治愈率,究竟是多少?

  肖传国:你们关心什么治愈率?我们泌尿外科同行关心治愈率,我这个手术
是印在书上的,卫生部的规程步骤都作了,你们操心这个干什么?

  科学新闻:但是现在网上毕竟有很多对你负面的评价?

  肖传国:你把网上的东西拿来作为我的对立方,什么意思?我还得跟你解释
这些在网上的东西。我跟你说,新语丝所有的东西都是造谣,没有一条能够站得
住脚,你要证实哪一条是真的,你就可以拿到5万元的奖金。你要找对立面,比
如说,鞠躬、王正国对我有怀疑,你可以写。

  科学新闻:对,鞠躬说,你的手术在理论上需要充实?

  肖传国:这个当然是对的,因为任何一个理论都是需要不断充实。

  学术争论很容易,比如同行对我这个有怀疑,可以写信到美国的泌尿杂志,
你们都是全外行,跟我谈专业,我怎么跟你们谈。很高深的问题,解决这么大个
手术的新的领域,泌尿外科医生懂的人都没几个,我现在怎么和你们讲得明白。

  美联社的记者采访我的时候,他所有的采访,找的是同行,看准了问题的关
键。你们并没有知识和能力来写。写在大众媒体上,就像开玩笑。

  我回国12年了,扎扎实实做我的工作,我做得好不好,我的国际同行都知道,
我得不得诺贝尔奖,也不靠你们去报道,你们写了以后,不可能有更大的负面影
响了,你至少比方舟子客观一点嘛。

  科学新闻:我们也不是就听方舟子的。

  肖传国:我就怕你们写得不恰当,会造成对病人的误导。科学理论,特别是
外科,是直接以人为对象的,来不了半点虚假,我们扎扎实实做工作就好了,你
们的报道对我们没什么,但中国老百姓容易被误导。国外NIH都是以肖氏手术命
名啊。

(XYS20091028)
 
4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45:28 提到] [FROM: 140.]
肖传国及其学生程时刚发表的2篇论文有造假的嫌疑

  作者:路人zh

  程时刚博士是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是肖传国教授的博士。在检索肖教授
的大作同时看到了程时刚博士的文章,发现2篇文章中,至少有一篇有造假的嫌
疑。

  No1 (简称文1)大鼠体神经-内脏神经吻合后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及其受体
的表达变化 ,神经解剖学杂志 ,2007,23(4):415-418

  No2 (简称文2)大鼠体神经-内脏神经及体神经-体神经吻合术后BDNF 及
TrkB 的表达变化,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37(3):383-386

  无需精读这2篇文章,只看试验材料和实验结果,就可知道文章有造假的嫌
疑。

  材料 文1用的是SPF级Wistar成年雄性大鼠25只;文2用的是45 只成年雄性
SD大鼠(文2相对文1多了模型对照组20只)

  结果:文1的表1和文2的表1,部分数据完全一致。

  用不同的大鼠得到了一样的数据,这样的数据很假。

  不知道程博士能否提供2个实验原始数据给我等看看,你的均数和标准差是
如何计算的?

  能否这样说:有部分实验,程博士可能根本就没有做过,直接Ctrl+C/V 了?

(XYS20091029)
 
5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44:44 提到] [FROM: 140.]
郑州大学鼓吹肖氏反射弧,被骗还是想骗更多的人?

  作者:blackzzu

  今天白天看到郑州大学发布了关于"肖氏反射弧"落户郑州大学四附院的新闻,
联想之前方舟子对肖传国打假的新闻,很奇怪郑州大学是被骗了,还是想用这种
东西继续欺骗更多的小白鼠来送钱?

  晚上又来看新闻,发现此新闻已经被删除,存在不足12小时,这可真是奇怪
啊,这么好的新闻,怎么郑州大学这么快就删除了呢?其中定有猫腻!我赶紧从
百度快照中查出来,放给大家看看:

  "肖氏反射弧"落户郑大四附院

  发布单位:新闻中心 发布人:刘超 供稿人:四附院冯光耀贾园园
发布日期:2009.10.29 阅读次数:561

  10月28日,郑大四附院引进国际先进技术"肖氏反射弧",医院泌尿外科顺利
开诊,邀请"肖氏反射弧"创始人肖传国教授进行手术示教,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
开诊当日,省卫生厅厅长刘学周、郑州大学常务副书记陈一锋专程看望了专家。
中共河南省纪委驻省卫生厅纪检组组长侯太杰,郑州大学副校长别荣海、国际尿
控学会主席J.Corcos等领导及医院党政班子出席揭牌仪式。
  1988年,肖传国教授在国际上首先提出并证实了"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
弧"(也称为肖氏反射弧)的神经学新概念,并于1995年第一次将"肖氏反射弧"
手术成功用于人类,治疗截瘫患者大小便失控获得成功,引起医学界的轰动,并
因此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国际神
经泌尿Lapides特等奖。目前,该技术已治疗了上万例截瘫造成大小便失控的患
者,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
  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暨郑大四附院泌尿外科,是经郑州大学批准
成立研究及临床机构,主要研究方向为神经损伤修复和功能重建的基础与临床研
究、神经源性膀胱基础与临床研究、泌尿外科疾病基础与临床研究等。主要业务
范围为: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截瘫、脊髓损伤所致神经源性膀胱,大小便失
禁;泌尿系肿瘤、泌尿系结石、肾上腺疾病、泌尿系感染、泌尿系损伤、泌尿系
先天畸形等。
  在热烈的掌声中,中共河南省纪委驻省卫生厅纪检组组长侯太杰、郑州大学
副校长别荣海、国际尿控学会主席J.Corcos、肖传国教授为四附院泌尿外科进行
揭牌。
  开诊当日,肖传国教授将亲临泌尿外科进行手术示教,国际尿控学会主席
J.Corcos以及全省泌尿外科专家现场观摩手术。
  据了解,肖传国教授,医学博士,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华中科
技大学特聘教授、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临床泌尿外科杂志主编,郑州大学兼职
教授、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主任,英国伦敦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美
国东弗基尼亚医学院泌尿外科讲师、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教授,美国泌
尿外科学会会员、国际脊髓损伤学会会员、美国NIH外科麻醉创伤组基金评委。

(XYS20091029)

 
6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44:25 提到] [FROM: 140.]
 武汉法院终究判决不了科学 肖传国又被质疑

  作者:陶世龙

  2009年10月26日出版的《科学新闻》杂志,发表了两篇关于肖传国的文章
《谁来评定肖传国?》和《对话肖传国》。原来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及其治
疗效果又受到质疑。

  查肖传国先生的出名,正是因为他的学术受到方舟子先生质疑后,他向武汉
江汉区法院起诉方舟子并胜诉,引起一片哗然而为世所知。当时连被方舟子批评
过的鄢烈山先生,也发文指出应该学术归学术,这种问题不应由法院来判决。但
武汉的两级法院还是一审、终审都判肖传国胜诉,而且派员到北京将方舟子夫人
帐户内的个人收入划出以赔偿肖传国的名誉损失。然而法院终究判决不了科学,
学术也必须接受实践的检验,现在又有人质疑了,不知肖传国先生是不是还要起
诉?

(XYS20091029)
 
7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43:38 提到] [FROM: 140.]
“肖氏反射弧手术”受害者诉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2)

  民事起诉状

  原告:豆X,女,1998年7月3日出生,回族,住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X胡同X
号。

  法定代理人:木XX,女,回族,系原告之母。

  被告: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
  住所地:郑州市二七区菜王西街17号
  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号:PDY01293441010313D5392
  法定代表人:王彦森 主要负责人:高晓群
  联系电话:0371-88889595 69327003

  案由:虚假宣传

  诉讼请求:
  一、判令被告退还原告医疗费29985.58元;
  二、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26462元;
  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诉讼标的合计56447.58元]

  事实与理由:

  被告长期宣传自称:“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是经郑州大学批准成立的研究
机构”,“是经郑州市卫生局批准成立的医疗机构,附属于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
科研究中心,主要进行‘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即所谓“肖氏反射
弧”)技术的推广和临床应用及泌尿外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专业治疗:脊
柱裂、脊膜膨出、截瘫、脊髓损伤所致的尿失禁”,自‘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
射弧’技术推广以来,已有400多例患者接受这一手术,治愈率达80%~85%,使患
者实现自控排尿,彻底解决了大小便失禁问题”。

  被告承租的大楼上高挂“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字号,一楼入口
处悬挂被告牌匾旁也悬挂“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 牌匾,被告网站
还注明被告网站的版权所有者是“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

  原告系脊髓脊膜膨患儿,原告法定代理人听到上述宣传后,到被告处咨询,
被告负责人高晓群在其办公室内口头承诺说:“成功率是80%到90%,做手术会给
孩子第二次生命”。

  原告方听信被告宣传,于2006年9月14日入被告医院治疗,9月17日接受手术,
9月29日出院,在被告处花费医疗费29985.58元,其中手术费21000元;手术前被
告没有向原告方提示手术会存在伤害风险及不良反应。

  但被告施行的手术没有任何效果,别提“治愈”、“成功”,甚至连实际改
善的效果也没有;截至今日,手术仍无一点效果,原告仍和手术前一样,无法正
常控制大小便,日常均需纸尿裤;更为严重的是,手术后原告左脚明显畸形、左
腿变细、行走异常。

  原告方与同期、相近期间在被告处施行手术的患儿家长或患者联系后发现,
各接受手术的患者不仅没有一位能够被治愈,而且基本上都没有任何实际改善效
果,且多数还引发了左腿或左脚的残疾或异常。

  2009年9月,原告委托律师调查发现:被告并非公立,也不是“研究机构”,
而仅仅是一家私人所有的营利性专科医院;“80%~85%”的治愈率宣传与患者真
实反馈差异巨大,存在天壤之别;被告在其“医院介绍”中宣传的“国际神经泌
外最高奖——JACK LAPIDES特等奖”,实际上是被告和被告利益关联方自吹的
“最高奖”;宣传的“美国泌尿学会杰出成就奖(2000)”,实际是以不当英文
翻译方法而自造出的荣誉;在被告处施行手术的所谓“名医”、“名家”,其医
师执业地点(执业单位)均不在被告处。

  进一步调查还发现,2006年后在全国仅有被告一家医院敢施行所谓的“人工
体神经-内脏神经吻合术”即原告接受的手术,原先施行该手术的医院均因不良
反馈等原因而停止实施该手术;该手术创立者肖传国四处宣传其在国际上首次提
出了“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新概念,而实际上,手术原理早在1907年
就由澳大利亚医生Basil Kilvington 提出并在狗身上进行了实验,在此后的百
余年中有不同的学者前赴后继运用Kilvington提出的通过神经搭桥来取得膀胱神
经再生的原理、试图治疗由截瘫和脊髓脊膜膨出引起的膀胱功能障碍,最后都以
失败告终,“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理论和技术”也被中国官方认为是一
种欠缺理论基础研究的技术,需要“进一步加强基础研究”。

  总之,被告宣传手术治愈率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及相关
行政规章之规定,被告虚假宣传、隐瞒手术风险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被告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患者知情权、人身权。

  被实施无效手术后,原告左腿、足短缩畸形,左脚趾部分功能丧失,故被告
除应退还原告支出外,还应依法赔偿残疾赔偿金。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
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之规定,被告依法
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鉴此,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捍卫国家法律的尊严,原告
特依法提起诉讼,望法院及时秉公审理并判允上列诉讼请求。

  证据和证据来源:

  一.2006年9月30日金额29985.58元的发票(号码:00021878),来源于被
告。
  二.2006年10月1日出院证,来源于被告。
  三.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网站“医院介绍”网页,来源于被告。
  四.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网站“神经源性膀胱病人术后康复指导”网页,
来源于被告。
  五.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承租楼房商号标识照片,来源于被告住所地。
  六.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承租楼房一层牌匾照片,来源于被告住所地。
  七.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号:PDY01293441010313D5392)副本内页,
来源于郑州市卫生局。
  八.豆X双足照片,来源于原告。

  此致
  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

(XYS20091029)
 
8   [USMedEdu 于 2009-12-06 16:38:33 提到] [FROM: 140.]
“肖氏反射弧手术”治愈率的假证明

·方舟子·

【严正声明:根据武汉肖氏法院肖国雄、余文庆、刘辉、鲁林等法官的裁定,特
此通告该文被批评者:方舟子夫妇早已约定财产归各自所有,不得因此派遣当地
法官到北京窃取方舟子妻子的合法财产。】

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在2007年2月28日为肖传国2007年申报院士
出了一张证明,称: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自2006年1月开始应用肖
传国教授发明的“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技术,治疗脊柱裂、脊髓脊膜
膨出所致的神经原性膀胱患者117例,术后随访8个月以上60例,85%的患者大小
便已恢复正常。

据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网站介绍,肖传国为该研究中心的主任,故这是中
心为其主任出证明。

http://www.zzshenyuan.com/newEbiz1/EbizPortalFG/portal/html/ProgramShow.html?ProgramShow_ProgramID=c373e90f5d546ab68fee672aa2af7fc5

据《南国都市报》2006年7月22日报道:“由于该院(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
科研究中心附属的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刚开业,还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估计10日内可以接收病人。”即在2006年7月下旬该院还未做过“肖氏反射弧”
手术。

http://news.sina.com.cn/o/2006-07-22/07509534850s.shtml

据大河网2006年8月1日讯,“郑州大学成立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即该
中心此时才成立。

http://www.dahe.cn/hnxw/wltxy/t20060801_597455.htm

那么该中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肖氏反射弧”手术呢?据《大河报》2006年
8月14日报道:“昨天,小善善在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接受手术……小善善的
手术是河南首例,……郑州大学及基础医学院院长董子明说:“善善的手术创下
了河南第一——河南首例‘人工反射弧’手术。而郑州神源医院也创下全国第一
——这是国内首家跨学科的‘神经泌尿外科’医院,是郑州大学科研、临床相结
合的一个创举。”

http://news.sina.com.cn/o/2006-08-14/08569742149s.shtml

即该中心迟至2006年8月13日才做了第一例“肖氏反射弧”手术,由肖传国
本人亲自主刀。此时距离该中心为肖传国出具治愈率证明仅有6个半月,故其证
明称“术后随访8个月以上60例”,明显是假。

据了解,科技打假资金募集小组采访了在2006年8月到2007年上半年年间在
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做过“肖氏反射弧”手术的一百多名患者,未发现有一例
大小便恢复正常,许多患者术后反而病情恶化。从手术时间看,这些患者应该占
了该中心证明所说的“117例”的大部分甚或全部。所以该证明声称“85%的患
者大小便已恢复正常”明显也是虚假的。

(XYS20091029)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