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997
首页 - 博客首页 - 小乌鸦的树洞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时光里的答案(四十三)
作者:littlecrow
发表时间:2022-06-20
更新时间:2022-06-20
浏览:114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小说

43 兑现承诺

不知道有没有像我这样到了要开学的日子就兴奋无比的人。我问过周围的同学,他们一想到假期结束要开学就头疼,一方面要恶补寒暑假作业,一方面想到来临的学习重任,就压力山大。我却是一想到开学又可以回学校跟同学玩,可以领到新书、学新的东西就很激动向往。

寒假回来,同学们都各自从家里带了很多好吃的互相分享。我第一次吃到了福州的燕皮馄饨,馄饨皮是拿肉加淀粉一点点砸出来的,十分鲜美;尝到了陕西的锅盔饼,这饼太名副其实了,硬得赛过钢盔;吃了四川同学分给我的熏肠,那麻辣的后劲十足,只吃了一小片却喝了一整杯水,还仍旧像小狗一样吐着舌头呼吃呼吃。这辣味我算是尝过了,以后还是少碰为妙。

经过一个寒假,杨豆豆出落得越发丰满圆润了。她今天穿了件紧身的大红色高领弹力毛衣,整个上身被勾勒的曲线毕露,走起路来随着律动一颠一颠的,波涛汹涌得我都有点儿不忍直视。

“豆豆,你寒假里是不是吃了不少猪蹄啊?” 我假装漫不经心的说。

“啊?你是说我长胖了吗?” 身材丰腴是杨豆豆的软肋,一提到这个问题她就焦虑,“哎呀,都怪我妈,一回家就整天叫我吃这吃那。过年家里好吃的东西本来就多,我是不是脸大了一圈?” 说着走到穿衣镜前左照右照。

“大了一圈的不只是脸,还有……” 我指指她胸,吃吃的偷笑起来。

杨豆豆脸一红,顿时明白过来我在开她玩笑,不甘服输的换了个揶揄的口气说:“你羡慕嫉妒了,是不是?”

“羡慕,羡慕得很……” 我故意拖长了语调说,“不过我羡慕的是王桦,这抱在怀里的感觉也太好了吧,真正的温香软玉啊。哈哈哈。”

“那你要不要试一下?来,抱一个!”没想到杨豆豆毫不退怯,反倒张开胳膊朝我扑来。

“你……你谈了恋爱脸皮都变厚了。” 我一边不满的呵斥她,一边一闪身形躲过了她的胳膊。我最怕跟人搂搂抱抱,本想戏弄豆豆没有成功,自己反倒被她将了一军。

“你倒还是老样子,这么怕跟人有肢体接触,等你有男朋友了可怎么办?” 杨豆豆收回胳膊饶了我。

我想起了跟谭天吃饭时,他手指触我脸颊的情形,我有紧张害羞,可是唯独没有排斥。心接受了,身体自然也就不会排斥了,于是我满不在乎的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豆豆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八卦神经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的语气里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赶忙问:“唔,这话好像有点弦外之音啊,你看上谁了?快老实交代!”

我一阵心虚,像伪装的变色龙被识破了身形,慌忙辩解说:“哪有,哪那么容易有看上的。没有看上的颜如玉,黄金屋倒是有点眉目。”

与其说我是在掩盖仓皇错乱,不如说是在遮掩心里的阵阵落寞。我是有看上的,可是他没看上我呀。

谭天又没把我当回事,想撩就撩一下,不想撩了就搁一边放凉,还不如王桦认真呢。其实欧阳飞宇,张鹏,还有其他那些追我的男生,谁对我都比他要上心得多,我这是自找苦吃。

想起以前跟杨豆豆聊天时自己理论一套一套的,说只会喜欢上喜欢自己的人。没错,谭天是喜欢我,可是只有一点,不够多,那该怎么办?我那自以为是的理论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

杨豆豆甚是扫兴的撇撇嘴,她向来对我的黄金屋不感兴趣,没有她预期的八卦于是啥也没问。

我赶忙乘机调转枪头开始逼问杨豆豆:“你寒假有没有见到陈可?”

“我们就同学聚会的时候见了一次,寒暄了几句。不过席间有同学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我想他应该也听到了。” 杨豆豆一改刚才捉弄我神气活现的表情,眼神有些暗淡,“后来我妈说陈可来找过我一次,我刚好不在家。”

“他还来找你干嘛?” 我觉得陈可很可恶,杨豆豆对他死心塌地的时候他不好好珍惜,这会儿她有男朋友了倒又来藕断丝连。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既然接受了王桦,我觉得我不该再去单独见他,就没跟他联系。” 豆豆这次倒是难得的果断,王桦的穷追不舍还是很有效果的。

“嗯,你能想通就好。你家里人知道你和王桦在谈恋爱了吗?”

“我没直接说,但王桦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来,我爸妈肯定也猜到了,他们就简单问了问,没说什么。大概觉得我们年纪还小,谈着再说。不过王桦倒是跟家里说了,也给家里人看过我的照片,还说等春假或者五一找个机会见见面。” 杨豆豆说话间表情轻松喜悦,我觉得王桦离攻下山头不远了。

“王桦长得是不如陈可帅,但是他还挺认真的,不会欺负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夸张的做出长舒一口气的姿态。

“他当然不敢欺负我啦,我欺负他还差不多。” 杨豆豆趾高气昂的把头一扬,“你就操心你自己吧,别被人欺负就好了。” 一有男人宠着女人就好像一朵玫瑰花被灌饱了水,充满生机神气十足了。

“嘿嘿......” 我不置可否的干笑了几声。

有想把我捧在手心里当宝贝任我欺负的,是我自己不要,偏偏要执着于那似是而非的,屡屡失望还不知悔改。如果谈恋爱是门必修课,那么我第一学期期末考试不及格。

开学后我即刻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里,颜如玉和黄金屋我至少得守住一样才行。黄金屋不会欺负我,我付出多少努力,它就会给我多少回报,我还是把精力投入到它上面比较可靠。

我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到自习室关门才回去。一天下了自习,我看到欧阳飞宇站在门口,立刻兴奋的跑上前去问:“你是不是找到工作了?”

可是当我走近看清他的表情时,我意识到他带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平时圆圆的像龙眼般的眼睛现在好似颗挤在石头缝里生长出来的小土豆,扁不是扁,长不是长。原本圆润肉嘟嘟的鼻头这会好像山体滑坡似的跟嘴巴拧在了一起。

欧阳飞宇满脸沮丧的说:“本来已经基本落实了,通过了各轮面试,都让我去参加单位体检了,可体检完了打电话来跟我说这个职位不打算招人了。”

“啊?怎么会这样?都到体检了才说不招人,肯定是有猫腻。” 我很意外这样的结果,胡乱猜测到。

“你也这么觉得?我也这么想的。这种职位空缺都是很早就有计划的,不然不可能费那么多功夫去招人。肯定有人托关系把这个职位占了,他们找借口搪塞我呗。” 欧阳飞宇愤愤不平的说。

“社会上就是这样啊,干嘛都需要找关系的。” 我帮着欧阳飞宇一起抱怨,“你申请的哪家外贸公司?”

“天星外贸,挂靠在省物资局下面的那家。以为是家大公司会按流程透明的来,结果也跟其他公司一样。” 欧阳飞宇的两条眉毛快要皱到了一起。

这家公司我知道,是我们省很有名的外贸公司,这几年效益不错,福利待遇都很好,很多人挤破头想进去。欧阳飞宇一个外地人,虽然自身条件优秀,但再优秀也低不过人情面子。他这种情况如果没有过硬的内部关系肯定就只能哑巴吃黄莲了。

家里爸妈谈公事都不会避着我,我从小耳濡目染了不少官场、商场里的人情世故、明枪暗箭。这种找工作走人情关系挤掉别人位置的事看过很多,这时候比的只能是谁的后台更硬。

我一边继续当他的情绪垃圾桶,听他埋冤找工作当中的各种波折不顺,一边在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怎么样能帮欧阳飞宇一把。

欧阳飞宇絮絮叨叨的抱怨了一通后,停下了诉苦,抱歉的说:“林溪,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不但没请你吃成饭,还让你听我发了这么久的牢骚。”

“没事,我也只能听你诉诉苦,帮不上什么忙。这么多家外贸公司,总会有人是你的伯乐的。别气馁,现在离毕业还有半年时间呢,你会找到称心的工作的。” 我笑着鼓励他,“我说过你遇到困难时会鼓励你的,现在这个只是个小困难嘛,跟你的腿伤比算不了什么。你肯定能跨过去的。”

“谢谢你这么说。” 我的鼓励对欧阳飞宇来说似乎很有效,他的眼睛又从敲扁土豆变回了新鲜桂圆,露出点笑意。

回去后我在脑海里把所有跟这家公司相关的人脉都想了一遍,家里的人脉关系网我大致清楚,基本锁定了求助人选。首先我不想直接找爸妈帮忙,他们虽然肯定能办成,但是一定也会问东问西,说不定以为他是我男朋友呢,而且我也不想欧阳飞宇知道是我在帮他。

我决定把这事托付给一个远房亲戚金叔。他在生意场上多年,是天星外贸公司的大金主之一,他一定有能力帮得上忙。而且他为人爽快,请他帮忙从来不会过问太多细节。

金叔帮我打探后得知欧阳飞宇那个职位果然有人走了门路,不过好在那个人条件比欧阳飞宇差很多,托的关系也不算太硬。公司那边本来也是更倾向录用欧阳飞宇的,因为有人走门路只好卖个人情。现在既然欧阳飞宇这里有个更大的人情可卖,当然是顺水推舟了。金叔开口后,公司立刻拍板决定改录用欧阳飞宇。

我很开心自己能帮到欧阳飞宇,兑现了当时心里对他的承诺。欧阳飞宇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他对我很好,我也想用这个方式补偿他。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littlecrow写信]  [小乌鸦的树洞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