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122
首页 - 博客首页 - 齐鲁大地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转发:看反腐大倒退,时间会证明出此招者???】
作者:qiludadi2019
发表时间:2019-10-08
更新时间:2019-10-08
浏览:126次
评论:4篇
地址:68.
::: 栏目 :::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9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当今圣上”说要“改进工作方式,转变工作作风,改变门难进、脸难看、
事难办现象,纠正老爷作风、衙门习气”;中纪委在“坚持密切联系群众,注
意从信访举报中发现问题线索”,并在不断展开巡视工作;位高权重的“公
仆”在“一枝一叶总关情”,不时走村串户下基层“考察”……



国务院旗下的国家信访局在干什么呢?在独树一帜,在另搞一套,在大
唱反调,在公然摆出官僚姿态,在明文强调等级制度,在不让访民“越级上
访”,于日前悍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
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并将于5月1日起,对此办法进行正式施行。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此办法对《信访条例》在公然进行掌嘴。“制定
本条例”是“为了保持各级人民政府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中央政府何时已
独立于各级人民政府之外?“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
畅通信访渠道”,设此障碍,是否属于“畅通信访渠道”?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庙堂上想当甩手掌柜。逐级走访也好,“越级上
访”也罢,只不过是衔冤负屈的百姓反映问题时的形式有所差异而已。形式不
重要,是否有人秉持公正,这才是重中之重。若是治下乾坤朗朗,大小庙堂之
内也都能明镜高悬,那么谁又会吃饱了撑的,“越级上访”?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访民将泥足深陷在“逐级”之中。廖梦君惨烈遇
害后,我夫妇俩在当局制定的“正常渠道”里,苦苦扑腾了两年,这有一系列
的血泪文字为证。当时广东省内的信访单位,多数不给任何信访受理凭证。似
此,不让“越级”,访民就只能在“逐级”中走到地老天荒。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访民将无尽耗费有限的生命。生命是由时间累
积而成的,形同虚设的信访制度,足以让任何一个访民为追寻一个起码的公道
而耗尽余生。许多访民已上访了多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怎会没“逐级走
访”过?光是这“逐级走访”,就已是让访民熬白一头的青丝。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土霸王、土皇帝们更加有恃无恐。“属地管理、
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这几个字眼这些年来玩残、玩死了多少访民,
这在全球是有目共睹的。国家信访局再来个不让“越级上访”,等于明示土霸
王、土皇帝们:小的们,爱干嘛干嘛,只管大胆地撒欢去吧。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政局的动荡还将加剧。不让“越级上访”,将构
成对罪恶的进一步姑息养奸,对乱臣贼子的叛篡也必构成变相的鼓励。当年唐
德宗将“越级上访”的浙西平民崔善贞交回李锜处理,致其被活埋,“远近闻
之,不寒而栗”,这让贼臣更是兴妖作乱,其后也争相叛逆。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在信访工作中表现
得更加突出。如前所述,逐级走访和“越级上访”,不过是民间反映问题的形
式有所差异而已。人家向你反映问题,你还要层层设卡,这难道不是官僚主义
和官本位的思想在作怪?真想密切联系群众,会在乎这些形式?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腐败更甚,问题将进一步累积。让人“越级上
访”都不解决问题,不让“越级上访”就更不解决问题。中国社会的“暴民”增多
与当局的不作为和反向作为有直接关联。再三“访”至最高权力机关又如何?
血淋淋的凶杀案,不过是促成“协商解决”,劝你去拿钱。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反动统治的本质属性无改。“新政”总是给百姓
以期待,“新政”同时也总给百姓以幻灭。即便是被党文化抹黑得一无是处
的“封建社会”,草民只要衔冤负屈,也还可以随时在衙门前击鼓鸣冤,或是
去京城鸣冤叫屈。你中共秉政,竟明文规定不能“越级上访”。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独裁的盛宴会更快摇席破座。不让“越级上
访”不但堵塞了下情上达的通道,令决策者成了盲人和聋子,而且也让苦难的
百姓逐渐意识到自己所经受的苦难,更多来自于体制性的压迫和羞辱。庆父不
死、鲁难未已成为共识之日,就是罪恶的堤坝在怒潮中决堤之时。

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这“国”还是个无人管事的“共和国”。有人管
事,就不会有“越级上访”这一说。不让“越级上访”,说明首都也同样是不想
管事了。我“抗战”8年,知道了这“国”,就连杀人的事都没人管;知道了兽群
更甚于日寇;知道了狼群与羊群,何来“共和”这一说?


写于2014年4月2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
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
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
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4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
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
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
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45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
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
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
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
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
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
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qiludadi2019 于 2019-10-08 10:46:28 提到] [FROM: 68.]
【新唐人2014年05月01日讯】【热点互动】(1151)不许越级
上访 要去哪里喊冤?恐导致访民走投无路,成为暴民。【转
发】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
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中共的信访局目前颁布了
新规:从5月1日开始,禁止越级上访。那么在此前的4月28日,
有近千名参战的老兵到北京军方的信访办上访,也惊动了军队的
高层。

这些老兵上访的事件是否与新规的颁布有着必然的联系?中国为
何有如此大的上访大军?如果不允许越级上访的话,老百姓的冤
情又到何处诉呢?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
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背景短片。

据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
厅——“两办”,最近发出关于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意见》
中声称,要积极引导民众“逐级表达诉求,不支持、不受理越级
上访”。

这则消息引发大陆民众热烈的讨论,网民“知青记者”在微博说:
多年来,大家都感到地方政府胆大妄为,冤者由于对中央怀抱希
望才变成访民,未变成暴民。“两办”此举,势必让地方政府更加
胆大妄为,势必让更多访民变为暴民。

这个禁止越级上访的所谓《意见》书,还有另一个重要内容,就
是要求各级政府信访部门不再受理所谓“涉法涉诉”事项。《意
见》书声称,要严格实行诉讼与信访分离,把“涉法涉诉信访”纳
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所谓“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

但是,上海访民顾国平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各地司法
机关都受制于地方政府,诉讼、复议、仲裁等渠道也不畅通,访
民想要告官,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


四川“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
他已经就《意见》书和很多访民进行沟通,访民们几乎一致认
为,中国公、检、法系统充斥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现象,各地
冤假错案不断,根本不可能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
决。

黄琦还说,民间普遍认为,《意见》书是中共为了应对“两会”期
间的大规模上访潮,而推出的举措。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微博发
帖说:任何强化信访制度的努力,都在破坏法治,都在祸国殃
民。他质问当局﹕不准访民越级上访,那为何在北京设国家信访
局?还有领导干部接访。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
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不许越级上访,要去哪里喊
冤?”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热线电话号码是:
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
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

今天在我们节目现场的是时政评论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今天
我们来探讨一下中共信访制度这个大改革。5月1日,正式实行新
规“不许越级上访”,究竟会牵动多人的人心?我们也听到很多的
哭声。我们今天收到的消息,在星期三,中国《民生观察工作
室》接到沈阳访民、“被精神病者”陈沈群的来电,他正在北京信
访局门口,而且他的材料被从窗口扔了出来,称他越级上访不再
受理。电话中传出多名访民的哭声。这就是访民的意见。

现在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那么首先来分析一下中共的这个规
定,它现在做出“禁止越级上访”的规定究竟是为什么?您怎么解
读?


横河:事实上这个“禁止越级上访”的规定不是今天做出来的,
2005年的国务院信访条例,其实已经说了就是要属地管理。就是
今天《意见》里面的内容在信访条例里面都有,只是说角度不一
样。在信访条例里面说是同级和上一级上访,就是上访你只能限
制在这里;而这次规定除了这两级以外不受理,也就是说原来它
没有把再越级的规定死了,现在把它规定死了,干脆就不受理。
所以你只能在这两级:同级和上一级,这个规定主要是强制执行
的问题,就是把原来的规定更细化而且更强制了。

主持人:您觉得它为什么在此时出台这样一个更加明确的政策?

横河: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为止,信访条例出来以后没有改变信
访大批到北京上访这个情况,现在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到北京上
访过,现在所知道的中国上访大军在各地加起来,不一定是到北
京的话,可能有几千万。常年在北京的有成千上万不成问题,肯
定有这么多。

那么作为北京来说的话,当然有几个因素,一个是面子的问题,
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首都有成千上万的访民常年待在国家的首
都的,这个是肯定没有的。另外一个,这个现象可能是最高当局
不想看见,所以实行“鸵鸟政策”,就干脆讲:眼不见为净,把你
们全部压在地方上,北京看不见,这事情就没有了。

中央因为它解决不了这问题,因为信访所反应出来的并不是信访
本身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这个整个社会你就不可能解
决了,没有办法怎么办呢?就治标。治标怎么治呢?北京不让
去。对于特别是人直接到北京上访的,采取这么一个措施。

主持人:我们看到消息,各地的警察跟信访部门已经在警告这些
访民,从5月1日开始,不要再到北京去上访了。如果真的是这样
的话,那北京信访局还开干什么呢?为什么不取消?


横河:也许它可能为北京信访局关闭做准备,因为它讲信访嘛,
就是你写信去它还是收的。所以这个局可能放在这里,只是对外
开放大门没有了,这倒可能的。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一下有关于它这个规定的本身。它说不许越
级上访,允许你在同级或者上一级的上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
话,这些访民的问题能不能解决?在所处地能解决吗?您怎么
看?

横河:关键问题是上访究竟是为什么设的,就是说这个上访起什
么作用?其实国家专门有一个网页,那网页上介绍官方的解释,
就是上访的问题。它讲上访实际上要解决的是什么呢?解决的是
对国家机器的不满。实际上他受冤屈的对象是国家机器,所以他
没有办法通过其它的渠道去解决,才设立上访的,让上访的这条
途径是这样走的。

十六届六中全会的时候明确说了,上访是解决什么问题?就是当
作一个安全阀用,社会怨气积得太多要爆炸嘛,所以弄个上访当
安全阀去使用,这是设立上访的真正目的。如果说只在同级上访
的话,那么存在一个问题了,同级上访百分之百的,那不叫上
访,那叫自投罗网,因为你正好跟同一级的国家机器最低的这一
部分发生纠纷了,你没办法解决所以去上访,那你不是自投罗网
吗?你去了它就把你抓起来,本来就是它冤枉了你。

那么上一级怎么办呢?就是级别越近,它千丝万缕的联系越多,
所以在同一级或者上一级,同一级冤枉你的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
或者是当地的基础领导官员,它和上一级的官员关系一定比这个
要想上访的人的关系要好得多,要不然它也动不了你。因此,同
级和上一级的上访,基本上就是告诉大家:别上访!

主持人:刚才您也分析了大概上访的大军达到几千万之众,在中
国的人口基数上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比例。这个新规一出的
话,可以堵住如此众多人的嘴, 可以说影响面非常大。我有一
个问题需要问: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上访大军?当然也有人
说,中国人为什么不采取法律途径或者其它的途径,一定要采取
上访这个途径吗?


横河:这个说法是很奇怪的,其实不只是在网上,特别是学者做
了很多论证,其中有一个就是说,大家不习惯去打官司,所以要
引导大家去走法律的途径。但是问题在这里,法律的途径,其实
民众并不会优先选某一种他认为很方便的一种,而是他认为能解
决问题的一种。为什么中国的法律给大家的印象是解决不了问题
呢?是因为所有上访的人,他的冤屈都是和国家机器或者国家工
作人员之间的,并不是说邻居吵架他需要去上访,不是这样子的
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而中国的司法是不独立的,它是受当地同级政府
和同级党委的指挥的,因此你去打官司的话,就是自投罗网。而
且打官司特别是告政府,它的门槛设得非常高,绝大部分的情况
下根本不受理;就是受理了,你怎么指望能够把这个官司打赢?
就连最近四个律师到建三江去要求解散一个非法的洗脑班,居然
被打断了累积24根肋骨,平均每个人打断6根肋骨。在这种情况
下,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通过……

主持人:而且直接通过执法部门,警察、监狱部门。

横河:对,就是执法部门。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他每天看
到的都是执法犯法的事情,他怎么可能通过司法途径、靠打官司
的方式,去解决他和国家机器之间的矛盾?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不要怪访民不去走法律途径,而是要去想想看为什么法律途
径人家不敢走,或者是绝望了不能走,而要去走上访的途径,这
才是一个要害的地方。如果法律途径可以走的通,哪怕有过一次
哪个地方有个民告官,告赢过一次的,肯定会鼓励大家去告,问
题是你从来不给人家一点点希望,因为中共有这样一句话,
叫“此风不可长”,允许你老百姓告官,那官以后怎么当?它考虑
的是官的利益。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说真的觉得上访那条路好走的通,而
是他还看不到那条路,就是很多人是看不到那条路,走不通,而
他天天在基层看到的是司法这条路走不通,而远的他就看不见。
老百姓永远是这样的,你隔了一层他看得见,两层就看不见了,
三层、四层,级别越多就越看不清楚。所以上访最终是因为他对
高层还有希望这才上访。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接听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他们的看
法,洛杉矶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洛杉矶丁先生:纪岚主播好,横河先生好。关于这个事情它不准
越级上访,那他去哪里喊冤,慢慢就没有办法喊冤了,它根本不
给访民有开口的机会嘛。刚刚我看到纪录片里面有一个人的背
后,他很勇敢,他写了“打倒共匪”,在“四人帮”红卫兵的时代,
那个人当场被抓,都要被红卫兵给当街枪毙了。所以说那个人非
常勇敢,我们每个人都像他那么勇敢的话,大陆马上就变天了。
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
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不许越级上访,
要去哪里喊冤?”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热
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

面对中共新的规定,访民发表他们自己的看法。我们看到星期一
在上海市中心的大世界前打出横幅,他们在横幅中这样写
的:“基层捣澓胤讲焕聿牵醒胧釉郊渡戏貌皇芾恚鹿
玩死访民,没商量”,这是来自于基层访民心底的呼声。

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他们的看法。我们接下一
位,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横河先生好。横河先生说中国大陆人对
中国的司法制度没有信心,我想这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
寒”。没信心的原因是民只有一张口,官字底下两个口,他们如
果有经过这个程序的话,他们也知道是官官相护,所以他们上访
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它这规定一出来的话,就逼着老百姓
走上绝路,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


主持人:谢谢包女士。我们再来接一下加州的何先生电话,何先
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你好,大家好。中国的信访局本身就是欺骗老百姓
的,有关上访的事情,大部分跟政府部门有关,上访实际上从来
都不会得到解决的,它现在规定不能越级上访,看起来是新鲜的
事物,实际上都不新鲜。你们上访的东西它全部退回当地或在当
事官员的手上,就扔进垃圾桶。

这个事情我搞了3年,我从美国信访回去,到各级都信访过,都
没有用,全部都退到当地那边去。我刚才讲中国的现在最近一段
时间,不是搞了一个涉法、涉诉的信访全部退回司法吗?看起来
是他们要搞一个司法改革,实际上都骗人,没这回事。

主持人:好的,谢谢何先生。我们请观众朋友在接电话的时候,
请您暂时关闭电视机的声音,以免双方受到干扰。我们再来接一
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你好。上访这个制度是中国人的耻辱,为什
么?就专制时代才有的嘛,全世界哪里有上访?美国有上访吗?
台湾有上访吗?日本有上访吗?为什么不要上访呢?假如纽约市
长对不起我,我会到法院去告纽约市长,我为什么要去上访呢?
我可以去法院告他,我可以找一些人到市政府罢工、罢课,用拍
照骂那个市长。我要上什么访呢?只有专制独的政府才需要上
访,这是中国人的耻辱!

主持人:好,谢谢。请横河先生针对刚才几位观众朋友的热烈发
表他们看法,您能否回应一下?同时我也有个问题,因为我们在
谈到这个信访,究竟这个信访、上访为什么在中国出现,外国有
没有这个事情?


横河:外国应该是没有的。因为这是个人冤屈,个人冤屈在一个
法治国家的话,他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去解决;如果解决不了的
话,他可以呼吁社会,那还有媒体报导。总归会有社会关注,而
这个当事人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力,很可能还要被国家机构来调
查。所以这样的事情在其他国家一般不会发生。

在中国信访制度怎么样产生的?实际上你从这个信访制度产生过
程可以看到,就是说中共刚刚建政的时候,那时候基本上没有法
律体系,所以就搞了一个信访。这个信访是起什么作用呢?因为
中共有一个宣传,就说什么共产党和人民群众之间关系特别好,
用这种途径实际上起到一个宣传的作用,就是中共是愿意倾听老
百姓声音的。

这个基本上没有作用,一直到文革结束以后,真正起作用的,是
文革当时有无数的冤假错案,绝大部分的当时是通过信访的方式
去解决掉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也很清楚,因为文革被整不是
用法律来整你的,是非法整的,所以法律没办法来解决,这不是
法律上判了你怎么样。

主持人:政治运动。

横河:对,政治运动,所以只能用非常的方式来解决。所以文革
解结束以后,有这么一段时间,信访解决了一些问题。再过去以
后,法律慢慢健全了,按说起来的话,信访就开始应该是退出舞
台了。但中共始终是想保持一个形象,到了后来社会矛盾越来越
多的时候,大部分老百姓没有地方出冤气,向这个司法机构没有
办法出冤气的时候,于是就集中到信访这条路去了。

所以这条路是后来被广泛运用了,去解决一些其他任何途径都解
决不了的问题。这才是为什么十六届六中全会的时候,说这是一
个社会安全阀,就是这个原因。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梅先生,
梅先生您好。

纽约梅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就是讲一个问题,中国什么
法律,什么都是假的,欺骗了人民,它法院什么的都是假的,因
为他们不是民主国家的法院,它全部都是假的,不要相信,它访
民什么的多余的。

主持人:好,谢谢梅先生。我们再来接一下上海彭先生的电话,
彭先生您好。

上海彭先生:主持人好,老师好。我认为是这样,因为共产党它
那个邪恶的本质就是谎言和欺骗,如果人民群众,信访的人认为
它的本质就是欺骗的话,你不会去浪费时间和精力。大家都想着
对它抱一点希望才去上访,大家一去上访,因为它的根源就是腐
败,就是维护党和官僚集团的利益,大家如果认识它本质,要少
走弯路,少浪费精力。我认为这是党的宣传误导了大家。谢谢两
位。

主持人:好,谢谢彭先生。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对此有什么样的
回应?同时针对刚才彭先生所说的问题,我看到网上也有网友这
样的评论,他说如果现真的堵死了信访之路的话,他说这个信访
制度取消是蛮好的,那么以后大家就没有多余的幻想了,出门向
右就是政府,以后也就别讲理了,有种你们来。这是网上的一个
看法,您怎么理解?

横河: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因为所谓上访嘛,他一定是还有希
望,就是认为青天在中央,或者至少中央有人能够听到我的冤
屈,能帮我解决,所以才会前仆后继的到北京去上访去,连省里
面都解决不了嘛,所以到北京去。


这个问题就在于底下为什么能够这样无法无天,实际上这些无法
无天就跟中共的制度是直接相关的。在这个制度下、在这样的政
策下,所以很多侵犯人权,比如说被强拆吧,它是来自上面的政
策,是中共发展的需要,为什么要发展呢?是因为它这个合法性
的需要,所以这一连串的根子就是在中共。

就像这个信访制度一样的,我们讲2005年有过一个信访条例,到
2009年的时候,中央政法委也有一个通知。这个通知还被中办和
国办,就是两个信访办,中央信访办是党的,国办是国务院信访
办,被中办和国办就转发了。为什么国办要去转发中央政法委的
东西,中央政法委凭什么去管这个信访的事情,你又不是国家机
器对不对,你是党的机器。

那也就是说既然中央政法委要管信访的话,那就什么问题呢?就
是司法这一摊他已经管上了,而司法不独立,就是因为党的干
预。那现在党又来干预信访办,所以信访和司法实际上是一回
事。这就是上海彭先生所说的,它都是一家人,你跑到哪里你都
要碰钉子,都没办法解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刚才那个录像里
面,就是信访的过程当中,有的人到了窗口递了,就被扔出来
了,马上就被警察架出去,那你开那个门干什么!

主持人:好,那我们看到,恰恰在这个规定之前,4月28日,就
是两天前在北京,逾19个省的上千名的参战老兵,聚集在北京军
队的信访局进行上访,为他们的待遇呼吁。这件事情也惊动了中
共的高层。我想请教您的是,像这样一件这么重大的事情,您觉
得他们是和这一件信访的新规有关联吗?

横河:我觉得可能是有关联的,因为他们的情况还有一点特别,
就是说他们来自各个省,也就是说当年的参战老兵在各个省,都
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补偿,也就是说这个政策是来自上面的。恰
恰是这种情况,而且是作为军队的就是当年打过仗的,所以他们
去上访,可能就是抢在五一之前,就是截止日期之前,再把他们
的声音发出去。

不然的话他在地方上,地方说这跟我们根本没有关系,就是说他
同级上访和上一级上访没有关系,因为他的问题是来自于上面总
的政策。所以这种情况,我觉得可能是有关系的。但是问题就在
这里了,我看网上也有人这么说,其实这个关键问题是什么呢?
就是中共的军队是一个党军,你为这个党卖命,最终作为国家,
作为人民不应该补偿你,因为你不是国家的军队,不是人民的军
队,你是一个党军。


当然作战最后受了伤,国家应该补偿,对不对?但是你归根结底
看,为什么要打那场战争,那场战争就是中共为了支持红色高棉
这个屠夫才打的,所以这个事情你要连起来的话,你就要追踪到
这场战争是为什么打的。

主持人:所以这些老兵其实也非常心寒,说是当年老山前线,还
有一些当时的地方,但是后来却被江泽民割让给了越南,浴血奋
战、用生命所付出的东西,却已经不属于中国了。

横河:因为那个本来就不是为国家打的仗,如果为国家打的仗,
个人就不可能把它再送出去。

主持人:好的,我们过去一直在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现在
老百姓上访,就像刚才您讲了,是最后一条道路,他没有别的途
径的时候,冤情无处诉,如果最后这个大门再次堵死的话,老百
姓该如何做?

横河:我觉得很简单,就是大门一堵死,所有人都看清中共了,
这就很清楚,要解决的最大的根子就是在中共,不要对中共抱有
任何幻想,这就是解决之道。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非常感谢您今天的收看 ,我们今天探
讨一个关于中共的新规上访的问题。因为今天是中国时间的5月1
日,当冤情再也无处诉说的时候,我们该去哪里上访呢?非常感
谢横河先生的点评分析。网上也有这样的评论,说:如果中共让
别人无路可走的话,别人也会让你无路可走。不知是否如此?感
谢观众朋友的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qiludadi2019写信]  [齐鲁大地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