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255
首页 - 博客首页 - 如星雨的小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二十二章(2)
作者:itrainsstars
发表时间:2019-01-06
更新时间:2019-01-06
浏览:421次
评论:0篇
地址:2602:30a:2e67:7368:4.
::: 栏目 :::

到了宁文文那儿,已经是上午10点。宁文文在接电话,打开门示意我进来。挂
了电话,她说对不住,今天中午有应酬,不能陪我了。我笑着说,你把我带去
当司机同吃不就行了?宁文文没作声。说你要是去,也只能在大堂里吃。我和
王科长在包间。吃完饭,你到隔壁的昆仑饭店大堂里等我。要不你就到昆仑饭
店里吃好了。我吃了一惊。前天我还是公众人物,宁文文还大方地把我介绍给
朋友呢!没两天就转入地下了。
宁文文看着我的脸,凝重地讲,“不是你见不得人。我是怕王科长见了外人不高
兴。我答应她单独去的。你在大堂吃能行吗?我怕你戏不好。”
我“嘿嘿”一笑,“假装不认识你。我先进去,闷头吃饭呗!”
宁文文点点头,“你吃好了,到昆仑饭店的大堂等我。”宁文文的脸一下变得生
动起来,“本来没有必要这样费二遍事儿。不过那里的油炸花生米,凉拌鸭舌,
乳鸽和茄子海鲜煲很好吃,你去尝尝。”
“我一个人哪能吃下那么多菜?”
“没关系。你吃不完打包回来给我吃。”
“你不是在里面吃?”
“我请客哪能由得了我?何况这几道菜太便宜了,显不出尊贵了。客人不说,我
的老三样是木瓜鱼翅汤,龙虾三吃和蒜茸清蒸鲍鱼。再配上蔬菜。”
“你们两个人吃得下这么多?”我乡下人进城。
“每次都剩一桌子菜。请客的和被请的都不好意思打包。浪费得很。”宁文文一
副痛惜的表情。
宁文文把我放在昆仑饭店门口。我心里想是哪里的王科长,如此神秘。
我穿过路口又过了一个红绿灯,才走到这家广式饭馆。外面不是很起眼,占据
了商务楼的一角。我推门进去。一位中年男子迎上来给我领位。有没有订位,
几位客人。说话态度慢条斯理,很让人舒服。我说就我一个。一位身穿宝蓝色
旗袍,头上挽着发髻的女郎款款走上来,“先生,请跟我来。”
菜单上来,价格不菲。一道花生米要价98,凉拌鸭舌 138,乳鸽228,海鲜煲
258。我一算,一顿饭700块钱没了。逃跑的心都有了。算了,既来之,则安
之。这几道菜还是在菜单里价位偏低的。菜上来,味道果真不同凡响。花生米
甜咸酸,每样都淡淡的,又分得清层次。乳鸽外不焦里嫩。多年前我在广州吃
过,印象就是塞牙。海鲜煲里的茄子鲜香,煲里的海鲜倒成了配菜。大堂里吃
饭的人不多,隔两桌有一个象我这样的散客。闷头吃饭的多,大块头的多。可
能都是司机。眼角的余光里,我注意到宁文文一个人走进来,被领到瀑布的后
面。客人并不多。我吃得很快,吃好饭打包结帐,一位戴着太阳镜,身穿黑色
大衣,长筒皮靴的女人走进来。她的太阳镜实在太显眼了,很象我第一次遇见
宁文文的那种。更成问题的是,大冬天的,没见过谁戴太阳镜的。吃过饭我如
约走回昆仑饭店。大厅里装饰得金光灿烂。我在大厅里开放式茶座找了个位
置。服务生走上来问我要点什么饮料,递上单子。我点了一杯最便宜的橙汁
儿,38元。幸亏有我老妈临出门给我塞的2000块钱支持。刚出门的时候感觉象
大款,这样的消费水平,一天就要见底了。我靠在软软的沙发椅上,眼皮发
沉。 美国凌晨5点了。我坐直身子,喝完我的饮料。在大厅里打转儿。礼品店
里的橱窗里摆着天价的衣服皮包。一条格子围巾要3500。我以为自己多看了一
个零。暖烘烘的空气让我走不动路。我干脆走出去。清冽的空气一下就把我刺
醒了。我绕着宾馆转。原来昆仑饭店也算是地标式建筑。现在被周围新起的高
楼包围,有点象平房的感觉。我也不敢走远。转半个小时回到饭店大厅。转到
第三圈,按捺不住。我往宁文文吃饭的饭店走去。还在饭店背后,就远远地看
见宁文文从饭店的后门闪出来。后面跟着戴墨镜的黑衣女郎。我吓了一跳,庆
幸自己的视力好,动作慢,没有喊出宁文文的名字。我迅速躲进路边的灌木丛
后面。宁文文朝饭店的前厅走去。黑衣女郎过马路。她边走边回头看,象是怕
人盯梢的样子。等她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外,我才从藏身处出来,往昆仑饭店
跑。我在门口看见宁文文正要走进去。我跑上去,拉她的手。
宁文文吓了一跳,“你去哪儿逛了?”我和盘托出我的行动路线。
宁文文挽着我的手臂告诉我那位张科长在监狱工作,出来跟她透点儿消息。见
她一面可不容易。多少人都想跟她套上关系呢!跑到大使馆的高局长就靠她在
监狱里照应。宁文文打开车后备箱,把她的黑手袋扔在后面。我看到两捆崭新
的人民币。宁文文很随意地说,你回来没有花的吧。你先拿一万用着。我摇摇
头。
宁文文坐进车里,问我想到哪里转转。我老实说我最想睡觉。
宁文文说别睡了,陪她转转行吗。她心里不痛快。我说好啊。咱们去颐和园
吧!宁文文笑了笑。说她打回来就没去过呢。我们的运气好极了。赶到那儿,
太阳出来了。暖暖地晒在身上。大雪盖住了结冰的湖面。我们慢慢沿着昆明湖
边走。宁文文说好烦啊。高局长下台了,她还要去打点新来的。我想起我爸妈
当年分房子一尔再,再而三地分不上。虽然排号已经到了,又被找个理由拒掉
了。他们当年也商量要不要给房管处的人送礼。两个人唧唧咯咯谁也不肯出
头。到我上大学才分了两室一厅,还欠了30平米。去年我爸单位提高住房标
准。我爸电话里还说运气好可以再分一个小单间。我劝他说不会有了。在职的
时候都排不上,不在的时候更不可能了。我搂紧宁文文的肩膀,
“太难了就别做了。”
宁文文厥起嘴,“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我爸那边前几年扫黄打非,一直停业,
刚好两年多。也就能把前几年的窟窿填平。这个高叔,愣头愣脑的,谁都敢
惹。好不容易投奔成功,当上局长了。还想往高里爬。结果和大老板斗起来。
那大老板敢三级跳地起用他,也是个不择手段的。扬威耀武惯了,岂能让他威
胁。不过他脑子挺好使,成功踏上美国领土,保了条命。”
我嘿嘿一笑,“听起来怎么跟电影里演的一样。”
宁文文一撇嘴,“比电影可好看多了。悬念多,而且结局让你下巴都惊掉。”宁
文文蹲下身子,攒了个雪球,突然扔在我身上。我吓了一跳,赶紧在地上划拉
雪,组织反击。宁文文“咯咯”地笑着。
在园子里绕着昆明湖走了一大圈,天色开始暗下来。我们打车跑到我上班的地
方踩点儿。公司的分部在中关村。我大概心里有了数。晚上在附近的燕兰楼吃
晚饭。宁文文推荐这里的烤羊肉串和大盘鸡。我问她怎么什么饭店都吃过。她
说郁闷了,她就一个人开车四处转着找吃的。现在有好些饭店点评的网站。她
捡评价分高的。有时候也受骗,但大多还行。她一个人只点一个到两个菜。现
在好了,我回来了她可以多点两样。我们俩儿热热闹闹地要了四个菜,一碗
面。吃出来我都走不动路了。宁文文说还没吃自助餐,就只能扶墙出去了。我
说不需要吃自助餐就能体现象我这样的海外民工的风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itrainsstars写信]  [如星雨的小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