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654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五国十六城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作者:country5
发表时间:2018-03-10
更新时间:2018-03-10
浏览:686次
评论:0篇
地址:207.
::: 栏目 :::

坐标:广州,香港,伦敦。



一次我去香港出差,沈平照例跟来蹭我的酒店住,我也照例请DEBBY吃大餐。

DEBBY说她有个表妹也在香港,问我可不可以多请一个。

也可能是表姐,英语里亲属关系的表达不注重老幼尊卑。



DEBBY照例审问我和沈平是否睡一张床。

其实那次我得到了两张床的房间,为了逗她,我故意说是一张床。



DEBBY是这样介绍我们两个给她表妹的。



”这是两位来自中国北方的绅士,他们是真正的精神伴侣,也许还有更多我不知
道的,毕竟,他们经常睡在一张床上。

我选择了其中一个,仅仅是因为他在餐馆里慷慨地给了我一个位置,让我免于
饥饿。在如此拥挤的香港,这是难得的绅士行为。

他们是如此地具有绅士风度,以至于我无法挑起另一位男士的嫉妒心,所以,
我没有享受到被两位绅士同时追求的骄傲。

我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其实选谁都一样,因为他们太相似了,没什么分别。”



DEBBY的表妹也跟着大笑起来。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沈平是我的搭档,负责华南及香港项目。



初次打交道并不融洽,他手下的程序员水平参次不齐,有人犯了低级错误,被
客户投诉。

沈平是很注意保护自己部属的,我去调查的时候,他很抵触。

我其实和他一样。有一次某人犯了大错,甚至惊动了公司副总级别的领导。开
会时候,我轻描淡写说,做多错多,不能打击新人的积极性。



我打开问题程序的代码,看了一上午,大概看出了端倪,就和沈平一起讨论。

讨论结束,他对我没有了敌意。



后来我们成为了朋友,他说,其实他是把对管理层的不屑转移到了我身上,一
开始就觉得我也是不学无术。

我上去就要看源代码,而且很快看出了问题,他着实是有点震惊。



我们当时供职的公司,脱胎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计算机应用部门,管理层很
多是国企的老员工。

国企干部和我们这些社会招聘员工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我抗议说,我也是社会招聘的,而且,别拿管理层这个词恶心我,我就是个卖
苦力的。



在公司政治斗争中,我和沈平都是受压制的,不过当时年轻,不太在乎。

或者说,年轻人,风华正茂,自以为前程远大,对苟且龌龊的人际关系是迟钝
的。



我能迟钝到什么程度呢?

后来公司包装上市期间,空降了一些从跨国企业挖来的高层。

其中HR主管对我相当不满,动了除掉我的念头。我一点都没有觉察,直到顶头
上司提醒我注意。



我融不进国企干部的圈子,也融不进广东人的圈子,后来和高管空降兵们相处
也不融洽。之所以貌似被重用,仅仅是因为比较耐用而已。

当时的我,单身,而且抱定独身主义多年,不出差的时候就呆在开发中心所在
的园区。

我不爱运动,沈平也是,有空闲了,我们就玩一种很幼稚的对战游戏,泡泡
龙。

因此,我们一起受到广大程序员群众的鄙视,这是电脑白痴才爱玩的。

在他们眼里,我们干了自贬身份的事情,因为我和沈平是公认的高手程序员。



父亲去世后,我突然改了主意,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却被沈平占了先机。



移居北美多年以后,我意识到DEBBY按照高加索人种的标准,并非顶级美女。

首先她的头发是栗色的,这就不如金发红发白发等等鲜亮的色彩受欢迎。

DEBBY身材颀长,眼睛很大,这在她的种族里并不稀罕。

DEBBY不喜欢晒太阳,皮肤白皙,这在她的种族里很另类。

总之,DEBBY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让我心动的,还有她的头脑。她有两个学位,社会学和政治学。

一起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斯大林和希特勒会势不两立?选择对抗而不
是联合?



DEBBY说,纳粹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只是组织结构的相似,精神内核是不同的。

纳粹所谓的国家社会主义,其实是一种民族主义,强调民族内部的团结,穷人
和富人之间要团结,一起去和外族作战,夺取生存空间。

斯大林主义,却是要抹掉国家的界限,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所谓的工人阶级大联
合,穷人和富人的团结对斯大林来说是荒谬的,即使是一个民族内部。

所以,他们本来就不是同路人。

丘吉尔和罗斯福也不是同路人,丘吉尔一生以维护大英帝国为己任,是个不折
不扣的殖民主义者,他对世界的构想和罗斯福根本不同。

但是丘吉尔和罗斯福都是文明人,所以他们可以互相容忍。

希特勒和斯大林,他们的共同点是为了目的而灭绝人性,所以不可能互相容
忍。

张伯伦的思想其实有正确的成分,满足希特勒而把祸水东引,否则,希特勒和
斯大林的联合,就是欧洲文明世界的末日。


DEBBY后来还提到,她的曾祖父是张伯伦的朋友,她的祖父孩童时代在张伯伦
的庄园里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



我为DEBBY所倾倒。沈平揶揄我,看DEBBY的眼神,太不注意收敛了。

沈平知道我爱慕DEBBY,他并不担心我动歪心思。因为我们是一类人,从小受三
国演义毒害的人,不会为了女人和朋友反目。

我不会去撬墙角,因为他已经宣示了主权。

他也不避讳我,因为重色轻友是要受到鄙视的。



DEBBY祖上有位女性,担任过亨利八世宫廷的女官。我和沈平私下嘀咕,鉴于亨
利八世一贯的表现,指望他尊重女性怜香惜玉是不太可能的。

亨利八世和自己的法定老婆们为了生儿子问题而龌龊不断,只有一位王后满足
了他对男性继承人的渴望,其他生不出来的就很惨,不小心就被挂个罪名斩
首。

可是,据说,和非法定老婆的女人们在一起,亨利八世倒是很容易生出儿子。



那时候的英国贵族真是有趣,把自己的老婆送进宫里做女官。在中国的传统
里,君主对臣下的家眷动念头,是天理不容的,马上就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
被史官们任意鞭笞。

我和沈平说,有没有可能这位女性也沾了君王的恩泽呢?有没有可能亨利八世
的血统就这样进入了DEBBY的家族呢?



我退后两步,仔细打量沈平,你何德何能,祖上十八代连个保长也没出过,竟
然一步登天,勾搭上了王室后裔?

沈平抗议,家谱里确实没有记载某个先祖考中进士成为朝廷命官,但是,谁能
证明没人当过保长?



愿DEBBY的先祖,宫廷女官的丈夫,原谅我们,玩笑之间,我们丰富的想象力就
让他戴上了绿帽子。



当然,我们是不敢和DEBBY讨论这种可能性的。

DEBBY是个幽默的人,但是她的气质,让我们不敢和她开过分的玩笑。



读者们,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因为有什么种族自卑感,才对高加索人种的女性有
特别的喜好。

实际上,DEBBY是我摆脱独身主义后,唯一爱慕过的非华人女性。

我是个很保守的人,无法想象和其他种族的女性谈情说爱,除了DEBBY.


婚姻问题对沈平的打击何其巨大,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我很后悔没有能够帮助他。

那两年,我忙得焦头烂额,甚至患上了记忆和梦境错乱的病症。

偶尔,我分不清哪些事情真实发生过,哪些事情只是做梦,需要努力去分辨。

很奇妙的是,我的梦境,每次都是情节连续的。好像有另外一个我,过着另外
一个生活。

我的睡眠恶化,一点光亮都见不得,经常因为酒店的遮光窗帘不够厚而换住
处。

在酒店房间醒来,一片彻底的黑暗,不知道外边是黑夜白昼。我需要认真思考
一下,才明白自己身处哪个城市。


我为沈平的事情烦恼,不仅因为他们夫妇都是我的朋友。

诚实地说,我和DEBBY曾经有过一点点暧昧,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

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的话,DEBBY似乎更中意我。

相识之后的几个星期,我们三个密集见面。沈平约DEBBY,DEBBY总是要他叫上
我。

只要有空,我们三个一起混迹于各种号称酒楼茶楼的大排挡和电影院。



我一直觉得,很难精确翻译英文里的DECENT PERSON.

最接近的,可能是“体面人”。

这里说的体面,和财产无关。否则,我就不配做个“体面人”了。

我无法说服自己,和沈平竞争DEBBY。

DEBBY见不到我的回应,很快放弃了努力,全心全意放在沈平身上。


说到底,我们都是DECENT PERSON。







多年之后,作为一个旅游者,我也到了伦敦。

早已没有了沈平和DEBBY的消息,我只知道,他们曾经生活在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ountry5写信]  [五国十六城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