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965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羡鱼老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家小妹是 “弄花”
作者:JPXU2251
发表时间:2019-02-19
更新时间:2019-02-19
浏览:2733次
评论:0篇
地址:70.
::: 栏目 :::
诗词对联
药学研究
健康生活
游记随笔
人生感悟
怀旧相思
科学里程碑
著作奖项

我家小妹是 “弄花”

- 胥钧屏 -

“弄花” ----- 很新鲜吧,百分一百是新词儿。那是我妹夫杜撰出来的,而且
他的理由似乎很充分。现在社会上,既然有班花,校花,村花,厂花,警
花,。。。。等,不一而足,那么弄堂一枝花的简称当然是“弄花”啦,如此说
来也对,似乎说得过去。

不过,听上去有点怪怪的,还不能马上适应。上海的弄堂大多称为XX里或XX
坊,少数称为XX邨,XX别墅,那么就叫“里花”,“坊花”,“邨花”,“墅花”之类
的,看来也不合适,因为没显出这个称呼的普遍适用性。上海仅有一处的弄堂
称为胡同,那就是大胜胡同。称为“胡花”或“同花”?那更不像话了。故而,在
这里姑且认同“弄花”这一新词,是特指“弄堂一枝花”的意思。

至于妹夫为何兴冲冲发明 “弄花” 这样一个新名词,说来还是有点缘由的。
去年回沪探亲时,办了一次饭局,请一家人在梅陇镇酒家聚一聚。同时顺便也
请了三十多年前的老邻居 (66届高中生) 前来一叙。大家没搬迁之前,我家在
三楼,他家在二楼,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是相互看着长大的。两家同
是宁波人,而且同姓。细说起来,各自老家祠堂里供奉的还是同一位远祖。

餐桌上,推杯换盏间,大家也说说老底子阿拉住过的317号里的今与昔,说三道
四,东拉西扯,气氛热闹非凡。不知怎么,话锋一转,说到我家小妹。老邻居
马上接过话题,脱口而出:“小妹,年轻小姑娘时,当年是弄堂一枝花。” 话
毕,大家有点惊愕,因为这是从来没有的第一次听到,意想不到啊。这位老兄
见大家有疑问,再次肯定地说了一遍。“侬不要乱讲啊,癞头的阿姐才是呢,”
小妹笑嘻嘻说,其实看得出她心里美滋滋的。“癞头的阿姐漂亮格,但有点小家
子气,难为上等,” 这位老兄又信口开河了,“论气质,小妹远胜癞头的阿姐,
弄堂一枝花当之无愧。再讲你最美花季时,她已近三十了。” 如此说来,好像
有点道理。

阿拉老辰光的石库门房子的弄堂实在太大,有四百多个门牌号码,分成十二排
楼房,再加上朝南朝西沿街的两排。粗估居民大约有一万多人。拥有一万人以
上的弄堂里的一枝花,那可是万里挑一,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相比之下,
二,三十人一班的班花仅仅不过是一朵小花。在记忆中,阿拉大弄堂里漂亮小
姑娘还是不少的,弄堂又太大,从来没有人去想过谁家姑娘是弄堂一枝花。再
加上那时文革之后,家家忙于菜米油盐酱醋买哒 (洗的意思) 烧,哪有空去答
理这种无聊的事。不过公正地说,假若在那个年代要选出十二金钗的话,我家
小妹是100% 排得上号滴。

尽管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作为大哥的我听到我家小妹被追封为“弄堂一枝
花”,还是挺愿意乐见其成滴。其实,后来才知道那时那刻,心里最最得意的应
该是我那个清华毕业的妹夫,因为老婆当年是万人弄堂里的一枝花,脸上十分
有光彩,心里乐开了花。怪不得,几个月后在一次亲友圈中,大家用微信交谈
时,他情不自禁地新造一词,称自己老婆为“弄花”,立马吸引圈中诸人的关注
和热议,“弄花”得到再次热捧。

上海以前遍地是弄堂,现在好多弄堂已搬迁推倒,平地起高楼,汇成一个个居
民生活小区。估计上海的弄堂将逐年递减,最终变成上海的一项文化遗产。至
于“弄花”这一新词,造出来没多久,很可能会被什么楼花、区花、街花之类所
替代。如今,大家的生活安逸了,悠闲了,爱花花草草的人多了,评比花中之
魁也就自然地顺理成章了。班花,校花,村花,厂花,警花。。。,还有校草
什么的,漫天飞。这样的闲聊虽不登大雅之堂,但我想可以算是当代社会风貌
的小小小侧影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PXU2251写信]  [羡鱼老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