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297
首页 - 博客首页 - 沈娜娜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地球的另一个你
作者:shennana
发表时间:2017-12-19
更新时间:2017-12-19
浏览:1810次
评论:0篇
地址:74.
::: 栏目 :::

我坐在巴黎一家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来这家咖啡厅大多是情侣,因为这位
置很好,能看得见巴黎那座带有神秘又神圣的铁塔,店名也很有意
思“Another of the earth you 地球的另一个你”。
我好奇问店里的老板,为什么取这么有意思的名字?老板的回答让我有些
惊讶,他说这家咖啡厅并不是自己的,他只是帮别人看着,真正的老板上一
个月回中国了,他说要寻找一个梦里的女孩。
老板耸了耸肩表示不理解,然后问我相信梦里有个你一直在寻找的人吗?
我对他只是笑了笑,转头望着巴黎的铁塔,天空飘起了鹅毛小雪。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会回过头去,总有一种
很奇妙的感觉,好像在寻找着某一个人,然而后边什么也没有,凝视了很
久,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
梦里也经常出现同一个人,明明记得他的样子,醒来下一秒钟却又不记得
了,一次两次还好,连续半年都如此,暑假时我跑回了老家。
“外祖母,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我苦恼的
皱着眉,外祖母却哈哈哈大笑,让人摸不着头脑。
“丫头,你相信世界有一种很奇妙的引力吗?它能使两个陌生的人,让他
们灵魂产生共鸣,产生的共鸣越浓烈,那表示你们都在寻找着对方,或许某
一天你们就相遇了,相反如果你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也没把这事放心上,
那你们的共鸣就越来越淡,最后断了联系,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外祖母
用手掌摩擦着她的拐杖,混浊的眼睛有着莫名情绪。
“我还是不懂...”我挠了挠后脑勺,外祖母讲的话越来越深奥了。
“呵呵呵...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你没生病,而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你一直
在寻找的那个人,他也同样寻找着你,那就足够了。”外祖母没再多解释,
起身走出了大厅。
“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啊?”我屁颠屁颠跟在外祖母后面,嘴里还嚼着
青葡萄。
“丫头,这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你梦里的那个人是长什么样的,你比我
更清楚吧?虽然你记不清的样貌,但轮廓形态你还是记得吧?”外祖母转过
身用食指点了点我的脑袋,看见我这吃样,不禁扑哧笑了出来。
老家的风景特别美,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不像城里到处车水马龙,空气
质量差,所以一到寒暑假我都往老家跑。
旁晚时分我爬上小山坡,坐在一棵树杈上看夕阳,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女,
爸妈平时工作很忙,我总是觉得孤独,自从梦里总出现那个男孩,我突然像
找到了一个伴,现实中做不到的事,就在梦里做吧。
你信不信在地球另一边,有个你一直在寻找的人,他也同样寻找着你?
02
我的梦有些稀奇古怪,是个充满魔幻的世界,例如僵尸、妖魔鬼怪、空中
飞人、火山爆发、宇宙空间等,只有说不出来的,没有想象不到的,我曾一
度认为所有人都会做这样的梦,直到上了高中、大学,才明白并非如此。
我在梦里曾无数次问他:”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的身影渐渐模糊,直到最后消失不见,我从梦中醒来,望着窗外的晨
光,心里五味杂陈。
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变故,我辍学了一年,他也仿佛消失在我的世
界一般,再也没出现过在我的梦中。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有些不习惯,从梦中醒来,发现枕头都是湿的,然而随
着时间的推移,我几乎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曾经出现过在我梦里。
大二寒假的时候我再次回到老家,外祖母前年去世了,她的灵位摆在大厅
正门,一进门就能看见她的黑白照,她和蔼可亲的面容清晰可见,时间真是
一把杀猪刀。
我住在外祖母的房间,她的房间整洁干净,她常用的拐杖放在角落,她临
走时对舅舅说希望这拐杖不要与她一起火化或丢掉,舅舅便把外祖母的拐杖
搁在老家。
外祖母的东西很多都被清理了,我解衣入睡时不小心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我弯腰要拿起来,发现床底下有一个铁盒子,我好奇的弯下身把铁盒子拿了
出来。
铁盒子铺满了灰尘,这是外祖母那时代的铁盒子,上面刻有牡丹花纹,铁
盒子有些沉,不过这铁盒子并没有上锁。
我打开铁盒子,里面有一本有些泛黄的本子和一些首饰,外祖母年轻的时
候是个知青,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嫁给了外祖父,外祖父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农
民,也没读过多少书,娶了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媳妇,能说不高兴吗?
在我记忆里,外祖父和外祖母相处模式有些奇怪,至于怎么奇怪我也说不
清楚,外祖母对我们是和蔼可亲的样子,对外祖父却是及其冷淡。
打开本子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1959年,外祖母刚满17岁,在一个县城
教书,这天她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慢悠悠往学校骑去,然而一个熟悉的
背影让她愣住了,无论身影轮廓都和梦里的一模一样,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了,使劲揉了揉眼睛。
背对她的青年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回过头与外祖母对视,那一刻他们擦
出了火花,一致认为他/她就是自己梦中要寻找的人。
翻开第二页,发现中间被撕掉了很多页,直接记载1960年,外祖母在火车
站为他送行,望着火车渐行渐远,外祖母忍不住蹲下身子哭了,这一别便是
永不相见。
后面都是记载外祖母如何如何想念他,后来又嫁给外祖父,后面便是空白
一片,弄得我一头雾水。
在最后一页,外祖母还写了一段话:世界有一种很奇妙的引力,它能使两
个陌生的人,让他们灵魂产生共鸣,产生的共鸣越浓烈,那表示都在寻找着
对方,或许某一天会相遇,相反如果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也没把这事放心
上,那灵魂的共鸣就越来越淡,最后断了联系,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
那晚又梦到了他,他问我怎么了?为何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梦到我,我并
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凝视着他,问他相信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有个你一直在
寻找的人吗?比如我和他?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shennana写信]  [沈娜娜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