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539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米朝勾兑与房产税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8-03-12
更新时间:2018-03-12
浏览:145次
评论:0篇
地址:2601:18f:801:2bc0:f8.
::: 栏目 :::

感觉最近比较严,众所周知,财迷只谈经济,但也不得不经历多次审核,辛苦小编了。

最近看官或发出“世溷浊而不清”的感叹。点解?因为一些违背常理之事纷纷出现:

首先,大家都一致认为难以出台的房产税看来明确要出台:





其次,身为前资本家剥削者的米帝大统领貌似已经成了米帝统领中的赫秃,摇身一变成了无产阶级带盐人,不但签订了有利于米帝工人阶级的反倾销法案:



而且还专门请了一堆米帝工人阶级环绕着他:



再次,向来对米帝没有好脸色的某胖,居然主动跑去和米帝现任大统领特朗普勾兑,要来个“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实在是因崔斯汀:






这些信息颠覆之前的常识,可能让列位看官坠入五里云雾中,不得要领。那么财迷这就为大家做个解毒,以便让大家看清形势,趋利避害:

一、合众连横因缘早定:川普因何兴起?

当初的摇滚青年,如今的油腻中年崔健有言:“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如今的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变化快。不仅是各种势力的生长变化快,更有各种势力之间的张力变化快。

首先看寰宇风云。历史上的国际势力都会有不断地合众连横——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说齐楚宫廷,而秦与山東诸国之力量对比在整个战国几百年间都在变化。同样魏蜀吴三分而吴蜀北抗,东西魏裂土而齐陈西守。之间的力量对比变化以至于形势对比完全颠倒,那都要费时百年:



不独神州,欧罗巴也一样。罗马统一天下,把地中海变为内湖,那就花了千年。再等罗马分裂为东西两半,而东罗马拜占庭落入奥斯曼突厥人之手,那就又要等千年了。尔后哈布斯堡王朝崛起直到英法德民族国家形成,那也是以百年计。

民族国家兴起后国家之间的形势变化却在加快——英俄在欧洲对抗拿破仑再到英法在克里米亚对抗亚历山大二世,那都是几拾年间的事情:



意识形态国家兴起后南斯拉夫出墙,欧洲明灯对神州变脸,更快了不少。乃至于苏俄分崩而南斯拉夫离析也就是瞬间的事情。所以米帝大统领和鑫胖之间勾搭,那其实已经算慢的了。

虽然北韩体量比不得70年代的神州,但是米国真和鑫胖勾搭成奸了的话,且不说鑫胖可能摇身一变白眼狼,北韩搞成另一个安南;单单是两个眉来眼去后,鑫胖挟洋自重,时不时在东北撩骚两下,也颇为让人闹心。但实际上这是早就注定的事情:面对历史上的强大近邻,小国如波波,安南不都是远交近攻么?

至于米帝大统领转头又在一众无产阶级的环绕下签订了协议,貌似是想收买中西部whitetrashes,所以才做socialism接班人为无产阶级代言,实际上是连他自己也说了:这只是在履行他竞选时的诺言而已——这一切在他作为大奸商跳出来为中西部的无产阶级whitetrash们代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不可避免了。(此处有删节)

二、移山填海初露端倪:减少贫富差距

再谈谈神州大势。神州经济大势是贫富差距已然十分巨大。点解?具体上关于贫富差距,财迷会在几周后专文论述。但就如今看来,房地产业是贫富差距扩大的最大推手之一是没得跑。举个栗子:地产业逐渐养大了一大批大鱼肥豚。神州富豪前十位中地产大亨的资产,2014年为3105亿元,2015年为5405亿元,2016为7545亿元,而2017上升到了10260亿元,已经破了万亿大关:




这显然是和如今的大趋势是不符合的。要知道连杰克马、强东刘都争先恐后的把真金白银拿出来去各地扶贫,以讨庙堂欢喜,汝等地产大鱼居然还坐地自肥,这不是顶风作案么?

而在更深层方面,是神州自古以来就有的张(mao)力(dun):董(事会)姥爷和金(理层)姥爷之间的张力,庙堂和山大王之间的张力。随着历史走向近现代,形势变化以及张力变化也在加快。举个栗子:历朝历代都会取消力役,比如汉有更赋,唐有丁庸,宋有免役钱,明有银差,条边都是以赋代役。但问题是:点解每次都有以赋代役?那是因为前朝在把赋役合并后层层摊派下山大王们往往又自定杂役。清代的摊丁入亩也不过是明代一条鞭法之再现。实际上,力役或人丁负担不久又在合并后的“地丁银”之外重复出现,到晚清、民国时,“地丁属地,差徭属人”又成了各地的常规。这一来容易造成大量群氓出现,二来容易导致山大王自留小金库尾大不掉,三来会加大贫富差距。而近代以来,随着经济节奏加快和全球化加速,这种张力形成的速度加快(此处有删节)。

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不少高人都曾提到如今的经济形势,表面上是泡沫严重,杠杆高企,贫富差距加大。实际上是涓滴效应或许失灵,各种山大王或许尾大不掉引起的:。



就要退下的户部周尚书说如今已进入稳住杠杆和逐步减杠杆阶段:



但减小的部分很大程度上是各地山大王和国企的杠杆——当初转杠杆都帅锅给了三四线的接盘侠和被查了环保的小企业。这批人也算是为国做贡献。只是如果再来一次泡沫严重,杠杆高企,神州虽大,却又到哪里去找新的接盘侠呢?

针对这些问题,庙堂中人的气魄和决断都很大,大笔如椽,但其中技术含量也有不少。中堂大人在报告里讲了,要严控吃财政饭的人,点解?严格限制编制,说穿了就是希望能限制不断扩张的山大王,让涓滴效应变得有效。

至于房地产方案进行时,那则是要替新的从内朝、军机延伸出去的藩镇们续命:毕竟庙堂众人几稀,还是需要各种桩脚来管理的。

但这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不听话的大佬们。连peace邦都敢动,何况你等小玩意?所以房产税说出台就要出台,控场能力还是很强的。

这是如今的行为规则——有所作为,雷厉风行。

户部史侍郎讲到了房产税的目的:“。。。使我们设计的房地产税制度能够更加合理、更加公平,既能够起到筹集财政收入的作用,又能够起到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

所以我们看到了,史侍郎提到了两个目的:1)(为地方政府)筹集财政收入,2)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但财迷已经提到,如果仅仅这两个目的,那我等就是小觑了庙堂里的能人,恐怕其背后还有更深之目的:1)白纸扇所提的“移山填海”顺便货币回笼,2)保证山大王们不会破产又不会尾大不掉以至于影响经济良性循环。

我们看看户部侍郎史给出的技术手段(黑字是财迷标出的重点):

“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都会按照它的评估值来征税,也就是按照评估值来征税。二是在所有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安排里面,都有一些税收优惠。比如可以作出一定的扣除标准,或者是对一些困难的家庭、低收入家庭、特殊困难群体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当然具体的方式不一样,水平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些税收优惠。三是这个税属于地方税,它的收入归属于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用这些收入来满足比如说教育、治安和其他一些公共基础设施提供等这样的一些支出。四是因为房地产税的税基确定比较复杂或者非常复杂,所以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这样才能够使房地产税征得到、征得公平。”

按照这个情况来推理,楼市降价是不可能降价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降价的。降价了估值就低了,收税也就会变少。所以只有价格不降,但给你冻住然后房产税来个货币回笼这样子。这样才可以移山填海把当初印钞机放出的洪水消弭于无形。至于收入归各个山头,目测具体起来就是庙堂中人做压力测试,让各地山大王去“杀出一条血路来”。

给予特殊群体照顾,同时建立完备的征收模式,那就是和“精准扶贫”一脉相承——该休养生息就要休养生息,免得在经济寒冬里冻僵了,大家都喝西北风。

这些思路,各位觉得如何?反正财迷是要点赞的。如果能落实,那么这些技术手段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贫富差距。。

三、变化快的代价:某些小民或被误伤?

这世界变化快,就会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导致我等小民被误伤。窃以为对我等小民来讲,被误伤的可能有以下几点:

第一,米帝大统领搞反倾销,又和鑫胖勾兑,显然会伤到神州利益:出口顺差是神州货币的锚,这是财迷曾经专文讲过的事情,而这只锚在变细。This is not good.

第二,山大王们一向就是一放就乱。房产税按照户部朱大人的目的来说,本来是进行财富再分配,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但山大王的手段我们都见识到了——当初好好的供给侧改革,硬是搞成了转杠杆、查环保,移花接木把代价转给接盘侠。到时候说不定一视同仁,敢于下手,收不上税断水断电,再收不上就关门放城管。“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这样下去,就是当初土地税农业税的翻版,新时代的穆世仁目测就要出现。不但一些小民会被逼成群氓,恐怕连一些大人物也会弄点“喀提林阴谋”出来的吧?(不懂喀提林阴谋的请自行百度,为了本文安全,财迷不科普)

第三,一线和强二线“租精”更难过。财迷经常跑深圳过着。深圳房价全国站在全国最前列。但一众杀马特洗剪吹在这里生活得还不错,点解?因为这里有无数城中村,可以造一大堆格子间,租给杀马特们。然而房产税一来,这些人就是转嫁对象,格子间会更小,房租会更高。以后北上深虽好,恐非宜居之地矣。

第四,弱二线和三四线城市接盘侠们会痛苦:一线强二线的房主,可以把房产税转嫁给租精们,弱二线和三四线城市不但找不到租精,连接盘侠们也barelythere。到时候虽然名为富翁(房价仍然虚高),实则负翁(无法变现,无法转嫁)只能硬生生接下铁拳,看似光鲜,实则早已内伤严重,快要喷血了:



前有开着宝马给不起油钱只能吃方便面,现有坐拥多套房给不起税只能喝稀粥。你如果当老赖,不说别的,出门无法坐飞机高铁,寸步难行,孩子无法上学,这也很要命:







四、为庙堂分忧:小民应对之策

既然谈到了变化快可能出现的误伤,我等小民就要小心应对:

A、米帝搞反倾销提高关税,背后的大思路就是要扭转贸易利差。而鑫胖和米帝大统领眉来眼去,搞不好再来一个新版改开,那就等于馒头管饱就能给你一天工作二十四小时的北韩人要蜂拥而出,抢神州工厂的生意。这对神州的影响就是神州货币之锚会越变越细。当然神州也在不断升级,大力投资芯片和机电等产业,如果做得好那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日德韩,只是就现在看这成功几率还待定,所以我等不得不谨慎。还是那样说,配置需要多元,风险需要分散,美刀英镑日元保险,各位都要有点。以后这趋势能不能反转,那就要看未来的进出口数据,财迷会持续为大家观望。

B、神州经济“误落尘网(房市)中,一去三拾年”,现在已经到了收官的节奏。我们听到的好消息是潘行长说的,至少利率不会大涨:



但是我们的听到的坏消息是房产税剪毛机就要发动。基准利率不涨则大家还可以用拿到的廉价资金在楼市保本赚利,毕竟以后想搞到这么低的资金就难了。但问题是——只要还有人拿着廉价的资金在楼市兴风作浪挣钱,贫富差距就会扩大——这是与庙堂中方针不符的,而且又会成为山大王们眼馋的尤物。所以各位有多套房者最好的办法就是财迷早说过的适当处理多余重资产,卖房保平安。手上持有现金才能做到“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现在究竟神马地方能挣钱还不明朗,各位请暂且持币观望。

C、卖房保平安,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做考虑。一线和强二线(比如成都、郑州、武汉这类人口净流入城市)这些地方,财迷讲过了不愁人接盘,可以施展移花接木大法转嫁税收负担,而且这些地方多为经济发达地区,山大王的吃相也会好看一些,不会涸泽而渔。所以这里的房子很可能是优质资产。但弱二线和三四线城市一无接盘侠,二来经济不好,山大王也要过日子,只能盯着房产税,那就情况不妙。即使庙堂中要求不过分,各位能信得过那些“能吏”么?实际上同一地区也要看情况,那些好学校附近的学区房,那就是香饽饽,也可以不用担心太多的。而那些边远地区的房子(尤其是度假房之类)说实话到时候就是房里的鸡肋——卖之无人,留之有税。

同样,以上多套房房主需要注意。一般的刚需的是没法子的,就现在看至少利率还不会上涨的。毕竟还需要吸引新人上钩嘛。

D、以上所述不会是一个很慢的变化,毕竟如今信息时代,各方都是闻风而动。但也不会是一个很快的变化,毕竟船大难掉头,而庙堂注意力有限——你看连处理大鱼肥豚们也是一个一个来的:先tomorrow、万达、后sea航,peace邦。但正因为庙堂中反应慢,而且需要处理的重要事情多,所以我等小民才要为领导分忧,待自己好一点,以免被误伤逼入绝境,不得不堕落到群氓中要暴力不合作,最后成了庙堂心病。所以财迷会持续为大家观望,看其节奏如何,以提醒大家应对。

最后,财迷再提醒一遍,列位看官都是家庭主心骨和掌舵人,需要稳得住:在这合众连横因缘早定,移山填海初露端倪之际,财迷提供的对策主要是帮助大家看清形势以免被误伤堕入群氓之中。各位如果能部分(比如资本或者DNA)甚至完全月兑,“乘桴浮于海”,等神州局势大定再回来一心一意搞建设,那当然更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上策。但如果有人(刚需除外)如今还居然忍不住,觉得反正利率会长期较低,听信地产代理忽悠,还想着想办法加杠杆上车,那恐怕就是上逆庙堂策略,下为草寇垂涎的下策了。

言尽于此。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