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390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中共攻台大解密(之二):中共攻台之前会出现哪些警讯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8-01-08
更新时间:2018-01-08
浏览:132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http://botanwang.com/sites/default/files/styles/632_n/public/field/image/Clipboard10_584.jpg

中国辽宁号不久前曾三度经过台湾海峡。(合成划面/图片:叶信菉、空军郭孟良摄、取自中国军网)

现今常有人这样预想:中国有办法在仅仅露出一点点征兆、甚至完全不露警讯的情况下,就成功发动攻台奇袭。倘若这假设的想法不幸成真,台湾领导人应该会被拥有数量优势的敌人弄得措手不及,仓促之间就得处理敌人带来的一连串攸关生死难题。当然,想必台湾一定会尽全力展开有效防御;然而也不难想像,政府组织的抵抗力量可能几天内就崩解。台湾被中国精心策划的欺敌战术攻陷,原本的民主政府不复存在,通共人士将接管政府,把台湾变成欧威尔笔下的那种极权警察国家。

对台湾防卫能力抱持负面评价的人士,基本上都相信中国有能力奇袭台湾。这些悲观派的人认为,中国成功奇袭台湾不仅是个可能性而已,而且是极有可能变成事实。他们认为,综观日本偷袭珍珠港到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攻击的这段历史,已经一再证明,要准确辨识出敌方即将发动偷袭的警讯征兆,困难重重。他们说,由此可见,要预知中国攻打台湾,几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也就是人民解放军)会受到哪些刺激而萌发攻台的动机,外人往往极度费解。

然而,正因无法分析中国想要攻台的逻辑,我们才更要密切观察所谓的征兆与警讯,避免台湾遭到偷袭,并且判断中国何时会发动攻击。

观察台湾海峡局势时,要先观察警讯及征兆,亦即中国准备发动攻击的迹象。警讯通常是指出现了新的发展,或出现了不明确的讯号与情资,足以让人有理由相信战事即将爆发。

20世纪美国情报大师欣希雅.郭宝(Cynthia Grabo)曾就这个主题写出经典著作《如何预判偷袭》(Anticipating Surprise)。根据这本巨作,警讯或征兆指的是“有某个事物不见了、片段的情资、观察的结果、一张照片、一个宣传广播、一个外交照会、召集后备军人、部署军力、特务的报告诸如此类,都可当成是指标。只要能让人洞察到敌人可能採取什么行动,都是指标”。

而“备战的征兆”则是指我们知道或预期敌人(在这里是指中国)准备开战时一定会做的事。我们知道爆发冲突之前可能会出现哪些事物,并且监控这些事物有没有出现。这些事物就叫作观察事项或征兆事项。

根据郭宝的见解,战略警告在本质上属于比较长期的,可以早在攻击之前就发布。“倘若敌人在进行大规模军力部署,或已经公开做出政治承诺,表明要动用武力採取某种行动”,那么我们就必须发布战略警告。战略警告“不只会在敌人即将採取行动之时发布,也可以早在敌人採取行动之前就发布”。


http://botanwang.com/sites/default/files/images/Clipboard12(346).jpg

于辽宁舰起飞的中共歼15战机。(取自YouTube)

战略警告通常是发给国家层级的领导人,如总统和行政首长。相反地,战术警讯跟作战较为相关,提供给军事将领;因为军事将领能观看雷达图像,能使用其他观测网路系统,及时发现敌人即将发动攻击的征兆。

领导台湾的民选官员八成很少花时间担心敌人可能会偷袭。担心敌人偷袭是情报官员的职责。在情报官员眼中,搜集并对外发佈警讯和征兆,是攸关国家存亡的大事。

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网站上载明,情报机关的最高优先要务,就是提出中国准备攻台的预警。这项任务在和平时期至关重要,能防止中国掌握奇袭优势;而在两岸爆发小规模冲突的时期,这项任务更是重要,因为它能提供“战事即将升级”的战略警讯——在危机状况中,台湾的政府必需知道中国是否意图火上添油,将紧张情势升高成为全面大火。

及时、精确的警告很重要,让台湾政府能够在正确的时机启动应变计划,动员国民备战。

台湾现役军队约有20万兵员,以义务役居多。为了支援现役军队,台湾还维持一个超过250万人的征召后备部队,因此台湾拥有一支庞大的民兵部队。台湾还可以再进一步扩大军队,动员将近一百万登记在册、用于支援战事的民防后备人员。政府获得中国攻台的早期预警后,才能启动这股潜藏的巨大军民防卫力量。战略警告极为重要,能帮助台湾的总统判断最佳时机,命令军队提高战区部队的备战层级。

想获得战略早期预警情资,台湾最主要的挑战来自中国的谍报行动与欺敌战术。台湾确实面对中共谍报威胁,相关记录多不胜数,台湾也破获过大量的谍报案件。倘若不严加监控,中国特务很可能会误导台湾民选官员做出错误判断。尽管敌人渗透的威胁十分严重,但台湾的反情报机关历来发见、制止情资洩漏的成绩,也是可圈可点。台湾的反间谍人员多次在中国吸收卖台贼不久后,便发现卖台贼的举动并加以逮捕,短时间内修补好国安漏洞。

确实,间谍丑闻曾经严重破坏台湾的声誉,不过多数外国专家认为,中国渗透台湾的情况,实际上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重;而且也没有理由相信,台湾军民当中到处是中共间谍。

更重要的是,专家指出,台湾谍报工作做得相当杰出,拥有一些位居高层的中共线民,能向总统府(以及美国白宫)呈报早期预警资讯。

台湾长久以来跟美国的军事与情报机构关系密切,因此台北能够使用许多世界级的早期预警侦测系统,包括雷达、卫星与电子窃听站,这些设备大幅降低了台湾的总统遭到中国偷袭的风险。人民解放军的内部出版刊物指出,解放军担心日本也会向台湾传送警讯。一名解放军专家认为,日本利用飞机、船舰、潜艇以及卫星盯梢中国军队,还使用日本西南方诸岛上面设置的侦察与早期预警网路监控人民解放军的活动。根据中国军方的评估,东京当局能够准确掌握台海地区的早期预警情报。

凡是秘密的事务,外人其实无法加以准确的评估。但目前我们取得的情资却强烈显示,台湾准备得很好,能够不受中国的战略偷袭所威胁。中国与台湾双方军事专家的研究报告当中,都很详细地分析了如果中国意图跨越海峡侵犯台湾,事前会出现哪些征兆与警讯。

两岸军事专家的研究都相信:虽然中共攻台作战的重要关键因素是欺敌,可是人民解放军无法享有奇袭优势。专家认为,事事不可能都如预料一样顺利进行,而且决断难免有错。不过,根据海峡两边做过的分析显示,解放军如果准备攻打台湾,他们的准备行动绝无可能不被发现,因为至少有五种类型的征兆存在,且台湾、美国和日本持续监视这些征兆是否出现。我们只要搜集并研究这五种资讯,就能获得可靠的根据,来判断中国是否会侵犯台湾。

http://botanwang.com/sites/default/files/images/Clipboard11(353).jpg

中国航空母舰“辽宁号”。(美联社)

第一类:备战

中国若想派遣军队,实际上岸攻占像台湾这种防御坚固的大型岛屿,作战的方式会跟其他规模较小、难度较低的作战行动(例如从空中轰炸台湾,或从海上袭扰台湾)完全不能相比。全面入侵的准备工作非常浩大,难以隐藏,因为必须动员庞大的人数,攻台行动的胜算才会高。

根据解放军文件,攻台作战无比复杂,直接影响到数以百万计的参战人员的身家性命。要执行攻台作战,中共所有军事单位、文官系统与企业组织必须紧密合作,因此每个单位都必须为了大我的目标,放弃小我的利益,解决每个组织团体里都有的搞小圈圈、搞冲突斗争。

中国分析人员清楚指出,想彻底消除职场上的政治角力、部门之间互相竞争的次文化,以及派系之间的不和,其实是不可能办到的,尤其是在中国这种官僚主义根深蒂固的社会。

既然办不到,中国会把举国努力的焦点放在只要消除重大的差异与歧见就好。要应付即将到来的攻台战争,中国必须想尽办法进行组织调整、拟定计划、协调任务,这意味着,中国高层人士(他们的日常行程向来受到外界密切观察)必须亲自出面,彼此开会讨论当前局势发展,然后再开会拟定计划,接着再协调每个人要做什么、何时要去做,才能让计划圆满实施。

因此我们可以预测,在开战之前的几个月,共产党与解放军的领导人会展开一连串闭门会议。除了中共的中央政治局会在北京紧急召开一系列会议之外,至少会有一场重要的作战计划与协调会议,可能会在东部战区司令部举办。假如真有这场会议,那么与会人员应该是陆海空三军、火箭军(按,前二砲部队)、航天系统部(太空军)、情报机关、公安部门、民兵部队、省政府与市政府等组织的执行长官代表。

出席作战会议的每个人都代表一个组织,每个组织都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大家可能会选出一小群获得信任的顶尖精英,任命他们为“联合攻台领导小组”,或称“联合攻台指挥中心”,负责将作战计划的细节定案、调解单位间的争执,以及将委员会的决议发送到各自所属的军事、非军事单位的各个指挥层级。

精英小组的任何一个组员,都有可能会是外国的间谍,他们亲近的朋友当中也可能是外国间谍。中国的组织有个特点,那就是根据人脉与亲族关系来判断成员的忠诚度。共党高阶要员的亲属,不论多么无能、个人操守多么可议,通常都会比同侪得到更多优惠待遇。

中共的制度里,很少看见制衡这件事,而且制度本身就不透明,贪腐充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会发生洩漏情报的事。就算我们假设中共的安全措施执行得完美无瑕,光是某些领导人召开非例行性的会议,应该就能让台湾(与美国)的情报分析人员看出风暴正在酝酿,尤其是在海峡两岸关系恶化、局势异常紧绷的时候。

等到Z日注更多逼近,人民解放军的火箭军会把弹道飞弹和巡弋飞弹从本来的驻防地搬出来。这些飞弹会从中国内地深处山区的公路、铁路浩浩荡荡开往发射地点。抵达后,就开始执行发射前检查、弹头对接的演习,以及进行测试。全面展开部署后,数千个飞弹发射台、通讯车、安全警戒车、后勤支援车就会开始移动,载运着一大群人。这一大群人里面,每个人在故乡都有朋友、家人和邻居,其中会有人多嘴或粗心,漏了口风。

当地的台湾卧底特工可能会注意到相关的闲聊,于是回报异状。另外,在远处侦察的窃听卫星、侦察机和其他监测系统,也会注意到有数量庞大的战略飞弹在移动。这时在台北与华府,警示灯就会开始闪个不停,国安电话开始一通又一通打来打去。

不只飞弹开始移动的警讯会突然增加,还有许多和平时期没有动静的中共部队也会动起来。中国的防空部队会离开平时的驻防地,大举进驻福建省,在准备好的地点搭建地对空飞弹发射阵地,加强防守地下指挥碉堡、空军基地和港口设施周边容易受到侵犯的领空。专门执行两栖攻击的精英部队将取消所有休假,全员动员,把装备整备好,准备进行部署。后备部队与民兵也会奉召入伍。

这些异于例行的紧急移动,不论协调与隐藏得多好,都会对中国的通讯、运输基础设施带来巨量压力,所以很容易被注意到。中国各地的火车站、公车站和机场将挤满军队,台湾海峡内中共控制的岛屿和中共部队的集结区将涌现穿制服的军人,每个人都能看见。

解放军接着极可能展开一系列的演习和两栖作战操练,让即将投入这场殊死战的部队提升备战层级。中国东南部的几个集团军将举行全员登陆演习,旅级、师级部队完整模拟抢滩攻击。战事越来越迫近,中国将领这时开始全力投入昂贵的资源练兵,把疏漏的地方补上。

解放军里的政委通常负责所有关键决策,一般而言政委们行事谨慎,锱铢必较,只求避险。但现在已不是和平时期了,一般预料政委们会放手让司令员(军事指挥官)大干一场,允许他们举行密集的实弹演练、夜间战斗操练以及野战演习。此外,解放军也可能举行陆海空三军与火箭军共同参与的大规模联合作战演习,参加这些演训的军人在操演结束后不会返回基地,而会被派到沿海地区已知的登船地点或附近地区,集结于沿岸的港湾。

届时情报将显示,规模庞大、极具威胁的部队正在移动。电子光学卫星的远距侦察系统会从太空拍摄到中国的坦克、飞弹发射台、火炮部件和装甲车辆大排长龙,由平板火车装载,有的正在运输途中,有的已经运抵重要的火车站,等待卸下。

侦察照片将看到,沿岸正建造绵延无尽的营区,运输船在近海徘徊,附近有部队在集结编组;直升机的活动也变得更加频繁,来自中国各地的航空部队纷纷飞入,降落在福建省的机场。全球的情报官都会发现,数位地图的萤幕上有一支规模浩大的红军正朝台湾移动,活像滚珠轴承被吸向磁铁似的。

空中的活动也会让中国露出马脚。中国东南部距离台湾够近、战机延长作战半径就可涵盖台湾的军用机场,约有二十座。在假想的Z日之前,大量战斗机与战斗轰炸机将从遥远的内陆基地,进驻到东南沿海的这些机场。一般相信,这些战机一旦进驻前线基地,就会展开密集演训,着重在提升夜间作战能力、空对空作战、轰炸与电子干扰的能力。

空军部队不仅会进行极度严苛的作战训练,也可能会演练若驻地机场遭破坏时,如何分散到备降机场,以及如何从备降机场起飞执行任务。空军部队移动到后备基地后,维修与后勤支援人员也要跟着过去。此外,无人飞机部队也会集结在前线基地,中国的空降兵部队也会演练空降作战,模拟攻占机场。

到了某个时间点,解放军的军舰与潜艇也会启航前往黄海、东海与南海的作战区。解放军海军的灰色舰身将与被动员而来的大量民船联合演练作战队形。海军的喷射机与直升机可能也会参与这些海战操演,演练自己的任务,为舰队提供空中防御。海军演习结束后,许多参加演习的舰队或许不会回到基地,而会待在面对台湾的沿岸,躲藏在安全的港口和天然港湾里。

中国境内的民航交通可能变得十分缓慢,因为要腾出空域进行军事演习,进出大城市的民用航班被迫减少。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喷射战斗机和其他飞机从附近机场起飞演练攻台作战任务,当地人都会看见军机以浩大的编队低空飞行。另一个清楚的凶兆就是出现了大量海上民兵船队集结,挤满了江苏、浙江、福建与广东的港口与驻泊地。

有人认为中国攻台时将派出两支两栖部队,各自进攻不同的海滩。一支从平潭岛和南日岛附近的基地出发,可能瞄准台湾西北海岸。另一支两栖部队从东山岛和南澳岛附近的两栖作战基地出动,攻击台湾西南海岸。温州、福州、厦门、眉州和汕头这几个港口将扮演吃重的角色。

如果有大量船舰聚集在中国沿岸的这些敏感地区,可能就表示中国即将展开攻击。在Z日之前,中国应会採取一个极度挑衅的手段,以求造成局势不稳:进行核弹试爆。这是有先例的,1995年到1996年台湾海峡危机期间,中共在95年夏天引爆了两次核弹,每颗都是在政治局势极度敏感的时刻引爆。

解放军内部文书指出,中国如果要攻台,可能会进行核武试爆,以吓阻美国干预。不论中国是否真的会进行核弹试爆,我们都可以大胆推断,中国将提高核武备战层级,命令核子弹道飞弹潜艇开出海南岛的地下基地。此外,北京也可能把核子飞弹发射台从驻防地移出来部署,接着再撤回中国中部的荒僻山区。

第二类:后勤

精通早期预警的专家都知道,后勤是战争中的“氧气”,因此专家们经常监看敌人储备物资的状况。一个国家若开始大量储备物资,这就是明显的开战初期征兆。早在中共下令展开总攻击之前很久很久,中共会先购买、储备大量石油与天然气。台湾对岸的中共燃料储藏处一定会储满燃料,中共还会迅速兴建新的储油场,然后储好储满。此外,煤也将堆积如山,而製造武器、弹药与装备的工厂将快速扩大产量。

火车和卡车被沉重的货物压得嘎吱作响,满载了各种各样的战争物资,纷纷驶进集结区。粮食、水、制服、药物和电池,全都必须储备;血库也必须储满血。中国还会聚集大批农场牲畜,尤其是猪隻,作为军队的食物。中国疯狂储备海量的物资,会导致一种结果:全球市场的石油、铜、稻米、大豆和小麦等商品价格暴涨,全都因为中国的需求永远无法满足。

伴随储备物资出现的,就是基础建设计划暴增,这是中国即将侵略台湾的另一项指标。北起江苏省,南至海南省,每个大型与中型的港口里,都可以发现人力与重型机具狂增。为了支援侵台行动所需的大量运输船隻,中国必需扩充基础建设,包括仓库、码头、工厂和起重机。

通往港口的公路会拓宽,铁路会增建,以应付大幅增加的交通量。防空部队和武装安全巡逻队(由正规军与武警组成)将部署在港口设施内和周边地区;海事民兵部队则会负责看守进入港口的通道。届时凡是使用这些港口的外国商船都会注意到港口正在大兴土木,而且港口安检措施越来越严格,商船的活动大受限制。

中国各地的造船厂会大量生产平底登陆艇和两栖突击舰,渔船也会被征收去改装。上海、舟山、广州、武汉和大连的大型造船厂会挤满商用运输船、开口型车辆载运船(滚装船)、渡轮、驳船,全都排列整齐,等着加装军用通讯系统和各种设备,以增加作战能力。

侵台前的至少三个月,造船厂应该会二十四小时加倍赶工,连夜间也灯火通明。光线和声音在水里能够传播很长的距离,因此其他国家的潜舰与情报搜集舰将轻易侦测到声光。从中国上空通过的卫星和飞机也会拍到空照影像,进一步证明中国正在准备侵略台湾。

中国距离台湾较近的不少小型机场早已加强防御,以支援作战行动(有些机场还未完成防御提升)。为了容纳大量飞机进驻,一般预料中共空军基地里会出现大量扩建,例如新机棚、强化机堡、混凝土护牆、备用的塔台、储藏弹药的碉堡、燃料储藏处、工厂等设施。

另外也可能增建跑道、加大停机坪,以及加固现有的建筑设施。配备防空武器的军队与民兵部队会在空军基地周围构筑防御阵地。其他地方也会构筑地底的指挥碉堡。接近Z日时,中国将在福建沿岸埋置地雷、设置障碍、装设延绵无数哩的刺丝网,防止敌人渗透到管制区里。中国会把整个东南海岸变成物资储备齐全的作战营区。

第三类:侦察

在万事太平的时候,做好情报搜集工作就已经是很重要的事。在战争期间,更是攸关生死。解放军文件指出,入侵台湾之前,可能会在台湾沿岸展开特别的情搜活动,大量解放军的情报搜集船会伪装成拖网渔船,配备专业电子情报设备,作为海上监听站。这些情报搜集船可能会配置多达三十人,受过专业技术训练,或者操作机枪与攻击步枪,作为自卫之用。

这些情报船上面有渔网及其他捕鱼用具,以掩人耳目,接着行驶到台湾最敏感的沿海地区,搜集关于海滩与海底状况的情报。情报船会试图在沿海地区逗留,观察台湾的海岸防御工事是如何构筑的、海军活动如何增加,以及军队移动的情况。

解放军文件指出,开战前几个星期,中国的太空卫星发射中心会巨幅加紧努力,急着把新的卫星打到运行轨道上。中共政府很可能会告诉国内民众,这些新的太空卫星里装载着各式遥测系统,旨在帮助广大农民、渔民,并协助交通控管。而中国原有的卫星长久以来都在固定的轨道上运行,这时也突然改变运行轨道,增加对台湾与西太平洋的侦察范围。有一份解放军的文书指出,每天至少必需有四个影像卫星通过台湾上空,才能为情报分析人员提供台湾全岛的最新侦察图。此时中国还需要更多卫星,好全面监看台湾军演的情况,并紧盯中国大陆三千公里外、美国航空母舰打击群的动向。

中国的情报侦搜机可能会在台湾附近的上空徘徊,飞行于台湾领空边缘,全力搜集情报。有些侦搜机可能会负责指挥假攻击,调派战机冲过海峡中线,测试台湾的反应速度。台湾附近徘徊的情报机将全力寻找有价值的情报,以了解台湾防卫的战术、技术和程序。除了这些可能会擦枪走火触发战事的空中侦察活动之外,中国的间谍人员活动也将激增。然而,中国越是施压要求间谍快点交出成果,中方间谍就越可能会暴露身分。

第四类:宣传

打仗,不只是要在战场上打,更要在参战男女的心中打。根据中国军方的内部资料,攻台的一项要素就是,使用网路和电视媒体作为心战武器,在发动总攻击之前先削弱台湾的抵抗力量。解放军的文件列出了目前已有几项有利于心理作战的要素,包括中国经济奇迹吸引了不少台湾人、大量台商移居中国、台湾政治人物不绝于途前往北京已对台湾带来影响、两岸观光与文化交流以及经济连结等。心理战经常与中国所谓的“法律战”和“舆论战”结合,这三战都属于政治作战的广大范畴。

一份内部文书列出了下列指导方针,供负责对台湾发动三战的中国官员遵循:

应灵活运用法律战与舆论战相结合的心理战,分化、瓦解岛上顽固势力,降低岛上作战强度。其中,利用法律战对敌政治集团及其所谓“盟友”展开心理攻势,申明大型岛屿联合进攻战役是国内解放战争继续的法律依据,揭露岛内“分裂”势力的政治野心和强敌军事干涉的外交阴谋;运用舆论战对敌军事集团展开心理攻势,指明放弃“分裂”主张的有利、有效途径,并与精确火力打击的震撼力相结合,瓦解敌军心士气;以网路、媒体为主要手段对岛内非政治社会团体、民众展开心理攻势,积极宣传国家统一的利国利民理念,瓦解岛上依附于“分裂”势力的社会基础。

宣传战是政治作战的一部分,将点燃全中国对攻台战争的狂热。共产党的发言人将痛批“台独力量”,在电视与广播节目上大肆发表大中国沙文主义论述,把刻板的口头禅挂在嘴边,像是“解放军宁死千人,祖国土地一寸也不丢”、“先消灭台湾!再重建台湾!”、“消灭台湾分离主义力量!”等等。中共的宣传媒体将一再反覆相关报导,赞扬人民解放军先烈和模范战士;媒体则绵密进行激情报导,告诉解放军他们师出有名,他们有光荣传统,因此要效法解放军先烈为国牺牲的精神。

在台湾,统派媒体会和中国媒体一个腔调。而华府和美国各大城市里,中国统一战线(Chinese United Front)的成员将为外国政策菁英举办集会及会议,中国大使馆与领事馆也将竭尽所能,使出洪荒之力说服外国人不可插手干预“中国内政”,呼吁外国政府抛弃台湾。有些人可能提供暴利生意或肥润的合约,给具有影响力的外国人士,请他们写社论支持北京的立场。也有人会利用外交照会和非官方的祕密管道恫吓美国官员,暗示任何冲突都可能快速升温,最后演变成核子战争。解放军的文件相信,虽然日本和其他的美国盟友是中国恐吓的次要对象,但是那些盟国依旧会收到极端的恐吓,试图吓阻他们不可协助台湾。

第五种:破坏

西太平洋地区这时已经逼近沸点了,而台湾岛内开始出现许多令民众深深担忧的事件。许多人认为,开战前,破坏活动会大幅增加,共谍将渗透到台、澎与各外岛执行破坏任务。这些坏份子锁定供水系统加以下毒,又炸毁桥梁与隧道,破坏输电网和储油处。台湾安全当局推测,到时候还会有大量走私,军警情治也将查获储藏武器的地方以及祕密通讯设备。统派的组织犯罪团体也在此时极端活跃,大量吸收青少年新血加入帮派。

夜店等夜间娱乐场所将爆发暴力冲突,因为亲中帮派一直扩张,跟在地的台湾帮派争抢地盘。警方面对的帮派分子将持有前所未见的可怕武器,包含攻击步枪、炸药等。黑帮与其他地下团体也可能在台北市区组织反政府示威运动,然后跟警察爆发流血冲突。此外,根据解放军文件内容,中国情报特工也会试图引发金融混乱、社会暴动、校园抗议和劳工罢工,还将设法操控政治人物与军事将领,促成他们互相内斗。

全台各地可能都会出现犯罪与间谍活动,意图破坏社会秩序,削弱人民对国家的信心。根据解放军内部文件的记载,台湾总统、高阶官员及家眷都可能成为解放军暗杀、绑架的目标。

台湾在这种威胁之下,立法者将授权行政机关大幅扩大安全措施,以确保国家稳定。到了某个时间点,不断增强的威胁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程度,这时台湾的总统及内阁被迫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动员全国备战。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2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