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50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告密的大诗人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7-07-17
更新时间:2017-07-17
浏览:157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莲悦

人为什么要告密?那也许是因为,人性是脆弱的,只有在相对宽裕的环境中才会生长得高贵,而在逼仄的环境中,人性的恶往往曝露无遗。

公元420年,权臣刘裕杀掉司马家族的两任皇帝,从东晋王朝手中接过权柄,成功建立自己的刘宋王朝,历史遂进入南北朝时期,政治的黑暗超出了个体的想象。从刘宋王朝第三任皇帝文帝刘义隆杀掉自己的弟弟刘义康开始,我们的历史开启了一个手足相残、亲亲互害的极盛时期。

刘宋时代有太子刘劭弑杀父亲文帝刘义隆;刘骏起兵,杀掉哥哥刘劭、刘浚,成为武帝;明帝刘彧尽诛哥哥刘骏二十八个儿子,同时干掉了自己几个弟弟……

到萧道成取代刘宋建立南齐,这种残酷的政治屠杀并没有得到丝毫改善,仍是一条政治历史主线。在这些血腥的屠杀中,被裹挟牵连进去的官员、百姓更是数不胜数。

中国历史上一个很著名的诗人——谢朓,便生活在政治屠杀极为惨烈的南齐明帝萧鸾和东昏侯萧宝卷的时代。

谢朓,字玄晖,南朝齐时著名的山水诗人,出身高门士族之家。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在《乌衣巷》中所吟“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的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豪门望族王家和谢家,谢朓就是谢家之人。

谢朓家世既贵,又好学多才,为南齐藩王所重,做过宣城太守,是南齐永明体诗的代表作家,其诗清新俊逸、精警工丽,李白最著名的诗歌《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中有这样一句:“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小谢”指的就是谢朓。谢朓楼为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所建。

一个才华横溢的大诗人,奈何生在一个不能自由言说和咏叹的时代。为求自保,谢朓曾两次充当告密者出卖亲友,导致妻子握刀相向,一心要将他杀死。

南齐的第五任皇帝明帝萧鸾是萧道成的侄子,依靠政变上位,在位期间,对高帝萧道成和武帝萧赜的儿孙们大肆挥舞屠刀。萧道成和萧赜各有十几个儿子,几乎全部被萧鸾杀害。萧鸾甚至打算毒杀萧道成和萧赜的几十个孙儿,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东昏侯萧宝卷即位后则不断诛杀功臣高官,弄得整个国家人心惶惶,官员叛乱迭起。

谢朓的第一次告密便发生在萧鸾大肆诛杀萧齐皇族的亲王们之后。当时,谢朓的岳父王敬则任职大司马,掌握着全国的军队。但他一直忧心忡忡,因为他是高帝萧道成、武帝萧赜的旧部。萧鸾对王敬则表面上礼遇周到,实则满心戒备。

公元498年,萧鸾病危,任命光禄大夫张瓖为平东将军,密置军队,暗防王敬则。

王敬则知悉后,自然非常震惊愤怒,私下对亲人说:东面只有自己,“平东”就是要平我王敬则。东方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平得了的,自己绝对不会乖乖接受皇帝御赐的毒酒。

作为女婿,谢朓竟然将岳父大人的话密报给朝廷。王敬则只得起兵反抗。萧鸾当即下令诛杀了王家在中央任职的数名子弟,连正在徐州前线与北魏军队作战的王敬则长子王元迁也被杀。最终王敬则兵败身死。自己的父亲和哥哥被自己的丈夫害死,谢朓的妻子从此与他势同水火。

萧鸾死后,太子萧宝卷即位,即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东昏侯。

始安王萧遥光打算废黜暴君,自己取而代之。于是,联合右仆射江祏、侍中江祀密谋,并希望将谢朓拉入自己的阵营。谢朓再度走上了告密者的道路。

但这一次,谢朓的“告密”告得既不聪明更不成功。他没有直接将萧遥光等人的图谋告诉皇帝萧宝卷,而是先告诉了太子右卫率左兴盛。左兴盛不敢向上检举,谢朓又去警告萧宝卷的舅舅刘暄。没想到,刘暄跟萧遥光、江祏是一伙的。于是,谢朓被逮捕,死在狱中,死时年仅36岁。

今天我们再看这段历史和谢朓其人,也许只能感慨,南朝时期的政治生态太过血腥残酷。为了权力的稳定和安全,掌权者总想着如何消灭反对者,甚至只是潜在的反对者;总是想方设法削弱民间力量,让所有的人都无力反抗。然而事实是,高压的结果就是反叛迭起,于是,整个社会动荡、混乱,没有人能获得安全。

作为一个文人、诗人,谢朓并非合格的政治家,但他并不是一个天生卑劣的告密者,只是为恶劣的政治生态环境所迫。《后汉书》的作者范晔生活在南朝刘宋时期,因为涉入彭城王刘义康谋反案,而被宋文帝刘义隆诛杀。范晔即是谢朓的舅公。受此案牵连,谢朓的几位伯父也被处死。谢朓的父亲能幸免,全赖母亲是刘义隆之女。

小时候的经历给谢朓的人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谢朓所生活的时代,政治生态更为险恶。他的第二次告密,不像在是告密,而更像是希望能置身事外,不愿与阴谋反叛者为伍,不愿卷入任何政治斗争之中,恐惧成为政治清洗、屠杀的牺牲品。

就这样,一代名士谢朓走完了自己满是污点的人生路。

有人说,永远不要拷问人性,因为人性是经不起拷问的。越是严酷的社会环境、政治环境中,人性越显得苍白和丑陋。只有当绝大多数的人都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时,人性才会普遍开出善之花。

“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这是南齐武帝永明十一年秋,谢朓从荆州被召回建业时所写《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中的一句。字里行间都是谢朓对奉召回京的疑惧和对前途的深重忧虑。

生活在1500年前的谢朓一生与忧惧相伴,以致人性扭曲。1500年之后,愿我们终能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