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560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債務崩盤的山東,成了中國經濟窘境的一面鏡子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7-07-11
更新时间:2017-07-11
浏览:189次
评论:0篇
地址:45.
::: 栏目 :::

2017-05-01

一上個月去美國、歐洲路演了一圈,幾乎所有外資基金都對中國低配。問原因,基本是同一個擔憂:中國經濟到底硬著陸了沒有?

我告訴他們,從GDP數據看,中國經濟應該已經進入了「L」型中的那一橫,算築底了。

但多數聽眾會不以為然,紐約的一個基金經理這樣表述他的低配邏輯:沒有哪個國家的經濟在債務問題解決之前就能涅槃重生的,08年的美國是這樣,09年的歐洲也是這樣,因為負債恰恰代表著舊經濟鎖定的資產和資源存量,是新經濟地基上的地雷。你們中國並不比我們幸呋蛘吒哔F。這次,輪到你們了。

末了,他提出了一個疑問:你真的知道中國企業與地方政府的真實負債水平嗎?它們被遮蓋得那樣嚴實。新經濟大廈能在地雷陣上建起?

我無言以對:因為我知道他戳的正是我們試圖忽略,甚至故意遮掩的痛點。

二我們傳統看法裡,山東與東北,除了當年闖關東有一定關係外,其他幾乎天壤之別。東北是一個被上帝拋棄,經濟看不到希望的老工業基地,而山東卻是中國三大經濟發動機省份之一,它幾乎就代表著中國經濟的活力與實力。

但當我們還天真地以為債務爆煲只是東北這種特殊地方的特殊現象時,中國經濟大省山東響起了一串雷聲。

當年還在銀行工作的時候,我就深刻認識到「只對一家銀行負責的行長不是好行長」。當在多家銀行有貸款的大客戶資金鍊出現問題,將要形成實質性不良貸款時,正是縱橫捭闔的行長們「同心同德,救死扶傷,渡人渡己」的時候,找過橋資金,借新還舊,能用的手段全部用上,先度過眼下這關,哪管之後洪水滔天。

紙包不住火,該來的總會來。29日媒體報導,曾經的中國500強企業山東天信集團陷入債務泥潭,7家關聯公司天信集團、天圓銅業、天信光伏、天信進出口、天澤物資、天澤物流、澳納紡織已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其中負債最多的山東天圓有限公司負債總額高達104.52億元,負債率高達180.77%。

這是繼山東上市公司中國宏橋、魏橋紡織同時發布延遲刊發2016年全年業績停牌,長興集團破產、齊星集團債務危機後,短期內經濟大省山東又一起企業風暴。

這種時候,你可能真的要重新評估,我們是否真的在「L」型的橫線上?

三山東天信集團有限公司是東營的大型民企行業,業務主要涉及紡織、光伏、銅加工、房地產等。去年營收總額高達383.23億人民幣,在2016年山東民營企業百強名單中位列18位,在2016年民營企業500強中排名第341位。

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2月7日的公告顯示,天信集團及關聯公司破產重整系列案件已於1月23日提交審理。破產後的債權解決方案成為關注點,行長們坐立不安——建設銀行山東省分行在1月24日組織天信集團主要授信銀行召開省級銀行業債權會,工商銀行山東省分行、中國銀行山東省分行、農業銀行山東省分行、浦發銀行山東省分行、中信銀行濟南和青島分行也參與其中。

不僅如此,當地政府還在2月初醞釀過金融債權的解決方案,即將所有金融債權統一定價,一次性打包出售給國有獨資的東營市財金集團,並快速化解擔保責任。但,這一步還是太晚了。

天信集團的債務危機也將為其提供融資擔保的企業捲入其中。

山東金茂紡織化工集團發布公告稱,截至2月9日,金茂紡織為山東天圓銅業有限公司在渤海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的融資業務,同時提供了9700萬元的連帶保證擔保。金茂紡織合併口徑對外擔保總額已高達16.12億元。無獨有偶,對於身處債務風暴漩渦之中的齊星集團,西王集團作為貸款的擔保方,也深受其害。據上海清算網《西王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中披露,西王集團與齊星集團為互保關係,西王集團對齊星集團的貸款提供連帶責任擔保,截止2016年6月末,涉及金額24.64億元。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消息一經爆出,齊星集團持股3.07%的上市公司齊星鐵塔以及西王集團旗下的西王食品,股價雙雙墜崖。

四赤壁之戰中,操升帳謂眾质吭唬骸溉舴翘烀幔驳螟P雛妙計?鐵索連舟,果然渡江如履平地。」程昱曰:「船皆連鎖,固是平穩;但彼若用火攻,難以迴避。不可不防。」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當出現百億級的債務危機,互為擔保、鐵板一塊的企業、金融系統,發生系統性風險的機率驟然上升。

為此,2017年3月27日由濱州市政府、鄒平縣政府主導,市縣銀監局、金融辦及各債權金融機構召開聯席會議,討論提前化解此次事件可能引發的金融風險。與會機構達成共識,並制定了《齊星集團有限公司銀行業債委會合作公約》:公約明確要求在齊星集團重組方案作出前,各成員銀行不得擅自退出、減少本行的授信份額。

但,問題是,一個龐然大物如何轟然倒塌?

天信集團成立於1998年1月,以紡織起家,一度做到30萬紗錠的規模。後由於人力成本的增長和市場競爭日趨白熱化,紡織業每況愈下,公司在2008年前後壓減紡織產能,並轉型進入有色金屬和光伏新能源產業領域。

2008年1月,天圓銅業註冊成立,主要從事高精度銅及銅合金板帶的生產,並在2011年形成了25萬噸銅加工量的生產能力。當時,國內銅業已出現過熱苗頭,此後受到國際金融危機影響,製造業陷入深度不景氣,全行業產能過剩,銅製品需求量逐年下降,銅價也步入下行軌道,銅業公司普遍出現經營困難。

然而轉型銅業只是天信集團「悲劇」的開始。很快,天信集團在光伏新能源領域的跨界也碰了壁。

2010年12月,天信集團欲在中國光伏業分一杯羹,成立天信光伏,契機在於當時光伏最主要的矽料價格因金融危機在2009年後出現大幅下跌。

但好景不長,僅過了一年中國光伏就遭到了歐美的「雙反」,一時間市場哀鴻遍野,大量正大上產能的國內光伏企業因失去訂單很快破產倒閉。

天信集團最終落得如此境地,或許與此有關。一家「明星」企業,曾經戴著多少光環,給當地政府帶來多大的榮譽,最終滿載而「歸」。

但神州大地上有太多、太多天信集團這樣的企業:低端製造,轉型升級又不知道往那裡轉型,收入和利潤逐年下滑,靠借錢續命等經濟轉機。

他們像東非草原旱季的獅子,雨季水草豐滿時的膘肥體壯已被瘦骨嶙峋替代。對他們而言,經濟大環境的冷熱與未來,他們真的左右不了,他們能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斷借錢輸血,苟延殘喘地活著,等待下一個雨季的來臨。

對於他們來說,選項真的不多,不做這門生意又能做什麼呢?

但,雨季不來呢?或者,很長時間不來呢?

五在去年的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推進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說「網上有一種說法,叫『投資不過山海關』。東北可千萬不能讓這種說法變成現實啊!」東北近年來接連爆出獐子島扇貝謎案、欣泰電氣造假退市、昆明工具機財務嚴重造假、東北特鋼債務違約、輝山乳液資金鍊斷裂等問題,傳統工業企業居多。

而山東的經濟狀況要遠優於東三省,2016年GDP總量排名全國第三,卻也出現了百億規模的連環雷。

原因無他,問題在於傳統工業為主的經濟結構,從東北到山東,歷史重演。山東並不能例外。

我在老工業基地長大,目睹了產能過剩的工業企業如何在大環境入冬時,因為加槓桿走向死亡。山東只是一個縮影,在江蘇、浙江這樣的長三角經濟發達區域,連環擔保、債務高企,銀行催貸也已是一個普遍的現狀。前些年鋼貿、光伏、煤炭導致的銀行壞帳至今未能出清。就我所知,某上市銀行真實壞帳率是報表的十倍有餘!

看看對外公布後的美化數字(下圖),你就知道這是多麼大的一個雷,一旦引爆將形成強大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數據來源:銀監會

不好過的不僅僅是民企。

財政部數據顯示,2016年底國有企業負債總額是87萬億,今年3月份已經到了90萬億,每個月以15-16%的速度增長,按照財政部的統計口徑,到今年年底國企負債總額會接近100萬億。

如果將這一數據聯繫一年來銀監會批覆的地方AMC(處置不良資產)牌照激增,一場狂風暴雨似乎就要來臨。

六槓桿與經濟下行兩座大山壓垮了這些企業,也正在吞噬整個中國經濟。

巴菲特最不喜歡高負債的企業,他說這就好像「開車時方向盤上綁著一把匕首,路面一顛簸,匕首就有可能扎到你的心臟」。

然而目前我國企業的生產經營,乃至GDP增長過度依賴銀行信貸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工商銀行前行長、中國銀監會特邀顧問楊凱生在網易達沃斯之夜的演講中表示:從宏觀上看,我國的經濟增長對銀行貸款的依賴是過度的,我國的企業從銀行的融資是過度的。中國應該下決心進行去槓桿,降低企業的資產負債比例。

對於銀行,貸款從來都是甜蜜的負擔,當企業借貸金額過大要出現問題時,為了保住職位,相關人員會想盡辦法去掩蓋,寄希望於企業有朝一日起死回生。企業也就心照不宣的繼續「享受」貸款。

對此李鴻章有著深刻認識,和洋人借錢不下於百次的他說:借錢少了,你是孫子,他是大爺;借錢多了,你就是大爺了!

在一個扭曲的關係中,銀行信貸的功能和作用被錯誤的認識,企業希望通過做無本生意,完全靠借錢企業就能發展,就能獲利,甚至將貸款資金違規用於房產投資、高利貸等。當所有能抵押的廠房、設備都抵押了,最後採取聯保聯貸的方式獲取銀行貸款。

在經濟上行或者平穩期,這種方式能夠很好的增加企業的現金流,而在經濟下行期,企業的利潤將被迅速攤薄和吞噬、帳款回收周期可能被大大延長甚至無法收回,當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時,風險隨即產生,這已不是拆東牆補西牆能夠解決的了。

這也是銀行和政府不願意揭開的傷疤。天量M2投放帶來房價的水漲船高,進而推動租金人工等經營成本上升,企業經營壓力越來越大。上游原材料價格的漲價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企業習慣了槓桿經營,靠著貸款苟延殘喘,寄希望於銀行不停輸血,銀行寄希望於央媽繼續放水,有朝一日經濟回暖,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以前認為不放水就死給你看,誰知人算不如天算:美聯儲進入確定的加息周期,中美利差的縮窄,以及資本的巨大外流壓力,讓央媽也已力不從心。繼續餵奶,資本逃逸會必然加速,人民幣匯率將壓力山大,出現大型金融危機也不是不可能。狠心斷奶了呢?會有一大批在經濟轉型尚無著落,整體下行中本就呼吸困難的傳統行業公司出現窒息。

當貨幣政策出現緊縮趨勢,類似天信、齊星集團的企業進退兩難,拖字訣的玩法就必然走到了盡頭。

而中國其實還有大量的天信、齊星、輝山。

中國經濟這個冬天,大機率比我們想像的要長得多,要冷得多。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