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135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大刀王五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Re: 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作者:PBSNPR
发表时间:2017-06-15
更新时间:2017-06-15
浏览:237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5/5)


1962年: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文化大革命”的种籽是在1962年播下的。

1966年6月10日,毛泽东对越南共产党主席胡志明说:“‘文化大革命’是积累多年的产物,牛鬼蛇神放了多年的毒,主要是在1959年至1962这四年。”[145]1967年2月3日,毛泽东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卡博、巴卢库谈话时说:“七千人大会的时候已经看出问题来了,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146]

“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一说,虽不过是毛用来倒刘的借口,毛曾经有过被“推翻”的忧虑,却是事实。七千人大会后,刘少奇在对政法部门的谈话中这样说过:“过去到底死了多少人,搞了多少人,没有搞清楚。这次要搞清楚。”“现在不揭,将来要揭;活着不揭,死了要揭。斯大林自己不揭,被敌人抓住了,来反对革命。”[147]毛泽东不一定能看到这些讲话内容,但他一定明白,要是刘担任党主席后有人要追究大跃进失败的责任,要对数千万农民饿死一案提出控诉,甚至如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一样清算他的路线,他将无盾可护。

1962年6月一天,中南海游泳池畔,毛泽东质问刘少奇为什么不顶住邓子恢、陈云等人的右倾举动时,向来对毛毕恭毕敬的刘少奇竟然回答:“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148]将“你我”二人平等相列,几乎就是自亮头上的“反骨”。

当时,毛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触动刘少奇。按刘少奇在中央委员会的威望,在投票表决程序未被废弃的情况下,他决无扳倒刘的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除去“中国的赫鲁晓夫”的动因产生于1962年。这可由毛本人的话来证实。

1964年2月,毛泽东对某外国共产党领导人说:

1962年上半年,我们党内有些人在国内主张“三自一包”,目的是要解散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要搞垮社会主义制度。“三和一少”是他们的国际纲领,“三自一包”是他们的国内纲领。这些人中有中央委员、书记处书记,还有副总理。除此以外,每个部都有,每个省都有,支部书记里更多。夏季我们开了工作会议、中央全会,把这些问题都抖落出来了。[149]

3月,毛对林彪说:

上层也在学苏联,搞修正主义,怎么办?中国会不会出赫鲁晓夫搞清算,搞了怎么办?[150]

4月,毛对另一个外国共产党代表团说:

中国如搞修正主义,你们就不好混。如中国出了赫鲁晓夫,搞资本主义路线,你们怎么办?[151]

这都是1964年上半年的事。毛泽东没有点名,但是,那些中央委员、书记处书记、副总理的后面有个领头人,那个人非刘少奇莫属。党内够格当“赫鲁晓夫”、够格“搞资本主义路线”,也非刘少奇莫属。

不过,一直要到1965年夏天毛泽东才不再忌讳刘少奇。他决定让刘少奇死了接班的心。8月3日会见法国总统戴高乐的特使、国务部长马尔罗时再次采取“出口转内销”的办法说:“像戴高乐和我这样的人,是没有接班人的。”[152]

1966年文化革命中,刘少奇被指为“中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打倒。“三自一包”是他的最大的罪名。“国际纲领”“三和一少”则升级为“三降一灭”(投降以美国为代表的帝国主义,投降以苏共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投降各国反动派,扑灭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革命运动),刘少奇就成了十恶不赦的“老反革命”。

不过,毛泽东也觉得这些罪名虽大,却根基不牢,不足以置刘少奇于死地。他不放心。要到由他的妻子江青亲自负责的“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153]编造、罗列伪证,给刘少奇扣上了“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后,他才在1969年召开“九大”,并在当年就整死了刘。

在“九大”上,毛泽东宣布林彪是他的新接班人。不过,同1961年宣布刘少奇是他的接班人一样,也是暂时的,是权宜之计。他已经明白说过“我这様的人,是没有接班人的”。一年后他就开始对付林彪,并于1971年搞掉了林彪。林彪之死只比刘少奇晚了十个月。——不过,这已超出本文范围了。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1371页。

[2]1959.5.9毛泽东与李先念的谈话,《党史研究》1984年第4期7页。

[3]安徽省委办公厅无产阶级革命派编《打倒黑霸王曾希圣》(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68)39-40页。

[4]《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北京:《当代中国农业合作化》编辑室)1986年第1期9页。

[5]《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6年第1期12页;《人物》(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5期23页。

[6]同注3,44页。

[7]余习广、韩钢《大跃进·苦日子上书集》(香港:时代潮流出版有限公司,2005)163-166页。

[8]《农业战线两条路线斗争概况》,北京:首都农口革命造反联络站批刘邓办公室,1967年,32页。

[9]姜长青《包产到户:那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见《党史纵横》2005年第4期。

[10]《党史研究》1981年第4期21页。

[11]1967年10月7日广东《红旗(贫、下中农)报》。

[12]《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3年第5期34页。

[13]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847页。

[14]《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册431页。

[15]《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9年第四期54页。

[16]《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九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44页。

[17]《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8年第6期11-12页。

[18]《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5年第6期40页。

[19]《党史研究》1983年第5期38页。

[20]《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6年第1期14页。

[21]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21-22页。

[22]1967年8月7日《北京日报》;《刘少奇疯狂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有关1962年七千人大会前后的部分材料》(北京:北京工业学院红旗公社,1967)3、20页。

[23]杨明伟《走出困境周恩来在1960~1965》(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150页;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08页。

[24]1958.1.12毛泽东在南宁会议上的讲话,《学习资料(续一)》(北京:清华大学,1968)85至86页。

[25]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125页。

[26]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09-114页。

[27]杨明伟《走出困境周恩来在1960~1965》(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150页。

[28]《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145、147页;《党史研究》1982年第1期29页。

[29]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台北: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94)375页。

[30]《百年潮》(北京:中国中共党史学会)1999年第七期31页。

[31]杨明伟《走出困境周恩来在1960~1965》(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151页;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46页。

[32]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香港:书作坊,2008)387-388页:“这篇讲话经过七次修改……发下来的文件把这些明显推卸责任的话删掉了。”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2006年)稍有不同:“我们这几年工作中的缺点、错误,第一笔账,首先是中央负责,中央又是我首先负责;第二笔账,是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的;第三笔账,是地委一级的;第四笔账,是县委一级的;第五笔账,就算到企业党委、公社党委了。总之,各有各的账。”

[33]《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145、147页;《党史研究》1982年第1期213页。

[34]同上,63页。

[35]《刘少奇选集(下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421页。

[36]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15页。

[37]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74、372页。

[38]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73页。

[39]《百年潮》(北京:中国中共党史学会)1999年第7期30页。

[40]王若水《毛泽东与霸道》,《北京之春》1993年12月、1994年1月合刊。

[41]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香港:书作坊,2008)384页。

[42]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74页。

[43]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392页;徐彬编著《风雨福禄居刘少奇在“文革”中的抗争》(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222页;2006.11.28(people.com.cn),黄峥、刘允真“怀念少奇同志”。

[44]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392页。

[45]廖盖隆《党史探索:历史经验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问题》(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3)140页。

[46]《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献》834页。

[47]《中共党史研究》1988年第5期34页。

[48]1959年8月2日毛泽东在八届八中全会上的讲话,《学习资料(1957~1961)》(北京:清华大学,1967)389页。

[49]1969年1月15日张春桥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生领袖的谈话,本文作者文革期间抄录。

[50]1968年1月21日康生在接见云南军区干部的讲话。丁抒文革期间抄录于北京清华大学。

[51]《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杨尚昆罪史录》(北京:首都红卫兵代表大会国际关系学院革命委员会,1967年10月)10页。

[52]宋连生《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始末》(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377页;辛子陵《打开文化大革命黑匣子的密码——毛泽东传位心路追踪》,见《往事微痕》第12期,2008年12月5日;《我眼中的毛泽东》(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201页稍不同:“以前,两个主席都姓毛,现在一个姓毛,一个姓刘。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

[53]《我眼中的毛泽东》197-201页。

[54]茆家升《卷地风来——右派小人物记事》(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2004)262、263页。

[55]1997.10.10万里对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魏久明等人的谈话,《百年潮》1998年第3期2页。

[56]伍仁编《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2年,卷三70页。

[57]1962.8.9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8年,38页。

[58]《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6年第1期17页。

[59]同注3,44页。

[60]《打倒安徽党内头号走资派李葆华》,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68年33页;《彻底清算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在安徽省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中国人民大学“人大三红”、北京大学“新北大公社”赴皖调查组,1967年,13页。

[61]《打倒安徽党内头号走资派李葆华》,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68年。

[62]《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6年第1期16页。

[63]《彻底摧毁刘、邓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第六次批判大会发言稿)》,北京:“彻底摧毁刘、邓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委员会”,1967年,12页。

[64]中共龙岩地委重大活动记略(1957-1966),摘自龙岩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龙岩地区志(上、下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897-899页。见《大饥荒档案www.chinafamine.net》

[65]1967年6月15日《北京公社》报,北京:中央财政金融学院。

[66]《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6年第1期17页。

[67]《反党分子马洪交待揭发薄一波的反党罪行材料》,天津市经委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总部,1967年,13页。

[68]《杨尚昆罪行录》,北京: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1967年,9页;《三反分子杨尚昆的罪恶家庭及反动言论摘编》,北京:首都红卫兵代表大会国际关系学院革命委员会,1967年,16-17页。

[69]1967年6月19日《东方红战报》,北京农业机械化学院。

[70]1967年5月20日《新闻战线》报,北京:新华社革命联合委员会。

[71]《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5年第6期43页。

[72]《农业战线两条路线斗争概况》,北京:首都农口革命造反联络站批刘邓办公室,1967年,32-33页。

[73]1967年1月14日姚依林的大字报〈彻底批判刘少奇、邓小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商业工作的影响〉。

[74]《批判陈云专刊》,北京: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彻底批判陈云联络站”,1967年,第1期21页。

[75]1967年1月14日姚依林的大字报〈彻底批判刘少奇、邓小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商业工作的影响〉。《话说刘少奇》(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133页改成了“现在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我们把田分给农民,有利于动员农民起来保卫自己的土地。”

[76]《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1年第6期26页。

[77]1962年7月7日邓小平在接见出席共青团三届七中全会全体人员时的讲话,《邓小平反革命修正主义言论文章汇编(第二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三红揪邓兵团,1967年,58页。

[78]刘振德《我为少奇当秘书》,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146-147页。

[79]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年,280页。

[80]《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1年第6期24页。

[81]伍仁编《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2年,卷三。

[82]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84页。

[83]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78页。

[84]《党史研究》,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0年第3期61-66页。

[85]南光编《毛泽东和他的四大秘书》(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3)43页。

[86]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84页。

[87]《百年潮》1998年第5期19页。

[88]《党史研究》1985年第6期43页。

[89]《党史研究》1985年第6期43页;李庄《人民日报风雨四十年》(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1993)248页。

[90]《党史研究》1981年第六期25页。

[91]《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127-128页。

[92]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84页。

[93]1977年1月29日《光明日报》。

[94]《彻底粉碎刘、邓反革命复辟阴谋:揭穿刘少奇、邓小平在1961~1962年策划的“干部轮训班”的黑幕》(北京:高等教育部《北京公社》,1967)26页。

[95]1967年7月28日《红色工人》(北京:首都钢铁公司革命造反总部)。

[96]《彻底粉碎刘、邓反革命复辟阴谋:揭穿刘少奇、邓小平在1961~1962年策划的“干部轮训班”的黑幕》(北京:高等教育部《北京公社》,1967)4页。

[97]1962年3月杨献珍在中央党校六一班三支部的一次讨论会上的讲话,1967年7月20日《红旗战报》(北京:中共中央党校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

[98]1966年11月3日《红卫战报》,北京:中国人民大学。

[99]1967年1月28日《东方红》报(北京: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

[100]1967年2月28日《红旗》报,北京: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人文工团、总工会机关。

[101]东夫《麦苗青菜花黄――大饥荒川西纪事》(香港:田园书屋,2008)360页。

[102]1959年2月2日毛泽东在省、市委书记会上的讲话,《学习资料(1957-1961)》(北京:清华大学,1967)340页。

[103]1959年7月10日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851页。

[104]1959年5月18日陆定一在中央文教部门负责人会议上的讲话,《陆定一、蒋南翔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言论一百五十例》,北京:教育部延安公社,1967年,30页。

[105]1962年5月22日陆定一在中央文教小组会上的讲话,1967年3月29日《战报》,北京:斗争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筹备处。

[106]《彻底摧毁刘、邓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第六次批判大会发言稿(北京:彻底摧毁刘、邓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委员会,1967)12页;以及第八次批判大会文件22页。

[107]1968年4月17日广东《野战报》。

[108]1968年4月17日上海《文汇报》。

[109]1962年8月12日毛泽东“对中共中央政治部的批评”,《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7)41页。

[110]《彻底粉碎刘少奇叛徒集团》,北京:首都科技界革命造反派批判刘、邓联络站,1967年,22页。

[111]《打倒安徽党内头号走资派李葆华》(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68)23-24页;《彻底清算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在安徽省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关于安徽省大刮翻案风、单干风、自由风的调查报告)》,北京: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中国人民大学“人大三红”、北京大学“新北大公社”赴皖调查组,1967年,26页。

[112]《宿松县志》(1990年版)。

[113]1967年4月1日北京农业学院《新农大》报。

[114]1968年3月4日宋任穷的书面检查。丁抒于1968年3月20日抄录于北京清华大学。

[115]1961年6月24日陶铸在广西三干会上的报告,《彻底揭露陶铸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罪行》,北京:北京大学文化革命委员会,1967年,24页。

[116]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年,71页。

[117]1962年陶铸在广东全省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见《打倒陶铸:陶铸的罪恶历史》,北京: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1967年,8页。

[118]1962年3月5日陶铸在全国话剧歌剧创作会议上的报告;以及曾志《陶铸在最后的岁月里》。

[119]《人物》杂志,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2期115-116页。

[120]1962年7月7日邓小平接见共青团三届七中全会工作人员的讲话。今《邓小平文选(1938~1965年)》304页发表的这篇讲话已作了修改,不是当初的原话。

[121]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913页。

[122]1962年8月6日上午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北戴河),《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7)31-33页。

[123]1962年8月9日上午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北戴河),《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7)34页。

[124]《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言论摘编》(彻底摧毁刘、邓反革命修正主义联络委员会,1967.5)37页。

[125]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86页。

[126]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78页。

[127]薛暮桥〈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工作的回忆〉,载《怀念周恩来》(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39页。

[128]《炎黄春秋》1996年第8期9页。

[129]《人物》,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2期117页。

[130]林青山《一个阴谋家的发迹史:康生外传》(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8)188页。

[131]《党史研究》1981年第6期27页。

[132]《炎黄春秋》1996年第8期8页。

[133]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1089页。

[134]《“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注释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362页。

[135]《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137页。

[136]《中国农村经济》(北京)1987年第10期22页。

[137]《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北京:《当代中国农业合作化》编辑室)1988年第1期15-18页。

[138]1962年9月24日上午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怀仁堂),《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7)42-43页。

[139]《党史研究》1984年第2期22页;第3期53页。

[140]同上。

[141]《党史研究》1985年第6期41页;1981年第4期21页。

[142]《学习资料(1962-1967)》(北京:清华大学,1967)46页。

[143]《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200页。

[144]1962年9月25日八届十中全会上董必武发言时毛泽东的插话,《人物》1997年第2期117页。

[145]《十年后的评说——“文化大革命”史论集》(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238页。

[146]《党史研究》1985年第6期41页。

[147]1962年3月17日刘少奇对政法部门的一次谈话,见《罪恶累累的老反革命:刘少奇反革命罪行调查报告选》,天津大学“八‧一三”红卫兵报编辑部,1967年10月年,278页。

[148]《刘少奇、毛泽东和四清运动--刘源、何家栋对一段历史公案的回忆、考证》,《南方周末》1998年11月20日第10版。

[149]1964年2月9日、29日毛泽东与新西兰等两个外国共产党的领导人的谈话,《党史研究》1985年第6期44页;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64年》,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见人民网。

[150]1964年3月3日,毛泽东与林彪的谈话,见“有限制地解密的《林彪日记》”,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香港:书作坊,2008年,405页。

[151]1964年4月10日毛泽东某外国共产党代表团的谈话,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64年》,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见人民网。

[152]1965.8.3毛泽东与法国事务部长马尔罗的谈话,刘亚洲《广场-偶像的神坛》,香港:天地图书公司,1990年,173页。

[153]1966年12月18日成立“刘少奇专案组”,鉴于刘是国家主席,身份特殊,当时的名称是“王光美专案组”,对外叫“中央办公厅丙组”,后改叫“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有时叫“刘少奇专案组”,有时叫“王光美专案组”。组长是谢富治,开始副组长是江青。(后经江青提议组长改为汪东兴)谢富治指示专案组:“大叛徒刘少奇一案,主要工作都是由江青同志亲自抓的。今后一切重要情况的报告和请示都要直接先报告江青同志。”专案组曾向江青、康生提议听取刘少奇本人的申诉,被否决。江青不满意该专案组负责人萧孟的表现,于1967年11月将他逮捕下狱。1968年9月11日的一个会议上,江青说:“我现在担负着第一个大专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刘少奇是一个五毒俱全的大反革命、大内奸、大叛徒、大特务……这个大内奸啊,我觉得他应该千刀割、万刀割。”《纪律检查工作文件选编(1978.12-1980)》113页;王年一《大动乱的年代》230页;黄启亮《共和国十大冤案之谜》232-233页。《百年潮》(北京: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一九九八年第六期36-38页。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PBSNPR写信]  [大刀王五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