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2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无名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冯友兰 读书就是要过河拆桥 zz
作者:xinzhai
发表时间:2016-11-26
更新时间:2016-11-26
浏览:111次
评论:0篇
地址:2601:0282:0600:0670:.
::: 栏目 :::

http://m.news.cctv.com/2016/11/25/ARTIqpYLXtvyGfZrBmIHuukA161125.shtml

26年前的11月26日,中国哲学家冯友兰逝世。提起自己80年的读书经验,先生点出:精其选,解其言,知其意,明其理。“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读书,即把死书读活,得其“弦外音,味外味”,令书为我所用,这才算读书读到家了。穿透岁月阻隔,向先生取经,再反观自身的阅读习惯,不知你会不会豁然开朗。

《我的读书经验》

作者/冯友兰

我今年八十七岁了,从七岁上学起就读书,其间基本上没有间断,不能说对于读书没有一点经验。我所读的书,大都是文、史、哲方面的,特别是哲。我的经验总结起来有四点:一精其选,二解其言,三知其意,四明其理。

一精其选,读经时间考验流传下来的“经典著作”。

先说第一点。古今中外,积累起来的书真是多极了,真是浩如烟海,但是书虽多,有永久价值的还是少数。可以把书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要精读的,第二类是可以泛读的,第三类是仅供翻阅的。

所谓精读,是说要认真地读,扎扎实实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所谓泛读,就是可以粗枝大叶地读,只要知道它大概说的是什么就行了。所谓翻阅,就是说不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不要一句话一句话地读,也不要一页页地读。就像看报纸一样,随手一翻,看看大字标题,觉得有兴趣的地方就大略看看,没有兴趣的地方就随手翻过。

听说在中国初有报纸的时候,有些人捧着报纸,就像念五经四书一样,一字一字地高声朗诵。照这个办法,一天的报纸,念一天也念不完。大多数的书像报纸上的新闻一样,有些可能轰动一时,但是昙花一现,不久就过去了。因此,书虽多,真正值得精读的并不多。下面所说的就指值得精读的书而言。

怎样知道哪些书是值得精读的呢?对于这个问题不必发愁。自古以来,已经有一位最公正的评选家,有许多推荐者向它推荐好书。这个选家就是时间,这些推荐者就是群众。历来的群众,把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书,推荐给时间。时间照着他们的推荐,将那些没有永久价值的书都刷下去了,把那些有永久价值的书流传下来。从古以来流传下来的书,都是经过历来群众的推荐,经过时间的选择,流传了下来的。

我们看见古代流传下来的书,大部分都是有价值的,我们心里觉得奇怪,怎么古人写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他们所作的东西,也有许多没有价值的,不过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为历代群众所推荐,在时间的考验下,落了选,被刷下去了。

现在我们所称谓“经典著作”或“古典著作”的书都是经过时间考验流传下来的。这一类的书都是应该精读的书。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的发展,这些书之中还要有些被刷下去。不过直到现在为止,它们都是榜上有名的,我们只能看现在的榜。

二解其言,攻破语言文字关。

我们心里先有了这个数,就可随着自己的专业选定一些要精读的书。这就是要一本一本地读,因此在一个时间内只能读一本书,一本书读完了才能读第二本。在读的时候,先要解其言。这就是说,先要懂得它的文字;它的文字就是它的语言。

语言有中外之分,也有古今之别。就中国的汉语笼统地说,有现代汉语,有古代汉语,古代汉语统称为古文。详细地说,古文之中又有时代的不同,有先秦的古文,有两汉的古文,有魏晋的古文,有唐宋的古文。

中国汉族的古书,都是用这些不同的古文写的。这些古文,都是用一般汉字写的,但是仅只认识汉字还不行。我们看不懂古人用古文写的书,古人也不会看懂我们现在的《人民日报》。这叫语言文字关。攻不破这道关,就看不见这道关里边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关里边是些什么东西,只好在关外指手划脚,那是不行的。

我所说的解其言,就是要攻破这一道语言文字关。当然在攻这道关的时候,要先做许多准备,用许多工具,如字典和词典等工具书之类。这是当然的事,这里就不多谈了。

三知其意,得其“弦外音,味外味”,在文字外体会其精神实质。

中国有句老话说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意思是说,一部书上所写的总要比写那部书的人要说的话少,他所说的话总比他要表达的意思少。一部书上所写的总要简单一些,不能像他所要说的话那样啰唆。这个倒有办法可以克服。只要他不怕啰唆就可以了。好在笔墨纸张都很便宜,文章写得啰唆一点无非是多费一点笔墨纸张,那也不是了不起的事。可是言不尽意那种困难,就没有法子克服了。因为语言总离不了概念,概念对于具体事物来说,总不会完全合适,不过是一个大轮廓而已。

比如一个人说,他牙痛。牙是一个概念,痛是一个概念,牙痛是一个概念。其实他不仅止于牙痛而已。那个痛,有一种特别的痛法,有一定的大小范围,有一定的深度。这都是很复杂的情况,不是仅仅牙痛两个字所能说清楚的,无论怎样啰唆他也说不出来的,言难尽意的困难就在于此。

因此在读书的时候,即使书中的字都认得全,话全懂了,还未必能知道作书的人的意思。从前人说,读书要注意字里行间,又说读诗要得其“弦外音,味外味”。这都是说要在文字以外体会它的精神实质。这就是知其意。

司马迁说过:“好学深思之士,心知其意。”意是离不开语言文字的,但有些是语言文字所不能完全表达出来的。如果仅只局限于语言文字,死抓住语言文字不放,那就成为死读书了。死读书的人就是书呆子。语言文字是帮助了解书的意思的拐棍。既然知道了那个意思以后,最好扔了拐棍。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得意忘言”。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过河拆桥是不道德的事。但是,在读书中,就是要过河拆桥。

四明其理,只有达到“六经注我”,才能真正地“我注六经”。

上面所说的“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之下,还可再加一句“意不尽理”。理是客观的道理;意是著书的人的主观的认识和判断,也就是客观的道理在他的主观上的反映。理和意既然有主观客观之分,两者就不能完全相合。

人总是人,不是全知全能。他的主观上的反应、体会和判断,和客观的道理总要有一定的差距,有或大或小的错误。因此读书仅至得其意还不行,还要明其理,才不至于为前人的意所误。

如果明其理了,我就有我自己的意。我的意当然也是主观的。也可能不完全合乎客观的理。但我可以把我的意和前人的意互相比较,互相补充,互相纠正。这就可能得到一个比较正确的意。

这个意是我的,我就可以用它处理事务,解决问题。好像我用我自己的腿走路,只要我心里一想走,腿就自然而然地走了。读书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能活学活用,把书读活了。

会读书的人能把死书读活,不会读书的人能把活书读死。把死书读活,就能把书为我所用,把活书读死,就是把我为书所用。能够用书而不为书所用,读书就算读到家了。

从前有人说过“六经注我,我注六经”。自己明白了那些客观的道理,自己有了意,把前人的意作为参考,这就是“六经注我”。不明白那些客观的道理,甚而至于没有得古人所有的意,而只在语言文字上推敲,那就是“我注六经”。只有达到“六经注我”的程度,才能真正地“我注六经”。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xinzhai写信]  [无名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