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864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二) 芦笛 二、“白痴发生学”与“白痴哲学” 某位爱党小同志说了好几次,“连证明一个人白痴不白痴都这么费劲,真是白痴”。这位小同志乃是文盲兼科盲,不知道建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9-02-11
更新时间:2019-02-11
浏览:111次
评论:0篇
地址:2601:584:101:2530:99.
::: 栏目 :::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二)


芦笛



二、“白痴发生学”与“白痴哲学”


某位爱党小同志说了好几次,“连证明一个人白痴不白痴都这么费劲,真是白痴”。这位小同志乃是文盲兼科盲,不知道建立一门学科的困难。例如如何鉴定一个人是否发疯,疯病有多少类型,有些什么症状,如何治疗,这些问题花费了科学家们几百年的努力,至今研究还方兴未艾,何况是老毛这种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病例?何况本人正在建立一门崭新学科──白痴发生学?

网民大多数不是文盲,便是科盲。例如那青菜同志不知道智障有多种类型,可以是多数阻断但保留了一项智力,如我说的那位英国白痴数学天才(樊教授疑似此类数学大师);也可以是只阻断某项智能,如我举出的失读症,却欣欣然出来献丑,还以为就此驳倒了我,逼得我不得不给他疗愚。

可按下葫芦漂起瓢,那“老道”不学无才还敢来耻笑我这自学成才,问我读写可以定位为大脑皮层的功能区,老毛的治国智障该定位于哪个皮层区域?

这人无知到连电视都没看过。记得我在旧作里介绍过电视上看来的烂知识:现代开颅手术可以做到开了瓢还能让病人保持清醒,于是大夫便趁机定位大脑功能区,发现涉及到高级神经活动的区域是分散的,而且因人而异。过去那种“一个功能一个区”的经典理论根本不成立。

就算没看过电视也罢了,上过学的人都该知道“偏科生”吧?托尔斯泰是文学天才,学起数学来可笨得要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最后也才只学会算术。毛泽东写诗填词有两下子,可当年在长沙第一师范数理化门门是零蛋,这可是他自己承认的。请问那又该定位于哪个区?莫非大脑皮层还有什么“数理区”、“文学区”之分?自然科学问世至今也不过几百年,难道这几百年中人类大脑竟然进化出了猿人没有的功能区?

所以阿,光是这些问题,就说明在咱们这个民族特别是所谓知识分子中间,白痴实在是太多太多!

这些当然是题外话,我研究评论老毛,不是要报私仇,而是因为他发明了一种极度有效的白痴哲学,不但能将自己卓有成效地变成白痴,而且能使一国人变成白痴。这玩意若不加以透彻解剖,则将来白痴哲学还有可能再度大规模泛滥成灾。

那天我在回答樊教授的质疑时指出,人类的智力障碍,可以是遗传、疾病、药物、社会文化等多种不同原因造成的。遗传和疾病引起的智障是被动丧失智能,而吸毒和社会文化原因造成的白痴丧失智力则是主动过程。换言之,后者是靠主观努力把自己变成白痴的。

最为人知的主动型白痴就是拳匪。我指出,所谓白痴,就是丧失了绝大多数成年人从生活经验里获得的简单预见能力。谁也不会从高楼上跳下去,那是因为预见到必然要摔死。同样地,谁也不会赤手空拳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去,那是因为预见到必然要被打死。但拳匪就是相信吞下香灰符咒之后便能刀枪不入,哪怕前驱者死伤枕籍也不会动摇他们这个坚定信念。类似地,这儿的报纸曾报道,某位青年吸毒后曾高喊着“我会飞” 从悬崖上跳下去。这都是主动型白痴的范例。

毛泽东就是这种主动型白痴。他原来就严重偏科,智力活动只限于搞阴谋诡计、造反革命整人控制人之上,在这些领域里他堪称天才,或起码是战术天才,但创造性思维能力则彻底阙如,不但缺乏具体的组织管理才能,更缺乏理论能力,有时甚至连人话都抡不圆(例如我指出的“凡是敌人怕我们做的事我们就一定要去做,凡是敌人要我们去做的事我们就决不能去做”被他弄成“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白痴表述)。如果只是这样,那他还可以不失为明君。古人早就发现,其实当明君并不需要什么才能,只需“垂拱而治”──袖着手什么也不干就行了。

可惜他不甘寂寞,雄心勃勃地要作大有为的圣天子,“好人民之大,喜人民之功”,生动主动活泼地去摧毁自己原来贫弱的智力,铁腕镇压党内外一切保留了正常智力的事前诸葛亮,直到把全国人民转化为白痴,手拉手一块儿掉进了深渊。

那么,毛发明的致愚剂是什么?“纲式思维”和唯意志论。

所谓“纲式思维”是毛的弱智思维方式的最突出特点。他认为,诸事物中,有一个是最主要的,只需抓住那个“主要矛盾”,则一切迎刃而解。这纲式思维可以运用于一切宏观微观范围。例如哲学就是“万王之王”,是管辖一切其他学问的“学问皇帝”。掌握了这玩意也就能管辖指挥所有的学者,跟枪杆子在夺权斗争中的作用也没有什么差别。

这就是他白痴到居然下令“工农兵学哲学用哲学”,古今中外还从未见过这种白痴笑话:第一,如果世上有一种学问是工农兵绝对不可能理解的,那就是哲学。第二,哲学乃是世上最无用的学问,根本没有使用可能,对任何实践活动都没有指导意义,这我已经在介绍哲学的有关文章中讲解过了。

以哲学去指导治国本身就是白痴笑话,何况毛信奉的是地地道道的白痴哲学,那就是伪装为“辩证唯物主义”的唯意志论,也就是所谓“精神变物质”。

过来人都该知道“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乃是毛挂在嘴边的话。他其实根本不懂哲学,那“物质变精神”其实不过是伪装为唯物主义者的门面话,他真正相信的还是“精神变物质”,而那“变”并不是西方哲学说的理念的物化(例如柏拉图著名的桌子的理念最终物化为桌子的实物),而是财迷心窍的农民想象出来的民间故事中的“田螺姑娘”变戏法,无中生有地变出一堆花花银子来。

毛和斯大林的根本区别就在这点上,斯大林是个脚踏实地的唯物主义者,因此在施政中特别是在国际外交领域是个非常谨慎的现实主义者,毛则从来没从理论上弄懂过唯物主义,从来是个感性的主观唯心主义者,以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不受任何客观规律和物质条件的限制,创造出一切人类可以想象的人间奇迹来。这就是林副统帅说的“精神原子弹”。他不愧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深得毛的真传。

毛治国的基本思想其实就是这段语录:

“在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因素。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就什么人间奇迹都能造出来。”

毛多次重复过这一思想,如:

“我们不能走世界各国技术发展的老路,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步地爬行。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尽量采用先进技术,在一个不太长的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我们所说的大跃进,就是这个意思。难道这是做不到的吗?是吹牛皮、放大炮吗?不,是做得到的,既不是吹牛皮,也不是放大炮。”

上述毛思想的准确解读是:

1)人是世上最雄厚的甚至是唯一的资本,是决定性因素(林彪同志“人的因素第一”就是从这儿来的),由此演绎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2)党领导下的人民战争是最大限度地提取这资本的手段。

3)有了资本和提取手段就足以创造任何奇迹,这过程并不受物质条件和客观规律的制约束缚。

4)因此,需要的只是“敢想敢说敢干”,“解放思想”亦即彻底忽略物资条件与客观规律的限制(所谓“打破常规,破除迷信” 、“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反对爬行主义”等等,其实统统应该解读为“打破客观规律”),就能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创造出任何不可能的人间奇迹。

5)因为物质条件和客观规律其实并不存在,胆敢提醒其存在的人就是在散布“停止的论点,悲观的论点和无所作为的论点”,是必须踢开的绊脚石。

毛这思想一以贯之,反复多次重复,到死都没有放弃,这其实就是新时代的“刀枪不入”。这咒语有多种表述方式,诸如“谁说鸡毛不能上天”,“巧妇能为无米之炊”,“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等等,等等,凡是过来人大概都能背出几条来,其顶峰实践就是军垦战士手挽手跳下为台风袭击的大海,用肉体凡胎去抵挡海啸,保护大堤。

这就是为何毛会彻底丧失“农民不种田就要饿死人”、“没有矿石不可能炼钢”之类的正常成人的简单预见能力。不但他自己丧失了这官能,而且不许事前诸葛亮们行使这官能。大跃进中不是没有人提出过这些疑问,但毛坚信这些都是必须破除的“条条框框”。“巧妇能为无米之炊”就是对“没有矿石怎么炼钢”的响亮回答,而彭德怀受到的无情整肃,就是对“禾撒地,薯半枯,青壮炼铁去,收获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的疑问的迎头痛击。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