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35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毛泽东彭德怀邓小平在阴间煮酒论英雄 引言 凌晨我从梦中醒来,睁开眼依然认为还是在梦中的情景:毛泽东彭德怀邓小平在谈论他们的经历。由于故事醒来后历历在目,似乎就在眼前刚发生一样,便纳闷:这是他们在托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7-06-08
更新时间:2017-06-08
浏览:178次
评论:0篇
地址:104.
::: 栏目 :::

毛泽东彭德怀邓小平在阴间煮酒论英雄

引言

凌晨我从梦中醒来,睁开眼依然认为还是在梦中的情景:毛泽东彭德怀邓小平在谈论他们的经历。由于故事醒来后历历在目,似乎就在眼前刚发生一样,便纳闷:这是他们在托梦给我?坐起来后还是沉浸在梦中的境界。觉得这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在梦中出现有点不可思议,可反复思考,有其道理在里边,便决定把这个梦境里的故事写下来,留给判官们。望读者思考到底是他们托梦给我,还是刚巧就是梦。考虑到毛泽东彭德怀邓小平已在阴间,我这个系列的题目就是《梦中奇遇》。

正文

三人中邓小平是最后一个到了阴间的。在地下共党组织里,老毛还是老大哥。老毛拉着老彭去找邓小平算账。

老毛:老彭啊,你还记得邓小平欠你一个耳光的事吗?
老彭:其实我那是吓唬他,不想让他去庐山参加会议,并非真的要扇他耳光。我当时误以为你会把大跃进饿死人的罪责让刘少奇顶缸,如果邓小平不去开会,刘少奇的人马就难应付我们。我看会议都结束了,你还没有把罪责推给刘少奇的意思,我才给你写信提醒你饿死如此多的人可是要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的。我去庐山之前打电话怒斥李井泉时,李井泉跟我痛哭流涕地说:“四川饿死大批的人,是邓小平下令让我把各地粮库里所有的粮食都运到北京导致的,我哪里惹得起邓小平啊。”我便想到了能吓住邓小平的办法:就跟杨尚昆说,到了庐山我会当众扇邓小平耳光。杨尚昆告诉了邓小平,他就假装腿疼住院,从此他天天拄着个拐棍好几年呢。

老毛:这个矮个子太不像话了!我老婆侄子被他判刑也就算了,可他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制造六四血案。在全世界面前出卖了共产党。走!咱俩去找他评理去。
老彭:你老毛在阳间的罪可比他大多了。他要是一翻脸,你肯定下不来台的。我们去可以,但互相给个面子。那些事都是在阳间干的,一笑泯恩仇算了。三人喝酒聊天多好呢,反正阳间咱们是回不去了。
老毛:那倒也是。你能原谅我,我也对他邓小平没脾气了。阳间的人总是说阴间什么天堂啊地狱啊,都是没到过阴间的人的胡扯。到了阴间,没有了利益纠葛,大家都能心平气和地相处了,回忆起往事来也能客观公正了。

邓小平见了老毛还是战战兢兢地解释当初判江青死缓、毛远新17年徒刑是全体政治局委员们的要求,他没办法。彭德怀插话说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只管喝酒。三人喝酒间聊起了三国演义里曹操煮酒论英雄的事。

老毛:在阳间我们那帮子打天下的人里,你俩说说谁算是英雄。
老邓:天下是你带头打下来的,当然你老毛是英雄。
老毛:不尽然。在阳间时大家都遵从成者王侯败者寇的法则,我才成了英雄,可我来到阴间后才逐步明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是何等重要。我为了打下天下,全家让我搞得家破人亡,说是死了六位亲人,其实是八位。

老邓:把江青算上那也是七位啊。另外那位是谁?
老毛:我那俩儿子啊。我在镇压AB团时杀了10万红军,有的活下来的就趁我被免职的机会报仇,他们杀不了我就跑到上海去想弄死我俩儿子。他们声泪俱下地跟保护我儿子的人控诉我杀了10万自己的同胞,我已经被撤职。人家一听立刻跟我划清界限,把我俩儿子交出来了。到了遵义,我又掌权了,上海特科就有人害怕了,放风说岸英岸青哥俩流浪去了。后来找了俩湖南乞丐,其实大的14岁,小的11岁,相差3岁。而我俩儿子相差刚好一岁。他们一看这可不行,就不跟我打招呼直接送到苏联去了。所以,我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死了8口,断子绝孙了。死在朝鲜那个是假的跟我没有亲属关系。“修身”、“齐家”两项都没做到,“治国”还饿死了三千万,算不上英雄,应该算是罪人。我们还是说将帅吧,也许将帅里有英雄呢。

老邓:三大战役,林彪打了俩,林彪可算英雄。
老毛:很多事你们不知道,林在私下里给我当狗的那献媚劲儿比他在公开场合神化我还恶心,到了没有尊严的地步。连尊严都没有了的人,“修身”都没做到,纵使能横扫千军如卷席,照样算不得英雄。

老邓:淮海战役是粟裕指挥的,我虽然在阳间想贪功之己有,平心而论,说我指挥的那是瞎掰。粟裕敢打大仗、恶仗,而且做人不卑不亢不媚上不欺下,“修身”做到了,算得上是英雄。
老毛:非也!粟裕在得知他爸爸被抓后在被枪毙前,他就见死不救。如果他当时派手下人去家乡求情,把当地的土包子们连唬带吓,肯定能救他爸一命。我那时也等着他呢。他要是去求我,就说他爸没杀人没干坏事,就因为是地主,能不能把他接到身边,我会当即答应他。这样,我算给了他一个人情,就会对他更放心。他想对我不忠,就多了一个恩将仇报的心理压力。可他竟然躲在家里哭鼻子,对亲生父亲见死不救,“修身”做到了,但“齐家”没做到,这算哪家子英雄?

老邓:能打艰苦的战役,以少胜多,长征到延安时有雄兵八万,是咱们第一方面军的十倍,徐向前可算得上是英雄?
老毛:非也!当年我杀AB团也是不得已,因为苏区共产党当地的武装以人多势众甘当地头蛇,中央领导们谁也拿他们没办法,我就不信那个邪,栽赃个罪名就大开杀戒,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威风给刹住了。他们人人自危,噤若寒蝉,我们在苏区才站住了脚。我的威信也就自然高起来了。这也令我上面的头头们恼火,把我给撤职查办了。可我这手被张国焘学去了,他也对他手下人大开杀戒,为了让掌握军权的徐向前臣服,他就杀了徐向前的爱妻。那时候徐向前与妻子共赴国难,同生共死,感情甚笃。张国焘陈昌浩二人就当着徐向前的面栽赃徐向前的爱妻是特务间谍,当场抓捕、枪毙。可徐向前呢?他明明知道爱妻是无辜的,可握有军权的他竟然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只在被窝里蒙上被子哭。
老彭:有道理。粟裕徐向前二人,一个面对杀父之仇一个面对杀妻之恨竟然不敢吱声,的确算不得英雄。

老邓:那么说来,将帅里就老彭一个算得上是英雄了?
老毛:非也!老彭是共产党军队里第一个打下城市(长沙)的,也是敢跟日本鬼子美国大兵拼命的将帅,然而,老彭看人不行,他的悲剧在于他给我的定位和给他自己的定位都搞错了。所以,只能算半个英雄。
老彭:有一点我不同意,就是说实际上不是我眼光看人不准,而是我耳根子软,轻信了你老毛。当初你跟我说你最佩服李世民,我就以为你想当第二个明君李世民。想当李世民需要有魏征在身边敲打,思来想去,你身边只有我够格当魏征。右派知识分子骂你是秦始皇时我是不信的,只有当我在监狱里看到文件说林彪在五七一工程纪要里给你定性为“当代秦始皇“时我恍然大悟,可一切都晚了。我的错构成了,你的罪也就板上钉钉了。

老邓:将帅里有老彭半个英雄,那政委里连半个也没有了?
老毛:有啊!你邓小平就够半个英雄。
老彭:改革开放这一步就超过半个英雄了。
老毛:改革开放那是倒行逆施,走回到了蒋介石的国民党腐败之路。他凭这一点要是够英雄,那第一个搞开放的慈禧第一个大选总统袁世凯甚至腐败10年发展经济的蒋介石早就是英雄了。我说小平够半个英雄,是指他在八大之前的事。
老彭:我不服。按你老毛的标准,英雄至少要做到“修身”、“齐家”然后再说“治国”、“平天下”,那老毛你说小平功在何处,然后我来说他过在何方。
老毛:我就说一点,小平在主政西南时赶上了镇压地富反革命分子运动,面对弟弟被镇压,他毅然决定派手下人把弟弟接到省政府大院自己家中给藏了起来,否则下场就跟粟裕的老爹一样被枪毙了。就这一点小平就把粟裕徐向前甩八条街。

老邓:说起这话题来,其实我在阳间算得上是“修身”、“齐家”了,保护三任妻子,我都尽了力。
老彭:我知道你当年弃军逃跑,去上海你第一任妻子张锡瑗那里照看她。那是1929年底,你是预测到”百色起义“会全军覆没,在起义前一个人临阵逃跑了的。
老毛:老彭你搞错了。小平的确弃军逃跑过,那是在百色起义后。
老邓:你们俩都没说错。我弃军逃跑了两次。老彭说的是第一次,老毛说的是第二次。

老彭、老毛(异口同声):你详细说说看。
老邓:当年我娶上了个公认的美女张锡瑗(图一)


我答应她,我爱她关心她呵护她一辈子。在1929年年底,我受中央派遣,与陈豪人、张云逸组织“百色起义”。“百色起义”前的关键时刻,我一生中第一次面临生死威胁,那天半夜我睡不着觉去撒尿,看着漆黑的夜晚,路边敌人的哨兵只能看到比他们高的人头,看不到一米五0的我。如果第二天我死在了战场,我在阴间也无法面对生孩子时身边没亲人照顾的爱妻,我便抛却部队逃之夭夭了。在路边我能看到高个子哨兵的头,但他们没看到我。张锡瑗预产期就在1930年初,我跑到上海后赶上了妻子难产,妻子和女儿都没活下来。妻子在临死前有从战场上逃命回来的丈夫在身边,算是天大的安慰。那是真爱,自己嫁给了的是有情有义认同自己的命妻子的命比革别人的命重要。爱妻张锡瑗死后我就立刻归队了。可是我们在阳间的共产革命,是不允许人性超过党性的。我就在后来的检讨中只提第二次弃军逃跑的事。

老毛:我在中共九大的正式会议上(1969年4月11日下午)说:“邓作了许多坏事,一条是弃军逃跑;一条是到北京后与刘少奇彭真搞到一起。”我把小平你曾经“弃军逃跑”定为你所做的许多坏事中的首要一条。你的这段经历,在《红七军简史》中有记载,军内高层尽人皆知。但你第一次私自弃军逃跑,竟然瞒过了很多人呢。
老彭:小平你刚才说你呵护过三任妻子,第一任张锡瑗和第三任卓琳我都清楚,可你那第二任金维映可是在你最需要爱的时候弃你而去,投入了把你往死里整的政敌的怀抱,那对狗男女的肮脏龌龊事,凡是在苏区待过的都知道。你就别提她了。

老邓:这事还真的是误会呢!除了我、爱妻金维映、卓琳三人,至今无人知晓。图二:


老彭:说说看。
老邓:金维映离开我的过程是这样的:1933年5月,我受到王明李维汉等人的打击,这就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邓、毛、谢、古事件”。李维汉代表中央局在会上作了题为《为党的路线而斗争──要肃清在江西的罗明路线,粉碎反党的派别和小组织》的政治报告。李维汉在报告中,不仅将我邓小平指为“罗明路线在江西的创造者”,而且进一步认定我是“反党的派别和小组织的领袖”。会议开了七天。会议期间,李维汉等发动和组织与会者对我等四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批判,强迫我们承认分别犯了“纯粹防御”、“退却逃跑”、“取消苏维埃革命”等错误,要我承认是“反党小组织派别的领袖”。会上宣布撤消邓、毛、谢、古四人党内外一切职务,当众下了我们的枪。我受到不公正的打击和批斗时,被关押在瑞金红军总政治部驻地一间阴暗潮湿的拘留室,长达三个月。1933年8月被放出来了。1934年金维映才与李维汉结婚。李维汉的第一任妻子叫曹文玉,此时已经给李维汉生了三个孩子了。那时苏区上至党政官员下至士兵都骂李维汉与金维映这俩人是一对狗男女,李维汉夺人之妻,道德败坏;金维映经不起考验,在丈夫遭受打击关押时提出离婚,然后跟丈夫的敌人同居、结婚。而事实上,这些不是真的。

老毛:你说什么?难道是你巧妙安排的逃命之计谋?用老婆离婚改嫁给李维汉换取你的性命?
老邓:金维映从李维汉那里得知,我弃军逃跑是死罪,加上是“反党组织”的头目,纵使有周恩来的说情,我只能多活几天而已。王明已经告诉周恩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组织现在等金维映坚定起革命立场,然后对我军法惩处。我听后问她的打算,她说夫妻死也要死在一起,绝不出卖丈夫。我当即告诉她一定要将计就计,否则,两个人都死了,什么都没用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里第一步要留有命在,命都没了,我们还没孩子呢,齐家就谈不上了,治国平天下更无从谈起了。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就问我该如何是好。我告诉她:去接近李维汉,他那糟糠之妻他早就想扔掉了。你半推半就,不让他以为你是在演戏,然后慢慢建立感情。她当即堵我的嘴。我告诉她:“这是我们俩唯一能活下来的路,你需要郑重其事地写一封离婚书,交给党组织,提出跟我划清界限。我签字后你就有了自由身,便可跟李维汉接近了。但你必须在跟他上床前告诉他:“我答应嫁给你都没问题,但有个前提就是你必须把邓小平放出来,否则人人都说是我跟你勾结而动了杀心,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还有,你我结婚,反而杀了邓小平,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放他在前,咱俩结婚在后。”李维汉思前想后觉得有道理,便去找王明说邓小平检讨非常深刻,应该尊重周恩来的意见,给邓小平悔过自新的机会。这样,我就活了下来。

老彭:金维映就没有提到你出来后将来有一天她会跟李维汉离婚再跟你复婚?
老邓:金维映当时听我的劝告时的确说如果离婚然后跟李维汉结婚这是唯一让我能活下来的路,她可以走。为了我能活下来,她什么都可以做,一切听我安排。但有个条件就是:以后重新回到我身边,跟李维汉只是逢场作戏。我告诉她绝对不可,李维汉是什么人?你千万别自作聪明,一旦被他发现你是演戏,那你就死定了。你死了,你还是无法回到我身边。所以,我们这辈子就只能忍痛割爱了。切记!绝不能演戏,即使无法不演戏,那也要假戏真唱,而且人的感情会在共同生活中逐步建立的,就是日久生情的意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这样,她就想通了。其实想不通也没办法的事。事到临头,哪有那么多选择?唯一的选择,路再艰难,也得走下去。她听明白了我的劝告,也就下狠心照办了。

老毛:小平啊,你骗过了苏区所有人,包括我。后来李维汉还是把金维映送入死亡之路,估计她演戏没进入角色而被李维汉看出来了。
老邓:他们俩热恋时的确她演戏演得入木三分,我也就很快被放了出来。他们结婚后还生了孩子,以后就聚少离多。也许在这个阶段金维映对李维汉表现出冷淡,也许是因为此阶段金维映在外地而李维汉一直在延安就碰上了他第三任妻子吴景天,吴是1937年到延安的。1938年李维汉便把金维映送往苏联,直到她死在苏联精神病院,他才跟吴景天结婚。

老彭:这么说来,从结局上看,你邓小平对不起金维映,毕竟你用她的真情甚至生命换取了你个人的命和前途。我都没听见你为金维映的死说过一句话,对金维映的死,我一点内情都不知道,要是知道,我早就扇李维汉耳光了。我们大家被你邓小平给骗了这么多年。
老邓:在老毛当权的时代,我怎么敢说出真相?那老毛还不把我打成欺骗组织欺骗党中央毛主席的反革命分子?

老毛:金维映跟你离婚,说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划清界限是我党的组织原则。李维汉把金维映送往苏联,就跟康生帮我把贺子珍送往苏联是一个模式。那时候党内斗争残酷无情,康生就负责跟苏联情报部门联系好,把需要不能公开弄死的人就送往苏联精神病院,他们负责让精神病院的医生给这些人强行按精神病患者打针吃药。常年用精神药物,正常人也思维迟钝,加上对外隔绝,时间久了也就成废物了。王稼祥明白这个,他就猜测到身怀有孕的贺子珍去苏联治病很可能被送去了精神病院,他就让他老婆到苏联的精神病院找贺子珍,果真在那里找到了,凭王稼祥的地位和私人关系,她老婆就把贺子珍给弄出来了。
老邓:李维汉以组织的名义送金维映去苏联借口是需要健康的她去照顾病人,她也想离开李维汉,也就高高兴兴地去了。到了苏联后她开始的确是被安排在一家医院里照顾从延安去养病的干部,但很快就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去照顾从延安送去的真真假假的精神病人了。1941年德国飞机轰炸该精神病院,金维映被烧死了。

老彭:那你也应该对金维映的死有所同情才对。
老邓:我当然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金维映对我的真爱和为我所做的付出,只是在老毛活着的时候我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示,否则,我又会被打成欺骗党的坏人了。其实在1972年我第二次复出后,我就立刻找理由去南巡,就是去看金维映的故居。在苏区于都县委机关旧址照片前,我停下来对旁边陪同的县委领导和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说:“知道吗?1932年,你们这里的县委书记是个女的。”纪念馆工作人员连忙回答:“对,她叫阿金!”当然他们知道“阿金”就是金维映我当年的爱人,只是卓琳在场,他们不好当场说什么。我回到招待所休息时还问了县公安局长:“你知不知道1932年,你们县委有一位女书记是谁?”其实我和卓琳都清楚,当他们接到我和卓琳去参观的通知后立刻把老县委书记金维映的材料都收藏起来了,怕我愤怒,毕竟他们都知道当年金维映给我背后来一刀关键时刻跟我划清界限离婚还不算还投入了把我往死里整的李维汉的怀抱。他们哪里知道金维映在我的心中依然占据着情感空间,我和卓琳就是要去看金维映当年旧照的以缅怀她的事迹。他们更不知道,是卓琳提出我们两口去看金维映当年当县委书记的县城的。如果不是我告诉卓琳当年是金维映放弃爱情救了我一命,我就是去参观金维映的故居或工作过的县城,我也不会带卓琳去啊。卓琳一生都感恩金维映对我的救命之恩。她说如果当初不是金维映的伟大付出,哪里会有她和我结婚相爱一辈子的机遇?在我和卓琳的催促下,金维映故居于1988年9月被岱山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岱山县文物保护单位,并在1990年仿故居原貌进行修缮。我死后在卓琳的催促下,2004年,在高亭镇文化广场东南侧入口处建了一座金维映全身青铜像。在卓琳死前,金维映半身汉白玉雕像也在故居落成,并举行了隆重仪式。

老彭:咱们这是在阴间,与在阳间的利益得失都无关了也就都放得开了。否则阳间的人会认为是你邓小平真的从内心里忘记不了跟金维映那段情,你是害怕卓琳发现什么,才跟卓琳撒谎呢。
老邓:那倒不会,因为我对金维映跟李维汉生的儿子李铁映也是不遗余力给予关照提携。1972年我第二次复出之后,就让还在四机部1424所(四川永川)劳动的李铁映恢复工作担任该所一室主任。1978年我第三次复出,马上又将李铁映安排到四机部1447所任总工程师、副所长、沈阳市委书记,一步步提拔到辽宁省委书记,相继任电子工业部部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经济改革委员会主任、国务委员、国家教委主任、中科院院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每一步都是在我的过问下才办到的。其实我收到的反馈都是说李铁映是烂泥糊不上墙。他要是有那么一点点能力,这江山我就交给他了,就没江泽民什么事了。可他实在是太无能啊。

老彭:那还好。如果他有点能力,你把江山交给他,一定会闹个“李铁映是邓小平的儿子”的谣言留在世上。因为你如果与李铁映毫无血缘关系,金维映是你在最需要真情的时候离你而去的,而且是跟整你的政敌同居、结婚。李维汉是你的情敌加政敌,你不以“父债子还”报复他们的儿子就不错了,至多是远离,可你还千方百计地照顾提携这对狗男女的儿子,不能不令人怀疑那李铁映就是你邓小平的种。
老邓:那倒不会。我跟金维映离婚后两年多她才怀孕的,我跟金维映离婚后就再也没机会跟她见过面,这老人们都清楚。这种谣言不攻自破。
老彭:既然如此,李铁映跟你毫无关系,那为何十亿人里就没有人推理出当年金维映离开你是忍痛割爱甘愿舍弃自己名誉救你一命的结论?

老毛:我说老彭啊,这世界上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俩儿子早在我杀了AB团红军十万人后遭到整肃时就被人下手干掉了,找来的俩湖南乞丐从年龄上都跟我俩儿子岸英岸青对不上啊,可就是没人想到那不是我俩儿子啊,岸青自己至死都不承认他姓毛。只是最近有个叫润涛阎的在文学城网上写文章把所有的证据找出来一步步推理出毛岸英毛岸青是假的,可很多很多傻子还不信呢!说不定哪天邓小平与金维映的历史真相也被这个润涛阎给推理出来呢。
老邓:是的。到那一天十亿人才能明白为何邓小平的第三任妻子对邓小平的第二任妻子如此感恩戴德非要给她修故居建铜像还不够还要建汉白玉雕像。哪有女人对自己心爱的丈夫的前妻在丈夫死后还如此大张旗鼓高调怀念的?是卓琳,让共产党高官的妻子们在死后的待遇上只是地下党县委书记级别的金维映(邓小平只提金维映当县委书记时的功劳)拔得头筹:有故居博物馆、有铜像、有汉白玉雕像。哪有在爱妻活着时就公开提拔前妻与奸夫一对狗男女生出来的儿子的?那不是公开告诉现妻他还对背叛了他的前妻念念不忘?这不是对现妻的羞辱是什么?原因无它,就是因为金维映是我邓小平的救命恩人。卓琳认为,如果换作是她自己,金维映当年办到的她未必办得到。真正的舍己救人。知道此事实真相的有我邓小平、卓琳、金维映、润涛阎,其他人活着时无法说出口,只能靠润涛阎告诉历史了。如果不是润涛阎,金维映“爱情经不起考验给丈夫背后来一刀还投靠了丈夫的政敌”的骂名便留给了历史。

老毛:在阳间,小平你在“修身”、“齐家”、“治国”三方面都比我强,但“平天下”你不如我。我不会公然把坦克开到长安街平乱,我就用北京民兵就把四五运动给解决了,一顿棍棒就把书生们从天安门广场给打跑了。杀人要有策略,比如镇压反革命一役,我就在全国杀了70多万人,至今也没什么人搞纪念活动。而你,只杀了几百人,无数的人就跟你没完没了,永世不忘。
老邓:老毛你说我和老彭在阳间都够半个英雄,而你“修身”、“齐家”、“治国”三方面都很差,算不得英雄,可我认为你在阴间是鬼雄。
老毛:我年轻的时候在阳间都是鬼雄了。很多事你们以及阳间的人至今都不知道,你俩听我仔细交代出来。(此文太长了,且听下回分解)
-----------------
后记:
当年报纸上批邓的文章谷歌搜索不出来,那些文章里有详细的邓小平第二次弃军逃跑的介绍,但下面谷歌搜索出来的文字与当年批邓的文章内容和口气都非常类似,比如此段便是(来自网络):

邓小平第二次逃跑是后来组成红七军后。李明瑞任红七军总指挥,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1931年初军长张云逸与政委邓小平各率一部由广东到江西与中央红军会合,进入江西不久被敌军截断,两部失去联系,邓带领一部分部队到了江西崇义。几天后,邓去杰坝找赣南特委接头。此时,敌军对崇义红军发起猛攻。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情况紧急,部队急切等待着最高首长邓小平指挥部队或抵抗,或突围。这时,邓就在崇义附近的山头上,听到前方枪声紧急,吓破了胆,立即决定自己弃队逃走,并带走了许多军饷。非常明显,邓是为了自己保命临阵脱逃。这是邓第二次弃军逃跑。由于弃军逃跑,邓遭到严厉惩罚,此后,都是担任比较低的职务:瑞金县委书记——会昌县委书记——江西省委宣传部长——南村区委巡视员——总政秘书长——总政宣传部干事,主编总政“红星报”,一直到长征途中遵义会议前夕(参见邓小平《我的自述》)。长征中邓小平则是“跟着走”。

现在,我们读邱会作将军的回忆录,就使我们不得不对“弃军逃跑”这四个字进行必要的思考和联想。“弃军逃跑”非常浅显明了,小学生也能解释得清楚。逃跑是可耻的,弃军逃跑更是可耻的。如果所弃之军是一个排、一个连,虽然可耻,但罪过还比较轻。然而,当时的邓小平已经是一个军的政委,以如此高级的职位,在危急关头,竟然抛弃自己的部队逃跑,的确是大大的“坏事”,是大大的罪恶。邓小平之所以能够犯下这样的罪恶,笔者认为,只能从邓的品质上解释,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难道允许有第二种解释吗?邓小平弃军时的局势,正如他自己所说,“当时失去联系的两部份部队还没会合,立足未稳”,在这样危在旦夕的时刻,作为主要指挥员,却能够扔掉部队,自己逃走。这样的事,在军史上是极为少见的,只有像邓小平这样的人才能做得出来。由于邓的这一品质,决定了他的许多行动具有卑鄙龌龊的性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