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833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隋炀帝们的末日 封建集权统治最怨怼的就是废长立幼,用他们自己的行话说就是:“鲜有不招乱者”,隋炀帝的末日也就是这一论断的最好注脚。 然而,集权统治的怪圈又无法避免废长立幼这一怪胎的生长,所以,总是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7-06-04
更新时间:2017-06-04
浏览:224次
评论:0篇
地址:2601:0584:0101:2530:.
::: 栏目 :::

隋炀帝们的末日

封建集权统治最怨怼的就是废长立幼,用他们自己的行话说就是:“鲜有不招乱者”,隋炀帝的末日也就是这一论断的最好注脚。

然而,集权统治的怪圈又无法避免废长立幼这一怪胎的生长,所以,总是会出现一方面总结经验教训,一方面又忙不迭地重演历史闹剧。包括推翻隋炀帝的李渊、李世民父子何尝不是踩着他们这位表弟、表叔的脚印走过去的?

隋炀帝杨广因为得位不正,就需要强化自己的权威,他的或扰攘四方、或营建浩繁,归根结底都是要大树特树自己的绝对核心地位,摆出一副强梁的样子给天下人做装逼范儿。

宋人叶适说杨广“炀帝以巡游亡天下”,什么是巡游,说穿了就是乱花钱,透支几代人的财力物力来完成他这一代人的荣光。

如果仅仅是这些动作还不足以让隋炀帝完蛋。因为盐碱地历来就有一大批听话的猪狗牛羊,他们直到被压榨出最后一滴血的时候,也不过嗷地喊上一嗓子而已。

问题出在哪儿呢?出在内部。

杨广后期出现的三次比较大规模的反对派行动的领军人物,无一例外都是隋朝的核心层或者“杨二代”。第一次的李密,李密是公爵后裔,很早就受到杨素杨玄感父子的知遇,瓦岗军充其量不过是他麾下的水军罢了,不过,李密还只是攻其外;第二次的杨玄感是典型的“杨二代”,他的起兵造反比起早期的汉王叛乱影响大得多,以至于杨玄感被平定的消息送到杨广面前时,老杨居然痛哭流涕;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即亲家宇文述的宝贝儿子宇文化及兄弟的“谋逆”,这把终于鼓捣成功了。假如把颠覆隋朝的李渊父子长安易帜算在内,那无疑又是一场更大的窝里斗。

李密、杨玄感、宇文化及、李渊父子为何屡仆屡起呢?原因还是在内部。

杨广用人惯于搞小圈子,这是这些予智予雄的独裁者们的最大脾性。杨广身边有个常委班子,号称“五贵”,即苏威、裴蕴、裴矩、虞世基、宇文述。他们这五个人中除开苏威,并无一人有三省长官的头衔,既不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他们唯一表明宰相身份的是四个大字“参掌朝政”,这四个字是临时性的东西,类似于领导小组。这么一个非驴非马的嚼子套在他们的嘴巴上,他们便登堂入室了。

苏威其实是象征性产物,几乎被忽略不计,实际上这五贵中难得有点看法的还算是这位老滑头,可惜并不见用。裴矩、裴蕴、虞世基分别代表杨广的三个兴趣取向,裴矩专门擅长搞大工程,包工头一个;裴蕴卧底出身,擅长搞艺术舞蹈,文艺逼一个;虞世基擅长搞书法文字,贪污犯一个;宇文述擅长搞宫廷政变,老打手一个。

由于这几个人霸占了不该霸占的位置,因此很多权贵们的上升通道也被堵死了,他们的怨毒情绪可见一斑。最糟糕的是这五贵并无什么超世绝伦的本领,其中裴蕴、虞世基最为贪婪,而这二位都是隋朝江南新军的头面人物。

最搞的是,杨广的命运的彻底覆灭竟然也与五贵中人密切相关,五贵中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化及是主谋之一,裴矩临时上了贼船。当然,他们做的这些功夫也都是给另外一个隋杨王朝的核心子弟李渊父子打开砸锅的通道。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