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237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共青团派”溃败 是否还能东山再起 時間:2015-05-03 20:46 訂閱《明鏡郵報》 《安卓電子書App》 作者 肖曼 一朝天子一朝臣。十多年前胡锦涛掌权时期,“共青团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5-05-03
更新时间:2015-05-03
浏览:337次
评论:0篇
地址:204.
::: 栏目 :::

“共青团派”溃败 是否还能东山再起
時間:2015-05-03 20:46 訂閱《明鏡郵報》 《安卓電子書App》

作者 肖曼

一朝天子一朝臣。十多年前胡锦涛掌权时期,“共青团派”如日中天,引人侧目;习近平接任之后,却是“紅二代”气势如虹,“共青团派”一蹶不振。最新出版的《新史記》第25期叙述了“共青团派”来龙去脉。今天我们就请《新史記》总编辑高伐林先生简要介绍这一内容。


《新史記》第25期

法广:高伐林先生,你原来在共青团机关工作过,对“共青团派”应该有所知情?

高伐林:我在共青团机关当工作人员,是30年前的往事了。对“共青团派”30年来的大起大落、分化蜕变,是编辑《新史記》这些文章才补了课。

改革开放之后,“共青团派”有三次成为舆论焦点。第一次,上个世纪80年代,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和总书记时期,是“共青团派”集结队伍的发轫期;第二次,是前团中央掌门人胡锦涛当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这是“共青团派”全面扩张的鼎盛期;眼下第三次,却是“共青团派”大势已去的溃败期。

法广:为什么这么说呢?从中共十八大领导层名单看,有共青团背景的人很不少啊。

高伐林:从名单上看,说“溃败”并不明显。这一届政治局常委七人中,有李克强、刘云山两位“共青团派”——而前一届常委九人中,“共青团派”也只有两人;政治局委员25人中,“共青团派”有九人,比十七届政治局委员中还多了一人;十八届书记处七人,“共青团派”所占比例更高,有刘云山、刘奇葆、栗战书、杜青林、杨晶等五人,而十七届书记处“共青团派”是三人,占一半。从国务院内阁名单、中共中央各部委主管名单,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领导名单看,也大体如此。
但是“共青团派”的溃败,光看名单不行。

法广:那从哪里看呢?

高伐林:从一连串政坛事件看。《新史記》文章介绍,“共青团派”中枢人物令计划,陷入儿子法拉利车祸丑闻,擅自调动中央警卫局人员,随后牵连越来越广:他与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结成“新四人帮”,扶植栽培“团派四大金刚”……他的垮台,是团派势力岌岌可危的最显著标志。他的家乡山西“塌方式腐败”涉案人,大部分是“共青团派”,像金道铭、申维辰、白云、梁滨等。

“共青团派”另一挫折,是李源潮在十八大上不但没进常委,反而被边缘化,被打发去当没有实权的国家副主席,他提拔的大批官员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

所谓“团派四大金刚”——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升迁梦全告破灭。

法广:“共青团派”受到遏制甚至查处,是因为涉嫌腐败吗?

高伐林:《新史記》文章认为,他们不受信任的更重要原因,是所谓“朋党勾结”“非组织政治活动”。关键就是,被选定为中共当家人的,并非一度呼声甚高的前团中央掌门人李克强,而是“紅二代”习近平,“共青团派”的整个处境当然就一落千丈。

文章还分析说,对多数“共青团派”,习近平的对策就是“无为而治”:一大批按年龄来说正应重用的年富力强的“共青团派”官员,例如湖南省委副书记孙金龙、宁夏党委副书记崔波和海关总署副署长胡伟等人,都“起了大早,赶了晚集”,40岁就升到副部级,但原地踏步多年, 年龄优势年复一年地流失,只能眼看着习近平任职过的地方,像福建、浙江和上海的大批官员,后来居上。

法广:习近平不是也提拔了一些“共青团派”吗?

高伐林:是的,像栗战书就担任了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办主任。但他青云直上,应该算是一个例外,一种说法是他与习近平在仕途上有三次交集,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同在河北当县委书记;另一种说法是,他的叔叔与曾庆红的妹妹曾海生是育英小学同学,他搭上了这个关系,被曾庆红推荐给了习近平。但这与“共青团派”没有太大关系,何况,这也是极个别例子。

法广:“共青团派”是否还能东山再起呢?

高伐林:李克强看来很难指望。在当今几位“共青团派”新星中,人们曾经最看好现任政治局委员、廣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他两上青藏高原,两进团中央书记处,担任过共青团第一书记,但他的派系背景过于单一,有分析人士说,如果现在的中共总书记不是习近平而是李克强,那么胡春华有很大的机会在中共二十大上接任党魁;但是习近平当权,胡春华前景就很难亮丽了,就算在十九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最终也不大可能登上权力顶峰。

法广:《新史記》如何预计“共青团派”的未来?有人说,“太子党”凭借血统和人脉,“共青团派”多出身平民阶层,奋斗崛起,二者很像中国自魏晋以来门阀世族与庶族寒门的矛盾。这种矛盾进一步深化,是否可能演变成有中国特色的制衡格局?

高伐林:这种说法完全不具有实现的可能性。在中共坚持垄断权力的体制下,百般提防“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共青团派”不可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派系。与“太子党”的分野,也并非基于不同社会群体利益和不同价值取向。可以想见,共青团受到的控制将更紧、更深,哪里还谈得上代表青年利益,“共青团派”哪里还能与世袭精英、权贵集团分庭抗礼?

由于中共控制青年的需要,共青团是一定会与党“生死与共”的——党活多久,也就会让团活多久。共青团会继续存在,但是“共青团派”将不再存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