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37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谨以本文纪念伟大的波旁王室复辟二百周年 花25 从纪元1789年叛军占领巴士底监狱,释放暴徒所引发的全面叛乱开始,到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终于于纪元1815年在滑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5-02-24
更新时间:2015-02-24
浏览:200次
评论:0篇
地址:129.
::: 栏目 :::

谨以本文纪念伟大的波旁王室复辟二百周年 花25

从纪元1789年叛军占领巴士底监狱,释放暴徒所引发的全面叛乱开始,到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终于于纪元1815年在滑铁卢为我们伟大波旁王朝的英勇盟军所击溃为止,忠于伟大的波旁王室的英勇将士们——经历了长达26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彻底平定了这场由劣等阶级的暴徒们发动的可耻叛乱。一百九十余年后的今天,我们回顾这一段历史,除了声讨罗伯斯庇尔、丹东、埃贝尔、富歇、科罗.德布瓦、拿破仑.波拿巴……这些双手沾满法兰西子民鲜血的罪刑累累的刽子手们之外,更加应该牢记伏尔泰,孟德斯鸠以及身为暴露狂兼同性恋兼手淫兼受虐狂兼妄想狂兼盗窃癖的卢梭等等这些鼓动叛乱的罪恶源头。

叛匪们总是鼓吹那场暴乱带来了所谓的“自由”,鼓吹所谓的“平等”、“博爱”,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他们以自由的名义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然而真理总是站在正义的王室一边的,上帝保佑法兰西!上帝保佑波旁王室!!!

在这里很有必要将叛匪们的谣言予以一一揭露。

一百多年的以后,当年的叛匪们的后代为了攻击其左翼政敌创造了一个名词叫做“红色暴政”来按到斯大林及其一党身上。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在“自由”的名义下对法兰西的子民们所犯下的滔天罪刑,对于马克西米里安.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波拿巴这两个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最大的恐怖分子、嗜血魔王、罪恶滔天的屠夫所犯下的累累罪刑,我们不妨也采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方法,姑且称之为“自由暴政”好了。

尽管回忆对于在叛乱中死亡的法兰西子民及其遗属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为了更好的警示后人,还是来看看这些罪恶的屠夫们在自由的名义下所犯下的滔天罪刑吧。

纪元1789年7月14日,长期受到异端思想煽动的暴民们挟裹大量不明真相的人群袭击巴士底狱,残忍地杀害了那些法国法律尊严王室权威与上帝意志的忠实捍卫者。并借此肆意将事态扩大化,进而在整个巴黎——甚至整个法国发动全面的叛乱,对王国各级政府文武官吏进行大肆屠杀。——虽然作为煽动叛乱的源头的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三人早在十几年前已经进了棺材。

可笑的是,卢梭这个人本就是同性恋兼暴露狂兼手淫犯兼盗窃癖患者兼妄想狂患者,这个患有多种为上帝所唾弃的恶疾者所说的疯话竟然导致这么多的法国子民被卷入长久的无谓的死亡当中。

而孟德斯鸠这个伪君子则更加可耻。作为波旁王朝的世袭贵族,他背叛了王室。这不是一群诚实的人,难道他们就不会为了在他们认为有需要的时候背叛你们所谓的“自由”么?

纪元1789年7月14日,叛乱的暴徒们鼓动手无寸铁的巴黎市民冲击用于关押匪徒的巴士底狱,直接制造了死伤超过200人的流血事件,他们应该对这些不明真相的平民的生命损失负责。他们将包括监狱要塞司令德.洛奈侯爵之内的七名勇于维护王国法律秩序的将兵残忍地杀死,甚至用贱民们那肮脏的手割下高贵的侯爵的头颅。——实际上这个建于14世纪的象征正义和秩序的庞大城堡内当时仅仅只关押着7名囚犯——可见波旁王室在上帝光辉照耀下实行的是真正的仁政,与后来暴徒们执政的时代,天天有成百上千的无辜百姓被送上断头台形成了鲜明的比较。由此也可见,在我们伟大的路易十六国王的治理下,法国其实处于一个历史上空前和谐稳定高速发展,子民权力充分得到保障的历史时期。

暴徒们随后以武力挟裹制宪会议制定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简称《人权宣言》),然而在随后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面,这些《人权宣言》的制订者们一遍又一遍地以武力制造的恐怖将其扔在地上,再肆意将其踩烂。

我们来看下面的例子:《人权宣言》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行罪行法定主义和无罪推定原则。

然而从斐扬派到吉伦特派到山岳派(雅各宾派左翼)到平原派到忿激派到无套裤汉到热月党人们有谁认真贯彻执行过这一原则呢?

1789年11月2日,制宪议会以多数票(568∶346)通过了没收天主教教会教产的决议。接着对全国的教会组织进行强迫改组——为了使天主教会完全从属于国家政权。1790年7—8月间,制宪议会通过了《教士公民组织法》,规定:废除旧主教区,大大削减教区数目,关闭修道院(负责教育和慈善事业的僧团除外);主教区和行政区划一,即每郡设一主教区,共设83个;实行教职选举制,主教由郡选举人选出,教区神甫由县选举人选出,他们毋须罗马教皇授职,也不必向他交纳首岁教捐;教士薪俸由国家支付,按职务高低每年分别领取0.12—5万里弗尔不等。1790年11月又通过《宣誓法令》,规定教土必须宣誓效忠新宪政。这些法令取消了教会自成体系的独立组织,剥夺了教士旧日的职能,把天主教会变成从属于暴力叛乱政府的机构,因而遭到了罗马教廷和国内大批教士的反对。

首先政府没收教会财产严重违背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的资本主义社会秩序合理运行的基本原则。其次议会和叛乱政府强制改组教会组织,强迫教士效忠叛乱政府,一则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基本原则,开创了政府直接干预宗教事务的极坏先例。二则违背公民信仰自由的原则,强迫教会公民接受暴乱政府和民众的意识形态,对教士进行有组织的政治洗脑,是严重破坏自由的反人类行为。三则强迫本国天主教会脱离罗马教皇的领导,实行本国教会的独立选举和自治,拒绝罗马教皇任命主教的权威,破坏了天主教的传统,开创了极坏的先例,是对天主教的严重敌视的行为,更为严重的说,这帮无法无天的暴徒竟然胆敢反抗上帝的使者,就是公然挑衅上帝,应该予以最严厉的惩戒。

更为搞笑的是这群暴徒的余孽,时至今日仍然对当初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不思悔改,并千方百计将当年对宗教的恶行美化成所谓“自由民主革命的措施”————当然,当两百年后他们的左翼政敌用他们两百年前对付教会的手段来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又习惯性地和教会穿上了同一条裤子。

斐扬派的拉法耶特(拉斐耶,台湾买的那个法国护卫舰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在纪元1791年7月17日带领他的军队开枪杀死了大批聚集在马尔斯广场上要求施行共和的不明真相的请愿民众,以武力驱散了和平集会,在墨迹未干的《人权宣言》上重重地踩上了一脚。

再来看看吉伦特派在纪元1791年11月9日和29日强迫议会通过的两个法令:第一个法令宣布逃亡者有阴谋叛国嫌疑,如不在当年年底以前回国,即缺席判决死刑,剥夺其财产之收益;另一个法令规定反抗派教士必须于一周内宣誓效忠宪法,否则将取消其年金,如参加叛乱则予以扣押。

很显然的,这两个法令都是完全违背所谓的《人权宣言》的。判定一个人有罪还是无罪,审判的权力,应该是在法院,而不是凭议会的某个强行决议。以议会法令剥夺人的自由和财产,甚至生命的权力,根本就是反人类、反上帝的行为,生为王国的子民应予以最强烈的谴责。

至于强迫教士们效忠他们的宪法,并以切断经济来源相威胁,显然是违背最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的,是历史上最严重的对宗教活动的侵犯和迫害,应该以上帝的名义予以最严厉的责罚。那些卑劣的贱民,竟然用他们肮脏的手强迫为上帝服务的第一等级的高贵的教士向平民的宪法宣誓效忠,如此侮蔑上帝的神圣,士可忍孰不可忍!

下面是纪元1792年7月伪“立法议会”通过的一些规定:一切行政机关都处于戒备状态,日夜办公;凡能够拿起武器的公民都须动员起来,领取武器,保卫他们的政权。

他们不单实施强迫劳动,剥夺人民休息的权利,也不单强迫实行全民兵役,甚至丧心病狂到迫使所有的法国人去为他们的不义战争丧命沙场。可见这个疯狂的政权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理智,简直就是把人当机器来使,哪里还有一点人权可言?相比之下,被他们的后代疯狂诋毁的斯大林政权倒是比他们人道多了。

该年8月,更加残忍的雅各宾派控制了暴乱指挥部,并组织新的伪巴黎公社(1792年巴黎公社,骨干为反对国王的激进派暴徒,非1871年巴黎公社),山岳派(雅各宾派中的激进派)的暴徒们毫不犹豫地迅速处死了斐扬派的伪国民自卫军司令芒达(未经任何合法审判)。

1792年春,忿激派的领袖扎克·卢在教会里发表煽动性演说,残忍地攻击了高利贷者及富人,要求用死刑对付投机商人,并且严厉管制粮食贸易。

随后伪巴黎公社的暴徒们的又迅速制定了一系列的破坏性政策。比如:

下令收集教堂的铜钟、铸像、金属栅栏改铸大炮,建立军械工场,构筑巴黎外围的防御;——这一法令严重破坏了法国的传统文化和文物古迹,使得大暴乱期间法国传统文化遗存的损失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惨重(其恶行比我国新文化运动和后来大炼钢铁时期更加的严重)

强制规定面包价格——这显然不是按市场经济方法办事。“自由暴政”社会的又一弊端啊。

封闭支持国王的报刊——没有普遍的言论自由,自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对于支持自己一方的就自由,对于反对他们的,就用专制工具让他们闭嘴。

对嫌疑分子实行监视——所谓嫌疑分子,没有可操作性的标准,结果成为了一方给另一方随时可以扣上的廉价的大帽子。

迫使立法议会于8月17日通过法令,成立非法法庭——再次破坏法律程序,为接下来肆意展开的大屠杀铺平了道路。

8月28日,在巴黎公社的指示下,立法会议下令搜查住宅,逮捕嫌疑犯三千多人,其中有很多是拒绝向叛乱宣誓效忠的僧侣。

9月2日,以丹东等人为首的叛乱分子大肆散播虚假消息,制造恐怖气氛,竭力妖魔化王党的政治人物。此后的几天的之内,被他们煽动起来的武装暴徒大规模冲击监狱,以“肃清反革命”(简称“肃反”)的名义屠杀了数以千计的嫌疑犯,这就是著名的“1792年9月大屠杀事件”。(——这些嫌疑犯多数是所谓的政治犯、思想犯,未经过任何合理合法的手续就以反革命嫌疑的罪名惨遭逮捕,直至在所谓的革命政府中惨遭酷刑而死。)在他们面前,什么斯大林啊,夏曦啊,波尔布特啊,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9月21日,科洛·德布瓦竟然在议会煽动废除君主制。格累瓜尔则大肆散播煽动性言论以示支持,他说:“宫廷是罪恶制造所,是腐化之源,是暴君之巢穴,国王的历史便是国民受残害的记录。”他又说:“这些朝代只是些吸吮人民膏血的残害人民的家世而已”。

判处为守护王室和上帝的权威而英勇献身的伟大的路易十六国王死刑的,是所谓的伪国民公会,时间是在1793年的1月17日。1793年1月21日上午10时,英勇的路易十六国王牺牲在了专制政府的断头台上。(默哀三分钟!!!)然而我们只要对第一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有一点了解,就会发现其中巨大的漏洞。伪国民公会的主要职责是制宪,也就是说这只是个有着有限立法权的立法机构。而对人生命的刑事判决,则应该是司法机关的职责。国民公会对伟大的路易国王的死刑判决,根本就违反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还有一个漏洞,如果判决的依据是根据1791年的宪法所立的刑法,那么1791年宪法早就规定国王神圣不可侵犯,以此所做的对国王的任何刑事判决都是违反宪法的。如果判决不依据1791年宪法,那么新的宪法还没有制定,自然不可能有依据新宪法所制定的新刑法,那么对于国王的判决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

总之,叛乱政府对国王的死刑判决完全是出于政治需要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政治谋杀。

为了便于对内实施独裁统治,打击异己势力,吉伦特派控制的国民公会颁布了一系列专制法令。

1793年1月11日进行治安委员会改组,掌管全国的治安工作,它拥有大的不可思议的权力,可以肆意以嫌疑犯的身份逮捕任何的守法公民。(治安委员会在当时被称为“恐怖部”)

而为了维持其在国内的专制独裁统治,他们又于2月24日颁布征兵令,强制各郡按指定数额征募兵员,总数共30万。如有反抗,一律残杀。

对于中下阶层,暴乱政府则更加的残暴对待: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1793年3月18日,吉伦特派控制的国民公会又通过一项法案,规定凡宣传“土地法”鼓动民众平分土地者一律处死。

3月19日通过法令,规定凡手持武器的叛乱者一律处以死刑,并没收其财产。甚至连拿水果刀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3月21日下令全国各公社建立监视委员会(或称革命委员会),负责监视嫌疑分子。

3月28日通过关于处决回国的逃亡者的法令。

4月11日通过法令,规定指券按票面值强制流通,禁止指券与铸币之买卖,一切交易均以指券为准。违者处死。

4月30日,正式确定议会特派员拥有行使中央权力的职权,巡行各地,掌握生杀大权。

5月4日,颁布谷物最高限价法令,囤有粮食者必须限期向地方政府申报,并限价出售,违者处死。

5月20日,规定对富人摊派10亿里弗尔公债。(直接以行政手段掠夺富人财富)

很快的,叛乱政府内部又一次发生火并,残暴的吉伦特派主导的政府被更加残暴专制的雅各宾派政府所取代。

1793年5月底吉伦特派分子在里昂联合王党分子发动政变,杀死了近千个雅各宾派分子。随后在土伦、马赛等地也举行暴动。雅各宾派立即回咬一口,派人包围议会,提出逮捕吉伦特派嫌疑分子、清洗政府机关,选举权只送给穷人,向富人征税,贵族之任陆军高级军官者撤职。6月2日,雅各宾派任命的昂里奥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率领8万武装暴民包围国民公会,用大炮对准议会,以开炮相威胁,把吉伦特派政府赶下了台。

6月3日法令规定,把逃亡者的土地分成小块出售,并允许贫农在10年内分期偿付地价。6月10日法令规定,按人口平均分配农村公社的公有土地。7月17日法令宣布,无偿废除一切封建权利和义务,销毁一切封建契约,隐藏文契者将被判处监禁或者处死。

这些法令明显违背了我们封建地主阶级的土地权益,动摇了封建制度继续存在的根基,无疑是向封建社会发出的强烈挑衅行为,我们应该勇敢地将其镇压下去。

比雅各宾派更加专制残暴的还有“忿激派”,忿激派甚至要求实行恐怖统治,屠杀商人,派“革命军”到农村强行征集粮食,逮捕枪决一切嫌疑犯,对军队实施大清洗。肖梅特甚至率领代表团向国民公会坚决要求“把恐怖提上日程”。

雅各宾派和忿激派妥协的结果就是停止实施宪法,以恐怖专制独裁政策取代法律。

1793年 8月 23日的“全国总动员令”宣布:“从现在起到一切敌人被逐出共和国领土时为止,全法国人民始终处于征发状态,以便为军事服务。”国家的一切物资都被用于战争; 18—25岁的未婚男子为第一批应征对象。到1794年春,法国拥有13个军,兵员总额近百万。逃避征发者,可视为叛乱。同时,为了防止正规军可能的叛乱造反,还把义勇军和正规军混合编组,让二者实施相互监督。在军队里对贵族军官实施大清洗,同时从下层提拔高级将领;军队特派员对指挥官进行严厉监督,任何无能和疏忽都被视为对共和国不忠,可随时处决;

1793年 7月 26日通过的严禁囤积垄断的法令规定,囤积垄断是重大的犯罪;凡储藏有所列举的几十种日用必需品者必须于一星期内向当地政府申报,并于申报后3天之内分成小份出售;拒绝申报或申报不实者均处以死刑,其财产予以没收;国家官员如有滥用职权保护投机商而从中渔利者也以死刑论罪;刑事法庭根据此项法令所作的判决不得上诉。

1793年 9月29日又通过全面限价令,对凡属于 7月26日法令中列举的日用必需品均规定最高限价。谷物、面粉、饲料、烟、盐及肥皂的价格必须全国统一。此外,为保证军需和城市的供应,政府还采用征发制、国营制和配售制来管理经济。全国的所有资源、农民的农副产品、手工业者的制造品,都在征发之列。对外贸易、邮政和军事运输、银行和股票交易,都受政府的严格监督。政府直接创建了一些工场,又以提供原料和劳动力的办法控制私营工场的生产,征发产品,限制价格。在巴黎和一些大城市对生活必需品实行计划配售制。巴黎公社在肖美特的控制下,把巴黎全市的粮食都放到政府的控制之下,派专员到处搜查藏匿的粮食。巴黎实行面包配给制,发给每个人面包证,凭证购买面包。其他城市也模仿巴黎的榜样。

1793年9月9日正式成立了以隆森为司令的“革命军”。这支由7200名暴徒组成的队伍,带着断头机巡回全国,用恐怖手段推行上述政策。期间又屠杀了数十万法兰西子民。

在政治方面实行恐怖政策,颁布嫌疑犯令。1793年9月17日颁布的《惩治嫌疑犯条例》规定:凡行为、关系、言论及著作表现为拥护王政、联邦制及反对造反者,未能按规定证明其生活方法及已履行公民义务者,被停职或撤职的官吏,前贵族及其亲属或亡命者的代理人而未经常表现热爱革命者,革命期间出走的亡命者,均被视为嫌疑犯;各地监视委员会或代理其职权的其它委员会应在其辖区内编制嫌疑犯名单,并将他们收押、监管直至处死。据估计,到1794年5月,全国被逮捕的嫌疑犯总数达30万之多。

10月初,对国民公会进行大清洗,清除了吉伦特派议员及其同情者共136人,把其中相当一部分处死。 10—11月间,先后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包括布里索、韦尼奥、罗兰夫人等在内的21名吉伦特派分子判处死刑。随后,又把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平等,斐扬派的巴伊、巴纳夫,以及一些将领送上断头台。

派往各地、拥有极大权力的特派员胡作非为,科洛—德布瓦、富歇、巴拉斯、弗雷隆、卡里埃、罗维尔、塔利安等曾在他们的派驻地进行了激烈的大屠杀。

比较极端的例子,如科洛—德布瓦和约瑟夫.富歇两只禽兽,在1793年11月7日来到里昂之后,即在里昂展开了空前的大屠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有至少1677人成了他们刀下的冤魂,他们杀人的时候,断头台不够,还辅以步枪排射,成百上千的人就如同割韭菜一般的倒在血泊之中。人民代表成了屠杀人民的"屠户",毁灭城市的总指挥,豪华的建筑物被埋上炸药一排一排地炸塌,监狱早已人满为患,公共建筑物成了犯人收容所,司法机构像把大镰刀似的把人像麦秸似的割倒在地。空前惨烈的“里昂大屠杀”真可堪称是“古今法外”最大的人间悲剧之一了。

据统计,仅被直接判处死刑者约近1.7万人,如果加上未经审判而处死者(不包括在内战战场上杀死者),则达数十万人。在所有业经查明身份的死者中,贵族占8.5%,教士占6.5%,而原来的第三等级则占85%。恐怖使国家陷入了空前的血腥中。

罗伯斯庇尔这个卑劣的独裁者和凶残的刽子手,不但对他的政敌采取残酷的屠杀手段,即使是曾经的革命同志,只要稍不顺从他的意思,就随时面临着被这只禽兽送上断头台的危险。

3月13—14日夜间,埃贝尔派主要代表人物埃贝尔、隆森等16人遭逮捕,于24日送上断头台。3月30日夜间,丹东派主要代表人物丹东、德穆兰等遭逮捕,4月5日丹东等20多人被送上断头台。3月27日解散埃贝尔派掌握的革命军; 4月1日取消临时执行会议; 4月13日处决肖梅特,5月10日逮捕帕什,进而彻底改组巴黎公社。这些和罗伯斯庇尔同为出自雅各宾派的叛乱者们当初大概不会想到,将他们送上断头台的,正是他们的同属一个阵营的革命同志。

纪元1794年2月26日和3月3日圣茹斯特更提出风月法令规定:凡经审查被认为“革命敌人”者应拘禁,其财产应被没收,无偿分配给“赤贫的爱国者”。这更严重破坏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资本主义最高原则,是对私有制的肆意践踏,绝对不可原谅!

然而更恐怖的时代还在后面。1794年6月罗伯斯庇尔和库东等人强行在国民公会中通过“牧月法令”,根据这个法律,审判的程序大大简化,不但取消了预审制,而且在物证不足时,法庭可以按“意识上的根据”作出判决。法律还规定:凡是与人民为敌的都是罪犯,所有企图使用暴力或使用阴谋来破坏自由的人都是人民的敌人,而这样的阴谋分子不准许有辩护人。而且按照这个法律,惩罚罪犯的办法一律定为死刑。连国民公会议员也只要有救国委员会等的命令就可直接送交法庭审讯,而毋需通过议会决定。从此开始了“大恐怖”阶段,死刑判决数量激增,普通群众在死刑犯中所占比例明显上升。据很不完全统计,从1794年3月到6月10日的3个多月中,巴黎共处决1251人;从6月10日起至热月政变时为止的仅仅一个半月内,就处死2285人,平均每周处死326人。每天将近有50人被送上断头台。7月间被处死刑者中,贵族和教士仅占 5%,中下阶层约占74.5%,其余为军政官吏。

对罗伯斯庇尔来说,恐怖成了剪除政敌,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至此为止,《人权宣言》的制定者们,几乎全都成了成千累万屠杀异己分子的刽子手。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发狂。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报应很快就现在了罗伯斯庇尔这个专制独裁的大恶魔身上。

1794年7月27日,热月党人联合起来推翻了罗伯斯庇尔这个专制魔王,并于次日将他也送上了断头台,从而结束了他的独裁统治。

法国社会又进入到热月党人专制统治的时代。

当然,这之后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如何篡夺热月党人政权建立独裁统治以及与我波旁王室的众多欧洲盟邦作战的过程大家都熟悉了,就不详细介绍了。

我王室路易十八国王在众多盟邦的帮助下在与拿破仑专制独裁政权进行了多年的奋勇战斗后,终于在纪元1814年和1815年两次成功复辟,最终将那个矮脚侏儒关到了大西洋的小岛上。虽然后来不小心又被别的独裁者推翻,但是我王室重新统治全法国的理想不会消亡。

法兰西王国的子民们,你们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大声地向邪恶的第五共和国呛声,发出我们王国子民的怒吼,把弗朗索瓦·奥朗德轰下台。为着推翻第五共和国,在上帝意志的引领下重建我们波旁王室治理下的法兰西王国而奋斗!!!!!

开火,以上帝和王室的名义,向着“自由暴政”开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