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074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三季第19回《抗议垃圾厂杭州农民被暴打,低价卖矿山云南贪官染艾滋》 书接上回,说这浦志强律师因为参加一个六四研讨会,被京城警方抓了进去,罪名叫做“寻衅滋事罪”,只是这浦志强在人家家里吃饭,开个小圈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4-05-20
更新时间:2014-05-20
浏览:1910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第三季第19回《抗议垃圾厂杭州农民被暴打,低价卖矿山云南贪官染艾滋》

书接上回,说这浦志强律师因为参加一个六四研讨会,被京城警方抓了进去,罪名叫做“寻衅滋事罪”,只是这浦志强在人家家里吃饭,开个小圈子的讨论会如何就够得上“寻衅滋事”,京城警方自然不敢说了。CP更是在网上封锁“寻衅滋事”这几个字,连“浦志强”也被屏蔽,也算是当代奇葩一个。

这个六四研讨会,其实是一个老律师叫做徐友渔的发起的,结果徐友渔也被抓了进去,还要他在CCAV上像薛蛮子那样露面认罪,可是徐友渔是个律师啊,就问警察,我到底何罪之有?警察哪里说得过徐律师,就是一顿咆哮,结果CP无奈,只好放弃。

这当今CP也是出奇的怪异,动不动就让人上电视认罪,就和当年文革让人游街一般的,只是西七帝的老爹当年就被游过街,照片都有的,不知西七帝是不是那个时候留下心结,以后看着不顺眼的都叫他游街。故而童年和少年时的阴影可以影响人的一生,此话看来不假。

被新式游街的还有一个极有名的人物,叫做高喻,是个七十岁的老太太了,曾经也是CP体制内有名的记者,只是从六四开始,和CP分道扬镳,成了CP眼中的异类分子。不过高喻却继续我行我素,不断写文章剖析大陆的问题,常有一针见血的见地,故而在西方媒体深得好评,得奖无数,自然就成了CP一些人的眼中钉了。

不过高喻其实和CP中的一些人关系极好,故而有机会得到不少内部消息,至于高喻是否变相成为CP内部的某些势力的代言人,这个目前众说纷纭。不过无论怎样,高喻的作品放在那里,水平就在那里,在新闻界得到的尊重也在那里。

高喻和大陆一些流亡在外的人士也是关系很好,只是这其中也有CP的暗线,其中一个就是绰号叫做北风的记者叫做温云超的,这个北风也常写些批评CP的文章,若是不注意的话,以为也是CP的异见分子,其实乃是CP暗中收买的线人,就是负责盯梢高喻的。结果高喻的很多事情都被这个温云超报告给了自己的上线。其中一个报告就是高喻拿到了那个臭名昭著的“七不讲” 文件。

这个“七不讲” 文件,当时其实最早是从高校里一个老教师那里传出来的,因为当时CP在各个高校开会,要求教师实行“七不讲”,结果消息被披露以后,引发网上一片轰动,西七帝的名声陡降。于是乎,西七帝的人马就开始亡羊补牢,说这个乃是谣言!这下就奇了,结果众人就以为这个就是瘤云杉的问题了。不过有个海外的中文网站叫做“明镜新闻”的就突然全文刊出了这个内部文件,这下真相大白,让西七帝有些难堪了。

其实透露这个文件的有许多CP的高官,有的是要借此放风,准备肃杀。有的是要反对这个,故而放料出来,给人批判的。大家目的不同,可是行动却出奇的一致,结果其实好多渠道都得到了这个都已经下发到高校支部层面的文件了。这个也是在不算什么机密的事情了。

“明镜新闻”已经声明自己的文件非是高喻提供的,说书的以为这个应该不假,因为这个文件的密级实在低得很,明镜新闻可以搞到比这个高得多的内部资料,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其实明镜新闻和CP的某个势力也是关系密切,只是说书的也搞不清那个势力,不过就看戏而言,有“明镜新闻”的爆料,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渠道。

而高喻大约高估了自己在大陆的靠山,在最近风声鹤唳的情况下,居然返回大陆,就突然被悄悄抓捕了,不光高喻自己,连着她的儿子都一起抓了。说书的不知道为何高喻的儿子居然还在大陆,到底是陪着母亲返乡的还是就在大陆等着母亲的,反正就是被抓了。高喻被抓以后,新闻界的同仁到处寻找不着,网上满是寻人启事,虽然很多人猜到高喻可能被抓,可是却想不出被抓的理由。结果过了一周以后,京城警方承认他们抓了高喻了。等到众人准备去营救的时候,高喻突然在CCAV上露面了,只是这次露面又是蹊跷的很,整个面部被遮住了,到底是面部上有伤痕,还是索性是个假货,一时间又是众所纷纭。

原来腐正化用抓儿子这个招数逼着高喻上了CCAV认罪。不过高喻还是受到了虐待,故而CP害怕脸部伤痕被人看见,索性就全部遮掉了。

这一抓高喻,再抓浦志强,徐友渔等律师的做法,引起海内外一片谴责,连着山姆大叔都发声要西七帝放了浦志强等律师。西七帝陡然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了。

不过这个还没有完呢,杭州这里又出了状况了。

杭州的郊外,有个叫做中泰的村子,山清水秀,本是个安详的的地方。不过呢,这个村子的CP的支部书记叫做施坤良,是个恶棍。改革开放早年的时候,就靠着做假烟赚了一些钱,后来就开起舞厅和歌厅,做起拉皮条的生意了。结果因为这些个带着皮肉的生意,就结识了CP杭州城里的一些高官,人家就劝他入党,说那个赚钱还要快,于是这个开歌舞厅的老板就入CP了。看官若是在大陆的都知道,开歌舞厅或者桑拿馆的,都是黑道上的人物,于是这个黑道上的就进入CP开始做官了,一个小村官,虽然不大,可是油水委实不少,结果这个恶棍就成了村里的实业公司的董事长了。

这施坤良就听说杭州城里因为找不到地方建垃圾厂,要到郊外找地方,于是心里就盘算了一下,出了一个馊主意,说自己的村子地方大,交通便利,可以考虑。这杭州的官员正愁呢,见到这个村官主动送上门,自然高兴万分,就封了一个优秀党员的名号。其实,施坤良暗地里已经悄悄地把地都买下来了,在上面建了好几个工厂,这工厂其实是个幌子,就是等着拆迁要补偿呢。

不过这垃圾厂占地要远远大于施坤良的那些地方,因为杭州的官员要建一个大陆最大的垃圾厂。这下就让其他村民知道了,这垃圾厂建在自己家门口,哪个愿意呢?看官说了,这施坤良如何就愿意了呢?这个施坤良早就盘算好了,等到自己的土地被征收了,一家就迁往杭州城里,有了这许多钱,子女自然就可以移民海外了,谁还住在这个垃圾厂边上呢?

施坤良如意算盘果然成了,杭州的官府就定下了,其实不光是杭州的官府,连着浙江的诸侯都卷进来来,这亚洲最大的垃圾厂,里面自然有不少油水了,哪个高官肯放弃呢,所以,建一个最大的,其实就是投资要最多,自然钱就是最多了。

可是,村民就不乐意了,开始抗议了,官府那把P民这些抗议放在眼里,继续按照计划拆迁,建厂。主要的地方因为都是施坤良事先都搞定了,所以,钱一到位,自然地就空了,可以开工建厂了。这村民们一看这都已经开始干活了,那还了得,于是就开始群起抗议了。

说书先岔开去,说说这大陆的垃圾的事情。因为这个实在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而且对于大城市而言,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为何呢,人越来越多,而且如今的生活方式,都是用一次性的物品,结果垃圾就越来越多,没有地方处理了。

别的地方说书的不知道,上海的事情说书的太知道一些了。先说上海的事情,其实其他城市也都是大同小异的。

垃圾这个事情,以前的上海,因为穷,很多东西都是反复利用的,就连粪便都是有粪车来拉走送到农村去的,废品回收站到处都是,连市中心也不例外的,每个酒瓶子都可以卖到一分钱,所有的废纸都可以卖钱的,故而当时的垃圾处理问题不是十分的突出。等到后来开始建设新式住宅,这粪便处理就不一样了。粪车就消失了,自然对于居民而言,生活品质上升了,可是,对于垃圾而言,就多了许多了。本来这个还是肥料,现在就是废弃物了。

等到后来,城市建设日新月异,街面越来越干净了,市中心的废品回收站基本都消失了,故而这废品就统统变成了垃圾了。虽然有人专门从事上门收垃圾的事情,(一般都是外地过来的,),可是,这何种垃圾要收就变成一个经济问题了。最有意思的就是玻璃瓶子。本来玻璃瓶子一直有人收的,可是,随着油价的不断提升,这运费就开始贵了,结果如今,玻璃瓶子就没人要了。于是,玻璃制品都成了废弃物了。只是这一个,就不知道增添多少垃圾了,因为看官都知道,玻璃这个东西,放在自然界,需要几千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化掉的。反过来,塑料瓶子就有人收了,不论什么塑料瓶子都要的。这个也是经济使然。

还有一个就是废纸,众所周知造纸业乃是污染大户,其实,废纸若是利用的好,也可以减少不少造纸厂,可是,因为造纸的利润远远高于一般的企业,(书中暗表,其实就是环境治理代价被造纸厂拿去了。),故而各地,尤其是农村企业,都大力兴办,结果污染一下子扩散的到大陆各地。最厉害的就是在水源地了。如今大陆各地的水源八成以上皆被污染,说书的都不知道子孙以后靠什么活下去了。

这废纸的回收也是从原来的什么纸都回收,到如今只收旧报纸。那些厚重的期刊,尤其是印刷的很精美的,纸张很厚的,反而没人要了。于是,越是精美的刊物,越是成为垃圾了。

还有一个就是木材,上海这里目前很多屋子都是自己装修的,若是买了一个二手房,几乎都要重新装修一遍,自然里面就有不少旧木材。这木材的回收很有意思,说说的以为这就木材是拿去变成木屑(上海人俗称刨花),然后做成夹板,后来才知道,其实,很多就木材不是拿去做木屑的,而是拿去烧的!那里用呢,锅炉啊,发电厂啊。尤其是北方,天冷的时候需要大量木材呢。而前些时候,北方雾霾太重,于是京城里下了一个命令,不得再烧木材了,结果上海这里回收木材的价格突然就降低很多,甚至很多人都不愿意回收那些用来烧火的旧木材,只愿意回收那些可以重新加工利用的旧家具了。

最要命的其实是电池,以前电池很少,如今电池到处都是,而且电子产品,尤其是手机,几乎一两年就换一种,这废旧电池就成了公害了。而上海这里,如今对这个束手无策,以前还有地方象征性地回收旧电池,如今连这个象征性的回收都没有了。这电池里的废液若是流到水里,乃是剧毒物质,可是说书至今也不知哪个可以回收处理。其实媒体也报道过了几次,只是怕是说的太多,要吓死很多人,于CP的形象不利,故而也就不作声了。说书的抽屉里有一堆这样的电池,已经放了多年了,不知道如何办才是好。

而垃圾的回收处理,说书的不是这个行当的,只知道外国大多数是分类处理。说书的只是在日本住过民居,亲眼目睹日本国民是如何在家里进行垃圾分类,然后再由专业公司从居民驻地定期拉走。深为震撼和佩服,窃以为这个大约是最好的路径了。

上海这里和大陆其他城市一样,也不知道搞了多少回垃圾分类了,只是说书的长期观察这个事情,才发现这个事情已然变成当官的捞钱游戏了。上海,凡是调换一任市长或者书记,就会换一次垃圾箱。这个看官都懂得的。而垃圾箱的分类也因为每次的官员变动而变动,最近的垃圾箱又变动了一次。分类方法也随之变动。只是万变不离其宗,最后都是骗人的游戏而已。这分类的垃圾到了下一个集中站就已经不分类了。等到最后,哪里还有分类垃圾,都是一样的处理:填埋或者焚烧。

如今上海垃圾填埋地已经找不到了,故而只有焚烧一个路径了,上海已经在建一个号称用新技术焚烧的垃圾厂,说书的只是觉得其实可能就是一般的焚烧而已。这焚烧的垃圾自然要生出许多的废气了,其中很多都是有毒的废气。故而以往在垃圾焚烧厂附近的居民很多都遇到了健康上的问题,于是乎,P民渐渐都知道了垃圾焚烧厂的害处了。

大陆比较有影响的抗议建垃圾焚烧厂大约是广州边上的佛山了。那次抗议也是遭到镇压的。不过也引发了P民的讨论,多少也算让P民有些知晓。只是CP这里,因为GDP要紧,故而这环保的事情,官员个个都不愿意去做,大家捞钱,然后跑路。这个就是如今标准的路数了。

书归正传,说回这杭州的事情。这中泰县离开杭州大约20多公里,靠近高速公路,故而对于垃圾转运确实方便。只是这垃圾焚烧厂,即使要建也要当地人同意,而且官府也要保证焚烧厂出来的废气不过于太毒。只是如今官府信用扫地,就是保证也无人相信的,故而这才引发各地P民坚决抗议在自家门前建什么化工厂或者垃圾厂。而官府也清楚这个,索性也就不说了,干了再说。

这中泰县里也是这个情形,这县民得知这工厂已经开始动工了,连忙群起抗议,县里派了一个官员去应付,结果被P民留住不放,要他说说清楚。这官员那里说的清楚,结果更大的官员来了,说的很清楚,垃圾厂肯定要建的。这下农民们不乐意了,人就越来越多了。官府一看人多了,就立刻派了武警过来。这农民一看武警来了,就来了更多的人,两下就这么对峙起来了。农民们见到就这么在官府前站着无人理会呀,就有老人们一起走到路上去了,这可是一条大路呢,这下官府紧张了,派了许多武警过来驱赶老人,结果就和老人扭打起来。武警都是小年轻,结果就把一个老人打个半死,还丢下桥洞里。结果这下就引发其他农民的不满了,立刻和武警打起架来,结果一片混乱。人也越聚越多。官府知道了,就立刻从周边各地调了许多警察,带着大棒子过来增援,和农民打起来了。

据说警察来了5000个。农民们那会是对手,被打个四处乱逃,那老的小的就倒霉了。据说警察打死了4个人,其中一个是九岁的小孩,打伤近百人,可是,官府自然否定了。不过网上有当地P民发信说这个乃是真实的事情。农民们自然也会反抗啊,不过东西就差了,拿着扁担和锄头和警察对打,还有的拿出鞭炮来放呢,不知道有何用处。警车也被掀翻了十多辆。

不过农民自然不是政府的对手了,渐渐就被打的没声音了。官府为了不让农民把现场的实况发出去,让中国移动派了一个专门的车子过来把现场手机信号都给关闭了,也算是配套措施吧。(说书的也算开了眼界了。)官府则更加嚣张,公检法联名要参与对抗的农民去自首。只是这法院本身乃是要决断是非的部门,这一起联名发布公告,本身就是违法的行为,换言之,这个对抗行为还未审理就已经判定非法了。农民这觉得很冤屈,本来自己只是要讨个说法,也没有动手,起先动手打人的乃是一个杭州的警官,叫做聂育谦。这个警察因为打人时动作幅度过大,把自己的警官证弄丢了,被农民捡到,算是留下一个铁证了。

这次中泰农民自然又被镇压下去了,虽然说书说的时候还有极少部分农民在抵抗着,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只是,浙江这里,一波接一波的镇压,早晚要出大事情的。而浙江的诸侯,乃是西七帝的亲信,故而这个事情自然也为西七帝加了负分了。

再说浦志强的被捕,引发网络上一片声讨,而浦志强被捕以前,曾经推荐各位律师看一个韩国的片子,叫做《辩护人》的,说的是当初韩国军政府独裁期间,一个律师冒死替人辩护的故事,乃是一个悲剧故事。谁想到浦志强自己也成了片子里的人物了。

浦志强被捕以后,各地律师纷纷自告奋勇,要求成为浦志强的辩护律师,而大陆律师界就有一位泰斗级的老律师亲自出马了,这个律师叫做张思之,乃是当初为四人帮辩护的律师组组长,算是CP最为信任的律师之一了。只是张思之年纪八十七岁了,这个年纪出马,实在也有些诡异呢,到底是张老律师年过八十开始要讲真话了呢,还是另有安排,说书的目前也不明就里,只是等着看事情的发展罢了。张老律师的第一步就是要求保外就医,因为浦律师身患多种疾病,需要定时服药,而在看守所里,哪会管你这个?巴不得你早一些死掉呢。在死掉以前,把你丢到医院就完了。这个前些日子刚刚发生过来的,就是在京城呢。

浦律师推荐的影片,自然引发许多网友去看了,其中一个张大明星也看了,还在网上发了一通感言,这次张大明星的发言倒是让人有些吃惊呢,因为此时此刻,发这个言实在有些双关的意思呢。不过说书的看了,发现这个感言确实写的巧妙,若是CP要抓把柄,根本没有,因为就是评论这个电影而已。若是这个真的是张大明星自己写的,倒是让说书的有些惊讶,因为以往张大明星似乎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呢。

这里就继续八卦张大明星,最近有人爆料原深圳市长许宗衡的交代,说自己睡过的女明星有:张大明星,黄明星,香港艳照门的女主角张大明星,李明星,汤灿(看到这个名字,说书的有些惊讶呢。),杨小明星,黄二线明星,阿朵(这是哪一个?),著名胸器柳明星,最后是范大明星。不知道张大明星看到这个爆料,是不是又要找人打官司了。若是打官司,肯定赢了,因为中圾委的文件肯定是国家机密了,哪个说自己亲眼看到,都是有罪了。故而爆料人绝不敢说自己亲眼看到的,故而就是死无对证了。

前文曾经说过的邓文迪,最近也有了新闻,据说开始要写自传了。前些日子,其前夫默多克公开发言,说了自己离婚的主要原因,乃是邓文迪和英国前首相通奸!而且就在自己的庄园里,邓文迪的大床上。这默多克如何知晓的呢,原来是邓文迪百密一疏,不小心把发给布莱尔的邮件发到了默多克的信箱里,这默多克一看,这邮件写的语言暧昧,在邮件里,邓文迪说自己特别喜欢布莱尔的一双美腿,呵呵,通常都是男人喜欢女人的美腿,也女人原来也喜欢男人的美腿呢。

这默多克一看这么暧昧的邮件,觉得大事不妙,知道两个有了苟且,故而立刻飞到自己的庄园,挨个单独把自己的管家和园丁,厨师一个一个叫到房间里单独问话,严厉盘问。结果就发现自己做了绿头乌龟大约三年了。布莱尔和邓文迪私通的时候,几乎在自己的庄园里毫无避讳,两个还当着手下杂人的面互相喂食呢。而布莱尔更是进了庄园就直接奔向邓文迪的卧室,毫无顾忌呢。

这默多克气得立刻就和布莱尔断了关系,布莱尔虽然心知肚明,可是表面上装的很无辜的样子呢。据说布莱尔的老婆听说此事的时候,说如果这个是真实的,就要把布莱尔阉割了。如今事情都澄清了,不知掉布莱尔的老婆何时下手切割呢。

邓文迪和布莱尔的这段私情绝对可以拍一个电影或者连续剧了,故而若是邓文迪在自传里说出详情的话,还可以赚一大笔稿费呢。至于邓文迪引诱布莱尔是不是总政情报部的安排,这个就不知道了唉。说不定某一天叶二宁也来个大爆料呢,那就热闹了。

再说广隶的事情,如今基本有了头绪,这西七帝大约是要等到下半年才会公布了,至于这等待的时间里还会发生何种变数,这个估计连西七帝自己都不知道呢。

而追查周滨的事情,结果就引出越拉越多的官员了,这个毫不奇怪的。因为广隶当时权倾朝野,哪个敢不拍马屁呢。所以,到处有官员落马实在是个正常的事情。

前文说了,这云南这里就是一个大案子,主要就是把一个大矿山卖给了刘汉,而刘汉是和周滨一起搞这个事情的。具体操作和经手的乃是云南当时的副秘书长叫做沈培平的,后来做了云南的副诸侯。可是,整个事情其实都是云南的大小诸侯一起参与的,不过,王奇山要抓个铁证,都是从具体办事人员下狠手,一个一个地挖。虽然这样做时间很久,可是,铁证如山,让你无处可逃。这就是王奇山厉害的地方。

这沈培平被抓了以后,就只好招供自己的直接后台了,这个后台倒不是云南现任的大诸侯,而是原来的副诸侯,叫做孔垂柱。原来,沈培平一直就是在跟着孔垂柱的。孔垂柱从地方官员做起,就一路带着沈培平,等到做到省里的时候,就把沈调到省里。等自己退休的时候,就让沈培平接了自己副诸侯的位置了。

不过孔垂柱有个特殊嗜好,就是爱男人。前文说书的曾经说过,若是贪官只爱美女,那么受害的就是一半,若是男女通吃的话,那么倒霉的就是所有青年人了。这好男风的如今真的不多,不过若是以古书上的记载来看,那就真的不在少数了,这成语断袖之癖就是汉朝的故事了。

如今在大陆官场,男女通吃的还不是普遍现象,只怕照着这个趋势下去,早晚也和金瓶梅里描写的一样了。

不过,这沈培平看上去不像个柔美的样子,而孔垂柱倒是有几分阴柔的味道,故而孔垂柱当是那个被爆菊的了。这种事情只有两个心中清楚的。

可是,这个嗜好有个极大的风险,就是容易得那艾滋病。孔副诸侯这个嗜好乃是与生俱来的,消除不掉的,等到做了大官,自然就容易找人满足的。如今男人卖淫的也不在少数了,只要有需求,这个社会都是容易找到供货方的。

这孔垂柱大约退休以后的保险措施就不如以前那么当心了,或者偷欢的时候不如以前那么随心所欲了,等到沈培平被抓了以后,失魂落魄起来。中圾委自然就会找其谈话了,这下孔觉得末日来临了,就服了安眠药自杀。不料立刻被发觉了,就被洗了胃,在医院里修养。

不过最近又去复查,结果这一查不要紧,居然查出艾滋病来了,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呢,一个退休的高官,居然得了艾滋病,那可是大陆第一人呢。这下孔垂柱觉得无颜见人了,就敲碎了玻璃杯,用碎玻璃片在医院里又是割腕又是割颈要自杀了。不料这次在医院里没那么容易死呢,又被发觉,救了回来。这下好了,本来还是内部知道的消息,立刻成了媒体的头条新闻了。这也是广隶的案子里第一次有了艾滋病这个字眼呢。以后中圾委的官员又要多一个心眼了,提审以前先要查验对方是否有艾滋病呢,否则发起疯来,咬一口如何是好呢。

哪个沈培平不知道是否也要去验一下艾滋病呢。若是也得了艾滋病,还可以控告孔垂柱呢。

当然CP名人中还有得艾滋病的据说是那个CCAV的名主播罗京,不过这个就是传言,说书的也不知道真假,说在这里当个参考。看官有知道真情过来透个信。

而最近其实最让人吃惊还是中圾委自己查出一个内奸,就是原来专门负责审问四川的官员叫做魏建。这个居然是广隶的内线,隐藏不露啊。自然在审问的时候就抹去了很多要紧的线索,而最要命的事情就是前文说的那个美国的灭门案子,就是这个暗线通的风,报的信。等到王奇山发觉,调离了魏建的时候,许多事情都已经被抹平了。故而这广隶的罪证收集突然又变大了难度。等到花了两个月时间调查真相才知道了这个暗线。王奇山下令立刻抓捕,这魏建就在最近上班的时候突然被抓了。只是魏建虽然被抓了,若是一个硬骨头,那么很多事情就到此为止了。若是一个软骨头,不知又要爆出多少惊天内幕了。

下一步,就等着看如何查到邱进这里了。或许这惊天灭门的案子不久将要公诸于众了呢。

而军方这里有出了许多诡异的消息,一个是徐财猴上吊自杀,已经火化了。这个消息在网上疯传,说书的也无法确认。

不过,另外一个锅薄熊倒是岌岌可危了。因为已经有证据指向锅薄熊,他也参与了谋反的事情,故而这谋反名单上也是有的,排在徐财猴之前,到底是第几号,目前不得而知。而锅薄熊在军中地位极高,靠着水工帝的支持,锅薄熊在军中提拔了一半的将军,故而要是动到锅薄熊,那就更加有好戏了。只是这样的残酷内斗,与我等P民其实毫无关系,我等就是看个大戏而已。以目前西七帝的愈来愈专制的趋势,未来回到红色恐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最后到底是西七帝斗掉对手,还是被对手斗掉,目前看都是一个未知的结果。以青红军师最近深藏不露来看,下一步应该是有一场狂风暴雨才对的。而水工帝的腕力一直很惊人的,来个老树开新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呢。欲知两下里拼死搏斗的故事,且听下回分解。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