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106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9•25起义将领•赵汉奇上校 英雄赵汉奇 当代很多人对赵汉奇的名字很陌生,但在1945年,他曾经是一位杰出英雄,在新疆,在阿克苏,他是妇幼皆知的人物,更让三区叛乱者们心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5-03-20
更新时间:2015-03-20
浏览:259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9•25起义将领•赵汉奇上校

英雄赵汉奇



当代很多人对赵汉奇的名字很陌生,但在1945年,他曾经是一位杰出英雄,在新疆,在阿克苏,他是妇幼皆知的人物,更让三区叛乱者们心惊胆颤又恨之入骨。他在阿克苏保卫战和以后的新疆和平解放中的大无畏的英雄事迹是在中国近现代新疆历史上,为了保卫中国新疆领土,为了保卫军事重镇阿克苏,在新疆大地上演出的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他真正不愧为新疆近、现代史中杰出的民族英雄。




当三区暴乱者将战火烧到伊犁,塔城,阿尔泰和精河,乌苏等地时,国民党守军一败涂地,国民党将领战败的,被杀的,被俘的,数不胜数,然而,当三区的暴乱分子杀到南疆阿克苏时,他们遇到了一个克星,这个克星就是赵汉奇。





阿克苏是新疆省维吾尔族重要聚居地,当地人口中近90%是维吾尔族。在三区暴动发生后,阿克苏地区的东突地下秘密组织成员频繁活动,煽动当地少数民族民众支持暴动,并于1945年4月间在伊宁东突临时政府的指挥下,成立了东突地下组织火星社,其主要领导人是色依提.阿巴索夫(伊宁东突伪临时政府内政部长、东突民族军指挥官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的弟弟)、黎•穆特里甫(时任阿克苏日报编辑),开始策反阿克苏驻军中的少数民族官兵和政府工作人员,从而为策应日后东突民族军对该地区的进攻作准备。





1945年7月,阿克苏保安司令部和阿克苏专区警察局破获了东突火星社组织,将该组织东突成员几乎全部抓获。这样,阿克苏守军破坏了阿克苏地区的东突地下秘密组织,使得东突民族军进攻阿克苏时,失去了在城中内应,再加上城内几乎都是汉族居民,所以汉族居民基本都与中国汉族守军齐心,共同守城。





自8月中旬拜城失守后,阿克苏侧翼就已完全暴露,阿克苏守军进一步加强战备。阿克苏守军为国军新骑2师第5团官兵600余人,兵力严重不足。8月19日,东突民族军自拜城向温宿以北的克孜勒布拉克和破城子据点发起进攻,国军守军新骑2师第5团一部随即与敌展开激战,阿克苏外围战斗打响了。阿克苏全城进入战备状态,阿克苏县政府决定成立自卫团,县政府、阿克苏警备司令部联合发出公告,要求全城民众,除老弱病残者以外,其余人员必须全部参加自卫团,协助守军防守城防。阿克苏县自卫团由阿克苏县县长担任团长,编成两个中队,第1中队由县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组成,第2中队由阿克苏城内平民组成。阿克苏城只留西门保持交通,用泥沙将其余城门封堵。同时,拆掉阿克苏县城城墙周围的民房,加紧修筑城郭四周防御工事,沿城墙向外构筑了6道堑壕并在壕沟内积水,在城墙上设置大量拒马、吊斗等障碍,并沿城墙上每隔一定距离放置一口油锅用来作夜间照明之用。各乡民众按县政府公告要求,携带粮草物资及时撤入县城内,从而坚壁清野。拜城失守后,拜城县政府机关人员先后撤退到阿克苏,也加入到城防队伍中。





当阿克苏外围的盐山口、破城子、冰达坂等隘口、据点失守后,阿克苏城内一些民众发生了恐慌;9月6日,新骑2师第5团团长赵汉奇、阿克苏专区专员乔根派两名阿訇和一名随员给进攻阿克苏的东突民族军送信,信中写到:“......你们受了欺骗,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希望你们能幡然醒悟......”。




东突民族军指挥官阿巴索夫回信劝告守军投降。乔根以前曾任伊犁专区专员,那时阿巴索夫在伊犁专区专员公署任翻译,与乔根相识,而此时,乔根的家眷仍在伊犁专区,阿巴索夫在回信中提醒乔根其夫人和子女还在伊犁。乔根收到回信阅后大惊,遂发电至迪化,请示新疆省政府主席吴忠信,请求允许将阿克苏专区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家属先行撤往喀什,省府主席吴忠信同意了其请求。但此时,阿克苏已被东突民族军包围,这样一来,势必影响阿克苏军民的士气、民心,于是赵汉奇即刻电请新疆省政府和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请求自荐任阿克苏代理专员兼阿克苏保安司令,赵汉奇团长的请求获得上峰批准。





在温宿县城激战的时候,新骑2师第5团团长兼阿克苏保安司令赵汉奇考虑到阿克苏防守兵力薄弱,其中:新骑2师第5团历经月余战斗,现集中在阿克苏城内的部队仅有600余人;省防军补充兵第2团的一个临时壮丁队60人;阿克苏县警察局的警员和自卫团两个中队共有300余人。于是,赵汉奇急令驻防乌什县边卡的保安大队抽调100余名精锐官兵回援阿克苏加强城防,这支部队日夜兼程,于9月6日凌晨到达阿克苏县城,城内军民战斗人员增加到1000余人。尽管如此,守军兵力上仍处于劣势。





1945年9月7日,阿克苏被东突民族军主力部队3000余人包围。9月8日,东突民族军集中迫击炮进行了一整天的猛烈炮击,并事先制做了50个长梯,用于攻城。炮击同时,东突民族军对阿克苏城郭外围各据点发动猛攻,其以一部兵力从阿克苏城东北的卡坡进攻,另一部兵力向城东南攻击。战至当日晚,卡坡据点失守,东突民族军随即兵分多路向阿克苏城垣发起进攻。东突民族军从西面攻城的部队攻至城墙脚下,架起长梯,一些东突民族军士兵攀爬上城墙,但立即全部被守军的密集机枪火力击毙。驻守在南城墙的守军部分士兵面对强敌猛烈攻势,发生慌乱,有人逃离城墙防御阵地,致使部分东突民族军士兵架梯攀爬,攻上城墙,阵地岌岌可危。




赵汉奇团长命令副团长房庆安率预备队实施逆袭,并将逃离守备阵地的守军排长押至阵前,用铡刀处决,以正军法,守军官兵奋勇拼杀,经激战,将攻上城墙守备阵地的东突民族军击退。





9月8日当天夜晚,东突民族军对阿克苏发动猛攻的同时,阿克苏警察局局长吴绍斌、警察局监狱长关维路指挥警察局第2科的警员,将监狱中关押的在阿克苏各地抓捕的东突地下秘密组织火星社成员16人(其中有进攻阿克苏的东突民族军部队总指挥阿巴索夫的弟弟色依提•阿巴索夫)提出,将这些少数民族东突分子全部用铡刀处决。





由于东突民族军的后勤补给线是从伊犁河谷到阿克苏,路途远且山高险峻,造成其补给困难,因此自9月8日晚第一次攻城被击败后,只能改为每日白天撤回温宿休整,待到傍晚时分开始进行连夜进攻。阿克苏守军白天以小部队留守城墙守备阵地监视敌情,其余军民在城内各掩蔽所休息,夜晚通过放置于城墙上的油灯进行照明,以猛烈火力反击东突民族军的进攻,双方形成对峙。





到9月12日,守军团长赵汉奇通过观察东突民族军多日的进攻方式及进攻时间,断定:东突民族军补给困难、粮弹已经不敷,而且在等待增援部队。因此,赵汉奇团长在与副团长房庆安商议后,决定在敌援军到达之前,派一支精兵出城对敌进行突袭。9月12日晚,赵汉奇选派200余名官兵组成突击队,由房庆安副团长带队指挥。突击队缒城而下,借着暗夜掩护潜出城外,兵分两路对东突民族军设在东卡坡高地的指挥所发起突袭。东突民族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突击队与敌激战7个多小时,战至9月13日清晨,东突民族军被击退,其部队撤向温宿。此时,赵汉奇率领守军预备队---新骑2师第5团第3骑兵连由阿克苏城西门出击,与房庆安副团长指挥的突击队会合,朝温宿方向实施追击。9月14日,新骑2师第5团向在温宿的东突民族军发起突然袭击,东突民族军刚由阿克苏撤回温宿,尚在休整,面对国军骑兵部队突袭的凌厉攻势,阵脚大乱,连忙放弃温宿县,撤退至克洛峡一带。此战,阿克苏守军不仅将进攻阿克苏的东突民族军击退,而且一举收复温宿县城,共击毙东突民族军300名,缴获迫击炮3门及一部分枪支、马匹。





9月14日当天,东突民族军对阿克苏的首次围攻被击退后,由赵汉奇团长、阿克苏警察局局长吴绍斌亲自指挥警察,再将监狱中关押的火星社组织成员12名维吾尔族成员(其中有黎•穆特里甫)提出,由赵汉奇的副官将这些少数民族暴徒全部枪决,然后将这些人的尸体丢出城外威吓东突。





此时,伊宁东突伪临时政府再派两个骑兵团并携带大批物资,由纳斯洛夫率领,增援进攻阿克苏的阿巴索夫东突部队;另派伊斯哈克伯克率领东突民族军一部,开往蒲犁,协调布署喀什方向的军事行动,企图打通与南疆喀什方向的东突民族军部队的联系通道。9月16日,阿克苏守军侦察到,焉耆方向由纳斯洛夫指挥的东突民族军部队(内有大量苏军参战)与阿巴索夫指挥的东突民族军部队在克洛峡会合。




刚刚脱离险境的阿克苏再一次大敌当前。

9月24日,东突民族军再次围攻阿克苏,开始了昼夜持续进攻。当日晚,东突民族军集中兵力猛攻阿克苏西北城墙,在炮火密集弹幕的掩护下,发起多散兵线、多波次的波浪式冲锋,并组织敢死队冲在队伍最前边,一度突破了守军城墙阵地,一部东突民族军士兵登上城头,随后突入城内。守军急调预备队反击,同东突民族军敢死队进行了惨烈的白刃战,互拼手榴弹。激战中,房庆安副团长被手榴弹炸伤,守军预备队官兵伤亡20多人,终将突入之敌全部歼灭。





9月25日,东突民族军又增加2000多兵力,并在阿克苏城外东北修筑高台工事,居高临下以迫击炮火力轰击守军城墙守备阵地,继续猛攻阿克苏城防。9月25日一整天,阿克苏城内落弹600余发,守军拼死血战,再次将敌击退。





9月26日,东突民族军从东西两面同时攻击。在阿克苏西门,东突民族军1000余人架起云梯攻城,中国守军以猛烈步机枪火力将登城的东突民族军打得尸横遍野。当天激战中,东突民族军前线指挥官阿巴索夫和哈斯木江亲临火线鼓舞士气,并多次向城内喊话,劝守军缴械投降。阿克苏守军在战斗间隙,也针锋相对地向东突民族军喊话劝降。经一天惨烈战斗,守军又一次将东突民族军的进攻击败,双方陷入僵持。





9月29日黄昏,东突民族军在城东和城北筑起高台工事,用猛烈炮火轰击城垣守军,同时以波浪式冲锋对北门、东门和南门发起猛攻,双方在城垣展开激战。守军指挥官赵汉奇团长命令,动员阿克苏全城汉族男子,除老弱残者以外,其余所有人都领取武器加入民团参加战斗。





阿克苏南门守军为新骑2师第5团一个连(连长洪亚东),东突民族军在南门架设云梯攻城,守军以步机枪、手榴弹猛烈还击,一次次将登城的东突民族军打落城下,但东突民族军后续部队不断登梯攀爬城墙,到当天夜里,有10多名东突民族军士兵攻上城头,守军洪亚东连长带领全连官兵与登上城头的东突民族军展开残酷的白刃战,终将登上城头的东突民族军消灭,击退了东突民族军的这次进攻,但洪亚东连长在血战中阵亡了。





阿克苏城南门血战的同时,东突民族军以猛烈攻势进攻东门和北门。在北门,东突民族军在炮火掩护下,组织敢死队不顾伤亡将成捆的柴薪运送至城门处堆积,然后将其引燃,一度将北门的木制城门烧毁,企图由此打开突破口攻入城内。但守军早有准备,已用泥沙将北门封堵,东突民族军的企图落空,进攻失败。经彻夜激战,至第二天清晨,终于将东突民族军这次最大规模的进攻击退,双方均伤亡惨重。




9月30日,赵汉奇团长电告省城迪化新疆省政府及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阿城保卫战已进入最高峰,我军以五六百之众当贰千余之匪,且无后援之济,粮弹日少,伤毙兵员更无法补充,匪则由伊犁源源增加......”。阿克苏战场陷入僵持对峙,形势仍旧严峻。





10月3日,阿克苏守军请求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新疆省政府进行空投补给,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立即派遣运输机并由高参李祖唐少将同机指挥,飞赴阿克苏上空空投物资,对守军进行补给。当天中午,飞机飞抵阿克苏上空,空投10余只伞包。当时阿克苏正刮东南风,而且城区面积小,城内军民只接收到一部分伞包,另有5、6只有伞包落到城外双方阵地的间隔地带。阿克苏守军和东突民族军均出动了数十名士兵,争夺这些装载物资的伞包。其中,东突民族军一个迫击炮连距离这些伞包落点最近,该连士兵为抢夺物资,全部脱离阵地,参加抢夺伞包。阿克苏守军守军乘此机会,派颜冶新连长率领一支突击队缒城而下,突袭东突民族军迫击炮连阵地,缴获了1门82毫米迫击炮及50余发炮弹,战斗中,颜冶新连长阵亡,突击队官兵伤亡20余人。守军将缴获的迫击炮架设在城垣东北角,轰击位于东卡坡的东突民族军前线指挥所和进攻阵地。





阿克苏守军指挥官、新骑2师第5团团长赵汉奇深知,若再继续一味地与围城东突民族军打持久消耗防御战,阿克苏迟早会因弹尽粮绝而失守。赵团长通过对10月3日城外战斗的观察,判断东突民族军因连日战斗而疲惫不堪,弹药、粮食消耗很大,且军纪涣散;而守军连续击退东突民族军多次进攻,还有10月3日城外争夺战获胜,守军士气较高,并获得迪化空投的粮弹补给,赵汉奇决定再次主动出击,向城外东突民族军进行逆向反攻。





1945年10月6日拂晓,阿克苏守军只派团机枪连留守县城,房庆安副团长率领5团第5、第6连从东门附近下城,进攻东关的东突民族军主阵地和东卡坡的指挥所;赵汉奇团长亲率新骑2师第5团的5个排、补充第2团新兵队、阿克苏县警察局警队和阿克苏专区专员公署警卫队在北门附近下城,进攻东突民族军在城北关的阵地和位于城西北的另一个指挥所。国军新骑2师5团部队迅猛冲锋,东突民族军也依托有利地形,以猛烈火力阻击。国军突击部队与东突民族军进行了20多次肉搏战,激战4小时至当日中午,终以凶猛的近战将东突民族军的拼死阻击突破,东突民族军向温宿方向撤退。此战,击毙了包括3名苏军校级军事顾问在内的东突民族军100余名,缴获重机枪2挺、轻机枪1挺、冲锋枪2支、步枪34支、无线电台2部、各种子弹2万余发,及10月3日被东突民族军抢去的装载弹药的伞包2个。国军突击部队仅阵亡军官1人、士兵6人,负伤军官2人、士兵10余人。





10月6日的战斗获得大胜后,阿克苏守军返回城内稍事休整,然后派第3骑兵连向温宿方向追击,东突民族军随即主动放弃温宿,向温宿东北的大马扎方向撤退,途中遭到新骑2师第5团的另一支骑兵部队的包抄攻击。此时,驻库车国军一部由拜城出动向温宿进发,东突民族军得知此消息后吓得急忙撤退。随着国军雄师劲旅连连重创东突民族军,收复了许多失地。打击新疆少数民族东突,阿克苏保卫战中,赵汉奇率中国军队以弱胜强,共击毙东突少数民族匪军1000多名,此战后,东突少数民族军在城外尸横遍野,东突少数民族匪军从此对赵汉奇所部国军闻风丧胆,吓得连忙逃窜。




赵汉奇能取胜,主要在于及时清除了城内的暴乱分子,切断了东突攻城的内应,英勇果断,智勇双全,对城内东突地下组织坚决打击消灭,毫不留情。大力依靠全城汉族军民,终于取得伟大的阿克苏保卫战胜利。在周围都是东突民族军大举围城的情况下险中取胜,可谓极为不易。




而一些国军守城时,没有采取果断措施清除消灭城内少数民族暴民,没有及时清除消灭一些少数民族匪兵的叛乱内应,使城外东突和城内少数民族暴民们内外夹攻,里应外合,导致守城失利,被东突屠城,城内汉族军民全部被屠杀。赵汉奇的机智果断无情,在城内汉族军民的支持下,取得阿克苏保卫战的重大胜利,成为国军反攻收复新疆的转折点。成为新疆保卫战的重要转折点,为中国以后彻底收复新疆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阿克苏城围被解后第六天,1946年10月12日,三区代表与国民党政府展开和平谈判。
阿克苏解围后,南疆只有边陲蒲犁(塔什库尔干)、莎车、叶城一带还有小股民族军活动。赵汉奇部于1945年冬移师镇守莎车,民族军忌惮该团,放弃莎车。一九四六年,新疆和谈签字后,蒲犁民族军退入苏联。南疆局势,始告完全澄清。




阿克保卫者的胜利,不仅保全了南疆数万汉人的性命,更使三区民族政权只能局限于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南疆100多万平方公里不受胡虏侵扰,免于分裂,现实和对后期影响意义及其重大。




1944年到1945年,
为了镇压三区暴乱,国军从巩哈到伊犁,从塔城阿山,从精河到乌苏,从拜城到温宿,苏联指挥下的三区民族军,基本上一路过关斩将,攻城掠地,所向披靡。而国军则是步步后退,损兵失地,被打得晕头转向。但是,他们在阿克苏城下,却饱尝了国军的铁拳,不但没有攻下军事要地阿克苏,反而被国军中校赵汉奇打得落花流水。三区叛军对赵汉奇恨之入骨,苏联官兵对赵汉奇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但他们无法做到。1951年,新中国开展镇反运动,有人替他们做到了。





赵汉奇,阿克苏保卫战的英雄,1904年生,山西宁武人,1930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学校,1932年5月任哈密第3路剿匪指挥部少尉秘书,1933年9月任卫士队少尉班长,1934年升任中尉班长,1935年7月任新疆省军教导团1营2连上尉连长,1936年调任第5连连长,1937年2月任省军特科大队少校大队附,同年10月调任督办副官处少校副官,1938年2月调任航空队少校股长,同年10月考入新疆陆军军官学校第4期骑兵科,



1941年12月毕业,任省军第21团第3连少校连长,1942年12月调骑兵第10团任少校参谋长,1943年6月升任中校参谋长,1944年调新编骑兵第2师任第5团中校副团长,1945年5月任该团中校团长兼阿克苏、乌什、温宿指挥官,取得阿克苏保卫战的重大胜利。后为整编骑兵第4旅上校副旅长,1949年09月25日于新疆迪化参加新疆起义。





赵汉奇1913年11月出生在内蒙呼和浩特市郊区腾家营子村一个商人家庭,原籍为山西宁武人,父亲赵有为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旧称迪化)开饭馆,两三年才回一次家。由于缺少父亲的管教,赵汉奇从小就顽皮、淘气,是村里出了名的小顽童。1924年,赵汉奇11岁时,母亲带着他的两个妹妹跟着骆驼队去到新疆投奔他的父亲。母亲和妹妹可以骑在骆驼身上,而作为一个未成年的男子,赵汉奇只能跟在大人后面,一路跋涉,历经艰辛走到新疆,正是戈壁沙滩大漠的风沙磨练了他的意志,使他变得刚毅坚韧,勇往直前。





  赵汉奇在乌鲁木齐读完小学后,被父母送到离乌鲁木齐300里的焉耆县城的一家商店学徒,三年苦难的学徒生涯,小汉奇吃尽了人间的辛苦,有一次在房顶上干活,不慎脚下一滑,从房顶上摔下,几乎摔死。





  1930年赵汉奇参加了电报报务员的培训班,改行学习电报的收发报的业务。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北疆精河县政府当报务员,其工作实际上是县长的文书,被县里的人戏称为“17岁的小师爷”。赵汉奇经常被县长派到基层查询案件、抓强盗、打土匪。赵汉奇从中历练,学会了多种少数民族的语言;





  有时候他带的人手太少,不但不能抓到土匪,反被土匪打垮了。在多次危难中,常常被少数民族农牧民解救,转危为安。有好几次,人们报来了谎信,说赵汉奇被人打死了,家里的人为只哭作一团,但过了不久,赵汉奇有蓬头垢面、破衣烂衫憔悴不堪地牵着他那匹瘦马步履蹒跚地回到了家门,这一切“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空乏其身”的历练莫非都是天降大任于斯人的准备?





  1932年5月任哈密第3路剿匪指挥部少尉秘书,1933年9月任卫士队少尉班长,1934年升任中尉班长,1935年赵汉奇被调回乌鲁木齐,在省政府卫士队担任班长,主要任务是警卫新疆省主席盛世才的妻子邱毓芳。1936年调任第5连连长,7月任新疆省军教导团一营二连上尉连长,1937年2月赵汉奇担任省军特科大队少校副大队长,特科大队主要负责军队的报务工作。




  同年十月调督办副官处任少校副官,1938年2月被调到航空队当少校股长,同年10月为了奔赴抗日前线,赵汉奇考入新疆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官学校九分校)第四期骑兵科学习。



1941年12月毕业,任省军第21团第3连少校连长,1942年12月调骑兵第10团任少校参谋长,1943年6月升任中校参谋长,1944年调新编骑兵第2师任第5团中校副团长,1945年5月任该团中校团长兼阿克苏、乌什、温宿指挥官,取得阿克苏保卫战的重大胜利。




由于赵汉奇的足智多谋,他成为阿克苏保卫战的英雄,被国民党国防部授予青天白日勋章。

1949年09月25日,赵汉奇参加新疆和平起义。
1950年2月,他被陶峙岳特批退伍,他带着家人到首都北京游历了长城、故宫等名胜古迹。
1950年11月,赵汉奇回到他的出生地——内蒙呼和浩特市郊区腾家营子村。




1951年,镇反运动开始了,当时,中共政权曾规定,国军中连长以上、国民政府中保长以上、国民党区分部书记以上,都是反革命,都是镇压的对象。于是当年那些已被“宽大”、“优待”回家的国军被俘军官和起义有功人员,在没有新的“罪恶”或“反动言行”下,纷纷被逮捕、判刑,甚至处决。赵汉奇这个国民党的起义军官,是当时村子里少有的富裕户。村里的党支部和贫下中农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审查和内查外调:国军连长以上的军官都是反革命,团长一定是个大反革命。因为赵汉奇在阿克苏保卫战中击毙了大量东突民族军;因为他曾经指挥国军击毙了三名苏联军事顾问和很多苏联军人;还有,因为他曾经下令处决了几十个被关押的东突地下组织成员••••••新疆"三区革命"的领导人发公函到内蒙古,一个隐藏在村里的"反苏分子,"一个国民党上校军官,一个隐藏的国民党"特务分子"被革命群众揪出来了。




1952年5月20日,赵汉奇被当作反革命分子,在群众大会上批斗之后,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年仅39岁•••••••令人扼腕叹息。





笔者查阅了大量资料,一直没有找到赵汉奇是否被平反昭雪。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