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145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第三季第26回《莎车暴乱疑云起,孽子招供广隶亡》 打油诗曰:煮面半载猛出锅,机场停飞武装忙。莎车暴动司马喜,狐嘴却说蛇斗蟾。两岸爆炸声不断,夜半新闻美美传。 书接上回,正当众人以为这广隶的事情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4-08-04
更新时间:2014-08-04
浏览:2847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第三季第26回《莎车暴乱疑云起,孽子招供广隶亡》

打油诗曰:煮面半载猛出锅,机场停飞武装忙。莎车暴动司马喜,狐嘴却说蛇斗蟾。两岸爆炸声不断,夜半新闻美美传。

书接上回,正当众人以为这广隶的事情要在北戴河会议以后公布的时候,这西七帝突然就公开宣布广隶落马了,而且公告里连个“同志”都没有,明示广隶的悲惨结局。只是这个宣布事先毫无征兆,连说书的也大为意外。

按照CP的套路,以广隶这样的级别,应该是是CP内部逐级传达,而后再到什么其他党派,最后才是见诸媒体。而此番不做任何铺垫,就直接宣布,显得有些突兀,故而这里头必然就是有文章的了。说书的一时间也看不清这里头的线头,等到这几日迷雾散去,事情日渐清晰起来,才大约知道的三成。

这个事情说来说去却和上海这里关系极大,原来就在这公布广隶落马的一周之前,上海这里突然发现有人悄无声息地运了一大箱军火进来,准备起事。不料却被海关无意抽检的时候撞破。事发以后,自然惊动各方人物,这京城这里立刻派了心腹人物来查看,看罢就知道来者不善。于是京城立刻下令上海动用全部警力开始夜半大搜查,查找相关的人物。只是这相关的人物自然也早就得了风声,藏匿的好好的。这大半夜的搜查无功而返。这么样子搜查自然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了。因为这事情本来就要在上海起的,让本地人来查,如何查得出来?

不过京城这里就开始紧张起来了,立刻调动南京军区的人马围住上海,又派了一些人过来帮着继续搜查。打草惊蛇,期望在这压力之下有人会露出马脚来,结果因为听闻有人要出逃,结果连着拦下飞机,搞得民航机场大乱。而这个又不可以说的,于是就谣言四起,还传出锅剥熊化妆的故事,这个上回已经说了。无奈之下就说军事演习。可是这个说辞立刻被P民推翻了,因为军演不是第一次,也从来未有如此耽误民航飞机的。连着军方也不愿意背这黑锅,出头暗示这个和军演无关的。正当众人还在体会军方话语的意味时,京城这里也就索性不瞒了,直接报了广隶被抓的消息。

这个消息一报,直接说明西七帝和水工帝之间裂隙不可弥补了。为何呢,前文说了多次,这水工帝一直设法拖着这件事情,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广隶这个级别太高,震动自然就大了,而且人人知道广隶乃是水工帝一手提拔的,故而对于水工帝而言,伤害乃是最大的。不过对于西七帝而言,拖得越久,对自己却是伤害越大,这个前文也反复说了,说书的本以为广隶会在过年的时候被公开宣布,因为这个乃是西七帝最后的最佳节点了,过了这个节点,无论何时宣布,西七帝的名望都是快速下降了。即使宣布可以回升一点,也对西七帝大不利。只是这么明显的事情不知道西七帝为何就这么拖着,结果一拖下去,昆明的事情就来了。而昆明的事情一发,就联动了其他的事情,最要紧的一个事情就是,因为昆明的警察开枪不利索,于是整个大陆就重新制定警察的带枪规则,警察可以带枪随时杀人了。

这个事情从压制暴力恐怖事件的角度看没有问题,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警察有枪了,就变成草头王了,若是有人要弄些事情出来,警察手里有枪,这可是大不同的情形了。这真发伪乃是广隶经营十年的地盘,人脉深厚,就是到了如今,也才抓了两个广隶的嫡系,一个就是东升,可是就连西明都依然逍遥自在。还有一个是湖北的,是一个小喽罗而已。只是这个最最要紧的地盘,西七帝和王奇山反而抓的人最少,实在有些蹊跷在里面。而这警察有了枪,有了子弹,你再要去收拾,就没那么好办了。故而这昆明一仗实在要紧的很。

等到西七帝这里看出端倪,生米都成了熟饭了。无奈之下,只好先把昆明的书记给抓了,下一步就应该是抓云南的大诸侯了。事到如今,昆明的案子几乎可以说就是黑领干的了。然后嫁祸新疆人,再由这个挑起新疆的暴乱。一步一步清晰的很呢。

而广隶的余党,第一回就说起的司马南,更是嚣张无比,就在前些时候,和另外一个广隶的余孽,五茅首领狐吸精借着喀什交易会,有人出钱请他们过去,去了新疆喀什。而就在这几个妖孽到了以后,新疆这里出了一个大事情,就是如今都已经知道的莎车暴乱。

而这司马南,居然在莎车暴乱的第二天,发了一条消息说那里十分平静,自己和狐吸精在那里十分安全,无有事态发生,一副洋洋得意,幸灾乐祸的姿态。虽然彼时网络上已经疯传莎车出事,喀什交易会因此中断,可是司马南却故意放这个消息,实在居心叵测呢。

原来这次莎车暴乱和以往极大不同的,这次当地维人暴乱的手法十分了得,乃是CP当初游击战的手法,先是几百个人集中力量突袭了两个派出所,杀光所有里面的警察,然后就在附近设了埋伏,更加诡异的手法是,让妇孺出面拦截救援的警车和军车,然后伏兵躲在妇孺之后,接近军警车辆后才拿出大刀猛砍。这军警因为开始顾忌妇孺,不敢随意开枪,结果死伤惨重。(书中暗表:这个手段乃是当初CP围困长春的时候用的,看官若有不知道的,可以看一个书籍《血红雪白》,乃是CP军人写的。)

等到军警反应过来,就开始杀红眼了,再也不顾忌妇孺了。只是这样冤冤相报,必是一个一个的死循环了。而往日维人并无这样的心机和智商,这回如何突然进化的如此神速,必然有人在背后指点,而看手法,又和CP以往的路数相似,故而说书的可以说,必是CP内部有人去做了这个局,而司马南,狐吸精这个时候过去,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呢。两个有无卷入这个丧心病狂的事件还真的不好说呢。时间点恰好在广隶的事情公布的前一天,也实在是太巧合了。所谓无巧不成书,只是连说书的也不得不说,真是太巧了。可见广隶的势力实在大的很呢。

而更加诡异的事情是,狐吸精在广隶的事情宣布以后,突然在媒体上开始大讲金蟾大斗赤蛇的故事:说是有一个蛤蟆被蛇咬伤了,可是依然死死踩住蛇的尾巴,毫不妥协,蛇最后就放弃了把蛤蟆吃掉的想法,结果蛇被人丢掉水塘里。 蛤蟆因此也活了下来。这个故事听上去十分的不真,似乎只是为了说这个故事而说的。

看官若是不解这个故事,说书只要一说西七帝肖蛇,看官立刻就明白这个故事的寓意了。这蛤蟆乃是指的水工帝,原来乃是圆圆门徒给水工帝起的外号,如今似乎个个都知道了,连着狐吸精也拿来用了。眼下正是蛇蟾大战,这狐吸精居然毫不避讳地说这个故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呢。

而狐吸精接着又说了一个蛤蟆的故事,说有人看到受伤的蛤蟆,就拿回去烧了吃,结果全家中毒,死了好几个人。这个就是说蛤蟆乃是吃不得啊。这暗喻水工帝动不得,动了的话要死很多人的。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果然又出事情了。就是昆山这里一个台资工厂发生了一个大爆炸,至少死了几十个,而当地人说可能上百了,只是官媒为了掩饰,故意缩小死亡数据,这也是惯常的招数。看上去这个事故是一个安全事故,只是时间上实在太巧。

不过就在前几天,台湾高雄那里也发生一个煤气管道爆炸事故,死了20多个,这里CCAV跟着天天转播台湾的新闻,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而轮到昆山的事故,就播的没这么卖力了。虽然昆山的事故要比高雄的更加悲惨。尤其是那些工人,都没有保险的,如果命捡回来,将来如何生存都是极大的问题。而这间台资工厂,其实一直被工人投诉生产条件差,风尘高,不久前还是被当地官府列为安全生产企业。

而江苏的罗诸侯,一直就被认定乃是谋反集团中的一员,眼看广隶肯定不保,是否狗急跳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呢。说起这个罗诸侯,还有一个事情前面都不曾说起的,就是那个怪人陈光标,又去纽约表演了一次,虽然全部演砸了,只是这个时候,还是有人可以调动他去纽约演戏,不是罗诸侯又会是哪个?

不过,说来说去,这广隶如何突然被端出锅来,还是有些由头的,因为如今放料的实在太少,说书的也只好从官媒里寻找蛛丝马迹来演绎了。

这个说起来还是广隶的大公子斌的问题,当初,也就是去年9月份的时候,公子斌已经闻风躲在美利坚了,不过呢CP还是极有手段的,不知用的那个方子,反正是和斌和广隶达成了一个交易,二公子涵在斌回国以后立刻出国。斌回国接受调查。当时广隶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动到,因为有水工帝和青红军师死保,故而先想着留下周家一支血脉以防万一。而官方亦故意防风,说二公子涵和广隶断交,自己开了一个书店。这个连说书的也一起被蒙进,因为当时竟然无有其他人出来捅破这个最粗劣的谎言。其实二公子涵亦在京城的石油系统海捞,只是更加低调而已。和广隶因为生母被害的事情有芥蒂倒是实情,只是没到断交的地步。

这个交易做成以后,斌居然携全家回大陆了,为何如此大胆呢,因为自己手上还是有原子弹拿着。不想一旦回国,到了中圾委手里,那可是各种折磨人的招数都出来了,这个也是广隶当初折磨其他人的招数,如今悉数用在他儿子的身上了。这斌就这么被天天挤牙膏,开始头皮还很硬,只是没想到人家拿他的两个孩子来做筹码,斌顿时就瘫痪了,因为孩子那里受得了折磨,尤其是是斌的那个小女儿,才四五岁的大小,天真可爱,斌就是再硬,也受不了人家拿他小女儿做要挟,自然就开始吐料了。结果一吐料,那个远在休斯敦的孙家就被灭门了。斌那里会知道,继续被逼着吐料。

这斌把自己的料吐的差不多了,觉得可以缓一口气了的时候,中圾委又开始不依不饶要他吐广隶的料,这下斌就为难了,若是把老爹卖了,自己不也完蛋了吗?于是不肯,可是中圾委有招啊,拿着斌的料去让广隶认,广隶自然不认了,有时候被激的说两句儿子的坏话,这边就把这些录像剪辑好,再给斌看,如此反复,时间长了,斌也觉得老爹是否要嫌弃自己自保了,中圾委的人看出斌的心理变化,就继续施压引导,渐渐地就把斌洗脑过来,终于开口,说了老爹的一个事情,这个事情,就是那个为章中尾捞人的事情。这个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要从斌和广隶的嘴里说出来,实在不易。

这个事情做实以后,又继续引导逼迫,斌无奈下说了一个极敏感的事情,就是倒卖人体器官的事情。这个其实都是绝密的事情,外人很少知道的,斌掌握器官来源,属于供方,可是斌如何可以掌握来源呢,这个就是广隶安排的了。不过这个事情虽然是个大恶,可是对于CP而言,亦是极端忌讳的事情,只可以做,绝不可以说的。而且,就是CP内部,也只有少数人清楚这里的门道,当然广隶作为真发伪的头目,是最最最清楚的一个了。

这下广隶就躲不掉了,因为这个只有他点头才可以进行的事情,无论哪个犯事,他都躲不掉的,更何况自己的儿子直接卷入这个事情。说起来这种事情本来应该让儿子避开才是,因为这种事情乃是损阴德的,广隶本身有些信佛的,应该回避这样的事情才对,只是人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无所顾忌,以为自己是玉皇大帝,元始天尊,可以免除一切惩罚。这个缺大德的钱可不是好赚的,结果就是缺德过头了,现在现世报了。

当然,还有一个广隶杀妻的案子也是一个铁证,就这几个加起来,足够广隶死刑的了。故而王奇山拿了这些个铁证,就可以放心交差,西七帝也可以用来堵住所有捞人的嘴了。本来西七帝想在北戴河上通报以后再宣布的,谁想突然看到有人要起事,这可是个坏兆头,接下来还有香港占中的事情,几个事情一起来的话,到时候连宣布广隶事情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赶紧立刻出手,既然对方打乱自己的步骤,自己也要出奇兵大乱对方的步骤。这边宣布广隶的事情,那里就派钦差团南下上海,要猛查两个月。而且,钦差到了上海,开口就是极为难听的话,暗示有人要犯上作乱,必须揪出来才可以过门的。本来这个钦差团应该九月份过来的,如今突然提前到来,也是要打个措手不及的意思。所以这场蛇蟾大战就这么在上海滩摆开战场,大打起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上海的诸侯里面至少一个要出局的,搞不好连锅端掉都是一个选项呢。

这里大战场已经摆好,那里又开始除瘤行动了。不过因为瘤云杉还在任上,故而有趣的事情又来了,就是郭美美的新闻。

按理这郭美美若是无有大事,那么自然就可以放人,若是有小事,也上不了CCAV,可是偏偏要让郭美美上CCAV露脸,这可是难煞瘤云杉了,而且到底说郭美美是个什么路数都不好说的。不过瞎说总是可以的,这郭美美在镜头前不慌不忙,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只要不太为难我就是了。而瘤云杉心里惊慌啊,于是就在半夜1点半,开始播出这郭美美的新闻,真的就是“半夜鸡叫”啊。而郭美美的来历,若是按照CCAV里说的,根本说不通的,故而连京城警方亦说还要继续调查了。最搞笑的就是郭美美和红十字会的关系了,让郭美美说和红十字会毫无关系,若真是如此,那么红十字会早就可以和郭美美打一场官司了,这名誉被搞得那么臭,居然连个内部调查都不敢做,这里头的猫腻早就被P民看透,如今硬要郭美美说这无关的话,有几个P民会信呢。而且半夜鸡叫的做法更是心虚到极点的表露呢。不过郭美美倒是说了一些实话,就是动不动几个亿的事情都是瞎说的,这个倒是拿来唬人的。还有极有趣的是一个郭美美的助理说的事情,就是每当郭美美去澳门赌博,必定有人替郭美美买好筹码,郭美美在澳门赢的多,输的少,不过却没有交代是哪些人替郭美美买好筹码。若郭美美只是如CCAV里自己说的那个样子,连和助理的话都是矛盾的呢。郭美美自己还说呢,有人愿意花几十万和自己上床呢,若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演员,怎么可能有如此身价呢?

而且,以往郭美美的新闻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上媒体头条,都是中癣部认可才行的,看官若是看过中癣部的网络命令,就可以知道,中癣部连什么样的新闻可以在头条里放多少分钟都是有规定的,多少时间转到第二页也有规定的,故而郭美美可以炒的红的发紫,中癣部绝对脱不了干系。而且,可以请到郎咸平为郭美美洗地,本来就是极有背景的事情,退一万步而言,就是郎咸平乃是王军的铁杆兄弟,那么要播出这个为郭美美洗地访谈的节目也必定要中癣部认可才有可能的。若是真如郭美美如今说的,哪里有资格和机会播出访谈节目呢?故而这么一来,P民对郭美美的疑问反而更加大了。真是越洗越黑啊。

说来说去,郭美美就是大陆畸形制度下的一个奇葩,也是娱乐的话题,只是这个时候,又是爆炸,又是地震,又是干旱,实在让人看得难受,大约官府也觉得实在抑郁,半夜播出郭美美来娱乐P民了。不过最好看的大戏还是接下来的第四季了---赤练蛇除瘤斗金蟾。

正所谓:薄厚康王已往事,坐看赤蛇斗金蟾!

《第三季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