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649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薄熙来审判令我大吃一惊 芦笛 看了8月22与23日两天的审判“实录”,备感意外。薄熙来当堂翻供不足奇——以他桀骜不驯,傲岸自雄的自大狂性格,不翻供反倒是怪事,奇的是那审判竟然如此“透明”,如此“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3-09-01
更新时间:2013-09-01
浏览:1779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薄熙来审判令我大吃一惊

芦笛

看了8月22与23日两天的审判“实录”,备感意外。薄熙来当堂翻供不足奇——以他桀骜不驯,傲岸自雄的自大狂性格,不翻供反倒是怪事,奇的是那审判竟然如此“透明”,如此“开明”,在我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习近平居然有胆量如此干,不能不令我跌破眼镜。要么他是惊天动地的白痴,要么他胆魄超群。根据他上台前后的言行以及薄在法庭上的表演,前一个可能比较大:)

何频同志说,这次审判比当年审判四人帮还不如。张朴同志则认为,这次审判是文革重演。对这两种评价,鄙人都期期以为不然。审判四人帮完全是山大王闹剧。早在审判前,华国锋就在记者招待会上交了底,通知全世界“他们都不会判死刑”。在审判中,不但律师只能在承认有罪的前提下作“辩护”,只敢提请法庭注意被告的认罪态度良好,请予宽大处理,而且庭长屡次严词制止被告自辩发言,说出来的话连超级法盲都不如。至今犹记江华(还是伍修权?记不得了)对张春桥说:“张春桥讲话!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人家一开头就声明不承认那非法审判,以沉默显示最大的轻蔑,还默认什么鸟?世上有这种精通“精神胜利法”的白痴法官么?

这且不论,审判四人帮也不是何频记忆中的“实况转播”,要紧处都给略去了,例如江阿姨在法庭上发表的名言:“现在整的是毛主席。……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为了毛主席,我不怕你们打。在毛主席的政治棋盘上,虽然我不过是一个卒子,不过,我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当局当时根本就不敢让民众知道。只是多年后审判成了历史,这段话才通过非官方渠道泄露出来。他们审前定下来的框框,是“把毛主席的错误与林彪四人帮的罪行分开”,trying to accomplish the impossible。这结果就是江阿姨时时把公诉人与审判员驳得张口结。至今犹记,法庭质问江阿姨为什么要干某件事,她理直气壮地答曰:“根据十六条(《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啊!”对方就只能悉数化作泥塑木雕。不仅如此,禁止清算毛的罪行,更为今日据说是高举毛的旗帜的薄熙来的英雄形象铺垫了充足的“道义基础”,而那天上有、世间无的彘头(阿拉伯上海话)习近平还嫌不够,还生怕挖自己的墙角不力,要严禁“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如今审薄是这样的么?当然,那所谓“透明”只是相对意义上的,所谓“实录”肯定做了重大节略。而且,有的关键证人没有到庭,只是提供书证。但无论是被告还是辩护律师,都享受了无罪辩护的权利。在交叉询问(cross examination,不知国内怎么翻译)时,双方针锋相对地作了交锋。而庭长也居然显示了相当程度的“公正”与“守法”,并未粗暴制止辩方发言,即使在公诉人或证人被驳得理屈词穷时,仍未动用权力干预。

凡此种种,不能不令我倍感意外。请允许我再说一遍:在我党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种事,哪怕是国际共运史上也从未有过。

这是为什么?格丘山老认为,那是习近平有意给薄熙来放一条生路。是么?通过审判,暴露中纪委那民间团体私设公堂、非法诱供逼供的内幕,让证人在庭上提供破绽百出的证词贻笑天下,把薄熙来塑造成党电影中机智勇敢的英雄,把自己烘托为迫害英豪的昏君,用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向试图篡位者施恩?习近平再是白痴,也不至于傻到这份上吧?

既然这绝不可能是习近平的初衷,那么,我党为何要破这天荒(此话可能不通,还请中文系毕业的同志指正)?窃以为,还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使然。

须知薄案是中共执政的“后三十年”最大的丑闻,轰动或震惊了全世界(也就是满足了全国人民的心理需要)。我党如今内部四分五裂,外部面临海内外反对派(国内毛左以及涉嫌被薄熙来收买豢养的海外孽子孤臣们)的巨大压力。这种反对势力在党史上还从未有过。无论是毛拿下刘少奇、林彪,还是邓小平审判四人帮,都是全民欢呼拥护。因此,胡温习李不能不把此案做成翻无可翻的铁案,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雄辩证明,薄熙来确实犯了刑事罪,其倒台并非权力斗争使然。全靠好莱坞影视的猖狂入侵,中国平民百姓在看了大量法庭剧后,已经见识过什么是公平审判。所以,我党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再怎么坚决拒绝“普世价值观”,这一次的show trial还是不能不按照西方影视的戏路来编排,这就是该剧何以演得如此空前(大概也绝后)的似模似样。

他们的大错,是低估了薄熙来的狡诈与顽固(薄熙来有可能先乖乖招供,同意配合,以此麻痹当局,过后再“且把刑场当战场,畅谈革命斥贼党,揭谎言,明真相,驱迷雾,迎曙光,将火种布向那万里山乡!”),高估了自己在百姓心目中的廉洁形象,更高估了自己的“司法人员”的水平,把一场好戏演砸了,反倒在毛左以及无知愚民中塑造了平西王的英雄形象,拆了自己的台。

以上当然是管窥蠡测。不过也有蛛丝马迹可资印证。审判前,官媒开足马力,声称要把此案做成铁案。当局猴急到在告中连“涉嫌”二字都不用,直接就写上“受贿罪”等指控,以致《苹果日报》抨击中共“未审先判”。待到审判“实录”出来后,官媒恼羞成怒,群起谩骂,活脱脱一副事出意外、气急败坏模样,看看《凤凰网》登出的这些标题就够了:

•光明网:薄案庭审直播彰显中央领导集体高度自信
•人民网:薄熙来犯罪证据确凿 翻供会翻倒自己
•光明网:薄熙来诡计多端、飞扬跋扈、两面三刀
•央视网:薄熙来面对法庭毫无敬畏之心、毫无悔改之意

这当然生动证明了习总出类拔萃的低下智力,不过换别人去大概也好不到哪儿去,盖如今英明的党中央面临的是与前英明领袖的同样难题:楞要把根本无法分开的事分开。林彪四人帮犯的罪,当然也就是毛泽东犯的罪,英明领袖们却要一面肯定伟大领袖,一面把他的亲密战友和学生当成罪犯,世上有谁能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如今习总面临的也是类似难题——把薄熙来和党切割开,一面坚持我党“拒腐蚀永不沾”的廉洁形象,一面却以贪腐罪惩治权力斗争对手。即使那几千万的数字都证实了又怎么的?比起彭博社披露的习总的身家、《纽约时报》披露的前温相的身家来,那到底算得了什么?难道不是mini巫见jumbo巫?大贪审小贪,最后反而把小贪衬托成了“清官”,您说这算什么笑话?

的确,以那点区区钱数入罪,不但百姓要惊呼薄某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官,就连薄熙来本人都无法容忍,认为那完全是对他的侮辱,从他的法庭证词中,不难听出弦外之音:

“他说给了我5万元人民币,起因是因为听说我的住房简陋,该5万元人民币能改造我的住房匹配吗?”

“共用的保险柜里面,人民币也好美元也好,并不只5万元美元、8万美元,人民币有几十万,她拿走的那些钱她怎么能就知道是我放进去的5万元人民币呢?再有,那里面也不是8万美元,在中纪委查我的时候,她有什么证明说是我放进去的8万美元她给拿走了,而且怎么能够那么准确的判断就是我放进去的8万美元?谷开来就在我们71号房另外一个巨大的保险柜里放着很多钱,大大高于这8万美元和大大高于这5万元人民币。”

“谷开来所具备的钱远远高于5万美元、8万美元、5万元人民币,她有那么低级在我们共用的保险柜里面每次花的干干净净?”

“刚才讲到我们有一个共用的保险柜,随着我的工作的搬迁不断的移动,这不是事实的,我现在的保险柜就有六七个。”

“审判长:刚才公诉人出示的平衡车的照片,你是否见过?

被告人:我见过,但走南闯北事很多,怎么可能关心这么个玩具。”

那所谓“玩具”,是价值8.571万元电动平衡车。我看真正让薄熙来生气的,不是法庭指控他贪污受贿,而是说的钱数太少。那意思是:“老子是以天下为己产的天将降大任者,这点小钱算什么?这不是侮辱我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么?”

我敢说,这也是草民的感受,如今连山西的一个民警都能贪污上亿元(这可是官媒报导的,敬请官府不要指我造谣而“重拳出击”)。若薄熙来真就贪污了那点钱,那他应该是我党表彰的孔繁森一类人物。但若他的贪污数额堪与习近平、温家宝相比,法庭敢公布么?一旦公布而且罪证确凿,我党的形象就垮到再也补不起来了——一个党国领袖(政治局委员应该算吧),从90年代底就开始贪污,一直贪污到最近,才因老婆谋杀外国人、部下叛逃美国领事馆被揭出来。如果这些偶然意外事件不发生,那还会有这次审判么?这种巨额贪污犯领袖几十年不被揭露惩罚的烂污党,还有什么脸统治人民?

所以,习近平其实也有难处,不可不审,不可真审。这或许也就是双方达成的幕后交易。薄熙来在庭上承认:

“当时,我考虑到大势所趋,无可挽回。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表示拿两个大单,一个是唐肖林和一个是徐明。”

这位研究生出身的文盲在此用错了成语,应该是“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中纪委估计亮出了真正的致命罪证(有可能是政变密谋一类死罪),薄熙来发现密谋败露,大势已去,一度丧失斗志,办案人员告诉他,只要承认小额经济罪行就可以从宽处理,于是他就按“办案人员给我的提示,我当时有机会主义,有软弱”,“拿下了两个”小“单”,照顾了双方的面子,实现了“双赢”。而他之所以敢在庭上翻供,是因为当初威胁他就范的证据上不得台面——真要按叛国罪审判薄熙来,那我党的内部团结神话便彻底破产,四分五裂的党再也经受不住林彪事件一类强震荡。于是习彘头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薄豹头翻供,把“青天戏”演成了“林冲夜奔”。


(未完待续)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