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33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VOA: 中国记者,你为何瞻前顾后?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10-15
更新时间:2008-10-15
浏览:943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中国记者,你为何瞻前顾后?

                          记者:李肃

中国山西娄烦尖山铁矿特大伤亡事故经过50多天的隐瞒,终于被记者揭露出来了,但是这则新闻和三鹿毒奶丑闻的新闻的曲折经历引发中外新闻界的万千感慨。在这次《对比新闻》节目里,我们来对比一下。

*各地多次瞒报事故*

新华网10月7号报导:“中国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7日说,山西娄烦尖山铁矿“81”特大排土场垮塌事故不排除有瞒报问题,......事故调查组已把是否存在事故瞒报作为重要调查内容。”

人民网10月7号报导:“据河北省代省长胡春华介绍,李家洼煤矿长期无证非法生产。7月14日发生爆炸后,业主和县、乡政府串通瞒报事故,性质十分恶劣。”

新华网10月8号报导:“今年9月5日至15日,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新生儿科先后有8名新生儿患者死亡。事故发生后,医院未按规定向卫生行政部门报告。”

*媒体是“传声筒”?*

中新网10月8号的一则评论说:“这样的新闻在大陆早已屡见不鲜。”这篇评论指责中国媒体不敢报导真相。评论说:“在官方一再要求各地信息公开(并在5月1 日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及强调地方政府不准干涉媒体对突发事件报导的今天,倒是一些媒体的反应显得缩手缩脚、瞻前顾后起来--几乎所有的瞒报事故总是在官方高层介入后,真相才大白于天下,而鲜有媒体勇于独立调查揭露出来,媒体最擅长扮演的似乎只是一个‘传声筒’作用。”

*网页打不开或被删除*

但是新华社下属的《了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应该知道不当“传声筒”之不易。

《中国青年报》10月9号的一篇文章说:“这是一场对真相的封锁与反封锁的较量。先是当地政府千方百计阻挠记者的采访。”“然后是有关部门对已经发表的文章进行封杀。8月底,《了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文章发表后,被很多网站转载,但所有转载文章的网页都打不开了。”

《南方都市报》10月9号对孙春龙的采访报导说:“9月15日,他在自己的博客里贴出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到了9月19日,孙春龙自己博客里的举报信也被删除了。”

*权力干预新闻*

《扬子晚报》10月9号的一篇评论说:“王晓曾以举报人的身份向安监总局进行电话举报,安监总局却坚持以山西省上报的数字为准;娄烦县委宣传部再三叮嘱记者不用去现场采访;孙春龙和王晓采写的文章《娄烦:被拖延的真相》......传真并快递给安监总局,结果又被转交给山西省政府,由当地政府查处。”

北京大学教授杨风春在《新世纪周刊》10月7号的采访报导中说:“很多时候舆论不能报导,消息不能传递,因为被封杀和过滤掉了。”“我们的舆论受到高度的监管控制,在网上发个帖子也要经过过滤等等。”

《郑州晚报》10月9号发表的一篇文章说:“记者不发表文章,而通过网络进行举报,这是权力干预新闻的恶果。”“权力干预新闻往往会采取如下举措:首先是封锁消息,拒绝记者采访甚至收买记者;其次是百般阻挠,甚至是威胁恐吓控制记者;当新闻报导之后,或通过私下收买媒体,或通过权力部门施压,阻止新闻刊出;万一新闻发出,则封锁网络。”

*当地政府“危机公关”*

人民网10月8号发表的一篇文章问道:“相关网站为何屏蔽《娄烦:被拖延的真相》一文?是否与当地政府展开的紧急‘危机公关’有关?在此过程过中,存不存在某些未必见得阳光的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千方百计封杀网上转载的关涉当地政府工作的负面新闻,几乎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其运作套路大体有三:一是宣传主管部门明令禁止本地媒体将重大批评报导‘端’到电子版上,以免网站竞相转发,‘有损地方政府形像’;二是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主动与各大门户网站套近乎,或找上门去聊表‘敬意’,或盛情邀请总编、主任‘下去指导工作’,以便对方关键时刻网开一面;三是动员本地企业到某些知名网站去做广告,以经济利益为诱饵,与网站建立互惠互利的所谓‘战略夥伴关系’。”

*责任心不强还是受到压力?*

《齐鲁晚报》和《潇湘晨报》10月9号刊登的一篇文章说:“许多记者都到娄烦去采访此事,但是都没有发表报导。这一连串事情值得人们深思:究竟是个别媒体责任心不强,还是受到某种压力?”

《新京报》在采访孙春龙时,他说:“在现场的时候,家属对我们充满期待,他们真的没有办法,只有通过记者这条路了。同时也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记者来,没有一个报导出来。是不是拿了钱了?”

《南方都市报》10月9号对孙春龙的采访报导说:“当时采访,让他感触最深的就是很多死者家属对记者的不信任的眼神。”他在说到其它网站转载的自己的稿子都被删除时说:“地方政府肯定公关了。”

*惊动总理 查出真相*

最后,由于中国总理温家宝在网上看到了孙春龙的举报信,并且批示要进行核查,这起事故终于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

《扬子晚报》10月9号发表一篇评论说:“如果不是博客海洋中的一滴水偶然惊动了总理,那么,山西娄烦尖山铁矿“81”事故,被瞒报谎报的真相,至今还可能沉在深渊。人民生命关天的大事,百姓财产安全的大事,难道一定要惊动总理才行?”

*南方周末不敢报三鹿丑闻*

不过,孙春龙和王晓应该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他们的报导毕竟在《了望东方周刊》发表了。相比之下,有关三鹿毒奶粉丑闻的报导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 记者无国界”组织秘书长朱利亚德10月8号在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发表的文章说:“早在7月,调查性周刊《南方周末》的一位记者就获得了可靠信息,发现大批与三鹿奶粉有关的新生婴儿住院。但是他的编辑由于担心报复而决定不发这篇报导。结果,中国只能等到北京奥运会以后,直到9月初,才有另一家媒体敢于发表这个爆炸性新闻。”

香港大学研究人员班杜尔斯基10月7号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说:“这个问题6个星期后曝光以后,《南方周末》一个主要编辑在个人博客上透露,这个有关毒奶粉的报导当时被有关当局压下了。”

*奥运期间压制负面消息*

英国《电讯报》9月25号报导说:“在三次会议上......三鹿公司告诉石家庄市政府官员这场危机的程度。出席会议的包括中国国家产品安全监督机构,国家质检总局在当地的代表。”“中央政府下令在同一个星期开幕的奥运期间压制‘负面消息’,包括会造成恐惧的健康方面的消息。......当局也表示担心给‘ 社会稳定’造成影响。”“这些会议的细节第一次证实,掩盖真相是有意安排的,而非官僚迟钝造成。”

三鹿公司显然清楚中国的政府有能力控制新闻界,于是才像《人民日报》10月3号报导的那样,在8月2日“请政府加强媒体的管控和协调,......避免炒作此事给社会造成一系列的负面影响”。

“ 记者无国界”组织秘书长朱利亚德在《温哥华太阳报》上说:“中国政府怎么会再一次把控制新闻和信息置于保护公民健康之上呢?企业,包括一些外国企业,怎么会把这么大的丑闻保密这么久呢?中宣部......在北京奥运前夕向中国媒体发出的一个21点指示,详细列举了禁止报导或者限制报导的题目。其中第8点明确地说:‘所有与食品安全有关的题目,例如可以致癌的矿泉水,都不得报导。’”

*将公众愤怒引向地方官员*

英国《经济学家》网站10月8号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为了改善政府对危机的处理,中国政府还实施了一系列新法律和规定,包括去年通过的紧急事务应对法律和今年 5月生效的一部旨在使政府信息更加开放的法律。但是今年发生了一系列危机事件,从1月的雪灾,到3月的西藏骚乱,再到9月出现的毒奶粉丑闻,显示政府的反应仍然迟钝,官员们还像过去一样坚决向上司和公众隐瞒基本信息。”“保守派的堡垒,共产党权力巨大的宣传部仍然是变革的阻力。......中宣部谨慎地确保国家控制的媒体将公共愤怒引向地方官员,而不是中央领导人或者共产党本身。”

*外媒报导掩盖三鹿丑闻*

我们的《对比新闻》显示,对掩盖三鹿丑闻的报导基本来自外国媒体。香港大学研究人员班杜尔斯基在《华尔街日报》上说:“自从这个丑闻曝光以后,对坏消息的压制一直在继续,在某种程度上更严重了。”“中国记者告诉我,对中国奶业的任何深入报导都是不可能的。对这场危机原因和政府责任的讨论,包括政府与奶业企业合作的问题都绝对不能报导。”

想法和政府不一致怎么办?北京昂蓝互动广告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洪晃只能在9月25号的《纽约时报》上发发感想。她说:“在互联网上对这场毒奶粉危机有大量公开讨论。人们对新闻感到怀疑,大家都怀疑政府大规模掩盖了真相。但是这些辩论在国营媒体上都禁止出现,尤其不能在电视上出现。”

□ 美国之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10-20 12:10:40 提到] [FROM: 10.]
李大同:中国新闻管理的“内外有别”



                            李大同

10月17日晚上,笔者连续接到两位外国驻华记者的电话,他们焦急地问,奥运期间对外国记者采访的比较开放的暂时规定已经到期,可反复向外交部询问是否还回到奥运以前的状态,外交部没有回答,他们从大陆朋友那里得到的估计是,有可能回到从前。"你认为会怎么样呢?"

我回答说,除非中国政府愚蠢到不可理喻,否则绝没有可能回到从前。理由是,奥运之前对外国记者的采访规定,实际早已名存实亡,并没有哪家外国驻华新闻机构傻到真按这个规定行事,因为这无异是新闻自杀。奥运期间的"暂时"规定,与其说是中国政府的主动行为,不如说是被迫的——在国际舆论和历史潮流的压迫下。一年以来,中国政府也看到开放一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相反,这使得外国新闻机构对中国有了更多和更为客观的报道,"效果不错"。即使从保持良好的"国际形象"的功利目的出发,这种开放做法也将会持续下去,甚至还有可能力度更大一点。笔者的判断让两位外国记者将信将疑。

第二天,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新的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出台。新条例不仅保持了奥运期间的开放做法,而且提高了政令的层级:"奥运规定"是外交部颁布的,对中国各级政府并无法定约束力,而这次新的条例是国务院发布的,由国务院总理签发生效,对中国各级政府有法定约束力。因此,可以说在对外国新闻媒体开放方面,又前进了一步。

又有外国记者采访问:"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媒体也将享有更大的自由呢?"我的回答是,"非也,这与中国媒体的处境毫无关系。"

潜规则下的牺牲者

在中国被三鹿毒奶粉事件搅得沸沸扬扬之际,中国一家报纸无声无息地"停刊"了。这次事件乃是当代中国新闻管理诸多潜规则的一次公开曝光。

2008年7月11日,在内蒙古自治区注册的《财经时报》,发出一篇报道《农行常德分行46亿巨额不良资产剥离真相》。从报道内容上看,这是一篇性质为舆论监督的连续报道,早在2006年底,《财经时报》曾对农行常德分行在2003年至2004年期间违规剥离不良资产进行独家报道。当时,农行常德分行通过私刻公章、复印公章等方式,"炮制"了资产管理公司核销剥离不良资产所需要的文件,将12.11亿元的经营损失以正常的呆账剥离。事发后,对56名责任人作出处理,其中移送司法机关1人、移送银监会2人、开除9人、留用查看4人。刚刚几年过去,这家银行又冒出如此巨额的"不良资产",自然引起报社的警惕,于是再次详细调查,披露了初步了解到的不正常情况。在这次的报道里,涉及到了一个中国农业总行的高官。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上次报道平安无事的财经时报,这次却受到了"停刊整顿三个月"的处理,届时是否能够顺利复刊,还是个未知数。

举凡中国媒体业内人士都清楚,涉及揭发、批评的舆论监督报道有多么难,稍有不慎,轻则上法庭、吃官司,重则总编辑和相关编辑、记者遭处分,甚至会遭到报纸停刊的灭顶之灾。因此,在作这类报道时,通常慎而又慎并留有余地,没有十分把握是不会发表的。

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报道真有什么失实之处,理应由农行湖南常德分行出面来交涉,也可以诉诸法律,然而出面的却是中国农行总行。在总行的交涉函中,将这篇报道指责为""典型的凭空杜撰,捏造事实、虚构情节、无中生有"。财经时报则在回函中明确告之:"本次报道的最初线索来源于贵行内部工作人员。记者在核实该报道线索的过程中,一共从贵行各相关部门的四个新闻源上获得了可以大体相互印证的事实。这些采访过程均有采访记录和相关资料佐证。"

很遗憾,根本没有譬如法院这样的独立仲裁机构来判别双方说法的真实性,直接就由内蒙古新闻出版局下达了停刊命令。停刊理由是,该报违反了"媒体不得异地监督"、"新闻采访需履行正规采访手续"、"重大、敏感新闻稿件刊登前需与被报道方进一步核实、交换意见"等新闻宣传纪律。

何谓“正规”?

"新闻宣传纪律"是个什么玩意儿?先不说将新闻等同于宣传的荒谬,既然是纪律,总要有个文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中国曾经人人会背,现在你找个中国记者说说什么是"新闻宣传纪律",他肯定张口结舌,因为无论是中国的宪法和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这个"纪律"的出处,就是中共中央文件,也没有相关规定。这完全是一套上不了台面的潜规则,供官员们根据对自己损害大小来随心所欲地玩弄。

"媒体不得异地监督",真是好笑,多少年来,中国的贪官"异地审判"已经成为惯例,为什么?司法地方化而导致审判严重不公的现实给逼成这样,别提"本地监督"了。不允许异地监督会怎么样?那就是明摆着取消监督。河北、石家庄的媒体敢报道毒奶粉吗?如果不是三鹿奶粉行销全国,外省媒体可以将此事作为"本地新闻"报道,则这个关系到成千上万儿童健康的新闻就已经被扼杀了,不知还会有多少孩子受到戕害。

"正规采访手续"?何谓正规?大批中外记者出现在四川地震现场,温家宝总理在废墟边上接受他们采访时,有没有问过这些记者是否有"正规采访手续"?新闻发生在哪里,记者就应当第一时间出现在哪里,这就是正规。"纪律"所要求的"正规",无非是权力部门的允许,他不允许呢?新闻就消失了!近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在其博客上发表了举报信,他通过暗访,证实了山西娄烦尖山铁矿"造成11人死亡的山体滑坡事故"实则为当地官员瞒报的死亡41人的重大责任事故。孙春龙如果履行"正规采访手续"会如何?早就被当地警察监控起来了!

"重大、敏感新闻稿件刊登前需与被报道方进一步核实、交换意见",更是荒诞不经,所谓"重大敏感",无非是揭露你了,批评你了,与你交换意见,除了矢口否认还会怎样?新华社记者在报道陈良宇案件时,与他本人交换过意见吗?没有吧,这岂非在违反"新闻宣传纪律"?这些被权力部门在内部传达中下达的所谓纪律,有哪一条他们敢拿出来让民众讨论一下?

做人还要讲个表里如一,政府对新闻采访又岂能"中外有别"?须知真正良好的国际形象不在于你对外国媒体如何,是否满足了外国民众的知情权,而在于你对本国的媒体是否做到了自由开放,是否满足了中国民众的知情权。这些刻意让人民闭目塞听的"宣传纪律"早就应该扔到垃圾堆里去了!

□ BBC

 
2   [dokknife 于 2008-10-15 22:28:50 提到] [FROM: 10.]
山西娄烦垮塌事故的特大黑幕

http://www.jsbc.com/2008jsbc/radio/radionews/231595.shtml


2008-10-10 16:37:50

  他是一位秉持新闻良知和责任的记者,他冒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巨大风险,使娄烦特大铁矿事故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一起夺走40多人生命的重大事故,在光天化日之下却被幕后看不见的力量封锁和遮盖,FM937正在揭开淹没在褐色矿石之下的特大黑幕。

  孙春龙,1976年出生,曾是《西安晚报》一名优秀的编辑记者。2004年,孙春龙加盟《瞭望东方周刊》,后任社会调查部主任、其采写的诸多深度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2008年8月1日凌晨,山西省娄烦县马家庄乡寺沟村发生山体滑坡,部分房屋和人员被埋。在挖掘机清理出11具遇难者的遗体之后,救援行动开始变得迟缓。

  孙春龙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就关注到这个新闻,因为他以前做过很多山西的报道,比如山西假记者泛滥、山西的官煤勾结等得到过中央领导的批示。在最初的报道中,死亡的数字为9人,这个逼近于10人这个死亡人数节点的数字,已经引起了孙春龙的怀疑,随后,就去了娄烦县。"到了娄烦以后,那里森严的戒备和遇难者家属的规模让孙春龙感到问题不简单。"

  一位叫武三奎的男子告诉孙春龙,他一家三口就埋在矿土之下多日,已无生还可能,他想把亲属的尸体挖出来,背回老家让他们有尊严地安葬,但有关方面根本不让私自挖掘。"现场只有一台挖掘机,而且根本不是在挖人。"武三奎的话刺痛了孙春龙。之后,让村民们感到不可理解的事情发生了。"用来搜救的挖掘机离开人员被埋最多的地方,而转向离房屋较远的地方。" "就这,又在那里挖出来一具遗体。"

  当地政府给出的解释是,为了防止发生新的地质灾害造成更大的伤亡,搜救工作基本停了,死亡数字因此定格在11人。而且当地政府把责任随意地推给了大自然,认为是降雨所致,但村民们并不认可,因为此前的几日这里根本没有下雨。山西媒体对这一重大事故的后续处理情况保持了少有的沉默,个别谨慎的媒体使用了"初步核实有11人被埋"的提法。迟缓的救援、编造谎言的理由,这一切告诉孙春龙,出于对"乌纱帽"的考虑,这背后当地政府肯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那就是遇难者人数,可能数倍于当地政府上报的人数。

  调查的日子提心吊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孙春龙来到了娄烦县。孙春龙在班车距离当地的检查站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就下车,步行进入了娄烦,进入娄烦后,他住在工地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孙春龙都是乔装采访。到事故现场的路上,也有三道关卡进行盘查,孙春龙只能绕远路,绕过关卡到现场进行采访。"娄烦戒备森严,很警惕地盯着形似外地的人,一旦被怀疑,必将前功尽弃。"

  在娄烦县城的入口处,每辆进入县城的班车都会受到严格的检查,在有陌生面孔出现时,常常会被问及"是不是记者"。事故现场已经被铁丝网围了起来,进入事故现场,需要经过三道检查岗。一位来自北京的记者身份暴露后,当地政府派专车将其送到太原。孙春龙想方设法混到遇难者家属中间,看到的和听到的一些细节让他触目惊心。

  一位叫赵永林的男子说,他和个别家属到娄烦县政府上访,要求政府尽快找到遇难者的遗体,结果被辖区的城关派出所民警带走。在写了不再到县政府闹事的保证书后,三人于当天晚上9点钟被放回,他被警方扣押长达8个小时。而来自交城的两位遇难者家属则没有这么幸运。8月2日,赶至事故现场的200多名家属来到尖山铁矿要求面见矿长时,和尖山铁矿派出所民警发生冲突,民警被打。8月6日,两位殴打民警的家属被警方带走,直至8月17日下午才被释放。这两位遇难者家属说,他们在里面被警察狂打,"  家属们十分恐惧地向孙春龙证实了被打的细节,但当孙春龙提出进一步采访时,遭到家属断然拒绝:"我不敢说了,我也不敢再闹了,我马上就回交城老家,要是我再被抓进去,肯定没命了。"

  而家属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当地政府人士的监控。孙春龙采访遇难者家属时,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会有当地政府人士打电话询问他们在哪里。一次,孙春龙和几位家属在大街上有过短暂的露面,随后,一位家属就接到电话,被问及身边的那个陌生男人是干什么的。在和遇难者家属小心翼翼的接触中,孙春龙通过一个家属来联系另一个家属,通过这样的隐蔽方式他接触到了几十个家属。

  孙春龙与同事王晓还一个个打电话到所在的村委会去问,最终确认了这份41人的名单,而且是准确无误的。"孙春龙说,"当时并没有挖出来,还只能说是失踪,所以在法律上,我们并不能明确说当地就是瞒报,而且他们也是说还在搜救阶段。我们只是把这个事实写出来:我们了解的情况,是41人遇难,而当地对外报道的,一直是11人。"

  艰难的举报没人受理

  事情比想象的更重大,也更艰难。出于对真相的负责,孙春龙决定尽一切可能把淹没的事实公之于众。事发后,国土资源部的专家曾前往现场勘察。在国土资源部门户网站上,孙春龙发现一则信息称,8月6日,国土资源部召开地质灾害防范工作视频会商会,副部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汪民指出:"要提醒矿山企业注意尾矿和废渣堆放点的安全。8月1日,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太钢尖山铁矿就因矿渣堆放不当,导致黄土滑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8月17日,孙春龙和搭档王晓以举报人的身份,分别拨通了国家安监总局、山西省以及太原市安监局的举报电话。国家安监总局接线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俩,山体滑坡事故发生后,势必引起各种猜测,但传言并不可靠,还是应以目前地方上统计的死亡数字为准。而当地政府给出的,是11人遇难。该工作人员同时客气地对孙春龙的举报表示感谢:"如果有准确、翔实的资料,可再与我们联系。"

  而山西省安监局的接线人员明确告诉孙春龙:"我们了解到的,只有11人死亡。再说那个地方由于矿山排渣,已经是无人区了,关于死亡人数增多都是道听途说。"孙春龙又致电太原市安监局举报该事故时,对方表示,"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具体情况并不是很清楚"。而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办表示:"一般来说,事故死亡人数超过30人时,安监总局的相关人员才会到达现场,我们现在还没有人去现场。"

  8月18日,孙春龙在娄烦县几家安置遇难者家属的宾馆看到,大部分外地的家属已经离开。而当地政府对家属的公关工作也明显加强,每天下午5时,都会有政府人士召集仍然滞留的家属开会。家属们的唯一要求是,见到亲人的遗体。这个愿望在政府的冷处理下开始变得越来越遥远。举报这条路看来走不通了,现在唯一的途径是让自己的调查尽快刊登出来,以引起舆论的关注,使真相大白。在离开娄烦的路上,孙春龙很是失望和无奈。

  稿件和给省长的信都被删了

  8月底,孙春龙和王晓共同采写的文章--《娄烦:被拖延的真相》发表后,被很多网站转载,对舆论抱有很大期望的孙春龙惊奇地发现,仅仅一天,所有转载文章的网页都打不开了。而且一些针对他的压力接踵而来。想通过舆论来促进真相大白的想法遇到了挫折,还有什么路可走?苦思冥想中,时间来到9月14 日,这天是中秋节,当一家人晚上团聚时,孙春龙想到了娄烦事故中遇难者家属。"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他们大都无家可归,亲人们的遗体还掩埋在冰冷的矿土之下,"每逢佳节倍思亲",此刻的他们一定是悲凉的。

  那天晚上,孙春龙开始了给刚刚从安监总局局长到山西省任代省长的王君写信,他想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开启一扇通往真相的大门。孙春龙在信中写道:" 我只身去了娄烦县,在几天的调查中,我落实整理出了一个死亡41人的名单,有名有姓,甚至家住哪里都一清二楚。而且我相信,我所能整理打探到的遇难者,不会是全部,甚至可能只是一小部分。""这个事故的发生是尖山铁矿矿渣山的突然滑坡,事故发生时正值深夜,遇难者除了山脚下的村民外,还有那些上山捡矿石的外地人。晚上捡矿石的人都戴着矿灯。一位现场目击者告诉我一句话::满山的灯,一下子都灭了。真正死了多少人,这不是我一个小记者所能查清的事情,但我已经落实的人数已经证明,这已经是一个特大事故。所有的迹象都显示,这起特大事故被瞒报。"代省长

  孙春龙告诉代省长王君:"这是一封举报信,你对这封信的处理,是一次行政行为。我是一个遵守法律的人。我是一名记者,我有责任用各种手段去让真相显现,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更加美好。"

  9月15日早上,孙春龙的搭档王晓,从河北石家庄用特快专递寄出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为引起更大关注,孙春龙把给王君的举报信挂在了自己的博客上,但同样不幸的是博客上的文章被删除了。

  令孙春龙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博客上的举报信并没有随着删除而石沉大海,而是实现了娄烦事故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的巨大逆转--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马凯对他反映的问题做了重要批示,国务院调查组随即成立,9月19日,孙春龙应调查组邀请赴山西娄烦协助调查,封锁真相的大门开启了,相信随着调查的深入,关于娄烦事故的考问也即将来临。

  孙春龙说,披露此事,仅仅因为良知。他在娄烦采访的时候,很多家属都失声痛哭。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并不信任他。因为很多记者都到娄烦去采访了此事,但是都没有发表报道。孙春龙向他们承诺尽最大的努力来披露此事。"孙春龙忘不了家属们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能够帮助他们的情景,如果不露这件事情,就是作为一个记者的失职。"

  当然令孙春龙感动的事情也很多,他坦诚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举报信发表至今,他接到了数百个电话和短信,表示支持。"有的网友对他的安全表示出极大的关心,其实,孙春龙并不是在战斗,他没有敌人,也没有假想中的敌人。纵观整个事件,孙春龙的心思其实和所有人一样,都是希望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孙春龙是个追求真实的人,很少做梦,但从山西回来的60余个夜晚,他经常做梦,梦境与手有关,要么是无助的手希望你的帮助,要么是淹没在泥浆里的手期望救助,要么是一只又大又黑的手从天而降,要么是无数的手在面前晃来晃去,令你不寒而栗。

  孙春龙说他忘不了交城县的武三奎,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儿子被埋在了下面,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夜之间,满头白发。他拿着孩子爱吃的香蕉和面包,跪倒在地痛哭,他想把自己至亲的亲人运回老家安葬,但是,距他和亲人6米的距离,救援停止了,他的哭声撕心裂肺……他还忘不了赵永林,为尽快挖出自己亲属的遗体,到当地县政府上访,但被民警带走扣押长达8个小时,有的人还遭到毒打……他还忘不了灾难现场的一只狗,始终趴在土堆上不愿离去,它的主人全家被埋……如果再有来生,希望他们幸福。"说这话的时候孙春龙泪流满面。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