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89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法庭最后陈述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15-01-10
更新时间:2015-01-10
浏览:735次
评论:2篇
地址:209.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侯欣: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
发表于 2015 年 01 月 09 日 由 lixindai
houxin

[侯欣,女,报社工作人员。2013年3月31日,与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一起在西单拉横幅
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被捕,2014年1月29日被开庭宣判,侯欣被判“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罪”成立,但免于刑事处罚。]

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审判,在此之前的十一个月里,我经历了平生从未想过能经历的一切,
直到站在了这里。我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罪?是的,对于我的家人,我亏欠太多,
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我是不称职的。

我在西单331的举动,的确事先没有经过公安机关的批准,这一切都是错误。

但是我要说的是:我无罪!公安机关、检查机关、法院多次诚恳的劝导我认罪,我的亲人、
朋友也有很多人劝我认罪。我知道,如果我认罪,对我自己可能是最有利的,但是对于我们
的国家,如果要求官员履行最基本的职责,公示财产,是有罪的,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就是荒
谬的时代,我们每个人,无论是高高在上的衮衮诸公,还是为生计奔波的平头百姓,都会被
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百年后,我们的后代会嘲笑讥讽我们,嘲笑我们这个时代,讥讽这
样有一群不辨是非,自外于现代文明的猪一样的民族!

是的,我恐惧,今天我站在这里更恐惧,恐惧着牢狱之灾,恐惧着我两次病危后的羸弱身躯,
一旦走进监狱,是否还有走出了的那一天。但是我更恐惧的是违逆自己的良心,浑浑噩噩的
活着,在生不如死和死亡之间,我宁愿选择死亡。

放眼看看吧,独立抗拒法西斯,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拥有四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国,
我深爱的祖国,沦落到了什么地步?绝大多数人以逃离她为荣,包括那些教育我们爱党的庙
堂之上高高在座的诸公,豺狼当道,腐败遍地,随便抓出一个贪官就会让整个世界瞠目结舌,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习总书记意识到反腐关系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那么何不结合全
民的力量,让公民行使《宪法》第三十五条赋予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监督执
政党,改变着一切,为后世子孙做一个交代?

公检法把我和许志永等人作为了同案犯,其实我和许博士并不相熟,只见过寥寥数面,谈过
的话不到十句。我的同案犯们大多居住在北城,而我独自居住在南城,更由于家庭和性别的
关系,晚上我很少出来参加任何活动,所以我做的事不多,上街公开表达“公民要求官员公
示财产”的活动,我只参加了331这一次,而且是在围观拍照,并没有打横幅,也没有演讲。
但是我并不觉得冤枉,我把这作为一个殊荣接受下来。虽然我不如他勇敢,不如他睿智,但
是对他的许多观点,我都是认同的。

数十年前,当今执政党的先贤们高举反腐败、建立民主共和国、开放舆论等等旗帜,推翻了
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国民政府,这一切史籍中均有记载。六十多年过去了,恳请衮衮诸公,俯
先贤父辈投身革命之初衷,兑现当年对国民的承诺。历朝历代为我们所不齿的封建帝王,除
了极个别的暴君,尚且谨守道德底线,不以言治罪,不杀言官,难道在现代文明的今天,我
们还做不到吗?菜市口戊戌六君子人头落地,大清王朝的丧钟敲响!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的,迄今为止,我已经四十五岁了,和许多人相比,我并
没有受到过多的不公平,没有受到过迫害,但是我们是一个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公
民。如果只有当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才发声抗争,那不就是一头猪吗?六十五年过去了,
如果在这个国度,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做一头猪才是正常的,这是整个民族、整个时代的悲哀。
堂堂正正做公民,这不应该是一个奢望。

我爱这个国家,我所做的一却都是出于我对这个国家、对我的同胞,那份放不下的爱。但是
我认为爱国的最高形式就是监督政府,监督执政党,而不是歌功颂德、逢君之恶。

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我愿意承担后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一个公民站在被告席上受审,只是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来源:有道云笔记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5-01-11 01:20:36 提到] [FROM: 209.]
胡平:谁要是不信 可以去再采访他们

发表于 2015 年 01 月 07 日 由 lixindai

--依娃女士《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独特价值

2013年11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了旅美作家依娃女
士的一部采访录《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作者本名宋
琳,出生于陕西省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现居住在美国
麻州,依娃是她的笔名。

在有关大饥荒的诸多著述中,依娃女士这本《寻找大饥
荒幸存者》具有独特的价值。

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讨论西方政治哲学家汉娜.阿
伦特的座谈会上,当讲到极权主义如何编造和灌输谎
言,以致于到后来,有人讲出真相,年轻的人们倒不肯
相信了;刘苏里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老师在课堂上就
遇到这种情况。关于上个世纪30年代苏联的大清洗,学
生就说他是编的,没办法他就找俄文,学生说俄文也能
编,他把当年的照片搬出来,学生说照片可以PS,学生
就在课堂上和他吵架,最后他没办法把影像资料拿出
来,学生讲那个可以剪辑。当时老师都崩溃掉了。

这恰好是阿伦特讲过的一个问题。阿伦特说:“洗脑的
最确实的长期的结果乃是某种特定的犬儒主义--绝对
拒绝相信任何事情的真相,无论这种真相是怎样完满地
得到了证明。”因为“事实真相,总是与其他人联系在一
起的:它关注的是与众人有关的事件和情境;它的确立
离不开见证与证据,它的存在就是被人们谈论的存在,
即使它只是发生在私人的范围之内。”这就是说,任何
一件事实真相,如果没有见证者出来谈论,再加上相关
的物证被风化、被掩盖以致被销毁,那么,这件事的真
相很可能就湮没无闻了。

毛泽东统治中国27年,犯下了种种滔天罪行,其中最严
重者,莫过于史无前例的三年人为大饥荒,饿死了三千
多万人。然而,偏偏是这件最大的罪行,被遮蔽得最严
最深。

考其原因,大概有二。

第一,毛泽东犯下的其他罪行,如土改、镇反、反右、
文革,在当时都是被视为丰功伟绩,大肆宣传的,这就
从反面留下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大饥荒这件事则不然。
毕竟,即使按照当年共产党的标准,饿死人也属于“阴
暗面”,是见不得人的,因此一直被精心掩盖,被毁尸
灭迹。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斗争地主资本家、枪毙反革
命、给老干部老教授戴高帽挂黑牌的照片,可是我们看
不到一张大饥荒年代饿死人的照片。

第二,正如美国学者林培瑞教授指出的那样,大饥荒的
受害者是最没有话语权的农民,即便在思想解放、平反
冤假错案和伤痕文学的八十年代,我们听到了大量的老
干部和知识分子、知识青年的揭露控诉,但是几乎听不
到大饥荒幸存者农民的半点声音。

近些年来,海外出版了好几本中国学者有关大饥荒的研
究与记述,如丁抒的《人祸》,杨继绳的《墓碑》,东
夫的《麦苗青菜花黄》,等等;西方学者贝克和冯客也
发表了相关专著。应该说,这些学者的著作已经给大饥
荒做出了极具权威性的描述和盖棺定论。但可气的是,
仍然有一些人对之大加攻击,要么说你引用的资料不可
靠,要么说你的推算方法有问题。按说这类攻击是很容
易被驳倒的,但由于很多读者不求甚解,因此对大饥荒
这件事总有点半信半疑。说到底,这就是因为在大饥荒
这件事上,缺少人证,缺少幸存者的证词。依娃女士这
本书之所以特别珍贵,就在于它是大饥荒亲历者的口述
实录,从而为那段历史留下了最珍贵的第一手证据。

从2010年开始,作者多次回中国大陆,走访了甘肃省、
陕西省,二十多个县,五、六十个村子,250多名大饥
荒幸存者,收集到200小时的录音,拍摄有照片2000多
张,整理出上百万字的口述历史文字。这本书纪录了
500多名饿殍的姓名,和49起人吃人事件。作者基本上
是按照受访者的谈话笔录下来,未作添加、修饰或补
充。于是,那些大饥荒的幸存者,那些最低层、最卑微
的农民,通过作家手中的笔,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有了依娃这本书,我们就有了关于大饥荒的最有力的证
据。谁要是不相信有过大饥荒,或者是对大饥荒一事半
信半疑,那么,就请你们再去采访采访依娃采访过的那
些农民吧。他们都有名有姓有地址,身为普通老百姓,
找到他们,采访他们应该没有任何政治上或技术上的障
碍;他们都是穷乡僻壤的没文化的农民,算不上任何政
治党派,既没有撒谎的动机,也没有撒谎的训练和技
巧,把他们现在的说法和依娃书里的记叙相对照,你很
容易判定其真实性。

固然,依娃这本书记录的事实有限,但是,窥一斑而知
全豹。既然发生在书中那些人物身上的灾祸,并不仅仅
是个别坏人的恣意妄为,而是来自上面政府的决策,来
自高度极权的中央,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得出结论,在高
度一元化、全国一盘棋的中国,饿死人的事情一定是十
分广泛、十分普遍的。

依娃自称“调研个体户”,她没有学历,没有职称,没有
资金,没有团队,没有助手,也没有任何机构或个人给
予任何资助;单枪匹马完成了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令人
可敬可叹。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效仿
依娃,采访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几十年来,中国人受的
苦难太多了,而这些苦难又大多不被官方历史所记载,
甚至常常被官方刻意埋没和掩盖,因此我们就更有必要
象依娃那样,拿起笔来,从事独立的民间历史写作。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2   [dokknife 于 2015-01-10 22:17:38 提到] [FROM: 209.]
中国人权律师团: 我们终将拥抱自由

发表于 2015 年 01 月 10 日 由 lixindai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5年元旦献词

历史,不仅仅代表着过去,也往往意味着现在和将来!
当它引领着我们跨越2014的时候,猛士们分明感受到了
这个时代的召唤。自由,这个永恒的话题,在2014年再
次面临艰难的选择,它究竟是依赖于专制者的恩赐还是
根植于民主的土壤,我们必须给出答案并予以诠释,以
便让我们昂首阔步地迈进2015。

回望过去,我们无愧于心,也绝不骄傲自满,而展望未
来,注入希望才是我们的应有之义。2014,从冰天雪地
的建三江到赤日炎炎的天河看守所,从乌鲁木齐掷地有
声的辩护到胶东半岛的土地维权,人权律师披星戴月、
风餐露宿,无时无刻不展现出他们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
力量:为所谓的寻衅滋事者辩护,为牵强附会的扰乱社
会秩序者鸣冤,为诸多身陷囹圄的爱国者呼吁,为那些
追求信仰自由的人呐喊,人权律师紧紧搀扶着他们瑟瑟
发抖的双手,抚慰着他们遍体鳞伤的心灵,大义凛然地
告诉法庭:刑法既是善良公民的大宪章,也是犯罪人的
大宪章。人权律师团,一个既抽象又具体的群体,正以
其前所未有的勇气和热情影响着这片土地,改变着这片
土地。说它抽象,是因为所有律师素昧平生,说它具
体,是每一个律师对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的理解和
渴望又是如此的相同。

我们知道,历史终将由人民创造,而自由,必须为人类
所共享。今天,人权律师团以自由之名义,发表新年献
词,以呼唤民众,共创未来。

我们的时代,早已不是那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
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时代;我们的时代,也不是那个
仅凭一纸《法经》六篇,就可以天下归心的时代;我们
的时代,更不是那个权贵、近臣可以在衙门的屏风背后
肆意妄为、上下其手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偶像支离破碎、不堪入目的时代,
是一个阴谋诡计、密室政治原形毕露的时代;我们的时
代,是一个自由之光正照亮市民社会每个角落的时代,
是一个人民对鲁道夫•耶林“为权利而斗争”的口号耳熟能
详的时代,是一个远离了大革命和旧制度的时代,是一
个当纷争乍起,人们便会立刻敲打正义之门以寻求公平
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正印证着“政治如果没有良知和道德就是
最大的犯罪”的格言;我们的时代也正在康德《纯粹理
性批判》提出的二律背反中踯躅独行,即我们争取自由
究竟是应该“君子求诸己”还是“小人求诸人”。

是的,我们的时代,谎言正企图成为时代的宠儿,它将
人们折磨得疲惫不堪,亟需真相的扶助;而真相又牢牢
地被囚禁在形式主义的深宫,急需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
来掀开井盖。

今天,我们已经分明感觉到了这个时代的召唤,我们将
再次从正义路匆匆启程,我们将直面良知,以天下苍生
为念,我们将超越阶级、党派、民族、部落和宗教信
仰,我们将恪守宽恕、包容与和解。不管历史如何风云
变幻,我们绝不允许路易十六的悲剧在这片土地上重
演,我们将为您检索哪怕是最细微的权利,以维护您的
自由和尊严。

今天,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们不会画地为牢、作茧
自缚,我们将以辛劳、汗水、鲜血乃至我们的生命奉献
在自由这个伟大的祭坛之上。我们将聚集在这里,践行
着我们的祖先亘古不变的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
责”,也正是这种传统的力量促使我们下定决心追求创
新,变革社会,点亮蜡烛,照耀未来。

我们相信,面对孩子们的微笑,我们有勇气去克服恐惧
和失望;面对他们的期盼,我们有信心去坚守希望和理
想。

我们相信,我们的孩子一定会生活在一个童话般的国
度,他们将远离黑夜、哭泣、无助和绝望。

我们还相信,我们的孩子一定会生长在一个以他们的智
慧、勤劳、品行决定他们命运而不是一个以他们的出
身、家庭背景、投机取巧决定他们命运的国度。

我们仍然相信,我们的孩子终将生活在一个自由、民
主、公平的国度,而这个目标的实现有赖于我们这一代
人艰苦卓绝地工作和前赴后继的热情。

我们坚信,即使有一天被埋葬,我们至少还是一颗种
子。

我们深信,喜马拉雅山脉的皑皑白雪将化作清澈 的泉水
滋养这个伟大民族的心田,孕育出绚丽多彩的自由之
花。

我们深信不疑,公平与正义的理念将使我们摒弃固有成
见,剜除痼疾,而自由之神将会展翅翱翔,它将穿越峡
谷,飞过高山,冲破黑暗,拨云见日,它将照亮孩子们
的心灵,带领我们找到梦寐以求的精神家园。

让祝福自由的歌声响彻云霄,让热爱自由的呐喊传遍大
地,让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赐福于人世间的芸芸众
生,让我们以自由的名义,将胜利交还给人民!

来吧!2015!!拥抱自由,2015!!!

卢思位 四川 律师 文东海 湖南 律师
葛文秀 广东 律师 张 海 山东 律师
王江松 北京 学者 刘书庆 山东 律师
刘卫国 山东 律师 张桂娟 湖南 律师

胡贵云 北京 律师 赵永林 山东 律师
刘 巍 北京 律师 郑 湘 山东 律师
陈树庆 浙江 律师 王 军 北京 律师
李大伟 甘肃 律师 闻 宇 广东 律师
王学明 山东 律师 徐红卫 山东 律师

梁秀波 河南 律师 李威达 河北 律师
于 全 四川 律师 刘 伟 河南 律师
王宗跃 贵州 律师 刘书庆 山东 律师
彭剑 北京 律师 候领献 黑龙江 律师
徐向辉 ?东 律师 秦雷 上海 律师

张 国 湖南 律师  徐 涛 湖北 律师
蒋援民 广东 律师 郭莲辉 江西 律师
肖芳华 广东 律师 李长明 北京 律师
魏友援 江西 律师 冯延强 山东 律师
刘四新 北京 法学博士 童朝平 北京 律师

罗 茜 湖南 法律人 石永胜 河北 律师
蒋永继 甘肃 律师 肖国珍 北京 律师
覃永沛 广西 律师 刘金湘 山东 律师
梁澜馨 河北 律师 刘连贺 天津 律师
邓树林 四川 律师 郭进 北京 律师

何伟 重庆 律师 任全牛 河南 律师
舒向新 山东 律师 张海 山东 律师
王 成 浙江 律师后 江天勇 北京 律师
唐吉田 北京 律师 张磊 北京 律师
李和平 北京 律师 李方平 北京 律师
刘卫国 山东 律师 唐荆陵 广东 律师
滕 彪 北京 学者 庞 琨 广东 律师

王全平 广东 律师 陈建刚 北京 律师
葛永喜 广东 律师 吴魁明 广东 律师
隋牧青 广东 律师 陈科云 广东 律师
刘正清 广东 律师 刘士辉 广东 律师
吴镇琦 广东 律师 梁小军 北京 律师

张科科 湖北 律师 陈进学 广东 律师
谢 阳 湖南 律师 常伯阳 河南 律师
付永刚 山东 律师 周立新 北京 律师
郑恩宠 上海 律师 葛文秀 广东 律师
陈武权 北京 律师 王全璋 北京 律师

范国刚 江苏 律师 罗立志 湖南 律师
郭进 北京 律师 李如玉 江苏 法博
彭雷 广东 法博 么民富 河北 律师

……

2014年12月31日

欢迎参加中国人权律师团,联系人:
王 成 136 1650 1896
唐吉田 131 6130 2848
江天勇 130 0101 0856

来源: 《新公民运动》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