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75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叶帆:威尔逊警官为什么未被密苏里州弗格森大陪审团起诉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14-11-29
更新时间:2014-11-29
浏览:539次
评论:1篇
地址:209.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叶帆:威尔逊警官为什么未被密苏里州弗格森大陪审团
起诉?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28 日 由 lixindai

两天之前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县的大陪审团决定对于
今年8月9日在弗格森镇开枪打死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
察威尔逊不予起诉,此事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英文
媒体的报道数不胜数,就是中文媒体也做了大量报道。
这些中文媒体的报道起到了很好的科普美国司法体系的
作用,原本大家不太熟悉的大陪审团制度也渐渐走入前
台。但是阅读了这些中文媒体的报道之后,我觉得大多
数报道都或多或少地站在法律和秩序一边而忽略了另外
一方的观点;更重要的是大多数报道都没有触及大陪审
团运作所遵循的判例法依据,不讨论这些深层次的问题
就无法真正理解对方的立场。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什么是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和
普通陪审团有何不同。大陪审团在普通陪审团之前接触
这个案子,由他们判断要不要起诉嫌疑人。如果说普通
陪审团多多少少对大众还是有些透明度的话,大陪审团
的整个运作过程则完全是黑箱操作。各个州对大陪审团
的组成和运作方式也各有不同,比如说去年佛罗里达州
的齐默曼一案(Florida v. Zimmerman)中佛罗里达州
的检察官就干脆跳过大陪审团直接起诉齐默曼,因为佛
罗里达州法律说检察官只有在寻求判嫌疑犯死刑的情况
下才必须通过大陪审团。

今年审理密苏里州这个案子的大陪审团是案发之前挑好
的,他们实际上是在等案子,密苏里州的法律要求十二
个陪审员中至少有九个人同意起诉才会起诉嫌疑人。撇
开这些细节不谈,大陪审团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他们听
取检察官的“一面之词”。也就是说辩护律师是没机会在
大陪审团面前出现,一旦大陪审团决定起诉,辩护律师
才可以进入,要求检方提供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
(exculpatory evidence,对控方有利的证据叫做
Inculpatory evidence)。

值得一提的是在齐默曼一案中,在进入审讯之后检察官
安吉拉•克里(Angela Corey)仍然扣押对嫌疑人有利的
证据,遭致哈佛大学著名的教授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猛烈抨击,德肖维茨称克里是在“犯
罪”,“最好现在就给自己找个律师”,“我见过好的检察
官,坏的检察官,安吉拉•克里是最糟糕的检察官。” 安
吉拉•克里一怒之下打电话给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要求
哈佛解雇德肖维茨,哈佛大学当然只能一笑了之。德肖
维茨听说了之后更加得意,跑到电视上逢人便说,对安
吉拉•克里冷嘲热讽。两人之间隔空交战一时成为大新
闻,风头甚至超过案子本身。

既然大陪审团只听取检察官的一面之词,那检察官有义
务把对嫌疑人有利和不利的证据都呈给大陪审团么?答
案是:不需要,检察官可以排除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
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公平?这可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斯卡里
亚大法官在1992年的美利坚合众国诉威廉姆斯一案中
(United States v. Williams)写的。斯卡里亚在5:4的
判决书里回顾了英美民族上百年的司法实践,得出结
论:大陪审团从来就不是为听取双方立场而设立的,大
陪审团的任务就是审查检方有没有显示嫌疑人的确有犯
罪可能性。这是个远比普通陪审团“疑罪从无”来的容易
的标准。实际上检察官们不向大陪审团出示对嫌疑人有
利的证据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在美国的司法实践中大陪
审团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检察官说服,纽约州上诉法院
的前首席法官就说过,一个检察官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
说服大陪审团起诉一个三明治。

回到威尔逊警官枪杀黑人青年布朗的案子上来,很多美
国法律人目瞪口呆地发现,这次检察官前所未有地“公
正”起来了:他不但向大陪审团出示了所有对嫌疑人有
利的证据,甚至允许威尔逊警官到大陪审团面前陈述数
小时。他们质疑,为什么在这里检察官就使用了了双重
标准?斯卡里亚在威廉姆斯案里可是白纸黑字写
的:“As a consequence, neither in this country nor in
England has the suspect under investigation by the
grand jury ever been thought to have a right to testify
or to have exculpatory evidence presented.”(无论在
这个国家还是在英国,被调查的嫌疑人从来也没有在大
陪审团前作证和呈上对己有利证据的权力。)对于这些
评论,我不禁觉得啼笑皆非。毫无疑问,大陪审团不同
于陪审团,正因为大陪审团并不给出最后的判决,他们
判定犯罪嫌疑的标准较低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美国社
会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法律资源去逐个严加审视每个大陪
审团考虑的案子。当初圣路易斯县的检察官很有可能是
因为这个案子事关重大,为了各个方面都没话说而把双
方的证据都呈现给大陪审团,他以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指
责他有偏向。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你从平时“不公
正”做法突然改正到“公正”做法的时候,你本身就不公正
了。听上去是不是对你很不公正?没办法,这个社会的
很多问题常常没有很公正的解答。

来源:叶帆博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14-11-29 09:30:35 提到] [FROM: 209.]
杨承民:这也是种族歧视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29 日 由 qianren

三个多月前,密苏里州弗格森市(Furguson)的黑人青
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被白人警察威尔逊开
枪打死。接下来的大规模抗议和骚乱过后,抗议每天持
续不断。从总统、司法部长到绝大部分媒体都把这看作
白人警察歧视黑人事件来谈论,似乎警察毫无理由地枪
杀了一个手无寸铁的无辜黑人青年。白宫派专人出席布
朗的葬礼,司法部反歧视部门专门立案调查。

那天同布朗一起走在路上的同伴约翰逊说布朗是在举起
双手逃命时被警察开枪打死的,而警察威尔逊则说布朗
将他堵在车里试图夺他的枪时他自卫开枪,然后当布朗
再次向他冲来时他再次开枪。

当时就有人质疑约翰逊的说法,因为他以前就作过伪
证。此外警察公布了布朗刚刚在一家便利店偷抢商品的
录像图片和警察威尔逊有脸伤的事实。但是媒体对这些
都只是一笔带过。

显然是为了避嫌,检察官将是否起诉警察威尔逊的决定
完全交给了大陪审团(Grand jury),并出示了全部证
据。经过三个月听取人证物证,陪审团几天前作出了不
起诉警察威尔逊的决定。这又引发新的一轮抗议和骚
乱,许多商店被烧被抢。

有人说按统计数据,检察官极少将是否起诉的决定完全
交给大陪审团,检察官起诉一嫌疑人的要求也很少被大
陪审团驳回,所以这样的程序和结果对布朗不公平。然
而同样按统计数据,警察执行公务时伤人极少被起诉。
也许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事件的敏感性,譬如假如布朗是
白人,按现有证据检察官早就决定不起诉了。这样的话
这送交预审陪审团本身就已对警察威尔逊不公平。再说
提供全部证据也比选择性地提供证据来的公正。因此结
果是否公平得看证据事实和相关法律。

那末事实究竟如何呢?从新近公布的和不久前陆续透露
出来的人证物证包括验尸报告细节中,我们看到:

警察威尔逊在见到布朗和他的同伴之前刚得到报告,一
家便利店被一黑人青年抢劫。警察的车上、衣裤和枪上
都有布朗的血迹和DNA。威尔逊打的头两枪是从警车里
打的,其中一枪打在布朗的手上,伤口上枪弹火药残留
表明他的手离枪很近,与警察说的企图夺枪相符。子弹
的轨迹表明布朗的身体是前冲的,其余几枪也都是从布
朗的正面射入,其前后顺序表明布朗正在向前冲或向前
倒下,其中打中布朗手臂的一枪的位置说明布朗此时不
可能举着手。法医认为布朗在车前中了两枪后依旧有能
力冲击。从布朗的血液里测出他刚吸过大麻不久,加上
他刚在一便利店抢了东西,这些都解释了他攻击警察的
不理性行为。

这一切都同警察威尔逊的描述基本相符,与布朗的朋友
约翰逊的证言大相径庭。此外还有许多个目击者的证
言,其中大部分是黑人,尽管各自描述有所出入,但大
部分支持警察威尔逊的证词,其中有人听见警察威尔逊
对着布朗大叫“停住”(Stop),但布朗继续向前。这些
证人都不愿公开身份,害怕报复。相反,支持布朗的证
人的证言不是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就是有同法医证据相
悖之处,有的最终还承认编造。根据密苏里州法律,只
要警察合理地认为生命受到威胁就有自卫开枪的权利,
而且警察还可以向逃离的嫌疑犯开枪。因此在现有的证
据下警察威尔逊不被起诉完全合理合法。

有人说警察威尔逊只是被抓伤,而布朗却死了,因此警
察使用武力不当。难道警察就该放手让他抢走武器? 今
年三月纽约州的一名警察在下警车时被歹徒夺走武器而
被打死。布朗不会死如果他一开始不去攻击警察,布朗
不会死如果他攻击警察后真的举手投降,布朗也不会死
如果他攻击警察后逃离现场。许多媒体至今还在强调布
朗是一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一个入室抢劫者可以手无
寸铁,一个强奸施暴者可以手无寸铁,一个攻击警察者
当然也可以手无寸铁。

在事实尚不清楚的时候就指责抗议白人警察种族歧视杀
害无辜黑人青年,媒体推波助澜,总统和司法部长讲话
都隐含这一层意思。这些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种种族歧
视,或至少是种族偏见? 就在差不多时候,犹他州盐湖
城一个黑人警察开枪打死了一个没有武器的白人青年,
除了当地媒体,几乎没有全国性的媒体报道,没有游行
抗议,没有骚乱抢劫,没有司法部专案调查,警察只是
被停职待查。再早一个多月,西弗杰尼亚的一个白人警
察开枪打死了一个没有武器的白人青年,没有如此多的
有利于警察的证据,主要基于警察手臂上的伤痕,警察
没有被起诉,报道也只见当地媒体。

这样选择性的报道和评论绝不是孤例,去年在媒体大量
报道佛罗里达州齐默尔曼(George Zimmerman )声称
自卫开枪打死黑人青年马丁(Trayvon Martin)期间,
就有一个黑人也声称自卫从汽车里向外开枪打死一白人
青年,不被主要媒体关注。费城一名黑人警察多次残暴
殴打嫌疑人(黑人和白人都有)使得政府赔了上千万,
只有一家全国媒体报道,更没人指责他种族歧视。今年
九月曼菲斯(Memphis)Kroger停车场一群黑人青年痛
殴三名白人顾客和店员也没被指责为种族仇恨,自然司
法部也不会介入。今年加州一SAT考满分的华裔高中生
因被所有顶尖大学拒绝而自杀,不见媒体报道。我这里
不是说好大学必须录取SAT满分的学生,也不是说他一
定受到了歧视,但是如果一名考满分的黑人学生进不了
顶尖大学,那一定会成为每个电视台,大报的头条新
闻,种族歧视的帽子肯定会扣到这些学校的头上。当然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假设,因为这样的黑人学生每个学校
都会争抢。

有人指出弗格森市的官员和警察中的白人黑人比例与整
个城市人口中的比例相差太远,警察在路上叫停黑人车
辆的比例也大大高于黑人在城市人口中的比例,以此来
证明这一城市的黑人备受歧视。官员和警察中的白人比
例过高也许对城市的治安管理不利,但是这些统计数据
并不能证明黑人受到歧视。只有当有证据显示阻扰黑人
投票或参选,在警察录用上提高黑人录取标准,才能说
明白人官员和警察比例高是源于种族歧视。只有当在叫
停的黑人车辆中当事人无错率(无错指没有超速、无证
驾驶、酒后驾驶、藏有毒品,不是在逃犯,等等)明显
高于叫停的白人车辆中的无错率才能说明警察有歧视或
偏见。我至今没看到如此的证据和统计。这同我在另一
篇文章里讲过黑人学生在学校里受处分,被停学和开除
的比例高不能证明黑人学生受歧视的道理一样。这同篮
球队、橄榄球队黑人比例高不能证明歧视其他人种的道
理也一样。

我认为在种族歧视和种族偏见的认定上以种族而异本身
就是一种种族歧视。它随意划定歧视和非歧视的界线,
毒化种族间的关系,对根本性地改善黑人的经济社会地
位也没有帮助。对同样性质的事件因种族不同而持有不
同态度,采取不同行动,做出不同决定就是一种种族歧
视。因为冲突的一方是自己的同族而不顾事实含有这样
的歧视;媒体为了保持“政治正确”在报道和评论中厚此
薄彼含有这样的歧视;某些所谓黑人领袖为了自己的政
治经济利益蓄意煽动黑人对白人的仇恨含有这样的歧
视;总统和司法部长因为自己的偏见或/和政治目的发
表偏袒一方的讲话也含有这样的歧视。奥巴马总统在他
的第一任期内在这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好的,即使偶尔失
言,说了句不够恰当的话,也会马上加以弥补,譬如对
待2009年哈佛黑人教授盖茨(Henry Louis Gates, Jr)
被一白人警察误认为是盗贼的事件。可是他第二次当选
后就不再一碗水端平了,也许他认为不必争取选票了。

如果说在事实真相还不清楚时,发表一些极端的言论,
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做出一些过激的行动还可能只是
出于偏见和无知,但是当真相大白后依然固执己见,继
续以无视事实强词夺理来闹事,以谎言和仇恨来煽动,
以打砸抢暴力来发泄,或为以上这些行为寻找借口,那
就不仅是种族歧视,而是种族仇恨的表现。

对于黑人群体来说,当务之急是如何剔除自身文化中的
糟粕,自己负起责任,重视教育,拒绝犯罪,改善自己
的经济地位。此外争取通过法律加强枪枝管理,不让非
法枪枝流通,这样也可减少警察使用致命武力,避免不
必要的伤亡。

尽管种族歧视在美国继续存在,而且有色人种是歧视的
主要受害者,但不能将任何似乎不公平的事都归入歧
视,更不能以反歧视为借口不分是非颠倒黑白,将有罪
说成无罪,或无罪说成有罪。即使确有歧视,也不能矫
枉过正,以逆向歧视来纠正歧视。在报道和处理种族矛
盾事件时,在认定种族歧视时,不应被金钱和权力所左
右,不应被“政治正确”所挟持,不应因同族情感而冲
动,不应被政治利益所驱动,不应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必须实事求是,让事实说话。任何防止和反对种族歧视
的政策本身不能含有种族歧视,必须如最高法院首席法
官约翰•罗伯茨在一个案件的判决书上写的:“杜绝种族
歧视的途径就是不允许任何种族歧视”。(The way to
stop the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is to stop
the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