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938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10-10-20
更新时间:2010-10-20
浏览:1496次
评论:3篇
地址:142.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中国公民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这一消息在国内和国际引起极大的反响,它是中国当代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它也为中国和平地实现社会转型、向民主宪政迈进提供了新的契机。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中国的命运前途负责的精神,我们特发表声明如下。

一、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把本年度的奖项颁发给刘晓波,这一决定符合该奖项的宗旨和评审标准。在当代社会,和平与人权密不可分,对生命的剥夺与践踏不 仅发生在战场上,也发生在一国之内的暴政与恶法实践中。国际舆论的普遍赞扬证明,将今年的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权运动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及时和正确的决定。

二、刘晓波是诺贝尔和平奖的恰当人选,他坚持以非暴力手段维护人权,以理性的态度抗议社会不公正;他以坚韧的态度争取实现民主宪政目标,而在身受迫 害时摒弃仇恨心理,这一切使他无庸置疑地拥有获奖资格。刘晓波的理念和实践也为中国人在解决政治、社会冲突中的行为方式提供了典范。

三、刘晓波获奖后,各国政府、各地区、各组织领导人纷纷再次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我们持相同的态度。我们同时呼吁,当局释放一切因为思想、宗教 信仰、言论等原因而被关押的政治犯和良心犯。我们呼吁尽快启动各项程序,让刘晓波获得自由,并与夫人刘霞同行,亲自到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

四、在得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后,各地一些公民怀着兴奋的心情以聚餐、开会、举标语、发传单等方式进行庆祝或研讨,这些行为是完全合法合理的。但警察 对此类活动进行了严厉压制和干扰,一些公民被扣押、盘问、威胁、遣送原籍,甚至被拘留,一些公民被软禁在家,失去行动自由甚至同时被剥夺通讯权利,包括刘 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我们要求警方立即停止这种非法行为,立即释放被拘押公民。

五、我们呼吁,中国当局以理性和现实的态度对待刘晓波获奖一事,从国内外的热烈反应中体察、辨清世界潮流与人心所向;中国应融入普世价值以及人类文 明的主流,树立积极而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我们相信,政府和领导人的任何改进与善意,都会得到人们的理解与支持,都将有效地推动中国社会向着和平方向发展。

六、我们呼吁,中国当局兑现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承诺。温家宝总理最近在一系列讲话一再表达了推动政改的强烈愿望,我们愿意参与到这一实践中。我 们期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和中国认可的联合国宪章以及各种国际公约的框架之内,政府能够切实保障公民的各项权利,和平实现社会转型,把中国建设成 一个名副其实的民主、法治国家。

2010年10月14日

On Liu Xiaobo and the Nobel Peace Prize

The awarding of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to Liu Xiaobo, a Chinese citizen, has drawn strong reactions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This is a major event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 It offers the prospect of a significant new advance for Chinese society in its peaceful transition toward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In a spirit of responsibility toward China’s history and the promise in its future, we the undersigned wish to make these points:

1.The decision of the Nobel Committee to award this year’s prize to Liu Xiaobo is in full conformity with the principles of the prize and the criteria for its bestowal. In today’s world, peace is closely connected with human rights. Deprivation and devastation of life happens not only on battlefields in wars between nations; it also happens within single nations when tyrannical governments employ violence and abuse law. The praise that we have seen from around the world for the decision to award this year’s prize to a representative of China’s human rights movement shows what a wise and timely decision it was.

2.Liu Xiaobo is a splendid choice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He has consistently advocated non-violence in his quest to protect human rights and has confronted social injustice by arguing from reason. He has persevered in pursuing the goals of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and has set aside anger even toward those who persecute him. These virtues put his qualifications for the prize beyond doubt, and his actions and convictions can, in addition, serve as models for others in how to resolve political and social conflict.

3.In the days since the announcement of his prize, leaders in many nations, regions, and major world organizations have called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release Liu Xiaobo. We agree. At the same time we call upon the authorities to releas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re in detention for reasons such as their speech, their political views, or their religious beliefs. We ask that legal procedures aimed at freeing Liu Xiaobo be undertaken without delay, and that Liu and his wife be permitted to travel to Oslo to accept the Nobel Peace Prize.

4.Upon hearing the news of Liu Xiaobo’s prize, citizens at several locations in China gathered at restaurants to share their excitement over food and wine and to hold discussions, display banners, and distribute notices. Normal and healthy as these activities were, they met with harassment and repression from police. Some of the participants were interrogated, threatened, and escorted home; others were detained; still others, including Liu Xiaobo’s wife Liu Xia, have been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nd held incommunicado. We call upon the police to cease these illegal actions forthwith and to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people who have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5.We call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approach Liu Xiaobo’s Nobel Prize with realism and reason. They should take note of the responses to the prize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and see in these responses the currents in world thinking as well as the underlying preferences of our fellow citizens. China should join the mainstream of civilized humanity by embracing universal values. Such is the only route to becoming a “great nation” that is capable of playing a positive and responsible role on the world stage. We are convinced that any signs of improvement or goodwill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ts leaders will be met with understanding and support from the Chinese people and will be effective in moving Chinese society in a peaceful direction.

6.We call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make good on their oft-repeated promise to reform the political system. In a recent series of speeches, Premier Wen Jiabao has intimated a strong desire to promote political reform. We are ready to engage actively in such an effort. We expect our government to uphol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well as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to which it has subscribed. This will require it to guarantee the rights of Chinese citizens as they work to bring about peaceful transition toward a society that will be, in fact and not just in name, a democracy and a nation of laws.

Communiqué sur l’attribution du Prix Nobel de la paix à Liu Xiaobo

Le citoyen chinois Liu Xiaobo a obtenu le prix Nobel de la paix 2010. Cette nouvelle a eu un impact extraordinaire tant en Chine qu’à l’étranger. C’est un événement historique pour la Chine contemporaine, une nouvelle occasion pour elle d’effectuer une transition pacifique vers un gouvernement constitutionnel. Dans un esprit de responsabilité devant l’histoire, et devant le destin futur de la Chine, nous publions le communiqué suivant :

1)L’attribution par le comité Nobel du prix Nobel de la paix à Liu Xiaobo correspond aux objectifs et aux critères d’attribution de ce prix. Dans la société contemporaine, la paix est inséparable des droits de l’Homme, la privation de la vie et son piétinement ne se produisent pas seulement sur les champs de bataille, mais sont également causés par la mise en oeuvre de mauvaises lois et d’une politique de violence.Le concert de louange de la part de l’opinion internationale montre que l’attriution du Prix à une personnalité représentative du mouvement chinois des droits de l’homme est une décision correcte et opportune.。

2) Le choix de Liu Xiaobo pour ce prix est particulièrement juste, car il n’a cessé de défendre les droits de l’homme de manière non-violente, et a toujours adopté une position raisonnable dans sa résistance aux injustices sociales ; il a montré une grande ténacité dans son combat pour obtenir la mise en oeuvre d’un régime constitutionnel,et malgré les persécutions, il est dépourvu de toute haine, ce qui fait de lui un candidat idéal pour le Prix. Les idées et la pratique de Liu Xiaobo constitutent pour les Chinois de mode de résolution des conflits

3) Dès qu’il a obtenu le Prix, les gouvernements de tous les pays, les dirigeants de toutes les régions et de toutes sortes d’organisations n’ont cessé d’exiger des autorités chinoises qu’elles libèrent LXB, ;nous adoptons la même attitude. En même temps,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à libérer tous les prisonniers de conscience et les prisonniers politiques enfermé pour des raisons d’idéologie,d’expression ou de foi religieuse.Nous appelons à prendre au plus vite toutes les mesures pour que LXB regagne sa liberté, qu’il soit réuni à son épouse Liu Xia, et qu’il puisse se rendre en personne à Oslo recevoir le prix.

4) En apprenant la nouvelle, dans toute la Chine, des citoyens ravis ont organisé des banquets, des réunions, ont porté des banderolles, distribué des tracts pour célébrer ou discuter l’événement ; ces actions sont tout à fait légales et raisonnables. Mais les policiers ont ont réprimé ces activités, des citoyens ont été gardés à vue, interrogés, menacés, renvoyés dans leur lieu d’origine, voire détenus, placés en résidence surveillée, privés leur liberté d’action, privés de leur droit de communiquer avec l’extérieur, comme l’épouse de LXB Liu Xia. Nous exigeons que la police mette immédiatement un terme à ces actes illégaux et libère immédiatement les citoyens détenus.

5)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à adopter une attitude raisonnable face à l’attribution du Prix à LXB, et en observant les réactions chaleureuses en chine et à l’étranger, à se mettre en accord avec le courant mondial ; la Chine doit entrer dans le courant principal des valeurs universelles et de la civilisation de l’humanité, et établir l’image d’un grand pays positiv et responsable. Nous sommes convaincus que toute amélioration et toute bonne intention du gouvernement chinois sera accueillie par la compréhension et le soutien de tous, et poussera la société chinoise dans une direction pacifique.

6)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à tenir leur promesse de réforme du système politique. Le premier ministre Wen Jiabao, dans un ensemble de discours, a récemment manifesté son profond désir de faire avancer la réfome politique, et nous sommes prêts à participer à ce processus. Nous souhaitons que dans le cadre de la Constitution de la République populaire de Chine, de la Charte des Nations Unies qu’il reconnaît, et des traités internationaux qu’il a signés,le gouvernement puisse garantir réellement tous les droits des citoyens, qu’il mette en oeuvre une transition sociale pacifique afin de faire de la Chine un pays démocratique, doté d’un Etat de droit digne de ce nom.





联署人(以签名时间为顺序,继续开放联署邮箱:[email protected]):


1、徐友渔(北京,学者)
2、郝建 (北京,学者)
3、崔卫平(北京,学者)
4、贾葭 (北京,专栏作家)
5、何方 (北京,学者)
6、张祖桦 (北京,宪政学者)
7、戴晴 (北京,学者)

8、资中筠(北京,学者)
9、沙叶新(上海,回族剧作家)
10、张博树(北京,学者)
11、周舵 (北京,学者)
12、夏业良(北京,学者)
13、于浩成(北京,学者)
14、王力雄(北京,作家 )
15、唯色 ( 西藏,作家)
16、滕彪 (北京,学者)

17、莫之许(北京,自由撰稿人)
18、蒋亶文(上海,作家)
19、马亚莲(上海,人权捍卫者)
20、温克坚(杭州,自由撰稿人)
21、钱跃君(工学博士,德国《欧华导报》主编)
22、浦志强(北京,律师 被限制人身自由中)
23、程益中(北京,出版人)
24、梁文道(香港,媒体人)
25、李大同(北京,学者)
26、梁晓燕(北京,编辑)
27、许医农(北京,编辑)

28、傅国涌(杭州,学者)
29、丁东 (北京,学者)
30、艾晓明(广州,学者)
31、邢小群(北京,学者)
32、宋以敏(北京,学者)
33、王东成(北京,学者)
34、徐岱 (杭州,学者)
35、丘延亮 (台北,副研究员 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36、王康 (重庆,学者)
37、徐贲 (北京,学者)
38、邓晓芒(武汉,学者)
39、叶匡政(北京,诗人)

40、朱日坤(北京,独立电影人)
41、张闳 (上海,学者)
42、老村 (北京,作家)
43、周枫 (北京,学者)
44、蔡甘铨(香港,媒体人)
45、林盈志(台湾,编辑)
46、雷永生 (北京,学者)
47、杨富芳(北京,教师)
48、徐敬亚(海南,诗人)
49、王小妮(海南,诗人)
50、吕频 (北京,妇女权利工作者)
51、郑海天(北京,离休编辑)
52、程迺欣(北京,离休编辑)
53、岳建一(北京,学者)
54、郭于华(北京,学者)
55、姚大力(上海,学者)

56、杨伟中(台湾,媒体人)
57、周保松(香港,学者)
58、徐晓 (北京,编辑)
59、朱正琳(北京,学者)
60、郑也夫(北京,学者)
61、石涛 (北京,企业管理者)
62、朴抱一(上海,媒体人)
63、郑褚 (成都,媒体人)
64、花落去(北京,媒体人)
65、姚博 (北京,作家)
66、杜婷 (香港,媒体人)

67、何杨 (北京,独立纪录片制作人)
68、华泽 (北京,纪录片导演)
69、张辉 (北京,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
70、野渡 (广州,作家)
71、游精佑(福建,工程师)
72、吴华英(福建,人权捍卫者)
73、苏雨桐(德国,媒体人)
74、杨海 (西安,民间学者)
75、黎雄兵(北京,律师)

76、倪玉兰(北京,维权律师)
77、刘巍 (北京,维权律师)
78、李和平(北京,律师)
79、金光鸿(北京,律师)
80、李金星(北京,律师)
81、唐吉田(北京,律师)
82、陆以诺(上海,公民 基督徒)
83、黄燕明 (贵州,人权捍卫者)
84、郑创添(广东,公民)

85、刘强本(北京,公民)
86、董继勤(北京,人权捍卫者)
87、周洪玉(福建,公民)
88、吴玉堂(福建,公民)
89、魏英 (福建,人权捍卫者)
90、卓友桂(福建,人权捍卫者)
91、林碧仙(福建,人权捍卫者)
92、李华 (北京,自由职业)
93、任嘉祺(北京,诗人)
94、张永攀(北京,由撰稿人)
95、王德邦(广西,人权捍卫者)
96、张居正(河南,人权捍卫者)
97、韩颖 (北京,人权捍卫者)

98、杨树枝(北京,人权捍卫者)
99、杨树萍(北京,人权捍卫者)
100、王炜 (山东,公民)
101、游豫平(福州,大学生)
102、王立红(哈尔滨,自由职业)
103、门延文(北京,市民)
104、王我 (北京,纪录片导演)
105、刘沙沙(北京,人权活动人士)
106、胡杰 (南京,纪录片导演)
107、王超 (北京,电影导演)
108、徐娟 (德国,媒体工作者)
109、唐晓渡(北京,评论家)

110、魏海田(内蒙古,新闻记者)
111、张真 (纽约,学者)
112、安替(北京,媒体人)
113、萨冲 (意大利, 工程师)
114、郭小林(北京 , 诗人)
115、王晓鲁(北京,媒体人)
116、王勇(湖北,公民)
117、王成 (杭州, 律师)
118、王可铮 (武汉, 大学生)
119、曹琦(山西长治, 公民)
120、赵勇 (上海, 公民)
121、陈维杭( 美国马萨诸塞州, 学者)
122、吴小增(美国马萨诸塞州 ,儿童福利义工)
123、车路(北京 ,广告人)

124、李大岩(南京,學生)
125、姜小凌 (美国, 学者)
126、徐文立 (美国 , 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
127、洪流 (美国, 学者)
128、赵宪昌 (吉林长春 ,工程师)
129、叶学兰 (公司职员 )
130、铁流 (北京,作家)
131、金和珍(南京 ,公民)
132、胡平 (美国,学者)
133、张航(成都,公司职员)
134、孟元新 (北京, 学者)
135、方元(广州, 公民)
136、张忠顺 (烟台,公民)

137、Dana Boruch(Missoula Montana USA)
138、朱承君 (美国, 物理博士)
139、Francis Song(MD,Physician ,USA)
140、陈龙 (浙江杭州,自由艺术工作者)
141、徐旭 (湖北,学者)
142、冉云飞 (四川,编辑)
143、刘霞 (北京,艺术家)
144、阿丁(北京 作家)

145、王小山 (北京,专栏作家)
146、蒋沛霖 (深圳,公民)
147、郭宝锋 (福建,翻译)
148、夏小芽 (北京,自由职业)
149、杜成亮 (江西丰城,自由职业)
150、杨立才 (北京,音乐策划人
151、常虹 (新加坡,学生)
152、张国平 (江苏镇江,小商贩)
153、蔡詠梅 (香港,雜誌編輯)
154、熊先烽 (广州,公民)

155、赵巍 (新疆乌鲁木齐,公民)
156、费卫东 (浙江,自由职业)
157、齐健翔 (北京,公民)
158、蔡楚 (美国,编辑)
159、张维 (广西,公民)
160、张经刚 (黑龙江哈尔滨,公民)
161、田永德(内蒙古,自由撰稿人)
162、刘柠 (北京,作家)
163、张建军 (杭州,自由撰稿摄影)
164、沈兆华 (中国上海,公民)
165、吴冬渠 (成都,摄影师)
166、鲁光辉 (湖南,中国公民)
167、康喜平 (杭州,职员)

168、汤明 (上海,公民)
169、韩宝静 (天津,公民)
170、刘吉祥 (天津,九三学社)
171、孟明 (旅居法国,诗人、记者)
172、冯崇义 (澳大利亚,学者)
173、廖天琪 (德国,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174、罗浩 (广西,公民)
175、华夏 (美国,律师)
176、宋永毅 (美国,学者)

177、俞梅荪 (北京,法律人)
178、唐芝云 (南非,媒体人)
179、杨建利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
180、叶国忠 (荷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党部荷兰分部)
181、方圆 (澳洲,学者)
182、李涛 (纽约,在读博士生)
183、吴晓华 (现居美国,学者)

184、袁新亭 (广州,自由职业)
185、张平 (美国 耶鲁大学博士)
186、李平(英国,华人)
187、刘承熹 (美国,理疗师)
188、姜维平 (加拿大,独立评论人)
189、王海杰 (加拿大,工程师)
190、Zhen Gao (Missouri USA,pharmacist)
191、吴时春 (加拿大籍,华人)
192、康健 (New York,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Associate Professor)
193、郭晓阳(美国,金融科技业者)

194、刘伟 (黑龙江,大学生)
195、刘仲阳 (广州,学生)
196、姚潇语 (湖北宜昌, 公民)
197、魏國輝 (福建,自由職業)
198、李孟旭 (湖南,工程师)
199、吴孟谦 (浙江,自由公民)
200、王永智 (杭州,自由撰稿人)
201、黄小淳 (四川, 教师)
202、杨万岭 (香港,教师)

203、楚寒(美国加州,作家)
204、邱善之 (江西,大学生)
205、阎克文 (北京,学者)
206、林涛 (浙江,公民)
207、文康林 (四川, 编辑)
208、叶学兰 (四川成都,公民)
209、陈小玮 (美国阿肯色,助理教授)
210、顾和平 (吉林长春,公民)
211、文宗苏 (加拿大,退休)
212、武宜三(香港,中国当代史研究者)
213、袁娟 (四川宜宾,人权捍卫者)
214、游海洋 (北京,程序员)
215、马少方 (江苏,自由职业)

216、宋阳 (澳洲,媒体人)
217、馮小非 (台灣,農業工作者)
218、孟羽 (旅美,学者)
219、萬沐 (加拿大,時事評論家)
220、段遵胜 (加籍华裔,公民)
221、金凌 (温州,公民)
222、冯俊文(北京,编辑)
223、李昶 (加拿大多伦多,博士,心理治疗师)

224、张守涛 (南京,教师)
225、杜智富 (加拿大,学者)
226、常昌富 (美国,教授)
227、胡瑞敏 (美国,博士生)
228、朱以清 (香港,公民)
229、李志友(广西 公民)
230、楚翌 (上海,公民)
231、陈龙 (浙江杭州,自由艺术工作者)
232、许晖 (北京,自由作家)

233、萧庆军 (美国新泽西,金融工作者,博士)
234、李宁 (美国,研究生)
235、吕戈 (加拿大,自由职业者)
236、张善光 (湖南,公民)
237、张凡 (湖南,公民)
238、邹光旭 (山东,IT从业者)
239、李望 (江苏淮安,公民)
240、沈彤 (美国纽约,八九北大学生,新媒体专家)
241、林乃湘 (泰国,华人)
242、Katie Liu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243、张明 (湖北,自由撰稿人)

244、刘巧斌 (福建,公司职员)
245、吴高兴 (浙江,自由撰稿人)
246、龍子維 (香港,公民)
247、梁锦君 (上海,公民)
248、张绍进 (济南,学生)
249、王晓红 (山东,公民)
250、潘津 (美国,华人)
251、Debby Cheng ( Hong Kong, NGO worker)
252、沙琼 (澳洲,华侨)
253、张海角 (吉林,公民)
254、徐翊民 (吉林,农民)

255、高建新 (英国,学者)
256、李贵仁 (西安,学者)
257、吴峡 (美国加州,自由职业)
258、徐祖峰 (美籍,法国生物工程学博士)
259、Ronald Lou (Los Angeles USA,Engineer)
260、张贾龙 (北京,媒体人)
261、王海 (湖南,公民)
262、郭保胜 (美国,基督徒公义网主编)
263、李昌玉 (济南,退休教师)
264、曾建元 (台湾新竹,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副教授)
265、车宏年 (山东,自由撰稿人)
266、郑学军 (工程师,新加坡)

267、叶飞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硕士生)
268、毛毛 (北京,纪录片制作人)
269、刘旭 (山西,学生)
270、徐志跃 (自由学者,上海)
271、陈旸 (佛山,公司职员)
272、王振 (德国,学生)
273、刘伟民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4、边建伟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5、张晓峰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6、王怀芬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7、徐向民 (比利时,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8、吴昊 (安徽安庆,研究生)
279、夏添 (武汉,研究生)
280、高峰 (沈阳,法律学者)

281、杨赋立 (河北,自由职业)
282、徐旭 (深圳,学生)
283、雷晓毛 (美国 加州)
284、何士林 (浙江杭州,学者)
285、林竣達 (台北,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學生)
286、湛江 (北京,维权人士)
287、徐高金 (江西,维权人士)
288、鲁扬 (山东,诗人)
289、金国强 (吉林,农民工)

290、彭远忠 (湖南,旅馆业)
291、韩武 (泰国,媒体工作者)
292、截力 (德國,學者)
293、斯文汉 (重庆,人权捍卫者)
294、赵国莉 (深圳,访民)
295、张纬 (浙江湖州,公民)

296、唐卫东 (四川成都,大学生)
297、周晟茹 (美国,学生)
298、王明睿 (北京,基督新教徒、学生)
299、Andy Li (美国,自由职业者)
300、徐小康 (浙江,大学生)
301、陈明勇 (四川绵阳,自由职业)
302、魏来 (香港,学者)
303、任强 (辽宁,大学生)

304、周玉花 (福建,公民)
305、张广红 ( 广州,自由撰稿人)
306、程玮 (德国,作家)
307、周海 (美国芝加哥,教授)
308、陈磊 (山东,公民)
309、李志超 (美国Dallas, 工程师)
310、徐文祥 (贵州,公民)
311、李子超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研究生)
312、欧勇 (贵阳,公民)
313、端启宪 (广西,维权人士)
314、孔捷生 (美国,作家)

315、施卫江 (美国 独立学者)
316、Lu Zheng Chen(Ohio U.S,Software Architect)
317、古峻峰 (安徽,公民)
318、潘强 (美国,金融专业人士)
319、张朴 (英国,作家)
320、杨建利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
321、李冰 (北京,公民)
322、朴琳 (美国,芝加哥大学科研工作者)


323、谢盛友 (德国,媒体人)
324、钟波 (北京,历史学者)
325、张人侃 (上海,公民)
326、陈泱潮 (流亡丹麦,《特权论》作者)
327、韩柳茵 (广州,中国公民)
328、曾晓明 (美国,教授)
329、王策 (西班牙,民运人士)
330、张津郡 (中国深圳,商人)

331、刘劭夫 (加拿大,自由撰稿人)
332、田建模 (杭州,自由撰稿人)
333、Harry Liu (Vancouver, BC, Canada,Engineer)
334、滕叙兖 (深圳,作家)
335、武振荣 (韩国,民运人士)
336、郭洋洋 (河南,大学生)
337、吴嗣瑜 (加拿大,民主党人)
338、野火 (广东佛山,自由写作者)
339、Hengqing Li(Washington DC, USA. Professional)
340、王力 (武汉,公民)
341、王惟 (北京,企业主)

342、Zen Yan (USA, Engineer)
343、林猛 (加拿大,学生)
345、王中陵 (西安,自由撰稿人)
346、严家伟 (四川,"反右"运动幸存者,自由撰稿人)
347、陈泓成 (珠海,学生)
348、刘逸明 (湖北,自由撰稿人)
349、赖雪婷 (杭州,翻译)
350、许进 (南通、自由写作者)
351、邱锐 (北京,学者)

352、扎西顿珠 (美国,自由职业)
353、洛桑噶丹 (美国,自由职业)
354、吉桑卓玛 (美国,公民)
355、王光慧 (福建,新闻记者)

356、秦晖 (北京,学者)
357、金雁 (北京,学者)
358、杨承民(教授,美国)
359、杨仲侠(南京,教师)
360、汪洋 (上海,公司职员)
361、杨光 (广西,独立学者)

362、陸自范 (浙江,公民)
363、任喜军 (湖南,农民)
364、罗宇 (加拿大,教师)
365、杨瑞 (美国,学者)
366、包志晨 (深圳,公民)
367、马云龙 (河南,退休新闻人)
368、廖若辰 (广东,学生)
369、十岗 (呼和浩特,公民)
370、刘畅 (美国,学生)
371、蔡淑芳 (香港,公民)
372、周洪 (广东,公民)
373、川歌 (南京,作家)
374、冯婧 (美国,学生)

375、刘建炜 (厦门,公民)
376、邓墨瀚 (珠海,学生)
377、刘平宇 (美国,物理博士)
378、邓楠 (美国,学生)
379、覃勤 (贵州,大学生)
380、老骥 (四川成都,作家)
381、张广天 (上海,导演、剧作家)
382、武玮 (湖南长沙,音乐家、演员、诗人)
383、林斌 (重庆,公民)
384、李永清 (北京,工程师)
385、何洋 (深圳,学生)
386、杨璇 (湖南,律师)

387、胡琴 (澳大利亚,学生)
388、黄海涛 (广州,学者)
389、吴源林 (上海,公民)
390、叶小静 (广东,公民)
391、陈敏平 (湖北武汉,公民)
392、龙飞湖 (武汉,大学生)
393、袁帅 (西安,学生)
394、徐汉平 (上海,公民)
395、徐田丰 (长沙,自由职业)
396、邓毅 (四川成都,公民)
397、刘风 (美国,加州大学学者)
398、王振 (德国,学生)
399、Kevin Carrico (美国纽约,人类学家)
400、伍文钦 (广州,设计师)
401、曹龙巧 (广州,工程师)
402、黄育嘉 (香港,中学生)
403、宋鑫 (河南,农民)

404、徐侠侠 (上海,公司职员)
405、季风 (江苏,公民)
406、馮陸陽 (河南,公民)
407、彭婷 (上海,公民)
408、杨明燕 (四川 ,教师)
409、李凡 (北京,大学生)
410、王犀利 (香港,居民)
411、王泽 (广州,基督徒)
412、雷晓毛 (美国加州,企业主)
413、穆文斌 (美国加州,企业管理者、人权捍卫者)
414、黄巍 (美国加州,留学生)
415、陆文 (江苏,作家)
416、陈栋基 (上海,公民)

417、吾丁 (东京,自由人)
418、Duan Yutong (USA, Undergrad)
419、陆兴德 (广东,公民)
420、周迎 (四川,公民)
421、王斌 (江苏南京,公民)
422、于家旺 (吉林,公民)
423、张方舟 (武汉,学生)
424、周维 (重庆,公民)
425、蒋励 (上海,学生)
426、周全生 (内蒙古,公民)
427、吕学臣 (北京,自由职业者)
428、陳倩瑩 (香港,大學生)
429、赵枫生 (北京,中华全国农民协会召集人)
430、赖科 (广州,医务人员)
431、刘伟 (苏州,工人)
432、李明达 (江苏,学生)
433、王晓翔 (四川,学生)

434、胡旭 (广东,学生)
435、朱筱超 (山东济南,退休工人)
436、王建勋 (北京,退休编辑)
437、晏兵 (重庆,公民)
438、叶兰杭 (浙江,大学生)
439、郭立田 (黑龙江,学者)
440、吕洪来 (现居泰国,中国民主人士)
441、梁博华 (广西玉林,公民)
442、孙雷磊 (北京,学生)
443、张轶楠 (辽宁,自由职业)
444、李华 (北京,自由职业)
445、徐琳 (天津,邮政职工)
446、胡发云 (湖北,作家)
447、李晟 (山東,大學生)

448、王问辰 (武汉,软件工程师)
449、弯弯 (湖南,学生)
450、宋俊岭 (北京,学者)

451、晏德亮 (广东,公民)
452、戈鋆 (厦门,研究生)
453、周致中 (海南,学者)
454、杨小平 (四川,工程师)
455、张铭山 (山东,自由撰稿人)
456、Jiang ZiKai, Shanghai, College student, Catholic
457、吳楓 (四川,學生)
458、江乐森 (海外,教师)

459、沈双 (美国宾西法尼亚州,学者)
460、张鹏 (上海,大学生)
461、邓云成 (上海,学生)
462、孟玄 (美國,華文專欄作家)
463、陈华(北京,学生)
464、罗一周 (广东深圳,自由职业)
465、苏露锋 (湖南,媒体人)
466、李博 (青岛,学生)
467、杨浩 (江苏,公民)
468、彭帝 (广州,学生)
469、杜梦怡 (西安,大学生)
470、蔡锦源 (香港,媒体工作者)
471、刘鑫 (印度,留学生)
472、邓秋宝 (广东,公民)

473、洪清祥 (广东,自由职业)
474、王健 (上海,工程师)
475、杨子立 (北京,民间学者)
476、Zhang Yaozhou (上海,公民)
477、Barry Chang (Cupertino City Council)
478、刘汉捷 (福建福州,自由职业者)
479、汲喆 (法国,学者)
480、郭卫东 (浙江,公民)
481、冯迟 (北京,诗人、作家、民间出版人)
482、Brice Matthieussent(France,écrivain)
483、刘建强 (北京,记者)
484、李任科 (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人士)
485、陈福广 (北京,公民)
486、陳俊陽(山西,自由職業)
487、林湄 (荷兰,作家)

488、刘伟杰 (汕头,学生)
489、李守唐 (加拿大,基督徒、工程师)
490、刘珞 (德國,學生)
491、钱宗杰 (南宁,医学博士)
492、徐春元 (河北,自由职业)
493、蒲文昕 (北京,编辑)
494、班珂 (贵阳,公民)
495、刘铮 (北京,设计师)
496、郭少坤 (江苏徐州,中共三级警督,国家三等功臣)
497、朱少華 (廣東廣州,程序員)
498、Amdo (西藏,学者,藏汉翻译家)
499、王光清 (北京,学生)
500、王睿 (德国,在读博士)
501、邱尚献 (福建,大学生)

502、Mac Zhang (美国,留学生)
503、祝世华 (北京,编辑)
504、兰志学 (北京,律师)
505、刘大可 (江苏,公民)
506、葛洵 (美国,技师)
507、刘腾飞 (河南,学生)
508、曾三公 (河南,公民)
509、李寒阳 (福建,教师)
510、卢乐华 (江苏,大学生)
511、王玉民 (大连,医生)
512、陈青山 (美国,学者)
513、曾德志 (深圳,职员)
514、王俊 (安徽芜湖,自由职业者)
515、傅强 (广州,学生)
516、黄磊 (武汉,大学生)

517、陈佳莉 (广东,公民)
518、莫伟成 美国洛杉矶 学生
519、张世武 (北京,公民)
520、Peter Van Ness (Australia Canberra,Contemporary China Centr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521、葉嘉 (美國波士頓,建築系學生)
522、Philip Yeah (Australia,Investment Manager)
523、余浩基 (香港,作家)
524、小林正男 (日本,自由职业者)
525、李彪 (上海,学生)
526、古川 (北京,人权捍卫者)
527、李昕艾 (北京,维权公民)

528、陳炎發 (台灣台中,退休教師)
529、邱貴珠 (台灣台中,退休教師)
530、杜万安 (湖南,教师)
531、羅婉禎 (香港, 社工)
532、平燕曦 (江苏 媒体人)
533、王学泰 (北京,退休老人)
534、戴欣东 (上海,公民)
535、张扬 (深圳,公民)
536、白建军 (宁夏,公民)
537、黄蕴竹 (广东,公民)
538、夏英杰 (上海,从事医疗销售)

539、任浩 (天津,公民)
540、高弘毅 (山东济南,研究生)
541、刘勇 (四川,商人)
542、郭文 (现居澳大利亚,自由职业)
543、黄斌 (河南,大学生)
544、蕭瀟 (美國,University of Oregon學生)
545、颜利平 (美国, 工程师)
546、张望松 (加拿大BC省,工人)
547、李志鹏 (北京,程序员)
548、朱琳 (美国,学生)
549、张美晴 (美国,学生)
550、白丁 (北京,多媒介艺术家)
551、朱玉山 (山东临沂,职员)
552、董梦露 (江苏,学生)
553、易枭寒 (秦皇岛,学生)

554、罗晓韵 (日本,学生)
555、刘诗垣 (澳大利亚墨尔本,留学生)
556、李炜 (桂林,大学生)
557、艾永利 (辽宁,公民)
558、沈兆华 (上海,公民)
559、欧阳文生省(北京,地质学博士)
560、莫非 (山西晋城,音乐人)
561、王家典 (南京,学者)
562、相龙杰 (陕西,学生)
563、阮吉 (中国,公民)
564、吕学臣 (北京,自由职业者)
565、韩迎山 (加拿大蒙特利尔)
566、何文君(武汉市,大学生)

567、韩华 (挪威,中国民运人士)
568、华春辉 (无锡,公民)
569、王译 (河南,维权人士)
570、周晟茹 (美国,学生)
571、刘绪贻 (武汉,武汉大学老教授)
572、王加荣 (江苏,公民)
573、罗仁江 (南京,公司经理)
574、相龙杰 (陕西,学生)
575、刘东伟 (广东,IT工程师)
576、牛雨飞 (日本,学生)
577、李升 (德国,拜洛依特大学法学博士,律师)
578、灰記客 (香港,公民)
579、盧敬華 (香港,記者)

580、杜成亮 (江西,公民)
581、刘枫 (山东 公民)
582、杜梦怡 (西安,公民)
583、张建中 (上海,公民)
584、杜梦怡 (西安,大学生)
585、徐峥 (成都,工程师)
586、陈明志 (四川绵阳,打工者)
587、郑渊洁 (北京,童话作家)
588、耿嵩 (北京,公民)

589、翁伟 (新加坡,IT从业人士)
590、王力 (武汉,公民)
591、郑光明 (上海,人权捍卫者)
592、易亚军(美国 学者)
593、Michael S. Duke(Vancouver, BC,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Asian Studies Department Professor Emeritus)
594、张宇 (河南,大学生)
595、何伟 (广东,工程师)
596、蒋波 (法兰克福, 工程师)
597、何光沪 (北京,学者)
598、应亮 (四川,独立电影人)
599、梁绪 (北京,职员)
600、释妙觉 (郑州,法师)

601、胡睿宸 (美国纽约,自由撰稿人)
602、许盛波 (山东,公民)
603、梁慕嫻 (加拿大溫哥華,自由撰稿人)
604、徐五式(上海,自由战士,林昭精神熏染者)
605、马颖琪 (日本,留学生)
606、潘嘉偉 (香港,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
607、华卫 (上海,IT业)
608、文涛 (北京,前记者)

截止至2010-10-17 17:0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10-10-21 13:12:25 提到] [FROM: 142.]
崔卫平:没有人因为我的采访而倒霉——漫谈“午夜凶铃”


2009年12月23日,刘晓波在失去自由整整一年之后,对于他的“公开”审判才得以进行。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被允许到庭。其余想目睹这场审判的人,不管是想要了解这个国家的司法如何对待一个“政治犯”,还是普通人、他的朋友,均无缘到场。除了新华社一则短得不能再短的简讯,任何公开的媒体不得自由报道。所有这些做法想要产生的效果,是让刘晓波从人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

这是一种政治上的隔离政策。那些被认为是触犯“禁忌”的人们,对于他们的惩罚之一,是不被允许在公开的报刊上露面,包括他的文字及有关这个人的消息。被禁止的人们当中有坐过牢的,也有不曾坐过牢的。坐过牢的人们即使获得人身自由,但并未因此而获得与他人一样的言论空间,尽管这空间始终是深受限制的。

以写作为业的刘晓波,自从1989年“六四”坐牢之后,二十余年,他的文章从来没有发表在国内公开的出版物上,他的名字也不能出现。正像刘霞给哈维尔的信中写道:“如果打开中国出版的任何一张报纸、一本书,公民刘晓波是不存在的,他在这里已经被封杀了二十年。”包括“08宪章”被认为是如此重要的事情,甚至是如临大敌的事情,它的文本丝毫也不能泄漏在公开出版物上,不能提交给全社会进行公开讨论。在网络上,人们很快不得不用谐音“县长”来代替“宪章”。

这种政治隔离,体现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政治歧视。那些拥有独立思想的人们,那些愿意公开他们不同想法的人们,哪怕只是出于良心而行动,都会被视为对于当局的一种挑衅,从而被视为政治上的“贱民”,不能享受与他人同等的待遇。网络上有“敏感词”的说法,有些人则被认为是“敏感人物”。过去有一些说法比如“四类分子”、“黑五类”,其中将人归为“类”,便包含了一种轻视的意思,意味着他们不能享有正常的人类成员的身份和正常人的生活。文化革命中还有一个极端的说法为“牛鬼蛇神”,直接把人看做了怪物。在今天,这种政治歧视除了取消某人的言论空间与公共生活,还体现在不被允许出国、不被考虑职务(职称)升迁、不被允许调动工作,以及调离课堂或停课等方面。

这样一种古老的隔离政策,放在今天显得十分古怪离奇。另一方面,今天的人们也在想方设法打破这种歧视以及所带来的隔离。刘晓波庭审的前夜,许多twitter上的年轻人,在自己的头像上系上了黄丝带,有的甚至换上了刘晓波本人的头像,公开声援刘晓波。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更有许多年轻人不畏公开的阻拦和秘密地“记账”,在巨冷的寒风中表达了他们坚定的立场。这场声援的不同在于,年轻的参与者大多没有“政治”方面的经验,他们当中很少有人立志终身献身于中国民主事业,但是他们勇敢地前往,传递了这样的信念——“刘晓波,你不只是一个人”。整个场面和气氛非常感人。

我也应当表达自己的声援。与年轻人不一样的是,我与晓波是同代人,我们有着从八十年代共同经历的道路,并且因为专业相同,他与我有着许多共同的朋友。前几年有一回他、郝建、我和一些朋友,我们在怀柔的乡下散步游玩,谈及时过境迁,很少碰面八十年代文学界的老朋友,不免唏嘘和自嘲了一番。

12月24日晚间,即庭审与最终宣判当中的那一天,我想到给一些熟人打电话。当时一个强烈的念头是,不能就这样让一个朋友在我们当中消失。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他被带往牢房这件事,但至少不能让他在朋友和熟人当中不被提起。我们不能按照权威指定的那个方向,将刘晓波当做禁忌,当做一个新的遗忘。

一年之前我们还会在网上读到他的文章,还会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听他兴致勃勃地谈论各种事情的看法,然而转瞬这个人就不见踪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这样的隔离令人难以接受。他难道有什么当下的危险,危及这个社会或其他人吗?没有。或者他侵吞了许多国家财富需要惩罚吗?也没有。他不过是一介书生,写了一些文字而已。

我将电话拨给了八十年代的学术重镇人物钱理群先生,拨给了刘晓波念博士学位的导师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权威童庆炳先生。还有诗人芒克、诗评家唐晓渡,我知道在激情澎湃的八十年代,他们经常在一起把盏交杯。电话打给刘晓波在北师大的同门同届孙津博士时,孙先生在外面吃饭,只听得人声嘈杂,他表示我晚一些可以打电话过去,再晚都行。在电话这头我强调,不一定谈论刘晓波审判,也不一定评价他的道路他的工作,随便谈谈什么都行——这个人的学术,个性,故事,什么都行。不管谈论什么,就是要谈谈这个人。

我将当晚访问的结果放到twitter上。这意味着不管与对方通话多长时间,最终的结果要变成140个字之内。童庆炳老师回溯了与刘晓波的师生关系。晓波原本挂在北师大著名美学家黄药眠先生名下,童也参与指导。然而未及刘晓波毕业,黄先生驾鹤西去,童老师主持了刘晓波的博士毕业论文答辩,这中间还颇费周折,如此这般。我耐心地听着童先生的娓娓讲述,到最后他才说出“毕竟有过一段师生情谊,希望他珍重”这个短句,才觉得合适放到twitter上面。后来的事实表明,大部分访问对象都不知道twitter为何物,更多的通话时间便浪费在介绍什么是twitter上面,也有人对于仅仅使用140个字感到不满足。

待第二天(12月25日)宣判结果出来之后,我才有了尝试做一回“媒体”的念头。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无论如何是一件大事,事关我们人人都在其中的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国内媒体仍然一如既往地不能就此事采访任何人,不能报道起码是知识界的人们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和评价,不管人们有着怎样的看法,都不能公开出来,这肯定是非常不合理的。在博客中我解释自己的行为时,引用先贤孔子关于“诗”可以“兴、观、群、怨”的说法,其中的“观”,就是让人们可以从诗中了解社会生活、政治风俗的盛衰得失,这才是这位老夫子为什么收集诗歌三百篇的理由。如果我自己去采访,将知识分子们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放在一起,也是提供了一个可以“观”的视野。

我将主要访问对象锁定在八十年代一路过来的人们,年龄应该都在五十岁左右或者更为年长一些。这个考虑是因为:

第一,这些人经历了八十年代提倡的“思想解放”和“政治改革”,而这两项在1989年六四之后,被人为地彻底中断。在某种意义上,刘晓波坚持了八十年代为起点的理想主义,因而与所有其他人们有着共同的、可以理解的起点。

第二,这些人目前已经成为各个领域中的中坚力量,他们在专业领域表现突出,同时给他们带来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及知名度。虽然中国古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还是觉得拥有权力、地位和话语权的人们,应该负更多的责任。?实际上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始终在承担他们的社会责任,时常在公共领域中响亮地发言,而这回缺少的是媒体所提供的公共平台,那么我正好可以通过twitter来提供这个平台。事实上,有人在电话里对我说“谢谢”,否则他/她的意见便没有公开表达的机会。

第三,相对来说,这些人比较“安全”一些,我是指如果接受这样的采访会带来麻烦的话。比较起来,年轻人还没有完全建立起自己的生活及必要的屏障,假如因为回答我的问题而遭到伤害比如开除、降职,那是我极其不愿意见到的。

后来我看到有批评说,这样的做法是从前运动中的“人人表态过关”,这是不符合实际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知识分子,而不来自是权力一方,我不拥有任何逼迫他人的力量。如果说这让被采访者感到了压力,那么这种压力主要不是来自我本人,而首先是来自这个体制本身。这个需要效忠的体制不允许人们大声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哪怕在私下里大家的意见十分接近。其次也来自这个人的良心,感到压力表明这个人良心未泯,只是他需要进一步的勇气,来表明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体制的附属品。换句话说,所谓“压力”主要产生于“体制”与人们自身的“良心”之间,人们始终在这两者之间挣扎,我的电话不过是将这个尴尬的处境进一步挑明。后来有朋友对我说,当时人们之间将这个当做互相吓唬的玩笑:“崔卫平今天晚上电话你。”

我自己也比较接受“午夜凶铃”这个戏称。问题是为什么总是在晚上打这个电话?那是因为几乎整整一个白天,我将电话捏得滚烫,而始终不去拨通号码。我需要克服来自自身的障碍。我深知这是一个“反常”的举动——将人们从自己原本的轨道中拉出来,离开日常工作的框架,来面对这么一个晦涩的问题。但正如我当时所说:“有的时候,生活的链条断裂了,比如晓波被判重刑,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在我们中间,我们不得不背负起这个断裂,也背负起自己的‘原罪’。”

就这样我从上午捱到下午,从傍晚捱到晚饭后,又想到有人也许有收视7点钟中央电视台新闻的习惯,看完新闻还要看“焦点访谈”,看完焦点访谈之后没准还会看电视连续剧吧。总之,我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做这件事情,一直推迟到一天的时间快要过去了。给崔健打电话时,已经快接近午夜了,他在电话那头说,他正在准备登台演出,明天再联系。第二天我果然从网络上看到了他当晚演出的情形。我后来安慰自己,这个电话只会让他临场发挥得更好。

因此,任何一位接我电话的人,不管他说什么,对我来说,都已经是十分珍贵。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个临时的记者,并不是前来寻找声援者和同气相求者,对方无论说什么,在我都是应该能够接受的。后来经验比较丰富了,我会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在纸上记录,然后挑出几句来与对方讨论,商量是“这么”公布好呢,还是“那么”公布好。碰到有“文字癖”的人,讨论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迄今我感激所有接受我采访的人们,无论他们在电话中以何种不同的理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不去直奔主题。

相对来说email采访会好一些,可以避免直接对话的尴尬。但是实行起来,效果却不是那么好。经常是头天晚上二十封邮件发出去,等到第二天乃至第三天、第四天,能够有两封回信就很不错了不到十分之一。它们从来不是群发,而是每一封抬头都有称呼的,那几天我写email写到手软。也因此,对于在邮件中将他们的看法直接写给我的人们,我存有更大的感激。他们当中有些人与我关系并不是很密切,很可能也并不熟悉twitter这个媒体,但是却是那么信任我,让自己暴露在某种危险之中,以后或许我有机会提到他(她)们的名字,赞美他(她)们。

在这里我尤其想提到的是一位年轻朋友的名字,他叫王我,一位纪录片工作者,他有两部纪录片(《热闹》、《折腾》)我很喜欢。他直接给我发来短信说:“崔老师,我知道您可能拷问不到我,但我想说下我的看法: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像这样主动联系我、给我发邮件或者在twitter上面DM我留下他们的看法,还有其他年轻人。

怀着许多原罪与感激的心理,当我看到twitter或者博客上面有人对某些采访者大加鞭挞,感到意外和不能接受,开始的时候觉得特别难受。我没有忘记是我本人打搅了别人,因而每一位愿意接电话谈自己看法的人,我将对方视作自己的朋友。虽然将他们的看法公布出来,但绝不是想让他们处于公众的攻击之下,不是让他们当众出丑。这时候我就会想到要像捍卫朋友一样去捍卫他们。我在twitter和博客上不只一次呼吁,如果大家越少杯葛我的采访对象,我的原罪感便会少一些。记得有一位朋友在推上说,大家不要“影响了崔老师工作的美感”,我觉得这句话特别好。实际上,我与绝大多数访问对象之间谈话的气氛,是轻松和友善的。我后来慢慢接受,网友们对于他们心目中的名人有着这样那样的看法和评价,也是很正常的。

我在twitter上面公布的148位访谈者中,没有一位说“坚决支持政府的做法,支持北京一中院的判决。”那么,有没有想到要寻找这样的看法,让他们的意见也能够得到公平的对待,将它们一并公布?当然想到了。不禁想到了,而且还努力去做了。有两路军的朋友都对我说,这个让他们来试试,他们琢磨身边的某个人,可能愿意公开他们对于政府的支持。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件事情一点下文也没有。

趁此机会,我也要特别感激那些给我提供电话、email的许多朋友,感激直接帮助我发邮件、联系人的朋友,感激当我遇到疑难问题不知所措时,与我一道分析、提出很好建议的朋友。多亏了大家的支持,这件事情才能够得以进行。应该说,这件“午夜凶铃”的行为艺术,是所有参与者们共同的作品。

当然还有一些轶事,现在还不是谈论的时候。就讲一件与我自己有关的吧。那天午饭之后我在发推,忽然家中的门铃响起。我从屋里的视频对讲机看过去,只见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门外。当时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哥们儿,本人现正忙着呢,待会儿您再来吧。”因为我正在处理的是“崔健的看法”,它们由三段歌词组成,这便需要分成三个“推”(之一、之二、之三)才能够发出。我以前是做诗歌评论的,知道在歌词转行的地方一一打上斜杠,表明那里原来是分行所在。显然这件事情比较复杂,需要的时间比较多。

面对电脑噼噼啪啪地打字,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影片《永不消逝的电波》,结尾处大明星孙道临处惊不变,坚持发完最后一个密电码。我觉得这有点像我本人,面对twitter正好像面对一部电台。不同的是,孙道临所处环境中气氛是紧张的,而我想起戴着耳机的孙道临时,却情不自禁地在心中笑了起来,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像孙道临。结果那位穿制服的是小区的保安,为了楼上人家的事情找我。我纳闷以前怎么没有注意过他们穿的什么衣服。

怎么可能人人过关呢?实际上访问仅仅进行了十九天,就被叫停了。令我坦然的是,迄今没有听说哪位朋友,因为接受了我的采访而倒霉。这是时代的进步,这个进步是所有人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

刘晓波获刑,知识分子的看法

2009年12月25日宣判之前24日晚间的访问:

钱理群先生刚才在电话里说,比起八十年代,刘晓波写的文章越来越理性了。他对晓波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一是六·四的表现,二是坚守国内。钱先生“不觉得刘晓波有什么罪。”

刘晓波同学念博士的导师之一、北师大教授童庆炳先生,听说刘晓波近况之后,想对晓波说:希望晓波“珍重”。“毕竟有过一段师生情谊,希望他珍重。”

原北师大教授、鲁迅专家王富仁教授今天仍视刘晓波为“朋友”,尽管许多观点不相同。王教授听说晓波近况之后,说:“人在思想上应该是有自由的,在行动上应该是有限制的。思想自由是不能干涉的。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一直没有解决。”

刘晓波八十年代的朋友、诗歌评论家唐晓渡回忆,当年黑马刘晓波明明认识刘再复,当面却假装说不认识。但他同时说,对于刘晓波近年来的思想发展,越来越认同,觉得他越来越结实。在中国目前语境中,刘晓波表现出了知识分子的担当和理性。

诗人芒克称自己与刘晓波“是非常好的朋友,在一起都挺愉快的。从来也不认为他做错什么事情。”在听说了晓波的近况后,芒克说“但愿他明天没有什么事。”

2009年12月25日宣判之后的访问:

1 秦晖的看法:现在还搞因言治罪那一套,真是太可悲了。我不是宪章的签名者,但我懂得“不赞成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的道理,我坚决反对对刘晓波搞文字狱。(历史学学者)

2 徐友渔的看法:宣判刘晓波,罪名中有零八宪章。宪章重申联合国人权宣言,因此宣判是对人类大家庭公认的文明准则的挑战,也是对中国现存宪法的挑战,因为该宪法载明了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说到底,是对中国人民和人类良知的挑战。(哲学学者)

3 徐贲的看法:一个中国公民以宪法给他的权利,善意地对国家政治表达自己的看法,却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感到难以置信。中国是一个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国家,中国要在国际上崛起,必须建立良好的言行一致的信誉。从许多国家对此事的报道来看,这是一件使中国信誉受到损害的事情。(文学教授)

4 章诒和的看法:1968年,我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2009年,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我们都是因言获罪,前后相距四十一载。这种状况不得不使人怀疑:我们的制度,到底改善了多少?我们的社会,究竟进步了没有?(作家)

5 袁伟时的看法:二十一世纪了,还以言获罪,侵犯公民权利,亵渎文明,又一次往中国脸上擦黑!当局认定的罪犯刘晓波成了众人心目中的英雄,鸿沟如此巨大,执政者如何面对?(历史学学者)

6 崔卫平的看法:一,08宪章是在现有宪法框架之内,是在邓小平先生政治改革的框架之内;二,当人们不再感到恐惧,继续关押刘晓波已经没有意义。三、这是一场宗教裁判所的审判。怎么能判处一个人的思想是有罪的?(文学学者)

7 乐黛云的看法:一,看过零八宪章,觉得其中没有颠覆国家的想法,是希望改善;二、零八宪章是一个讨论,如果一个讨论也要定罪,是违背宪法的,不能让人心服口服;三、如果(弄得)大家都不敢说话,国家还怎么改善?(文学教授)

8 钱理群的看法:不一定同意刘晓波的所有观点和做法,这是另一回事;但刘晓波属于平和、理性的批评者,对他都要判刑,是一种虚弱的表现,觉得很难接受。(文学教授)

9 汪晖来信:谢谢来信和电话。我不赞成刘晓波的许多观点,但反对任何以言治罪的方式。我会关注此事的发展,在了解更多的情况之后,表达我的看法。(思想史学者)

10 丁东的看法:文章自古多奇狱,又添十一载;思想从来要自由,何止零八年。——圣诞中国(历史学学者)

11 作家莫言同意将他的这句话放在这里:不太了解情况,不想谈。家里有客人,正在和他们说话。(作家)

12 胡杰的看法:社会已经如此开放,言论自由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从(对待)谭作人到刘晓波,怎么还会出现如此荒唐、倒退的现象?(纪录片导演)

13 余英时的看法:1989以来,刘晓波先后入狱三次。这次竟将长至11年。但他入狱,一次比一次光荣,这次最光荣。中国史上恰好有一个光辉先例,那便是一千年来受人尊敬的范仲淹,一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在政府猛烈批评朝政,主张“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他一生被贬放三次。一次送行,朋友们说:“此行极光。”第二次大家说:“此行亦光。”最后一次说:“此行尤光。”他笑答道:“仲淹前后三光矣。”这便是今天我们的刘晓波。(历史学学者)

14 贺卫方的看法:不久前,某海外传媒来电采访,问我对于Mr. Hsiao-po Liu的十一年之罚的看法。我没有好气地说:“我欲无言。”对方问:“难道说你不觉得十一年太重?”我反问:“难道说判三年就适当了么?对于根本无罪者,一天都太重,一天之罚都是冤狱。再说,你真以为他会在牢里服满十一年?”(法学学者)

15 郭于华的看法:08县长表达的是公民最基本和正当的权利要求,而且提倡以温和改良的方式推进社会进步,道出常识何罪之有?即使说的全然不对,也不可以因言获罪。判刘晓波有罪才是真正的颠覆国家政权(合法性)之罪,而且是对社会良知和人类文明的挑战。(社会学学者)

16 杜小真的看法:因为思想和提出问题而获罪,在今天只能解释为对思想言论自由这现代政治生活中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公民权利的亵渎和挑战。况且零八宪章,在没有签署的我看来完全是善意和建议性的,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真是太可悲了。我并不完全同意刘晓波的一些观点,但他发表观点的自由绝对应该受到保护。(哲学学者)

17 梁文道的看法:他們說劉曉波是「異見份子」;但什麼叫做「異見份子」呢?一個正常的社會本來就該有許多不同的意見,人人相異,何「異見份子」之有?此所以我在香港、台灣和美國等許多地方見到知識份子勇於自命「異見份子」,以誌其異;但在緬甸、伊朗和中國卻見到無奈被封的「異見份子」,幾成罪名。可見只准一種意見是正見的國家才會有劉曉波這種「異見份子」。(电视主持人)

18 王晓渔的看法:我不会翻墙,没有在大陆媒体上看到报道。我坚信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因为几篇文章将在铁窗之内度过11年,是少数敌对势力制造的谣言。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国家,怎么可能允许这种违反法治的事情发生呢?希望广大善良的不明真相的群众,睁开眼睛,明辨是非,不要被谣言迷惑。(历史学学者)

19 李银河的看法:在2010年即将来临之际,得到刘晓波被判的消息,感觉像是回到了1910年。(社会学学者)

20 黄纪苏的看法:刘晓波的政见我多不同意,以往彼此均无好话。但因言治罪不是好事,既不当也不智,不应再搞了。(作家)

21 朱学勤的看法:“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坚决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这是文明共识,法治底线。以言治罪,置文明于何地?置宪法于何地?吁请最高法院介入,驳回此案,维护文明,维护宪法尊严。(历史学学者)

22 贾樟柯的看法:(关于刘晓波被判)这件事,很难理解,很受伤。是不是以后我们就不能为这个国家设想了?(电影导演)

23 雷颐的看法:反对以言治罪。这是国家文明程度高底的重要标准之一。(历史学学者)

24 吴思的看法:我赞成关于言论自由的各种观点,但我想做利害计算。老子说:“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什么事做过分了,谁受损谁受益,就要反着算了。(历史学学者)
25 刘军宁的看法:不期望,不绝望!(政治学学者)

26 与刘小枫通了电话,他此前不知道刘晓波被判的事情,他要在网上“看看再说”。(思想史学者)

27 与张颐武通了电话,他表示此前不知道刘晓波被判的事情,他的注意力主要在别的地方,比如小沈阳。崔解释只是想听听周围人们的反应,他说“一点反应也没有”。(文学教授)

28 刘擎的看法:此刻我打开《马恩全集》第1卷第78页:“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它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民拥护这种自我欺骗。至于人民本身,他们不是在政治上有时陷入迷信有时又什么都不信,就是完全离开国家生活,变成一群只管私人生活的人。”(历史学学者)

29 纪录片导演王我(《热闹》《外面》的作者)的看法:崔老师,我知道您可能拷问不到我,但我想说下我的看法: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来自短信)

30 陈家琪的看法:请让我们看看罪证及那部宪章和宣判书,在未看到这些东西之前我们无话可说。(哲学学者)

31 章立凡的看法:1.宪政民主是庄严的历史承诺,也是通过社会和解维系执政合法性的救赎通道。今年圣诞节,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再度堵死通道。2.历史上一再失信,当前经济、政治改革和法制建设全面倒退,社会冲突无解。3.丧失现实判断力,开历史倒车自杀。尽管我不热爱革命,但已确认脑残无救。(历史学学者)

32 许纪霖的看法:在中国,人民币都可以开手铐,言论颠覆国家政权也就不奇怪。为了让海内外不明真相的围观者擦亮眼睛,我郑重要求:1,吸取当年批判“571工程纪要”的好经验,将大毒草“08宪章”公诸于众,作为反面教材教育人民;2,刘晓波胆敢上诉,像公审四人帮一样,二审全程向全球直播,让广大群众认清他的真实面目。(历史学学者)

33 劉青峰的看法:此時,我抄錄左拉的《我控訴》:「那份起诉书多么肤浅!一个人有可能因为它而被判有罪吗?如此恶劣着实令人震惊,我要求正直人士都要阅读它:当他们想到德雷福斯因为它而在魔鬼岛付出不相称的代价时,他们的心将因愤怒、反感而悸动。」(思想史学者)

34 张闳的看法:“在这个国家,一个正直的人唯一合适的去处就是监狱!”这是列夫·托尔斯泰说的。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谁更不自由?是正直的囚徒还是那些贼眉鼠眼的狱卒?在把晓波关进了有形的监狱的同时,他们也把自己关进了无形的精神监狱。依我看,真正苦闷和惶惶不安的是他们。(文学教授)

35 孙津的看法:晓波是个很聪慧敏感的人,做朋友尤其讲义气,但他似乎过于相信自认道德为善的良知的正确性。(孙津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致公党北京市副主委,与刘晓波博士同门、同届、同窗)

36 李大同的看法:这是一次中世纪的审判。暴露出来的,恰恰是审判者内心的恐惧——对思想和表达的恐惧。(记者)

37 卢跃刚的看法:我不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但是我同意其中的基本准则和愿景,我反对、厌恶以言获罪。我读了对刘晓波的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这让我想起了已经废除的“恶攻罪”和“反革命罪”。我不知道历史是倒退了,还是进步了?(记者)

38 叶廷芳的看法:请共产党的主事者们回顾一下中外历史:当年迫害司马迁、孙膑,迫害伽利略、布鲁诺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振振有词:为了江山社稷的稳固;为了上帝的安宁……但经过历史的沉淀,司马迁、伽利略等人的文字闪闪发光,而振振有词的那些人如今安在?--一个个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文学史学者)

39 邓晓芒的看法:倒行逆施,悲愤难消!一个人写了那么几句大白话,就要坐11年牢,这是什么时代?这是“文革”卷土重来!我曾说过,文革远没有过去,我们仍在文革中,看来不幸言中!(哲学学者)

40 何怀宏的看法:“为什么一个经济总量将跻世界第二的大国还做这样的事情?难道它会被已经不当地禁锢在一个很小范围内的言论与思想“颠覆”?如果真的能,那它就还是太脆弱了。如果不能,请强大的政府展示自己的文明、自信和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尊重。”(伦理学学者)

41 老村的看法:刘晓波事件如果不是一个个例,那它就标志着我们曾经经历的“因言获罪”的时代实质上并没有结束,这事件,足够引起所有有觉悟的共和国公民的警觉。(作家)

42 王康的看法:我们的摩西不止一个,晓波是最近的一位。勿使我们的摩西太寂寞,中国才有望。这个信念属于刘晓波。(作家)

43 张宁的看法:和谐社会应该是一个允许别人说话的社会,尽管可能说得不对,说得不入耳,此所谓“和而不同”吧;不让人说话,拿11年重刑向世人警示说话的代价,强力追求“和而又同”,只会使社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将社会危机的根子深深地埋下。(文学教授)

44 周保松的看法:我站在劉曉波先生這一邊。我希望,所有中國人,尤其是中國的讀書人,也站在這一邊,大家一起,彰顯另一邊的虛弱。(政治学学者)

45 陳宜中的看法:?一個經濟崛起的大國,如果連文字獄都無法免除,豈能不被世人嘲笑為政治道德的侏儒?可是中國人的眼界又豈能僅止於此?文化差異無所不在,但政治文明仍有高下之別。今後,我們該如何去除「低等政治文明」的國恥? (政治学学者)

46 艾晓明的看法:在为自由设置的铁蒺藜前,刘晓波以血肉之躯突进;十一年的判决,要活埋自由思考的精神。沉默就是容忍、合谋、戕害良知、断送希望,让子孙万代苟活于谎言。对不起,可能根本没有万代,我们早已自我了断。中国人,不说实话、至死不说直到喑哑,怎与那诞生了《卡廷》、《窃听风暴》等艺术作品的民族共存?(文学教授)

47 吴亮的故事:2006年一次不知道刘晓波已被监控,短信说我们可以在苏州见面。结果,给这个会议带来不小的麻烦。事后据酒店的服务员说,那天跟踪刘晓波的共有七个警服,严厉地要服务员交出我们这个会议的参加者名单,把经理都吓坏了。这些事永远不会过去,无论我们将来会怎样评论它。(作家)

48 李庆西的看法:金二胖绑架美国公民,向美国讨价还价,我们这里绑架自己的公民,与美国做交易。(作家)

49 朱健刚的看法:从党和政府的角度说一句,一个正在崛起的号称强大的国家,用这样严厉的手法来惩罚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过半百的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的对手,这如果发生在1949年或许还可以理解,发生在2009年,那其实是自取其辱,反彰显出对手的强大。建议释放,只要不拿武器,任其言论,这样才彰显出国力强盛,党的仁慈。(人类学学者)

50 周枫的看法:之所以在刘晓波案上那么有恃无恐,而且还真有不少人拥护这种蛮横的专制,盖出于他们相信,道德上的罪恶可以通过诸如经济上的发展、国力的繁盛等来抵消。可是,中国人难道就生活得这么贱吗?道德感的丧失是中国人的最可悲之处,不过从刘晓波案上人们的反应看,我们还有救。(伦理学学者)

51 耿占春的看法:无论是否能够接受刘晓波文章的观点,人们都不能接受一个人为此而入狱。这是一种普遍的看法。一个人本不会因几篇文章成为英雄,但他的因言获罪将使一段历史蒙上阴影。我的祖国啊:不要把那些敢于说话的孩子都关起来,这样你就会在心智上孱弱起来。我祈盼着你因宽容而强大。(文学教授)

52 吴迪的看法:防民之口,胜于防川。殷鉴不远,在柏林墙倒之日。 (电影史学者)

53 任剑涛的看法:国家以权力理性对待自己公民的权利理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国家不能以非理性的暴力对付公民,否则公民只会以同样的暴力对付国家!(政治学者)

54 北岛的看法:因言治罪,让人再次感到一个古老帝国的阴影。我想起三十年前的一次类似的审判。我们是否能走出这帝国的阴影?让我感动的是刘晓波和刘霞之间的爱情,他们的爱远远超越了那自以为主宰他人命运的人的恨。(诗人)

55 徐晓:晓波开庭之前,我对国保的警察说:如果因为《08宪章》而审判刘晓波,如果因为起诉书中所说的理由而重判刘晓波,作为宪章的签署者之一,请把我也抓进监狱。(作家)

56 岳建一的看法:作为21世纪中国公民,我为自己国家无视人类文明底线,因言治罪刘晓波先生,深感羞臊,不堪其耻。(学者)

57 万俊人的看法:我此前了解些许晓波的情况,近闻他被判入狱,非常吃惊。这不仅仅是晓波个人的遭遇问题,而是关乎如何保护公民的宪法权利之大问题。值得关切和深思!(伦理学学者)

58 查建英的看法:所有認同言論自由的個人,2009聖誕夜,我們都是劉曉波。放棄劉曉波,意味着放棄我們自己。今天我們若肯放棄自己,明天我們的孩子們就有理由放棄我們——一群缺乏勇氣和尊嚴的前輩。(作家)

59 何蜀的看法:2010年是文革中的“一打三反”运动四十周年,当年那个运动中是将刘晓波这样的人统统枪毙的。四十年过去,枪毙改成了十一年徒刑。历史就是这样进步的吗?我甚至怀疑那些授意、主持这个审判的官员是不是故意在挖这座“柏林墙”的墙脚以加速其倒塌。(历史学学者)

60 王晓明的看法:我没有签署零八宪章。如果用这种方式压制不同意见,我是肯定反对的。一个社会有不同看法很正常,而且应该推动不同看法得到充分自由的表达。历史在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文学教授)

61 资中筠的看法:你问我怎么看,只能说公道自在人心。中国文字狱源远流长,而通向民主法治之道路阻且长。最近发生的许多事使我感到深深的悲哀,想起两千年前贾谊所说:“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时至21世纪,却仍如此倒行逆施!(美国史学者)

62 丁学良的看法:刘晓波同志的悲剧在于晚生了半个世纪。因为他所说的那些话,如果放在1930年中期——1949年期间,他就一定是中共的爱国民主人士的战友,完全有可能成为49年后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社会学学者)

63 洪晃的看法:认识晓波多年,有时候觉得他太能折腾。但是这次,他真的没折腾,任何一个公民,应该有权利要求国家对宪法里面的条文兑现,如果这是折腾,他是为了全国人民。所以,我们也应该为他折腾一下。(媒体人)

64 樊百华的看法:我与晓波(们)曾出现过小范围争论,对更多相关现象也一直留心、思考着。我热切期待的是:晓波等友人的境况与中国民众苦难的解除,产生日益紧密的关联。在抗议晓波因言获罪的同时,依然需要在“共同底线”上作出无愧于“沉默民众”的努力,而不是在基本正义面前继续暧昧,甚至将民间抗暴、民众福利当作“暴民之恶”、“嫉妒之恶”加以否定。(历史学学者)

65 朱正琳的看法:刘晓波是因言获罪。而我认为,不终止以言治罪,法治社会的建设就还没有开始。(哲学学者)

66 徐岱的看法:听到这个消息,我无法接受、不能相信,因为它的性质实在恶劣、野蛮和愚蠢。虽然我们的历史上有过人类最残酷暴政的记载,但在如今这个传说中已经“排名世界第三”的国家,居然还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情,这真的让人感到震惊、愤怒、恶心!(文学教授)

67 陈村在电话里说:知道这件事情。没有看法。(作家)

68 鲍昆的看法:实话说,我从来不喜欢刘晓波,对08宪章我也只是在网上粗略的看过,没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不过是人说话的权利而已。但对刘因此而获刑却无法理解。在一个大国崛起的时刻,这绝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是耻辱。文明的崛起,绝不仅是经济。(摄影家)

69 景凯旋的看法:对刘晓波的审判显然是因言治罪,这是法治的倒退,感觉像是回到了文革,说明经过这么多年,我们离现代文明仍然很远。(文学教授)

70 邵建的看法:毋宁说,这不是在审判刘晓波,而是在审判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宪法权利,现在却被公然审判。因此,这次审判是地地道道的“司法违宪”。(文学教授)

71 郭世佑的看法:不觉得惊奇,但觉得遗憾,毕竟已经是21世纪了。(法律史学者)

72 胡泳的看法:第一,我们离文革、反右、反胡风很近;第二,我们离文明世界很远,仍然是一个野蛮国度。呼吁取消《刑法》第105条第2款这一臭名昭著的恶法,它既延续79年刑法反革命罪的思维,也延续中国古代的文字狱。(新闻学学者)

73 范泓的看法:民国三十四年是甲申年,郭沫若以《甲申三百年祭》为题,将明末亡国的历史影射当时的时局,中共大为赞赏,国民政府以其社论反驳之,郭知道后一度大为恐慌,以为国民政府要惩治他。但国民政府则表态决不兴文字狱,只是唤起一般民众对政治阴谋的警惕而已。难道今天连那时都不如?对晓波的审判,无疑是一种倒行逆施,太可耻了!(历史学学者)

74 张显扬的看法:刘晓波博士因参与起草08宪章,被判有罪,获刑11年。此事使我想起恩格斯说过的一句话:“真正的警察国家是这样的,它认为,最好是悄悄地采取行动,而口头上鼓吹法治国家。”他显然没有估计到,现代警察国家也是“与时俱进”的,它认为,口头上鼓吹法治国家,行动上可以公然把宪法和法律都也踩在脚下。(哲学学者)

75 崔健的看法(摇滚音乐人):
《有感》
情况比你我想像的更加复杂
现实比你我想像的更加残酷
要么我更加感性
要么我更加理性
我还是选择了后者
后者的代价是
将本可以感性释放的能量储存起来
在表态之后??更具体地观察我们的生存环境
没有一个国度??没有一段历史曾经是这样
我们没有前车之鉴??没有对号入座的位置
创造就是从没办法到有办法
它永远是独立的
2020年也许是个好年头
在这之前我们每个人还能做点什么

76 李公明的看法:到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已经过去的今天,还搞言论治罪这一套,无疑是历史的大倒退。小哈里·卡尔文的《美国的言论自由》(杰米·卡尔文编,李忠等译,三联书店2009年6月)以对大量案例的分析说明应该管治的“暴力颠覆言论”只能仅限于那些能够直接导致具体的、明确的、迫在眉睫的、非法的伤害行为,也就是说,仅仅在理论上宣传暴力推翻政府的道德正当性和必要性的言论必须受到保护(参见第253页)。最后,想起赫尔岑大致说过这样的话:惩罚抬高了我们的身份,使我们把监狱和流放当作自己的宝座。但愿赫尔岑所说的时代永远成为过去吧!(美术评论家)

77 牛汉的看法:编《中国》的时候,发表过晓波的文章,晓波非常敏感、聪明。对他的性格也有体验,在这个大体制下不会受到谅解。(诗人)

78 韩少功电话里说,他知道刘晓波被判十一年的事情。现在不方便谈,一、两年之后会就这件事情写文章。(作家)

79 王一川电话里说,对他(指刘晓波)不了解,不想发表看法。(文学教授)

80 郝建的看法:不知何时恋上刘晓波的。对刘晓波写的文章极欣赏,彻底门下走狗。对宪章完全同意,一个字都改不动。没想到,这次审判居然成了巨大的脱敏事件,人们纷纷对政府的任性和昏庸说话。(电影学学者)

81 王东成的看法:刘晓波无罪。因言获罪是一个民族的悲哀和耻辱。言论自由是一个民族的荣耀与尊严。(他自己主动将电话打到我手机上)(文学教授)

82 何光沪的看法:正如富裕不能带来人生意义,经济增长也不能给社会生活带来意义。在一个义人无罪受难而不能救援的社会里,生活还叫人的生活吗?那些造成这种局面的人,应该思考一下这一切对于我们民族的道德影响。(宗教学学者)

83 朱日坤的看法:当权集团利用权力,公然违反道义、公理、法律去“宣判”刘晓波,所反映的只有当权者的虚弱和非法性。民智之开、民权之实终是迟早的事。这11年,就是他们给自己下的刑期。(纪录片工作者)

84 郭小林的看法:而当你归来的时候/海平面上升/淹没的是那些/古拉格岛屿(《怀晓波》)(诗人)

85 徐敬亚的看法:作为同班同学,我与晓波感同身受!我不甘心我们这一代人此生永远蒙在“因言获罪”的阴影之中。(诗评家)

86 王小妮的看法:我们是大学同学呀。在那不平静的四年后这20多年里,我所看到的,总是个体的弱小和茫然……我是悲观的。(诗人)

87 姚大力的看法:沉重的新年又一次昭示人们,没有独立的立法和司法,“加强法制”就可能成为滑向加强专制的轨道。这个制度体系因为加害一个勇敢地说出自己看法的人而再度颜面扫地。为了制止以“国家”名义粗暴地侵犯表达自由的个人权利,我们只能选择像刘小波一样,勇敢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历史学者)

88 李劼的看法:本来以为,当局会判晓波一年,做个样子,让晓波回家过年。既息事宁人,又给自己找了台阶。没想到,竟然如此弱智。这个判决,丈量出了当局离人类共识和普世价值的距离有多远。至于进入互联网时代的言论自由,任何阻挡,都是徒劳的。(作家)

89 刘苏里的看法:一直在索多玛城寻找义人,可我看到的是荒腔走板的“抓获”、关押和判决……基于正义之法,晓波无罪。我相信,晓波的“最后陈述”,绝不是知识人的最后陈述。(书评家)

90 胡发云的看法:晓波是一个真实的人,为了真实,连幸福和安全都可以失去。从我读过他的文字看来,他只是做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天经地义该做的一些正常事情。如果他因此必须付出某种代价,那不是他的不幸,而是这个时代的不幸。(作家)

91 裴毅然的看法:非常赞同余英时先生的观点,晓波当然是为民主蹲狱。对晓波来说,则可谓家国不幸晓波幸!一次比一次光荣呵!嗣同有后呵!惟一安慰的是:有这么多人在外面“陪”晓波。

92 唐晓渡的看法:审判刘晓波(更不必说课以如此重刑)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受其保护的全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公然羞辱。不唯可耻,而且愚蠢。吁请执法部门遵循“依法治国”的既定国策和执政党“有错必纠”的优良传统立即改正。(诗评家)

93 梁晓燕的看法:刘晓波宣判一事,让我们再一次看清楚,三十年来,这个国家什么变了,什么根本就没变,也根本不想变。(编辑)

94 王力雄的看法:希望这11年中会有其他的变化。对刘晓波和所有政治犯最有效的支持,是尽快改变这个社会,解放所有的人。(作家)

95 周国平的看法:我未必喜欢刘晓波其人,也未必赞同他的许多观点,但是,他仅因言论而被定罪和重判,这仍使我感到震惊。我相信,这种震惊是超越于个人好恶和观点异同的,是每个生活在改革开放时代的有常识的中国人的共感。(哲学学者)

96 刘志琴的看法:宣判刘晓波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的国号。(近代史学者)

97 范美忠的看法:言论自由是《联合国人权宣言》保障的四大自由之一。刘晓波被抓捕不是他一个人在遭受苦难,也是我们的耻辱。我们有一天也可能会遭受同样的命运,声援刘晓波也是维护我们自身的人权。人权不是乞求来的,唯有抗争。(教师)

98 梁和平的看法(摇滚音乐人):盛世已经来临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大地震把罪恶通通掩埋一清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奥运开幕式让世界大擦眼镜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太空终于有了中国人的身影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金融危机把个西方搅个不宁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戒严中确保了六十大庆阅兵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新疆西藏的动乱早已被摆平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网络的公开让黑暗变的透明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新闻媒体终于有了一致口径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贪污受贿的份子跌入了陷阱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为了利益中国人不在乎生命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看 天安门广场从未这么的安静
啊 盛世已经来临
瞧 刘晓波有话只能说给犯人听

99 张耳的看法:我们必须讲话,为了刘晓波的自由,更为了我们自己的尊严。好嘛,全世界的知识分子整个被扇了一个耳光。(诗人)

100 栗憲庭的看法:零八宪章我其实没太仔细看,但我签名了,因为我完全相信晓波这样一个人,和他代表的自由知识分子的良知。我不能相信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异见人士和异见的存在,是多么暗无天日!所有签字的人都是书生,零八宪章起草及其签名,从没有超出思想和言论的范围,对晓波被判刑,判的就是思想罪,我真的感觉这个国家又回到了文革,中国从来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反省过文革,想起来不寒而栗!(艺术家)

101 阎克文的看法:能决定并操作这样一场审判,且不管其价值主张和法理依据是否出自正常人的头脑,仅仅从生物医学角度来说,也堪称智力发育水平极度低下的不朽证明,令人不得不怀疑上帝正在让一部分人先疯起来。(社会学者)

102 程青松的看法:1989年5月35日;2009年12月24日;都与刘晓波有关,这之后的11年,所有日子与我们有关。刘晓波即自由。人人可以用心爱上刘晓波。你可以闯进我的房间,但是你无法闯进我的心里面。(电影编剧)

103 张嘉谚的看法:都互联网时代了,敢为天下先在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身上碰壁,借用茨威格一个比喻,简直是苍蝇撼大象!是好玩儿?好笑?竟如此惊心动魄!(文学教授)

104 魏海田的看法:作为晓波的大学同学,我一直为他而感到自豪,也为自己没能站出来和他一起对抗暴政而感到羞愧,我从现在开始,要和他站在一起。(记者)

105 林毓生的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进入了WTO,其政府代表既然也在「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上签了字,当然已经认可公民的身份与权利。公民不是臣民,也不是子民。公民具有不可剥夺的,参与公共事务讨论的权利。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只是一个公民提出来的建议政治改革的草稿。大家见仁见智,尽可公开讨论。当局何必紧张?(思想史学者)

106 张思之的看法:读刘案,问苍天: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许诺国人言者无罪,实施宪政,申明“言信、行果”,信誓旦旦,何以化为花言巧语,唯余空言?也曾宣示信奉人民民主,四大自由,何以在在违反?无奈之余,敢向为大众争民主而甘愿牺牲个人自由的志士表达我心中礼赞!(律师)

107 杨小滨的看法:一个建立在铲除异己思想之基础上的“和谐社会”是可耻、虚伪的。“和谐”的要义首先是对不和谐的容忍。正如我未必赞同刘晓波的政见,但我为他声援。否则,他的命运会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命运。(诗人)

108 冯克利的看法:关于刘晓波的遭遇,我只想说,断了对手的言路,其实也就断了自己的生路;不明白这一点道理的政治,终归是没有前途的政治。(政治学学者)

109 陈力川的看法:刘晓波因言获罪再一次证明,一个国家的宪法不足以保证公民的思想言论自由。我想到康德的一句话,大意是:深奥的智慧之令人赞叹不仅在于她向人们揭示什么,也在于她拒绝向人们揭示什么。这句话值得统治者深思。另外,有几位作家对刘晓波事件的反应,其令人惊讶的程度不亚于刘晓波被判刑。失去良心的作家用什么写作呢?(旅法学者)

110 陈东东的看法:这个宣判太正常了,没有震惊,没有期待,在预料之中,就像蹩脚的盗版黑帮片(诗人)。

111 程兆奇的看法:一、今日溫和看法:一個強大的政權對不同聲音應有容人之量;二、昔時偏見轉錄:人造的國家衹應是為人謀取自由和福祉的工具,而不應是對人欺淩和壓迫的機器,否則它的存在就是乖違情理的,就至少是不值得尊重的。(《民主中國》1994年7月號卷首拙文《統獨雜談》結句)(历史学学者)

112 杨建钢的看法:只要政府容不得思想和言论自由,公民还会因言获罪,那么,即便人人都富裕得住上了金屋,中国都将不会是个真正的强国,也不会是一个真正令世人骄傲和向往的国度。(旅法自由职业者)

113 程益中的看法:刘晓波无罪,他所思所言乃是天赋人权,也在中国宪法框架之内,他实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对刘晓波治罪,就是对人类良知和文明的野蛮践踏,无耻并且愚蠢,暴露出审判者的恐惧,对刘晓波案保持沉默,会纵容和助长邪恶的滋生,本质上成为迫害者的同谋。(出版人)

114 吴洪森在《我的新年文告:提前审判》中说:这次一位公民因言论被判11年监禁,我只看到抽象的抗议,而对具体作恶的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员张荣革、代理检察员潘雪晴和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审判长贾连春、代理审判员郑文伟、翟长玺却不置一词。这种做法是不对的。(真名网站长)

115 严力的看法:大家都知道晓波的可贵在于坚持自己的价值观,生命的价值,文字的价值。可那是十一年的刑期啊!在二十一世纪还有人用这种方式来承认他的价值,真够封建无耻的。(诗人)

116 梁治平的看法:每一个读过这份判决书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纯粹是一场徒有其名的审判。所有与公民自由性命攸关的重大问题都没有被思考和讨论,甚至没有概念的辨析、法律的推理。如果无须说理,法律与横暴的权力还有什么区别?我们为什么还需要法律?(法学学者)

117 哈维尔的看法:当公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的知识和良知采取行动时,当公民和平地相互结社、讨论和表达他们对社会将来发展的关心与观点时,根本就不存在颠覆国家安全。 相反,当一个国家的公民不被允许自由地采取行动、结社、思考与表达时,这个国家未来的财富和精神就会被破坏。

118 已与舒婷(诗人)通了电话,她言从来不接受采访,也不愿意因此而破例。

119 郭建的看法:刘晓波因言获罪,受到如此重判,让人想到当年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所面对的铁窗。难道当今的“和谐社会”和那个以割断喉管来压制不和谐声音为象征的时代真的只有五十步百步之别吗?我希望审判中的错误能在上诉的程序中得到纠正,为了刘晓波的自由,也为了中国的形象,更为了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不可能没有思想、没有言论的人。(文学教授)

120 吴亮的故事之二:昨晚听人说:刘晓波被判11年的消息让许多人发抖了。如果想要检举言论犯罪,凭这个案例,他就可以把至少一千个人送进监狱,现在他被包庇罪弄得失眠了。(真的喜欢这个故事,也放在这里)

121 李杨的看法:
《怎么了?》
中国人怎么了?
我们不是生活在民主法制之国吗?
为什么看不见公然地羞辱宪法?
中国人怎么了?
我们不是生活在和谐社会吗?
为什么听不见毁灭人性的嘈杂?
中国人怎么了?
我们不是生活在繁荣盛世吗?
为什么感觉不到仁爱和博大?
中国人怎么了?
我们不是生活在礼仪之邦吗?
为什么不用文明的道理说话?
我们盲了,
我们聋了,
我们冷漠无情,
我们不能说话。
我们需要自由的灵魂,
我们需要安全的家,
我们需要伸张正义,
我们需要站直了别趴下。

122 胡星斗的看法:对于刘案,我已经在多个采访时说了:中国已经开始以言治罪,突破了文明国家甚至威权国家的底线了。无论中国经济多么辉煌,中国其实还是个野蛮国家,经济辉煌也只是特权腐败的畸形经济泡沫,希特勒的经济也辉煌过,斯大林的经济也辉煌过,结果呢还是举世唾弃。他们在围剿言论的时候,民心已经丧失。(经济学学者)

123 孙磊的看法:迎向监狱的言辞也迎向我们的人性。(诗人)

124 宇向的看法:今天我选择刘晓波,选择维护自己及其他人尊严和权利的底线。(诗人)

125 野夫的看法:对于晓波兄的审判,具有划时代的意思。这样一个划时代的审判,意味着审判的就是这个时代本身。历史最终将要追诉所有的为恶者。(作家)

126 张献的看法:剧作家张献的看法:从网上证实,判决是真。我困惑不解,不相信他曾经出狱。世界人民太天真,不能想象拘禁一个人有许多不同的形式;中国人民更天真,不知道自己全在监狱中。判决刘晓波只不过是制造和强化一个象征。在旧象征全面崩溃的地方,新的象征在慢慢诞生,重复判决只是一遍遍地勾勒一个象征的清晰形象而已。(剧作家)

127 于坚的看法:我不知此事,也不赞成刘的观点。但他应该有说话的权力。奥运会时,歌队唱《奥林匹克圣歌》“古代不朽之神,美丽、伟大而正直的圣洁之父!”我很震惊,文革时代,这就是反动言论。中国社会最近三十年的进步,最重要的就是汲取了文革的教训。(诗人)

128 李冬君的看法: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不要再用监狱造就圣人。(历史学学者)

129 叶匡政的看法:2009年圣诞节后,我失语了,言说好像一下没了基础。《小王子》里那个国王说:“如果命令你的百姓去投海,他们非起来革命不可。”那是只有一个人的小星球,国王都懂这个理。可见我们遭遇的野蛮多么深重。这个事件就是让人投海。我自责,20年了,我都干了些什么?(评论家)

130 崇明:这是对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审判。审判者告诉我们,在今天的中国,良知是要付出代价的。是的,这是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必须拷问自己,虽然我们遭到了审判,是否仍然有勇气拒绝和反抗暴力的奴役。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专制让人们屈服和习惯于遗忘和麻木,何况它还有面包和神话。(旅法青年学者)

131 刘文瑾:我为自己、为中国感到羞耻。思想和言论自由同呼吸和空气一样重要。一个不能说真话、不能有思想的生活是没有价值的生活;一个缺氧窒息的社会是大量生产野蛮扭曲人格的社会;一个在谎言中苟且的民族,再强大也是没有希望的,因为我们传承给未来的,只是同样在谎言中的苟且。(旅法青年学者)

132马建的看法:在刘晓波所处的文化环境,一个作家被政府抓走,其它作家是在用“不知道”配合的,只要自己还建在。家属们便独自挤进郊区长途汽车奔波于去监狱的路上。人人手里都有作案的键盘和鼠标,都可能在网上思想。从刘晓波止,人民必须禁止政府抓捕手里不携带武器的网上思想者。(作家)

133 何亮亮的看法:为什么当局不理直气壮地通过媒体公布刘晓波的罪状? 当局是否真的认为,刘晓波是在颠覆国家政权,审判他可以让天下归心?当年苏联审判、流放持不同政见者,为什么不能防止帝国的瓦解?(电视主持人)

134 舒阳的看法:政府有义务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本人呼吁政府释放刘晓波。中国社会的发展,应着力于文明的社会制度的完善。刘晓波对中国社会文明建设的建言,是一个知识分子社会责任的使然,无罪有功。(艺术工作者)

135 卢雪松的看法:我是在十年前被卷入中国这巨大的受害者群体中的一员,从那时起,生活呈现给我与过往经验完全不同的样态。巨变让我看到众多的惨案、冤案,也就开始了思考。同时我也看到了人性的力量。我能做的,就是过真实的属于自己的生活,然后想让人们知道:自己的生活永远属于自己,它不必龟缩,不须规避。(图书馆馆员)

136 沙叶新的看法:钦犯科刑十一年,神州日日有奇冤。大墙内外皆牢狱,非押这边即那边!(剧作家)

137 王家新的看法:那天,圣诞节,我也有个才五岁的小儿子,难道这就是送给我们的孩子的礼物吗?(诗人)

138 张健的看法:强烈敦促二审法院宣布刘晓波先生无罪,当庭释放并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这是唯一正确的做法。(学者)

139 刘柠的看法:世纪审判之无视司法正义、程序公正,随意罗织罪名到了完全不顾逻辑和廉耻的程度,令人平生今夕何夕的时空错乱感。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宪法权利,并非什么人的恩赐,而是公民的天赋人权,所以不容审判,更无法被剥夺;退一万步讲,既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及其历次修正案的形式,庄严赋予公民以权利,在未被新的宪法(或修正案)褫夺之前,谁都没有剥夺、收回或否定之的权利,除非宣布国体不复是“共和”,人民不是公民,而是臣民、子民或贱民。此案恶例一开,李庄案跟进,至此,改革开放30年在法治领域的微薄“遗产”已回零,令人痛心疾首,甚至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关心刘案,就是关心公民自身的权利和命运。(作家)

140 李泽厚的看法:反对文字狱。(哲学学者)

141 刘再复的看法:刘晓波在《美人给我蒙汗药》这本书中骂我是“理论沙皇”(这之前又多次批评我是国家主义者等),但是今天,我这个“沙皇”要说一句话:我反对任何以言治罪的行为,包括以言治晓波的行为。(文学理论家)

142 贾葭的看法:八十年前,陈寅恪先生说,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刘晓波所争取之言论与思想自由,非关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而是与每个中国人密切相连。“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这八十年前就伫立于清华园的碑文,不知清华出来的领导人可曾知晓?(媒体人)

143 摩罗的看法:(刘晓波被判刑)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其余没有什么想说的了。(作家)

144 赵晓铃的看法:那天以前,女儿一直安排我去参加年轻人的一个聚会,好轻松一下,我实在没心情,没去。知道判决结果以后,还是非常震惊,今夕何时!今夕何时呵!几十年感受到的不能自由言说的压抑都涌上心头。突然感觉到,被判的就是我的一位亲人!说出来后,我女儿安慰我,还可以上诉嘛!可能还不是最后的结果。我居然就信了。(原《红岩》文学杂志副主编,请人发来,未上推。此后均未上推)

145 蒋立波的看法:那一天之后,汉语留下了一个辽阔的难以愈合的伤口。因为在我眼中,他首先是个杰出的诗人,他的《和灰尘一起等我》、《承担》等诗歌,让涂脂抹粉的汉语挽回了一丝尊严。对他的重判,既是民族的灾难,也是个体的耻辱,更是让汉语再一次蒙羞。那位声称在中国没有人会因为写作而坐牢的铁主席,如今为何不吭一声?!(诗人)

146 回地的看法:辛亥革命就要一百年了,国人的“臣民”和“皇权”意识,究竟转变了多少?没有强健文化与政治理念锻铸自身精神的民族,再在经济上如何强大,也只能是虚假繁荣。就像诗人穆旦曾经写到:“……一如我们每日的传染,人世的幸福在于欺瞒,达到了一个和谐的顶尖。”刘晓波的遭遇表明,民族精神的重铸,是一个多么艰巨的过程。但我相信他作为一个有信仰的基督徒,定能让镣铐锃亮精神!(诗人)

147 钟鸣的看法:有人传“08宪章”给我看的时候,我认为那勇敢而幼稚,--因为那很像居委会在吁请本街惯盗为了改善共同的声誉是否能少偷一点,这说明我们的知识分子对中国的历史社会相当无知。但当我得知晓波为这么个幼稚的吁请也要身陷囹圄,就更加愿和大家一起清醒而弄清这个社会的致死之疾。(诗人)

148 姚监复的看法:我去年就介绍过毛泽东七十五年前发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第一号命令,一九三四年毛泽东公布的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就明文规定,毛泽东主席的政府要同少数民族协议和组织「政治中华苏维埃联邦共和国」。不仅仅「宣传」,还要「组织」,中国的「联邦共和国」。因此,北京法院法官认为刘晓波宣传「联邦共和国」成了「颠覆」罪罪犯,那末组织「联邦共和国」的中共领导人不成了现行或历史反革命的颠覆活动的罪犯吗?(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专家)?

149 茅于轼的看法:听几位党内的老同志说,党的二大,七大都提过联邦共和的说法。即使党的二大和七大没有提出过联邦共和的说法,难道刘晓波提出来就不可以吗?我们这个社会要不断进步,就要有新思想。(经济学家)

150 岛子的看法:这个冬天空前寒心、空前孤独、空前失眠。这失眠也就变成了为晓波的祷告。为一个受迫害的义人,向基督恒切祷告,也为中国而祷告。感谢神,用失眠来医治我,警醒我,求神以自有、永有的公义保守晓波和刘霞。阿门!(艺术家)?

151 郑也夫的看法:主张言论自由,反对以言治罪——是我的一贯立场,也是我对刘晓波事件的态度。我知道有的人不这么看,有的人不愿意说。但是刘晓波事件关系重大,将影响到未来中国的走向。我希望国人能广泛讨论此事。最好不要羞羞答答,藏着揶着,特别是不要油嘴滑舌。独立发出声音最好,应邀作答也不失为一种表达方式。(社会学学者)

152 王超的看法:永远地、坚决反对‘因言治罪 ’及‘文字狱 ’-----这句话写在2010年的严冬,让我惊觉两千多年前那个短暂帝国的苏醒……但我们已不再畏惧。(电影导演)
153 何方的看法:第一、宪法赋予公民言论、出版等自由的权利,任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即使法官认定“联邦共和国”的提法不妥,那也是人民内部批评与自我批评问题,也不应该判刑。第二、刘晓波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动,没有煽动暴动等行为,不能因言获罪,法官不应以言定罪。(党史学者)

154 王克明的看法:为了政权安全而指定敌人、除掉异己,是古代的故事。古代未必已经完全终结,古代的故事还有发生的条件。刘晓波获刑,是在重复古代的故事。(民间学者)
155 蔡朝阳(阿啃)的看法:应该有人发起一个填满监狱运动,然后大家排排队一起去做监狱,多好啊,这样的话,即便我没在县长上签名,我也要求参加这个有趣的活动。(教师)

156 傅国涌的看法:现存的权力集团固然要为文明进程的延误承担不可逃避的责任,接受历史的审判,同样,每个普通的中国人也无法回避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试问,难道对现实保持批判、希望中国早日走上政治文明道路的中国人,我们自身都已经尽到自己的责任了吗?如果我们的责任尽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到我们在尽责任,也陆续加入这个行列,来尽自己的责任,我相信,渐变的过程就会加速度,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帝国大厦的倒塌,见证自由中国的诞生。(历史学学者)

157 张博树的看法:重判刘晓波,在司法意义上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是因言治罪的典型。这件事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耻辱。从转型意义上看,这个判决反倒使零八宪章更加彰显于天下,而且塑造了一位反对派英雄。不管零八宪章文本上还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地方,不管晓波作为具体的个人可能有什么弱点、不足,这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转型正在因为这个判决形成某种新的布局,而且具有了新的道义力量。宣判者正在被宣判。这大概是那些决定重判刘晓波的人始料不及的。(哲学学者)

158 仲大军的看法:反对对公共知识分子施以重刑,抗议乱封民间智库的网站,反对历史倒退! (经济学者)

159 解玺璋的看法:寂寞千年久。更谁能,推心置腹,呼朋唤友。自古英才多奇志,不信蝇营狗苟。是与非惟天知否。问道人心何所见,却原来,只是跟风走。真心话,难出口。任公奋作狮子吼。想当年,神州陆沉,雨狂风骤。只取临川成一梦,怎奈杯中残酒。看群贤,争说肥瘦。毕竟文章惊海内,且由他,覆雨翻云手。知己在,何所有。(评论家,读梁启超《王安石传》,谨以此给晓波)

160 王毅的看法:我过去常常希望能够说服自己:中国历史上的专制包袱太重、又有种种现实国情的难处,所以我们作“蚁民”、“屁民”的,应该尽量体恤执政者在制度进步上的一步三回头,充分理解中国走上法治宪政道路不可能是一日之功。但现在这个判决说明,我们善以待人还应该有个底线,这就是你执政者在法治进步这件事上总要有一点儿起码的真诚,你不能一方面向全世界承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流着鼻涕眼泪说民主人权如何如何体现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但同时你做的还是当年对付遇罗克、张志新、林昭的那一套。(历史学者)

161 夏业良的看法:对刘晓波定罪意味着高层为维护党国既得利益格局而拒绝接受和平、理性的建议与变革蓝图,甚至毫无讨论协商的意愿。把路封死的后果将会把自己逼入绝境。(经济学者)

□ 牛博网作者博客


 
2   [USMedEdu 于 2010-10-20 14:53:31 提到] [FROM: 142.]
中国青年报批诺贝尔和平奖文章被指造假
                           曹国星

昨天出版的北京官方媒体《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诺贝尔和平奖究竟唱的是哪出戏》。报道称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后,记者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首都高校采访青年学生。受访青年学生则纷纷以官式大批判语言痛批诺贝尔奖委员会,及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服刑人员、主张走西方政治道路”的刘晓波。

该报道显然属于媒体监管部门中宣部等机构的“点题”之作,是无法拒绝的“规定动作”,但报道刊发后,仍引发许多媒体人震撼。原因在于,《中国青年报》虽是官方媒体,但一直被认为是一份有相当操守的新闻纸。

一名中青报的资深记者用“震惊,无耻,过分!”评论该报道。经网友以及媒体人查证,该报道存在严重的造假问题。

报道中,记者自称采访了“中央民族大学新闻学专业大三郭瑶、清华大学材料学专业宁星之、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谢丽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郑泽豪、外交学院2008级本科生杨亚薇、北京大学新闻专业谢思楠”等人。

今天(10月19日)下午,有多名受访人在微博客上表示并未说过报道中所说的话。但也许出于政治压力。“他们不公开否认,连在自已的博客和微博上否认,也不敢,只敢给别的博主发私信。”

据中青报内部消息称,报道中采访的学生都是中青报社“在共青团中央、教育部指导下,携手63所重点高校,共同发起的“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成员。

报道中的所有被采访者不是正在中青报实习,就是与中青报关系密切,很多都在中青报上发表过文章。该报道作者是该报记者宋广辉、沈梦菲,第二作者沈梦菲原本是这一校媒联盟成员,毕业后进入中青报社。该报道由第一作者宋广辉操刀,沈梦菲提供采访。

众多被引用学生中,至少有一人表示,“把署名授权给记者,随便对方如何使用。”到目前为止,仍无确切证据证实究竟是记者沈梦菲编造采访,还是被访者推卸责任。

资深媒体人闾丘露薇认为,此事与之前CCTV《焦点访谈》采访实习生高野,让其以大学生身份出镜,指责GOOGLE传播黄色网站有些相似。评论作者Narcisuss则说,给官方媒体做实习生,“是风险多么巨大的付出”,会“被冠名”。

另有观点认为,“无论是这样授权署名的还是被随意编造言论,要么就保持沉默要么就公开澄清,用私信向无关第三人否认不足澄清。”作为成年人,只要未明确否认,也应负责。

下午,中青报下属的“中青在线”删除了这篇报道,但相关评论仍久久不散,更多的评论者关注的是媒体操守和责任。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在TWITTER上表示,“对中青这份有报格和传承的报纸来说,这篇稿子比李庄案的表现更不堪,这是大是大非问题。现在又被发现诸多造假硬伤,就更加不堪。”

今天下午,一些中青报记者编辑在微博客或者TWITTER上转发了这样的一段话,“一位(中青报)总编辑曾经这么告诫新闻工作者:一、力图说真话;二、不能说真话,则保持沉默;三、无权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说假话时,不能创造性地说假话。”

转发者说,“这个原则适用于所有良知尚存的记者。”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   ※   ※   ※

            诺贝尔和平奖究竟唱的是哪出戏——首都大学生质疑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本报记者:宋广辉 沈梦菲

“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今年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后,北京高校大学生纷纷感到意外,有人开始还以为网上报错了,或是有人故意搞了个恶作剧。

记者近日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外交学院等首都高校了解到,同学们纷纷感到疑惑:中国人民致力于维护民族团结与国家统一,诺贝尔和平奖却颁给藏独领袖达赖喇嘛,组织策划暴力事件的疆独分子热比娅也被列为提名人选。中国人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经济社会迅猛发展,人民生活进一步改善,诺贝尔和平奖又偏要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服刑人员、主张走西方政治道路的刘晓波获奖……诺贝尔和平奖究竟唱的是哪出戏,为什么老是和中国人民过不去?

从互联网上得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大四学生刘畅和同学们一起进行了交流。他们查询有关资料,还查阅了与诺贝尔先生遗嘱相关的内容——诺贝尔和平奖应该授予那些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举行和平会议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士。同学们感到奇怪,刘晓波对世界和平作了什么贡献?把“和平奖”授给他,这叫“和平”吗,能促进“和平”吗?

北京电影学院大三学生张亮等同学,当晚在宿舍里讨论分析了好半天,大家都觉得这是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精心策划的损招儿和“政治秀”。张亮告诉记者,同学们都认为,诺贝尔和平奖评委的“冷战”思维和“政治化”倾向近年来是愈演愈烈了,通过授奖的方法,把所谓的中国“人权问题”放到全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吸引眼球,借此损害中国的名誉,贬低中国的成就。张亮说,这种手法看上去高明,实际上很卑劣,“诺贝尔先生留下的崇高奖项,被玩弄成了政治道具,损害的不是中国,而是诺贝尔和平奖本身!”

在中央民族大学,许多同学也很不理解,由挪威议会选出的5名诺贝尔和平奖评委究竟图个啥。该校新闻学专业大三学生郭瑶对记者说,疆独分子热比娅也曾是诺贝尔和平奖的热门人选,热比娅策划发动的新疆“7·5”事件,给新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带来了巨大损失,这种人有何资格获得“和平奖”提名?

在清华大学,许多学生认为,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又处于高速发展的社会转型期,出现各种矛盾和问题势在难免。中国的问题只有通过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通过不断改革和自我完善来解决。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极力鼓吹照搬西方政治模式的人,其政治用意是十分明显的。该校材料学专业学生宁星之认为,社会在发展,历史在进步,无视复杂的社会和历史背景,硬要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等于刻舟求剑。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学生谢丽莎等同学,特地在校园里做了一个随机抽样调查,结果没有一个受访同学认为,解决中国的问题,需要走刘晓波所鼓吹的西方道路。她介绍说,调查中,同学们都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有其优越性。党和政府在推动民主、保障人权方面的努力,得到了同学们的高度认可。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郑泽豪对记者说:“西方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刘晓波当块砖头搬出来,目的是要砸中国政府,进而在中国引起混乱。他们显然低估了当代中国青年的思想成熟度,最终是自己砸自己的脚。这些西方势力如果真有善心帮助中国发展,就应该少搞龌龊的小动作,少兜售越治越糟的虎狼药。”

“西方某些人真有那么好心,真的希望中国好起来吗?”在外交学院2008级本科生杨亚薇看来,经过改革开放带来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举世瞩目,国际地位举足轻重。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说话的分量越来越重。尤其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给一些国家带来重创、中国经济表现独好的背景下,他们心理失衡,老是酸溜溜的。有些人害怕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所以处处跟中国唱对台戏,对中国横挑鼻子竖挑眼。西方有些人认为,没有遏制中国发展,是他们对外政策的失误,所以近年来频频对中国实施“软制衡”。中国奉行“和平崛起”,他们就鼓噪“中国威胁论”,中国经济稳步前进,他们却抓住一些枝节问题,炮制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等论调。总之,就是想“唱衰”中国。此次操纵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他们利用手中的话语权,对中国实施“软制衡”的一个表现。

杨亚薇告诉记者,外交学院许多师生都认为,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已沦为西方别有用心的人操控舆论的工具。他们的目的,就是借机炒作中国的人权问题,煽动中国民众对政府的质疑和不满。这样,既可以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在国际上孤立中国,又可以借人权问题对中国施压,从而在国际谈判中多个制约中国的筹码。“说白了,最根本的是,里面有国家利益之争,他们是借人权问题,打击遏制中国发展”。

中华女子学院管理学院审计专业学生李炜对记者说,我们并不否认,社会面临转型期的中国,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和问题。但我们更不能否认,党和政府一直非常重视社会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在改善民生、促进民主方面做了许多努力,成绩有目共睹。同学们对国家的建设成就感到自豪,对中国的发展充满信心,相信党和政府会在反腐倡廉、发展民主、保障人权的道路上将走得更好,为人民谋更多福祉。任何风吹草动和风吹浪打,都改变不了我们立足国情、一心一意谋发展的信念,都动摇不了青年一代坚定跟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

北京大学新闻专业学生谢思楠说:“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不得、看不惯中国好起来,难免要四处挑事,我们不会受其蛊惑和利用。当代中国青年是理性的一代,永远会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

□ 中国青年报

 
3   [USMedEdu 于 2010-10-20 11:31:45 提到] [FROM: 142.]
伊萍 网络日志正文

刘晓波被监视生活的黑色“喜剧”故事 2010-10-19 15:00:41


最近在万维博主天婴的网页上看到两段刘晓波2008年12月被中国政府逮捕前接受独立中文笔会的录像采访,讲述自己十几年被警察监视跟踪的生活,许多情节颇具“喜剧”色彩,有些故事听了让我笑翻。据称这段采访录像曾被用来为刘晓波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游说,向评委会播放。刘晓波十几年来几进几出监狱,却仍然保持着乐观幽默的心态,他操着一口京腔,还有点结巴,讲故事时,在我听来颇有点说相声的味道。下面是我根据刘晓波的录像采访记下的几个刘晓波被警察跟踪监视生活的黑色“喜剧”故事。

刘晓波自从1989年参与指挥六四以来,被中国政府四次判刑,至今已经是四进三出监狱。1996年,刘晓波第三次被捕入狱。那次警察来刘晓波家逮捕刘晓波时,他正在电话上与朋友谈话,见警察进家门,便放下电话,但没有挂断电话。朋友在电话另一端听见有人在那用纯正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地宣读逮捕证书,跟电影里似的,还以为是电视里放电视剧的声音。后来这位朋友再给刘晓波拨电话,却发现怎么也拨不通,才想到刚才听到的也许不是电影,而是真实生活,刘晓波被捕的消息就以这样一个颇具戏剧色彩的方式传了出去。从1996年到1999年,刘晓波被加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送进劳改营劳动改造了三年。在这期间,他妻子刘霞也被警察跟踪监视。警察专门在刘霞居住的宿舍楼下建了一个岗亭小屋,以便日夜监视,刘晓波出狱后,这个小屋自然同时成为监视刘晓波的岗哨。在刘晓波99年出狱后十年的“自由”日子里,他们夫妻俩时时刻刻都在警察的注视之下,来访的朋友和记者也不时会被警察干扰甚至阻挡回去,为此刘晓波说是与这些警察吵过好几次。

警察对刘晓波的限制时紧时松。严重时是软禁,2004年警察从电话上窃听到刘晓波在写中国人权报告后,切断刘晓波家的电话和网络通讯,家门外坐着两个警察,不许刘晓波出门,实行软禁;大多日子是可以出门,但有时必须让警车送,有时则宽松到可以自己打车,但警察总是派两辆轿车,加一辆摩托车紧紧跟着。之所以要有摩托车,是怕刘晓波中途拐进轿车开不进的小胡同。有一次,刘晓波与妻子刘霞去朋友家吃饭,出门想打个的士,那天不知为什么,等了半天,也见不着一辆的士,夫妻俩便决定改坐公共汽车。上了公共汽车,只见公共汽车前面一辆桑塔纳,后面一辆奥迪,还有辆摩托车时前时后。公共汽车司机不知里面的蹊跷,开了两站,发现这两辆车总一前一后夹着,觉得奇怪,嘴里叨叨着:这么宽的大马路他不开,偏在我后面跟着。下一站到站,公共汽车司机便下车去敲那辆奥迪的车窗。警察不便说什么,不吭声,只是继续跟着。公车司机看了心烦,每到一站就下去敲车窗,每到一站就下去敲车窗。公车上还有两个便衣警察跟着,坐在那,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忍不住要笑。

刘晓波与朋友去饭店吃饭,自然也总是有警察“护送”跟踪,他和朋友在这边进餐,警察就在那边找张桌子坐着。有一次朋友请他去附近一家意大利餐馆吃饭,这家餐馆是老外开的,不让不吃饭不点菜的人随便坐,警察们便坐在门前的吧位上。管吧台的小姐问两位要不要来点酒,警察说不要,吧台小姐便说不点酒不能占座位,把他们赶出了饭店。刘晓波的朋友后来向吧台小姐说,知道你赶走的那些人是什么人吗?是公安局警察,你是我们当中最勇敢的人。

我非常赞赏刘晓波写的“我没有敌人”。如果说共产党统治早期时的问题还有毛泽东个人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的话,共产党制度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哪个个人能够有超级的控制力量了,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制度绑着,做着在这个制度下被迫要做的事。这些监视刘晓波的警察们,也不过是在做他们的工作,以养家糊口过日子。把他们放到一个合理的制度下,他们就会是保护人民为人民办事的好警察,放到一个邪恶愚蠢的制度下,就变成了扼杀自由扼杀正直的帮凶。中国今天的邪恶已经完全是制度的邪恶,连总理都不能做他说他想要做的事。这个邪恶的制度将正直的有良知的人送进监狱,将大多数本来可以廉洁的人变成腐败者,将众多本来可以诚实做人的人变成了撒谎作假者,将好警察变成了坏人。制度是人建立的,要改变治理它也需要靠人。刘晓波几十年来不屈不饶倡导的言论自由和政治民主,正是给人以治理这个邪恶的力量。因为一个政府不能被批评不受监督的制度,一个以枪杆子论对错的制度,必定走向邪恶。只有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人民才有可能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只有政治民主,国家才有可能变成以对人对社会是否真正有益来论对错。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