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592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天安门母亲们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10-01-10
更新时间:2010-01-10
浏览:652次
评论:1篇
地址:14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天安门母亲新春聚会:我们将改变诉求方式

--------------------------------------------------------------------------------

参与网 2010-01-10 11:46:48



图:“天安门母亲”举行2 010年新春聚会


从岁末到年初,北京的自然气候与政治气候同样的冷酷,据气象台讲,今年是五十九年来气温最低的一年。2010 年1月9日是进入“三九”的第一天,据预报,8日夜里又将有一场小雪降临京城。前场大雪尚未融化且已结冰,再复上一层雪,那出行的难度可想而知。此前一两天在京的难友们都密切关注着天气状况,而他们中大多数毕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啊!没想到不仅8日夜里无雪,而且9日上午天气晴朗,微风吹拂,最高气温竟回升到了近日少见的零下1度。这可真是天意啊!老天相助“天安门母亲”们难得每年一次的新春聚会。

今天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个大餐厅里坐了四桌,气氛之热烈,心情之激动,难以言表。张树森大姐自从2001年送别了苏冰娴后有八年没有与大家见面,老姐妹们这次会面,不禁热泪盈眶。大家见面第一件事是议论刘晓波的被重判11年。我们群体中很多人都认识刘晓波,他为我们做了不少事。难友们纷纷指斥政府的冷酷无道。

今年的相聚更有其特殊意义。过去的一年是“六四”惨案二十周年,也是亲人罹难二十周年。在周年前后,大家最为悲愤的是,几乎每一个遇难者家庭都遭受警方及所在单位、社区的严密看管和谈话。本来大家说好,今天要高高兴兴,轻轻松松,不说那些堵心的事儿。可是见了面说着说着,还是憋不住要说。这一说,大家都感到奇怪,监控各家的警察几乎都是同一腔调,不是说什么:“大妈您这几天千万别出门,有事您就把我当儿子说一声……”;就是哀求道:“您这儿要有点事,我这饭碗就没了……。”善良的老人们被这么一说,心也就软了。显然这是上面统一的命令,他们理亏心虚,黔驴技穷,这种下三滥的话都能让那些警察说出来,难友们都从心底里鄙夷那自诩“崛起”的“大国政府”。这个政府口蜜腹剑,两面三刀,竟动用警力把平时少言寡语、最是老实巴交的刘淑琴老人都弄到郊区度假村耽了几天,真不知这些人的阴暗心理是怎么想的?

席间大家都盛赞刘秀臣的勇敢。去年6月3日,她独自一人来到西长安街民族饭店外的马路边,那里是她儿子戴伟中弹罹难地。她在路边摆上儿子的遗像,点上香烛、鲜花,苦祭亡儿,痛诉不幸。马路上行人伫立观望,两辆警车驶过视若罔顾,没有停下。秀臣慰藉了亡灵也鼓舞了大家,世上事只要有人肯做,就一定会成功。

去年一年,难友们艰难跋涉,在悲愤之中悟出了以下几点:

一,在当今中国,在“六四”事件上,究竟谁怕谁?是我们怕政府还是政府怕我们?是政府欠了我们人命血债,他们惧怕难属。

二,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的三项诉求,持久地要求与政府通过对话来兑现,不达目地誓不罢休。我们必须保重自己,尊严地活着。“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存在本身就足以使得这个政府胆战心颤。

三,鉴于政府当局与人民代表大会对待我们的一贯态度,从今年起我们将改变表达诉求的方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0-01-11 13:30:57 提到] [FROM: 140.]
另一种恐怖——消灭思想
                            齐家贞

2009年圣诞节,一个恐怖主义分子在底特律上空引爆自杀炸弹,企图炸死机上289名乘客,制造机毁人亡的恐怖事件。

幸好他的阴谋没有得逞。

恐怖分子挑选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杀人,挑选无人可以幸免的飞机爆炸杀死尽可能多的人,以消灭人的肉体来制造恐怖。

几乎是同一天,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十一年徒刑。它用国家政权的力量,以消灭人的思想来制造恐怖。

一个是消灭人的肉体,一个是消灭人的思想,目的都是制造恐怖。

刘晓波有什么罪?

他不过一介书生,只说了几句话,写了几篇文章,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观点,他只是做了符合“世界人权宣言”,符合中国根本大法承诺的最基本权利的事情。这样的人,居然判重刑,天理何在!?

网上有不少人说,这次北京敢于重判刘晓波,是因为中国这些年经济上去了,自以为崛起了,腰杆子硬了,敢于和西方人叫板了。

我的看法正好相反。

记得早些年,政府镇压政治犯都一定要大肆宣传家喻户晓,报纸报导有关消息,登载死囚照片。文革期间,召开万人公审大会,然后是一辆接一辆的卡车载着五花大绑的囚徒游街示众,许多地方还允许群众观看枪毙。甚至摘取死囚器官,他们也不避公众,医院的汽车等在一边……即使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们还敢电视直播公审江青四人帮的情景,尽管中间已经做了许多手脚。

再看看,这次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刘晓波一案,接近于一场秘密审判。媒体不能去,外国使、领馆人员不能去,刘晓波的家属亲友不能去,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几乎没听说这件事。我打电话去国内亲友询问,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在审判刘晓波!

这只能证明,北京政府很胆小、虚弱、不自信。它知道这样做不得人心,它怕引起众怒,怕引起社会不安定,怕火上浇油。这样的政府还有什么合法性,又能维持多久,它的宪法是一纸空文而已。

三十多年前,捷克的独立知识分子哈维尔等人,在七七宪章中提到,政府应该遵从他们签订的国际协定。人除了应该具有包括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外,特别强调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如果一个人因为看法与官方不同,就有可能失去职业和福利的恒长恐惧,经常遭受形形色色歧视并受政府或社团的排斥,被剥夺了任何自辩的机会,甚至被判处劳役,这就剥夺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上述情况,砸饭碗、受歧视受排斥、剥夺自辩权、判处劳役,加上三、五个人守在你家附近不让出门,被旅游,被喝茶,被谈心,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时时、处处都在发生,恐怖无处不存在,而重判刘晓波是国家制造恐怖,剥夺“免于恐惧的自由”最典型的表现。

这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它消灭思想,消灭独立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炸飞机,比绑人肉炸弹更可怕,后果更严重!

□ 《观察》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